“還有一罈了?!”雅凝公主因爲經常來,小童已經熟悉了,聽到高老說把珍藏多年的醉生夢死拿出來,心裏很是好奇不已的,這位公子的來頭不小啊?但是又不好說什麼,只好暗示性的提醒着說道。

“我這壇醉生夢死就是留給這位尊貴的客人的!”小童的提醒讓高老的臉色有點小尷尬,但是也不好說什麼,只能厚着臉皮吹噓了!葉琅是不明白什麼情況,雅凝自然是知道的,掩嘴嬌笑不已的!

“小妮子,等下再幫忙烤點肉下下酒?”高老的臉皮厚度不是一般的,小童下去拿酒後,涎着臉對雅凝討好着說道。

“我就知道你沒安好心!放心啦,等下包管你們吃個夠!”雅凝白了高老一眼後,看着葉琅說道。

一會兒時辰,小童就抱着一個罈子過來了,奇怪的是後面還跟着好幾個挑着東西的大漢們!

“好了,你們把東西放下就可以回去了!”小童帶着衆人到小亭把東西放下後,對大漢們吩咐道。

“這是朱公公剛剛派人送來的!”大漢們下去後,小童對高老稟報道。

“哦?你父王還真是有心啊!”聽到說是朱公公送來的,高老自然是猜到了是昊天大王吩咐的了,對雅凝一語雙關似的說道!

“不想吃烤肉啦?”高老的打趣換來雅凝的再一次的白眼!被雅凝嗆了一下,高老也只能訕訕笑着,不敢再說了。

雅凝的動作很快,需要的材料朱公公都準備好了,只需要把獸肉處理好了架到爐上去烤就行了!雅凝動作麻利的處理好獸肉,架到火爐上開始翻烤着,不知道從哪裏弄出幾個小瓶小罐的,一個個的往獸肉上灑着粉末狀物,金黃色的獸肉,油滴在火碳上冒起一陣陣的白煙!

一會兒,整個小亭裏就飄散出一股饞人的香味,聞之食慾大開!高老眼神灼熱的看着架子上,那不停翻滾帶着金黃色的獸肉,喉嚨上下鼓動了幾下,應該是乾嚥了幾下口水!葉琅也很驚奇了,烤肉的活自己也會幹的,而且自己也很滿意自己的手藝,連紫魚都喜歡吃自己烤的獸肉,看樣子雅凝烤的竟然比自己的還好了!

“好了,應該可以吃了!”雅凝再次翻烤了幾下後,把獸肉放盤上端到石桌上來了!

“好!我先嚐嘗!”高老看着桌面上那金黃色的獸肉,用力吸了吸空氣中的香味,一臉陶醉的樣子,也不拿什麼餐具了,直接伸手抓去了!扒了一塊下來,不顧燙熱的就塞到嘴裏大嚼起來!

“酒來!”一邊大呼過癮的嚼着烤肉,一邊提起桌面的醉生夢死,輕拍開了泥封!隨着泥封拍開,一股沁人心脾的酒香瀰漫着出來,提起壇口,小心翼翼的倒出了一碗,端起酒碗往嘴裏輕吸了一口後,仰頭閉眼陶醉着!

“你也嚐嚐?”高老的吃相葉琅也不覺得奇怪,和藥烏子等人喝過幾次了,知道這些老傢伙的古怪脾氣!估計雅凝是見怪不怪了,切了一小塊獸肉遞到葉琅面前,輕聲說道。

“好吃!”葉琅沒有推辭,看高老享受的樣子,心裏早已經快忍不住了,接過獸肉輕咬了一口後,臉上的驚喜之色顯露無疑,連忙大呼好吃,把手上剩下的烤肉全部塞進了嘴裏!

“來一碗!”高老聽到葉琅也大呼好吃,提起酒罈往葉琅面前的碗裏傾倒了一碗!

“好酒!”端起碗大喝一口後,酒液如瓊漿玉液,順喉而下,滿齒留香,醇厚悠長!細細的品味了一番後大呼着讚道!

高老看葉琅端起大碗就猛喝,臉皮忍不住的抽搐着,真是個俗人啊!喝酒怎麼可以這麼喝呢?要知道這壇醉生夢死,可以說是自己快珍藏了一輩子的佳釀啊!想當初爲了釀製這這種酒,自己可是花了無盡的時間來準備材料,請了王朝最有名的釀酒師來釀製,最後也不過是釀製了三壇而已!隨着歲月的流逝,現在也就剩下最後一罈了!自己每次喝都是小飲着,這小子竟然當牛吸水了!心裏能不肉痛嘛!

“來!吃肉,喝酒!”心裏肉痛也沒辦法了,看着眼前的烤肉,高老嘴裏又忍不住的大喊起來,招呼着葉琅吃喝了!

一老一少就這麼大呼小叫的,喝酒吃肉的,好不愜意!雅凝又多烤了些獸肉後,坐在葉琅邊上幸福的看着兩人醉醺醺的喝着,聊着,天南海北的胡侃着!

“來,你也來喝點!”葉琅拿了個碗放在雅凝面前,倒了些醉生夢死,勸着喝酒了!

雅凝開始的時候還推辭着,但是被兩傢伙輪番慫恿下,也豪飲起來了!這壇醉生夢死,罈子不是特別的大,但是酒勁足,三人喝到後面的時候都醉醺醺的搖晃着了!小童早已經被高老打發下去,就三個人在大呼小叫的了!

隨着月色慢慢的傾斜,桌面已經是一片狼藉了,殘羹剩飯的,雅凝還是沒有撐住,最先醉倒下去了!撲倒在葉琅的懷裏酣然入睡了!高老和葉琅紅着眼乾了最後一碗後,兩人同時趴在了桌面上,片刻時間鼾聲就起伏不斷了!

殘月照着小亭中醉倒的三人,葉琅本已經趴着的身子忽然輕輕的動了一下,擡起頭來,看着趴在自己懷裏安然入睡的雅凝,低頭輕輕的吻了一下她白潔的額頭後,再輕柔的把雅凝扶到了桌面趴睡着。

站起身來,靜靜的看了會兒,轉身邁步朝亭外行去了!

“呵呵,你就這樣子跑了,她醒來後不拔我皮纔怪了!”葉琅剛剛擡起腳跟準備走了,背後傳來高老輕笑的聲音!

“你沒喝醉?你是在裝的!”葉琅轉身看着高老精光的眼神,輕聲說道。

“切!你不也沒喝醉嘛?”高老翻翻眼皮朝葉琅鄙視着說道。

“我不喜歡看見,她看到我離開時難過的樣子!”葉琅聳聳肩無奈的說道。


“唉!你這樣子是有點殘忍的!”高老嘆了口氣,不滿的說道。

“咳!等過些時間就沒事了!”葉琅乾咳了一下後說道,這種頭疼的事情上次就發生過一次了,那是離開紫魚的時候,像做賊似的的偷偷的離開,想不到這次又要偷偷摸摸的離開!

“算了,還是我帶你去傳送陣吧!”不滿是一回事,高老還是站起身來要送葉琅!

“如此甚好!”葉琅也不清楚傳送陣的位置,有過來送的話最好了!

夜色下,兩道人影來到了王宮西面的一處院落中,來的正是高老和葉琅兩人,院落中間有個古老的祭壇似的傳送陣,邊上還有士兵在看守着!高老揮了揮手後,士兵們讓開來了。高老親自爲他填充元石,調整好座標!退出來後,葉琅再上前進入傳送陣裏!

“記得這裏有人在等你!”高老沒有多說什麼,臉色有點嚴肅的對葉琅就說了這麼一句!

“相信我一定會回來!”葉琅看的出高老是認真的,所以也沒有廢話,同樣的沉聲回道!說完就啓動了傳送陣,藍光閃耀,空間扭曲着,葉琅的身影也逐漸模糊起來,到最後消失不見了!

“希望你不會讓我們失望!讓小妮子失望了!”看着空蕩蕩的傳送陣,高老自言自語的說道! 從大炎王朝通過傳送陣是可以直達人域的,只是要選擇好去的城池,葉琅也不知道要去哪個城池,讓高老隨便挑了一個就傳送過去了!幸好葉琅有過數次傳送的經驗,也不會害怕孤單寂寞了,也知道這種大型傳送的時間肯定不會很短的,所以進入到傳送通道後,還是一邊修煉一邊飛行了!

這種枯燥的傳送,在持續了近十來天后,葉琅感覺到了一絲空間的波動!修煉的狀態也驚醒過來了,準備出去了!

葉琅的感覺沒錯,再度飛行了三天後,前面的空間波動越來越大了,旋轉着的光暈也更耀眼些!遠處一團核雲有股巨大的吸力,把飛來的葉琅一把就扯入了進去!

人域的中心城池,帝城!

這是個巨大無比的城池,人口足有數千萬!城內高樓林立的,數不清的建築物分佈在這個城池中!擡頭仰望,還能看見不少懸浮在城池上空的島嶼型建築物,不時的能看見有人飛掠上島嶼去,偶爾也有飛出來的人!在島嶼型的建築物附近還不時的出現飛行類的妖獸在盤旋飛過,也能看見島嶼上上躥下跳的靈獸!整個帝城給人一種夢幻般的感覺,特別是看到空中的島嶼,更是給人一種如臨仙境般了!

在帝城東面的一個廣場上,人來人往的熱鬧異常!不少小商小販在兜售着,也有擺攤的在大聲吆喝着招呼買家過來看看。在最中心有一個巨大的傳送陣,光暈不停的閃爍,每閃一次就有人出來,有時是一個人,有時是一夥人!但是也有踏上傳送陣離開的人!繁忙異常!在邊上的商販們看都不看這些從傳送陣來來往往的人,都已經習慣了!哪天要是沒有人進出那才真的會奇怪了!

“呼!終於出來了啊!”光暈再次閃爍了一下後,一道黑袍少年出現在了傳送陣中,黑袍少年擡頭長呼了口氣,呢喃着說道!出來的正是從大炎王朝過來的葉琅!

“小兄弟讓讓!讓讓!”葉琅還沒有從傳送陣裏的感覺完全脫離出來,耳邊就響起了一道大喊聲!

聽到喊聲,葉琅急忙低下頭打量起眼前,看着眼前長長的隊伍,葉琅眼神有點驚愕起來,這傳送陣這麼繁忙啊!

“小兄弟讓讓,我們還要趕路哩!”站在最前面的一位大叔,朝愣神的葉琅打招呼道。

“抱歉,抱歉!”被人家再催一次,葉琅臉色有點尷尬的竄出傳送陣,嘴裏不停的道歉着!

葉琅出來後,數十人隨剛纔那位大叔進去了,快速鑲嵌完元石後,啓動了傳送陣後離開了!前面的剛剛離開,光暈閃起,又有數人出現在了傳送陣,是從外面傳送過來的,來人出來後就直走離去!

葉琅出來後站在邊上看了會兒後,才知道這傳送陣異常的繁忙的原因了,原來是個雙向傳送陣!再度看了看,感覺沒什麼意思,舉步就朝廣場外行去了!

“請問大叔,這裏的城名叫什麼?”漫無目的的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葉琅朝面前的一位路人問道!

“這裏叫帝城!”行人急急忙忙的回答了一句後就離開了,臉上沒有絲毫的疑惑,都知道不曉得城池名字的人都是剛來的外地人了!


“帝城?好霸氣的名字!”路人離開後,葉琅站在街道上細細的回味着城池的名字,再擡頭看看遠處空中的島嶼,心裏對帝城這個名字暗暗稱奇!

在街道上尋了一家酒樓,交了銀兩後,暫時安頓了下來!

這棟酒樓佔地面積頗大,樓層也很高,足有數十層樓。但是費用也不低的,幸好葉琅手頭寬裕,也不在乎這點,要了最頂層的一個房間!在酒樓下面有座微型傳送陣,是專供酒樓上下之用的!

站在客房的陽臺上,整個城池一覽無遺,整個城池的建築連綿不斷,上空懸浮着的島嶼也像是就在眼前,探手可觸。再低頭看着腳下街道上如螞蟻般川流不息的人影,葉琅也是嘖嘖稱奇!大城池就是不一樣啊!在月陀城那種小地方,永遠都不可能看見這種奇觀的!

客房裏還有個簡單的修煉室,葉琅簡單的用餐後,就開始進去打坐修煉了,這兩天老是感覺到氣息在波動,元氣也會偶爾的泄露出來,這種是明顯的元氣過剩,面臨突破的狀態了!境界修爲越到後面越難,葉琅從上次在東邪域突破到地元境圓滿後,元氣修爲就一直沒有鬆動過了!這次有跡象了自然是要試試的!

“呼!”盤坐在牀榻上打坐的葉琅,調息了一陣後徐徐的吐了口濁氣。這次是衝擊天元境的修爲,絲毫馬虎不得,可以說只要踏進了天元境就能算是大陸上的半個強者了!因爲天元境活的歲月比起地元境以下的整整翻了數倍!

再度靜坐了會兒,葉琅翻手取出了數萬的元氣丹,再往嘴裏納了一顆太清丹,以備不時之需!做完這些後,葉琅雙手纔開始緩緩的舞動起來,依照《葵天心法》的法訣捏着手印,體內的元氣順着心法的行功路線緩緩的推移着!

隨着手印的不停變幻,以及速度的增加,元氣竄流的轟鳴聲也傳到了體外,但是外面聽着不是很響,而體內就像是洪荒鐵流般了!浩大的轟鳴聲響起,元氣就像是巨龍般的竄過一條條的經脈!

“衝吧!”靈魂力注視着奔騰而過的元氣巨龍,輕聲自語道!

那元氣巨龍呼嘯着而來,朝着葉琅指定着的經脈衝去!葉琅這次不敢狠衝狠撞了,對天元境還不是很熟悉,經脈也是第一次擴張,怕承受不住,衝爆了就麻煩了!

元氣緩緩的衝擊着指定的經脈,一點一點的蠶食着,葉琅也極有耐心的指揮着元氣,不時的調整大小和粗細!讓元氣處於可控制的範圍!

隨着時間的流失,葉琅深處在了衝關的狀態,門外的小二也不知道來過幾次了,每次都查看着房門的禁制,確定客人還在修煉後都悄聲離開了!


牀榻上,盤坐着的身影還是筆直着,但是原來放在邊上的元氣丹沒有了,只留下了一圈的白色灰塵!葉琅的氣息也出於微弱狀態,但是房間裏一股壓抑的氣息在瀰漫着!

“爆發吧!”就在氣息瀰漫快到一個極點的時候,靜坐的葉琅大喝一聲,張開雙臂向上舉起!

隨着喝聲響起,一股龐大的元氣威壓噴薄而出!整個房間都簌簌抖動,天花板上的灰塵也飄散而下!一股無形的旋風突然起來,圍繞着葉琅盤旋着,長長的頭髮吹得上下舞動!葉琅整個人看上去像是魔王出世般了,霸氣無匹!

旋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下來了,突破中的葉琅也安靜了下來,整個房間中的元氣威壓卻沒有減小,還是瀰漫在了空中!

“呵呵,終於突破到天元境了啊!”閉目中的葉琅睜開雙眼,感受了一下突破後的快感,輕笑感慨道! 也怪不得葉琅會感慨了,爲了等這一天,葉琅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努力和汗水!玄元帝君早已經交代過,不到天元境不可以修煉《帝元訣》上卷,不然會有性命之憂的!葉琅也一直謹記着老帝君的話,沒有輕舉妄動的去強行修煉,但是面對的強者越來越厲害,自己也感覺應付起來相當的吃力了!

就算是沒有《帝元訣》那強大的功法,現在突破到了天元境,再次面對金蛇郎君般的強者,自己也能勉強的應付一下,也不會被追殺的亡命逃竄了!

“嗯?”就在葉琅暗自體會着天元境的強大時,眉頭突然皺了起來,感覺到背後傳來一陣陣的**!這是以前突破時從來沒有過的事情!但是細細的察看了一番後,又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搖搖頭,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就不再去想了。站起身來,舒展了一下筋骨,一陣炒豆子般的響聲過後,葉琅**着眯了下眼睛,這種舒服的感覺太美妙了!

獨自陶醉了會兒,葉琅才整了整衣袍,來到房門處關閉了禁制。這次突破也不知道用了多久時間了,還是等小二來了再問問看吧!

關閉了禁制後,葉琅又來到了客房的陽臺上,現在的時辰已經是晚上了,空中星光燦爛的,下方整個帝城也像是個不夜城似的,燈火通明!還是那麼多的人在流動着!


靜靜的欣賞了一番帝城的夜景,葉琅又擡起頭來看着懸浮在空中的島嶼,不時的有強者在空中就像是流星般的掠過,落在了不同的島嶼上,細細的觀察了會兒,發現這些島嶼處的位置很有玄機,一共有七處島嶼,但是每個島嶼都形成守望之狀!互相呼應!

暗暗感嘆着這些島嶼的巧奪天工,心裏也很疑惑,不知道是什麼門派竟然有如此大的實力!能把宗門開到空中去了!靜靜的注視着這些島嶼,眼神雖然是驚奇,但是也沒有過多的去想什麼了,在外行走了那麼久,很多的奇異景觀,能人異事什麼的也見過不少,再加上和藥聖子老怪相處的時候他也喜歡講些典故什麼的,所以再次看了會兒後就回轉房間去繼續打坐去了!

一夜無話,帝城的黎明來的特別的早,紅日剛剛升起的時候,整個帝城都是金色的,城裏的噪雜聲也開始慢慢的高起來了!

葉琅也從打坐中醒來,昨晚的打坐也只是在養神而已,因爲剛剛突破完就恢復的差不多了,再打坐修煉也沒什麼效果的。

“客官,你該續房租了!”正在房間轉悠的葉琅,到門外傳來了小二的聲音。

“麻煩你進來一下,我有些事情要向你打聽一下!”聽到小二的聲音,葉琅打開房門後說道。

“好的,客官想要打聽什麼?”小二聽到葉琅說要打聽事情,邁步就進來了。

“這個城裏哪裏有丹藥交易的地方?”請小二落座後,葉琅開口問道。

“客官身體不適嗎?”小二聽到葉琅要找丹藥交易的地方,還以爲他有什麼身體不舒服了。

“呵呵,不是的,我打算過些日子去外面狩獵,想準備些救急用的藥品。”見小二疑惑而帶有關心的眼神,葉琅輕笑着找了個藉口說道。

“哦,我們店裏經常有去狩獵的武者,他們有時候也會去買些丹藥備用,好像聽說是在內城的大郎藥莊買的。那裏賣的丹藥效果很好,而且價格還適中。不像其他的藥鋪賣的藥裏會摻假,價格還昂貴!”聽到葉琅說因爲要去狩獵纔買丹藥,小二也是興趣上來了,把店裏客人聊天時聽到的消息說給了葉琅聽。

“大郎藥莊?”聽小二數落其他商家的不良,葉琅沒有去在意,商人利益是無法理解的,但是對能賣丹藥的地方還是很感興趣,摸着下巴重複着小二剛纔說的店面。

“對的,大郎藥莊在這帝城的名氣還是很響的!”小二接着葉琅的話語說道。

“再問個事情,我看帝城上空懸浮着不少的島嶼,誰家這麼大的產業了?”葉琅對大郎藥莊的名字記住,但是心裏從昨天就開始對這些島嶼很好奇,現在正好一併問了。

“客官是剛來帝城的吧?這些島嶼是帝城雷陽宮和劍閣兩個宗門的,這兩個也算是我們帝城的主宰了,整個帝城的管理都是由他們管理的!”小二對葉琅的這個問題還是很謹慎的,回答的時候聲音也放輕了不少,顯然是有些忌憚什麼!

“雷陽宮?”葉琅聽到雷陽宮的名字還是很吃驚的,在雷家堡的時候就開始聽到雷陽宮的名字了,當初還以爲是個小門派或者是中等宗門了,沒想到竟然還是個超級大的宗門!

“雷陽宮是我們帝城最大的宗門,比起劍閣的規模還大上幾分!門下弟子據說有數十萬!”葉琅唸叨着雷陽宮的名字,小二臉色雖然帶有點忌憚之色,但還是帶有些自豪的說道。

“呵呵,謝謝你了,我在這閉關了幾天了?我該續多少房租?”葉琅心裏雖然對雷陽宮的勢力龐大有些震撼,但是臉色沒有什麼變化,而是笑着問房租的事情。

“客官這次閉關二十一天,該續房租兩千一百兩銀子!”小二起身說道。

“二十一天?”沒想到竟然用了這麼長的時間,葉琅不禁有些愕然的再次問道。

“是的!”小二對這種事情見的多了,客人有時候閉關時間更久的都有,幾乎每個閉關後的武者,在聽到自己所用的時間後都會像葉琅這種表情!

“哦,這是續的房租!我再續十天左右吧!”葉琅稍微愣神了一下後袖袍輕揮,一堆銀兩就落在了桌面。

“好的,那小的先告辭了!有事您就找我!”小二估計是對這種事情見怪不怪了,對着小山似的的銀兩,也是袖袍輕揮把銀兩全部收走。

小二離開後,葉琅也下去了,想到城裏去轉轉看,最好能找到大郎藥莊,看能不能找到藥王谷出來的人!人域地域好大,光一個帝城就這麼大,要找到帝王殿的情報還是很難的,再說帝王殿消失了近千年,有多少人知道這個事情還是個未知數的!所以想先找到藥王谷分佈在準備的人,再作打算了!

在城中轉悠了大半天,葉琅纔來到小二說的內城。看到高大的牌坊,葉琅才明白小二說的內城是什麼意思了,原來是以牌坊爲界限的,等於是被環形街道包圍着一個小城,所有人進入都很規矩的走牌坊。

內城比起外面來繁華了不少,人也少了很多,行走在街道上的都是非富即貴!也有些是勁裝打扮的武者!整個內城看起來井然有序的,也沒有了外面的大聲喧譁和熱鬧!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