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之前送張昊天去孫老闆那裏的時候,還是吳明光開的車,他活生生的,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不管是周瑩瑩還是周偉光,腦袋裏瞬間混亂了。

而此時,那個小孩子也已經走到了跟前了,一臉不屑的看着他們,“有什麼好奇怪的,我纔是真的,外面那個是假冒的!”

周瑩瑩瞪大了雙眼,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小孩子,儘量想把這個孩子和吳明光放在一起,然而,這真的是太難了,這就是個小孩子啊!

但是就算是這樣,周瑩瑩也相信,姨媽是不會說謊話的,還有,這孩子的長相上,真的多少有些和吳明光相似。 周瑩瑩慢慢的蹲在那孩子身前,很想問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但是周瑩瑩知道,自己現在不能開口說話,要是真的說話了,這事兒就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了。

小吳明光似乎知道周瑩瑩在想什麼,“行了,我來解釋吧,這件事兒其實是這樣的。”

按照小吳明光的說法,他本來是正常成長的,但是某一天,他突然被另外一個靈魂給頂替了,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隱藏在腳趾頭裏面,度日艱難。

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最近自己越來越難受,越來越難受,之後,今天莫名其妙的就來到了這個地方,小吳明光知道,自己肯定是死掉了,不過,這種死亡沒什麼大不了的,甚至還有點兒解脫的意思,至少自己不用再腳趾頭裏難受了。

聽完小吳明光的話,周瑩瑩和周偉光都震驚了。

要是這纔是真正的吳明光,那外面的是誰?還有,周瑩瑩更是懷疑,跟自己從小就認識的到底是誰?

“行了,那些事兒都不重要,我想說的就是,開始我以爲你死掉了,但是後來發現你沒死,我就知道你來這裏肯定是有目的的,說說看看,你來這裏到底是找誰的?”小的吳明光也真是個聰明的孩子,直接就把話題帶到關鍵的地方去了。

周瑩瑩趕緊又拿起紙筆,在上面寫了張昊天的名字,再次遞給姨媽還有小的吳明光。

“哦,你是來找那小子的啊,行了,這事兒交給我了,我來幫你找!”小的吳明光瞬間拍着胸脯對周瑩瑩說着,看上去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只是,周瑩瑩心裏倒是覺得沒底兒,就這麼一個小孩子,真的能幫到自己嗎?

似乎意識到周瑩瑩的不相信,小的吳明光臉上充滿不屑,“別小看我啊,我有我的辦法!我連你都能找到,還差那個張昊天嗎?只是我需要一些時間。”

說到時間,周瑩瑩趕緊看了一眼周偉光腦袋上的燭光,這一看,周瑩瑩趕緊擺手,想要告訴他們,現在時間不多了,要是在規定的時間之內找不到張昊天,那這事兒可就不好辦了。

本以爲是他們也能看到周偉光腦袋上的燭光,但是事實卻是他們根本就看不到,根本就不知道現在還剩下多少時間。

沒辦法,周瑩瑩只能再次在紙上寫了幾句話,想告訴姨媽還有小的吳明光,時間真的不多了,要是不盡快找到張昊天的魂魄,恐怕這事兒就大了。

本來小的吳明光打算自己出去尋找的,但是姨媽說什麼也不放心,堅持要跟着一起出去尋找。

還有,本來是不打算讓周瑩瑩和周偉光跟着的,他們兩個是活着的人,要是出去被其他的鬼發現了,那這事兒就不好辦了。

但是現在沒辦法,除了他們兩個,誰也看不到頭頂上的那盞燈,要是不帶着他們,這事兒就不太好辦了。

就這樣,鬼用說話,周瑩瑩和周偉光用紙筆,就這麼商量了好半天,終於決定即可出門!

周瑩瑩心裏那種不好的感覺變得越來越強烈了,不知道爲什麼,周瑩瑩開始擔心會不會找到張昊天了。

要是真的能順利的找到,那就謝天謝地了,可要是真的找不到,再惹出其他的事端來,那這事兒就不好辦了。

本來計劃的是好好的,但是剛一走出學校,周瑩瑩就發現剛纔廣場上的那些鬼出現在了不遠處的地方,這讓周瑩瑩瞬間更加緊張了,因爲那些鬼可是知道她是人的!

果然,這種擔心很快就真的出現了,那些鬼當中的幾隻,在看到周瑩瑩和周偉光之後,直接大喊一聲,“看那邊!那兩個不是鬼,是人啊!”

喊聲瞬間吸引了周圍所有的鬼,他們全都一併朝着周瑩瑩和周偉光的方向看了過去,並且臉上還出現了怪異的神情。

周瑩瑩知道,這些鬼肯定是專門來尋找自己的,雖然不知道他們是如何找到的,但是現在已經找到了,要是不趕緊離開這裏,這事兒就真的要麻煩了。

щщщ⊙ ttkan⊙ co

一想到自己可能被這些鬼留在這裏,周瑩瑩撒腿就跑,根本連方向都不管了。

周偉光的情況也沒好到哪兒去,看着周瑩瑩已經開始飛奔了,周偉光也快速的跟了上去。

至於姨媽和小的吳明光,這種時候肯定不能繼續留在這裏了,因爲他們需要保護好前面飛奔的兩個人,所以也沒多想,就這麼的跟了上去。

因爲這方向本來就是沒有方向的,周瑩瑩看到哪兒順眼,就這麼直接飛奔過去,一路上就只有一個目的,就是鬼少!

要是朝着鬼多的地方飛奔,身後的鬼肯定會越來越多的,周瑩瑩也不傻。

但是在這次飛奔了一段時間之後,周瑩瑩發現周圍的建築開始越來越少,見到的鬼,也漸漸變得沒有了。

周瑩瑩不敢怠慢,速度也不敢降下來,雖然身體都快要吃不消了,但是周瑩瑩還是在繼續往前衝。

不知道又跑出去多久,周瑩瑩聽到身後的聲音漸漸變小,最後消失的無隱無蹤了,而此時,周瑩瑩發現自己正跑到了一處十分荒涼的地方了。

“別往前了!”身後的姨媽大聲的呼喊着。

周瑩瑩覺得奇怪,停下腳步看了姨媽一眼,想要問問姨媽這麼說是什麼意思?前面是不是有什麼危險?還有,這是哪兒?

看着周瑩瑩停下來了,周偉光也停下了腳步,小的吳明光和姨媽也跟着站到了周瑩瑩的身邊。

“不能再往前了,這前面是禁地。”姨媽十分糾結的說着,因爲她知道,要是不往前,估計永不了多少時間,後面那些鬼就會追上來的,但是要是繼續往前走,這前面可就不知道有什麼危險了,因爲這地方對於鬼來說,是絕對的禁地。

周瑩瑩不明白什麼禁地不禁地的,不知道前面到底有什麼東西,會讓這塊地方變成禁地,但是周瑩瑩知道,既然是禁地,那這地方肯定不應該隨便闖進去的。

然而,這會兒身後的那些鬼已經快要到跟前了,周瑩瑩現在就面臨着選擇,要麼就是站在原地等着那些鬼來抓住他們,要麼,就只有衝到這個禁地裏面,至少這裏其他的鬼是不敢進去的,所以想丟安全一些。

姨媽自然也知道周瑩瑩現在的兩難,要是換做其他時候,姨媽是絕對不會踏足這裏半步的,這裏可是禁地啊!要是自己真的進去了,就有可能是魂飛魄散的下場,到時候,就不是自己在黃泉路上等着自己的家裏人了!

但是現在這種時候,姨媽心裏也明白,就只有周瑩瑩和周偉光兩個人進去的話,弄不好會更加危險,周瑩瑩也是自己的家裏人,能幫自己家裏人做事兒,這也是自己應該做的,於是姨媽毫不猶豫的對周瑩瑩說:“我跟你們進去!”

小的吳明光這會兒也已經下定了決心,“我也跟你們進去,算下來,我是被李不忘那個傢伙害死的,我還指望你們回去給我報仇呢!所以,我也跟你們進去!”

看着姨媽還有小的吳明光那種堅定的樣子,周瑩瑩和周偉光全都在心裏升出了一種暖暖的感覺。

既然大家都沒什麼問題了,周瑩瑩直接邁開步子,淡定的朝着禁地裏面走了過去。

也就在這時候,剛纔一直追着他們的那些鬼,也已經到了近前了,只是他們也知道這裏是禁地,根本就沒人打算因爲一個活着的人,貢獻了自己的鬼生。

就這樣,那些鬼唯一做的就是站在那裏叫囂,讓周瑩瑩他們兩人兩鬼趕緊離開這個地方,不要再往前走了,甚至還有的鬼直接告訴他們,“你們跟我們走還有一線生機,再往前,可就真的沒什麼希望了啊!”

周瑩瑩回頭看了一眼那隻喊的厲害的鬼,心說,還什麼一線生機呢,跟你們回去也不見得就有什麼好下場!

你們的目的自己還不知道嗎?就是想借自己重新回到陽間,繼續過着他們想過的生活,所以,別指望了!

本着這種心態,周瑩瑩繼續往前走,只是越往前,腳下也就越是艱難。

這地方的感覺就像是沼澤地一樣,腳下全都是那種黏糊糊的感覺,就像是被水浸透的爛海綿一樣,只會不知道下一腳會不會就直接掉進什麼陷阱裏面。

周偉光看着周瑩瑩走在最前面,心裏瞬間覺得不太舒服了,伸手拽了拽周瑩瑩,只會讓她走在自己身後,自己走在最前面,要是真的有個什麼事兒,也是自己最先出事。

姨媽看着這兩個孩子,心裏說不上來的開心,“你這個丫頭啊,現在也有人照顧了啊!”

這話說的相當的怪異,周瑩瑩自然知道姨媽是什麼意思,這意思就是在告訴周瑩瑩,這小子可以依靠,至少在現在這種時候,他不會躲在女人後面,也算是個可以依靠的好男人了,跟着這樣的男人,以後的日子肯定不會有問題的。

周偉光自然也知道姨媽是什麼意思,只是這會兒不可能開口反駁,不然啊,周偉光真的要跟姨媽說說了,這周瑩瑩和張昊天才是真的一對的,他倆啊,就是誰都沒意識都這個問題,還在互相懟的階段。

想來,這些都是人家的家務事,自己一個外人的,也就別參與太多了,再說了,自己現在也不能開口說話,周偉光直接就放棄瞭解釋,隨便了,反正自己和周瑩瑩心裏明白就好了。

兩人兩鬼繼續往前走,可沒走出多大一會兒,真的就像是周瑩瑩之前擔心的那樣,前面出現了陷坑!

周偉光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想要讓周瑩瑩把自己拽上去的,但是這會兒腳下像是有什麼東西拽着他一樣,周瑩瑩那邊根本就用不上力氣!

這會兒周瑩瑩也顧不上其他的了,直接衝着周偉光大聲的喊着,“你趕緊用力啊!不然你真的要掉下去了!”

“我知道,但是我根本就用不上力氣啊!”周偉光心裏着急,手上也跟着着急,但是腳下的力氣似乎越來越大,根本就沒辦法很好的用上力氣。

周瑩瑩這會兒也是拼了命的往上拽,姨媽還有小的吳明光也開始伸手幫忙。

只是這會兒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姨媽和小的吳明光一碰到周偉光的手臂,他就會疼的厲害,就像是被一把把尖刀刺中了胳膊一樣。

無奈之下,姨媽和小的吳明光只能收回了雙手,着急的看着周瑩瑩和周偉光,心裏希望他可以順利的從陷阱裏面出來。

但是不多會兒,周偉光陷進去的速度開始漸漸加快,姨媽跟小的吳明光也顧不上其他的了,還什麼疼不疼的,要是再看下去,這人就要掉進去沒了啊!

可這次,就算是他們也跟着伸出手了,也還是沒有任何作用,周偉光掉下去的速度還是在漸漸加快,因爲他們抓着的緣故,這會兒更是直接就到了腰部以上了!

周瑩瑩仍舊是不放棄,繼續拼命的抓着周偉光,牙齒都被她咬的咯咯作響了。

然而,周偉光終究還是沒能從裏面出來。

眼看着周圍的那些泥巴埋過了周偉光的腦袋,最後只剩下一隻手還露在外面,周瑩瑩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

可當周瑩瑩想要鬆開周偉光的手的時候,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沒辦法鬆開了!

也就是說,周偉光的那隻手,死死的抓住了周瑩瑩的,沒有半點兒要鬆開的意思!

周瑩瑩開始慌了,“這怎麼回事兒啊?”

眼看着周偉光的那隻手也慢慢的朝着泥巴里面鑽,周瑩瑩心裏更着急了,要是再不鬆開這隻手,自己恐怕也要被拽到泥巴里啊!

可就算是知道這樣,周瑩瑩還是掙脫不掉,就連姨媽跟小吳明光上前幫忙也不行。

幾乎一瞬間,周瑩瑩也被拽到了泥巴里面,只不過,周瑩瑩是腦袋先進去的,這簡直就是埋了就死啊!

姨媽看着着急,用盡全力抓住周瑩瑩的一條腿,想把周瑩瑩拽出來,可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周瑩瑩最終還是跟周偉光一樣,就這麼掉進了泥巴里面,消失不見了。 姨媽失聲痛哭,小吳明光也沒好到哪兒去,但是就算是他們再傷心難過,也沒什麼辦法了,想來,這大概就是命吧。

而此時的孫老闆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伸手拽了幾下紅色的線,想看看這兩根線的那邊是否還正常。

可這一拽,孫老闆心裏又咯噔了一聲,線的那邊鬆垮垮的,根本就不像是拴在什麼東西的上面啊!這就意味着,弄不好周瑩瑩他們出事兒了,還是大事兒啊!

孫老闆開始着急,但是就算是再着急,自己也不能插手那邊的事兒,再說了,自己還要守着張昊天的身體,要是自己真的去了,這邊沒人看着,張昊天的身體要是出現了什麼問題,到時候也是一件麻煩事兒啊!

無奈,孫老闆只能在心裏默默的祈禱着,希望周瑩瑩和周偉光可以順利的回來,千萬不要出什麼事兒了。

此時周瑩瑩已經醒來,並且發現周偉光正焦急的蹲在自己身邊上。

“你怎麼了?還有,這是哪兒?”周瑩瑩弱弱的說着。

依稀記得不久之前自己和周偉光雙雙掉進了泥巴里面,不是應該死掉嗎,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還有,這裏是哪兒?爲什麼這麼安靜呢?

周偉光看着周瑩瑩醒了過來,臉上瞬間露出欣喜的神情,“太好了,我還以爲你要再等等才能醒過來呢。”

“這是哪兒?”周瑩瑩揉着摔疼的後腦又問了一次。

“我也不知道,我比你早醒來一會兒,我醒來的時候就在這裏了。”周偉光說着,還四下看了看,然而,周圍除了濃濃的霧氣,根本什麼都看不到。

周瑩瑩慢慢的從地上坐了起來,也跟着看着周圍,想看清楚這到底是什麼地方,也好知道現在要怎麼才能離開這裏,可這地方根本就看不清楚,就更別說是離開了。

猛的,周瑩瑩想到自己和周偉光腰間的紅繩子,伸手去摸的時候,周瑩瑩驚訝的發現,“壞了!繩子沒了!”

被周瑩瑩這麼一提醒,周偉光也發現自己腰間的繩子不見了,“肯定是剛纔斷的。”

說來那根繩子也還真的很神奇,雖然看上就是一個普通的繩子,但是要是不特意去摸,根本就不知道那根繩子的存在。

還有,不管是跑還是跳,也都不會被發現,更不會變成阻礙,只是,這麼神奇的一根繩子,爲什麼到這裏就斷開了呢?

周偉光看着斷開的繩子頭,心裏開始糾結,哎,這繩子也斷開了,那自己和周瑩瑩要如何回到人間啊!這可怎能辦啊?

“你怎麼樣,要是沒什麼事兒咱們找找出口,總不能一直留在這裏啊!”周偉光提議。

周瑩瑩覺得周偉光說的有道理,趕緊從地上站了起來,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之後,瞪大了雙眼看着周偉光,像是在等待着周偉光的命令似的。

可實際上這會兒周偉光也不知道應該朝着什麼地方走,四周完全都是一樣的,還有,這地方霧濛濛的,也不知道這些霧氣裏面是否存在什麼危險,要是什麼都沒有那自然是最好了,可要是真的有什麼危險的東西在裏面,自己要怎麼保護自己和周瑩瑩?

想來想去,周偉光還是想不到什麼合適的辦法,乾脆心一橫,左右也已經到這裏了,要是不努力一下,還真的就要永遠留在這裏了!

既然大不了就永遠留在這裏,那麼自己爲什麼不帶着周瑩瑩拼一次呢!

就這樣,周偉光隨便選擇了一個方向,奔着那邊的霧氣就走了過去,周瑩瑩自熱也是緊隨其後,絲毫不敢放鬆。

只是,這霧氣也實在是太大了,兩個人爲了不走散,只好手牽手,繼續小心的往前走。

在走出去一段距離之後,仍舊是什麼都沒發生,甚至周圍安靜到不能再安靜了。

這讓周瑩瑩不禁開始懷疑,這地方興許就是這個樣子的也說不定呢!

只是,要是這地方真的就只是這個樣子的,那出口在哪兒?這個地方總不能就這麼連個出口都沒有啊!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前面忽然一個白色的影子,猛的跑了過去!

周瑩瑩心裏咯噔一聲,伸手指着剛纔那個白色影子的方向,小聲的提醒着周偉光,“剛纔有什麼東西經過。”

“我知道,我也看到了。”周偉光小聲的回答,那東西剛纔經過的時候自己也看的很清楚,只是,那到底是什麼東西,自己就不知道了,只知道那是一團白色的東西。

周瑩瑩沒再說話,而是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想着自己千萬要多加小心,不然,一個弄不好就有可能被那個傢伙給帶走了!

現在這種情況下,要是真的被帶走了,肯定也就找不到了,也就要徹底的留在這裏了!

又過了一回兒,因爲這裏實在是太安靜了,周圍也太霧濛濛的了,所以周瑩瑩和周偉光根本就不知道過了多久了,總覺得時間像是被無限拉長了一樣。

周瑩瑩開始聽到一陣陣水流過的聲音,並且那個聲音像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

“你聽到了嗎?”周瑩瑩小聲的再次問着周偉光,這事兒真是有趣了,剛纔這裏還什麼聲音都沒有呢,現在哪兒傳來的水流的聲音?

還有,爲什麼這水流的聲音是從四面八方傳來的,感覺就好像是自己現在身處在一條大河的中間一樣。

周偉光這會兒也想着幾乎差不多的問題,並且,周偉光開始猶豫是否要繼續往前走了。

這地方實在是太詭異了,詭異到你根本就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與其危險的往前衝,周偉光更希望可以停留一下,至少在確定前面安全之前,不要輕舉妄動。

周瑩瑩大概能知道周偉光的想法,還有,周偉光要是真的不想往前走,自己也不會擅自往前走的,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只有自己和周偉光在一起,才能確保彼此的安全。

漸漸地,那流水聲變得越來越大了,周瑩瑩甚至覺得自己腳下都開始變得潮溼了起來。

周圍的霧氣仍舊是存在着,讓人不知道周圍到底是什麼地方,也根本就看不清楚周圍的一切。

於是當歌聲出現的時候,他們瞬間產生了一種方向感。

不知道爲什麼,周瑩瑩和周偉光都覺得那個聲音相當的好聽,雖然不知道歌聲裏的內容到底是什麼,但是那種溫暖的感覺是不會錯的。

周偉光終於決定重新出發,帶着周瑩瑩一起,朝着那個歌聲的方向出發。

然而,在走出去一段距離之後,預期的人或者是鬼並沒有出現,反倒是真的出現了一條很寬廣的大河。

周瑩瑩和周偉光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像是在研究要如何跨過這條河,去繼續尋找那個聲音的來源。

就在他們兩個糾結的時候,河上莫名的出現了一條很大的船,甚至有那麼一瞬間,周瑩瑩和周偉光都覺得這條船存在的有些怪異,因爲這條河雖然很大,很寬廣,但是對於這樣一條船來說,還是太小了。

可就算是這樣,那條船還是穩穩的到了周瑩瑩和周偉光的跟前,就那麼停留在那裏,像是在等待着他們上船一樣。

周瑩瑩看了看那條船,又看了看周偉光,想要問問周偉光,這條船是上,還是繼續站着這裏等待着。

然而,周瑩瑩哪兒就知道啊!他心裏也在糾結着這兩個問題啊!

面前這艘船,看上去真的是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別的不說,在這樣的地方突然出現這麼一條船,上面連一個鬼影子都沒有,這不是很奇怪嗎?

要是沒有鬼來操縱這條船,那它是如何到達這裏的呢?

就在周瑩瑩和周偉光都猶豫着是否要上船的時候,歌聲再次出現,這一次,歌聲是從這艘船上出現的!

“你有沒有感覺到,這個歌聲在邀請咱們上去。”周瑩瑩弱弱的說着。

周瑩瑩也不知道爲什麼,總覺得這個歌聲裏像是有一雙無形的手,就這麼衝着她不停的召喚着,讓她趕緊上船。

“沒有啊,你又聽到歌聲了嗎?”周偉光差異的說着。

自己之前確實是聽到過歌聲,但是現在根本就已經沒有了,這周圍除去水流的聲音,剩下的,什麼聲音都沒有了,難道周瑩瑩又聽到歌聲嗎?可爲什麼自己沒聽到?

周瑩瑩那表情,這會兒看上去就像是真的聽到了仙樂一樣,飄飄然。

“喂喂喂,你清醒一點兒啊!”周偉光搖晃了兩下週瑩瑩的胳膊,希望周瑩瑩可以稍稍清醒一些,這可不是什麼好事兒啊,要是真的被那個聲音給迷惑了,到時候,真的上了這條船,後果還不知道要怎麼樣呢!

然而,周偉光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作用,周瑩瑩臉上的飄飄然還在,甚至還越來越強烈了。

“你聽啊,這聲音多好聽啊!簡直就是天籟之音啊!”周瑩瑩陶醉的說着,終於邁開步子,朝着穿上的方向走了過去。

周偉光哪兒就能讓周瑩瑩這麼走過去啊!那邊的那艘船上,還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呢,要是不好的東西,周瑩瑩一上船,弄不好就變成那傢伙的食物了!

可如果是什麼好東西,爲什麼會被放在這裏?

眼看着周瑩瑩往前走,周偉光一把抓住了周瑩瑩的胳膊,“你幹什麼啊!別過去啊!”那地方可不是什麼好地方,要是能不過去就別過去,還有,最好保持頭腦清醒,千萬不要被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給迷惑了。

然而此時周瑩瑩根本已經聽不進去周偉光的話了,她一門心思的就想上去聽那個悅耳的音樂。

隨着臉上的神情變得越來越迷離,周瑩瑩也終究掙脫了周偉光的控制,擡起腳,走上了那條看上去十分詭異的船。

周偉光心裏着急,心裏明確的知道那艘船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也知道,現在這種時候,自己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周瑩瑩出事兒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