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能怎麼做,當然是坐看秦家攻打萬家!只要萬家受創,那我們就站出來,聯合衆家族對抗秦家。”趙乾坤微笑的說道。

“爺爺,那姓姜的小子也弄死,我還想要萬娘呢。”趙西風說道。

“哈哈,放心吧孫兒,只要我們成了第一大家族,這望月大陸也是我們趙家說的算的!”趙乾坤微笑道。

站着屋頂的兩個趙家長老只是微微搖頭,因爲他們總覺得有事情發生。

“大哥,您看三哥這樣做合適嗎?”趙乾亮問道。

“難啊,我今天看那小子不簡單,那一拳的只是隨便打的。”趙乾宇說道。

兩個人並未進入大廳,因爲他們屬於趙家搞暗殺的,從不見人。

萬家別苑,此刻是熱熱鬧鬧,更讓萬家人開心的是姜衍竟然還有一手好廚藝,那做的菜是色香味俱全。

姜衍拿出兩瓶白酒,一箱子啤酒,還有女人最喜歡的紅酒,分別給衆人倒上。

“姜兄,你趕緊去請你未來夫人吧,小妹還在房間等你去叫呢。”萬勇調笑道。

衆人都看向姜衍,此刻的他真是有的不好意思。剛站起身轉頭。

就看到萬娘走進別苑,此刻她的面紗已經摘下,姜衍看的是如癡如醉。

萬娘此刻的美就好像是,嫺靜猶如花照水,她無疑是紅塵修仙界中最清麗淡雅的一抹麗景,美得如此無瑕,美得如此不食人間煙火。令得天地失去了色彩,清麗得不可無方物,給人可望不可即的感覺。

“咳咳,我說妹夫,我說的沒錯吧?”萬勇笑着說道。

在姜衍的眼中,她神態和三世一樣,但是這一世更美,美的姜衍都想說,只要神仙才可以……

姜衍回神,微笑的看着萬娘。


“小傢伙,我現在可是凡人,不能多喝酒哦。”萬娘微笑的說道。

“沒事,有我不怕!明天我就給你看看。”姜衍得意的說道。

萬河山幾人愣住,難道萬娘還可以修煉?

“孫婿,爺爺問你,你能將凡人改變成修士?”萬河山問道。

衆人都看向姜衍,因爲他們有點不相信,如果說出生的孩子可以強加改變,但是萬娘出生怎麼改變都不行,她的身體就好像一個深淵一樣,無法改變。

“嗯,雖然我沒有仔細看,應該沒問題。”姜衍說道。

萬河山坐不住了說道:孫婿難道有仙丹不成?

“哈哈,那東西沒有,我需要根據萬孃的身體來改變她,她應該知道姬發的事情。”姜衍解釋道。

衆人又看向萬娘,萬娘這時候纔想起,姬發也是無法修煉,但是遇到姜衍後才踏入修煉一道。

萬娘點了點頭,就代表是真的,萬家這一家可徹底開心起來,因爲他們始終放不下萬娘。

突然間萬雲好像想到了什麼,問道:女婿你和天都府的姜家是否有淵源?

“沒有吧,岳父爲什麼這麼問呢?”姜衍問到。

“因爲天府姜家是200多年前進來的,而且他們現在已經落寞了,人丁稀少。但是聽說那家主叫姜盛仁人。”萬雲回憶的說道。

姜衍一聽這個名字“噗”的一口酒噴了出來,連忙擦拭一下嘴,站起來看着萬雲。

“岳父,那家主真的叫姜盛仁?”姜衍急切的問道。

“是啊,難道那姜盛仁閒胥認識?”萬雲肯定的迴應。

“認識,如果我沒猜錯,他就是我爺爺。”姜衍愣神的說道。

衆人都被姜衍的一句話震驚,萬娘卻想起太遊步的事情。

“父親,那姜家是否身法都了得,而且可以隨意出沒?”萬娘問道。

萬雲回憶然後點頭說道:嗯,雖然快,但是也沒有你說的那麼誇張。

萬娘看着姜衍,姜衍點了點頭,如果兩人沒猜錯有可能是姜家之人。

“岳父,您可知道他們現在的位置嗎?”姜衍問到。

“知道,因爲我當年和姜家人打過一些交道,你想找尋他們?”萬雲問到。

姜衍點頭回應,萬家衆人都看向姜衍,也明白此刻他的心情。


“只是路途有些遠,還是等明日你帶着姜衍和萬娘一起去吧。”萬河山說道。

“不用,爺爺,只要岳父告訴我方向,我一刻鐘就可以回來。”姜衍着急的說道。

萬雲氣站身,來到姜衍身邊,然後指了個大概的方向,然後告訴他如果龍駒馬的飛行需要3天路程。

萬雲剛想坐下,就看到姜衍抓着自己的肩膀消失在衆人面前。

“放心吧,二叔沒事,只是去了天都府,大家繼續吃。”萬勇說道。

“去天都府?飛去啊?那需要多久啊?”萬青疑惑的問道。

“應該一刻鐘的時間就能回來。”萬勇輕描淡寫的說道。

而萬娘卻不在意的吃着姜衍做的美食。

半刻中的時間,姜衍帶着岳父萬雲來到超級大的城池,這個城市沃野萬里之距。

萬雲此刻才知道爲什麼女兒說這女婿強,這哪是強啊,這比10幾個引聖強者都要強大。


“岳父,這裏就應該是天都府了吧?”姜衍問到。

“嗯,那裏就應該是姜家的位置。”萬雲指向東北角的一個小院子。

姜衍抓着萬雲在此消失。

當二人來到個小庭院的時候,上面寫着姜家,看着別苑比較破舊,姜衍就有點心理難受,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該進去。

畢竟他還是認爲自己屬於地球的姜衍,這時姜衍聽到裏面一位老人的咳嗦聲,他有點動容了,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是誰啊?”一位老婦人問道。

姜衍看到老婦人腦海中記憶一下打開,這位不是別人,正是他的奶奶“單玲”。

帝少蜜寵令:嬌妻,休想逃! ,叩拜道:孫兒姜衍見過奶奶。

老婦人手中的水平“咣噹”一聲掉落,淚水滿滿的流到地面。

而正在咳嗦的老者也走了出來,看着眼前的一幕,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真的是衍兒嗎?”老者顫巍巍的說道。

姜衍再次叩首:衍兒見過爺爺。

二老好像從乾枯的秋天,再次進入春天一樣,顫巍巍的扶着姜衍。

打量着姜衍,仔細的辨認。

二老此刻哭的好像一個淚人一樣,他們的心說不出來的五味雜陳。 至尊兵王在都市 ,顫顫巍巍的手抖動着。

“真是衍兒,真是衍兒。哈哈,我們姜家沒有絕後!”姜盛仁高興的喊道。

“這位是?”單玲問道姜衍。

“哈哈,忘介紹了,這位是我岳父,天香城萬家,萬雲”姜衍介紹道。

兩老好像聽到什麼驚天祕密一樣的看着姜衍和萬雲。

“萬雲見過親家公婆”萬雲行禮道。

“好,好好,家裏太破舊,沒地方招待您。”單玲連忙說道。

姜衍隨手從系統商場拿出一套高檔的沙發茶几出來,就放在大院當中。

萬雲也是被震驚住,這女婿可真厲害,這樣的東西都能弄出來?

姜衍趕緊扶着二老坐下。

“衍兒你父母現在可好?國主是否是你父母的?”姜盛仁問道。

“父母已經不在了,而且洛神國已經被我滅了。”姜衍說道。

姜盛仁聽到後手顫巍巍的握緊。

然後姜衍就將滄月大陸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邊,當老二聽後也是很詫異,沒想到發生這麼多事情。

“爺爺,奶奶,你們的修爲怎麼沒了?”姜衍好奇的問道。

“唉,信錯人的結果,我們倆還以爲這輩子也見不到你了,沒想到老天開眼啊。”姜盛仁嘆息道。


“到底怎麼回事?”姜衍接着問道。

姜盛仁看向單玲,然後說道:200多年前,我帶着你奶奶來到這裏,因爲天都府給了我一封密函,說是舉辦一場大陸爭霸。只要是化神期修士都可以參加,沒想到一切都是一個圈套,他們只是爲了收集天下的高階功法玉髓,纔將這些人騙到這裏來的,我修煉的太遊步,其實那功法只是我年輕的時候,在一個山外山中獲得的傳承,所以他們才注意到的。結果被我發現此事,他們就將我困在天都府,150年後也就是你父親出生,他們才讓你奶奶帶着你父親離開,我用了一種巧妙的方式,將太遊步煉化成兩個水晶,單獨看就是一部佛經,我也囑咐你奶奶,不將將我尚在的消息告訴外人,所以很多人都以爲我失蹤了。

姜衍這才把所有的故事串聯起來,沒想到,這天都學院竟然是這樣的地方,如果不是玄黃玉中有自己爺爺和奶奶的影像,那也不會知道這些祕密。

“爺爺,你的修爲也是讓他們廢除的嗎?”姜衍問到。

“是我自己廢除的,只有這樣才能保護你們一家的安全。”姜盛仁說道。

姜衍此刻的心就像針扎一樣,雖然自己屬於地球,但是身體還是這裏的人。

“衍兒我問你,太遊步修煉到幾重了?”姜盛仁問道。

“哈哈,這個問題,等會你就知道,我這次來,就是接您二老的。”姜衍笑着說道。

“我和你奶奶,這輩子也就打算這樣過去了,能看到你就行,我們也就知足”姜盛仁滿意的說道。

“爺爺你和奶奶放心吧,你們的修爲可以恢復,而且比以前更強!”姜衍保證道。

兩老都沒明白怎麼回事的時候,突然姜衍站了起來,看向天空。

“爺爺奶奶,你們先等一下,我去去就回。”姜衍說着就消失在三人前面。

萬雲也看向天空,他這時才知道,有兩個人在窺視着他們。

秦成剛和秦成玉剛飛到姜家上空,本想探查一番,突然一道身影在二人面前出現。

“喲,你們是哪的人啊?來這做什麼的?”姜衍微笑的問道。

“原來是一個毛頭小子,才渡劫期就敢和我們這樣說話?”秦成玉說道。

姜衍可不是慣孩子的人,一拳直接衝向秦成玉。


“轟”的一聲,秦成玉和秦城剛瞪着眼睛看向姜衍。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裝X值10點

叮~恭喜宿主裝X成功,獲得裝X值10點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