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上次我變魔王的時候,流風曾經刺激我:“雨勁!我從來沒有勝過你,但我可以戰勝自己,如果你在這裏輸給了自己,你就是我永遠的敵人……”

其實當時變身成爲惡魔,就是因爲受了他這句話的感染,才讓我產生了最後的勇氣……和流風相交時間不長,但他卻是我在這個世界裏最早認識的朋友之一。我倆之間總是矛盾存在,最早是爲小雅爭風吃醋,後來是因爲立場不同——我去了聯盟,他則每天和聯盟的士兵兵戎相見。或許在他心裏,我是幽暗城的叛徒。後來麗莎和雷諾被他下令殺害,我倆的關係徹底陷入到了僵局。

然而,即便是這樣對立的關係,我還是在心底把他當朋友看。不久,殘舊不堪的塔倫米爾映入眼簾。

小鎮陳舊的圍牆上滿是戰火留下的印記。守軍把頭壓得很低——這些守門的士兵都是靈魂級別55級的高級別士兵。由此也可看出塔倫米爾戰略上的重要性。

自己長得像人族,爲了避免誤會,我還未接近那些守軍就扯起嗓門大喊:“在下蕭雨勁!有事要見你們老大!”

雖然不清楚他們老大是誰,但幽暗城中稍有地位的人也都知道我是大統領的義子。

果然,這些守軍一聽我是蕭雨勁,馬上行禮道:“歡迎長官視察!”隨後,就把我請入了鎮內。

村民早就被疏散了。鎮裏的民宅全部被改造成了軍人的宿營。小鎮廣場中央,是一口大鍋,鍋裏煮着食物。一個淒涼的人影在大鍋旁邊坐着,他的着裝與衆不同,用魔紋布做成紫色長袍,上面繡刻着極爲複雜的花紋,從衣裝上發出的淡淡的紫光來看,是少見的極品裝備。而紅色鑲邊裹着三行金線,則表明了此人的身份——將軍。


已經是將軍了啊,空垂着的一段袖子表明那人正是流風。

流風的左臂在以前的戰役中失去,此時他坐在地上,不知想些什麼,連我走到他身旁都沒有發現。

近距離下俯視,只見他眼中無光,即使是深藍色的那顆眼睛也變得黯淡。癡癡呆呆的盯向某處。我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他也毫無反應,彷彿失去靈魂一般。

“喂!流風!是我!”我在他耳邊喊道:“是我啊!蕭雨勁!”

這麼大聲的呼喊,他卻無動於衷,連眼皮都不曾眨一眨。

“流風!怎麼了!要死啦!老朋友來了你裝什麼深沉啊!”我有些生氣,推了他一把,他順着我的力道歪倒在地上,躺在地上還是一動不動……

這下可嚇到我了,我隨便拉了個士兵問道:“這是怎麼回事?流風怎麼了?”

那士兵嘆道:“將軍已經這樣兩天了……他是因爲……”說着,低下了頭。

“因爲啥?”

士兵搖頭不語,我怒道:“靠!因爲啥你快點說!是軍人就別膩歪!”

“首席牧師……莉若雅前天……被矮人族的準山丘之王給……”

聽到這個消息,心臟彷彿瞬間停止了跳動……

小雅她……“小雅她怎麼了!!”我狠命的搖着士兵的肩膀,不相信一切都是真的……

“她被準山丘之王的風暴之錘擊中了頭部……當場……當場……斃命……”士兵說完後,沉痛的低下了頭。我呆呆的站在廣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噩耗……小雅……怎麼會死呢……小雅……啊啊啊啊啊!!!!

黑色纏繞在我的軀體,久違的感覺啊……我能感覺到暗黑真氣從心中不斷涌出,開始在我全身圍繞。小雅,我在這個世界認識的第一個人……就這樣香消玉損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雨勁大人!你怎麼了 ?你沒事吧!”

我冷冷的問道:“準矮人王呢?”

“被流風將軍殺死了,矮人族震怒,說是今天要平掉塔倫米爾。現在流風將軍這個樣子,我們……”

“那正好。我讓他們血債血償!”說完,黑氣暴漲,將我整個身體裹入黑暗。幾分鐘後,我失去了對身體的操控權——我把肉體讓給了魔王。

“怎麼?讓老子出來透氣了麼?”魔王佔據了身體,噱笑的問我。

此時,我接替了魔王的位置,坐在了曾經關押魔王的命運空間,咬着牙,冷冷的回答:“我不管,替我報仇。”

“哼,無聊。想報仇自己報去。”說完魔王重新回到了命運房間,把我從命運空間裏扔了出去。和我長的一模一樣魔王罵道:“傻b。魔王有一個就夠了。不需要倆個。”說完他又開始沉睡。

只是一個瞬間,我從魔王化到重新取得身體的所有權。

黑氣被緩緩吸收到了丹田,我感覺到腦子清醒了些,想到自己是來勸合的,剛纔卻因爲小雅的死差點迷失了心性……

“你剛纔說什麼?聯盟下午對塔倫米爾發動總攻?”恢復了理智,我在心底給自己希望,沒關係,雷諾麗莎都可以被複活,只要再找到麥迪文,讓他幫我復活小雅就好了。

士兵看的眼神透露着恐懼,顯然他被我剛纔的魔王化給嚇到了,我很感謝心裏另外一個自己,這次他竟然保持着冷靜,也沒有趁此機會搶佔肉體。

我見士兵不回答,於是嘆了口氣,正色道:“流風將軍迷失心性,從現在起,由我接替流風最高指揮官的地位。現在,聽命!把所有知道的事都告訴我 !”

士兵一敬禮,報道:“聽命!戰爭開始時是在……”

半個消失後,我總算將事件的來龍去脈瞭解透徹,大抵跟小雪昨天告訴我的一致,只是其中多出了小雅死亡的這一環節。準矮人王擲來的風暴之錘把小雅的頭徹底打碎,世界法則對心臟和腦死亡的人不起任何作用,肉體上受到致命打擊就無法復活,除非是麥迪文的那種製造肉體召喚靈魂的法術纔可逆天。

只要還有復活小雅的方法,就不該那麼絕望。眼下最棘手的是最多今天結束之前,南海鎮就會向塔倫米爾發動總攻……

要怎樣抵擋啊……我陷入了沉思。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鐵着臉,嚴肅的掃視了一下塔倫米爾的士兵。

總共有七十六人,靈魂級別在30-60不等。

“下午,南海鎮那會對我們發動總攻。需要做的就是防守。”我這麼說着,把希望者之劍拿了出來,向天一舉:“誓死保衛塔倫米爾!”

士兵們齊聲高呼:“誓死保衛塔倫米爾!!”

我將士兵們按照靈魂級別高低平均分成了三個小隊,吩咐他們守在塔倫米爾的東南西三個方向。每個小隊裏都安排的有獵人職業——這種職業可以安放各種陷阱,能有效地防止敵人突擊或者偷襲。

“行動!”我一聲令下,三個小隊的人馬就紛紛向着塔倫米爾的三個門衝去。城中剩下的士兵不多,都是些受了傷的。我囑咐他們照顧好流風,自己則開啓水之要素,直奔南邊的大門。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我明白,流風手底下的這七十六人絕對抵擋不住矮人和人類聯合大軍的攻勢,最多可以拖延一些時間。

想要救塔倫米爾,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圍魏救趙。我時間有限,如果不能在兩個小時之內以一人之力將南海鎮攻破。那麼聯盟部落的戰爭就會正式打響,部落是不會允許自己的邊防鎮被佔領的。到時候一切會變得更加不可收拾。

用水之要素加成木之要素,遠遠的通知了在河邊休憩的獅鷲,一會工夫,這長着獅身獅頭鳥嘴鳥翅的大傢伙就飛到我面前。


騎上獅鷲,我用木之要素下令:“趕緊的!向南飛!”


獅鷲似乎能感受到我內心的焦急,卯足力氣拼命的扇動巨翅。對流而來的冷風把我的頭髮吹的亂七八糟,臉皮都被吹起了褶子。我儘量把頭壓在獅鷲的頸鬃裏,閉目養神。

學會木之要素後,我可以使用水之要素來加成木之要素,又可以用加成過的木之要素來加成火之要素。這種輔助而來的加成不但可以讓我同時開啓三種要素的能力,更能讓被加成要素的效果大幅度提升。被二段加成的火之要素一旦開啓,強大的攻擊力可以瞬間將火焰提升至百萬度的高溫……在這種溫度下,世間萬物都會被瞬間蒸發成氣體……

然而,我卻不可以經常使用這種加成……我的靈魂能量,魔法能量和真氣容量不足以提供三種要素所帶來的增幅效果。開啓水之要素後再開啓木之要素的狀態,我只能維持不到5分鐘就會能量告罄。如果在此基礎上開啓火之要素……只需要短短几秒鐘,能量就會被徹底抽乾。

強大的毀滅力只有在最危急的時刻才能使用啊……二段增幅的火之要素成爲了新的壓箱底的技能。

用地劫浩天波和核融彈來解決就好了,實在不行,我還有自創必殺——宇宙壓檯面呢。

想到這兒,獅鷲已經飛到了聯盟陣地南海鎮的上空了。前方盤旋着一些獅鷲,這讓我心中一寒:我日!聯盟還真是肯下血本,連空中力量都指派過來了……

人族的獅鷲騎士團,幾乎是所有地面部隊的噩夢,每個獅鷲騎士都配備由兩把風暴之錘,是由鐵爐堡高級工匠親自打造,投擲出去帶有強大的魔法脅迫力,並且投擲出去後能自動回收到主人手中……

小雅就是死在風暴之錘下……我咬了咬牙,如果戰場上有這些部隊的出現,我那七十六個士兵肯定頃刻就會敗北。

由不得我多想,那些獅鷲騎士發現了我的存在,駕着獅鷲迅速飛到我身邊,爲首的一個騎士喊道:“你是誰?是我們獅鷲騎士團的麼?怎麼這會纔來?”

我轉念一想,對啊?!我騎的是獅鷲,自己本身又很像人族,於是咳嗽了一聲,說道:“我是被指派過來當你們隊長的人。”

“胡說!我們的隊長是……”其中一個獅鷲騎士暴躁的說着,卻被我瞬間拿希望者架到脖子上,一股寒氣直逼他的頸動脈,我握着劍柄都能感覺到他動脈的跳動——只需輕輕再加一把力,一道血劍就會頃刻間射出……

“我不喜歡多嘴的手下,我的獅鷲比你們的都強,我的實力更不是你們可以比擬。不聽命令的士兵,我會選擇殺死。然後單獨執行任務。”**威脅加專業忽悠,冰冷眼神加肅殺語氣,使得幾個獅鷲戰士都不敢說話了。

“很好,現在我發佈命令……聯盟暴風城接到線報,我們南海鎮混入了奸細,現在就在南海鎮內!他們一早就知道我們要在今天對塔倫米爾發動總攻,所以已經準備好趁着南海鎮最虛弱的時候在內部發動進攻,徹底佔領南海鎮。”忽悠我最在行了。

果然,這麼一說完,幾個獅鷲戰士臉色瞬間變得鐵青……爲首的獅鷲戰士敬了個空軍禮,恭敬道:“幸好有你及時通知,否則我們吃了大虧了!隊長,我是原獅鷲騎士團三連二分隊獅鷲騎士隊長,代號雷速,請下達指示。”

“很好,先把你們的代號都報出來!然後跟我一起進攻南海鎮,抓拿奸細!”我裝的像模像樣,引得這些獅鷲騎士信以爲真,紛紛抱出自己的代號。

“雷神!空投手,絕技,空中投擲風暴之錘,有效殺傷範圍80碼!”

“雷雨!空中牧師,絕技,瞬間治療效果,可瞬間治癒獅鷲和騎士中度以上傷害!”

“雷電!空中法師,絕技,閃電系魔法,火焰系魔法,可在空中進行魔法支援和魔法打擊!”

“雷老虎!空中坦克,絕技,吸引敵人火力,抵擋敵人攻擊!空中近身搏鬥”

汗……雷,雷老虎,果然是冤大頭啊……

“雷鋒!空中補給!絕技,分發藥品,執行偵察任務,我的口號是爲人民服務!”

雷鋒同志真偉大……很好很強大。我擦去臉上的汗,已經徹底對這個世界的人物名稱無語了——一個個都是牛b人。


閒話不說,既然是要剿滅奸細,那自然就要拿出雷霆手段。我帶領着這支部隊上演了一幕艾澤拉斯版的珍珠港偷襲事件。

好在整個南海鎮早就把平民撤離,又由於大部隊都去圍攻塔倫米爾了。這使得整個空襲過程沒有任何顧忌。我下令道:“毀滅物資!塔倫米爾的奸細想用傳送門把這些物資偷走,偷不走的會下毒!毀滅建築!這些建築裏安放有塔倫米爾安裝的竊聽裝置!毀滅城牆!我已通知了聯盟大軍,如果他們一會兒到來,有這些城牆阻攔的話,佔領小鎮會變的困難!”

完全是我單方面的胡扯,但聯盟軍人有一個特性,只要是命令,就不需思考,只會無條件服從!


雷神不斷投出風暴之錘把一個個屋頂砸的稀巴爛,稍大一點的房子也只需要四到五錘就頃刻倒塌。

雷雨閒着沒事做,在一旁觀看雷電的表演。

雷電左手閃電右手火球的宛如一挺加特林機關槍,不間歇的把魔法扔向物資儲備倉庫,閃電和火焰將大批物資化爲灰燼。

雷老虎表演着超低空飛行,每次飛經城牆都會猛鑿一錘,強大的空中衝擊力加上他那可怕的臂力把整個城牆轟的千瘡百孔。

雷鋒想去遠處偵查卻被我叫住,讓他去偵察到了真相,我不就露餡了?我吩咐他:“你儘量四處找有沒有我們的同志,如果有就把他們救出來,弄到安全的地方。

原隊長雷速一直不動聲色,他的腰間也別有兩個風暴之錘,從靈魂級別上判斷,六名獅鷲騎士都是六十級。但在實戰經驗上,這個代號雷速的隊長的眼神顯得沉穩而且犀利——他只需瞄向哪個地點,雷神雷電雷老虎就會向哪個方位攻擊,幾乎是最合理也是最有效率的優先攻擊次序……從這點上看,雷速擁有很優秀的領導能力,而我相信,他的實力更是 滿意的看着獅鷲騎士們搞的破壞,原本完好的南海鎮經過不到一個小時的折騰,就變得面目全非。

我滿意的笑着,心中思道:就算手下七十六個士兵全滅,這一仗也算是打平。兩個基地如果都是這樣一片狼藉,光是重新輸送物資,重建基地,也要十天半月,這個時間足夠我調解聯盟部落之間的矛盾了。在衆人之上。 滿意的看着獅鷲騎士們搞的破壞,原本完好的南海鎮經過不到一個小時的折騰,就變得面無全非。我滿意的笑着,心中思道:就算手下七十六個士兵全滅,這一仗也算是打平。兩個基地如果都是這樣一片狼藉,光是重新輸送物資,重建基地,也要十天半月,這個時間足夠我調解聯盟部落之間的矛盾了。

“你變聰明瞭呢。”心底久違的聲音響起,正是女媧!經過了兩天的閉關修煉,她從睡夢中醒來。

“恩,是啊,這次玩的不錯。”我美滋滋的等待着女媧誇我。

“變得冷血了。”女媧的聲音變得沒有感情,我呆呆的問:“爲什麼這麼說?”

“七十六個人爲你拼命爭取時間,你不去救?”女媧指責我道:“草菅人命。”

雖然那七十六人不是我兄弟,可畢竟是接受了我的命令纔去出生入死的。剛纔搞破壞搞的興奮,倒把這點忘了。

我正猶豫着怎麼脫身去救那幫兄弟,雷鋒就偵查回來,獅鷲背上反綁了兩個人。我一愣,卻聽雷鋒說道:“隊長,這兩人很像奸細!”

只聽那兩個被綁的人大喊冤枉。我靈機一動,在心底對女媧說:“乖,釋放詛咒!暗示這兩個人在接下來的一天裏,都要把自己當成部落派聯盟的臥底。恩……而且不能是嘴太嚴那種!”

女媧的詛咒力量具有心理暗示的功效,聽到我下的詛咒,女媧輕輕的回答:“詛咒啓動。”

果然,這些人突然不喊冤枉了,支支吾吾的不肯說話。

我一聲怒喝:“說!你們是不是部落派來的臥底!不說就從天上扔下去。”

“我說我說,我是部落派來的臥底!”,另外一個一見坦白從寬被人搶先,馬上改口道:“我也是我也是,我把什麼都告訴你們!”

我眼皮跳了一下……這嘴也太不嚴了吧?合作態度宛如漢奸遇見皇軍……

雷速隊長對我投來了信服的眼神,我則將計就計:“你們把這些人好好看押!順便審問,我去看看那些攻打塔倫米爾的部隊進行的怎樣了!”

雷速一敬禮, 吩咐手下把兩個“奸細”帶下去,自己則要追隨我一起去,我連忙擺手道:“不用不用,你在這裏應急!我怕事出有變。”

雷速這才放棄和我一起去前線的念頭,和部下們一起離去。我呼了口氣,駕着獅鷲向丘陵森林中飛去。

和我預料的一樣,聯盟的部隊分爲三路大軍分別進軍不同方向,每路人馬配備有人族的光明重甲騎士,矮人族的迫擊炮小隊,高等級戰士和盜賊……

這樣的部隊最是可怕,光明重甲騎士擁有絕對強大的速度優勢,渾身護罩重甲,即便頂着槍林彈雨也能迅速衝入敵人大軍,攪亂陣型。隨後,遠程部隊迫擊炮小隊就會用火炮來重創敵人。高等戰士和盜賊進行衝鋒還是偷襲,都是一把好手。

我大概數了數,每路大軍有二十人一組的重甲騎士,十人一組的迫擊炮小隊,五十高等戰士,二十盜賊……單是一路大軍就有整整一百人,而塔倫米爾用來攔截敵軍的每個小隊只有二十五人……不管是人數還是裝備,都差距太多了!

二十五打一百,能用的戰術只有陷阱——伏擊——遊擊。

如果能用陷阱困住一部分光明重甲騎士的行動,哪麼,就可以用二十五人的兵力去引來剩餘騎士的追擊。在森林戰中,整編的部隊不易行進,這就使得又有高機動力的騎士會隨着追擊而和後面的迫擊炮小隊拉開距離。高等戰士和盜賊介於要保護迫擊炮小隊,所以不會主動出擊。這樣用騷擾吸引的戰士就能分散兵力。隨後,若是三個小隊在整個森林的某一點匯合,就可以集中力量消滅追擊而來的騎士。雖然是遊擊拉鋸戰,但卻是唯一可行的以少勝多的戰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