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能證明他不是殺手吧,不然他爲什麼要陷害自己的隊友?”多肉也開口問。

“隊友也不一定可靠,爲了活命把隊友出賣的人大有人在。”教師又說。

“但殺手之間是不能出賣的,如果蘇傾寒是殺手,那他之前怎麼能說馬國忠是殺手?”老學究又問。

“我想這應該是算是一種欺詐方法,不會被遊戲判定爲背叛。”名偵探說。

“請問法官,這種行爲是否真的算是欺詐方法?”老學究又去問法官。

“哈哈,這點我不能說,你們要自己去判斷才行。”法官搖搖頭,看戲一樣的告訴老學究。大家沒有辦法,只能憑藉感覺去猜測。

“要不要相信蘇傾寒的話,大家可以白天的時候再洗想一想。現在投票已經結束,大家也都散了吧。”法官又開口說。

“無論如何,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夠相信我。如果有人願意與我組隊,請在白天的時候聯繫我。我願意冒這個險,去充當殺手的目標,做大家的擋箭牌!”蘇傾寒最後又說,他打算從安全角度去說服衆人。

於是最後,衆人全部離開了車廂,第三晚正式結束。

藍海辰和江雨煙回到旅館的房間中,立刻將隔壁的徐淵叫過來。

“墨雅的身份已經基本確定了,她是狙擊手!”藍海辰立刻開門見山的說。

“是嘛太好了,那我們就可以將她解救出來,然後一起完成這次的遊戲!”需要聽後十分高興,這說明墨雅不用再跟藍海辰他們鬥個你死我活。

說句實話,以徐淵對自己朋友的瞭解,他真的不覺得墨雅能夠戰勝藍海辰。

“是啊,今晚我們就行動,主要目的就是解救出墨雅。如此一來我們就能知道墨雅究竟經歷了什麼,居然會被人控制了身體。”藍海辰也點頭說。

就在這時,藍海辰和江雨煙的手機突然同時震動起來。三人對望一眼,心裏同時生出一個想法。

“不會又是那個吧,這個遊戲一直以來的奇怪習慣。”江雨煙打開手機,一看之下不由得皺起眉頭。

果然是這樣! 藍海辰和江雨煙打開手機,發現裏面果然有一條遊戲管理方發來的信息。

兩人對視一眼,都知道之前的猜測是正確的,遊戲管理方果然又要在這個時候搞事情。

“打開看看吧,反正無論如何也逃不掉。”藍海辰苦笑一聲無奈的說。他真的不想看這條信息,但沒辦法,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於是兩人打開信息,開始閱讀裏面的內容。

“各位玩家,由於目前已經有超過三名玩家發現了地下區域的入口,因此遊戲管理方決定,將於今晚開啓地下區域。”信息一開始就寫到。

很明顯,所謂的地下區域入口,就是昨晚藍海辰他們殺死聖騎士的地方。

“那個地方就是地下區域的入口?”藍海辰和江雨煙見後都是一驚,這個消息對他們來說可謂十分重要。

要知道他們之所以選擇山城鬼影這個地方,就是因爲在第二輪遊戲中,李陌陌的指引。

當時的李陌陌因爲處於嬰兒狀態,所以只給他們寫下“山城地下區域”這幾個字。

現在竟然得知,聖騎士帶他們到達的那處地點,居然就是地下區域的入口,這怎能不讓藍海辰他們吃驚。

“當時聖騎士想要逃走的時候,我就對那個入口很在意了。後來因爲要調查狙擊手的身份,就暫時將這件事放下。想不到遊戲管理方居然告訴了我答案。”藍海辰心想。

於是他們繼續往下讀。

“入口會在今晚1點鐘準時開放,具體位置會在信息的最後給出。希望各位玩家都準時進入地下區域,五分鐘之內若是無法全員進入,就會被管理方視爲消極遊戲,遊戲將會隨機選擇一名玩家進行懲罰。”

江雨煙和徐淵看到這裏都很奇怪,不太明白爲什麼會有這個時間限制。而且地下區域居然不是立刻就能進入,而是要等到1點鐘後,這也不太正常。

只有藍海辰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房間裏的電視,似乎想明白了什麼。

“地下區域是一個特殊的區域,進入其中的玩家將有機會獲得一個獎勵,那就是所有玩家已經掌握的線索!

但能夠得到獎勵的玩家只有一個,也就是說,大家進入地下區域的目的,就是爲了得到獎勵。”

藍海辰等人看到這裏都不由得心跳加速,獲得所有玩家的線索,這會比之前聖騎士掌握的還要多!

這麼多的線索,裏面就一定有幾條十分關鍵的,到時候獲得線索的一方說不定就能立刻鎖定勝局!

這對於目前還在膠着的雙方來講,無疑是個巨大的誘惑。

“哼,不過想獲得這些線索一定不容易,按照遊戲一貫的尿性,恐怕又要提出什麼奇怪的規則了。”藍海辰冷哼一聲說。

“是啊,看來又要進行一番苦戰了。”江雨煙也點頭說。

第一輪的醫院,第二輪的亂葬崗,這些地方無一例外都給玩家們帶來了巨大的麻煩,所以這一次應該也不會例外。

藍海辰總有種感覺,這個殺人遊戲似乎並不只是爲了進行遊戲這麼簡單。管理方更重視的,似乎是進行遊戲的那些人。

“他們在挑選,挑選一些他們中意的傢伙。至於那些被淘汰的,管理方不會介意將他們全部抹殺!”藍海辰心想。

藍海辰他們繼續閱讀信息。

“遊戲線索會隱藏在地下區域的某處,且每隔十五分鐘位置就會更換一次。想要獲得線索必須同時具備兩種能力:探查與解鎖!

探查能力可以讓玩家知曉線索的位置,並傳送至周圍,但要最終打開線索則需要解鎖能力,兩者必須相互配合纔可以。”

“這麼複雜,看來鬥爭的核心,就在於這兩種能力了。想不到這次遊戲居然會搞這麼一出!”江雨煙看後心想。

“玩家進入地下區域後,遊戲將會把這兩種能力分別分配給警察與殺手。能力可以攜帶在某個人身上,也可以在隊友之間傳遞,但不可以丟棄。

誰能最終同時獲得兩種能力,誰就可以獲得所有線索,取得難以想象的巨大優勢。

所以請各位玩家務必努力,爭取線索的獲得權。”

信息到此爲止,後面就是入口的具體位置,正是藍海辰他們猜測的地方。

“終於得知地下區域的入口,這樣我們就能知道李陌陌到底想告訴我們什麼了。”徐淵看完信息後有些激動的說。

“確實,但最迫切的還是爭奪線索的事。畢竟一旦我們輸了遊戲,得到什麼信息也都沒有用。” 駙馬是個高危職業 江雨煙則說,“而且這信息裏的疑點頗多,很多地方都十分古怪。”

“古怪?”徐淵不明白江雨煙的意思。

“是啊,比如爲什麼要等到一點鐘才能進入地下區域,而且進入時間只有五分鐘。

再就是進入地下區域後,那兩種能力的搶奪方法。明顯就是讓我們明刀明槍的爭。

但你不覺得奇怪嗎,警察和平民怎麼可能爭得過殺手?殺手可是有厲鬼的,而且是每人都有。也就是說警察一方要同時面對三隻厲鬼,這分分鐘就會被碾壓!”江雨煙向徐淵解釋道。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難道遊戲是在算計你們?”徐淵聽後問。

“有可能,至少我覺得遊戲不可能會給我們這麼大的優勢。”江雨煙點頭說。

於是江雨煙和徐淵都看向藍海辰,這個傢伙很可能會有什麼想法,藍海辰見狀得意的笑了一下。

“哈,就知道你小子想明白了!”徐淵一見藍海辰的表情就猜到了結果。

“到底是怎麼回事?”江雨煙也問。

“嘿嘿,其實所有的答案都已經告訴你們了,只是告訴的比較隱祕而已。”藍海辰笑着回答說,“你們等着,我把東林也叫來,咱們一起說。”

於是藍海辰立刻給名偵探打了電話,名偵探一聽藍海辰想明白了細節,立刻趕到了旅館,與藍海辰等人匯合。

“哇,海辰,原來你平時過得這麼幸福啊,都跟江美女住到一起了!”名偵探進門就誇張的說。

“可不,都把我給趕出去了。”徐淵立刻在旁邊接道。 藍海辰聽後嘴角一抽,這兩個傢伙居然在跟他這個隨時會沒命的人計較這些。

“咳咳,你們住嘴啊,給我好好將注意力放到遊戲上來!”藍海辰尷尬的咳了兩聲說,一旁的江雨煙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轉過頭。

“好好好,你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名偵探忙問。

“現在我們的問題主要集中在兩點,第一就是進入地下區域的時間。爲什麼非要延後到一點鐘才能進入,而且只有五分鐘的進入時間。”藍海辰開始向衆人解釋。

“其實這一點很簡單,在沒有這些規定的情況下,或許大家一晚上也進入不了地下區域!”

“爲什麼這麼說?”徐淵不解的問。

“因爲這次少了一個規定,那就是安全時間!”藍海辰說出自己的判斷,“大家回想一下之前經歷過的遊戲,在這種情況下是不是都會有安全時間?”

凌天劍帝 衆人仔細想了想,發現還真的是這樣。

在第一輪遊戲中,有一個小時的安全時間讓衆人集合。第二輪也同樣給出了一個小時,讓大家安全進入亂葬崗。

名偵探雖然沒有經歷過荒山孤村這些,但也大致是一樣的。

“這就是關鍵所在了,進入地下區域的時間只有五分鐘,也就是說大家必定會集中到一起。

在這種情況下,誰知道殺手會什麼時候出手?所以如果你是警察或者平民,你會輕易接近入口嗎?”藍海辰看着衆人問。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這樣,如果這樣的話,那豈不是糟糕了?”名偵探聽後皺眉說。

“所以遊戲纔會給出這一個小時,讓我們想辦法渡過這個難關。否則大家就都有被殺的可能,從這點上來說,所有玩家在進入地下區域前其實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藍海辰笑着說。

“不過我記得你們說過,入口那裏可以隔絕厲鬼不是嗎?

如果大家一開始就在那裏集合,不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我想這也是爲什麼入口會這麼設計。”名偵探又說。

“我倒不這麼覺得。”藍海辰搖搖頭打開了電視,調出島嶼的地圖。

這時地下區域的入口已經可以顯示在地圖上,藍海辰操作着手機,想將自己的位置定在入口外面。

這時一個對話框突然彈出,一段話顯示在上面。

“地下區域入口周圍不能設置爲躲藏地點。”

“什麼?!”

大家都是一驚,居然不能設置!如此一來剛纔的設想便無法成立。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這裏是無法設置的。”藍海辰笑着聳聳肩,“不過這也間接證明了我的猜測。”

“什麼猜測?”徐淵忙問。

“這片區域的作用,這片可以隔絕厲鬼的地方。”藍海辰指着屏幕上的入口說,“既然它不是爲方便進入地下區域而存在的,那又是爲了什麼呢?我可不相信是巧合。”

這當然不可能是巧合,想想那些能夠阻擋厲鬼的牆壁就知道。

“我們先不說這個,其實這點與我們的第二個問題有關,所以我們還是先說第一個。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藍海辰並沒有立刻解釋這個問題。

“那好,我還有一個疑問。殺手也不一定會在一開始就殺人啊? 洪主 畢竟在進入地下區域後,厲鬼是十分重要的爭奪工具。這樣殺手就不會輕易殺人了。”江雨煙想了想說,徐淵在一旁使勁點頭。

“真的是這樣嗎?”看着江雨煙笑道。

“不是嗎?”江雨煙問。

“當然不是,甚至是肯定不是。”藍海辰搖頭說,“這又要回到剛纔那個問題了,爲什麼這裏要被設計成這個樣子!”藍海辰又指向屏幕上的入口。

“難道這是什麼提示不成?”江雨煙疑惑的問。

“對,就是一種提示!”沒想到藍海辰立刻點頭,“再說明白點,這其實是對殺手來說至關重要的一條提示!”

於是接下來,藍海辰將自己的猜測說出,衆人聽後都大吃一驚。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對我們來講就太不利了。”名偵探有些後怕的說,之前居然沒有注意到這種可能性。

“那我們就必須……?”江雨煙也問。

藍海辰點點頭表示同意。

“是必須的!”

“具體要怎麼辦?”名偵探坐直了身子,十分嚴肅的開口問。

“我有一個計劃,既可以達到我們的目的,又能順利進入地下區域。”藍海辰回答說,然後將自己的計劃解釋給衆人聽。

“這樣可以嗎?”名偵探聽後有些擔心的問。

“恐怕也沒有別的辦法了吧,只能一試。”江雨煙也想了想說。

“那我們就這麼辦,能不能成就全靠這個計劃了!”名偵探站起身來,他決定依然相信藍海辰。

“好,那我現在就開始行動。”藍海辰也點頭說。

……………………

同時另一邊,警察們也聚集在一起,商量着第四晚的計劃。

“可惜啊可惜,如果你能早一點想明白殺手的這些計劃的話,那我們就不會吃這麼大的虧了。”蘇傾寒站着看相自己的另一名男性隊友,無不遺憾的說。

“沒辦法,我也不是神仙。昨晚我想明白了殺手想幹什麼,就急忙通知你。但那時候幾已經被算計了。”另一名男性警察嘆了一口氣說。

原來這人在第三晚時竟然憑藉自己的力量,想通了藍海辰的計劃。但很可惜,他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蘇傾寒又看向自己的女性同伴,女性警察別過頭不敢看蘇傾寒。自己與聖騎士合作的事已經敗露,現在的她在這個羣體裏實在很尷尬。

“不過好在咱們這次沒有落後,我已經想明白了地下區域的入口,爲什麼會被設計成這個樣子!”男性警察同樣指着屏幕上的入口說。

“那我們就要提前計劃,時刻防着那些殺手纔可以?”蘇傾寒問。

“是的,如果我沒猜錯,今晚恐怕會有一場惡鬥。恐怕要委屈你了!”男性警察看着蘇傾寒說。

“你放心,我現在已經被發現了身份,想躲肯定是躲不過去的。所以我唯有孤注一擲,用拼死一搏的決心!”蘇傾寒認真的看着同伴說。 男性警察看着蘇傾寒的眼睛,後者好不迴避的對視過去,展現着自己的決心。

不得不說,蘇傾寒確實是個有勇氣的人。若是換一名玩家,此刻恐怕早已嚇得半死,拼命尋求隊友庇護。

但蘇傾寒沒有,非但如此他還利用自己身份被發現這一點,想盡辦法尋找殺手的身份。只憑這一點,他的在隊伍中的可靠程度,就遠超聖騎士。

“是嘛……那好吧,我們就按照那個計劃來!”男性警察最終點點頭,答應了蘇傾寒的要求。

“好,如果順利的話,今晚我們就能找出殺手的身份!”蘇傾寒聽後嚴肅的點點頭,爲了找出藍海辰等人的身份,他已經在拿性命去賭!

……………………

藍海辰等人在確定晚上的行動計劃後,便立刻着手開始行動。他們用了一個上午的時間準備,並在下午2點時正式開始了行動。

沒過多久,所有玩家的手機裏同時收到了一條信息。

“各位,我是本輪遊戲的玩家之一。今晚在進入地下區域前,殺手很有可能會採取行動殺人,不知大家想到應對方法了沒有?

鑑於不按時進入地下區域會受到的懲罰,我已經制定了一個絕對能夠成功進入地下區域的計劃。

如果諸位對此感興趣,請儘快前往島嶼,我已經在那裏將計劃需要的一切準備完畢。”

信息的最後是一個地址,距離地下區域的入口並不太遠。

此時不少玩家都在發愁晚上的事,見到這條信息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

雖然也有人懷疑其中的真僞,但由於現在是白天,殺手無法殺人,所以大家還是決定去看看究竟。說不定這條信息說的是真的呢?

“這是……”蘇傾寒看完信息,有些疑惑的看向自己的隊友。

“哼,這些殺手果然開始行動了!”男性警察冷哼一聲笑着說。

“你說這信息就是殺手發出的?”女性警察吃驚的問到。

“是啊,百分之百是。”男性警察開口說道,“而且我敢肯定,這裏面一定有什麼陰謀!”

“那我們還去不去?”蘇傾寒問。

“去,當然去!殺手的行動與我們料想的一樣,我們如果不去怎麼抓住這些傢伙?”男性警察回答道,“至於這些傢伙的陰謀,我們看過後一定能破解開!”

“好,那我們就過去!”蘇傾寒和女性警察都點頭說。

於是就這樣,所有玩家都開始向島嶼那裏聚集。當他們到達信息裏說的地點時都被驚呆了,這裏居然已經被改造的面目全非!

這是一棟高樓的一樓,空間並不大也不透亮。但就是這有限的空間中,卻出現了四個密封的,用木板做成的小隔間。

這些小隔間面積不大,也就能容納四五個人。並且這些小隔間還被用木板圍起來,隔斷了視線。

就這樣,整個空間就被分成了好幾層,最外圍的木板圍成一個圈,裏面是四個小隔間,各自獨立互不打擾。

“這是什麼地方,爲什麼會是這個樣子?”王叔看着這些隔間吃驚的說。

“這難道就是那個發信息的人準備的?”教師也說道。

組成隔間的木板明顯就是取自島嶼,這座廢棄的島嶼上到處都是類似的東西。發出信息的人處心積慮的做出這些,究竟是爲了什麼?

總裁老公惹不得 藍海辰在人羣中看着衆人的反應,心中暗笑連連。這可是他廢了好大勁準備的,爲的就是今晚的計劃。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