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還在和巴斯霸纏鬥,其他人都冷眼看著,雷星峰淡淡的說道:「誰把他抓住,我就給誰一大桶清水!」

瞬間,幾個人影暴起,撲向那個還在喋喋不休的傢伙。

在米加等人目瞪口呆中,三個人已經將那人死死按住,並且將他捆綁起來,抬到雷星峰身邊,雷星峰看了一眼,說道:「一人一大桶水!」

三人都一樣,拿到大桶水后,就開始狂喝起來,咕咚咕咚的吞咽聲,讓其他人羨慕嫉妒恨,都不由得後悔不迭,剛才就應該出手,而不是袖手旁觀。


那人拚命掙扎,嘴巴也開始不乾不淨的咒罵起來,雷星峰道:「堵上他的嘴巴!」

麻爺恨極了這傢伙,伸手在地上一抓,一把泥土就強行塞入那人的嘴巴,這還不算,他連續抓了幾把泥土繼續塞進去,然後又用一根布帶,將他嘴巴系住,這傢伙就直翻白眼了。

修鍊者不論是身體還是武力都很厲害,那三人用了一種手法,讓他無法動彈,手段相當高明。

可幸福吩咐麻爺繼續,他說道:「一旦有人不按照規矩來,以後絕對不和他交易,不允許進入這裡!」

其中有人說道:「你怎麼阻擋那些道君級高手?」

雷星峰笑道:「你們看好了!」說著他發動的雷殺禁制。


瞬間,無數雷電劈斬下來,將周圍一片土地全部淹沒,雷星峰淡淡道:「我看哪個能夠抵擋!」

當真是霸氣十足。 交易順利進行,一開始麻爺還比較謙虛,換取的東西,用了不少食物和水,慢慢的他琢磨過味來,食物和水可是稀缺物資,所以他不用桶裝水,而是改用瓶裝水,一瓶水就可以換一個相當珍貴的材料,食物也是如此,麵餅和肉,都可以換到不少珍貴的材料。

雷星峰提供了大量的食物和水,足夠他們交易的了,由於雷星峰開啟了禁制殺陣,將所有的人都嚇住了,所以交易並沒有出現意外。

大半天時間,就有幾百人進來交易,將雷星峰帶來大部分食物和水都換走,而雷星峰得到了大批的材料,其中不乏很珍貴的材料,讓雷星峰驚喜的是,還有不少雷系材料,是他現在就可以可以用的。

雷星峰看看差不多了,說道:「今天就到這裡,以後每天就交易半天時間,過時不候!」

禁制開啟,阻擋後面想要進來的交易的修鍊者,雷星峰這才看到剛才被捆綁的傢伙,他還在掙扎,只不過嘴巴里全是泥土,還用帶子系住嘴巴,這個虧吃的有點大。

雷星峰道:「解開他!」

麻爺氣哼哼的過去,解開他的束縛,說道:「起來,別裝死!」

那人一手拉掉嘴上的帶子,呸呸的吐著泥巴,半晌,他說道:「給點水漱漱口!」

麻爺見雷星峰點頭,抬手扔給他一瓶水。

那人就漱了一口水,其他的都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雷星峰道:「再給他一瓶水,另外給他幾塊麵餅,讓他走!」

麻爺完全不理解,他嘀咕道:「給他水和食物幹什麼?來搗亂的傢伙,趕走就算了!」

雷星峰道:「雖然以後不會和他交易,也不許他進來,但這次是我們招人來交易的,他不想按照我們的交易來,那麼就送他出去,給點食物和水,也算我們對得起他了,若是再來搗亂,我會毫不猶豫的殺掉他。」

以禁制大師說出這樣的話,那人倒是服氣,對方只要站在禁制圈中,即使他是道君老祖,也一樣占不到便宜。

那人愣愣的看著雷星峰,半晌,他說道:「我能跟著你混嗎?」

雷星峰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嘴裡無意識的嗯了一聲,才驚訝道:「你說什麼?」

那人道:「我跟你混!」

雷星峰指著自己的鼻子,無語的看著這個狼狽到了極點的道君老祖。

那人使勁點頭。

雷星峰道:「為什麼?」

那人咧嘴笑了,說道:「我收藏的材料早就耗盡了,之所以一開始就胡攪蠻纏,是因為……我根本就沒有材料來換食物和水,如果我離開,雖然不見得餓死,但是絕對不會有好日子過了,乾脆賣身投靠吧,我就是一個大號的材料!」

這回答相當的霸氣。

雷星峰不由得笑了,艾七,麻爺和巴斯霸也忍不住目瞪口呆,接著也跟著雷星峰笑了,這傢伙有點意思。

其實雷星峰也覺得人手不夠,他思索了片刻,權衡了一下,發現沒有什麼壞處,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那人說道:「建一衛,我叫建一衛。」

艾七道:「這名字不好,你叫賤人比較合適。」

建一衛道:「嗯,我小名就叫賤人,你怎麼知道的?」

這次輪到艾七目瞪口呆了,他只能敗退下來,就算他不喜歡這傢伙,但也不得承認,這人皮厚到了極點。

雷星峰道:「賤人,以後你和巴斯霸負責護衛。」既然小名就叫賤人,雷星峰也就無所謂了,其實名字也就是稱呼,無論是建一衛也好,還是賤人也好,他都無所謂。

巴斯霸上前拍了他一下,說道:「我是巴斯霸,既然雷哥同意,那麼以後你聽我的命令。」

建一衛道:「是,巴大人!」

巴斯霸道:「別大人小人的,叫我老巴子就行了,對了,賤人,你怎麼混的那麼慘?連口水都混不到?」

建一衛苦笑道:「如果你是我,估計比我混的更慘,別人陳伙結幫,我就孤家寡人一個,怎麼混?」

雷星峰道:「你是怎麼被判罰到這裡的?」

建一衛道:「得罪了明澤盟總部的一個傢伙,所以被害了,還好是懲戒營,要是死鋒營,我就不在了。」

雷星峰驚訝道:「你是下面門派的人?」

建一衛道:「是啊,我是塔戰門的大長老,哈,有什麼用,還不抵明澤盟總部,一個小小天君的話,就被害到了懲戒營,十八年,哈哈,你看我夠倒霉的吧!」

麻爺道:「難怪了,下面門派的一些老祖,經常搞不清狀況,以為自己是大爺,結果就悲慘了。」

建一衛道:「你們是?」

巴斯霸道:「我們都是明澤盟總部的,別奇怪,總部一樣有爭鬥的。」

艾七道:「如果你也想要到明澤盟總部的話,你眼前就有一個人能幫你哦。」他忍不住開始挑逗對方。

建一衛眼睛一亮,雖然他對明澤盟的做派恨極,可是一聽到有機會進入明澤盟,頓時就激動起來,明澤盟的總部,對於修鍊者而言,那就是最好的地方,進不去的時候,會忍不住的罵,說到底,還不是因為羨慕嫉妒恨。

「誰?」

巴斯霸道:「笨蛋,雷哥是禁制大師,你說誰能夠幫你?」

雷星峰淡淡道:「還在懲戒營中,說這些廢話幹什麼!」

禁制大師!

建一衛可比巴斯霸他們更加知道這個位置的人,地位有多麼的高,一個普通的禁制師,如果去他原來的門派,那絕對是要門中大長老,和其他高層小心伺候的主,一般而言,門派的禁制,都是明澤盟禁制總堂派遣禁制師去布置,對於這些禁制師,沒人敢怠慢,不但禁制材料要門派負責,還要支付一筆材料給禁制師,就算門派不願意,也不敢得罪禁制師。


可眼前這人竟然是禁制大師,建一衛心裡可是相當震撼,他說道:「禁制大師啊!怎麼也到了懲戒營啊!難怪這裡布置了禁制。」他完全無法想象,一個禁制大師被搞到懲戒營中來。

雷星峰道:「別煩這個了,賤人,算了,這名字太難聽了,以後就叫你一衛。」

建一衛急忙點頭道:「雷哥,你隨意好了。」

雷星峰道:「好了,給一衛食物和水,讓他吃飽。」

建一衛坐在桌子邊,開始大吃大喝起來,雷星峰轉身回到自己房間,開啟通道禁制,這時候是不會有人進來的,他立即迴轉鏡之界。

鏡之界的家中院子里,堆滿了各種食物和水,整個鏡之界都動員起來,製作各種乾糧和烤肉,大桶大桶的清水,也一樣堆成小山,雷星峰進來就開始收,很快就將院子里的東西清空,放入輪藏空間中。

院子里只有嗜虎和金大亞在,兩人坐在木棚中,雷星峰收完東西,來到桌邊坐下,說道:「怎麼沒有去修鍊?」

金大亞笑道:「我已經不急著修鍊了,能夠享受生活也不錯。」他深知自己繼續晉級的可能很小了,能夠達到真君級,就可以多活很多年,一輩子忙下來,看著雷星峰的修為突飛猛進,他知道自己沒法比。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鷹叔去哪裡了?」

嗜虎笑道:「他去基地了,籌集一批肉食,很快就會回來。」

兩個生產基地,是鏡之界的食物供給基地,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送一批食物回來,畢竟鏡之界已經縮減食物生產。

金大亞道:「其他人都去挖礦了,原來的環晶礦挖乾淨了,老祖帶著人,直接挖到其他礦脈下,呵呵,正在瘋狂挖掘,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挖出一部分來,聽說是很珍貴的礦。」

嗜虎道:「嗯,應該是道君老祖才能用到的礦。」

雷星峰一喜,說道:「太好了。」

金大亞撇撇嘴道:「好什麼啊,道君老祖級的礦,也就是老祖能用,我們可用不到,就算能用,也只能用一點點。」

雷星峰很嚴肅的說道:「金叔,我在明澤盟,道君老祖級……真的不算什麼,太多了,我現在被搞到了懲戒營中,那裡就有無數的道君老祖,也許在我們秘門是了不得的人物,可是在明澤盟什麼都不算,除非能夠晉級到中級道君,還有點戲,初級道君實在太多了,我們秘門中的人,目標最少也是成為道君老祖,不然真的不行,就算是擁有了鏡之界,也什麼都不是。」

金大亞和嗜虎無語,兩人都是潛力耗盡,用萬年靈液才強行沖關上來,對未來的修行根本就沒有任何信心,別說是道君老祖了,就算是天君也遙不可及。

如果再次用萬年靈液,這個浪費實在太大,給一個有資質的修鍊者服用,作用真的巨大,而給他們服用,效果就差了很多,而且天才靈寶級的東西,非常難得,有一次機會就算祖上顯靈了,還想要再次使用,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半晌,金大亞笑道:「阿峰,別太緊張了,我們還有時間的。」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我回去了,不過,金叔,虎叔,能修鍊就盡量修鍊吧,金叔說的對,我們還有時間,我們有足夠的時間蟄伏。」

金大亞道:「放心吧,阿峰,金叔雖然老了,可還是有點衝勁的。」

雷星峰笑道:「當然,金叔一定是寶刀不老的。」說著他離開了鏡之界,回到血色大陸,他不敢離開太久,這裡是懲戒營,不是明澤盟總部,既然他還想在明澤盟混,就不能太大意。

飛身落下巨石,雷星峰目瞪口呆的看著艾七,巴斯霸,麻爺和建一衛,四人一張桌子,麻將搓的嘩啦啦亂響。

看到雷星峰下來,巴斯霸道:「雷哥,我讓你?」

雷星峰不由得感慨道:「這麼惡劣的環境,你們竟然還有心情打麻將?」

四人身邊,各自一桶水,一個杯子漂在水上,時不時喝上一口,這裡實在太過酷熱了。

艾七笑道:「就是因為有了麻將,我們應該混三年沒有問題,哈哈,要是沒有這玩意,估計我會憋死!」

突然,大陣外有人高聲呼喊:「有人嗎?」

由於防禦大陣開啟,周圍的一切都有點扭曲,外面的人可以看到人影,卻看不清到底有多少人,禁制大陣裡面的人,倒是可以看清楚外面的人。

一百多人,稍稍觀察,一個個灰頭土臉,看上去很狼狽的樣子,不過,雷星峰已經習慣了,這裡沒水沒食物,尤其是沒水,讓所有的人都非常煎熬,別說是梳洗了,就連喝的水都很少,想要光鮮亮麗,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雷星峰扭頭問道:「一衛,他們是什麼人?」

建一衛有點緊張的說道:「督琉,是督琉!懲戒營的一霸!」

雷星峰冷笑一聲,說道:「這傢伙估計是來找事的,嗯,建一衛,你去和他們交涉,如果是來交易的,一次進來一個!若是來尋釁肇事的,就讓他們滾!」

建一衛頓時苦了臉,他可得罪不起督琉,這傢伙就是一個瘋子,手下有兩百多道君老祖,還有上千的天君,在懲戒營算是赫赫有名。

巴斯霸冷笑一聲,說道:「賤人,在這裡可不養白吃白喝的人!」

建一衛站起身來,說道:「好,我去。」

當建一衛來到禁制大陣外面,督琉驚訝道:「賤人!你怎麼在這裡?」

建一衛苦笑一聲說道:「督老大,我家大人說了,如果是來交易,就一個人一個人單獨進去,若是來尋釁肇事的……就滾。」他毫無氣勢的說道,一副我是傳話筒的模樣。

督琉大怒,說道:「你說什麼?讓我滾?」


建一衛也無奈了,他根本就不想得罪這個瘋子,可是雷星峰的話很明確,他也不能不傳達,不然,怎麼才能白吃白喝,他說道:「是我家大人說的。」

督琉道:「一個禁制大師,區區天君,在懲戒營,也敢和我這樣說話?找死是不是?」

雷星峰走到禁制邊緣,淡淡道:「找死?」

督琉道:「你就是賤人嘴裡的大人?小子,這裡不是明澤盟總部,禁制大師也沒有什麼了不起,隨便找個機會就幹掉你了,在懲戒營,死幾個人,實在也不是什麼大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