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冰冷的石門,在這一刻變得更加沉重,彷彿是通往地獄的鬼門關。

沐曉打出一道射光,石門緩緩的打開,迦葉沉吸一口氣,一步走了進去。

「砰!」

緊接著,石門閉合,死死的封鎖。

石廳中,沐曉也感覺的坐下身子來,雙手結印,在他的身後,七根狐尾展露出來。石廳周圍浮現出七顆閃爍著妖異血光的靈石,一道道血色的光束交織在一起,朝著沐曉匯聚而來。

憑空中,出現了一道血色大陣,覆蓋在整個石廳的半空中。

石門閉合,迦葉步入到了一片奇妙的場景之內,這是一片妖異的空間,充滿了血血氣。迦葉一步步向前走,周圍幻想叢生,或是猙獰的惡鬼,或是天界戰神,或是佛界大聖,無數的幻想交織在迦葉的身邊。

迦葉視而不見,就算沒有神眼相助,迦葉也能分得清楚什麼是真實,什麼是虛幻。

一尊強大的戰神出現在迦葉面前,神光綻放,打出滔天神力朝著。但緊接著,這尊強大的戰神立刻支離瓦解,崩碎在迦葉面前,所有的神力在這一刻也消失。

緊接著,迦葉的身後出現一名猙獰的惡魔,張牙舞爪的沖了上來。

但在鄰近到迦葉身體周圍的時候,這名猙獰的惡鬼也煙消雲散。

迦葉知道,這些並不是幻想,而是記憶,這是狐族先祖生前的記憶,他所斬殺的人,他所遇到的種種事情,都會一一呈現出來。

迦葉完全不為所動,這些都是狐族先祖的記憶,完全不關自己鳥事兒。

一幅幅畫面出現在迦葉面前,迦葉屏蔽掉自己的靈覺,步步上前。

我的屬性右手 然而就在這時,一副熟悉的畫面突然出現在迦葉面前,那是……無滅大師!

迦葉立刻釋放出自己的靈覺去捕捉這道身影,這確實是無滅大師,絕對錯不了。

無滅大師此刻就背對著迦葉站著,佛光普照著他的身體,他似是化作了仙佛即將乘風而去。

「狐族先祖果然見過無滅大師,他們肯定有關係。」迦葉暗暗道。

而就在這時,面前的無滅大師突然轉過了頭,原本佛氣凜然的無滅大師,突然變得魔氣洶湧,一瞬間化作了一個魔頭。這幅畫面僅僅是一瞬間,緊接著便支離破碎。

「怎麼會這樣!」迦葉吃了一驚,面前的這幅畫面絕對不是幻象,而是真真實實的發生過的,是狐族先祖真實的記憶。 這一刻,迦葉有點迷茫了,剛才那個真的是無滅大師嗎?那種形態,分明就是魔化后的表現。要知道,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是狐族先祖生前留下的記憶,都是真真實實的發生過的,這麼說來,無滅大師當初曾被魔化過。

迦葉感到極其的頭疼,他感覺連無滅大師都有秘密瞞著自己,這片天地中,每個人似乎隱藏著什麼,迦葉不知道該去相信誰。

繼續向前邁步,不多時,迦葉來到了這片妖異地帶的盡頭。

在一片血紅色的光暈中,迦葉看到了九根猩紅色的狐尾,沒一根狐尾都如同山脈一般巨大,散發著龐然的氣機。

隱隱約約中,迦葉似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牽引著他靠近這九根狐尾。

他知道,這是修鍊上古神法所帶來的感受,因為狐族先祖修鍊的同樣是佛門的上古神法,與自己的《靈山》妙訣如出一轍。

迦葉慢慢靠近,隱約中,面前的九根狐尾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背對著他的男子,這名男子生有一頭妖異的血色長發,在他身後,九根狐尾招展,一股強大的壓迫氣息朝著迦葉迎面撲來。

他知道,這是狐族先祖留下的影像。

當下,迦葉不再羅嗦,他原地盤坐下來,運轉無上妙法,一道道佛光從他的體內散發出來,在頭頂交織成各種各樣的圖案,匯聚在一起。

而這個時候,對面那狐族先祖的虛影似是感受到了什麼,也原地盤坐下來,但他依舊背對著迦葉,他同樣運轉無上妙法,佛門上古神法《大悲經》運轉同樣是一片佛光交織出來。

無形之中,兩股佛光似是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在相互共鳴著。

這一刻,迦葉完全可以感受到狐族先祖所修鍊的上古神法的妙處,這是之前在聖山中無滅大師那裡沒有感受過的。因為這一次,迦葉是直視狐族先祖的力量本源,甚至連《大悲經》妙法運轉的路線都被迦葉所熟識。

兩道佛光相互交織,演化出各種各樣的圖案,宛如兩尊大佛在談論妙法,各種異象紛呈,這片妖異的血色地帶,也被鍍上了一層金黃。

迦葉感悟良多,在這一刻,他的修為突飛猛進。

原本迦葉剛剛突破大神通三階不久,按理說不可能這麼快在尋求突破的。但這一次領悟兩部佛門上古神法,對迦葉的造詣匪淺。隱約中,迦葉似是窺探到了無滅大師所說的三命主魂的概念。

這一刻,迦葉的一縷元神分身顯化出來,與迦葉同樣盤坐在原地,運轉妙法。

邪影分身也飛了出來,站在迦葉的身後,這一次邪影分身上面不再是邪氣凜然,而是被一股佛光普照,充滿了祥和。

邪影分身靜靜的望著迦葉,眼中閃過一抹複雜,最後,邪影分身也盤坐下來,運轉《靈山》妙訣。

三個迦葉共同運轉無上妙法,無形之中,似乎真的理應了三命主魂的概念,致使迦葉修為節節攀升,從大神通三階初期,攀升到了大神通三階大圓滿,直接跳過了中期。

一道道佛光交織在迦葉的身體周圍,襯托的他更像是一位仙佛。

這個時候,在兩股強大的佛光中間,一個妖異的血色大陣浮現出來,這個血色大陣似乎起到了一種引導的作用,他將狐族先祖和迦葉散發出來的氣息全都收斂起來,融入到血色大陣中。

迦葉這一坐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他如同在宇宙中穿梭了無數的光年之久。

漸漸地,迦葉蘇醒過來,他站起身來,望向前方,狐族先祖的身影已經消失了,面前只有一個妖異的血色大陣。

迦葉回頭看了一眼站在身後的元神分身和邪影分身,最後,迦葉將元神分身收回體內,望著邪影分身,臉上突然莫名的閃過一抹複雜。

「唉,看來都是天命的安排,自從我進入你體內那一刻開始,也許都已經註定了。」邪影分身突然說出這樣一句話,而後鑽回了迦葉的體內。

迦葉說不清楚心中是什麼情愫,也是長噓一口氣。

突然,迦葉感覺到了一股莫名的力量,正是他之前所感受到的充滿怨氣的血腥之氣。

那血色大陣詭異的轉動著,這一刻,迦葉看到了一幅令人震驚的畫面。

在一個充滿邪氣的血池中,無數的狐族修士浸泡在裡面,血池中的血水侵蝕著他們的身體,這些狐族修士一個個掙扎著,哀嚎著,想要爬出血池,但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阻隔回來。

最後,所有的狐族修士的生機似乎都被剝奪掉了,他的身體化作了塵埃,灰飛煙滅。

甚至在這些狐族修士中,迦葉還看到了沐風的影子。

「怎麼會這樣!」迦葉難以置信:「沐曉……他究竟想要做什麼,這可是狐族所有的生命啊,就這樣…….」

不知過了多久,終於那血色大陣消失了。

迦葉想也不想的沖了出去,他現在修為突破到了大神通三階大圓滿,實力比之前提升了不止一兩倍。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時間,迦葉就破開了石門,來到了那座石廳之中,可惜沐曉已經不見了蹤影。

迦葉衝出地底,衝出了狐族所在的小天地,終於在海天交接出見到了沐曉。

此時的沐曉氣息大變,他沐浴在一層血光之中,身背後,九根狐尾招展,沐曉一頭血色長發凌亂的飛舞,眸子中似是有宇宙星辰在幻滅,一股滂沱的氣息使得天地都要為之失色,這是半神的氣息。

「沐曉,你做了什麼!」迦葉喝道。

「呵呵呵呵,看樣子你也得到了不少的好處嘛。」沐曉淡淡笑道。

「原來你復活先祖是假,只是想貪圖九尾的力量,而且…….你把整個狐族的生命全都搭了進去,包括你的兒子沐風。」迦葉喝道,並非他悲天憫人,而是這種作法簡直有違人性。

「迦葉師傅,你聽我解釋。」沐芊芊走出來,也許她是狐族之中除了沐曉之外,唯一生還的了。

「你早就知道你父親的作法也不阻止嗎?」迦葉道,他感覺現在有種被利用的感覺。

「讓我來解釋吧。」 契約啞妻 沐曉數道,他走到迦葉的面前,收回身上那股強大的氣機,道:「確實,讓整個狐族的生命全都搭進去,但這都是必然的,這個計劃,從一千年前就已經開始了。不這樣做,先祖的力量根本無法蘇醒,這是需要付出慘重的代價的。現在天下大亂,如果沒有這股力量,狐族也早晚也淪為他人魚肉。」

「如此說來,你搭上了整個狐族的生命,就是為了成全你一人。」迦葉道。

「成全我一人……」沐曉露出一個笑容,道:「這股力量的覺醒,夾在著當初的記憶,先祖的力量確實全都融入到了我一個人的身上,只不過你能確定是我利用了先祖的力量還是先祖借用了我的肉身復活?他的靈魂融入到了我的元神中,換一個說法,我現在就是先祖,而非那個沐曉。」

迦葉認真的聽著,這個說法確實有點道理,兩種記憶,兩種靈魂融合到一起,誰能說明是誰佔有了誰嗎?

沐曉道:「不過還是很感謝你的相助,我狐族的事情,自由我一個人來承擔,不多說了,希望以後再見吧。」沐曉說完,轉身裂開了虛空,帶著沐芊芊走了進去。

「有緣大陸見吧。」沐曉的話從裡面傳出來,虛空裂縫慢慢癒合,沐曉和沐芊芊消失在迦葉的面前。

大陸。

現在禁忌之海消失,整個海域的勢力全都遷移南明大陸。

迦葉知道,接下來的南明大陸不會在那麼平靜了,很有可能會成為未來的戰場。

「是時候了。」迦葉嘆了口氣他也要啟程回返大陸,不過在這之前,他要去黃金族一趟,去找一下太2真人。

太2真人是荒神之子,現在天下大亂的所有原因都和荒神脫不了關係,迦葉要從太2真人那裡知道一些荒神的事迹,他現在很想知道,萬年前荒神到底做了什麼,他的預言又是什麼意思?

三日之後,迦葉找到了黃金族的所在地,這是一個巨大的島嶼,不過當迦葉找到這裡之後,整個島嶼上只有小金聖和數十名黃金族的成員在,黃金王和太2真人早已經離開。

從小金聖口中,迦葉得知太2真人去了南明大陸。

現如今,天下風雲齊聚南明大陸,未來的戰場基本上已經確定,就在南明大陸。

現在迦葉同樣是歸心似箭,他感覺自己未來的道路迷茫,他想要回一趟五指山,去見一見五指山中的那個存在。那裡是他夢開始的地方,一切起源都在五指山中,有些時候,當人在道路上迷茫之時,只要回到起點,也許就能一切明朗起來。

想到這裡,迦葉不再耽誤工夫,直接朝著南明大陸的方向飛去。

從大陸到海域,迦葉已經混跡了多年了的時間,他不知道現在的南明大陸究竟變成了怎麼樣的相貌。 南明大陸,現在已經成了一個多災的地方,當迦葉重新回到這片土地之後,放眼望去,全都是一片狼藉,戰火的硝煙瀰漫到了天地的盡頭,整個天下似乎都籠罩在了戰亂之中。

迦葉漫步在這片狼藉的大地上,他記得,以前這裡是一座繁華的城池,現在已經變成了廢墟,一個生靈都沒有,漫天的怨氣匯聚成陰雲,籠罩在這片天空之中,充滿了陰森,凄慘。

迦葉似乎能聽到凄厲的哀嚎之聲。

他盤坐在虛空中,運轉無上妙法,口誦經文,超度這些瀰漫在天地間的個陰雲。

接下來的幾天,迦葉沒走到一個地方,都能看到八方陰雲匯聚,他不斷的以佛法超度,不知疲倦。但漸漸地,迦葉發現這麼做都是徒勞的,他一個人的力量改變不了這片天地,亦或者是說他改變不了這個天下的命運。

無論他怎麼運轉妙法,無論他怎麼去超度,都會有散不盡的陰雲。

原本秀美的山巒被廢墟所代替,原本繁華的城池成為一片死地,放眼望去,數不盡的蒼涼。

迦葉皺著眉頭看著這一幕,他走遍了許多地方,東域似乎已經變成了廢地,從一些殘留下來的修士口中,迦葉得知整個東域的修士已經全部遷移到北域去了,因為東域之前是大陸修士和海外修士的戰場,連番的惡戰已經讓東域不復存在。

迦葉沒有說什麼,他朝著南域飛去,他現在想要去一趟五指山。

半個月之後,迦葉回到了南域,相比較起來東域,南域受到的迫害還算是小的,但也是到處都是狼藉,至少南域的修士沒有全部遷移北域,還是有不少的門派遺留下來。那些原本的名門大派,此刻也只能苟延殘喘,甚至有許多大派都被海域的福地洞天給佔領了。

迦葉首先去拜訪了一下蒼山,在這裡,迦葉見到了南飛月的師傅,從他口中迦葉得知,南飛月確實回來了一趟,而且進入了蒼山之下。

迦葉回憶起當初進入蒼山之下見到的恐怖一幕,蒼山之下,似乎鎖著一位上古的大魔頭。

從南飛月的師傅口中迦葉得知,南飛月進入蒼山之下后,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告而別,上官雅也失蹤了,並沒有和南飛月在一起。

迦葉皺了皺眉頭,他覺得這件事情有古怪,於是迦葉打算再次深入蒼山之下。

上一次,迦葉是偷偷潛入進去的,不過這一會他是光明正大的進去。

再次深入到蒼山之下的深淵之下,即使不止一次來,迦葉依舊感覺這深淵中的氣息格外懾人,像是被上古大神一劍劈開的。

穿過一條長長的深淵,迦葉再次出現在那片墳地之中。當初迦葉和黑妖偷偷的進來,差點驚動了埋葬在這裡的怨靈,那時候迦葉修為低位,被這股氣息所震撼,不過現在不同,就算是真的有東西從墳墓中爬出來迦葉也不懼。

不過出乎意料,迦葉這次來,這些土墳並沒有出現什麼異動,而且……貌似所有的土墳都被翻開過。

「怎麼回事?」迦葉微微錯愕,他炸開了一座土墳,裡面空空如也,裡面的東西似乎早就從裡面爬出來了。

迦葉一口氣炸開了十幾個土墳,裡面全都是空的,不知怎麼回事。迦葉清楚的記得上次來的時候,這裡面確實有東西存在,而且想要爬出來。

迦葉找到了進入地窟的入口,再次來到當年封印有龍血血池的地方,只不過這次,迦葉所看到的只是一口空池子,裡面的龍血早已經乾枯。

而且在這裡迦葉還看到了……

上官雅的屍體!!!

上官雅死了!

迦葉震驚無比,上官雅一向和南飛月是形影不離的,為何她會死在這裡,而且元神都已經被粉碎了。元神粉碎而不傷害肉身,這絕對不是意外死亡的,而是有人趁其不備,震碎了上官雅的元神。

是誰幹的?

按道理說,有南飛月在旁邊保護她,上官雅不可能這麼輕易的就死掉,也不可能死的這麼突然,連一點打鬥的痕迹都沒有。

迦葉將上官雅的屍體翻了個遍,也沒有找到什麼線索。

至於血池中原本封印的惡魔的心臟,也已經不見了蹤影。

「南飛月……這一切莫非是你做的?你想要幹什麼?」迦葉喃喃低語,他心情複雜的湊夠蒼山之下出來,告別了南飛月的師傅離開,直奔五指山而去。

不過當迦葉穿過了蠻荒古林,來到了這個自己命運的轉折點之後,他再次感覺到心灰意冷,因為…….

五指山不翼而飛!

原地一點痕迹都沒有,五指山似乎從來都沒有出現過,只留下一片空地,而且長滿了旺盛的雜草。

「到底是怎麼回事?」迦葉感覺自己似乎與這個世界隔離了,不知道接下來的一步該往哪走。

渾渾噩噩的離開了蠻荒古林,迦葉不知不覺間來到了瓊仙派,所幸,瓊仙派並沒有被海域勢力吞沒。他在這裡見到蕭寒風,見到秦盛,唯獨不見秦怡的蹤影。秦盛告訴他,自從上次他與秦怡在東海之濱一別之後,秦怡就再也沒有回到瓊仙派。

昔日的朋友不知去向,迦葉感覺這片天地都變得陌生起來,他似乎又進行了一次穿越,出現在另外一個世界中。

「北域…..看來只能走一趟了!」迦葉深吸一口氣,調轉方向,不再在南域這樣漫無目的下去,徑直朝著北域飛去。

北域,這是迦葉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這裡常年飄著鵝毛大雪,每一年幾乎都是在寒冬中度過的。放眼望去,到處都是皚皚白雪的群山,如果不是因為這蕭瑟的寒風,估計也是一片夢幻的場所。

「吼!」

一聲長吼震得群山顫動,白雪散落,數個山頭在這一聲大吼之中崩碎。

迦葉精神為之一振,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當下他想也不想的朝著那一片連綿的群山飛了過去。

半空中,可以看到兩道神光在激烈的碰撞著,一金一黑,每一次碰撞,都會讓周圍無數個山頭塌陷。

金光散去,不是別人,竟然是黃金獅王的兒子,那頭小獅王。

這貨迦葉倒是跟他打過幾回交道,不過真正動手的卻沒幾次。

而另一邊,黑光散去,露出了一名青年的身影,一頭墨黑色的長發飛揚,眼蘊神光,射出兩道逼人的殺意,在這青年的手中握著一桿黑色戰矛,鋒芒畢露,果斷的朝著小獅王殺了過去。

「啊!!!」小獅王大吼一聲,獅吼震天,他雙手交織成一道神通磨盤,朝著那黑髮青年碾壓過去。

「鏘!」

黑髮青年手中的戰矛一挑,直接將那神通磨盤洞穿,而後將其挑飛了出去。

黑髮青年步步上前逼近,黑色戰矛刺出上百道鋒芒,逼得小獅王連連躲閃,但依舊被十幾道鋒芒洞穿了身體,鮮血淋漓。

「算你有種,我父親會找你報酬的。」小獅王大吼一聲,化作一道金光想要遁空逃走。

迦葉就站在不遠處,眼見這一幕,當下一巴掌拍過去,看似平淡無奇的一巴掌,卻把虛空浸滅,將小獅王束縛在裡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