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不行,不能別人看見。”

“精神力沒有人可以看見的。”

小莫挑眉:“不把你送到位置,我一天都不會放心,你還是讓我送吧。”

“你自己身體都沒好呢,別忘記了。”我說,“我還可以在下車之後就用精神力把自己包起來,那樣你都看不見我。”

小莫一句話噎在嘴角,最終無奈:“小童啊小童,你真是……”

我笑道:“行啦,不用說了。 女尊重生之盛寵 先送我回趟家,我收拾一下東西。”

“我想吃小盼姐姐做的飯。”包子忽然說道。

我扭頭看他:“那我們去超市買好你想吃的,再回去怎麼樣?”

“好!”包子特別興奮。

小莫說:“那我呢?”

“你把林宇他們都叫上,晚上來我這吃吧。我這幾天都不在家裏也不好,許盈盈還一直在家呢,我總要回去打聲招呼對吧?”

聽到許盈盈的名字,小莫果然就正經同意了。

(本章完) 包子上手全部是肉類,從一隻肉食動物的選擇來看,真是毫無懸念,不管他是多大的年齡,本能選擇。如果沒有我把關,可能大家今晚就一點綠色都看不到了。

其實我一直都有擔心,就是許盈盈會覺得與我之間漸生隔閡,而且我近期對待許盈盈的態度的確不如之前那麼親近,倒是劉穎,在我知道了她的身份後,我們之間的交集變得更少,可能是蕭晟的交代。

我挺發愁如何應對許盈盈的事情,因爲我本身就不是一個善於掩藏的人。可現在我不僅瞞住了許盈盈關於崇武的事情,還要繼續裝出對她百分之百的信任感,這很難,所以我寧可逃避,也不想去面對。

這與小盼的情況不同,小盼就是一張白紙,而許盈盈原先與我的顏色一樣,現在有了辨別不清的雜質,整個人就朦朧了一層薄薄的霧氣,沒到時候就吹不散看不清。

晚飯前我一直在廚房幫忙,今晚難得大家齊聚熱鬧一番,要準備的東西自然也是很多,許盈盈不用我和小盼提醒,自覺過來搭手,問了她就說是個人自覺。

小盼取笑道:“你可算了吧,是不是今天要來哪個帥哥啊,特意表現?”

許盈盈不置可否,我心中隱隱覺得她是想接近我,我能感覺她的情緒,絕對不是期待什麼另一半和心上人的那種喜悅與羞澀。

許盈盈挑到只有我和她的空蕩,便說:“你是不是直接搬到小莫那邊去住?”

我沒想到她如此開門見山,只好說:“有這個打算,但不是現在。”

“隨便你啦,反正咱們現在住的這裏不是很安全,可是多少也有結界保護着,你要是真想去小莫那裏住,我也沒轍,要不我跟你一起搬過去,我住到樓上。”

“不用的。”

許盈盈說:“什麼不用?我說了要保護你,就要起到保護你的作用啊,現在你長時間不在家,我也不可能一直跟你在一起。當然得想辦法了,你如果準備搬出去,我會陪你一起的。”

我張了張嘴,實在不知道接下來怎麼說。

“怎麼了?不高興還是不喜歡?”許盈盈問。

她的樣子沒有特殊的變化,情緒也是很平淡,隱隱能察覺到緊張,我說:“我想過去住是一方面,主要還是一個人更好。”

“一個人更好?那你要是記憶突然出問題怎麼辦?哦對,樓下就是小莫。小莫和蕭晟都是男人,你一個女孩子住過去,是想讓他們倆都打起來嗎。”

我無言以對,蕭晟這時在心底說道:“把事情推到小莫身上,就說是小莫執意這麼做,你也不知道爲什麼。”

“主要是小莫提出來的,希望我過去住。”話點到爲止,我也沒有欺瞞她,小莫的確這麼說過,而且一直都希望我能搬過去,關於這一點,許盈盈也是心知肚明的。

“誰懂那個狐狸安的什麼心,算了,你只要搬過去了,我就去那個樓找其他地方住,總之不能讓你一個人,羊入虎口的道理懂不懂?太危險了。”

我暫時中斷這個話題,許盈盈看樣子是心

意已決,想阻止她很難,蕭晟聽到她回答後,也沒有再提醒我說什麼,於是正常處理菜樣,交給小盼來做。

一頓飯折騰了有兩個小時,小莫他們四個人來的時候,剛好可以坐倒開吃。林宇帶了兩瓶葡萄酒,今晚不醉不歸。

我還記着明天要去東安寺的,當然不會喝多,小包子渾水摸魚想蹭一口,被我立刻發現,掐斷了火頭,他就懨懨地趴在桌邊不開心。

小莫瞥了他一眼,伸手過去摸頭,還小小聲的說:“想喝回去給你嚐嚐。”

包子的眼睛裏立刻又燃起火焰,我無奈地勸小莫:“他還小。”

小莫衝我眨了眨眼:“他可不小了,算時間比你還大。”

都市極品小醫皇 我無語,事實就是這樣,包子可是有50年的計齡。

許盈盈坐在我旁邊,聽到我們這段對話,笑道:“你就是這樣,時間一長就會習慣於對方的表面,忘了他們的本質呢。”

許盈盈的聲音不大,剛好能夠被我和小莫聽到。其他人在聊些別的,比如小盼忙着給林宇大利科普電視劇,順便還想拉白子晗入夥,當然那是不可能。

小莫和我都能聽出來,許盈盈話裏有話。

“我可是經常用本身在小童面前刷存在感,你信不信現在給小童一支筆她就能畫出我的本身樣子?還有我家甜品店的店名,我可是從來沒隱藏過,可惜人們不相信。”小莫聳肩。

許盈盈說:“那就是你們狡猾的地方。”

小莫表示:我狡猾,我驕傲。

小盼忽然望過來:“說起來,小包子要去拍戲了吧?”

我慶幸有人轉移話題,立刻說:“包子昨天開始就在拍戲了,接下來還會去拍幾天。”

“哦哦!和誰一起?”

我笑道:“張慶寒,你的慶寒歐巴,而且是直接的對手戲哦,整天都待在一起。”

小盼大叫一聲:“啊!小童你都不帶我去!”

“劇組不允許帶其他人啊,你等我問問看,給你申請一下,下次帶你去。”

小盼對我哼一聲,轉爲討好包子:“小包子,你每天都能見到張慶寒哥哥嗎?”

包子皺起臉:“能,他好凶。”

我替他解釋說:“戲裏面的要求而已,一開始要張慶寒態度兇兇的對包子說話,所以包子有點陰影。”

“誒?小包子你放心,慶寒哥哥特別溫柔的。”

包子撇嘴:“嗯……還行吧。”

我知道他一定是想吐槽根本不是那麼回事,好在他還記得有些話不能在這裏亂說。

小盼再次看向我:“先說好,什麼時候能帶我去劇組,這次可不讓你了。”

“這個……我也說不好啊,你得讓我找機會和那邊的助理商量商量。”

“哎呀,你說我也是小包子的監護人不就行了?”

“怎麼可能?劇組哪有那麼隨便,我和小莫是監護人的身份早就上報到劇組備案了。突然帶去一個陌生面孔怎麼可以呢,小盼,要不,我再給你帶個錄像?”

小盼不開心。

小包子插嘴道:“讓慶寒哥哥請小盼姐姐吃飯!”

我瞪大眼睛,想起來以前張慶寒也說過,不如就用這個方法吧。

小盼的臉蹭一下紅了:“吃、吃飯?不行吧,不行不行,哎呀要是被拍到了怎麼辦,在男神面前吃飯,想想都不行。”

“那你到底是見還是不見?吃飯可是比在劇場看到的福利大多了。而且我們都會在場,你不用不好意思吧。”

小盼暢想了一會,我能明顯感受到她的情緒在起伏跌宕。

大利說:“能跟偶像吃飯,很好啊!我還想和貝克漢姆吃飯呢,結果連張合影都沒有,別說合影,簽名都沒,哈哈哈。”

小盼說:“嘿嘿,我有張慶寒的好多簽名照,以前還去劇組見過他本人,他還給我單獨錄像過,嘖嘖,真好。”

“所以說你是真愛啊,帶你和張慶寒吃飯,願不願意一句話。”我說。

“願意!”

許盈盈吐槽:“怎麼跟要嫁人似的。”

我摸着下巴:“要不,撮合你們倆談戀愛吧。”

小盼差點羞地不理我,然後還期待着問這問那。

大家坐在一起聊了好一會才散場回去,走在路上我不禁問小莫:“許盈盈說她要跟我一起搬過來,我怎麼勸都沒有用。”

“嗯?她住過來幹嘛?”

“說是要保護我,你知道的,許盈盈一開始修行者的身份暴露就是爲了保護我。”

“這跟住哪有關係嗎?你住我這裏更安全啊。”

我說:“許盈盈就是擔心這一點,她對你們都不太信任。”

“呵,我還不信任她呢。怎麼就要莫名其妙的保護你了,有名頭嗎?”

“以前她說是受我父母的委託。”

小莫冷哼,白子晗在旁邊說道:“這件事可能會有些複雜了吧,許盈盈師姐以前離開師門的時候和現在的性格變化很大,我也分不太清楚。”

“她的事情再說吧,反正我會直接拒絕她的入住。”

“許盈盈要住在樓上,只要有空房她就會住進來。”

小莫說:“如果能的話,我根本都不想讓她靠近鮮奶吧一公里之內。”

我警覺地問:“你和蕭晟是不是已經懷疑了她什麼?隔到一公里之外的目標,只有鬼域和鬼界,你們懷疑她和其中一個有關係是嗎?”

小莫結巴了一瞬。

“蕭晟一直懷疑許盈盈這我知道,那天蕭晟單獨和你談的內容我雖然不知道,可是能感覺出你們對待別人的態度發生了變化,尤其是許盈盈,你對許盈盈是完全的戒備和敵意。”

小莫挑眉,無奈地表情爬上了臉:“啊,精神力這個能力還真是麻煩啊。”

小莫環視一週,對我們說:“我們懷疑許盈盈是鬼域的。”

大利不理解,林宇和白子晗都是挺驚訝,我就更不用說,簡直不敢相信。

許盈盈,是鬼域的人?這個信息的衝擊力太大了。

(本章完) 原來蕭晟和小莫懷疑許盈盈是鬼域的人,鬼域……許盈盈?這可能嗎?許盈盈一直在我身邊,我們相處了大半年,她有無數次可以要我的性命,但從來都是在保護我,起碼我看到的是這樣。

小莫說:“就拿你親身父母那件事來說,當時第一時間知道你找到他們的只有我、許盈盈、蕭晟,但是當天晚上你的父母就遇害了。這已經是最明顯的了,出問題的只可能是我和許盈盈,那麼,你選擇誰?”

忽然把這種問題拋給我,我也很難做啊。但是那一瞬間,我的第一反應是相信小莫,我擡起眼看着他:“我信你。”

小莫雙手一攤:“那不就結了,問題很清楚了,許盈盈知道你父母的事情後,立刻給鬼域發了通知,於是他們就去滅口。你還能想起來當時具體的經過嗎?還有許盈盈一些奇怪的舉動,奇怪的話之類的。”

我搖搖頭:“我想不出她有什麼地方古怪。”

“是你不願意去想。”小莫說,“算了,今晚這麼晚了,你明天也要早起,大家都上樓睡吧。”

我沒有什麼精神地走上樓梯,白子晗在我旁邊,她說:“人在忽然獲得某些信息的時候,反而會因爲刺激想不起來曾經的事情,這很正常。”

“嗯……”

“他們一開始沒有告訴你懷疑,也是擔心你會像現在這樣,估計他們是找到了證據。”

我看向白子晗:“也就是說,他們還有事情沒有跟我講,有更多的祕密。”

“祕密知道與否,不一定那麼重要,有時候只知道一個結論反而會輕鬆很多。”

白子晗向我道了晚安,我回到臥室心不在焉地解決當晚的直播後,爬到牀上就想睡覺,可思想控制不住地去回憶許盈盈的一幕幕,感覺始終得不到一個滿意的解釋。

蕭晟說:“給你的最好解釋,就是不解釋,我之前說過有了證據就會告訴你,現在莫狐狸把這個懷疑告訴了你,但是證據我還沒有抓到多少,一切都是我的推論,你可以選擇相信,也可以選擇不信,我還是那句話,和許盈盈保持距離。”

“我明白你們的意思,只是情感上一時無法接受。”我說。

“不,你其實早就接受了,我想以你的敏感,一開始就發覺了不對勁,只是不想承認,拒絕看清,而且再次之前,我也和你陸陸續續提過很多次。你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對許盈盈的態度發生了質的改變,你已經把她放到對立面上去觀察了。”

蕭晟的話直接而露骨,讓我無處遁逃。仔細想來,何嘗不是呢。

“你這麼一說,我覺得自己真是很卑鄙,明明一直懷疑着許盈盈,還把她當朋友……”

蕭晟怒而打斷我的話:“你覺得自己卑鄙?那利用友情從一開始就潛伏在你身邊的許盈盈是什麼?不要妄自菲薄,你怎麼從來都是這個樣子!”

我愣愣地擡頭看他:“什麼樣?”

“你自己知道!”蕭晟調整了一下情緒,“快睡吧,如果睡不着就去幻境。”

最終

我還是在臥室裏實打實地睡着了,早上被鬧鐘吵醒,掙扎了片刻爬起來,想繼續鑽進溫暖的牀鋪窩着。

我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再怎麼無奈還是要起,洗漱換衣服,再把要帶的東西裝箱子,我拎着東西下樓時,白子晗都還沒有起。

小莫已經在樓下等我了,旁邊趴着睡在他懷裏的一團小狐狸。

他努努嘴,示意我吃桌子上的早餐,我走過去坐下:“小包子還沒醒吧。”

小莫說:“沒事,他在哪都能睡着,待會你抱着他好了。先把早餐吃了,那邊估計味道就一般化了,三天內,需要什麼打電話給我,我可以隨叫隨到的。”

我笑着吃完早餐,接過睡得迷糊的包子,坐進車裏。

“我們出了範圍,就解除結界,昨晚把車藏了一晚上,省得哪裏的眼睛看到。”

結界精神力齊上陣,讓汽車整個隱形,小莫緩慢地繞路開了半小時,確定真的沒有跟蹤,才加快了速度,即使到達東安寺附近,他也沒有把車開進去,而是放到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停好,和我走着過去,這段路我就用的屏障包圍,小莫幫我拉着拖箱,包子在我懷中抖了一下徐徐擡起頭:“到哪了?”

我摸摸他的頭:“困就再睡會,你今天要去劇組呢。”

包子打了個大大的哈欠:“好……小童你走的時候,叫醒我。”

小莫呵呵兩聲:“纔不叫你。”

這邊已經又睡着了。

小莫真是把我送到了東安寺的門口才離開,我解除屏障,敲了敲門。開門的還是那個小沙彌,我笑着對他點了點頭,他將我讓進院中,關好門。

“大師傅在廂房裏等着了,他交代過我,我先帶你去放行李,就在你住的位置。”

“好,辛苦你了。”

我住在東邊的一間廂房,這裏打掃的很乾淨,而且牀上是鋪好的軟和的褥子被子,屋裏是木頭的清香,整個家居古色古香。

放下東西,我便直接去找崇武師傅了,來過太多次,不需要小沙彌帶路。

崇武師傅在院中練着拳,我站到旁邊看着,直到他打完一整套。

“來了。”崇武師傅淡淡地說。

我笑着點頭:“嗯!”

每次在東安寺這樣的環境中見到崇武師傅,都有一種錯覺,師傅永遠屬於這裏。這和在城市中不同,師傅並不適合城市的生活,看着總有一種違和感。

“崇武師傅,我在來之前包括現在也感覺很緊張,我不知道拜師的流程。”我說。

崇武笑了:“其實,我也不知道需要什麼流程呢。”

“誒?”

“我以前拜入師門那是曾經的師門了,可現在我不屬於那個師門,收徒弟又要怎麼收呢?算起來,你跟着我,就是以前常說的旁門左道邪魔外道。你真的不後悔?”

“旁門左道和邪魔外道又有什麼關係,名門正派也不一定都是正人君子。”我說。

崇武說:“你這話聽起來就像小說裏摘出來的。”

“電視劇上都這麼說。”

“這個世界目前就我所瞭解到的,會精神力的只有我和你兩個,以後應該還會出現,現在也可能在其他地方存在這樣的人。只希望不要被鬼界和鬼域的人找到,做你的師傅可能還是要走一些流程,跟我上山,我會帶你看一些之前沒有教過你的事。”

“那,我現在可以叫你師傅了嗎?”

“還不行,等等到上山你在正式拜師。”

我有些疑惑,但還是跟着崇武師傅一起走。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