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塊陰影又出現了,在陽光下看着分外的清晰。

一隻輪廓鮮明的鳥兒,一彎新月。

我正在疑惑中,朱老師的車已經開到了我的面前,後座的窗玻璃被放下,孫莉探頭出來對我招手:“快上車,趁着太陽還沒有很大,早點出發比較涼快!”

副駕駛上是楚月老師,我笑着打招呼,然後上車坐在了孫莉的旁邊。

朱老師打開了導航,然後我們朝着郊區開去。

一路上經過了城市的繁華和熱鬧,漸漸的道路變得寬廣起來,路邊上的植物也長得更加茂盛,空氣也好像清新了許多。

“劉茵,你有多久沒有見到父母了?”楚月老師畢竟是女孩,問的問題也很家常。

我想了想:“學期中的時候我媽回來給外婆過生日見過一次,後來就沒有了。”

“那你放暑假了怎麼沒有去農場呢?”

我還沒有說話,孫莉就插嘴道:“因爲劉茵的父母馬上就要過結婚紀念日了,她想要打工掙錢買禮物呢!”

“是嗎,你還真是很有心哦!”楚月老師笑着說。

“也不是,平時都是父母對我關愛有加,我怎麼也得表示一下,否則不是白眼狼嗎?”我也笑了起來。

朱老師一邊開車一邊說:“農場的經營狀況一定很好吧?”

“我不是很清楚,都是爸爸在管理,我媽也就是陪陪他!”我搖着頭說。

朱老師從後視鏡裏看着我:“你父母還真是一對神仙眷侶,對大城市的燈紅酒綠不留戀,竟然甘心在鄉下過着清淨的生活。”

“一開始是我媽的意思,她很喜歡陶淵明筆下的那種生活,我爸是爲了我媽才放棄了醫生的工作,現在倒是對農場產生了感情,兩個人都不怎麼願意回去了,說是空氣都不及鄉下新鮮!”

孫莉雙手合十,羨慕的說:“以後要是有個人對我這麼好就太幸福了!”

“我相信你會得到幸福,可是不能早戀,否則我是不會留情面的!”朱老師裝模做樣的說。

“真的假的?我看我們班上好幾對,你也沒有說什麼嘛!”我當面揭穿了朱老師。

他笑着說:“我一個老師,總不能太離經叛道,只不過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說說笑笑中,很快就到了我父母農場所在的村莊。

“還有多久的車程?”孫莉問我。

我想了想:“從這條路進去之後,很快就可以到達農場的大門,只不過進去以後還得開一段路才能到我父母的住所,大概半個小時吧!”

“那還真是挺大的!”楚月老師看着窗外說。

我放下車窗,外面的村民都是認識我的,因爲我每年都會來農場,他們也知道我是沈冰和劉尊的女兒。

“小茵,又來看你爸爸媽媽嗎?”村長從村委會跑出來,樂呵呵的跟我招手。

“是啊,陳大叔,您身體還好吧?”我心情很好,鄉下人情味很重,比起城市更加讓人覺得溫暖。

走走停停,我還沒到農場就收穫了一堆禮物,有幾根玉米,幾串葡萄,還有紅薯土豆什麼的,我都很開心的充滿感謝的收下了。

“你還挺有人緣!”孫莉笑着說。

“哪是我啊,是我父母他們對村民們很好,農場還提供了不少就業崗位,而且還資助了好多村裏的留守兒童上學,解決留守老人養老的現實問題。”

我其實還是很驕傲的,因爲我父母真的不單純是避開喧囂的塵世,他們也做到了跟這裏的人們相處融洽,得到了大家的尊重和喜愛。

他們並不像楊過和小龍女那麼孤獨清高,但是也不妨礙他們之間的愛情天長地久。

“你父母很令人敬佩!”楚月老師好像還挺感動,眼睛也溼潤了,她偷偷的抹了一下,被我看到了眼裏。

“相愛的人總是有着無窮的力量,並且他們兩個還造福一方,很不容易。”連朱老師也這樣說。

孫莉更是激動得哽咽起來。

我笑着說:“不至於吧,他們只不過是做了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已,待會兒可別當着面表揚他們,我父母很低調的!”

“恩,好的!”孫莉和楚月老師都點着頭說,只有朱老師皺了皺眉,不知道想到了什麼。

到了農場大門口,我一下就看到了爸爸媽媽正站在那裏翹首盼望,他們昨天晚上已經接到了我的電話,知道今天我會過來。

“爸爸,媽媽!”我把頭伸出去,笑着喊道。

爸爸和媽媽微笑着揮了揮手,兩個人並排站着,爸爸的手攬着媽媽的肩膀。

“我的天,你爸爸媽媽怎麼還是這個樣子,我記得小時候看到他們就這樣啊,男的帥氣女的漂亮!”孫莉瞪大眼睛。

“你父母真的看起來好年輕哦!”楚月老師的臉上露出一絲羨慕的表情。

朱老師笑着說:“還真是,如果你不說,我絕對不會認爲這兩個人會是你的父母,頂多算哥哥姐姐!”

“就是啊,我連叔叔阿姨都不好意思叫出口!”孫莉誇張的搖着頭說。

我笑起來:“因爲在農場,山好水好空氣好,我父母心胸又開闊,自然就顯得年輕了嘛!”

轉眼間朱老師的車就到了門口,我父母走上前來。

朱老師停下車,我們都下去了。

“爸爸媽媽,我來介紹一下!”我拉着父母的手說。 朱老師和楚月老師站在一起也是一對璧人,非常的般配,跟我父母這一對真是不相上下。

“聽小茵說朱老師對她很是照顧,我們兩個心裏非常感激,只是一直沒有時間回城,所以還請見諒。”爸爸對朱老師伸出手,很禮貌的說。

朱老師笑了笑:“沒什麼,這是我的職責!”

我又給父母介紹了楚月老師,他們的態度一直落落大方,讓我覺得很舒服。

其實,父母一直都是我的驕傲,不僅僅是他們的外表,還有表裏一致的言行。

“現在朱老師請把車子停在這裏,我們走進去吧!”我媽覺得農場的空氣很好,很喜歡邀請別人暢快的呼吸呼吸。

朱老師沒有表示反對,好在我們都沒有什麼行李,隨身提着也就可以了。

“好漂亮啊!”楚月老師和孫莉都很喜歡農場門口那一片紫色的花田,我媽說那是鼠尾草。

朱老師跟我爸爸一起走,說些農場管理之類的話題,我挽着我媽的胳膊,大家都很快樂,氣氛融洽。

“這次我們班上的同學要來打擾幾天,肯定會給你們增添不少的麻煩。”朱老師對我爸爸說。

我爸搖着頭:“沒關係,孩子們來了之後也會給農場帶來生氣,年輕人總是朝氣蓬勃。”

“是嗎?其實可以安排他們多做點農活,也算是讓這羣嬌生慣養的孩子們鍛鍊鍛鍊。”

說笑中,我們經過了瓜田,牧場,果園,蔬菜田,好多的地方,最後爸爸把午飯安排在小溪邊的亭子裏。

這個亭子是八角形的,順風順水,既可以遮擋太陽光,又可以享受流水潺潺,很適宜休息。

“我都快要愛上這裏了!”孫莉激動的說。

“那你放假了就過來打工嘛,我讓我爸給你開工資!”我心想,你這是新鮮感而已,城市裏的孩子怎麼會習慣這樣的生活,三天之後就會覺得厭煩了。

“真的假的,我倒是很願意!尤其是你爸爸還那麼帥!”孫莉看着我爸的背影做花癡狀。

我打了她一巴掌:“看看就行了啊,別胡說八道!”

“哎呦你還真的用力打我啊?你也不看看你爸至始至終都拉着你媽的手,誰都別想打他的主意!”孫莉皺着眉頭說。

這倒是,我還從來沒有見到過有誰家父母像我父母這樣恩愛有加,甜蜜溫馨的。

“這裏真的不錯,如果不是我主動找劉茵談,她還隱瞞着不肯說呢!”

朱老師笑着說。

“這孩子一向都是這樣,不善言辭!”我媽輕輕拍拍我的背。

我看到朱老師和楚月老師一直都盯着我父母看,他們兩個真是太年輕了,所有的心情都擺在臉上,比我還不知道掩飾呢!

的確,我父母是長得帥氣又漂亮,而且也習慣了別人看他們,但是我覺得作爲我的老師,還是應該稍微收斂一點嘛!

“這些都是我們農場自己的產品,請不要客氣!”爸爸和媽媽很禮貌的給老師和孫莉佈菜。

他們並沒有太虛假的熱情,而是很隨意很親切。

我覺得朱老師和楚月老師一定很欣賞我的父母,因爲他們看起來好像很舒服很自在。

飯後爸爸開來一輛高爾夫車,帶着我們參觀了整個農場,朱老師非常滿意。

“如果不是因爲時間有限,我都想多住一段日子,只是怕太打擾二位了!”

下午朱老師就說要回去,我父母也沒有多挽留,反正過幾天我們班上的同學們就會過來。

只是在離開的時候,我媽有些捨不得我,不過爸爸勸說了她幾句之後也就風平浪靜了。

執宮 我覺得我媽在失去了我的親生父親之後,能夠遇到現在的爸爸實在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包括我也是這樣。

回到城裏的時候已經到了華燈初上的時候了,孫莉還跟我說,我和我爸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根本就是親生的父女長相。

我解釋說這是緣分。

朱老師說他會讓班上的同學都準備好,後天就去農場,呆三天之後回來。

接着的這幾天我都努力認真的工作,希望唐寧對我的三天假期不會有什麼意見。

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到了出發的時候,我們都去學校操場集合,然後坐大巴去農場。

那天早上,霍辛的出現讓我倍感驚訝,原來以爲在凱蒂的事件過後,他會對我很生氣,可是他卻根本提都沒有提到過這件事。

難道那個娃娃的自燃沒有讓他覺得我這個人很詭異嗎?加上之前我們結下的樑子,我覺得跟他基本上應該屬於充滿了矛盾的仇敵,想不到他竟然大大方方的來了學校。

“霍辛!”孫莉倒是很高興的跟他打招呼,我冷冷淡淡的沒有表示任何看法。

“這裏這裏,還有個位置哦!”孫莉竟然讓霍辛坐在我們旁邊,這一下我多少有些不自在了。

可是霍辛依然保持着他的那種貴公子氣派,既不會笑得很油膩,卻又沒有冷若冰霜。

一路上,同學們興奮得跟什麼似的,跑來問我問題的人巨多,都是農場有沒有蚊子,會不會跟貧困山區一樣,或者就是我們的農場像不像國外那種,有着瀟灑的牛仔和奔跑的牧羊犬。

我的回答全是一句話:“到了你們就知道了。”

頂級兵王 但是這並沒有打消他們的積極性,大家還是嘰嘰喳喳的有說有笑,好像是去度假一樣。

朱老師和楚月老師也沒有像在課堂上那麼嚴肅,微笑着看着一車子人瘋瘋癲癲,又唱又鬧的。

在我的頭都快要被吵炸了的時候,終於看到了農場的大門。

我父母的出現引起了新的一輪高潮,沒有人不爲他們的年輕和好看而感到驚訝的。

我的耳邊充滿了讚美之詞,這讓我的心情也不由自主的好起來,並且膚淺的覺得很得意。

爸爸給同學們安排好了住宿的地方,那是我們農場的一棟小樓,每一個房間都很舒服。

“劉茵你太幸福了,居然有這樣的一對父母!”

“是啊是啊,看不出來你還是個白富美呢!”

“讓你爸爸搞個農家樂之類的生意肯定好得不得了!”

我笑而不語,農場是我爸給我媽的禮物,如果不是因爲我的原因,纔不會一次性接待這麼多處於青春期荷爾蒙過剩的人。

朱老師等到大家都安頓好了之後,把我們召集起來開了個會,讓我們遵守農場的規矩什麼的。

“今天才剛剛到,大家就好好休息,明天上午開始去觀摩農場的運作,下午就要跟着工人們幹活兒,否則就失去了修學旅行的意義,你們清楚了嗎?”

“好!”大家都很配合的高聲回答。

到處都是新鮮感,我覺得可憐天下父母心,不是爲了我,爸爸媽媽的生活多麼恬淡安逸,現在卻不得不接受一羣小麻雀的恬噪。

朱老師把收到的費用交給我爸爸,可是他卻執意不肯收,這是我意料當中的。

同學們拿到退回去的錢,又高興又佩服,紛紛對我的父母表示了感謝之情。

反正,折騰了一天之後,我都累得不行了。

在蛋糕店那麼忙我都沒有覺得這樣吃力,因爲我得處處注意同學們的安全什麼的,這可是我家的農場,出了事我會很自責的。

其實農場還是很安全的,只要不去觸碰那些現代化的切割機就行了。

只是在農場的後面還有一座山頭,如果爬上去就會看到一片刀削斧砍的懸崖,雖然不是很高,但是掉下去也是不堪設想的。

我跟朱老師和楚月老師都交代了這個地方,讓同學們不要好奇心太旺盛跑去探險。

十七八歲的半大青年,正是充滿了冒險精神和探索慾望的年紀,很容易就會私自做出決定。

“行了你就別操心了,怎麼跟個管家婆似的!”孫莉看到我忙前忙後,倒是心疼起來。

我笑着說:“不是你家的農場你當然可以放心了,我不能給我父母添麻煩的!”

“不會的,一個個都這麼大的人了,還沒有這點分寸?”孫莉真是太單純了,她難道不知道我們班的這幫同學們嗎?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吃過晚飯之後我們中間不知道是誰提出了要搞什麼篝火晚會,爸爸竟然答應了。

“小心點,別燒到手!”他就只說了一句話。

當火焰開始燃燒起來的時候,我看到霍辛目不轉睛的看着我父母一起離開來了。

他是不是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所以纔會這樣?

可是我覺得他的目光並不是羨慕或者是怎樣,反而有點奇怪,帶着一絲絲的怨恨。

你怨恨什麼?要是你看不慣我們家的和諧甜美,當初就不應該放任你老爸殺了你老媽纔是!

我不滿的白了他一眼,轉身跟孫莉說話去了,沒有再理會。

篝火晚會又是讓大家興奮的一個理由,同學們唱完歌之後又開始跳舞,弄得農場裏熱鬧非凡。

攻心計:細作王后 “好了,時間也不早了,明天還有事,大家早點回去休息!”最後還是朱老師一聲令下,才讓大家意猶未盡的離開了火堆。

不過我卻沒有走,我不放心那些還沒有完全熄滅的火焰,也不忍心把爸爸媽媽叫起來收拾殘局。

許你溫暖如昨 “還要幹什麼?”孫莉留下來幫我。

我和她一起提水把灰燼淋溼,然後才精疲力盡的朝着我的小木房子走去。

這是我的住所。 我的小木屋是爸爸在我十歲生日那天特意爲我修建的,他說我長大了,需要自己的空間。

小木屋每一塊木頭都是爸爸親自挑選出來的,他還參與了建築的工作,打造得很精緻,但是又沒有刻意弄得很豪華,既古樸又很實用,處處都體現了爸爸對我的愛。

這個房子雖然很小,但是該有的都有,一應俱全,而且裏面還按照我的喜好隔出一間書房,還有露臺,一擡頭就可以看到滿天繁星,聽到小溪的流水聲。

“我的天,這也太舒服了!”上次孫莉來的時候我都沒有帶她過來,她看得眼睛都大了一圈。

“舒服的話,你就住這裏吧!”我笑着說。

孫莉竟然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不然你讓我去哪裏?我可是你最好的朋友!”

“別肉麻了,快去把你的行李拿過來吧!”我覺得很困,也想要快點洗個澡睡覺。

孫莉猶猶豫豫的說:“從這裏去那棟小樓還有一段距離,你放心我一個人去嗎?”

我一想也是,只能強打精神陪着她了!

好在今晚的夜空真的很美,城市裏難得看到這樣漂亮的星子,還有清風徐徐,走一走也還是很舒服的。

所以我跟孫莉一起沿着小路朝着同學們住宿的小樓走去,草叢中小蟲響亮的鳴叫着,池塘裏冒出的水泡聲,都給人一種迴歸田園的放鬆感覺。

因爲有朱老師壓陣,小樓裏的窗口基本上都已經關了燈,大家可能在興奮之後的餘溫裏夜談,也可能進入了夢鄉,反正很安靜。

只有二樓最東邊的房間裏還有燈光,我記得這是分配給霍辛的,他怎麼還沒有睡?

“你的行李在哪裏?”我也懶得管了,對孫莉說。

孫莉看着我:“之前我跟唐一方在一個房間,一樓第三間,也不知道她睡着沒有。”

“你也是,先問問我不行嗎?”我覺得孫莉有時候很細心,有時候又很迷糊。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