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根通體呈獻為青碧色的藤蔓,它直接鑽入湖底,然後就在唐舞麟的感知中,無窮無盡一般的不斷從他眉心處湧出,向湖底鑽去。

唐舞麟頓時有種自身被抽空的感覺,他體內的魂核、龍核都在劇烈的律動著,卻不受控制的不斷釋放出自身最精純的能量注入到那藤蔓之中。

湖底開始出現了一些變化,伴隨著生命之種的入住,深邃的湖底漸漸散發出淡淡的碧光,碧光出現,周圍的毀滅能量頓時涌動起來,它們天生的毀滅氣息很自然的排斥著生命能量出現。很快,就在生命之種紮根的地方形成了一個深紫色的旋渦。

但是,令人奇異的是,當這深紫色旋渦出現之後,生命之種紮根的湖底反而變得更加碧綠了,那些淡紫色的能量如絲如縷的被吞噬其中,潛移默化的消耗著。

果然,生命之種已經在開始吞噬湖中的毀滅能量了。唐舞麟大喜,更是不遺餘力的將自身魂力注入,憑藉玄天功渾厚的能量輔助生命之種。

漸漸的,他開始產生出虛弱的感覺,但就在這時,海神湖內出現了一片奇異的景象。

在唐舞麟感知中,那些豐厚的水元素開始波動起來,原本只是精神感知中一個個細小的藍色光點竟是在開始緩慢凝結,化為一個個較大的藍色光點,甚至已經到了肉眼可辨的程度,然後再朝著生命之種蜂擁而去。

水元素的滋潤讓生命之種變得越發碧綠了。

突然,唐舞麟眉心一震,只覺得有什麼東西從自己身上掙脫了出去似的,緊接著,他身上排在第五位的綠金色魂環瞬間黯淡下來,變得虛幻,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消失似的。

而在唐舞麟的注視下,湖底正中,那片碧綠色突然變得通透起來,就像是一塊巨大的綠寶石,寶石深處,一顆淡金色的種子正在如同心臟一般輕微的律動著,散發出極為濃郁的生命氣息。

每一次生命氣息向外綻放,周圍的毀滅能量就有大量被吞噬、吸收,然後那碧綠色就變得更加濃郁幾分。

紮根成功了!

唐舞麟心中頓時產生出這樣的念頭,他並沒有因為自己很可能失去第五魂技而沮喪,生命之種的紮根意義重大,可以說,這是重建史萊克學院至關重要的一步,有著生命之種的存在,就相當於史萊克學院有了根基、有了核心。

就像當初黃金古樹守護史萊克學院一樣,海神閣在黃金古樹的守護下,不但能夠讓史萊克誕生更多強者,更是成為最後防禦。沒有黃金樹,唐舞麟現在根本就不可能站在這裡了。

只是因為當時的黃金樹作為生命之種的延伸,因為大陸生命能量的逐步匱乏,再加上給自己自然之子的啟迪,本身變得虛弱,否則的話,應該能保護更多人。

對此,唐舞麟一直深深的自責,如果不是自己,或許就有更多人能夠活下來。

所以,當他眼看著生命之種開始紮根,他的內心情感頓時宛如井噴一般爆發出來。

閣主、師祖、瘋子老師,還有夥伴們,史萊克學院的師長們、同學們。你們在天之靈請保佑我,讓生命之種重新發芽,重新綻放。讓我們的史萊克,也能重臨整個大陸吧。

唐舞麟的嘴唇抿的緊緊的,雙手下意識的攥緊拳頭,默默的注視著生命之種,不遺餘力的將自身能量注入。哪怕已經出現虛弱的感覺,他也沒有半分的停頓。

生命之種的光芒變得越來越強盛了,漸漸的,種子頂端悄然裂開,一根細小的綠芽從裡面鑽了出來,破土而出,在眾多毀滅能量的環繞下,堅強的鑽出泥土,在水波中輕微蕩漾。

在它出現的一瞬間,周圍百米範圍內的所有毀滅能量突然瞬間奔涌而至,向生命之種涌去。

唐舞麟嚇了一跳,想要阻止,卻不知道該如何才能阻擋。

就在這時,生命之種上散發出一層綠色光暈,這些毀滅能量在接觸到綠色光暈之後,竟然化為了綠光的一部分,延著生命之種導入到它的根部,然後鑽入泥土深處去了。

這是?生命轉化?將毀滅能量轉化為生命能量嗎?

真不愧是生命之種啊!而伴隨著對這些毀滅能量的吸收,生命之種的成長速度肉眼可見,只是一會兒的工夫,就變成了一株大約三尺高的小樹,上面有七根紙條,每根紙條上有七片葉子,通體青碧通透,蘊含著濃濃的生命能量。 成了,紮根成功了!

唐舞麟暗暗的鬆了口氣。生命之種一直在他體內蘊養,固然帶給他眾多好處,但他還是更加期待生命之種重新紮根。它是整個位面生命能量的代表啊!現在想想當初他險些被深淵聖君吞噬的場面,唐舞麟還忍不住會新生后怕,要是生命之種都被吞噬了,那麼,幾乎就註定了斗羅大陸位面將會被深淵位面毀滅。

現在,生命之種終於重新生根發芽,接下來,就是如何將它壯大的問題了。

略微鬆了口氣,眼看著周圍的毀滅能量和生命之種的生命能量漸漸形成了平衡的趨勢,不斷有毀滅能量被轉化,再通過生命之種的根部被送入泥土深處,唐舞麟準備返回水面之上。

正常情況下長時間閉氣不算什麼,但剛剛他傾盡全力的釋放自身一切能量給生命之種,在虛弱的情況下,再加上周圍水壓的壓迫,他就有些承受不住了。

正在這時,生命之種位於最上面的一根枝條突然動了動,緊接著,在那根紙條上就盛開了一朵小花,花是金色的,頓時將周圍的湖水完全渲染成了一片金色光暈。花苞開放的很快,轉瞬間就變成了盛放。

這一幕奇景不禁讓唐舞麟停頓下來,生命之種開花了?

還沒等他更多的驚訝,那一片片金色花瓣突然飄散開來,脫離了本體。在原本花朵的地方,一枚金色的果實悄然長成。這枚金色果實直接飛向唐舞麟的方向,就在他目瞪口呆的注視下,果實突然炸開,化為一蓬金色的液體,順著他的七竅鑽入。

頓時,唐舞麟只覺得一股難以形容的馨香突然充斥在全身上下每一處角落,先前的虛弱與疲憊瞬間蕩然無存,甚至還讓他有種生命升華的感覺。就連金龍王最後的七道封印似乎都變得更加穩固了。

這是?

唐舞麟看著自己變得通透的肌膚,一時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下一瞬,就在那枚金色果實爆開的地方,一枚金色種子悄然浮現而出。

和原本的生命之種相比,它看上去要小一些,大約只有原本生命之種三分之一大小,但當它出現后的下一瞬,它就化為一道金光,順著唐舞麟的眉心處鑽入,悄然消失了。

原本因為生命之種離開的空虛感再次填滿,彷彿一切都恢復了正常似的。

「去吧,我的孩子。通過生命連線,你將能隨時把生命能量傳遞給我。生命的復甦,就要依靠你的力量了。」

一股柔和的能量化為金色光暈包覆著唐舞麟的身體,帶著他冉冉升起,向湖面上而去。

唐舞麟此時心中是充滿震撼的,這就是生命之種的力量嗎?它能夠和自己交流了?

想要和生命之種說什麼,但聯繫卻在這是斷開,當他離開的時候,伴隨著那一顆果實的消失,剛剛生長出的生命之樹明顯光芒暗淡了幾分。

「羅兄,剛剛那是……」

唐舞麟疑惑的問道,而此時此刻,在他體內的綺羅鬱金香聲音中卻充滿了亢奮,「生命禮讚,那是生命禮讚啊!生命之樹的生命禮讚。我們跟你一起離開冰火兩儀眼,簡直是這一生最正確的選擇。生命之種的生命禮讚,會賦予你近乎不死的能力,它將你的生命特徵完全升華,升華到了類似於半神的層次,更讓你和它有了最直接的聯繫。」

「我明白了。生命之種是擔心自己無法在這存活,如果不能提供給它充足的生命能量,未來它終究還是要凋零的,所以,它不惜代價的誕生了一枚生命果實為你進行生命禮讚,讓你能夠更好的吸收天地間的生命能,生命果實之中的副種也將成為未來的希望,就算生命之種凋零了,也還有機會通過副種重生。生命之種真是用心良苦。我們一定要不惜代價幫它找到足夠的生命能。當它真正長成參天大樹的時候,你才會明白生命禮讚對你的意義有多麼重大。」

唐舞麟雖然並沒有完全明白綺羅鬱金香的話,但他也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了。

毫無疑問,生命之樹乃是整個斗羅星的生命核心,只有給它提供足夠的生命能,它才能重新生長起來,將龐大的生命能量反哺斗羅星,從而讓星球更充滿生命氣息與活力。

而自己現在要做的,就是提供給它足夠的生命能,絕不能讓它在凋零。唐舞麟也相信,生命之樹一旦成長為曾經的黃金古樹,單是憑他的力量,就已經可以很大程度的庇護重建的史萊克學院了。

自己重建學院的目標總算是跨出了一步,而且是堅實的一步。

鑽出水面,呼吸一口新鮮空氣,唐舞麟頓時有種煥然一新的感覺,在生命禮讚的滋潤下,他的心臟跳動的更加有力了,這可不是來自於龍核的金龍王血脈能量,而完全是屬於他自己的能量。

唐舞麟發現,自己的心臟竟然也變成了金色,而且跳動的力度竟然比龍核也差不了多少了。這可都是濃濃的生命能量帶給自己的啊!

正在他準備向岸邊游去的時候,突然,在他的精神感知之中,岸邊處似乎有非常強烈的魂力波動出現,而且正是龍雨雪停車的地方。

嗯?雨雪遇到敵人了?

唐舞麟不敢怠慢,瞬間從水中拔身而起,雖然他現在不能動用斗鎧,但他本身也是魂聖修為,踏波而行,急速朝著岸邊衝去。

遠遠的,他就已經看到,一道道魂技光芒在閃爍,還伴隨著一聲聲嬌喝。魂力波動極為強烈。

龍雨雪的對手竟然比想象中更強,要知道,現在的她也已經是六環魂帝修為,更是血神軍團精銳,一般同級別魂師根本不可能是她的對手。

可此時此刻,龍雨雪面對的對手卻更強,在她身邊宛如一道幻影一般,而攻擊力卻又偏偏勢大力沉。每一次碰撞,龍雨雪都會有所吃虧。若果不是她的冰雪魂技控場能力不俗,憑藉著低溫加上海神湖水元素的增幅,恐怕早就已經落敗了。

「看你還能支撐多久。」虛幻的身影中響起一聲嬌喝,緊接著,那虛幻身影突然變得凝實,化為一隻黑貓,閃電般向龍雨雪撲去,它的前爪突然變得巨大起來,身體則是瞬間變得透明,避開龍雨雪的一枚蓄勢冰槍。巨大的貓爪轉瞬間就到了龍雨雪面前,直接向她肩膀處拍擊過去。

此時龍雨雪的二字斗鎧已經是釋放著的,可從那貓爪的力度來看,如果這一擊命中,恐怕龍雨雪的斗鎧未必能擋得住。

就在這時,金光閃爍之間,一道高大的身影擋在了龍雨雪面前。

「砰」的一聲,貓爪落下,狠狠的拍擊在那金色身影之上,但那金色身影卻只是身體晃動了一下,就站穩身形,宛如一道屏障一般,擋住了黑貓的去路。

——————————

最近我們請了一位畫師,為我們斗羅系列畫一些圖,回頭會在微信平台放給大家看看哈。然後也會開發一些周邊產品。希望大家喜歡。 黑貓在空中一個靈巧的翻身,四肢落地無聲,一雙分別是藍色和綠色的眼眸牢牢的盯視著眼前這人,凶光閃爍。

這當然不會是一隻真正的貓,幾乎沒有什麼貓類魂獸可以修鍊的如此強大。不是貓當然是人,武魂真身所化!

以七環修為,自然能夠壓制龍雨雪的六環境界了。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擋在龍雨雪面前的,當然正是唐舞麟,此時此刻,他卻目不轉睛的看著那隻黑貓,雙眼微眯,雙手在身體兩側展開。淡淡的金色光暈在身體周圍盤繞。

「雨雪,你先上車。」唐舞麟沉聲道。

「好。」龍雨雪剛剛和這對手交鋒,一直都被牢牢壓制,而且,這對手的實力比表面看上去更加強大,自己都已經釋放二字斗鎧了,可對方卻連斗鎧都沒釋放出來,只是憑藉武魂真身就壓制的自己毫無辦法。這是何等實力?要知道,自己六環修為加上二字斗鎧,可是相當於八環魂斗羅的戰鬥力啊!

黑貓只是略微停頓一下,就閃電般的向唐舞麟撲了過來,兩隻前爪瞬間幻化出無數爪影,唐舞麟根本看不清對方的攻擊線路,只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完全被對方的攻擊籠罩住了。

那貓爪極其鋒銳。利刃光芒閃爍!

唐舞麟低喝一聲,左腳跨出一步,右拳轟出。

沒有任何技巧,一力降十惠!

面對這種速度奇快無比的敏攻系戰魂師,唐舞麟並沒有要和對方比拼速度的意思。同時他也對自己已經開始領悟本體宗先天秘法的身體非常有信心,硬碰硬,看誰能夠傷的了誰。

你有千百爪,我只有一拳。

唐舞麟這一拳揮出,甚至沒有任何煊赫的氣勢,可在對面黑貓的感知中,這一拳卻像是流星一般,恐怖的壓迫力甚至令她靈魂都出現了顫抖。

自己的貓爪未必能夠真正的擊潰對手,但毫無疑問,如果挨上這麼一拳的話,自己一定會死的非常難看。

所以,在關鍵時刻,黑貓伸出的貓爪突然一收,身體在空中極其巧妙而靈活的翻身,一道幽深的光芒出現在唐舞麟拳頭上空,並沒有和他碰撞。但這一道斬擊光芒卻劈開了唐舞麟拳頭所帶來的壓迫力,那黑貓身影瞬間變得虛幻,藉助那破開的一道縫隙一閃而逝。

下一瞬她就出現在了唐舞麟身後,雙爪同時向唐舞麟背心抓去。

無論是應變、速度、魂技使用,都可以用妙到毫顛來形容。憑藉著武魂真身的增幅,這一擊彷彿要將空氣撕裂。還沒命中,唐舞麟背部肌肉已經有刺痛的感覺了。

唐舞麟冷哼一聲,背部肌肉驟然隆起,一塊塊菱形鱗片浮現而出。他根本就沒有轉身,身體猛然向後靠去。竟然以身體作為武器直接向對手撞了上去。

這可不是他慣用的手段,而是從阿如恆那邊學來的,本體宗一向以身體為武器,身體任何地方都可以化為武器的一部分。

黑貓顯然也沒想到唐舞麟會如此,這次她沒有再閃避,她也想看看,這對手憑什麼敢於用後背來硬扛自己的攻擊。

「刺耳的摩擦聲在唐舞麟身後迸發。」他的衣服應聲破碎,露出裡面的金色鱗片。貓爪從鱗片上劃過,濺起一片火星,更是在鱗片上留下了一道道白痕。

但令那黑貓震驚的是,自己足以生撕鋼鐵的利爪,竟然沒辦法突破唐舞麟的防禦,眼看著,那寬闊的後背就要撞擊到自己面前了。更可怕的是,他背後鱗片豎起,簡直就像是釘牆一般,這要是被撞上,肯定是要身受重創的。

這是什麼怪物?防禦力怎會如此之強。而且,他到現在都還沒釋放出自身的武魂啊!

不只是後背撞擊,唐舞麟的右肘同時伴隨著轉身向後揮去。這一肘揮出,空氣中隱隱有龍吟迸發。

那黑貓的反應極快,眼看命中無果之後,雙爪改抓為拍,想要憑藉對唐舞麟身體的推力借力后躍。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層金蒙蒙的光華驟然從唐舞麟背部湧出。黑貓只覺得一股粘性瞬間出現,自己是拍中了唐舞麟的後背,但卻別那股力量牽引住了,眼看著就要被後背撞到,同時唐舞麟的肘部也到了她頭部的位置。

不好!

危急關頭,黑貓毫不慌亂,它的身體竟然出現了奇異的變化,原本身長大約在兩米開外的碩大黑貓,身體驟然膨脹起來。黑色毛髮瞬間變成了黑白相間,身形也在剎那間膨脹到了足有七米身長,力量暴增。身上的毛髮瞬間蒙上一層金光,虎頭低下,猛的和唐舞麟肘部撞擊在一起,同時一雙虎爪兇狠前拍,和唐舞麟撞擊而來的背部碰撞在一起。

「砰、砰」兩聲悶響,已經變成巨大白虎的身體終究還是被唐舞麟撞擊的飛了出去,在力量方面,就算是阿如恆現在都不願意和唐舞麟硬碰硬了。十一層金龍王菁華的融入,早已讓他的力量達到了足以和成年霸王龍媲美的程度,甚至還要猶有過之。

白虎在地面上一個翻滾,重新翻身而起,眼中凶光暴射,但也不無忌憚。盯視著唐舞麟,露出擇人而噬的模樣。

唐舞麟此時已經轉過身來,看著那身形巨大的白虎,他的眼神中充滿了震驚。

而此時此刻,已經回到車上的龍雨雪已經看的完全呆住了。

身為血神軍團年輕一代的精英,龍雨雪一直都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更是認為血神軍團年輕一代的強者在大陸上也足以自傲。

哪怕唐舞麟的出現,在她看來更多的也只是個案而已,畢竟,唐舞麟可是當代史萊克學院史萊克七怪之首啊!當世也就只有一個唐舞麟而已。

可此時此刻,看著唐舞麟和那對手交鋒,她心中卻不自覺的升起沮喪之意。唐舞麟沒看到這位魂師的本來面貌,她可是看到的啊!這分明是一位比她年紀還要小的女魂師,可修為方面,卻明顯要比她強多了。

和唐舞麟幾次碰撞雖然也是吃了虧,但卻並沒有真的落入下風,而且,現在化身為巨大白虎的她,明顯比之前更加強大。而這些手段,在之前面對自己的時候根本沒用。而且,對方還沒有釋放斗鎧呢。如此年紀就已經是七環魂聖修為,要說她沒有斗鎧,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啊!

巨大的白虎下蹲,身體再一次膨脹,變得更加雄壯了,身上的七個魂環之中,一三五七,四個魂環全都閃耀著,單是這同步推動四個魂環釋放魂技的能力,就遠非普通魂師能夠比擬。

可就在這時,唐舞麟突然大喝一聲,「等一下。」

白虎愣了一下,沒有在第一時間撲出,冷冷的道:「怎麼?你怕了?」

唐舞麟的眼神變得極為豐富,有些不敢置信的道:「你、你是舞絲朵?」

白虎龐大的身軀明顯一僵,但下一刻就厲聲喝道:「你是誰?」

唐舞麟這才記起,自己是改變了形貌的,身上骨骼一陣劈啪作響,重新變得高大挺拔起來,同時雙手在臉上抹了抹,露出本來樣貌。

當那巨大白虎看到他的本來相貌時,龐大的身體猛然一僵,身上閃耀著的四個魂環幾乎是同時光芒暗淡,失聲道:「唐舞麟,你、是你嗎?」

一邊說著,那白虎已經人立而起,然後重新幻化成人形,可不正是擁有幽冥靈貓和白虎雙生武魂的一代天驕舞絲朵嗎?

看到舞絲朵,唐舞麟簡直有種恍如隔世一般的感覺。

從加入史萊克學院的那一天起,他幾乎就和舞絲朵難以避免的產生了各種交集。曾經的他們,是對手。不斷的競爭。 帝少老公強勢寵 曾經的他們,又是同學,聯手帶起了史萊克學院的最強班級。

海神緣相親大會上,舞絲朵放下了自己的驕傲,向唐舞麟主動示愛,卻被唐舞麟萬言拒絕,一怒而走。卻沒想到,此時此刻,在史萊克學院被毀滅一年之後的今天,他們竟然會在這海神湖畔重逢了。 無論是唐舞麟,還是舞絲朵,都有種宛如身在夢中一般的感受。一時間,百感交集。

「是我。」唐舞麟的嘴唇微微顫抖著,眼中淚光閃爍,更是充斥著難以形容的喜悅。

弒神級定裝魂導炮彈,當初將整個史萊克學院全部毀滅,原本他認為,除了他們之外,所有人都已經死光了,卻萬萬沒想到,今天在此時此刻,自己竟然還能見到舞絲朵。還有什麼比這更能讓人興奮的事情呢?

舞絲朵還活著,她竟然還活著啊!而且還成就了七環魂王。

舞絲朵突然大叫一聲,身形一閃,猛的撲入唐舞麟懷中,在一聲聲尖叫中,用力的抱緊他的脖子,一雙長腿更是直接盤繞在了他腰間。更是粗暴的一口咬住他的肩膀,淚水滂沱而下,大哭起來。

怕自身防禦力震傷她的牙齒,唐舞麟可以控制著自己的肌肉變得柔軟,摟住舞絲朵的嬌軀,他又何嘗不是百感交集呢?劫后重逢,沒有什麼比這更讓人激動的了。

追尋幸福的定義 而此時此刻,坐在魂導汽車內的龍雨雪情緒也同樣波動的有點厲害。她眼看著那長腿少女就那麼用詭異姿勢抱住唐舞麟的時候,她的心情瞬間就變得不好了。

這分明不是唐舞麟那個女朋友啊!在深淵通道處,她雖然只是看到一眼古月娜的樣貌,但卻早已深深的烙印在腦海之中。還有唐舞麟畫過的古月。雖然她沒有問過,但她卻明白,唐舞麟的女友肯定是那兩個女人之一。

可卻萬萬沒想到,今天在這裡竟然又碰上一個,而且看那親熱勁頭,兩人的關係似乎也很是不一般啊!

龍雨雪有些氣結,有些憤懣,自己的競爭對手似乎比想象中更多,而且一個比一個優秀。剛剛這個少女,似乎是雙生武魂吧。他們見面如此激動,她應該也來自於史萊克學院。難道,她也是史萊克七怪之一不成?

唐舞麟輕輕的拍著舞絲朵的後背,安撫著她的情緒,但舞絲朵卻是久久不能自已,狠狠的咬著唐舞麟肩膀的肌肉,一直到衣服都滲出了血絲還不肯放過他。

唐舞麟此時心中完全被喜悅所充滿,這一點疼痛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龍雨雪終於忍不住從車上下來了,站在唐舞麟身邊,沒好氣的瞪視著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