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服務員沒有見過這樣的陣勢,還以爲我們是來找茬的,一臉驚恐的看着我們,生怕我們會做出掀翻桌子的事情。

“你別嚇到人家姑娘了!我來點。”趙權有些埋怨的看着王大勝,一把搶過了菜單,隨**出了幾個菜名。

雖然趙權喊着要我請客喊得最兇,可是他還是很體諒的點了幾個家常跟一個稍微貴了那麼一點點的菜。

等菜上齊了,王大勝倒是沒有說什麼還是樂呵樂呵的消滅着面前的菜。看着王大勝這幅模樣,我心裏一動連忙開了口:“王大勝,我想託你幫一個忙!”

王大勝一邊對付着碗裏面的排骨,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什麼事?”

“我想你幫我超度一些塑料廠裏面的亡魂,他們實在是太可憐了。”

趙權沒有想到我提出這個要求,一臉感激的看着我,之前他也有這樣的想法,可是他一回來就雜事纏身,這件事也就拋到了腦後。

看着我跟趙權的樣子,王大勝並沒有多說,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沒問題,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第二天一大早上,我就接到了王大勝的電話,他讓我買一些紙錢跟一些祭祀的用品,今天夜裏,我們就準備給塑料廠的鬼魂們超度。

聽到他的吩咐,我並不敢怠慢,還好最近七月半要到了,大街小巷都是販賣這些東西的小商販,所以不一會我就買了一大推祭祀用的東西。

終於到了晚上,我有些迫不及待的來到了塑料廠,沒有想到趙權也來到了這裏,他手上也拿着一些香燭,看來他也是想要好好的祭拜一下他的兄弟們。

看着人都來齊了,王大勝也換上了一身寬大的道袍,我不知道爲什麼這個年代了,超度還要拘泥於形式上面,還要換上道袍,要我看穿着西服也一樣可以超度嗎。

但是隨着王大勝的動作,我也冷靜了下來,將腦袋裏面胡思亂想的東西搖出了腦袋,專心致志的看着王大勝的表演。

(本章完) 「那叫三界吧!你覺得可以嗎?」 我的性感女神 墨九狸看著怨靈王問道。

這裡是第三天界,在這裡她和帝溟寒分開,所以她給怨靈王起了三界這個名字!

「可以,我知道主人想因為男主人的關係,我喜歡這個名字,主人你放心好了,以後我三界一定會幫你找回男主人的!」三界聞言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好,謝謝!」墨九狸聞言說道。

「三界,你還有什麼想帶走的東西嗎?沒有的話,我們就離開……」墨九狸看著三界說道。

「主人,沒有了,我們走就行了!主人,你想去那裡?」三界看著墨九狸問道。

「有什麼隱蔽的地方嗎?我想閉關!」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隱蔽的地方,我知道一個地方,絕對不會被人發現的,我帶你主人去!」三界想了想說道。

「嗯,走吧!」墨九狸說道。

於是,三界帶著墨九狸準備離開,墨九狸回頭看了眼四周,最後轉身跟著三界離開,走出了一段距離,察覺到什麼,回頭一看自己的裙擺上面似乎沾著什麼東西……

墨九狸微微一頓,低頭看了眼自己身後的裙擺位置,似乎有什麼東西掛在上面,才讓她覺的有些不對勁,於是墨九狸扯起自己的餓裙擺,一看上面竟然掛著一個碎片,看著像是一片火晶石,但是又覺得不是……

墨九狸在上面感應到了一絲十分微弱的魔力,除此之外就沒了,碎片呈紅色的,看起來像是從什麼地方掉下來的!

上界察覺到墨九狸停下,走過來看到墨九狸手裡的東西時微微驚訝道:「主人,這是之前的魔石碎片嗎?」

「什麼?你說這是什麼?」墨九狸聞言皺眉問道。

「主人,我看著這個好像是之前把男主人吸進去的魔石上面掉下來的碎片啊!」 整蠱少女惡魔男 三界仔細看了看說道。

「魔石碎片么!三界,我們回去,看看剛才的地方,還有沒有這些碎片了……」墨九狸看著手裡的魔石碎片許久,忽然間抬起頭說道。

「哦……好的!」三界不明白墨九狸什麼意思,但還是跟著回去了。

墨九狸和三界回到之前的地方,看著枯井的位置已經變成一個深坑。墨九狸看著三界問道:「有辦法能下去嗎?」

「主人,你跟我來!」三界說道。

然後來到深坑邊緣,三界雙手在半空中結印,不多時四周飛來無數的怨靈,慢慢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個巨大的圓形怨靈罩,把墨九狸和三界罩在裡面,一點點墜入深坑,快速的向下……

墨九狸看到這個怨靈一些保護著他們,一些在不斷挖掘周圍的土,速度極快,本來她想到小紅,但是小紅在閉關,看到這些怨靈的速度不慢,也就算了……

果然如同墨九狸想的一樣,這些怨靈的速度真的很快,沒用幾天的時間,墨九狸和三界再次來到地上,那個類似密室的地方……

墨九狸和三界看著跟之前沒有太大變化的密室,只是那顆魔石不見了! 這裡變得十分空蕩,墨九狸揮手小金貼在周圍,知道墨九狸想找什麼,因此把這洞內照的十分亮堂。

「我們仔細找找看!」墨九狸看著三界說道。

「好的主人!」三界點頭道。

然後墨九狸和三界,包括三界帶下來的怨靈,開始在這不大的密室中,地毯式的搜索起來,只是讓墨九狸失望了,除了自己手裡的那一枚碎片,這裡什麼都沒有,墨九狸和三界還有怨靈們,幾乎是翻遍了這裡的每一寸地方,結果什麼都沒有找到……

「主人,你休息一會兒,我們再找找,我就不信只有一枚碎片!」三界看著墨九狸失望的眼神,忍不住有些煩躁的說道。

墨九狸站在一邊,看著三界和那些怨靈們一遍遍的尋找,那些怨靈幾乎把牆壁都挖了一層,也是什麼都沒有找到。

「三界,算了,我們上去吧!」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主人,我再幫你找……」

「算了,走吧!」墨九狸打斷三界的話說道。

三界無奈只能讓怨靈們帶著他們上去,特意囑咐怨靈們留意著周圍,發現墨九狸手裡一樣的碎片的話,記得通知自己。因此,上去的速度比下來時還慢了幾天……

可是,即便如此,依舊是什麼都沒找到,墨九狸和三界回到上面,又仔細尋常了兩天,確認周圍都沒有以後,墨九狸直接讓三界把坑填了……

然後,在周圍布置了一個幻陣,最後和三界一起再次離開……

而那一枚魔石碎片也被墨九狸收到戒指裡面!

三界帶著墨九狸坐在小鳳的背上,大概飛了五天的時間,發現他們其實並沒有離開魔林,而是繞著魔林飛了大半圈之後,停在了魔林的外圍。

就在墨九狸想問三界去那裡的時候,三界忽然間對著小鳳說道:「小鳳,低飛減速……」

「好.」小鳳聞言道,然後直接放慢速度往下降落。

「好了,別管前面衝過去!」直到小鳳落到一座山頭的高度,三界看著面前的山峰說道。

小鳳猶豫了下,選擇相信三界直接加速往山峰上撞了過去,結果意料中的撞進沒有發生,反而像是穿過什麼結界似的,沖了進來。

「主人,就是這裡了,這裡是我無意中發現的,雖然沒有什麼特別,但是應該適合你閉關!」三界看著墨九狸說道。

小鳳停了下來,墨九狸看了眼四周,這個地方跟之前她去過的一個地方很相似,當初她也是在這樣一個類似的地方,得到了娘親的陣法傳承……

但是這裡墨九狸四處看了眼似乎什麼都沒有,仔細轉了一圈發現外面就是一個隱藏結界,把這個巨大的山洞隱藏起來了!這個山洞應該是他們在外面看到的山峰頂部旁邊,多出的另一個山峰是空心的,也就是這個山洞,然後被外面的結界隱藏了……

雖然不知道是誰弄出的這個山洞,但是不的不說這裡確實是個適合閉關的地方! 只見他在倉庫裏面擺了一個大大的桌子,桌子上面擺放着一個大大的香爐跟幾個空白的靈牌,此時他的手裏拿着一個大大的桃木劍,接着他從懷裏掏出了一個黃色的紙符,把那紙符拿到蠟燭上面點燃。

不一會,那黃色的紙符變成了紙灰,王大勝把手一揚,紙灰隨着他的動作飄散的滿地都是。

接着他拿起桃木劍隨意的在天空中花了兩下,嘴巴里面唸唸有詞,身體隨着嘴巴的律動不停的在地上走着八字。

這樣走了一會,王大勝突然閉上了眼睛,一動不動,嘴巴里面並沒有停下來,反而念得語速越來越快,我努力的想要聽清楚他在說什麼,但是沒一會我就放棄了。

緊接着,王大勝睜開了眼睛,只見他的眼裏爆出了一絲精光,接着他把幾個空白的靈牌一字排開,放在香爐的前面

“好了,你們可以過來祭拜了!”王大勝此時全身大汗,好像從水裏面撈出來一樣,連說話的聲音都有些虛弱不堪。

我一把扶住了王大勝:“你沒事吧?”

“沒事,就有些脫力而已。你們快點去祭拜,現在還可以送他們最後一程。”聽到王大勝說了這話,我也就不客氣了。

走到那空白靈牌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幾個頭,然後拿出紙錢開始焚燒了起來。

“何正雄啊!雖然你已經變成了鬼,但是你對我還是很照顧的,跟你燒點紙錢,你在那邊好好的揮霍一下,你的仇我已經幫你報了,你就好好的安息吧!”

“東叔啊!你現在也不用戒菸了,每天可勁的抽,反正你現在已經變成鬼了,再怎麼抽都不會出事。”

“小虎.”

我一個一個的跟廠裏面的那些人告別,雖然相處的時間並不長,但是他們的音容笑貌還在我眼前浮現,因爲我進入工廠年紀最小他們倒是一直都很照顧我。

說着說着我自己的眼睛都有些紅紅的,要是沒有發生那件事情,現在說不定我們還在一起上着班。

看着我祭拜完了之後,趙權直挺挺的跪了下去,重重的在地上磕了幾個響頭,他並沒有做任何的動作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可是從他的身上,我卻感到了一股極大的悲涼,本來眼圈紅紅的我,此時只覺得鼻頭一酸,忍不住掉了兩顆眼淚下來。

但是趙權卻強忍住悲傷,雖然他的眼眶也紅了起來,但是他並沒有落下一滴眼淚。趙權就在那裏跪了跪了很久。

我跟王大勝並沒催促他,而是陪着他一直等着,過了良久,他才反應了過來,充滿歉意的看着我們一眼。

“不好意思,讓你們等了我這麼久。”趙權揉了揉眼眶:“眼睛裏面進了沙子。”

看着他紅紅的眼睛,我們並沒有揭穿他的謊言,我站在一旁默默的幫王大勝清理着他的東西,這個夜晚註定是一個悲傷的夜晚。

我關上了倉庫的大門,這預示着塑料廠所有的事情都劃上了一個句號,雖然我們經歷了生死的考驗,幾次在鬼門關的遊走,但是我們還是抓到了錢西山,來慰藉他們的在天之靈。

今天晚上我睡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塑料廠的所有人都站在塑料廠的大門口,跟我揮手告別,看來他們是真的從塑料廠的那個煉獄裏面解脫了。

這幾天我一直想找一個主顧買走塑料廠,但是塑料廠鬧鬼的大名在這片土地上已經傳播開了,沒有哪個冤大頭願意去接手這樣一個廠房。

就算我把價格一壓再壓也沒有人上門問津,沒有辦法我只有找到了趙權

,畢竟趙權的路子多。

果然沒出兩天時間,趙權就把客人帶上了家門,只見那個客人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配着一條西褲,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樣子。

看着他這幅模樣,我心裏放心了一大半,立刻領着他到塑料廠轉了一圈,看他的樣子似乎對塑料廠很滿意。

我連忙把趙權拉到了一邊:“這小子什麼來頭,這麼兇的房子他難道不知道?你可別蒙人家啊!”

“我是這種人嗎?”趙權有些不開心的往我胸前拍了一下:“這小子是有名的富二代,專門喜歡找些有鬧鬼傳聞的地方來尋求刺激,他說了要是這裏沒鬧鬼他可不要。”

這世界上怎麼還有這樣的人,我們這種窮屌絲果然是理解不了這種有錢人的想法,我頓時有些無語的看着那個人,本來看着他的樣子還以爲是什麼商務精英。

“這廠子不錯,我要了!”那富二代滿意的打量着整個廠房,對我開口說道。

我被他豪爽的口氣嚇了一大跳,果然是有錢人,買個廠房就像去菜市場買顆大白菜一樣便宜,但是我還是委婉的提醒了一下他:“你要不再考慮一下?”

“不用,這地方我早就聽說過,一直想要把它買下一直找不到老闆,現在你終於肯賣了,這個數怎麼樣?”說着他伸出了五根手指頭。

“五五百萬?”我有些驚訝的看着他,之前我出到三百萬都沒有人願意買,現在他一開口就是五百萬,果然是壕啊!

他看着我的表情以爲我不願意,又把價格提高了一些:“五百五十萬怎麼樣?再高我可就不要了。”

“成交!”我生怕他再反悔,這廠子真的要砸在我手裏了,雖然白得一個廠房看樣子像是天上掉餡餅,可是他每年徵收的各種稅費,就夠我好好的吃上一壺。

第二天,我就帶着所有的資料跟着他一起開始辦理交接手續,也許是看在他的面子上面,所有的手續都辦理的特別快,不到半天時間,廠房已經轉到了他的名下。

而我的銀行卡里面多了五百五十萬人民幣,我從小到大都沒有見過這麼多錢,之前見多最多的就是吳平安的那三百萬,所以在ATM機看着這麼一大串零,頓時有些頭暈目眩,我數了好幾遍才數清楚有多少個零。

趙權怕我拿這麼多錢出什麼意外,特意調了休來陪我辦理手續,此時他就在銀行外面等着我出來。

“怎麼樣,趙老闆,你有這麼大一筆錢,準備怎麼話啊?”看着我走出了銀行,趙權快步的迎了上來,見面第一句就是這個。

“我準備把這筆錢給死在塑料廠的家裏人送過去,這錢再怎麼說也不是我的,拿着我也不踏實!”其實關於這筆錢的用處我也想了好久。

說實話我現在並不缺錢,有了吳平安就像是抱着一顆搖錢樹一樣,這錢還是給真正需要的人吧,就像是趙權的犧牲的兄弟,小胖還有塑料廠那些人。

趙權沒有想到我這麼說,有些驚訝的看了我一眼,隨後對我豎起了大拇指:“好小子,沒有想到你居然還有這麼高尚的情操。”

說做就做,趙權很簡單的在公安局的內網上面就找到了那幾個造紙廠員工的住址,我跟趙權兩個人把這些地址抄了下來,又跑到銀行去,花了一個下午的時間,把款給匯了出去,而在匯款人的那一欄,我填了何正雄的名字。

而最後還多出了一百萬,我全部把他捐贈給了當地的希望工程,這是今年來他們收到的最大的一筆捐贈了。

一時間何正雄的名聲在我們這個小鎮上面傳播,所有人都知道是他給希望

工程捐了一百萬,還有好多電視臺都想上門採訪,但是他們並沒有找到這個叫何正雄的半點線索。

雖然外面鬧得沸沸揚揚的,可是沒有一個人想到會是我捐贈的,畢竟我現在看起來就是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小屌絲。

生活終於重歸了平靜,好不容易纔放鬆下來,怎麼說都要好好的休息休息,之前在吳平安的公司賺的那些錢我還沒來得及享受,現在不管怎麼樣我都要揮霍一番。

可是還沒等我休息兩天,買走塑料廠的那個富二代跟我打了一通電話,電話裏面他的聲音十分的恐懼,看樣子似乎是遇到了什麼恐怖的事情。

我安撫他半天,他終於才平靜了下來,跟我講述事情的經過,原來他買下塑料廠之後,準備藉助鬼屋的噱頭,把他打造成一個鬼屋爲主題的遊樂園。

於是只是請了一個看門的老大爺看着這個廠子,並沒有再找其他的員工,而事情就發生在這個老大爺的身上。

這天晚上,那老大爺還是像往常一樣,巡視了一圈廠房,看着並沒有什麼可疑的人,那老大爺就準備上個廁所就回到打更室睡覺。

可就在廁所裏面,這老大爺發現了一個黑影一閃而過,起先他還以爲是有小偷來偷工廠裏面的東西,畢竟這塑料廠裏面還是有些貨物可以拿出去賣錢的。

老大爺廁所都沒來的及上,就跟着那個黑影跑了出來,看着老大爺跟出來之後,那黑影突然的停了下來,回過頭向老大爺這個方向看去。

那是怎樣的一張面孔啊!臉上爛的都露出了白骨,腐爛的皮肉隨意的在身上吊着,還有些小蟲子不停的在臉上趴着,整張臉都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模樣了。

老大爺哪裏承受的了這種驚嚇,立刻心臟病突發,整個人昏了過去。還好那天富二代來塑料廠有事,及時的把老大爺送到了醫院,所幸纔沒有出什麼人命,這一出事這富二代就馬上想到了我。

掛了電話,我的心裏對這個富二代頓時一陣鄙夷,之前還信誓旦旦的說他想要見鬼,沒有想到真正碰到了鬼卻嚇成了這個樣子。

但是出了這個事情,我責無旁貸,立刻給王大勝打了一個電話,我們兩個人就匆匆的趕到了廠房。

那富二代正一臉焦急的站在廠房外面等待着我們兩個人的到來,一看到道士打扮的王大勝,那富二代的眼淚都快要出來了,就像是看見親人一般死死的拉住了王大勝的手。

一路上,我就跟王大勝講過這廠子裏面的事情,王大勝也有些疑惑,那日他明明把廠房裏面的魂魄超度了一個乾乾淨淨,怎麼還會有漏網之魚,而這事也免不得讓我一陣嘲笑。

於是今天王大勝帶了一袋子的法器,就爲了徹底把廠房裏面搗亂的東西給清理乾淨。

只見王大勝小心翼翼的推開了廠房的大門,手上拿着羅盤唸唸有詞,不停的在整個廠房裏轉着圈圈。

過了半晌之後,王大勝一臉疑惑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羅盤:“奇怪啊!這個廠房裏面明明沒有東西啊?”

“是不是倉庫?”我隨口問道,王大勝雖然不相信自己超度過的地方還會有髒東西的存在,可是還是來到了倉庫。

倉庫的大門好像好長時間都沒有打開過了,剛一拉開,裏面一陣黴味撲鼻而來,我捂着鼻子走了進去。

此時倉庫的溫度已經不像當初那麼陰冷,反而還感覺到有些燥熱,可能是裏面不通風的關係。

此時別說是王大勝,就算是我都感覺到倉庫已經恢復了正常,可是問題也就來了,那老大爺撞得鬼到底是哪裏來的?

(本章完) 「嗯,就在這裡吧!」墨九狸看了眼四周確實沒有什麼陣法,結界等說道。

「好,主人,那我幫你護法!」三界聞言說道。

「我先布置陣法!」墨九狸說完在山洞的四周布置了幻陣,防禦陣,和困陣疊加的複雜陣法。

然後看著三界道:「走吧,我們回去閉關!」

說完心念一動,把三界帶回了空間,看著小書說道:「他是三界!」

「這是小書,有什麼事情問他,想出去或者做什麼都找小書就行了!」墨九狸看著發獃的三界說道。

說完,墨九狸轉身離開,她要去看看小澤和小寧兒,可是來到南宮藍的院子時,就看到南宮藍自己。

「藍姨,小寧兒呢?」墨九狸看著南宮藍問道。

「九狸,你沒事嗎?寒兒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你別太自責,不怪你!」南宮藍心疼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頂級狂婿 「藍姨,我……」墨九狸看著南宮藍眼眶微微有些濕潤。

「來,九狸,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小澤和滄海在閉關,寧兒被小彩帶去了你的契約獸紫夜修鍊的地方,小書說進不去,但是寧兒卻進去了,我想進去找寧兒卻被擋在了外面,後來小書說不會有事的,說紫夜是你的契約獸,不會傷害寧兒,我才回來的……」南宮藍看著墨九狸有些心虛的說道。

要不是墨九狸有心事,可能就發現南宮藍的眼神不對勁了!

因為墨九狸現在心裡情緒沒有穩定,所以完全沒有多想!

「嗯,紫夜不會傷害寧兒的,寧兒在裡面不會有事的!」墨九狸看著南宮藍說道。

「九狸,你看著藍姨,藍姨有話跟你說!」南宮藍看著墨九狸認真的說道。

「藍姨你說。」墨九狸看著南宮藍道。

「九狸,你要記住藍姨說的話,寒兒失蹤和你沒有一點的關係,是別人抓了他,如果說非要和我們有關係,那麼就是我們的敵人抓走了寒兒,你不要把事情都怪在自己身上,不要自責!

小澤他們還需要你照顧,你這樣自責無法安心修鍊提升實力,那麼誰來保護孩子們?誰去幫你找爹娘?萬一你爹娘現在也遇到危險又該如何?

既然對方如此強大,那麼我們就要變得比對方更加強大,讓對方後悔今天抓走了寒兒才行!所以,聽藍姨的話,不要自責,不要把事情都怪罪到自己身邊,為了孩子們,為了寒兒,你要好好的才行!我相信寒兒如果醒來,知道你這樣下去,也會很難過的對嗎?」南宮藍看著墨九狸心疼的說道。

雖然他們醒來的時間沒多久,但是他們太了解九狸和自己兒子之間的感情了!也心疼老天爺如此捉弄人,為什麼要讓他們小夫妻遭遇這樣的事情啊……

之前察覺到到外面的動靜,還沒看清楚怎麼回事,她和帝滄海就昏迷了過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