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棟號稱運用九宮八卦建造而成的建築物位於湖島中央。

整座島畢竟就這麼大,他現在所處的位置,距離那棟建築物不過七八米遠而已。

他用一條繩索將氣墊船固定在岸畔一棵大樹的樹幹上,便欲往前走,卻忽然感覺有點兒不太對勁,

他擡頭一看,

瑪了個蛋!

樹枝上棲滿了烏鴉。

那些烏鴉並沒有發出聲響,只是正靜靜地看着他。

這讓他心裏有些發毛。

尼瑪被無數雙眼睛這麼盯着,心裏不發毛纔怪。

他深吸了一口氣,緩步朝着前方那棟建築物走去。

誰知剛走了沒幾步,忽然聽到一陣“沙沙”的聲響。

他不敢怠慢,立刻停下腳步。

根據聲音傳來的方向判斷,並不是阿祁發出的聲音,因爲阿祁就在它身旁,而沙沙聲是從他正前方的草叢中發出來的。

他壓低聲音衝阿祁問道:“這鬼地方還有啥玩意兒?”

阿祁輕描淡寫地說:“主人不必擔心,就是一些毒蛇而已。”

尼瑪……

毒蛇!

肖遙心頭一驚,也就在這時,一條碗口粗細的黑影從草叢中躥出,就像離弦之箭一般快速朝他撲來。

他本能的一擡手,一把抓住了那道黑影,

再定眼一瞧,還真是一條毒蛇!而且不是一般的毒蛇,而是一條攻擊性極強的眼鏡蛇!

肖遙剛好抓住了眼鏡蛇的脖子,

眼鏡蛇拼命扭動着身體,想要掙脫,嘴巴大張着,兩顆尖長的毒牙露在嘴外,牙根處甚至可見晶瑩剔透的毒液。

肖遙驚出了一聲冷汗,

瑪了個蛋!

還好老子手快,不然要是被這玩意兒咬上一口,不死也得活受罪。

他暗暗加大力氣,眼鏡蛇漸漸沒了動靜。

他隨手將眼鏡蛇往身後的湖裏一扔,又衝阿祁問道:“這島上有多少毒蛇?”

“不多,我也就碰到了二三十條而已。”

“臥槽!這還叫不多!”

“這算什麼,當年本大聖在蛇島,毒蛇成千上萬……”

“行了,你別提當年,老子只關心眼下。”

肖遙說着,從旁邊的樹上折斷一截樹枝,一邊用樹枝拍打着草叢,一邊緩步前行。

正所謂“打草驚蛇”,這也是防止蛇咬的好法辦法。

終於走到了那棟建築物旁,還好並沒再有其它蛇冒出來。

肖遙沿着建築物的牆壁慢慢往前走,希望找到一個窗戶口什麼的鑽進去。

誰知繞着建築物走了大半圈,居然沒看到一扇窗戶,更別說門了。

“臥槽!這尼瑪是什麼建築?居然連窗戶都沒有。”

“主人你想進去?”

“廢話!我不想進去跑這來幹嘛。”

“要進去的話你就得爬到上面去,入口在這棟建築上面呢。”

“在上面麼?”

肖遙微微一怔,立刻擡頭望向建築物上方。

這棟建築物差不多有兩三層樓高,四壁近乎垂直,而且十分光滑,要想爬上去並非易事。

不過這難不倒肖遙,

他觀察了一番,發現旁邊有棵樹的樹枝延伸到建築物的頂部,也就是說,只要爬上那棵樹,就能上到這棟建築物頂上去。

肖遙立刻朝那棵樹走了過去。

爬樹是他的一大特長,他正沿着粗壯的樹幹往上爬,頭頂上方忽然傳來此起彼伏的“哇哇”鴉叫聲。

他立刻擡頭一看,也不知發生了什麼,原本停在樹上的烏鴉羣竟全都撲翅而起,飛到了半空之中。

(大家有推薦票投來吧!) 肖遙心裏頓時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他顧不得那麼多,加快速度往樹上爬去。

誰知剛爬到一半,漫天飛舞的烏鴉忽然都朝他涌了過來,對他展開了瘋狂的攻擊。

瑪了個蛋!

這烏鴉啄起人來還真TM疼。

肖遙這會兒正在爬在樹幹上,躲都沒地方躲,只能用一隻手護住眼睛,毫無還手之力。被烏鴉羣啄得一身生疼。

他實在受不了了,直接從近四米高的樹幹上跳了下來,一屁股重重地坐在了地上。

還好下面是柔軟的草叢,倒是沒摔傷哪兒,但那些烏鴉並不肯放過他,繼續對他展開瘋狂攻擊。

瑪了個蛋!

沒想到這羣烏鴉居然會是老子最大的阻礙。

老子今天要是栽在一羣烏鴉手裏,傳出去還混個毛啊!

肖遙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五雷號令!”

搓衣板立刻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他將搓衣板高高舉起,嘴裏大聲念道:“天火雷神,地火雷神,五雷降靈,鎖鬼關精。五帝敕下,斬邪滅精,急急如律令。”

話音一落,天空立刻烏雲密佈,隱雷滾滾。

烏鴉羣似乎意識到了不妙,停止了攻擊,盤旋在半空之中,發出“哇哇”的叫聲。

忽然,一道耀眼的赤色閃電劃破了天空,擊中了在半空中盤旋的一大羣烏鴉。

霎時間,半空中火光四射,便仿若放煙火一般,無數烏鴉從半空中掉落下來,其中幾隻掉落在肖遙身旁。

肖遙低頭一瞧,一隻只烏鴉的羽毛都已經快被燒沒了,身體冒着青煙,還散發着一股子烤肉般的肉香味兒。

剩下的烏鴉受到了極大的驚嚇,紛紛四下逃竄,往遠處飛去,很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肖遙朝着身旁一隻快烤熟的烏鴉屍體“呸”了一口口水,沒好氣地說道:“尼瑪敢啄老子,活該遭雷劈。”

他正說着,忽然聽到旁邊傳來一陣彷彿咀嚼食物的聲音,扭頭一看,

瑪了個蛋!

阿祁居然正捧着一隻快要烤焦的烏鴉在啃食。

“臥槽!你有沒有搞錯,居然吃上了!”

“主人你嚐嚐,剛被雷劈死的烏鴉,很新鮮的,味道還不錯哦。”

“吃你個頭!老子都快疼死了,哎呦!”

肖遙渾身上下可謂是遍體鱗傷,都是被烏鴉啄的,不過好在只是一些皮肉傷而已,而且他擁有很強的自愈能力,這點傷,用不了多久就能痊癒。

不過,他身上的衣服已被烏鴉的尖喙啄的千瘡百孔,只能是將就着穿了。

他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懶得管還在津津有味地吃着烤烏鴉的阿祁,再次爬上了那棵大樹樹幹。

終於沿着樹幹爬到了建築物頂部,肖遙這才發現,在建築物平坦的頂部中央位置,有一間樓梯房。

樓梯房有門有窗,不過門窗都是關着的。

這棟建築可真是有夠特別的,入口居然設在這兒。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朝着那間樓梯房走了過去。

樓梯房的門是一道十分厚重的鐵門,

鐵門已是鏽跡斑斑,彷彿已經有很多年沒有打開過了,肖遙伸手用力推了推,紋絲不動。他又查看了一下樓梯房的窗戶,窗戶玻璃早就沒了,不過窗戶口實在太小,約摸十五公分見方,一個成年人根本不可能鑽進去。

所以,要想進入這棟建築,也只能是強行打開眼前這道鐵門了。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將右手握拳,暗暗運氣提勁,大吼一聲,對準鐵門猛擊了過去。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鐵門被他一記重拳打出了一個淺淺的凹印,但鐵門並沒有被打開。

瑪了個蛋!

這樣猛擊拳頭還蠻疼的。

重生之庶女謀略 爲了進入這棟建築一探究竟,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肖遙咬了咬牙,又是一記重拳擊向鐵門。

再連擊了五拳之後,鐵門終於開了,肖遙剛伸手將厚重的鐵門推開一道巴掌寬的縫,一條碗口粗細的眼鏡蛇從門縫中躥出,張口咬向肖遙的手臂。

說時遲那時快,一道白影飛身而至,一口咬住了眼鏡蛇的脖子。

肖遙定眼一瞧,原來是阿祁。

阿祁牙尖嘴利,輕而易舉,便將眼鏡蛇的脖子咬成了兩截。

它也不遲,將眼鏡蛇扔在了一旁,沒了腦袋的眼鏡蛇還在扭動着身體。

肖遙稍稍平復了一下情緒,有些驚訝地衝阿祁問道:“你怎麼這麼快就上來了?”

“本大聖倒是還想繼續吃,這不是擔心主人你的安危嘛。”

“哎喲,還知道擔心我吶,我還以爲你吃起來已經把我給忘了呢!”

“本大聖怎麼會忘了主人……”

阿祁話音未落,一陣陰風從那道門縫之中吹襲出來,溫度彷彿瞬間驟降了幾度,站在門口的肖遙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主人小心!是魔氣!”

肖遙不敢怠慢,急忙往後緊退了幾步,並在心裏默唸:“使用辟邪寶劍。”

話音剛落,那柄散發着暗金色光芒的青銅寶劍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他透過門縫往內查看,裏面黑漆漆的,而且角度受限,即使運用第三隻眼技能,也無法探查清楚裏面的狀況。

“你覺得裏面真有邪魔?”

“這不明擺着嘛,都有魔氣從裏面散發出來了。說明還不是一般的邪魔。”

“TM的,老子就是來降妖伏魔的,怕個毛啊!”

肖遙將心一橫,走上前去,伸手推開了厚重的鐵門。

鐵門內,是一道蜿蜒向下的環形階梯,肖遙站在樓梯旁,探頭望向看了看,倒是並未發現什麼異常。

他正想對阿祁說下去看看,阿祁已經迅速溜下來階梯,一轉眼,便不見了蹤影。

瑪了個蛋!

這小畜生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不過這樣也好,正好由它去先探探路,最好我下去的時候,它已經把那邪魔擺平了。

肖遙握緊手裏的辟邪寶劍,沿着環形階梯緩步往下走去。

他很快下到了最底下,走出樓梯間一看,發現眼前是一座十分空曠的大殿。

這座大殿呈八角形,地面刻着一個巨大的菊花圖案,而在這朵菊花正中央,是一個太極。

(推薦票達到加更標準,特此加更!) 這個圖案,印證了肖遙之前的猜測。

沒錯!這棟建築物,就是出自九菊一派之手!

因爲地面的菊花圖案,正是九菊一派的標誌。

肖遙擡起頭來,運用第三隻眼技能仔細查看了一番眼前這座大殿,這座大殿其實分爲八塊扇形的區域,每塊區域雖然連爲一體,但地面與天花板均有隔板。

地面的隔板約摸二十公分高,其實並不能起到阻隔的作用,也不知設置這些隔板的意義何在。

大殿內堆放着不少東西,都是些雜物,給人的感覺,這就是一座倉庫。

肖遙知道,這絕不是一間倉庫這麼簡單。說不定,這裏面有通往地下墓穴的入口。

阿祁嗅覺靈敏,而且擁有超強的感知能力,說不定它能找到入口所在,可問題是,它這會兒不知道跑哪去了。

“阿祁。”肖遙輕喊了一聲。

等了片刻,並沒有任何迴應。

瑪了個蛋!

這隻小畜生跑哪去了?該不會出什麼事了吧?

肖遙心裏不免有些擔心,

不過他轉念一想,擔心個毛啊!

阿祁可是得用上古神器才能鎮住的神獸,就算法力被封印,估計一般的邪魔也奈何不了它。

不過,它不是說這裏面有邪魔存在麼?邪魔在哪兒呢?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忽然聽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響,他循聲緩步走去,手裏緊握着辟邪寶劍,與此同時警覺地查探着四周,不敢有絲毫大意。

終於來到了聲音發出的位置,

看到眼前的場景,肖遙被怔住了,只見地板上有一二十條眼鏡蛇,不過無一例外,腦袋全都被咬下來了。

其中有幾條沒了腦袋的眼鏡蛇正在扭動着身軀,聲音就是這麼發出來的。

不用說,肯定是阿祁乾的!

尼瑪這行動可真是夠快的,它溜進來纔多久啊,居然就這麼一轉眼的工夫,解決掉了這麼多的眼鏡蛇。

而它,依然不見蹤影,也不知到底溜哪去了。

肖遙運用六耳技能仔細傾聽,發現不遠處一個青色的大缸之中,有輕微的摩擦聲傳出。

什麼情況?

難道阿祁躲在那口大缸裏?

它吃飽了撐得麼!跑大缸裏去做什麼。

肖遙朝着那口大缸走了過去,走進後,發現大缸的口子是用泥土封住的。

既然沒有開封,說明不是阿祁。

到底是什麼東西,一口密封缸裏怎麼會有生意傳出來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