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百合呢,百合也是共德拉培養出來的。”冰冰認真道:“共德拉培養出來的人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徹底被共德拉控制了意志的人。越澤有他自己的意識,所以我覺得他可信。”

蜜糖也只能是點點頭,雖然她覺得冰冰的話有道理,但自己心裏仍然還是會對越澤有那麼一些小小的防備心態。

俗話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兩人說話間走向前來,王聰和越澤也都紛紛站起身。

王聰此刻心情大好:“來,我跟你們介紹一下,越澤,他以後就是我們撕蔥俠正義小組的督查!”

“日後請多多指教!”越澤也很入戲。

“行了,我們兩個剛纔都聽到了。”冰冰擺擺手道:“現在有一個問題,基博士把自己鎖在了房間內,這裏的建築材料很特殊,無法被破壞,他想讓我們救他出去,我們需要想想辦法。”

“基博士?”王聰愣了一下:“就是那個給我做改造的白大褂?”

冰冰點了點頭。

“爲什麼要救他啊!”王聰道:“若不是因爲那個王八蛋,我們也不至於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啊,我們爲什麼要管他的死活,他又不是什麼好人。”

“阿聰,話不能這麼說。”蜜糖道:“我覺得他也是被人利用,並非是自己有意要當這樣一個角色的。既然他有心要改過自新,我們爲什麼不給他一個機會呢?”

王聰雖然心裏還是不太待見這個基博士,可是卻又非常認同蜜糖的話:“那……那若是這樣說,就給他一個機會吧。”

越澤搖頭擺手,非常認真道:“哥,基博士那房間的建築材料是根本不可能被毀壞的,只有在總控室輸入密碼才能打開門鎖。”

“那你就去輸密碼啊。”王聰道:“這還用我教你嗎。”

“共德拉里只有四個人知道密碼,一個是尊主,一個是筱清風,一個是初夏,一個是傅博士。”越澤道:“但是這四個人都不在這裏,即便是在這裏,也不會把密碼告訴我們的。”

冰冰秀眉微蹙:“的確是這個樣子,這個密碼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知道的,就連秦淮八豔都沒有這個權限。”

王聰突然把雙拳捏的咔咔作響:“我就不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有破壞不了的東西。”

越澤苦笑着看了王聰一眼:“哥,傅博士研發東西那都講究一個極致啊,就算是這裏被核彈給炸了,基地都炸沒,恐怕那房間都不會被破壞。”

“吹牛不用上稅是吧?”王聰道:“這世界上還有核彈破壞不了的東西?”

越澤這下尷尬了:“我這是一個比喻,是說傅博士研製的那種超級堅硬又擁有超級韌性的房間真的沒有什麼可能被摧毀。”

蜜糖也點點頭:“剛纔冰冰用劍試圖破壞房門,但卻毫髮無損,這的確是不可思議的材料。”

“那在我出現之前,你們是不是也覺得這實驗基地那扇大門也沒有人能憑個人力量給打開?”王聰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來。

冰冰和越澤當時就愣住了。

是啊,在沒有王聰之前,誰都不敢相信居然會有人憑藉人力去推開巨擎之門啊,而王聰就做到了。


這種看似不可思議的事情,放在王聰的身上,居然真的可以帶給人們希望,這一刻冰冰真的對王聰有了一絲“崇拜”的感覺,這是之前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

“讓他試試吧。”蜜糖微微一笑,對冰冰道:“你剛纔不是還說了,傻人有傻福。”

冰冰點點頭。

“什麼意思?”王聰一愣:“你倆說誰傻呢?”

“當然不是說你。”蜜糖俏皮的吐了吐舌頭:“我是說……說基博士呢,他能在這種時候碰到你,那就是他的福氣啊。”

“他的確是夠傻的,幫共德拉改造出那麼多壞蛋來。”王聰點點頭,這一點他是認同的:“我救他可以,但他必須先跟我保證,他出來之後能夠改邪歸正!”

冰冰也有了初步的打算:“如果我們真的能救他出來,就把他送去陳博士那邊,讓陳博士的人看着他。肯定不能讓他再胡作非爲了。” 冰冰的提議馬上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同,仔細想一下,基博士如果能去英雄聯盟幫忙做事情的話,說不定或許是能將功補過的呢。


“誰是陳博士?”越澤皺了皺眉頭:“我怎麼聽起來那麼耳熟呢。”

“你身爲共德拉的人,在憑藉異能力做一些違法事情的時候,是否遭到過什麼特殊的制止?”蜜糖道:“如果有,那就是陳博士他們英雄聯盟的人做的。”

越澤恍然大悟:“對!我想起來了,我知道我爲什麼覺得這名字那麼耳熟了!是尊主說過,我們現在最大的敵人就是陳博士,因爲他手下也擁有一些跟我們一樣擁有特殊能力的人!”

冰冰點了點頭:“沒錯,我們說的就是那個陳博士。”

“等一下,哥,我在共德拉做事就是做壞事兒,去你們這邊就等於站在了英雄聯盟的隊伍裏,難道就不是做壞事兒嗎?他們不都是一樣的嗎?”越澤有些疑惑。

“雖然兩者都是帶有目的性的超能力人羣組織,但共德拉是有陰謀的,而後者是爲了阻止共德拉而存在的,所以兩者是有本質上的區別的。”蜜糖解釋道,她的解釋非常犀利。

王聰點點頭:“聽明白了吧,就是這麼回事兒,一個是做壞事兒的,一個是制止他做壞事兒的,就這麼簡單,僅此而已。”

越澤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就轉變了立場的,但是感覺上自己這立場轉變的一點都沒錯。

‘“走吧,別讓基博士等着了,萬一以爲我們把他給拋棄了呢。”冰冰道:“先去看看事情如何解決吧。”

王聰覺得這事兒恐怕是沒有任何的解決方案,只有一個辦法,來硬的!管它是什麼材料的,只要是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就沒有破壞不了的。

因爲這材料既然能夠成爲建築主體,那就說明是經過重組的,但凡是可以經過重組的東西,首先要經歷的就是破壞甚至是溶解。

雖然那個時候用的可能是高科技的東西進行的破壞和溶解,但也就證明了這是可破壞的。

人發明那些高科技玩意兒,最終的目的就是去做人類無法做成的事情。而王聰本身就是一個能夠做出正常人類無法做成事情的人。

幾個人再次來到基博士房間處的時候,百合和金鑫也過來了。


“他們都把自己鎖在了自己的房間裏。”百合道:“我們根本就沒有辦法打開。”

“有我就有辦法。”王聰自信滿滿道。

而注意到越澤的金鑫有些疑惑:“他是怎麼回事兒?”

“以後他就是我小弟了。”王聰道:“他已經決定棄暗投明跟我混了,以後我罩着他了就。”

“真的啊?”百合一臉興奮的樣子,能有新的小夥伴加入他們,她自然是滿心歡喜,而且越澤是跟她一批進入共德拉的,通俗的說,就是大學同班同學,找工作又進了同一個靠譜的公司,自然會爲其高興。

但同時也有來自金鑫的懷疑。

金鑫可沒有百合和王聰他們那麼的“單純”啊,她作爲一個經歷過社會上的風風雨雨、摸爬滾打的過來人,面對突然加入的新成員的動機自然有所懷疑,這才正常啊,人之常情啊。

“他說加入我們你就讓他加入我們了?”金鑫一臉不可思議,如果說王聰太傻,冰冰又有顧及同門的想法,但蜜糖不應該不懷疑啊:“蜜糖,你也覺得這事兒靠譜?”

蜜糖苦笑一聲,她一開始的想法自然是和金鑫一樣的,但是她又想了一下,像是百合和越澤他們都是沒有那麼深心機的人,他們都是那種思想上特別單純的人。

“或許靠譜吧。”蜜糖點點頭:“至少現在我沒有找到他身上可疑的理由。”

“金鑫,別帶着有色眼鏡看待他。”王聰一本正經道:“改邪就是歸正,棄暗就是從良。”

“好吧。”金鑫苦笑着搖了搖頭:“只要你們覺得他靠譜就好,不過……我先把話說出來,如果他有做出威脅到我們任何一個人安全的事情被我察覺了,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的。”

王聰也嚴肅的點點頭:“到時候都不用你說,我肯定親手清理門戶了。”

“我如果做出對不起你們的事情,我自行了斷。”越澤對懷疑也做出了自己的聲明:“請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救人要緊。”冰冰再次提醒道。

王聰走上前,猛踹了一腳房門:“還活着吧?”

基博士一聽聲音,迅速走到門旁邊:“你們快想想辦法幫我打開!我要出去,我求求你們,幫幫我,我要離開這裏!馬上!”

“看你態度這麼誠懇,我就勉強答應你吧。”王聰淡淡道:“但是你最好給我記住了,你對我做的那些事情我可沒原諒你。”

“基博士!你不能當背叛者!”龍琴的情緒很激動。

“我自己的人生爲什麼要聽你的!”基博士似乎也有些不耐煩了:“龍琴,如果你真的是爲我好,那就讓我走,這是我的機會!你不想抓住你自己的機會,那和我沒關係,可你不能阻止我去抓住我的機會。”

龍琴突然翻臉了:“如果你要走,我會立刻執行尊主的命令!”

“什麼意思?”基博士皺起眉頭。

“我會殺了你!”龍琴的威脅毫無徵兆,突然就動了殺機!

只見龍琴突然就將自己的衣服死死的勒在基博士的脖頸上,基博士驚慌中雙手抓住勒住他脖頸的衣服,兩個人突然就在房間內扭打成了一團!

房間內的聲音也迅速讓王聰他們緊張了起來。

“快救我!”基博士一邊掙扎反抗一邊求救。

王聰管不了那麼多了,深呼一口氣,將所有的力量都沉於雙腳之下,氣沉丹田。

王聰頂頭挺頸,直身坐胯,十趾抓地,兩膝微蹲,突然就剛猛暴烈,崩撼突擊的一拳轟了出去!

真可謂是動如繃弓,發若炸雷。王聰整個蓄勁的過程就像是拉開的巨弓一樣,蓄滿勁力,突然就把渾身所蓄之勁傳遞到拳頭釋放出去!

這一拳當真是讓人措不及防,帶着一股摧枯拉朽的氣勢,就像**爆炸在這房門之上!即便是剛纔冰冰一刀巨霹都沒有傷到半分的門面上,竟然也留下了觸目驚心的深坑!

衆人徹底看呆,這是人的拳頭嗎?

然而王聰這一拳後,整個人也暴跳起來,拼命的甩着手腕!

就剛纔這一拳,王聰硬是把自己的骨頭都給震斷了。這房門的堅硬程度遠遠超出了王聰的想象,王聰這一拳砸過去,自己就傻眼了。

“你還真敢鬧着玩兒啊。”越澤看着都疼,咧嘴道。

驚人的自愈能力讓斷骨之痛很快就消失了,但王聰也真不敢再來第二下了,雖然房門表面的確遭到了王聰這恐怖之力的損傷,但是這種損傷卻根本沒有實質性的影響。

房門絲毫沒有能打開的跡象。

“這樣沒辦法解決問題。”蜜糖當機立斷做出判斷,絕對不能讓王聰繼續嘗試了,再繼續下去就和自殘沒什麼區別了。

金鑫也點點頭:“破解密碼是現在唯一的辦法。”

“這怎麼可能。”越澤當時就搖頭了:“拿什麼破解啊。”

“帶我去總控室,雖然可能性極低,但這也是唯一的一個辦法。”蜜糖道。

“我雖然並不精通,但是電腦方面還算是比較瞭解。”蜜糖道:“我想辦法破解。”

就在這時候,王聰腦海裏突然就閃過一些隱約的記憶,全部都是他坐在電腦面前伏案工作寫代碼,破解代碼的一些事情。

這一刻王聰似乎想到了自己的一個身份,他是紅客聯盟的!

對!他是一個爲了維護國家利益而戰的紅客,不利用網絡技術入侵自己國家電腦,而是“維護正義,爲自己國家爭光的黑客”!

紅客是一種精神,它是一種熱愛祖國,堅持正義,開拓進取的精神。

所以只要具備這種精神並熱愛着計算機技術的都可稱爲紅客。紅客通常會利用自己掌握的技術去維護國內網絡的安全,並對外來的進攻進行還擊。

王聰在工作之餘,就是一個紅客聯盟的成員!作爲一個計算機方面的工作者,王聰最基本的密碼破解還是知道一些的,況且因爲他的愛好,他對此肯定也比蜜糖精通很多。

“我好像想起來我以前是做什麼的了。”王聰突然道:“我好像就是做計算機行業工作的……我瞭解電腦,而且似乎是非常的瞭解。”

王聰這話再次震驚了其他幾個人。

“那還等什麼呢!快去想辦法看看是否能破解密碼!”蜜糖連忙道。

“這密碼沒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複雜,就是因爲現在的科技精通者太多,所以這裏的密碼是極爲簡單的‘機械’密碼。”冰冰道:“這是不需要通過電腦控制的密碼輸入方式,單獨的一個系統,沒辦法通過電腦解碼破譯的。這也是傅博士專門設計的。”

蜜糖皺起眉頭:“不管怎麼樣,這是我們唯一的辦法,去看看。”

衆人來到密碼室,就是簡單的0到9的密碼輸入器,而這個就是單獨控制所有房門門鎖的,沒辦法利用電腦破譯。

雖然看起來這是極爲簡單的一個密碼設計,在現如今更容易利用電腦破解密碼的時代,這種密碼模式反而是更更安全的一種方式了。

傅博士當時設計的初衷就是一個“返璞歸真”的理念。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