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行,現在就這麼辦。” 既然已經下了決定, 然後就是一番忙碌。

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把所有健康的百姓轉移到城市的中心, 然後收縮兵力, 把百姓包圍在我們的收縮圈以內。 這樣就可以讓子弟兵更多的面對那些行屍走肉,減少百姓的傷亡。

“你們確定要這麼做, 確定這麼做有用?”秦培看着都要分頭行動的我們道。

“怎麼了?” 我問她道。

“這不是外界的行屍走肉進攻! 這些行屍在之前,他們是健康的活人, 甚至怎麼感染的都不知道, 你把他們集中起來, 如果人羣之中出現幾個病例, 那隻會更麻煩。”她說道。

我們都坐了下來, 這纔是最難辦的地方!!

“操! 真他媽的煩人!” 這到底算是怎麼回事兒, 我拍着桌子道, 就這麼一段時間的煩惱,已經超脫了我這輩子的容量, 無人可以理解我此時對老石頭對a的思念, 如果他們在,何至於此?!

“冷靜三兩, 你一定會有辦法的。” 這一次出言安慰我的, 竟然是薛丹青。

“繼續拖下去吧。。。。”我揉着腦袋道, 如果安慰有用, 我還用的着這樣?

瓦漏偏逢大雨,我現在終於理解了這句話。

就在我們還在這個城市無可奈何的時候, 一份兒電報傳了過來,其他國家,馬來西亞,美國,蘇聯,現在全部都出現了病例, 有行屍走肉攻擊活人的情況發生!

看到這張電報的時候我真他媽的想仰天長嘯,讓你們浪,讓你們得瑟,讓你們想趁火打劫,這下真他媽的爽,你們自己也嘗一下後果,甚至我都有點懷疑,這事兒是不是我們自己人做的, 運送了兩個病人去這些國家,這手段,真的像是二逼道士啊。

“你還有心情笑得出來?! 首長讓你給他打個電話!” 李大祕瞪着我道。

“爲什麼不笑, 難道你不感覺,這個消息真的過癮麼?”我看着他凝重的表情道。

他搖了搖頭道:“ 事情如果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就行了, 你啊, 還是年輕, 根本不懂什麼叫政治。去吧, 給首長打個電話, 他有話對你說。”

這幾乎就是聖旨,我雖然還想搞明白我到底哪裏不懂了, 可是還是不能拖沓, 趕緊去撥通了號碼, 電話那頭傳來了首長的聲音,他第一次給我壓力,他說道:“小傢伙兒, 要快點。”

他說的非常輕鬆和藹,可是我卻一下子全身冷汗。 事情哪裏出現了更大的變數? 不然老人用得着讓我給他回個電話?

“放心吧, 我會的。” 我顫抖道。

“沒有多長的時間了。” 他說道, 說完,他掛了我的電話。

掛了電話, 我立馬去找了李大祕, 我要搞明白, 這件值得我高興的事兒, 他的背後到底隱藏着什麼巨大的危機, 讓首長都坐不住了?

“你傻啊, 現在老百姓能穩定下來, 就是現在國有外患, 一旦其他國家自顧不暇,之前的矛盾就又出來了。”

“這都不是事兒! 接下來你看吧, 他們不是忌憚中國, 而是需要一個藉口! 這纔是首長最爲擔心的事兒!”李大祕道。

——國際局勢瞬間惡化, 現在就是發現病例的國家, 包括那些還未發現病例的國家, 他們認爲中國爆發了一個巨大的傳染病, 而且中國政府無力控制局面, 導致病毒正在向全世界擴散。

“我操他媽的!” 我抓着報紙砸在桌子上, 這是全人類的災難, 你們這些鳥人,能不能再無恥一點!

“聯合國發表聲明, 勒令中國政府不管採取什麼樣的手段, 必須控制整個形式的蔓延, 他們已經組成了聯軍,分海陸空三路奔赴中國,‘幫助中國政府解決災難。’”

我終於知道首長最擔心什麼, 這已經引起了戰爭!!! 這她媽的是他們終於找到了理由合法的入侵中國!

這可能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

我在屋子裏着急的團團轉, 我已經坐不住了,徹底的坐不住了。 我真是太傻了, 我現在才明白,爲什麼所有的人會兜了那麼大一個圈子, 爲什麼會把一切都隱藏起來,我甚至感覺要毀滅掉人類的, 不會是魔族, 而是人類自己的自私貪婪和無知。

邊境形式劇烈的惡化,已經起了幾起摩擦, 守衛在邊境的戰士們已經子彈上膛, 就算是全世界的敵人一起來進犯,也要誓死保衛自己的家園。

第二日, 美國聯合其他國家,綁架了聯合國, 進一步的往中國政府施壓。

他們要求中國政府,隔離消滅傳染源頭, 屠城。

不然,他們的軍隊, 會用炮火, 踏平威脅他們子民的一切不安定因素。

我看了那個報紙, 其實沒一個人都看了, 紛紛的默不作聲。 失控了, 到這一步, 纔算是徹底的失控。

行屍越來越多, 百姓已經崩潰無法安撫,外國敵對勢力隨時準備入侵。 我們幾個人到底能做什麼?

就在當天中午, 全世界都轉播了中國的電視臺。

電視上, 那個老人滿頭銀髮不怒自威。

他的身後,站着一樣是白髮蒼蒼的老人,有中山裝,有軍裝,筆挺的站着。

“中國政府絕對不會放棄他的任何一個子民!”

“中國政府絕對有能力保護他的每一個人民!”

“中國人民的軍隊不會畏懼任何以任何幌子侵略他們家園的勢力, 我們主張熱愛和平, 卻不會放任任何侵略。”

“中國的兒郎們已經提起了大刀扛起了長槍!”

四句話說完,幾個老人把手放在了一起。

電視前面的李大祕淚流滿面, 國破家亡面前, 何來一己私利?!泱泱華夏兒郎, 何懼任何挑戰?

不經歷那個時代, 你不懂那個時代的人對於老人是一種怎麼樣的信仰。真相總會在它需要的時候水落石出。

我想起了那個堅強的紅衣男孩兒, 想起了龍虎山那三個以身殉道的老道士。 想起了a的堅持。

想起了吳三省,想起了二逼道士, 老二, 張公子, 甚至我素未謀面的彭加木。

他們要爲老人續命,除了要保留他的那份精神, 欽佩他的手腕之外。

他們也許算到了這一天。

算到了他們全部消失於這個世界的時候, 算到了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一個救苦救難的神靈的時候, 人民需要的, 不僅是一個偉人這麼簡單, 而是信仰!!

而那個老人, 就是所有人的信仰, 他不倒下, 中華民族就不會倒下, 更不會彎下脊樑。

以前的一號二號三號之爭。

此刻在那幾雙皺紋如同老樹盤根的手放在一起,煙消雲散。

對, 這就是中國, 中國精神。

不管他們在平時有多麼的一盤散沙爭權奪利爾虞我詐,在災難面前,中國人民都能凝聚成強大到令任何人畏懼的力量。

我以爲整個中國會在這種壓力下崩塌, 卻發現我自己錯的離譜, 此時的中國,忽然在危機面前,迸發了讓人靈魂顫抖的力量!

這個城市的,老弱婦孺, 全部提着武器上陣。 菜刀,板磚, 木棒, 他們開始自己保衛自己。

可是, 精神夠用麼?

首長的聲明發出以後, 終於開戰! 炮火一觸即燃!

“這是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源頭。 還是中華民族要從此除名的先兆? 難道中國無法逃脫滿清的命運?”

紐約時報,如此調笑道。 這是一個連鎖反應,牽一髮而動全身之間,瞬間的,以點破面,整個形式徹底惡化到了不可控制的範圍之內。

中國人民是迸發出了足以讓人靈魂顫慄的力量,中國的首長是說出了豪言壯語。可是實力呢?

每天都會有各種各樣的報紙送到我這裏來,團結就是力量,可是這些力量並不足以保衛自己,邊境戰場上,戰士們拼了命,可是節節敗退。

我的頭髮越掉越多,白髮也越來越多,漸漸的多到已經不需要秦培去給我拔掉白髮了。蝨子多了也他孃的不咬人了。這是每個人都恨的東西,我恨我自己沒有強大的力量。去守衛,去保護我自己想要保護的人。

內憂,外患。

我到底該怎麼辦?

“真不行,選擇那一條路吧。”秦培趴在我的肩膀上說道。

“看來只能這樣兒了。”我有氣無力的道。

——就在昨天晚上,李大祕找到我,他說這是一場必死之局,正面戰場上無法去對抗那些聯軍,更何況他們是佔據在了一個道德的制高點——防止瘟疫的擴散。這場戰役,還沒打,我們就輸了一半兒,更何況,武器的落後,還是一個致命傷。

我問他那我們現在怎麼辦,有什麼辦法可以解決眼下的危機。

他低聲的說了一個字兒:核。

“這是首長的意思,你應該明白老人家做這個決定的時候下了多大的決心,他有多麼的無奈,只有屠城,才能打消他們發動戰爭的藉口。也只有在此時用上核武器,才能震懾他們,中國是一個有核的國家。”他說道。

“那爲什麼不能用核彈去丟給他們?”我道。

“因爲中國最早發現的行屍,被整個世界認爲是一個巨型傳染病的源頭,就算用核戰勝,這場瘟疫不解決掉,中國將會是全世界的敵人,也等於向全球宣戰。更重要的是,首長害怕,這瘟疫,只是一個開始,如果真的如同他們幾個口中所說存在魔界,那他們不可能只有這麼一點力量,那時候纔是真正的災難,而中國,是主戰場。”

我當時就無話可說,因爲我想不到更好的解決辦法,我不想下這個決定。可是我能做什麼?

——第二天,部隊開始緩緩的集結,我無力去看那些百姓,因爲我就要放棄他們。我要踐諾了,如果是這樣,還不可怕,爲了結束這場戰爭,我必須做出取捨。必須捨棄他們,來挽救更多人的性命。

而他們此時還在抗爭着,抗爭着這些要奪去他們生命的行屍和瘟疫。

沒有人比我更渴望那強大的力量。

掌控一切的力量。

如果他們還在就好了,我看向驪山的方向。

我們要撤走,這裏要引爆核彈。這像是一把尖刀一樣的,捅進我的心臟。

也就是在我們要撤軍的時候,異變出來了。

羅布泊的方向,忽然發出巨大的足以媲美太陽的光線。

距離太遠,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可是我們卻在此時接到了命令,原地待命,事情出現了轉機。

就在當天晚上,我們受到了士兵萬里加急送來的錄像帶,我們幾個人,在一個錄像廳裏,用他們的設備,觀看了這個錄像帶。

錄像帶裏的內容,是關於今天的羅布泊光線。我心道,難道羅布泊的更深處,還隱藏有什麼巨大的祕密?

打開錄像帶之後,開始是刺眼的白色。持續了很久。

之後,有一個震撼人心的畫面傳來。

有一隻巨大的蜥蜴,咆哮着破土而出,此時的它真的像是一個巨型的坦克一般,沒有人會在此時還會懷疑他的身份,他就是一條西方巨龍。

在它的身上,有一個人,我見過,他就是耶穌。

耶穌還有他的十二門徒,忽然就破土而出。他們懸浮起來,並不隱藏他們的神能。

錄像帶到了這裏就停了。可是李大祕卻拿出了一疊報紙丟給我們道:“這裏是西方的報紙,今天的,幾乎每一家的頭條都是一模一樣的內容。”

“神的歸來。”

報紙上詳細的說了今天在東方的中國出現的神祕狀況,然後耶穌和他的十二門徒,竟然去了戰場,命令他的子民,撤軍。

“整個世界都驚呆了,包括中國的軍隊。”

“神回來了,拯救他的子民們麼?”

報紙上鋪天蓋地的,全部都是對這個神蹟的報道。

我想起了老石頭和耶穌的對話,我在佩服老石頭的謀劃之餘,我不得不對他致敬,這是一個把一生都奉獻給了人類的一個人,是一個值得我們所有人敬佩的人。

今日之耶穌降臨,十有八九是昔日他的安排。安排在人類自身大亂的時候,以他的神蹟,來安撫這場戰爭。

這是二逼道士的最後一部棋。

他把所有會發生的事兒全部都算計在內,可是他給我的感覺卻不是那些道士的掐指一算,他的一切,都是殫精竭慮的謀劃。

他要是二逼,這個世界上還會有聰明人?

“這樣的話,那些國家都會撤軍的吧,想不到危機,可以這麼解除。”這絕對是一個值得興奮的消息,不是嗎?壓在衆人心頭的大山,終於在此時,因爲一個耶穌而化解掉。

“我就知道耶穌他老人家不會看着我們不管的。”查理在此時非常的自豪。“我要去拜訪他老人家。”

此刻當浮一大白!!!

這是多麼的諷刺啊!!我們最大的敵人,竟然是人類本身。

“可以不要高興的太早麼?我們有特殊身份的工作人員在國外,他們反饋回來的消息並不值得我們這麼高興。”李大祕皺眉道。

“邊境的軍隊並沒有撤軍,他們只是暫停了軍事進攻。現在在這些西方的國家內部,還在激烈的討論一個問題。真他孃的最骯髒的就是政客!”李大祕這麼有涵養的人,竟然都在此時爆了粗口。

“到底具體是怎麼回事兒?”我問道。

“你可能不太清楚整個歐洲的歷史,在一頓時期之內,教皇國是最大的勢力,這些研究歷史的人應該都清楚,只是後來沒了神蹟,包括其他各種各樣的原因,教皇國四分五裂。”

“所以你應該想到,耶穌此時的顯露神蹟,他的歸來,最高興的除了篤信他的子民之外,還有其他人,比如說梵蒂岡。就算他們沒有藉着耶穌的榮耀來重現古時候教皇國的輝煌,那個政客們也不得不防。”

“此時那些人,瘋了一樣的去梵蒂岡朝聖。神的歸來對於這些政客們來說,並不是好事兒,人們有了統一的信仰,他們認爲會失去他們的統治,神就算真的存在,也早就應該退出歷史的舞臺了,他們不能容忍,‘神’回來搶奪他們的利益和權利。”

“所以有可靠消息,他們正在密謀,屠神。然後嫁禍給中國,徹底引爆民衆對我們的仇恨,來達到他們的目的,這就是政客,最骯髒的婊子,只要有足夠的利益,他們可以做一切的事兒,”李大祕說道。

“哦上帝,這一切都是真的?他們竟然想要屠掉耶穌他老人家?他們瘋了!?”查理叫道。

“不能讓耶穌死掉。那樣就真的全完了,必須阻止。”我道,這羣人,真的是太過可怕。

竟然敢屠神!

“也不用太過擔心,他們想要殺掉耶穌,哪有那麼容易,屠神?一旦事情敗露,等待他們的,是他們自己民衆的憤怒。”李大祕道。

這兩天的電視上,到處都是耶穌的身影,他只是在梵蒂岡,來勸導他的子民向善,要經常懺悔自己的罪。

當然,他講述了東方的事情,講述了他爲什麼離開了他的子民那麼久。 啟稟王爺:王妃又忘吃藥了! 是怎麼和世界上最後一批末法者保衛地球。

耶穌絕對是有公信力的,不會來一個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的話。——他說的,再一次引爆了世界的輿論。

“魔界來襲,人類將何去何從?”這是第二天報紙的主旋律,可是外國的民衆他們不害怕,因爲他們的神在,他們的神可以保衛他們。

邊境上的軍人迫於強大的壓力,終於撤軍。

這一次,纔算的真的化解了外界帶來的壓力。

可是令人可笑不得的是,破四舊中被毀壞的神像,廟宇等等,本來在這兩年是暗地裏滋生,卻因爲耶穌的迴歸,在華夏大地,如同雨後春筍一般的冒了出來。

大半個中國的人,都在拜神。

各路神仙。

“你們的耶穌都回來了,我們這麼多神,玉皇大帝元始天尊哪吒三太子齊天大聖天蓬元帥嫦娥仙子,他們還會遠嗎?”——這是老百姓的解釋。

爲此我還跟首長通了個電話,他笑道:“我不在了的話,百姓需要信仰的力量,特別是這個時候,隨他們去吧,或許在之前我就做錯了,是對是錯,誰能說的清楚?”

“我永遠記得您的爲天下寒士開天門。”我說道。

重生之軍閥生涯 “到底誰會是救世的人,其實到最後纔會揭曉。”老人笑道。 西方的神已經出來開始保護他的子民了, 那我們作爲歷史悠久的傳承,有一個異常完善的神學體系, 我們有無數的神, 可是在大災大難面前, 我們的神又去了哪裏呢?

這幾乎是每一次當中國出現災難的時候, 這些無神論的人都會跳出來指責一番的藉口, 如果真的有神, 又怎麼會讓他的子民受於水深火熱之中而視而不見?

可是這一次, 那些有信仰的人, 跳了出來, 指着那些無神論的人罵道;“ 叫叫叫, 就他媽的知道叫, 現在你自己看一下, 耶穌都他孃的出來了, 你還敢說什麼科學? 還敢說這世界上沒有神?”

耶穌的出場, 的確是給無神論的人一記異常響亮的悶耳光, 但是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 就改口道:“ 我們說的沒神, 不是說人家西方, 而是說的東方, 東方你懂嗎? 中國沒有神, 人家外國有, 不然你自己看, 爲啥耶穌都出來了, 你們敬的神像還不出來解救你們?”

此言一出, 得到了西方在中國的傳教士的強烈相應,:“ 我們早他孃的說了, 耶穌是這世界上唯一的真神, 你們不信, 現在總該相信了吧, 來,都向主懺悔,主會原諒你們的過錯的。”

一時間, 還真的有一大部分的人, 拋卻了佛道教, 轉投了基督教, 老百姓不管你那麼多, 誰讓人的神出來了, 我們的神沒有了呢?

而剩餘的大部分人, 則瘋了一樣的燒香拜神拜佛, 軍隊並不能給他們絕對的安全感, 可是神能, 以前就算了, 現在耶穌出來了, 說明這世界上還是有神的嘛, 他們不出來,只會說明我們不夠誠心。

老首長破四舊多少年, 一個耶穌的出場, 就打破了多久的成果? 連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認, 人類需要信仰,用信仰來解決未知的事物, 這可以說是心理安慰, 也可以說是宗教信仰賴以存在的根本, 他自嘲的對我道,自己那件事兒上, 沒有對錯之說, 只是自己有點不自量力。——牛頓二十歲之前就完成了他所有的科學研究, 但是他究極一生最後在精神分裂之後不得不虔心信奉基督, 因爲就算萬有引力這個科學, 他也無法找到這世界上的第一力到底是誰賦予的。

這些全都是耶穌風騷出場帶來的鏈鎖反應。

如果你認爲, 僅僅是這樣的話, 那隻能說你們低估了中國人的智慧和鑽營之心。

在這個中國人對自己信仰產生懷疑的時候, 在這個整個民族面臨的爲難的時候, 忽然涌現出來了無數的“小宗教”。 他們大肆的宣揚世界末日,魔界入侵之說。 他們鼓吹自己的神是無所不能的, 這其中有法輪大法, 有日月神教,有全能神。 他們非常的可笑簡單, 可是民衆在此時因爲信仰的動搖和對災難的恐懼, 他們還真的信了。

這個消息在李大祕告訴我們的時候, 我們哭笑不得, 這些小宗教有的是臺灣那邊的, 有的是國外敵對勢力的, 甚至還有單純的就是爲了斂財的。

“ 不管他們是因爲什麼目的出現並且存在的, 總之, 他們是不能再這個時候存在的。” 李大祕道。

“一羣烏合之衆, 派兵剿滅了, 非常時期就是要用非常手段對付這些非常賤之人。”北極狼最近被整的非常憔悴, 聽到這個消息不耐煩的道。

“這個已經再做了。 抓到這些人, 絕不姑息手軟。” 李大祕說完, 眼睛一直看着我, 似乎非常玩味。

“你去做了就行, 這麼看着我幹嘛?還嫌我在這邊不夠煩?” 我納悶兒道。

“ 你認爲這個時候, 對付這些鑽空子的人, 我們用暴力手段就可以了, 這隻能治標不能治本,他們的出現, 說的難聽了點, 是順應天時而生, 也有他們出現的理由, 你滅了一個全能神,會出來一個萬能神, 滅一個日月神教, 會出來一個太陽神教, 難道都滅了?所以, 我們現在必須找到一個穩妥的辦法。” 李大祕說着, 還是看着我。 看的我都他媽想吐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