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邊老神在在的鎮國公聽到衛大人此,眉頭動了動。

李家柒點頭

「衛大人所甚是,下官此番前去定會好好調查,前富安縣令全家被滅門之事。

也會盡全力讓富安縣的百姓安居樂業,如聖人所,當官不為民做主,妄費下官這一身官服。」

他這番話聽在這金鑾殿上的眾朝臣耳中,只覺得他年少輕狂,當真是個只知道讀書的小少年郎。

大殿上這些人,有幾個沒有去過地方上任職,那地方上的官是那麼好當的嗎?

造福一方百姓說的倒是好聽,他們且看他如何到處碰壁,灰頭土臉的回到京城。

就聽上方的皇帝道:

「既然此事已定那便退朝!李愛卿到朕御書房來一趟。」

皇帝說完便走,他身旁的大太監高唱一聲,「退朝!」之後,倒是沒有立刻離開,而是來到李家柒身旁做了個請的手勢。

李家柒點頭跟着這位汪公公進了御書房。

御書房內皇帝端坐在上首,見他進來點頭

李家柒先開口拜見皇上。

皇帝道:

「李愛卿可知朕為何派你去富安縣做縣令?」

「這個臣不知。」

皇帝就道:

「曹算這個名字,你可還有印象?」

李家柒心裏念頭一轉,想着曹算這名字在哪裏見過,忽的李家柒抬頭看向皇帝。

「臣若沒記錯的話,可是那,上面的?」

皇帝點頭

「那你可記得曹算後面寫的是什麼?」

這個李家柒自然是記得的,那後面什麼都沒有,只寫着大周五百二十三年,曹算送銀二十萬兩。

「大周五百二十三年,曹算送銀二十萬兩。」

皇帝問,他自然一個字不差的背下來。

上首的皇帝點頭

「你果真有過目不忘之能,但你此番前去富安縣任縣令,凡事還要多加小心,另外朕再暗地裏封你欽差一職,不到萬不得已切不可亮出身份。」

李家柒一聽,立刻跪下謝恩,這可是意外之喜。有了這隱秘的身份,他辦起事來就方便很多。

但是,

「皇上臣厚顏,向皇上再求一閑職,給和臣一同中舉的潘舉人。

潘永興此人,家中因為開酒樓,所以他從小便善打聽消息。

臣想讓他先去富安縣一步,暗地裏將赴富安縣的消息打聽一番。」

王帝聽他主動開口為別人求官職,再聽他說那人的能耐,便問

「哦,那人竟是跟你一年考上的舉人,他排名如何?」

李家柒面色尷尬一瞬道:

「最後一名!」

「哦?竟是最後一名。」

「是!那人的精神頭都用在了聽笑道消息上。」

「既如此,朕就給他個監聽司閑職好了,你可還有其他要求?」

李家柒搖頭

「沒有了,就是有一事要跟皇上您報備一下。」

「報備?」

「是,臣之前不是說有個染布的方子么,司禮監的陶公公可真是厲害,幫臣賺了七萬兩白銀。

臣此番前去,打算拿出六萬兩來,其中三萬兩,為富安縣的百姓購買糧種和糧食,剩下的三萬兩,兩萬打算用來重新建設富安縣,一萬兩做雇傭富安縣民眾的工錢。」

皇帝挑眉

「朕還真是第一次見到有像你這樣當官的,你這是打算用錢砸出個繁榮景象?」

李家柒聽不出皇帝的喜怒,但敏銳的覺得,皇帝可能是有些生氣了,便趕緊解釋

「回皇上,自然不是!臣這麼做有兩點考慮,

一,是這樣做的確能夠最快的讓那些民眾信任臣,臣在做工作之時也好展開。

二,便是臣這個探花是皇上您點的,臣能有此番下去歷練的機會也是皇上您給的,臣不能給皇上您丟臉,臣怎麼也要在任期內讓一方百姓安居樂業,感念聖恩。」

皇帝唇角微勾了下,他如今倒是很喜歡聽這小子說話。

「嗯!既然如此朕知道了!還有么?」

「還有就是那護送臣去的一百護衛,臣能不能留下二十人,以方便臣展開工作。」

皇帝挑挑眉,頓了下后的點頭

「二十個也不是不行,只是他們按三年的俸祿朕可不給!」

李家:「……」

這麼摳門真的好么?

「是!臣謝主隆恩!臣一定將富安縣給治理好,臣若有事,可否隨時密奏皇上?」

「可!」

有了這句話,李家柒就妥了,雖然她知道皇帝想要讓她將那甘州知府給整下來,可這也太高看她了。

她還是先把富安縣給建設好了再說。

懷裏揣著皇上給的欽差任命書和令牌,還有給潘永興的監聽司令牌,這傢伙的令牌可是正六品,竟然比自己還高一品。

手裏捧著富安縣縣令的任職書,和那一百人侍衛的名冊和二十侍衛的考核冊子。

這是她單獨要求分出來了,不然這些人可不會真的聽她的話。

身後跟着她親自點名的一百人,至於那二十斯維登考核冊子,是她之後要往上填的,自然是她想要留下誰就留下誰!

這點權力都沒有,還怎麼約束這些人?

回去的時候,正好潘永興帶着個身穿綢緞的掌柜打扮中年人在客廳等她。

見到她回來就道:

「你回來了,這,」

李家柒伸手制止他,對着他搖搖頭后對那位掌柜的笑笑,將手裏的聖旨放下。

那掌柜的眼神從那聖旨上掃過,帶着敬畏之色,就見這位小探花對他拱手道:

「失禮了,」

然後將潘永興叫到一旁。

「潘兄這個給你,我從皇上那裏給你討來的,監聽司的監聽官,正六品,比我這個縣令還高一品。」

潘永興愣愣的看着自己手裏的令牌,咽了口口水,伸手揉揉眼睛,他別是出現幻覺了吧?

他,他竟然當官兒了?還是正六品的?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彪悍農女路子野’);; 看著王浩宇如此盛氣凌人的樣子,劉詩雨氣不打一處來,他憑什麼這樣覺得維維可以和他幸福。

「王主管,我希望你知道,你雖然是主管不錯,可是這又怎樣?你可以幫助維維在娛樂圈鞏固自己的地位嗎?」。

劉詩雨看著王浩宇毫不客氣的說到,「對,你志勇集團卻是很厲害,可是這志勇集團是你的嗎?你們公司厲害又不是你厲害ia,所以你有什麼可好橫的!」。

劉詩雨看著王浩宇冷漠的說到,「你要是真的喜歡維維,就應該接受維維會和其他的明星傳出緋聞的事實,而不是讓維維為了你的感受,自己一個人摸爬滾打的!」。

「你知道一個熱搜可以幫助維維得到多少的關注嗎?」,劉詩雨看著王浩宇,冷冷的說到。

王浩宇看著劉詩雨,突然明白了什麼似的,看著劉詩雨溫婉的笑了笑。

看著王浩宇不說話對著自己笑的樣子,劉詩雨以為是王浩宇無話可說了,還在暗自得意。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別人都遇不上冰冰,就你運氣這樣好,原來是你活該!」。

王浩宇看著劉詩雨,臉上露出可憐她的表情,像劉詩雨這樣心術不正,一心一意只想走歪門邪道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好下場。

現在王浩宇唯一擔心的就是維維和這樣的人在一起,一定會被帶壞的。

聽到王浩宇在自己的傷口上撒鹽,劉詩雨立馬就像是被惹怒了的獅子一樣,看著王浩宇眼神惡狠狠的。

「我真的很擔心維維跟著你這樣的經紀人,你要知道,你只是維維的經紀人,沒有權利干涉她的感情,而且就你這樣的,帶出來的公眾人物能有多積極向上?」。

「我想我是時候應該向貴公司反應一下了,你又怎麼知道我剛剛沒有錄音呢?」。

王浩宇看著劉詩雨,非常淡定的笑了笑,看著劉詩雨慌亂的眼神,王浩宇不屑的笑了笑。

「如果你覺得你這個金牌經紀人真的這麼厲害,無人可代替,那就不妨去試一下,做人做重要的是要知道自己的位置!」。

王浩宇說完,一臉高傲的看著劉詩雨,一個經紀人而已,若不是看著維維的面子上,王浩宇都不想理會她。

劉詩雨聽到王浩宇的話,被嚇到什麼話都說不出口,要是王浩宇真的去維維還要星恆哪裡說什麼,估計自己還是多多少少會受一點影響,要是把自己以前做的事情在挖出來,那麼自己就死定了!

劉詩雨看著王浩宇,故作淡定的笑了笑,「既然王主管都這樣子說了,我也謝謝王主管的提醒了。」。

王浩宇看著表裡不一的劉詩雨,眼裡滿是厭惡,「你知道嗎?娛樂圈本不噁心,可就是你這樣的人多了!」。

「世界這麼大,下一秒會發生什麼事情還不一定呢,作為維維的經紀人,我必須對她的前途負責!」。

劉詩雨看著王浩宇,在她眼裡,王浩宇就是一個自私自利的小人。

「我不會像你一樣,為了自己的安全感,把維維大好的機會都給埋沒了,你知道你這個樣子讓維維付出了多大的代價嗎?」。

劉詩雨看著王浩宇,對於王浩宇這種自恃清高的人來說,他根本不知道要想在娛樂圈出人頭地是多麼辛苦的一件事情。

「我只是想要讓維維和陸海炒作一番,這樣對他們彼此都要好處,並沒有讓維維去做一些不幹凈的事情。」。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