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嫂乍看到言邑被綁著回來,微微被嚇了一跳,但很敬業的沒有吭聲。

慕洛琛走進了客廳,將西裝外套脫去,走到客廳的壁爐前,打開落地櫃,從裡面取出一把鋒利的瑞士軍刀,拿了刀鞘,刀身呈現在眼前的剎那,隱隱的泛著寒光。

慕洛琛端詳著刀,沒有言語。

他的身後,緊跟著進來的警衛把言邑隨便的丟在了地毯上。

言邑臉朝下,狠狠地撞了下地面,挺翹的鼻子皺了皺,露出一絲惱怒。他掙扎了下,調整了下位置,將臉側向一邊,恰好看到慕洛琛拿著刀,一步步的朝著自己走過來。

客廳里的地毯是白色的小羊絨,踩在上面完全沒有聲音。

可他像是聽到了慕洛琛每一步踩在地毯上,都發出了聲音。

噠……

噠……

每一下都重重的砸在他的心上,言邑感覺到心臟的驟縮,可狠狠地閉上了眼睛,不再去看慕洛琛。

他不怕,哪怕慕洛琛要折磨他,亦或者是殺了他,他都不害怕。

早在準備來葉簡汐身邊替哥哥做眼線的那一刻,他就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

言邑在心底默默地告訴自己這些。

慕洛琛踱步到他跟前,居高臨下的望著他,聲音淡漠道:「言邑,你有什麼話說嗎?」

「沒有!要殺要掛隨便你!我言邑但凡皺下眉頭,都不姓言了!」

言邑閉著眼睛,梗著脖子道。

慕洛琛緩緩地蹲下身,手裡的瑞士軍刀刀尖,恰好懸垂在言邑的臉上,冷芒透過針尖大接觸的地方,將散發著冰冷的寒意傳達到大腦神經,言邑額頭上凸起的淡藍色的青筋,狠狠地跳動了幾下。

「讓簡汐知道你的所作所為,你也不在乎?」

慕洛琛目光犀利盯著他問。

言邑長長的睫毛顫了顫,沉默著沒回答他的話。

「言邑,簡汐一直把你當成她的親弟弟看,讓她知道,你是放在她身邊的眼線,她會對你有多失望……你想過嗎?」

慕洛琛的聲音再次從頭頂飄下來,依然沒有任何溫度,卻狠狠地戳在了心臟上。

言邑緊閉的眼睛驀地打開:「慕洛琛,你要殺我就立刻動手,別廢話!」

視線撞到那墨深如譚的眸子里,言邑的眼神刺啦啦近乎燃燒起來。

慕洛琛定目,面上波瀾不驚。

但兩人之間的氣氛,隨著他的沉默越發的緊張起來。

維持這樣的狀態不知道過了多久,大概幾秒,也可能是幾分鐘……

於言邑來說,卻是過了很久很久。

重生之千金有毒 久到他感覺過了一個世紀。

慕洛琛驀地冷笑了一聲,「好,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話音落,他抬起手,將手裡泛著冷光的瑞士軍刀,猛地的朝著言邑的心臟口扎了過去。

破空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言邑閉上眼睛,心臟驟縮到了極點,終於還是下手了!

不過死了也好,至少他沒有背叛哥哥。

也算是給簡汐姐一個交代了!

沒有任何驚恐的叫聲,言邑緊緊地逼著眼睛等著疼痛和死亡的到來,然而等了又等……始終沒有等到,他以為或許是自己感官被放慢了,沒有察覺到,亦或者是自己太過疼痛,以至於麻木了……

但隨著時間的過去,這些猜測都被推翻了。

「你放心,我不會殺了你。」

耳邊響起慕洛琛的聲音。

言邑睜開眼睛,便看到捆綁著自己的繩子,已經被解開了,而那把瑞士軍刀,也沒插在他身上,而是在慕洛琛的手裡。

言邑擰了眉頭,不明白慕洛琛在搞什麼鬼。

難道他以為,放過自己,就可以從他這裡得到哥哥的消息嗎?

言邑倔強的抿著唇角,沉默不言。

慕洛琛瞥了他一眼,眼裡儘是疏離,然後他起身走到了客廳的桌子前,將ipad打開,連線到簡汐那邊。

視頻里顯示醫院的場景。

慕洛琛將ipad的屏幕,對著言邑的方向。

言邑看到視頻里的場景,身體無意識的抽動了下。視頻里葉簡汐躺在床上,臉色蒼白的像一張紙似的,而她的身上插著不少的管子,這和她之前生產的時候,差不多的情形,那個時候他守在病床前,總擔心她會熬不過那一關,就這麼去了……

他對著那樣虛弱的她,每天都在祈禱,希望她能挺過去。

只要她能熬過去,他就會小心的護著她,再也不讓她受傷。

可這次……

言邑緩緩地垂下了眼帘眼裡的光亮,漸漸的被淹沒。

「你跟簡汐相處了也不少時日了,應該知道簡汐把天佑、天寶看的比她的命還重。」慕洛琛沒有看言邑,而是盯著ipad里的簡汐,沉聲道,「這次天佑天寶失蹤,她著急之下從醫院裡出來,去找他們的線索。結果弄得縫合的傷口開裂,她上次生產後,凝血功能就不怎麼好了,加之本身血型特殊,所以這次更是雪上加霜。羅醫生說,她這次上了手術台,很大可能下不來了。」

「言邑,我不會動你,我也不問你,在幕後指使你的是誰。我只要天佑、天寶,平平安安的回來,見簡汐最後一面,你告訴我天佑天寶的下落,我便讓手底下的人,停止去查你幕後的人。同樣的,簡汐也不會知道,你的所作所為。」

這是明顯對言邑有利的選擇。

慕洛琛話到這,便沒有再開口,而是等著言邑的回答。

明明慕洛琛已經給言邑鬆開了繩子,可他依然趴在地上,沒有任何動靜。

他不信慕洛琛,會那麼好心的,就賣給他這麼大的人情。

哥哥告訴過他,慕洛琛此人城府極深。

他玩不過慕洛琛,就只能多個心眼,防著慕洛琛。

言邑死咬著嘴巴不肯鬆口。

客廳里靜悄悄的,沒一個人說話。 第961章好,我告訴你

過了許久——

ipad里忽然傳來嘈雜的聲音,打破了客廳里的死寂。

言邑猛地抬眸,再度看向ipad——連著葉簡汐的機器發出尖銳的鳴叫,羅醫生帶著一群護士,神色慌亂的衝到了葉簡汐的病房,她拿葯想給葉簡汐服下。但葉簡汐喝下藥,卻沒安靜下來,而是趴在床邊,手捂著嘴在不停的咳嗽,咳嗽了大概五六次,她猛地彎下腰,嘔出了一灘鮮血。

羅醫生說了句不好,那些醫生把葉簡汐抬到單車上,迅速的推了出去。

房間里地板上,那抹鮮血刺眼到了極點。

言邑的眼睛睜大到了極點,雙手也無意識的握成了拳頭。

慕洛琛伸手,把ipad扣翻了過去,阻隔了言邑的視線。

言邑下意識的想要阻止他,但手伸出去了一半,又硬生生的縮了回去。

慕洛琛看著言邑道:「言邑,看到簡汐這樣,我再問你最後一次,你真的不願意告訴我,天佑天寶的下落嗎?」

言邑抬著頭,維持著靜默。

慕洛琛等了幾秒鐘,沒得到他的回答,眼裡滑過失落。

「既然你不願意告訴我,那就算了,我不勉強你。我等下就讓周文達把你送走,以後別再踏入慕家半步,也別再接近簡汐,否則……我會把你剁了喂狗!」

慕洛琛毫不客氣的把話說完,站起身,對郭嫂說:「我去醫院看簡汐,你記得等下把徐醫生叫過來,晚上,我會把女兒接回來,讓她照看著。我跟簡汐的兒子已經丟了,不能再讓女兒也丟了……」說著,他拿著外套往外走。

郭嫂轉身去給徐醫生打電話。

周文達走到言邑的跟前,將他從地上拉起來:「言先生,請。」

言邑看著眼前的一幕,忽然有些茫然。

難不成,慕洛琛真的打算放他離開?

冷帝的小寵妃 不,不會的……

言邑遲疑著不肯走。

周文達再次做了個請的姿勢:「言先生,你現在自由了,可以離開慕家了。」

言邑心裡掙扎再三,抬步往外走。

直到踏出門口,都沒有人追上來,言邑這才有一絲相信,慕洛琛是真的準備放他離開了。

這明明是他想要的,可他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言邑望向慕洛琛,見他準備上車離開,心頭不知怎麼的,動了下,理智還沒來得及阻止,喉嚨已經出聲道:「慕洛琛,你等一下……」

這句話一出,慕洛琛的腳步一頓。

背對著他的言邑沒有看到,慕洛琛眸光里一閃而逝的精光。

再回頭的時候,慕洛琛神色恢復了淡漠,目光幽邃如墨定定的望著言邑,沒有任何言語。

言邑看著慕洛琛,內心依然在掙扎。

他不想背叛哥哥,哥哥對他來說,是他這輩子最重要的人。

可不告訴天佑天寶的下落,葉姐姐會死……

靜默了好一會兒,言邑有些不安道:「慕洛琛,你剛才說的是不是真的?只要我把天佑、天寶的消息告訴你,你就不會再繼續查下去?」

「當然,我慕洛琛說話,一言九鼎。」

慕洛琛聲音清越道。

言邑仔細的端詳著他的面容,想要從他的神情里找出一絲的波動,來證明慕洛琛在騙他。

然而沒有……

腦海里閃過剛才葉簡汐蒼白的臉色,言邑的心一沉,咬著牙說:「好,我告訴你。慕洛琛,你記住你說的話,你若是反悔了,我一定饒不了你。」

慕洛琛保持緘默,沉靜得像一汪寒譚。

「天佑、天寶的失蹤,和帝都王家有關係,你想找他們可以去查查王家。對於他們的消息,我只知道這麼多……」言邑頓了頓,忽然低下了聲音,「你儘快把他們找回來,別讓葉姐姐擔心。」

「你放心,我不會讓他擔心。」

慕洛琛眼中掠過意味深長的波光,轉身大步的離開。

言邑看著他的背影,想要追上去,但又頓在了原地。

他不知道自己告訴慕洛琛這條消息,哥哥會不會責怪他。

但他真的不希望,葉姐姐出事……

多一個慕洛琛去調查,應該可以儘快把天佑天寶救回來吧?

*************

車子飛快的行駛在路上,慕洛琛修長的手指快速的翻看著王家的資料。

帝都王家,他並不陌生。裳於雲嫁給的國防部長,便是王家排行第二的兒子——王毅山。當初裳於悅的事情后,他讓人調查過王家,只不過那個時候,他著重看的是王毅山的資料,而沒看王家其他人的。王家子孫眾多,能人輩出,這使得王家近十幾年在帝都如日中天的同時,也導致了王家嚴重的內鬥。

王家統共有七個兒子和十三個孫子,內鬥了長達四五十年。

上一輩王家的七個兒子的內鬥,已經落幕。

如今王家分為了整整四個主要的勢力,分別是王家二兒子王毅山、三兒子王子謙,以及孫輩的王東擎和王景炎。

大農 這四個人分別拉攏了王家有權有勢的人,爭奪王家的家主的位子。

言邑說,天佑、天寶的失蹤跟帝都王家有關係。

他第一反應是,裳於云為了報復慕家,把她們擄走了。

但很快,他就否定了這個念頭。

因為,裳於雲若是為了報復,多少會透露一些消息到慕家,報復的人的心理一般是,要看到被報復的對象,因為她的行為而痛苦。

可現在的情況顯然不是。

排除了裳於雲報復,那隻剩下了一條——天寶和王家有關係。

他是王家的子孫?

慕洛琛的眼中閃過一絲的擔憂,若天寶真是王家的子孫,那他這次去帝都,還不一定能把天寶帶回來。

大世家最看重的便是血脈,哪怕是不受重視的子孫,都不能流落在外。

倘若天寶真的是王家的子孫,那王家八成是要把他留在家裡了。

……

可天寶於慕家家,已經不是一個被抱養來的孩子,他是慕家的人,是他跟簡汐的孩子。

簡汐捨不得,天佑捨不得……

他同樣捨不得。

慕洛目光落在那疊資料上,唇角抿成一道堅毅的弧度。

姑且不論天寶的身世,他要先去帝都看一看。

不爭取,怎麼知道,能不能把孩子帶回來? 第962章佑佑來電

車子駛進醫院,天色已經擦黑。

夕陽收起最後一抹光暈,城市的霓虹燈漸漸的亮了起來。

慕洛琛走進醫院裡,守備的警衛自動放行,他一路走到病房跟前,輕輕的推開門,便看到簡汐坐在靠窗的沙發上,出神的望著窗外,窗戶開了一道縫隙,細微的冷風吹進房間里,拂亂了她散落在兩側的秀髮。

可她渾然沒有察覺到,眼瞼微微的往下闔著,眉頭微蹙在了一起,像是在想什麼。

慕洛琛放輕了手腳,拿了一條毯子走到她跟前,輕輕地披在她的肩上。

葉簡汐被這輕微的動靜觸動,回過神來,抬頭望向自己的身邊,看到慕洛琛來了,她支撐著手臂,在沙發上費力的調整了自己的坐姿,正對著慕洛琛緊張的問:「言邑告訴你了沒?」

為了配合洛琛的計劃,她今天一下午都在床上躺著裝病,害怕身邊的人有神秘人的眼線,甚至連動都不敢動一下。

直到一個小時前,洛琛發來了視頻,她才敢偷偷的起來透口氣。

她真擔心,言邑最後什麼也不肯說。

那他們就再沒機會了……

「你都吐那麼多血了,能不告訴嗎?」

慕洛琛看著她一臉焦急,唇角微微的翹起,露出一抹笑容。

葉簡汐聞言,擔心了一下午的心,頓時放鬆了一半,舔了舔乾澀的唇問,「他說了什麼?」

「天佑天寶的失蹤,和帝都王家有關係。」

「王家?」

「嗯,裳於雲嫁的那個王家,不過不是她報復我們,是天寶的身世,或許跟王家有關係,這次他們可能是要接王家的子孫回去。」慕洛琛大手裹著她冰涼的手,輕輕的揉著。

葉簡汐知道是王家,心底有些泄氣,她一直知道天寶的身世不簡單,可沒想到會跟帝都王家有牽連,安家在帝都算大世家,但因子嗣凋零,已經大不如前,可王家不同,子嗣眾多,人才輩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