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小北踉蹌幾步,也不惱火,反而還有些想笑。

那年代,學生和學生之間的矛盾,看似無關緊要,可言語上總是輕易威脅到性命,動不動就要弄死對方或者和人玩命。

搞得就像是有深仇大恨不共戴天似的。

不過,有時候就是因爲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後來也會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以至於運氣不好的人,因此葬送了前程。

所以說,學生的這種行爲雖然讓人覺得很幼稚,但其傷害的程度卻無法估量。

鄒小北是過來人,自然早已看透這些,而他想笑,只因他知道蘇明川只是個狐假虎威的人,除了會耍嘴皮子而已,並沒有拼命的那種毒氣。

見鄒小北被推搡了幾步,馬龍連忙扶住他,並對蘇明川憤憤不平道,“推什麼推?有種單挑啊!”


蘇明川歪着嘴笑,“挑尼瑪個毛啊,老子就推咋了?你咬老子呀?”

馬龍氣得直哼哼,鼓起眼珠子死死瞪着蘇明川,他想動手,可他知道這樣做後果很嚴重。

他忍不住道,“蘇明川,你不就仗着你表哥在這裏嗎?你忘了今天在操場你什麼鳥樣?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蘇明川臉色一變,被嗆得說不出話來,他雙眼噴火似的,恨不得要吃了馬龍。

一旁,賈兆偉聽出話裏的意思,他問道,“表弟,你腦袋上的紗布,就是他們弄的?”

蘇明川看了周圍人一眼,點了點頭,耳根有些發燙。

賈兆偉厲聲喝道,“媽個巴子,敢打我表弟,活膩了啊!瘦猴,給我打!”


瘦猴一聽,二話不說就擡腳踢向鄒小北,可鄒小北早有防備,一下子躲開了。

瘦猴氣不過,覺得很丟面子,便對着大塊頭等人吼道,“他媽的,愣着幹啥,上啊!”

衆人蠢蠢欲動,鄒小北眼見躲不過了,急忙拉着馬龍一起往後退,並用手護住頭部。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衝了過來,擋在兩人的身前,大聲叫道,“都給老子住手!”

衆人大驚,不敢上前,鄒小北放下手來一看,這人竟然是楊三。

“咦,三哥你怎麼在這?”瘦猴看到來人後,滿臉訕笑道。

“三哥,三哥,三哥……”其餘幾人都開始叫起來,大塊頭還掏出香菸上前給楊三點火。

楊三卻把煙丟在地上,皺眉道,“我在這上網啊,你們要做啥?打架啊?”

瘦猴笑着解釋起來,“那個,三哥,我幫人辦事呢,他們有點私事要處理。”

“什麼私事不在學校辦?跑這兒來辦啊!”楊三冷冷的問。

“這個……”瘦猴看出楊三的來意,欲言又止。

見衆人對楊三的態度,鄒小北不禁慶幸今晚有救了。只要楊三發話,對方自然不敢瞎來。

不料,賈兆偉很有一套,他走上前來,客氣道,“楊三哥,我是九中的賈兆偉,很高興見到你,這是我的一點心意,楊三哥拿去花。”說着,他從錢包裏抽出兩百塊遞給楊三。

楊三瞥了眼,伸手接下了。

這個動作,讓鄒小北的希望破滅,他心中哭笑不得,看來任何時候,有錢纔是硬道理。

俗話說得好,有錢能使鬼推磨,楊三收了錢,臉上的表情也瞬間柔和下來。

他笑道,“原來是賈兆偉啊,你在九中很出名嘛,我聽說你老爸很有錢?”

賈兆偉笑了笑,滿不在乎道,“還行吧,楊三哥缺錢的話,隨時和我說一聲就行。”


楊三眉開眼笑,“你說真的?”

賈兆偉見楊三上道,得意的點點頭,“沒錯,能結識楊三哥,是我的榮幸。”

楊三回頭看了鄒小北和馬龍一眼,接着對賈兆偉笑道,“那你借我一萬塊錢,怎樣?”

賈兆偉心裏一咯噔,他家確實有錢,但一萬塊對他來說,已經遠遠超出零花錢的範圍了。

要知道,在2005年,一萬塊還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賈兆偉一時不知如何是好,蘇明川連忙開口道,“楊三哥,要不這樣,我每個月收的保護費分一半給你。”

“你他媽誰啊?老子說話,你插什麼嘴!”楊三收斂笑容,上下打量蘇明川。

蘇明川趕緊閉嘴,退到賈兆偉的身後。

賈兆偉這才笑道,“楊三哥,我表弟他不懂事,你別見怪。”頓了頓,又道,“至於一萬塊,我一次可能拿不出來,不過分幾次湊湊還是可以的。”

聽賈兆偉這麼說,鄒小北的心沉入谷底,看來今晚他的屠龍是保不住了。

有錢就是好啊,收買人心,分分鐘的事。

就在鄒小北以爲大勢已去時,卻見楊三哈哈大笑起來,“可以啊,賈兆偉,你是個人物。不過,江湖上有江湖上的規矩,我幫人辦事纔會拿錢,剛纔只是和你開個玩笑,別當真啊。”

接着,他將那兩百塊塞給瘦猴,“這錢我不要,我只要他們倆。”

楊三指了指鄒小北和馬龍。

賈兆偉怔了怔,他沒想到,楊三有錢不要,這事就難辦了。

不過,看着蘇明川腦袋上的紗布,賈兆偉心裏有了主意。

他說:“楊三哥,既然你出面說情,那他們打我表弟的事我就不追究了,但是他們倆必須登陸歲城穩服給我驗一下號,你看我爲這事大半夜的叫來這麼多人,給個面子。”

楊三眯着眼笑了笑,“面子?那行啊,驗號是小事嘛,驗!”

鄒小北有些蒙了,他搞不懂楊三爲什麼要答應賈兆偉,如果驗號,那屠龍不就暴露了嗎?

這樣以來,楊三出面保他還有什麼意義?

迫於無奈,鄒小北硬着頭皮和馬龍回到電腦桌前,打開了歲城穩服,準備登陸。

這時,只聽砰地一聲響,玻璃渣撒一地,楊三手裏緊握着半頭啤酒瓶子。

很快,有血從他額前滑落下來。 衆人大驚,面面相覷,氣氛一下子變得莫名緊張。


蘇明川距離楊三最近,頓時嚇得臉色煞白,一溜煙兒躲到賈兆偉的身後,嘴中直哆嗦,“表哥,他,他……”

賈兆偉皺了皺眉,下意識的也往後退了一步,眼神很複雜的望向瘦猴。

瘦猴反應過來,納悶道,“三哥,你這是?”

楊三笑了笑,“我用我的名義來擔保,這件事和他們倆沒有關係。”

瘦猴一愣,忙不迭踹了腳身旁的大塊頭,“眼睛呢!沒看見三哥受傷了啊,趕緊的!”

大塊頭“哦哦”了幾聲,急忙從身上掏出紙巾,遞給楊三。

見此,鄒小北心領神會的停止登陸傳奇,站起身來,說道,“三哥,我送你去醫院吧。”

楊三擺擺手,用紙巾在臉上胡亂的一抹,整張臉都沾滿了血跡,看起來異常恐怖。

他走到賈兆偉的面前,嘿嘿笑道,“我楊三擔保他們沒有搶你的裝備,你還要驗號麼?”

賈兆偉抖動着嘴脣,說不出話來。

楊三漸漸收斂笑容,盯着賈兆偉看了幾秒鐘,便扭頭衝着鄒小北叫道,“再給我來一瓶子!”

瘦猴一聽,立馬不淡定了,連忙上前拉住楊三,“三哥,別這樣,有話好好說!”

賈兆偉心中很不爽,瘦猴在楊三面前唯唯諾諾的,就像老鼠見了貓一樣,真是廢物一個。

這楊三的行爲明顯是在包庇鄒小北和馬龍。

這麼看來,那把屠龍刀還真有可能就在他們的手裏。

楊三推開瘦猴,繼續逼問賈兆偉,“嗯?怎樣?”

蘇明川慌忙在身後偷偷地拉了下賈兆偉的衣角,小聲道,“表,表哥,算了算了。”

賈兆偉非常不甘心,不管怎麼說,他在九中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哪怕是社會上的混混,看在他父親的份上,也多多少少會給他幾分薄面。

只是這個楊三,不僅不接受他的好意,反而還和他對着來。

真是豈有此理!

這時,前臺的韓瑩瑩邁着大長腿走過來,冷冷道,“22號的機主早下機走了,你們不要在網吧鬧事。”

說完,韓瑩瑩白了衆人一眼,扭着身段兒回到前臺。

賈兆偉愣了愣,快速思索了下,這纔對着楊三點點頭。

見賈兆偉表態,瘦猴笑的很燦爛,他勸和道,“哎呀,都是自家兄弟,何必搞的這麼嚴肅嘛,走走走,去東豪喝兩杯,不醉不歸。”

“你們去吧,算我的。”楊三也笑起來。

賈兆偉不自然的翹起嘴角,什麼也沒說,轉身就走出網吧,蘇明川緊隨其後。

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網吧裏的人都在看熱鬧,有的甚至還從座位上站起來。

大塊頭煩躁的揮揮手,罵咧道,“看個毛啊看,該幹嘛幹嘛去!”

賈兆偉離開後,瘦猴這纔對楊三說道,“三哥,他爸爸是白雲酒店的賈……”

“我知道。”楊三打斷。

“那,喝酒你真不去啊?”瘦猴問。

“不了,你們去吧。”楊三道。

“行,三哥,那我們先走了。”瘦猴說完,就帶着人離開了。

人羣散去,楊三將手中的碎瓶子丟掉,一屁股坐在電腦椅上。

“三哥,你還在流血,要不要去包紮一下?”鄒小北上前關切道。

“沒事,”楊三笑道,“你幫我拿瓶礦泉水,還有紙巾。”

鄒小北點點頭,馬龍眼疾手快,率先去前臺買來礦泉水和紙巾。

楊三指着角落裏的垃圾桶,說道,“把桶拿過來,用礦泉水淋在我頭上。”

鄒小北連忙把垃圾桶放在楊三腳下,楊三低着頭,馬龍擰開礦泉水對着楊三頭髮裏的傷口處沖洗。

水淋下去,楊三渾身開始顫抖,雙手使勁兒抓住座椅扶手,胳膊上青筋暴露,那隻紋身顯得十分突兀。

一瓶水用光後,楊三用紙巾擦乾頭髮和臉,然後將一疊紙巾按壓住傷口,這才仰靠在電腦椅上。

“媽的,給我來一根。”楊三閉着眼睛皺眉道。


鄒小北掏出香菸給楊三點上,楊三眯着眼深深吸了兩口,慢慢地吐出煙霧,臉上緊繃的神色這才鬆緩了些。

“三哥,你幹嘛要砸自己的腦袋?”馬龍忍不住的問。

“呵呵,這不是給你們擔保麼?”楊三不經意的笑着。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