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建輝看起來有些暴躁,他開始不斷地扭動身體。

李大利這才看到地上有一圈銅錢,這些銅錢隨著李大利的扭動居然在不斷的整體變換著形狀,他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光頭。

銅錢都是一個個的,又沒有什麼絲線連著,為什麼一個動就會全部都動呢。

「砰!」

包間的門又被推開了,剛剛出去的小弟又跑了回來,手上拿著一把香。

「大利,你把香點上。」

樂天吩咐。

李大利接過香,小弟好奇的看了鄧建輝一眼,這才重新關上門離開了。

隨著香被點燃,一道道白煙開始在包間里瀰漫。

「你要做什麼?」

鄧建輝看著樂天,他的聲音也變得有些奇怪。

「我要救人啊。」樂天回答。

「你這樣做會害了他。」鄧建輝說道。

「不會,我是他的朋友怎麼會害他呢?反倒是你……不過是一個月的老朋友,你就能霸佔不屬於你的東西了嗎?」樂天的話同樣奇怪。

「我並沒有霸佔,我只是在保護他。」鄧建輝重複。

李大利簡直覺得自己和樂天還有鄧建輝就不在一個頻道上,這兩個人說的是什麼玩意?自己一句話都聽不懂。

「是嗎?我覺得我來保護就足夠了。」樂天看著鄧建輝。

他的手中拿了兩枚柳葉,這兩枚柳葉經過了樂天的改造,看起來很奇怪。

「一個小小的柳葉定神也想制住我嗎?」鄧建輝的聲音毫無波動。

「不是試試誰能知道?」樂天笑了笑。

鄧建輝突然劇烈的掙扎了一下,地上的銅錢突然直直的立了起來,這樣詭異的情況讓一旁看戲的李大利都緊張無比。

樂天的手閃電般的伸出去,兩片柳葉貼在了鄧建輝的眼睛上。

鄧建輝突然不動了,他靜靜的躺在地上。

「樂天兄弟……輝哥他怎麼樣了?」李大利小聲的問。

因為鄧建輝一動不動,樂天也一動不動,這情況太詭異了,李大利感覺氣氛壓抑的自己都有點喘不過氣來。

「噓……」樂天搖搖頭。

李大利眨了眨眼,他突然看到從香火上冒出來的煙居然形成了一個形狀,這個形狀看起來很像是一個身材妖嬈的女人!

樂天的眼睛也在看著這一幕,他微微皺眉。

「真的是你?」他低聲說道。

沒有人回答他,煙霧依舊在涌動。

樂天突然吸了口氣,他猛的向著這一道煙霧吐出了這口氣,成型的煙霧四下散開……

鄧建輝突然從地上坐了起來,他眼睛上的兩片柳葉掉了下來,李大利看了一眼鄧建輝,他嚇的「嗷」的一聲。

因為鄧建輝的眼睛都是黑眼珠,居然一點眼白都看不到,整個眼睛黑洞洞的,看起來嚇人極了!

樂天也發現了這個情況,他咂了咂嘴。

「麻煩了。」他說道。

「怎麼了?」李大利問。

「那個女人還真的是在保護鄧建輝啊……這下我有點弄巧成拙了。」樂天嘟囔。

李大利完全聽不懂,哪來的女人?這不是胡說八道嗎?

鄧建輝眨了眨眼,他看了看樂天和李大利。

「你們兩個怎麼在這?」他問道。

李大利奇怪的看著鄧建輝。

「輝哥……是你嗎?」他問。

「廢話,我你也不認識了?」鄧建輝看了看自己,從地上站起身。

李大利看著鄧建輝烏黑的眼睛,這種奇怪的違和感實在讓他有點接受不了。

「樂天兄弟你有什麼事嗎?」鄧建輝看了看樂天。

樂天一言不發,他搖了搖頭。

這鄧建輝居然有這樣的淵源……實在讓樂天有些意外,他看了看地上的銅錢,銅錢依舊是直直的立在地上。

鄧建輝看到樂天搖頭,他看了看時間。

「卧槽……吃草的時間到了,我得走了。」他說道。

鄧建輝一步邁出了銅錢圍住的圈子,銅錢這才「嘩啦」一聲全部倒了下去,樂天看著銅錢,眉頭緊皺。

「輝哥,你等等。」李大利急忙喊住鄧建輝。

鄧建輝看著李大利。

李大利急忙摸出自己口袋的墨鏡,給鄧建輝遞了過去,鄧建輝現在的樣子可太嚇人了,這大黑眼珠子要是被外人看到了,不得嚇出精神病。

鄧建輝也沒在意李大利奇怪的樣子,拿起來就戴在了自己的眼睛上,他平時出門也有戴墨鏡的習慣。

看著鄧建輝離開,李大利急忙看著樂天。

「輝哥這是什麼情況?」

「不好說……」樂天搖搖頭。

「什麼不好說?輝哥的眼睛為什麼都變黑了?還有他剛剛那些奇怪的話是怎麼回事?」李大利的疑問太多了。

「不好說……」樂天又重複了一遍。

李大利無語。

「黑眼珠的問題目前來看比較的嚴重……」樂天皺眉。

李大利索性不問了,他等著樂天主動告訴他。

「鄧建輝應該還是接觸了那個女人!必須將那個女人找到。」樂天看著李大利。

「哪個女人?你說的是巫門的那個女人?」李大利嚇了一跳。

樂天點點頭。

「他的黑眼珠是因為鄧建輝看到一些陰氣極重的東西,這導致他的眼中陰氣過剩,這個問題其實不太嚴重,嚴重的是……這個陰氣過重的東西在什麼地方?鄧建輝這段時間是因為他運氣好,有人護著他,一旦護著他的人出現了意外,他就危險了。」他慢慢的說道。

「誰在護著輝哥?」李大利問。

「不好說……」樂天第三次重複了這三個字。

他沒料到自己給了鄧建輝一枚驅鬼令,反倒是讓他吸引了一隻奇怪的鬼…… 李大利也是無奈了,樂天什麼都是不可說,他自然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樂天看了看一旁的小五。

「大利你繼續盯著鄧建輝,小五你跟我走。」他說道。

李大利點點頭,徑直離開了包間,鄧建輝是去吃草了,他也不怕跟丟。

小五和樂天也離開了盛世名門夜總會,兩個人開著車又在路上轉悠。

「樂天哥哥……我的辦法依舊只能大範圍的尋找,小範圍精確尋找是找不到的。」小五無奈的說道。

樂天又讓她尋自己的殺氣找人。

上次已經用過一次了,沒有效果,怎麼還要用呢?

「沒事,你就找你就好了。」樂天說道。

小五無奈,她的手上托著那把匕首。

「向右……」她提醒道。

樂天馬上將車子開到了右向車道,準備轉彎。

最終他們兩人再次達到了目的地,東區楚家小區。

「這個女人還在這裡……」樂天眯著眼睛。

這個小區這麼大,到底該怎麼找呢?

雲虞之歡 小五看著樂天,她想了想,還是決定自己安靜地做一個小保鏢就好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天色都慢慢的暗了下來,樂天已經和小五徒步在這個小區里轉了兩圈,樂天真的是累了。

「走,找地方吃飯。」他無奈的說道。

小五點點頭。

兩個人在小區的外面找了一家小餐館,要了兩碗拉麵慢慢的吃著,小餐館的客人不多,零零星星的只有幾個人。

「哥幾個今晚跟我去壯壯場面……」一個男人開口說道。

樂天抬頭看了看這個人,三個男人坐在樂天和小五不遠處的那一桌上,正在唏哩呼嚕的吃著拉麵,三個人的面前擺了十幾個空酒瓶子,看起來喝的不少。

「怎麼了?」另一個男人問。

「媽的……說起來我就來氣,我樓上那一戶也不知道家裡是不是死了人了,天天晚上在那哭墳……吵得老子根本沒法睡覺,老子去他家敲門,媽的……門還敲不開……」這男人罵罵咧咧的說道。

「哭墳?天天哭嗎?」 隱婚萌妻,老公我要離婚! 旁邊的朋友一愣。

「可不是……媽的,哭了大概有幾個月了,以前偶爾也有聲音,但是沒有這次的這麼嚴重。」這男人點點頭。

「行!這還叫事?等會我們吃完了……兄弟和你一起去看看。」一旁朋友拍著胸脯說道。

三個人又開始大吃大喝。

樂天挑了挑眉,哭墳?

有點意思……

沒準這可能是一個線索,他給小五使了個眼色,小五微微點頭。

三個男人吃了很久,樂天和小五吃完了也沒有離開,小餐館的客人慢慢的多了起來。

「老闆結賬……」其中一個男人喊道。

老闆過去,幾個人結了賬轉身離開了。

小五跟了上去。

樂天則是也去結賬了。

等樂天走出小飯館的時候,小五已經不見了,樂天慢悠悠的往東區楚家小區裡面走去,有小五跟著,問題不大。

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樂天的面前,她沒有看到樂天,依舊在往前走著。

「夏依……」

樂天喊了一聲。

夏依一愣,奇怪地停下腳步,她扭頭看了看,看到居然是樂天,她急忙快步走了過來。

「是你呀,我還尋思是誰在喊我呢。」夏依開口說道。

樂天看了看這個女人,幾天不見,夏依又清瘦了許多,看起來有些憔悴。

這個女人在這段時間承受了太多的痛苦。

「你家老人……」樂天說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老人已經安葬好了,後事錢總都派人過來幫我弄好了……」夏依說道。

樂天點點頭。

「謝謝你啊,我看得出來……老人走的很安詳。」夏依感激的看著樂天。

樂天搖搖頭。

「只是出了點力罷了……不值一提。」

「對了,你的錢……」

夏依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銀行卡,這麼多錢她也不敢放在家裡,早就存到了銀行。

「沒事,我最近也不用錢,你先拿著吧……等你徹底緩過這一段再說。」樂天搖搖頭。

夏依想了想,也就沒有堅持。

她還有大量的房貸要還,女兒也要上學了……

「真的是太謝謝你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激你……」

夏依看著這個比自己小很多的男人,這難道就是自己的貴人嗎?如果不是樂天……自己現在會是什麼樣子?

會被自己的上司潛規則?

還是會被人劫財劫色?

或者……無力的看著自己的家人離世?

「幹嘛?以身相許的話……就算了,我還是處男呢。」樂天笑呵呵地說道。

夏依一愣,莫名的紅了臉。

上一次人家拒絕了自己,還讓她好一個難堪了。

「咦……你怎麼來這裡了?」樂天看著夏依的樣子。

這個女人如果沒有結婚,沒有孩子的話,樂天還真的是不一定能抵抗的住她的誘惑,關鍵是夏依太美了,那種溫婉的氣質不是一般人可以拒絕得了的。

你可以拒絕錢小楠,但是你不一定能拒絕夏依,這就是冰山美女和溫婉美女的區別。

「孩子這不是要上學了嗎?我想給孩子找個好一點的幼兒園……現在你也知道,好的幼兒園也不好找。」夏依無奈的說道。

樂天點點頭。

現在的家長對孩子的教育已經是從胎教抓起了……

「送禮嗎?」他笑著問。

夏依有些尷尬的點點頭。

「沒事,這有什麼好尷尬的,為了孩子著想嘛……」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你呢? 福福德正 你怎麼在這裡?」夏依奇怪的看著樂天。

「我一個妹子在裡面,我來找她的。」樂天指了指小區。

夏依點點頭。

「行……那你去忙吧,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找我,我的電話你是知道的!千萬不要客氣。」樂天說道。

夏依淺笑著點點頭,這才轉身離開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