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恆點了點頭笑眯眯的看着我,起身說要送我出去,我也沒拒絕,這裏彎彎繞繞的像個迷宮一樣,就算是來了兩次的我都不能保證出去的時候不迷路。

我們倆並排着在樓道上走,他的目光若有若無的落在我的下巴上,想起被楚珂掐的現在還沒下去的印記,我頓時有點尷尬,然後就聽他突然冒出一句,“離開他,對你來說或許是件好事。”我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沒說話。

一直到出了咖啡廳,他停下腳步,摸着下巴衝我笑眯眯的說,“我上次說過,你如果能做到的話就破例收你爲徒。”

我張了張嘴剛要拒絕,就聽見一道熟悉的冷哼聲,心裏一動,忙轉過腦袋,就發現楚珂正站在離我五米遠的地方,臉色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來。 秦穆然看到徐田華吃癟,忍氣吞聲了下來,嘴角微微上揚:「釘子!」

「在!部長!」

丁自苦突然被秦穆然點到,整個人對他的崇拜更加的有如滔滔江水,一發而不可收拾。

什麼叫做會裝逼,秦穆然簡直是表現的淋漓盡致了!

「我剛剛上任部長,還沒有什麼好的辦公地方,保安部哪裡最好?就暫時作為我的辦公室吧!」秦穆然看著丁自苦若有所指地說道。

丁自苦雖然懦弱但是他卻是個機靈的人,否則的話也不會因為秦穆然剛來就投靠秦穆然,他有的便是這個眼見!

看到秦穆然的樣子,他便是知道了秦穆然的打算,於是順著秦穆然的意思,道:「部長,咱們保安部目前最好的就是徐主管的辦公室了!」

「哦?這麼好的嗎?那一會兒就把主管辦公室上面的牌子給我扔了吧,換上我部長辦公室的牌子,要不然,誰來我保安部還以為沒有個能主事的人呢!」

秦穆然指了指徐田華辦公室的大門說道。

「是!」

丁自苦這個時候可沒有了之前的膽小,秦穆然的強勢讓他看到了希望!他知道,這一次他賭對了,示好秦穆然,站在他的身邊,一朝翻身,不用再在保安部當作孫子一樣了。

聽到兩人的對話,徐田華臉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難看至極。其他的人則是面露驚訝之色,他們知道,這一次,保安部要變天了!從今以後再也不是「徐天王」一手遮天了!

除了徐田華的心腹們,其餘的保安部員工紛紛示好秦穆然,不願落後,畢竟得罪了新部長的話,那就真的完蛋了。

「恭喜,秦部長!」

面對眾人的恭賀,秦穆然也是八面玲瓏,淡淡一笑,平易近人,熱情回應,然後道:「諸位都是同事,以後康參集團的安保問題還需要大家的努力,我初到保安部,還有很多不懂的地方,若是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大家盡可以說出來,我都虛心接受!不要怕,別不敢說,我很好說話的!」

原本還有些在猶豫自己的示好會不會招致秦穆然反感的人,在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懸著的心這才得以放下。他們多多少少都聽說了秦穆然在銷售部暴打趙友亮的事情,但是現在看起來,似乎秦穆然沒有傳的那麼血腥暴力啊,尤其是那個笑容,怎麼看著都像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好人啊!

在慶幸的同時,他們卻用餘光瞥了眼一旁的徐田華等人,剛剛的徐田華仗勢欺人,現在新部長到來,肯定不會這麼容易的放過徐田華的,估摸著一會兒就會有好戲上演。

「徐主管,現在去我辦公室吧!我剛好有事情要和你好好談談!」

秦穆然看了眼徐田華,心中冷笑道。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不用去你辦公室了!有什麼事情,就站在這裡談吧!我倒要看看秦部長想要說些什麼!」徐田華冷哼一聲,站在原地道。

「你確定要在這裡說?」

秦穆然再次問道。

「是!有什麼就說吧!」

徐田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道。

「好!原本我還想要給你留點面子,既然徐主管你不要臉,那麼我也就不用顧忌你的臉面了!」秦穆然冷哼一聲,突然臉上的神情變得異常的嚴肅。

「徐主管,我問你,上班的時候應該幹什麼!不該幹什麼!而你一個主管卻又在幹什麼!」

秦穆然話音落下,整個保安部安靜的出奇,果然,不出所料,秦穆然對徐田華髮難了!俗話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看這情況,新部長是要把火都撒在徐天王的身上啊!

「秦穆然,別以為你做了保安部的部長就可以了不起,你只不過初來乍到,我跟你說,我舅舅是公司的股東!你能把我怎麼樣!」

徐田華看到秦穆然要對自己發難,冷哼一聲,頭昂著,絲毫不在乎!

「拿我開刀,你信不信,我打個電話給我舅舅,你就立刻給我走人!」徐田華威脅地說道。

「呵呵,還讓我走人!你舅舅很厲害嗎?怎麼沒讓你成為部長,怎麼是我呢?真不知道你哪裡來的自信,你信不信我一句話,現在就讓你滾蛋?」

秦穆然根本無懼徐田華的威脅,股東?呵呵,連總裁都是老子的老婆,老子會怕?

「你!」

聽到秦穆然的話,徐田華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本來保安部部長在他的打點和舅舅的招呼下,幾乎就是探囊取物,唾手可得,可是偏偏半路殺出了個秦穆然這個程咬金,把他的部長職位給截胡了,他如何能不憋屈。

反正徐田華算是想好了,一會兒便是打電話給自己的舅舅,讓他出面給陸傾城施壓,讓秦穆然滾蛋!

「秦部長,我知道上班時間打牌是我的不對,以後我會注意的!」

徐田華咬著牙,咽下這口惡氣道。

此話一出,震驚保安部的其他人,他們都已經準備看徐田華與秦穆然針鋒相對的畫面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徐田華竟然選擇服軟了!

堂堂稱霸保安部的「徐天王」竟然在這麼重要的時刻選擇了服軟,這簡直是難以置信的消息!

看到徐田華服軟,秦穆然也有些意外,但是看到他的表情之後,秦穆然算是知道了,這小子肯定咽不下這口惡氣,指不定打算讓他的舅舅出面弄自己呢!

何著他不是真的怕,而是在肚子里憋著壞水,準備給自己下絆子呢!

想到這裡,秦穆然便是起了懲罰徐田華的心思。

他看了看徐田華,說道:「徐主管,你注意這些就好了!我這個也不是不講道理,反而我喜歡學習你們這些老員工的經驗,我覺得,你們的一些做事風格,在很多地方都是正確的!」

「沒什麼!」

徐田華不知道秦穆然到底是在誇自己還是在損自己,不敢接他的話。

「既然徐主管都這麼說了,那我就在這裡正式宣布一下。」

秦穆然的聲音傳來,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因為都不知道他要宣布希么。

「鑒於昨天徐主管的話,給我很深的感觸,保安部,是整個集團的守衛,是整個集團員工安全的保護傘,若是我們自身的實力都不強的話,何來保護一說?實力不強,如何能夠保證其他人?恐怕連自己都保護不了!所以,我決定,對保安部進行一次重新大洗牌!物競天擇,優勝劣汰!」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震撼,誰也沒想到秦穆然剛上任就會選擇如此大刀闊斧的改革保安部。

「秦部長,你想怎麼洗牌?」

徐田華感覺事情不妙,皺著眉頭問道。

「對啊,部長,怎麼一個洗牌法?」

保安部其他人同樣不解。

「很簡單,我會設置幾項考核,腦力,體力,耐力測試,若是過了,則留下,若是沒過,那麼不好意思,我保安部不養閑人!」

秦穆然簡單地說了下,頓時底下的人更加好奇了。

「大家不要覺得我在刁難你們,我們作為保安的,如果只是看重了康參集團的高薪水,想來混日子養老,那麼,還請儘早離開,我們不養你們!作為保安,要有體力,腦力,還有忍耐力!我的保安部,要麼不整治,整治的話,必然要成為整個公司的精銳!是一把利刃,只要有來犯之敵,必然能夠抵抗的精銳!」

秦穆然說著,眼睛之中閃爍著自信的光芒。他的話,很有感染力,剎那間,不少保安部的員工便是覺得有些熱血沸騰! 我詫異的看着他,“你怎麼在這?”

他冷笑一聲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斜了我一眼,諷刺道,“原來你是他的人。”他說完後目光落在鄭恆的身上,“沒想到你這麼卑鄙。”

鄭恆挑了挑眉,輕笑一聲也沒說話,倒像是默認了楚珂的話。我一看頓時急了,張口就要解釋,“楚珂,你誤會了。”這都是哪跟哪啊?楚珂居然懷疑鄭恆,而且還以爲我是他派去害他的!

楚珂並沒有給我解釋的機會,涼涼的看了我一眼,嗤笑一聲說,“別讓她再到我眼前晃悠,不然怕哪會兒我控制不住,擰斷了她的脖子。”

我心底頓時一涼,也沒了想解釋的心思,靜靜地看着楚珂不吭聲,我知道他說到做到,是我對不起他,索性掏出玉匕首遞給他,“你的東西。”心想着兩情了也好,正好省的看他臉色了。

他瞥了玉匕首一眼收回目光,說了句,“髒了。”也沒看再看我,轉身就走了。

我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是在說我髒,頓時氣的心臟抽抽的疼,伸手想用玉匕首砸他的背,卻被鄭恆阻攔住,“這可是個好東西,他不要了你就收着吧。”

鄭恆腦子有毛病吧?連解釋都你不知道!我心裏憋着口氣,轉過腦袋想罵他,卻看到他笑的跟個老狐狸一樣,頓時氣的大叫,“你是不是故意的?”

早不說晚不說,偏偏等着楚珂來的時候突然冒出一句,而且剛剛楚珂是從我後面走過來的,從他的角度,正好就能看到楚珂過來!楚珂說的話他還一副默認了的樣子,到底是打的什麼主意?

他也沒搭理我,看起來挺高興的樣子,摸着下巴自言自語的說,“沒想到居然是他。”說完後轉過腦袋,衝我道,“給你兩天的時間考慮,想好了給我打電話。”

知道他說的是認他當師傅的事兒,我頓時氣就不打一處來,實在是想不通他爲什麼要揹着個黑鍋,而且還拉着我一起下水,就衝他這麼坑我,我也得離他遠遠的,這都是什麼人啊!有毛病!

他挺紳士替我攔了一輛車,然後打開副駕駛的門,衝我微揚下巴示意我上車,我知道就算問他也不會說,而且這個人實在是太過古怪,還是不要跟他有接觸的好,就趕緊上了車,連個再見都沒說就催促司機趕緊開車了。

他見狀也沒惱,眯眼笑了笑就轉身回了咖啡廳。

今天的事對我的打擊很大,楚珂徹底厭惡我了,孟宣也救不回來了,越想越難過,在路上買了點酒就拿到趙雅芝家裏去喝,幾瓶下肚,就覺得心裏更加難過了,這時候趙雅芝突然推開門進來,聞見濃重的酒味就皺了皺眉,皺着眉問我,“小茴,你你到底怎麼了?”

我擡頭看了看她,咧着嘴衝她說,“小芝,孟宣死了,真的死了!”如果說之前我還抱有一點希望,那現在就真的是死心了,我真是傻,怎麼就信了孟宣奶奶呢,鄭恆說的對,死人復活都難的要死,更別說是一個早就消失了的鬼魂了。

趙雅芝聽了我的話嘆了口氣,坐在旁邊摟着我的肩膀說,“小茴,想想你媽,就算她泉下有知,也不會想看到你這副樣子。”我媽死的事,趙雅芝是知道的,她那時候還去參加了我媽的喪禮,安慰了我好半天。

我吸了吸鼻子,慘淡的笑笑,“他們都不要我了。”

趙雅芝眼圈一下子就紅了,“這不是還有我呢嗎?”

說實話,想起今天楚珂說的話,我不光委屈還有點怨他,我承認是我笨被人利用了,他厭惡我也是應該的,但我真的沒有想害他,他怎麼就那麼看不起我,那麼不信我呢?“楚珂,你這個混蛋!”

我想都沒想就喊了一聲,趙雅芝愣了愣,然後看着我的眼神更加心疼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着的,等第二天醒來以後發現腦袋疼的厲害,屋裏也沒有人了,趙雅芝應該是去上班了。

趙雅芝是跟人合租的,只租了一間屋子,但就這一間屋子也不便宜,她沒少跟我抱怨過,說這北京的地皮都比她值錢。

一掏出,我發現裏面有十幾個未接,還挺詫異的,看了看號碼都不認識,正納悶呢,就突然又來電話了,接通電話,裏面傳來一個陌生的男聲,“你好,是冉茴小姐嗎?”

我嗯了一聲,問他是誰,他說是在情緣網站上看到的我,想彼此瞭解一下。我當時差點罵街,情緣網站,那不是最近一個挺火的相親網站嗎!怎麼會有人給我打電話?

掛斷電話後,我越想越納悶,正好在這個時候,趙雅芝給我打了個電話,告訴我是她在網站上給我註冊了個賬號,還從我裏找了張照片傳上去了,今天去公司一登陸,發現有個顏不錯的男人要約我中午去吃飯。

我頓了頓,知道她是怕我走不出來才這麼着急,也就沒埋怨她,誰知道她還得寸進尺了,說什麼都要我今天去見那人,我一反駁她就說起來沒完沒了,簡直比我媽還囉嗦!拗不過她,就答應去見一見。

趙雅芝見我答應了,就微信把相親對象的照片發給我了,我瞅了瞅,長相、條件確實都還不錯,也難怪趙雅芝會這麼上心了,因爲情緣網站都是實名登記的,也不會出太大的岔子,趙雅芝選了個地兒,就把地址發給我了。

臨到中午的時候,我纔出了門,打了輛車去了跟相親對象約好的地兒,到了以後發現他早就坐在那兒了,我走過去以後他擡起腦袋,衝我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冉小姐?”

“鞏先生。”我衝他點了點頭坐在他對面,相親對象叫鞏辰,資料上說是個商人,不過具體的趙雅芝並沒有跟我說。

他笑起來十分無害,讓人心生好感,“冉小姐最近家裏有人去世?”

我驚訝的看着他,心道難道他也是個算卦的?不動聲色的看着他,實在是被鄭恆給折騰怕了,真不想再碰到個神經病。

他看出來我的防備,眨了眨眼解釋道,“冉小姐不要誤會,我外公是個風水師,我不過是懂些皮毛罷了。”他臉色有點嚴肅,“冉小姐身上好像沾染了些死氣,不過不要緊,危及不到生命。”

我心裏一陣翻騰,我真是倒黴,就連相親都能遇見個神棍! 這個丫頭要逆天 這些話鄭恆也跟我說過,我的命格雖然改成功了,但身上的死氣還是沒有消失乾淨,沒想到眼前這個人也看出來了!

見我不吭聲,他摸了摸鼻子以爲我不信,尷尬的笑了笑,也不再說了,衝旁邊的服務員招了招手,然後問我想吃什麼。

我說了句隨便,他就自己點了。吃完飯,他約我去看電影,我婉拒了。如果不是因爲趙雅芝嘮叨起來沒完沒了,我都不會出來見他。

誰知道這男人就像個狗皮膏藥一樣,第二天又給我打電話,我連接都沒接就直接拉黑了。楚珂的公司我也沒再去,讓趙雅芝替我遞了辭呈,就重新面試了一分工作。

是個不大的公司,但福利待遇都不錯,我沒有猶豫就直接上崗了,我是做會計的,上手倒也快,沒怎麼耽誤事兒。誰知道上班半個月後,居然發現公司的老闆是上次的相親對象鞏辰!

他看到我以後有點驚訝,然後繃着臉瞪了我幾眼,等我下班後就攔住了我,搖下車窗讓我上車,我想起他給我打了幾次電話沒接的事兒,頓時有點尷尬,心說這世界可真是小,都是什麼事兒啊,剛上崗就把老闆給得罪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也不能三天兩頭的換工作玩,況且這件事我確實有點對不住他,就想着上車跟他說明白。

誰知道上車後他連句話都沒說,直接一踩油門就開始往前開,我一看頓時急了,問他,“你要帶我去哪裏?”

他歪着腦袋衝我吊兒郎當的笑了笑,“陪我吃頓飯,我就忘了之前的事兒。”我想了想,反正吃頓飯又少不了一塊肉,也就沒拒絕。看了看,只當他是被女人寵壞了,受不得一點挫折。

誰知道把車停在了一棟大廈前,替我打開門示意我下車,我詫異的看了看他,這也不是吃飯的地兒啊。他衝我眨眼笑了笑,有點神祕的說,“進去你就知道了。”

跟他進了屋,他就把我交給一個女人,吩咐道,“替她找件衣服。”

那女人笑盈盈的應一聲,“鞏少是換口味了?”鞏辰衝她擺手笑了笑也沒說話,那女人轉過腦袋,看向我的目光裏好像多了點什麼,然後就拉着跟二傻子似的我進了一個屋子。

我被折騰了半天,心裏有點不爽,等出來以後看到鞏辰正倚在牆邊抽菸,更鬱悶了,心說還真讓趙雅芝猜對了,鞏辰是個有錢人,不過就連吃頓飯都能把人折騰個半死,我可消受不起。

他看到我以後眼神亮了亮,掐斷煙衝我走過來,執起我的手要放到脣邊,我膈應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趕緊把手抽回來,像是看神經病一樣看他。 秦穆然的話,大家算是聽出來了,要想繼續留下,就要通過考核,否則的話,就離開保安部。

不過,秦穆然的話並不是只是針對徐田華等人,自然也包括保安部的其他人。

雖然他們不是徐田華的人,但是,作為一個部門的核心領導,秦穆然自然想要自己的人馬強大,否則的話,真要有人硬闖,以目前的情況,隨隨便便一個二流高手都能夠橫掃。

「釘子!你去拿個名冊過來,一會兒你就在旁邊記錄他們的成績!」

秦穆然看了眼身旁的丁自苦說道。

原本還在擔心自己會不合格的丁自苦,聽到秦穆然的話,頓時眼睛露出精芒。

在一旁記錄,便是意味著自己不用參加考核,那麼自己必然不會走!一想到這裡,丁自苦整個人都開心了起來,連連點頭,跑了進去,拿出了一個文件夾。

眾人聽到秦穆然這話,看向丁自苦的眼神充滿了羨慕與嫉妒。

從龍之功,一招翻身做主人!

現在的他們就很後悔,為什麼當初就不順勢幫秦穆然說說好話呢?哪怕一句,現在自己都有可能免去被開除的風險,想到這裡,只能默默嘆氣。

拿到名單,秦穆然掃了下名單,嘴角微翹,然後看著徐田華道:「徐主管,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剛剛你可是底氣十足地說你要對釘子公報私仇是吧!還跟我說有種也公報私仇一個給你看看對吧?」

「額…」

聽到秦穆然的話,徐田華恨不得打自己的嘴巴,臉上火辣辣的,這個臉打的很響,現在好了,秦穆然抓著這個開始針對自己了。

「額是什麼意思?徐主管健忘我可沒忘呢!而且我還錄音了!」說著秦穆然便是揮舞了下手中的手機,摁下播放鍵,頓時剛剛徐田華意氣奮發的話播放了出來。

「秦穆然,你卑鄙!」

徐田華聽到自己的話被秦穆然如如實實地給露了下來,頓時便是有些氣憤了,罵道。

「我卑鄙?呵呵,我只是保留了你的證據而已!徐主管,你不是說握不能公報私仇嗎?現在我就大聲的告訴你,我就是要搞你,你可以不忍受,那麼就離開保安部!你若是想要待在這裡,就給我接受考核!」

秦穆然冷聲道,語氣之中帶著不容否定!

「我去你大…」說到這裡,徐田華注意到秦穆然冷冽的眼神,那種眼神彷彿要殺人一般,當即便是閉嘴,咬了咬牙,道:「我答應!」

看到徐田華選擇忍讓,秦穆然有些意外,不過既然他答應了,那麼下面就足夠他發揮了!

「好!徐主管不愧為領導,身先士卒,我們保安部就需要有這種敢為人先的精神!我給你這種精神點個贊,大家都要向徐主管學習,來,給徐主管鼓個掌!」

秦穆然帶頭起鬨地鼓掌道。緊接著保安部的人只能跟著秦穆然鼓起掌來。

「徐主管,我聽說你可是軍人退役,想必體力方面一定遠超保安部的其他人,那麼就由你先挑戰吧,三百個俯卧撐!」

秦穆然很是隨意地說了句。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