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豬人頓時跪在蘇克面前,冷流滿面的大聲喊道“不會,不會,下一次要是大首領有命,我豁出性命也要完成!”

“行了!現在還是看看接下來怎麼幹掉外邊這些人吧!”冷哼一聲,蘇克率先走向圍欄之上,他倒要看看這個預言之中的男人有什麼不一樣!

雖然被幹掉了幾乎一半的兵力,但是,蘇克還是有着絕對的自信,能夠徹底殲滅外邊這血契鎮剩餘的兵力,即使是傳說中的預言之人,他也沒有任何害怕。

而這一切不是來自於那些半獸人,而是都來自於他自己的絕對實力!

“哼!莫里侄女,本首領好心送你一程,你又何必再回來呢?”

“放你的狗屁!蘇克,怎麼死了那麼多半獸人,你是失心瘋了嗎?還是被巫術佔據了腦袋,徹底瘋了?”

“怎麼你的野獸二人組沒有告訴你,他們那倉皇逃跑的姿勢,硬是讓老孃趕都趕不上!”

“哈哈哈哈哈!”

頓時血契鎮外響起一片嘲笑的聲音!

那聲音刺激的蘇克是額角青筋畢露,整個手背也凸顯出一條條青色的血管。

說起口舌之爭,莫里當之無愧是血契鎮最能說的,三句話不離蘇克的失敗,愣是把手下人的失策,說成了這個大首領的無能。

當然,若是比鬥嘴的話,血契鎮無疑已經佔據了上風,但是,這依然是一個比拳頭的世界。

蘇克很快就冷靜了下來,他緩緩的露出一個不屑的神情,莫里嘴巴越是銳利,就越說明他們缺乏食水,這麼長途奔波,沒有吃喝,急的是他們。


他蘇克可以笑着等他們全部渴死餓死,在出去替他們收屍!

“哈哈哈哈!莫里侄女好口才,大學者這個稱號應該讓給你纔對,不過,你說的越多是不是口更渴,肚子更餓?”

不過不待莫里反擊,蘇克又將視線轉到了李寒身上“哼!預言之人,沒想到我們在這裏見面了!”

又是預言之人,難道我和這個世界的原住民,差別這麼大?

豪門膩寵:重生千金好撩人! ,又看了看莫里她們的,沒什麼區別啊?

“蘇大首領,你認錯人了,我不是你說的什麼預言之人,而且我們似乎沒見過面吧?”


“哼哼!是啊,是沒見過你,不過有人要買你的人,我看着價格合適,就做了這比生意,還有!”說着,說着,蘇克的臉上忽然露出一種奇怪的表情。

“預言之人,無論你怎麼隱藏,你都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本來我是不相信這句話的,但是,今天所見,你確實是與衆不同!”

“不過,在我抓住你之前,能不能告訴我列多洛去哪了?”

聽聞此言,李寒好笑的看着蘇克,都看見他好好站在這裏,拿着能量槍還不知道列多洛去哪了嗎!

“還能去哪了?”

“當然是去喂妖怪的肚子了!” “妖怪?”雖然李寒說的不明不白,但是蘇克卻是瞬間就明白了他說的是哪裏,祭林峽!

列多洛個白癡,我都幾次說明不要去哪裏了,還要闖進去,槽!你死就死了,還把高級能量槍留給敵人。

你就不能死的乾脆一些!

你就不能拉着這個男人一起去死!

槽!

蘇克心裏一陣謾罵,只不過其表面不露一絲表情,緩緩點了點頭,他指着李寒說道“你很厲害,居然害死了我恐怖谷的五當家!你可知罪?”

知罪?

李寒不屑的撇了撇嘴“哈哈哈哈,莫非蘇克先生以爲這血契鎮是你家開的,莫非這赤月高地也全是你的地盤?”

“哼哼!沒錯,我就是以爲這血契鎮已經是我的了,而你們不過是一羣喪家之犬而已,至於這赤月高地,未來!”蘇克忽然向背後一揮手。

“告訴他們這赤月高地未來是誰做主?”

“大首領!”

“大首領!”

只見血契鎮內忽然響起了熱烈的喊聲以及無數踩踏的聲音。

而那聲音的方向就是血契鎮的大門!

轟!

一陣劇烈的轟響聲,血契鎮的大門應聲而開,蘇克在上邊的大聲喊道“哼,被你們鑽了個空子,既然你們誠心來送死,那麼現在,你們一個也別想走了!”

說着,蘇克又一招手“小的們,給我弄死他們!”

“吼!”

只見血契鎮大門內站着數量龐多的半獸人軍團,只不過相比於之前的半獸人軍團,這些半獸人有些奇怪。

像是沒有進化完全一樣,有的只有一隻胳膊變成了野獸的粗壯臂膀,有的一隻腿變成了獸腿,有的則乾脆只是長出了兩隻獸耳朵,其餘的則沒有任何變化。

這和之前的半獸人簡直是天差地別,就像是臨時拼湊起來的部隊一樣。

正當李寒凝眼望去的時候,他的身後突然傳來一陣驚呼。

“那不是老黑嗎?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

“沃槽,是夜風,他怎麼了?”

“不對,大家小心,看他們的眼神,那根本就不是正常人的眼神!”

“該死!蘇克居然用我們的人改造成了他的半獸人大軍!”

莫里恨恨的看着圍欄上的蘇克,忽然咬牙大喊“全體小心!拿起武器,準備戰鬥!”


“絕不要!心軟!”

其實這個時候莫里他們也是無奈,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奔跑,懸浮車已經快沒有能量了,他們是不得不回到血契鎮,如果遠離血契鎮,光是這暴曬的長途就足以要了所有人的命。

更何況他們沒有任何多餘的補給,在不找一個補給點,他們就真的得全部餓死、渴死了!

而赤月高地除了血契鎮哪還有補給點啊!

所有人也知道這是一場不能輸的戰鬥,否則,他們全都可能要死!

或者,被改造成眼前這些渾渾噩噩,眼球泛白,不人不鬼的怪物!


“吼!”

不知道蘇克是如何改造這些正常人類的,在看到李寒他們,這些怪物居然搖晃着腦袋迅速的向李寒他們衝了過來!

那速度也比之常人也不遑多讓!

“哈哈哈哈,害怕了,蟲子們,害怕於這些生化人的恐懼了嗎?今天就那你們實驗一下生化3型針劑威力!”

驀的一陣狂笑從圍欄上傳了下來,蘇克猖狂的笑聲讓李寒迅速抽出能量槍瞄準了上方,嗤的一聲,激光飛射而出。

正在狂笑的蘇克猛地見到一道閃光向自己飛來,他想也不想飛身就像旁邊撲倒,就聽嘭的一聲,激光卻是打在了他原來的地方,將那一塊的鋼板炸出了一個大洞。

焦黑的表面和嫋嫋的黑煙緩緩升起,蘇克此時卻是不敢擡頭了,他吞嚥着口水,驚恐的看着那快碩大的洞口,雖然他實力驚人。

但是,這樣直接挨一下高級能量槍的激光,也得脫一層皮!

正當他心有餘悸的時候,他猛地轉頭看向站在下邊直愣愣的看着他的野豬人和獅頭人。

似乎是看到蘇克不善的目光,二首領和四首領立馬轉開頭去,不過,心中卻在想着,原來也有你怕的東西!

“哼!”冷冷的哼了一聲,蘇克緩緩的站起身體,不過卻沒有將自己在暴露在圍欄之上。

他走下圍欄,向着獅頭人吩咐道“你親自帶領近衛隊,給我狠狠打敗他們!”

隨後他又轉向野豬人“現在你將功贖罪的機會來了!給沃狠狠的幹掉他們!”

雖然同樣恐懼於能量槍的威力,但是,獅頭人和野豬人還是立刻點頭應和道“交給我們好了,大首領!”

他們更怕眼前這個乾瘦的中年男子!

犀牛人的屍體可就在他們旁邊躺着,被一腳踩死,沒有用第二腳!

哼!

看着已經縮頭不在出來的蘇克,李寒往地上狠狠的呸了一口“他們首領怕這玩意都怕的不敢出來,你們還有什麼好怕的!”

“只要那個蘇克敢出來,我直接叫他做人!”

“現在,我們先打退這些半獸人,然後,殺回血契鎮!殺回我們的家園!”

李寒在無盡迴廊中,一人一劍拯救整個血契衛隊,以及在追擊戰中,一人一槍更是殺退了整個半獸人軍團。

在這些血契衛隊的心中,李寒早已經和戰神畫上了等號,也許莫里說能反擊,他們還多少有些不確信,但是,李寒站在最前邊說能反擊,他們是百分之百相信。

這就是所謂的末世強者爲尊,人們也只信服強者!

“殺回血契鎮!殺回血契鎮!”

“殺回家園!”

“殺回家園!”

而這之中喊得最狂熱的就屬跟着李寒下十號遺蹟的15個倖存者,他們可是見識了李寒三拳打爆金屬怪物,李寒的強早已經刻印在他們的腦海最深處。

這個男人說能做到,就一定能做到!

拿着電流棍,混着刀槍劍戟,血契衛隊吶喊着就衝向血契鎮,他們也許還在害怕,但是,後邊就是他們的家園,他們的親朋好友都在裏邊。

如果他們不能勝利,這些人都會被改造成眼前的怪物,這絕不是他們想要看見的!

赤月之神在上,戰神與我們同在! 一場生存遊戲,硬是在李寒的面前演變成了一場大規模的械鬥。

由於已經退無可退,就算是嬌小大學者山峯都拿着電流棍勇敢的衝了上去,更何況2米多高的黑血首領莫里。

更是一馬當先,一矛捅穿了一個半獸人的頭顱,她驀的仰天狂叫,然後一腳又將一個湊近的半獸人踢飛了出去。

只是,當所有不完全半獸人從血契鎮涌出來以後,又涌出來一批變異完全的半獸人,他們都頂着獸頭,身材強壯,每個人手中都握着粗壯的長矛和長棍。

而他們前邊則是獅頭人和野豬人兩個披着皮甲的首領。

這纔是蘇克的主力軍,前邊只不過是消耗血契衛隊的炮灰而已!

李寒冷靜的看着新涌出的半獸人軍團,緩緩舉起能量槍,牢牢的鎖定跑出來的野豬人和獅頭人。

哼!剛纔讓你們跑了,我看現在你們還能往哪跑!

嗤!

瞬間鎖定,瞬間開槍,激光飛射而出,瞬間就飛到了獅頭人的身前。

想象中的碎裂神應聲而起,只不過,不是獅頭人被打成了碎末,他竟然一直緊緊的關注李寒,在這危機檔口,居然拉了一個半獸人替他擋槍!

槽!

這麼狠,雖然看上去恐怖谷的這些半獸人外表兇悍,不在乎生死,其實他們比誰都怕死,尤其是這幾個首領。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