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防禦罩快速的升起,將衆人罩在了其中,張小邪手指間夾着三根藍符,直接佈下了三道環環相扣的符籙防禦罩。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是上古的魔獸:三眼噬血蟲!”花間風凝重的說道。

“哈哈,想不到我三眼噬血蟲一族數千年不出世,還有人記得我們”肉山上的三隻巨大複眼閃爍着劇烈的紅光,同時一張大嘴在那個可怕的頭顱上張開,露出了裏面黏液密佈的內口腔,一陣淡綠色的煙霧慢慢的升起:”我會給你留個全屍。”

“老大,小心,這種三眼噬血蟲會放出毒霧”花間風立刻的捂住了口鼻,盯着慢慢漂過來的大片綠色煙霧。

金色的符籙防禦罩雖然可以彷彿物理和魔法攻擊,但是對於毒霧這種特殊攻擊,根本沒有任何的防禦辦法,綠色的煙霧直接透過了第一層的金色防禦罩,開始漂向第二層的防禦罩。

手指中再次的幻出了紫符,一陣旋風從張小邪的指間吹出,朝着那些綠霧吹去。

由紫符所轉化的並不是普通的風系魔力,而是精銳的風系魔力,帶着青色的旋風接觸了綠霧後直接的將綠霧吹到了一邊。

保持着青色旋風在金色護罩外形成了一道風壁,張小邪手中的誅邪直指肉山:“萬劍之訣!”

全力一擊!

上千道的金色劍光,圍繞在張小邪的身前,一道道的劍光彷彿沒有窮盡一般的怒射而出,深深的扎入了肉山之中。

撲哧…撲哧…撲哧…

不斷的,金色光劍扎入後帶出的是夾雜着黃白色的汁液,卻沒有一絲的血跡冒出。

終於,上千道的劍光過後,誅邪無力的從空中落下,化爲了掛墜附在了張小邪的脖子上。

肉山,已經縮小了三分之一。

在劍光開始出現之時,三眼噬血蟲那巨大的頭顱就已經縮回到了體內,現在,在最後一道劍光刺入了肉山後,巨大的頭顱再次的升起,三隻複眼之中猩紅的光芒雖然暗淡了一些,但是依然刺眼。

“這是我第一次,在突破了超階魔獸的桎梏後受到傷害!”大嘴之中噴出的是帶着憤怒的吼叫:“不過我們三眼噬血蟲最自豪的是肉體能力而不是魔法力量!想要殺我?等下輩子吧!”

整個冰洞的寒意似乎一時間全部的消失,所有的冰系魔法元素被三眼噬血蟲大張的巨口一吸而空,一團拳頭大笑的冰晶之球出現在了三眼噬血蟲的口中。

雖然魔法力量不是三眼噬血蟲的最強方面,但是發出一個禁咒還是比較輕鬆的。 極寒之珠!

禁咒,一向都是以殺傷力巨大,覆蓋廣而聞名,但是極寒之珠這個禁咒卻是罕見的單人攻擊禁咒。

將禁咒那麼巨大的攻擊力量集中到一個人身上,可以想像這種攻擊的恐怖!

看出了張小邪在幾人之中實力最強,三眼噬血蟲毫不猶豫的將極寒之珠吐向了張小邪。

波!一陣光幕晃動,首先是風壁直接潰破,然後最外層的金色符籙防禦壁散落,不一會兒,第二層金色的防禦罩也化爲了點點的金色碎屑。一切不過是短短的一瞬之間,散發着無窮冰意的冰珠就快接觸到最後的一層金色罩壁。

手中的三根藍符一起發力,三根吸力之帶蜿蜒伸展,伊麗也同時的抖手將吸力之帶扔出,四條帶着強大吸力的吸力之帶將這顆恐怖的冰球微微的帶向了一邊。

轟!

沒有任何意外的,張小邪幾人身後的冰洞在一聲劇烈的響聲後化爲了一堆冰屑,完全堵住了張小邪幾人的退路。

“你們全部都要死!”三眼噬血蟲的巨大吼聲迴盪在整個冰洞之中。

“這個傢伙比魔界的腐屍蟲還要厲害”小骨手中抓着黑焰鐮刀,大叫。

魔界的腐屍蟲是以再生能力聞名,不過在現在看來,根本無法與這個聖階三眼噬血蟲相比。

能夠在張小邪的萬劍訣全力一擊之下還可以像現在這般生龍活虎的發出禁咒,這個有着超越超階達到聖階的三眼噬血蟲的實力已經超過了六翼天使。

“對付這種再生力驚人的魔獸,最好的辦法就是冰凍”小龍女皺眉,手中的藍牙也顯出了實體,裹上了一層厚厚的寒氣。

“想要冰凍一個冰系的聖階魔獸?”花間風怪叫一聲:“我不認爲我們有希望。”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情”張小邪和伊麗一起射過了幾道火獸之符,打在了三眼噬血蟲的身上,激起了點點的冰屑。

吐出了禁咒之後,三眼噬血蟲的魔力也被抽空了不少,現在也沒有繼續的攻擊張小邪幾人,而是在那裏慢慢的吸取着冰系的魔力。


在這冰川之上,無疑這屬於冰系魔獸的三眼噬血蟲的恢復能力要強大許多。

慢慢的三眼噬血蟲的身體上覆蓋上了一層實體化的冰系元素力,讓張小邪幾人的攻擊都無法奏效。

“你們幾個拖住三眼噬血蟲,給我五分鐘”張小邪的精神力在每個人的腦海中響起,手指上的藍符與紫符同時的消失無蹤,十根白符在張小邪的手中閃出。

聽到張小邪的指示,小龍女和伊麗,花間風、小骨一起發力,各色的元素攻擊在三眼噬血蟲的身上爆開一個個絢麗的煙火,尤其是衆人之中實力最強的小龍女的攻擊,直接穿過了三眼噬血蟲的護體冰層,炸出一塊塊的深深傷口。

痛苦的嘶吼中,三眼噬血蟲身體彷彿變成了一個冰系魔力的強力吸納容器,大量肉眼可見的冰系魔力不停的朝着三眼噬血蟲的身體彙集而去。

誅邪橫斬,十根白符化爲了無數的三角之形,隨着張小邪的精神力在地面擺下了一個玄奧的陣勢。

中級的陣法,冰旋。

以張小邪現在的實力,五分鐘之內擺下中級的陣法,已經是極限的速度。

攻擊仍然在繼續,不過卻越來越無法對三眼噬血蟲造成傷害了。隨着肉山的蠕動,冰屑慢慢的堆積,三眼噬血蟲的體表已經積累下了厚達數米的冰層。

“小邪,還沒好嗎?”連着吐出了幾口吐息,小龍女的臉頰上也微微的見汗。

小龍女的每一口吐息都是自身的精氣所化,雖然威力巨大,但是卻也是無法持久。

“還需要一分鐘”張小邪的手上不斷的將一道道的靈氣打入陣法之中,手指上的藍符不斷的閃現,將張小邪的靈氣不斷的提純。

雙方都在拼命的集聚着能量,現在只是看誰能夠先出手,就可以佔據先機。

“哈哈,你們死定了,老祖宗的冰山術就連我們超階魔獸都無法接下,受死吧!”一邊的昆頓臉上帶着瘋狂的笑容,大聲的尖笑着。

“閉嘴!”小伊麗一腳踹到了昆頓嘴上,讓這個討厭的傢伙閉上了嘴巴。

“好了”在張小邪的話聲中,衆人心裏都鬆了口氣。

光是看那三眼噬血蟲身上聚集的恐怖冰系魔力,衆人就知道昆頓口中的冰山術非同小可,如果真的三眼噬血蟲的攻擊在張小邪的陣法完成之前發出,沒有人能夠保證,自己可以抵擋住超過禁咒的攻擊。

尤其是在這冰川之上,張小邪的遁地之術根本無法帶着衆人逃脫。

不過,幸好,張小邪的陣法已經完成。

“把三眼噬血蟲引到陣法之中”張小邪接着的一句話讓衆人興奮的心情又立刻的降到了谷底……

“老大!”花間風苦着臉,叫道:“還是先想想怎麼頂過這條大蟲的攻擊吧。”

“進陣”張小邪也知道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招呼着衆人進入了陣中。

吼!

就在衆人前腳進陣,後腳三眼噬血蟲的口中就發出了一陣尖利的長嘯之聲,直震耳膜。

冰山,真的是冰山!

包裹住三眼噬血蟲身體的厚實冰層一齊崩開,無數的冰棱橫飛,空中凝聚到了極點的冰系魔力彙集,直接出現了一座恐怖的冰山,無數尖銳的長長冰錐尖刺從冰山之上刺出,形成了一個恐怖的倒三角的刺蝟之山。

從三眼噬血蟲身體上崩飛的長長冰棱在三眼噬血蟲的身周旋轉着,猛然的一縮一漲之間,形成了一條長長的冰帶,卷向了在一邊地上被捆的結結實實的昆頓。

沒有理會昆頓被這條冰帶捲走,張小邪幾人都望向了空中的恐怖冰山。

直直的落下,冰山發出了尖銳的呼嘯之聲,在張小邪幾人眼中緩緩的直落而下。

這個體積的冰山,已經無法是張小邪幾人可以直接發出攻擊摧毀的了了,在冰山刺入了冰旋之陣後,一陣摩擦聲尖銳的響起,那些恐怖的長長冰刺在冰旋之陣中迅速的溶解,但是巨大的冰山面積遠遠超過了冰旋之陣的範圍,轟隆一聲巨響過後,整座的冰山將張小邪幾人一齊壓在了地面。

“哈哈…你們這些傢伙,最後還不是死在老祖宗手裏!”昆頓得意的大笑,身上的鎖鏈也在老祖宗的拉扯之下斷裂,恢復了自由。


“老祖宗,這些傢伙不知道從那裏冒出來的,在冰雪之國裏絕對沒有這麼厲害的高手”昆頓活動着被捆到麻痹的手腳,對着肉山一般的老祖宗說道。

“如果不是我在百年前突破了超階進入聖階,今天我們辛苦在冰川經營的基業恐怕就會被毀於一旦”老祖宗那巨大的肉山蠕動着,慢慢的開始縮小。

“老祖宗,冰龜他被這些傢伙殺了”昆頓狠狠的盯着將巨大的冰洞填的慢慢的冰山:“這麼痛快的死實在是便宜這些傢伙了。”

慢慢的,老祖宗那數米高的肉山逐漸縮小,最後竟然變化爲了一個一米多高的老者。

“很久都沒有變身了”老祖宗所化的老者臉色慘白,全身血跡斑斑,看來剛纔張小邪那萬劍之訣與小龍女幾人的攻擊並不是如同這條聖階的三眼噬血蟲所表現的那般無力:“想不到一戰之下,竟然損耗了我這麼多的實力。”

“那個黑髮小子的實力並不比我弱上多少”老祖宗顫顫巍巍的在昆頓的攙扶下坐到了地面,長長的呼了口氣:“如果不是我們三眼噬血蟲一族的肉體恢復能力,恐怕我也栽到了這小子手裏。”

“他還不是死在了老祖宗手裏”昆頓不屑的叫道。

“是嗎?”冰山之下,赫然發出了一聲輕笑。

“誰?”昆頓驚怒之下,對着冰山暴喝道。

“小心!”老祖宗低聲喝道,但是剛剛變化人形而且身上帶傷,根本無法動作,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冰山突然的炸裂開來。

無數的巨大冰塊飛濺中,四條吸力之帶直飛而出,三條緊緊的纏住了老祖宗,另外一條則是拉住了昆頓的雙腳。

吼!


老祖宗與昆頓幾乎是同時的變身,化爲本體。

小龍女與小骨,花間風一起抓住了紫符,將自身的能量全部的轉化爲了風系的魔力,化爲了一股金色的旋風,裹住了措手不及的老祖宗與昆頓。

等到一座肉山和一條長蟲變身完畢時,兩人已經被金色的旋風與吸力之帶一起作用,拉到了冰旋之陣中。

一進入陣中,老祖宗那三隻複眼之中就射出了三股紅光,不斷的閃爍。

也只有老祖宗達到了聖階的實力才發現自己被困的這個陣法的可怕。

寒冷!

從進入陣中後,昆頓就只感覺到了這個從來感覺過的字眼。

身爲冰系的準超階魔獸,竟然會感覺到冷。

肉山不斷的蠕動着,朝着四周噴射着一道道的寒氣。但是這些寒氣還沒有衝到張小邪幾人身前就已經被一股無形的吸力所吸乾。

“老祖宗,我的魔力在流失!”昆頓在寒冷的感覺後又發覺了自己全身的冰系魔力竟然從雙腳處直接的被一股吸力給吸出,涌向了莫名的地方。

冰旋之陣最厲害之處就是強大的吸納冰系元素之力,同時這些被吸納的冰系元素會朝着被困陣中之人作用。

現在這冰旋之陣正是吸取了老祖宗與昆頓體內的冰系魔力,等到吸取完,冰旋之陣將會反噬而回。


“我就不信冰系的魔獸就真的凍不死!”張小邪在陣眼之中,邪邪的笑着。 閃動着黑芒的手掌抓住了紫符,張小邪體內的黑暗魔力潮水般的涌動着,注入了紫符之中。

慢慢的,聖階魔獸三眼噬血蟲那肉山一般的身體肉眼可見的朝着地上沉積。

在張小邪把黑暗魔力轉化爲冰系的元素力注入了冰旋之陣後,整個冰旋之陣蘊涵的冰系元素力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程度,就連老祖宗這位聖階的大拿也頂不住壓力,全身的冰系魔力彷彿開閘的大壩,奔涌而出。

“老祖宗!”看到不對,昆頓悲憤的大叫。

肉山抖索着,一條長長的觸角從肉山之中探出,抓住了昆頓,一圈圈的冰環在觸角之上閃爍,硬生生的將昆頓從地上拔起,朝着陣外扔去:“快走!”

不愧是三眼噬血蟲一族的老祖宗,在這個危急的時刻,用最後的力量將昆頓扔出。

張小邪若有所思的微微一笑,手指上一根藍符閃現,一條吸力之帶蜿蜒着一把抓住了堪堪要躍出陣外的昆頓。

全身的魔力幾乎被抽空,昆頓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力就被吸力之帶凌空逮住,拉回到了張小邪的身邊。

“伊麗,你不是還沒有戰寵嗎?”張小邪對着伊麗眨了眨眼睛。

“我不喜歡小蟲子”伊麗看着在吸力之帶下扭動不已的昆頓本體,厭惡的皺了皺眉頭。

“三眼噬血蟲到達了超階之後會蛹花蝶,外形就沒這麼難看了”花間風在一旁接到了張小邪的暗示,立刻的嘿嘿笑道:“三眼噬血蝶可是外形美麗的魔獸。”

“真的?”伊麗拿眼斜覷着花間風,一臉的懷疑。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