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宴酒店那邊,各界名流已經逐步到場,華晨曦挽著華正國的手臂,微笑着向來往的賓客打招呼,舉止優雅大方,端莊得體。

「正國兄弟,沒有想到,你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回到北國,這就是令愛吧,和她媽媽一樣漂亮,你有福了!」這是某地產大亨。

「華總,好久不見啊,你身體還是一如既往的健朗,哈哈哈!」這是某圈大佬。

「這是你林叔叔!」華正國一一向著華晨曦介紹。

「林叔叔好!」華晨曦甜甜的喊,帶着一絲小女生的俏皮。

這次的宴會可不是上次的宴會可以相比的,上次充其量就是小輩的聚會,而眼下大佬雲集,放眼望去,都是各界知名人物。

華晨曦眼中的得意隱藏的非常好,眸光時不時看向門口的方向,期盼著華曉萌的到來,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對方狼狽可憐的低賤樣子。

此時的華曉萌已經到了銘宴酒店,她看了周圍各種各樣的豪車,撇撇嘴,華正國還真是一如既往的虛偽。

她抬腳,往酒店門口走,結果還沒進去,就被人攔下了,「抱歉,這位女士,本店今天已經被包下了,不待客!」

華曉萌禮貌的道:「不好意思,我參加宴會!」

聽到她的話,侍者上下打量了華曉萌的穿着,明顯的不相信,可還是說:「請出示您的請柬。」

請柬這種東西,華曉萌怎麼會有,或者說,華正國就是想要看到眼下這副場面發生,期待着她出醜。

聳聳肩膀,華曉萌如實開口說:「請柬我沒有,可我真的是來參加宴會的,你可以聯繫一下宴會的主辦方。」

「這位女士,請你馬上離開!」知道華曉萌沒有請柬之後,侍者的態度立馬冷下來,上面的人已經下達了命令,沒有請柬的一律不讓進,趕走。

這年頭,真是什麼人都敢來這種地方!

。 蕭懷羽同樣是幾乎一晚沒睡,早早就起,精神百倍地更衣洗漱。

「明天是不是就十一月了?」吃早飯時,他問長天。

長天頷首:「明日便是十一月初一。」

蕭懷羽垂眸,算算差不多該到那個日子了,得先準備起來。

「你派人去城西芙蓉苑收拾整理,過幾天有人會住進去,還有把小院裏的人都帶過去,讓他們提前準備着。」蕭懷羽吩咐長天。

「雲小姐答應搬到芙蓉苑去住啦?」長天驚喜。

王爺很早就將芙蓉苑買下來了,但一直沒去住,也沒讓其他人去住,當時他只以為王爺閑得沒處花錢,最近才知道原來是為雲小姐準備的。

蕭懷羽動作一頓,點頭:「她很快就會搬過去。」

長天歡喜地下去吩咐了。

吃完早飯,蕭懷羽讓人備了馬車,他要去榮安侯府。

可當他人站在榮安侯府大門前才發現,雲歸暖不在。

「大早上,她人去哪了?」蕭懷羽皺起眉,兇巴巴地問長天。

居然都沒想着見他。

這個習慣不好,得改。

長天委屈:「屬下不知道雲小姐去哪了,會不會雲小姐也去王府了,跟我們在路上錯過了。」

蕭懷羽思索這個可能性,以他對她的了解:「不會。」

他否定這個猜測。

昨天雲歸暖說她要為燕採薇準備禮物,但一份禮物而已用不着一大早出門,再結合她最近的行動來看。

蕭懷羽倏地沉下臉:「你去薛持酒那把她接回來,本王在侯府等她。」

長天一怔,趕緊應是,轉身就去辦事。

「等等。」蕭懷羽叫住長天,「如果她和薛持酒在商談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打擾她,如果已經在閑聊了,立即把她接回來!」

做生意比他還重要,他要傷心了。

雖然他一直都知道,雲歸暖認真做起事來,事業心很重。

他進到侯府內,瞥一眼雲歸暖睡覺的房間,徑直朝前廳走去,一團小黑球遠遠地看見蕭懷羽,在原地站了一會兒,歪著腦袋打量他,看清來人後,搖著小尾巴「噠噠」過來。

「你還記得本王。」蕭懷羽將然寶引到前廳,「過來,讓本王瞧瞧,你有沒有好好陪她。」

蕭懷羽坐在椅子上,俯下身去,不動聲色地觀察然寶。

然寶搖著尾巴「嚶嚶嚶」地圍着蕭懷羽腳邊打轉轉。

「小傢伙長大了點。」蕭懷羽用一根手指按摩然寶毛茸茸的小腦袋,「本王沒能陪在她身邊的時候,你要好好哄她開心,知道嗎,不然本王也不會費心思把你弄過來。」

他早就知道城防營新來了一批小狗崽,準備訓練了當軍犬,於是他便找上蕭齊鈞配合他。

那日在校場發生的事,演戲和事實一半一半。

鄭阿婆聽到前廳有動靜,過來查看情況。

「王爺!」鄭阿婆驚呼一聲,走上前給他行禮,「您怎麼來了,小姐一大早出去了,不知道何時回來。」

「嗯,本王知道。」蕭懷羽頷首,「本王在這等她,她最近過得如何,有沒有好好吃飯,一個人會不會覺得孤單?」

鄭阿婆事無巨細地將最近雲歸暖的狀態告訴蕭懷羽:「小姐過得挺好,雖然忙了些,但也都是忙自己的事,小姐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很開心。」

侯爺、夫人若泉下有知,定會很欣慰。

「有勞嬤嬤照顧她了。」

「都是老奴的應該做的,能繼續照顧小姐,老奴也很開心,都要感謝王爺。」鄭阿婆滿是感慨,「郭利帶着徒弟會賬房了,要讓他來給王爺請安嗎?」

蕭懷羽豎起手掌:「不必,他們的主子是雲歸暖,從來都不是本王,這一點你們務必謹記在心,以後回來的人,也都必須搞清楚這一點,你要提醒他們。」

鄭阿婆連連應是。

「你下去忙吧,本王在這坐一會兒。」

鄭阿婆頷首:「好,老奴去給您沏一壺熱茶來。」

她記得小姐新得了一罐茶葉,說是只沏給王爺一個人喝。

雲歸暖和薛持酒談得差不多了,漸漸閑聊起來,扯一句生意扯一句閑話。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薛宅的管家進來通報,長天來了。

薛持酒一個激靈直接站起來:「他來作甚?」

管家看一眼雲歸暖,道:「他說來接雲小姐回去。」

薛持酒心下一涼,完蛋。

雲歸暖疑惑:「他怎麼知道我在這?」

「王爺肯定去過侯府了。」薛持酒壓低聲音,「今早的生意先談到這裏,雲小姐先回去吧,別讓王爺久等了。」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他早該想到蕭懷羽一早就會去找雲歸暖,他早該讓雲小姐放下銀票和圖紙后就回府。

雲歸暖走出薛宅,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黑色馬車停在門前,長天笑着同她打招呼。

「雲小姐。」

雲歸暖點頭致意:「王爺沒在?」

長天道:「王爺派屬下過來接小姐,他在侯府等著您呢。」

「那趕緊回去,別讓他等着急了。」她沒想到蕭懷羽大早上就來找她。

雲歸暖回到侯府的時候,然寶躺在蕭懷羽懷裏,睡得四仰八叉,安逸得很。

「回來啦。」蕭懷羽只抬頭看了他一眼,繼續逗弄懷中的然寶,「坐吧,外面涼,喝口熱茶。」

他揮了揮手,讓長天下去。

桌上一壺茶,兩隻茶杯,都斟上熱茶,剛倒上的,還熱乎著。

雲歸暖喝一口,好香,是清風霽月。

「你怎麼一大早就跑過來啦,有事找我嗎?」雲歸暖笑眯眯的,聲音比以前溫柔。

蕭懷羽委屈怨怪地望着她:「沒事就不能來找你了,你倒好,早上醒來不念叨着我,跑出去談生意,差點讓我空跑一趟。」

雲歸暖不好意思笑笑:「抱歉,這事確實比較急,我昨天忘了,想着今天趕緊做了,不要因為我耽誤黃金期。」

「還順利嗎?」蕭懷羽才捨不得怪雲歸暖。

「順利。」雲歸暖頷首,「薛持酒在經商這方面實力很強,我把銀票圖紙和方案交給他后,基本不用怎麼操心啦。」

「你又誇別人。」

雲歸暖一怔,笑開了:「那你還抱着然寶不撒手呢,它是我的狗。」

。 同樣,此刻位於坂田聯隊後方安全地帶,日軍第四旅團的指揮部,當那可怕的聲音傳來的時候,在指揮部內的一個少將猛的站起了自己的身子,直接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大聲用日語開口道:「衛兵!怎麼回事?哪裏來的重炮聲音?!」

「報告!是坂田聯隊所在的方向!」這個衛兵幾乎是瞬間就給出了答案。

「八嘎!八路軍哪來的重炮?!」這個老鬼子臉都變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知道坂田聯隊雖然帶了炮兵,但是根本不可能有重炮!

要知道日軍120MM以及150毫米以上的重炮全部都是屬於重炮旅團!都是單獨編製!部分精銳旅團的旅直屬炮團才有,但是數量不多,都是進行大規模戰場的時候才會出動的!因為這樣的大炮炮彈他們也不多!

而整個第四旅團都沒有150毫米的重炮!只有120毫米的重炮!

現在以窮B著稱的八路軍居然有了重炮?這他媽還了得?老鬼子心裏雖然未必是這樣想的,但是他此刻就是這樣一個心情,簡直就好像遇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尤其是,這恐怖的炮火攻擊更是讓這個老鬼子恐懼,因為如此之多的爆炸聲,這意味着火炮的數量極其恐怖!他們一個野戰重炮旅團也不過就是30-40門重!但是按照這個爆炸的密度來看……這怕不是至少有七八十門以上重炮?!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他們目前部署在整個華北地區的重炮都沒這麼多的數量!

「不不不,這肯定是哪裏出了問題!快!立刻給我聯繫坂田聯隊!我要知道真相!如果無線電和電話無法聯繫,現在立刻給我派遣偵察兵過去!」這個老鬼子大聲開口道。

「是!將軍!」

……

在老鬼子發狂的時候,另外一側的楚雲飛也得到了真實的戰場數據。

「什麼?!你說什麼?!重炮是轟擊在坂田聯隊頭頂上的?!」楚雲飛的眼睛瞪得老大,眼珠子都差點凸出來,不僅僅是楚雲飛,連他身後的參謀長也都是差不多同樣的表情,眼鏡都差點掉下來。

「是的團座!我們已經確定了,重炮是轟擊在坂田聯隊的陣地上,並且根據目前的炮火來看,他們在進行炮火延伸覆蓋,正在向縱深延伸,炮彈來源方嚮應該是對面八路軍的陣地後面!而根據我們前線觀察哨的計算,這些重炮至少是150毫米口徑以上的重炮,並且……數量大概有七八十門!至少!」

這個彙報的參謀在至少兩個字上面加重了口音!他也是有些難以置信。

但是前線觀察哨給出的答案就是這個,由不得他們不相信!

問題是越是這樣,他們則是更加難以接受。

小米加步槍的八路軍都他媽有重炮了?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楚雲飛整個人都徹底懵逼了,而且七八十門重炮?這是什麼概念?整個中央軍的重炮拉出來比這個數字能多多少?

也不能怪他們有這樣的錯覺,這個時期的150毫米口徑的重炮射速每分鐘能維持2發已經非常不錯了!而且還不能長久!但是現代的自行榴彈炮每分鐘射速可以達到8發!

這意味着現代一門火炮的火力投送能力是這個時代的4門重炮還要多!這樣一換算的話,暗刃一個營的36門火炮至少相當於120多門重炮!

「叫劉長山過來!」楚雲飛大聲開口道。

「是!」

不到2分鐘,一個四十多歲的軍人出現在了楚雲飛的旁邊,「團座!」

「這些炮聲你已經聽到了,你能估計出數量和口徑嗎?」

「團座,我之前就注意到了,這些重炮至少在150毫米以上,甚至有可能是200毫米口徑的重炮!」劉長山的臉色嚴肅,「並且,這些重炮按照這個火力來計算,至少100門!」

「不可能!」幾乎是劉長山的話音剛落,楚雲飛就直接下意識的開口了。

100門?開什麼玩笑!整個晉綏軍有多少門重炮?整個中央軍有多少?

土八路能有100門重炮?你他媽不如告訴我小鬼子的天皇掉進廁所淹死了,我更加願意相信!

但是不管楚雲飛如何不願意相信,這就是事實!

「查!小鬼子完了!告訴前沿觀察哨讓他們在火炮停了之後靠近觀察!」楚雲飛咬了咬牙大聲命令到。

「是!」

……

此刻戰壕裏面的韓雙他們終於從地上爬了起來,將自己身上的泥土甩掉之後,「呸呸」韓雙吐了兩口唾沫,將嘴裏面的沙子吐了出來。

在韓雙身邊不遠處的紅桃3「呸呸」幾聲,然後忍不住開口道:「我的乖乖,這些炮兵這次是玩爽了啊,我去啊,這大炮轟起來太爽了。」

韓雙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紅桃3,幸虧旁邊的李雲龍此刻被震得耳朵有些發聾,沒有聽清楚說什麼。

不過他也沒有心情聽韓雙他們說什麼了,當李雲龍趴在戰壕上面的看向對面的時候,他整個人都驚愕的張大了自己的嘴巴,不僅僅是李雲龍,應該說所有的八路軍戰士爬起來之後,都是滿臉驚愕的看着對面。

對面的戰場已經是面目全非!之前跟他們對視,敵人建立的陣地的那個山頭已經徹底的沒有了!也不能說沒有了,它至少被削平了十幾米的高度!誰讓這裏的山都是那種黃土山,除此之外,抬眼望去,整個鬼子陣地看不到一個活人。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