錚!

一陣赤芒閃爍過後,殺氣逼人的忘情劍,從秦蕭的丹田中飛了出來。

左手持劍,右手持盾,這是普通的士兵。

右手持劍,左手持盾,這是秦蕭。


右手持盾,主防守。

右手持劍,主攻擊。

而秦蕭的劍和盾都具有攻擊性,所以,劍和盾無論放在哪個手中,其實都合適的。


蘇子菲作在一旁,用手託着下巴,完全被秦蕭的英姿迷住了。



握着劍和盾的秦蕭,同樣也想起了劍中殘魂跟他說的話,人提升,劍也要隨之提升,這樣才能翻倍的增加攻擊力。

在櫻盈的幫助下,秦蕭練得冰焰劍法,能舞出冰火兩重天。

而現在的秦蕭,覺得冰焰劍法已經無法滿足自己了,必須自創一路新的劍法,能和自己現在的內力想匹配才行。

他瘋狂運轉體內的五行之氣,然後一氣喝出,嘭!一個五色光環,從劍的末端飛了出來!

五色環,就像金剛圈一樣,罡勁十足。

五種屬性的真氣交替發威,五環碰到哪裏,無不是石破天驚!

能釋放出五環,秦蕭仍不滿意,又試圖將精神風暴融入到劍氣之中。

精神力,想通過劍釋放傳達出去,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因爲精神力封藏在魂魄的脈網中,隱藏的很深,中途要經過很多障礙,才能釋放出來。

解決這個問題,秦蕭首先就是想到了‘琴音’。琴音能夠順暢的釋放精神風暴,心中想什麼,都能通過琴表達出來,秦蕭認爲,劍也可以像琴那樣,酣暢淋漓的表達自己的精神風暴!

唯一需要的就是投入,魂、心、身,三者的往我投入。

只有忘我的投入進去,才能能百分之百的發揮出來,甚至是超常的發揮!

彈琴最容易讓人思想投入,因爲琴能表達自己的感情。

秦蕭要想把精神風暴投入到劍中,必須像癡迷琴樂一樣,癡迷上劍,將劍視爲己命,這樣一來,精神風暴才能暢通無阻的,通過劍釋放出來。

瀟瀟沙塵飛揚之中,秦蕭提劍而起,以沙塵風暴爲舞臺,以劍爲舞伴,醉心往我的飛舞起來!千千萬萬個五色光環從劍的末梢激射出來,黃沙的世界變成了彩色的舞臺,砰砰的炸響聲,猶如伴奏樂曲,秦蕭這個舞王,完全的投入進去了!

滾滾的精神風暴力,穿出脈網,奔出經絡,從手臂上傳遞進入忘情劍中,於是,五色光環的中心,又吐出了精神風暴力!


秦蕭只要用劍一指,咻的一聲,就會竄出纏繞着精神力絲線的五色光環,那個東西,具有致命的打擊!五種屬性真氣交替發威的五環,要比單一屬性的乾坤大日真火、寒冰元力,強出數十倍,假如是一個普通的靈體二變武者,中上一擊,馬上就會重傷、倒地不起!

在劍上又有了新的突破,秦蕭興奮起來,連連發力,射出一波一波地五色光環,一束一束的精神風暴絲線,引得‘嘭嘭’炸響聲,完全遮蓋住了瀟瀟的風沙聲!

蘇子菲在一旁連連跺腳:“秦蕭,都被你震死了,還要不要人活了…”

秦蕭躍然空中,爽爽一笑:“看看我,都把你忽略了…哈哈……好吧,學姐,我爲你彈奏一曲醉紅顏,陶冶一下你的情操,怎麼樣?”

“醉藍顏吧,呵呵…”蘇子菲憨憨一笑。

“好,紅顏也好,藍顏也罷,總之你會喜歡這曲子的!”

秦蕭話畢,收起忘情劍,納入五行盾。

精雅的古琴,已經抱在懷中!

錚…錚錚…

彈一曲紅顏醉,醉紅顏!

魔手激撫下,漫漫延延而出的精神風暴力,吹走了四周的黃沙,盪開了呼呼地寒風,世界馬上變得寧靜了,安詳了,恬美了…

陣陣飄揚的音符,輕輕炸響,燃出絢爛煙花,空中呈現出來的畫面,是那麼的唯美,那麼的令人嚮往。

煙花爆鳴,五彩光華流星般的灑落,單調的黃沙世界,變成了彩色的海洋!

煙花的下面,驀然出現了好多情侶,手持花傘,互攬腰肢,漫步徐行…

煙花讓人嚮往,紅顏更令人嚮往…


“秦蕭,這煙花好美…”

蘇子菲站在下面,完全的陶醉了。

秦蕭暗暗察覺,蘇子菲看自己的眼神又不對勁了!她看的不是煙花,而是自己,那雙眼睛裏充滿了佔有慾!

秦蕭連忙停下琴音,不敢再撫。

“好了,別犯花癡了,你犯花癡的樣子,很傻的…”秦蕭飄然而下,笑着說道。

蘇子菲眼神一閃,眉頭一皺,突然說道:“秦蕭,我知道你想跟櫻盈在一起,但櫻盈已經和劉威訂婚了,你…”

秦蕭也沒有想到,蘇子菲竟然把自己最不願意聽的話,給說出來了,頓時沉下臉:“不用你操心,我不會讓他得逞的!”

“可是劉家勢大,你一人之力…”

“我不用你管啊,不勞你操心,好不好!”秦蕭大吼了一句。

“那好吧…”蘇子菲緘默不語起來。

兩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秦蕭也明白蘇子菲的意思,她就是想讓自己對櫻盈死心。

但燃起來的愛火,是熄不滅的。

秦蕭掐指算了算,離十月初八還有五天時間,到時候,真希望楚青松能夠順利的把櫻盈搶出來…

他把希望全部放在了乾爹楚青松的身上。

但秦蕭還是有一點不放心乾爹的,因爲他身中奇毒,以一人之力,想在婚禮上搶出櫻盈,把握真的不大…

兩人坐在一起,沉默了不大的一會,老吳和其他的學員就上來了,看來他們已經採集來了浮土源晶。

那些學員個個都很高興,秦蕭望着他們哼了一聲:得意什麼啊,你們這人採集源晶的總和,都比不過我喝的一碗酒中,蘊含的能量多!

щщщ●ттκan●¢ o

老吳走了過來,對秦蕭說道:“這次你沒有采集到浮土源晶,但不要灰心,下次吧,下次我再帶你來!”

秦蕭傻傻一笑,“謝導師!” 一個男學員走到蘇子菲身旁,拿着乾坤口袋顯擺了起來:“姐姐,你的腳扭了,沒有去採集浮土源晶,不過你放心,我多采集兩塊,分給你一些,嘿嘿…”

“去去…誰稀罕!”

蘇子菲沒好氣的喝走了那個男學員。

因爲秦蕭和蘇子菲,在黃金世界裏吃的那些浮土乳晶、喝的浮土乳液,是最爲高等的浮土之氣,比那些學員採集到的源晶,高出十倍、百倍的檔次,因此,蘇子菲確實不在乎他的東西。

但真正讓蘇子菲心煩的,不是那個男學員在自己面前顯擺,而是秦蕭對自己的不理不睬。



“這個死妮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犯病!”

說話的是老吳,他哼了一聲,取出時光鏡,把所有的學員帶回了霧靈學院。

和其它的地方相比,靈元界就是好。

浮土大陸、寒冰大陸、玄鐵大陸那樣的地方,真不是人呆的地兒!

其實,作爲天地間的一個生靈,能混到靈元界這樣的地方,能在這樣無冬無夏四季皆春的地方生活,就已經很不錯了,就應該很知足了!



回到霧靈學院,放學的時間到了。

秦蕭看到靈玉跟在戴雪的後面,騎着同一個靈獸回家,真的有點羨慕,心道:也不知道靈玉,有沒有機會偷窺到戴雪導師洗澡什麼的…

戴雪確實是一個美人,秦蕭站在學院門口,不免多看了她幾眼,直到她消失在視線中爲止。

嘎嘎!

噶!

一陣鳥叫聲響起,秦蕭望去,只見小金雕又在和那些坐騎打架,她一個鳥,單挑四個黃麒麟,還輕輕鬆鬆的,不停得意地大叫!

“小混球兒,不要打了,我們該走了!”

秦蕭喚了一句。

嘭!

大鵬振翅,羽翼長達七八米的小金雕,飛到了秦蕭的身邊。

“秦蕭,人家都是大姑娘了,你還叫我‘小混球’,多沒面子啊…不怕讓人笑話我麼…”小金雕歪着頭埋怨道。

“誰敢笑話你啊!看看,院長的坐騎都被你打的體無完膚了,哎呀,雕兒啊,你以後能不能少欺負別人啊!萬一院長找我的麻煩怎麼辦?”秦蕭摸着她的頭說道。

“院長要是敢找你的麻煩,我辦他!”小金雕喳喳的說道。

“你真吊,你真夠屌絲的!”秦蕭騎了上去,憨憨說道。

“你不信啊…哪天…”

“…”



秦蕭一路說笑,騎着小金雕就飛到了山洞中,秦蕭已經好久沒有見過櫻盈了,在山洞裏生起火把,看着燃燒的火苗,秦蕭陷入了想念之中。

小金雕看穿了秦蕭的心思,沒有打擾他,飛到外面去玩了。

“嘀嗒”

嘀嗒!

外面突然下起了小雨,雨水輕輕拍打樹枝,清脆作響。

雨水代表相思。

不然的話,也不會有‘相思雨’這一說了。

秦蕭也不明白爲什麼會想念櫻盈,甚至比想念小柔、想念香兒都厲害。

也許,最大的原因就是秦蕭初來靈元界的時候,得到過櫻盈很多無私的幫助吧!靈元界的人,大部分都是很冷漠的,尤其是那些寵族,而櫻盈卻給秦蕭帶來了無盡的溫暖,讓他這個外來族有了家的感覺。

另外,櫻盈也是一個善良而美麗的姑娘,我想,在每個人的眼裏,櫻盈都是心中的那個‘小芳’。

不僅秦蕭喜歡櫻盈,就連惡少劉威也喜歡她。

喜歡一個‘女神’般的人物,是不需要理由的,喜歡就是喜歡。

想到她和劉威的婚期馬上就要到了,秦蕭真的有點發慌!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