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志合無所謂的道:「怕什麼,小子,有種我們就打一架,沒種就一邊玩去!」

「你!」紫衣少年被噎得不輕,錢志合反正都是老油條了,也沒抱什麼希望,所以就算剝奪了參加資格他也不心痛,可是紫衣少年卻不一樣,他可是為了參加凌霄劍宗的考核,作了很多年的準備,就為了一舉考進凌霄劍宗,如果真要因為打一架而剝奪參加資格,他非得吐血不可。

黑衣少年很及時的開口道:「少聰,算了吧,為了一個垃圾而耽誤了自己的前程不值得。再說,以後有的是機會。」

紫衣少年莫少聰聞言立即順坡下驢,道:「是,飛虎哥,我聽你的。」

「莫少聰,龐飛虎!」羅永峰心裡一動,「原來是他們兩個,難怪這麼高傲了。」

「怎麼怕了?你們不是很英勇嗎?兩個孬種,沒膽子就不要挑事,操,真當你們是天王老子啊!」錢志合罵咧咧的道。錢家有錢有勢,他來凌霄城報考,身邊都跟著保鏢,所以他根本就不怕莫少聰和龐飛虎兩人事後報復他。

在這凌霄境內,能讓他錢志合惹不起的,還真的不多。

莫少聰和龐飛虎氣得吐血,只是逞一時口舌之快,可沒想到居然惹了這麼一個極品,真他晦氣。還好羅永峰是一個和稀泥的高手,勸道:「錢大哥算了,他們也不是故意的,看在我的面子上就算了吧。」

錢志合對羅永峰的印象很好,拍著羅永峰的肩膀,道:「羅兄弟,你是好樣的,不像某些人,雖然實力不怎麼樣,可是架子卻端的很大。等我們到了潛龍院報了名,我帶你出去吃香的喝辣的。而且我在凌霄劍宗也算有幾個熟人,到時候如果你能夠進入凌霄劍宗,我給我們介紹,有他們照顧你,保證你不會受別人欺負。」

莫少聰和龐飛虎兩人都是臉色一變,怎麼把這茬給忘了。雖然錢志合是個廢物,考了六次都沒能進入凌霄劍宗,可是這六年來,他結交了多少朋友,誰知道?

錢家有的是錢,只要他肯花出去,不愁沒人跟他交朋友。畢竟就算進入凌霄劍宗,也需要修鍊資源的。雖然錢家沒有功法武技,可是元晶啊!

據說錢家乃是凌霄境第一富豪,每年都給凌霄劍宗上貢不少的元晶和各種藥材還有物資,頗受凌霄劍宗的高層看重。所以錢家在凌霄境做起生意來更是順風順水了,而且就算是在整個大蒙王朝,錢家的生意也做得相當的大。

說起來,錢家要人有人,要錢有錢,這錢大少爺卻認定了要進凌霄劍宗,也就是凌霄劍宗的規矩嚴,在招收弟子方面從來都不講情面,要不然以錢志合的身份,早就已經進入凌霄劍宗了。

莫少聰和龐飛虎兩人都有些發苦,他們不擔心錢家的勢力,畢竟這次之後,他們就是凌霄劍宗的弟子了。可是他們擔心的是,錢志合利用自己的關係,給他們在凌霄劍宗裡面製造麻煩。

羅永峰卻是心時樂開了花,他等的就是這一刻,他不像莫少聰和龐飛虎兩個傻逼一樣,他做什麼事情之前都會仔細的調查一番,最後才行動。來凌霄城之前,他就已經了解過了,凌霄劍宗招收弟子出了兩外名人,一個是鐵牛,一個就是錢志合。

他們兩個,前者參加了七次考核,都沒有過關,而後者則參加了六次,也沒有過關,人稱鐵老大和錢老二,當然這個是調侃的外號。可是羅永峰調查之後才發現,這兩個人雖然沒有考進凌霄劍宗,可是在凌霄劍宗的關係卻很不簡單。

就說錢志合,靠著家裡的錢財,在凌霄劍宗拉攏了一大批中低級弟子,很有些勢力。

而鐵牛,聽說甚至連凌霄劍宗負責弟子招收的執事都跟他很熟悉。這個鐵牛雖然天賦不行,可是做人卻很務實,讓執事大人很欣賞。聽說還有意將他招進凌霄劍宗,做雜役弟子,只是被鐵牛自己拒絕了。

一個能夠讓執事大人親自開口的人,怎麼可能會是真正的廢物呢?

一個人,只要他自己不自暴自棄,就一定有可取之處。

唐宋和鐵牛兩人坐在一邊靜靜的看著,沒有插話。鐵牛是這個性子,唐宋是不想說話,抓緊時間打坐調息,爭取早日恢復修為。

在這獸車之中,自然不能修鍊雷神之體了,所以唐宋選擇了三生輪迴訣,此時他體內丹田枯竭,沒有一絲真元,而兩大化身則是都隱入了沉睡之中,沒有真元,也無法喚醒。

不過還好,在雷霆之力的刺激之下,雷霆領域正在緩慢的恢復之中,靈海之中已經能夠看到一些雷電之力不時的游竄。

身體內,隨著唐宋運轉三生輪迴訣,意念在經脈之中遊走。

不多時,一股真元自丹田之中誕生,隨著唐宋的意念在經脈之中遊走。唐宋心中大喜,將近一個月了,丹田之中終於恢復了一絲真元了,有了這一絲真元,他就可以繼續吸收天地元氣煉化,壯大真元,到時候恢復到之前的修為,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他這一趟凌霄城之行,對於能不能進入凌霄劍宗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他只是陪鐵牛來完成他的心愿而已,再一個就是順便調查一下為什麼唐青天當初為什麼要那樣交待。 獸車如同飛機一般的在車道上飛馳,唐宋默默的修鍊著三生輪迴訣,恢復著自己的修為。

一個多小時后,獸車終於停了下來,唐宋也從修鍊之中清醒過來。

「唐兄弟,我們到了。」鐵牛適時的叫唐宋一起下車。

一路之上,羅永峰和錢志合已經很熟了,還有幾個與羅永峰聊得來的年輕人也加入了他們的陣營,而莫少聰和龐飛虎二人則是臉色鐵青,帶著一干擁護於他們兩個的年輕人提前下車,狠狠的瞪了羅永峰一眼,因為錢志合的關係,他們把羅永峰也給恨上了。

唐宋的感應非常的敏銳,一下子就察覺到了莫少聰和龐飛虎兩人怨毒的眼神,不過他也沒有在意,像這樣的人終究沒有什麼大成就,實在是太傲了。真要是有什麼特別的本事還好,像他們這樣的人,太驕傲只會讓自己死得更快而已。

鐵牛指著前面一排一眼望不到邊的建築群,對唐宋介紹道:「唐兄弟,這裡就是潛龍院,是凌霄劍宗專門用來安置參加考核弟子吃住的。」

這時候錢志合走了過來,笑著道:「唐兄弟,你知道這裡為什麼叫潛龍院嗎?」

唐宋搖了搖頭,表示不知,他連凌霄城都是第一次來,怎麼會知道這個?

錢志合還沒有說話,羅永峰便解釋道:「據說這片建築,如果從空中往下俯瞰的話,整片連接起來,就好像一條潛伏的巨龍,所以就潛龍院,寓意前來參加考核的弟子都是今日之潛龍。」

唐宋聽得點頭不已,不管怎麼說,這個寓意就很好,今日之潛龍,明日之驕陽,很不錯。

潛龍院前面巨大的廣場之上,此刻停著不少的獸車,不時還有獸車駛入,上面有參加考核的少年武者下來,然後獸車又駛離,繼續去接人。

潛龍院門口擺開了一長溜的隊伍,這些都是排隊準備報名的,粗粗看下來,這就有近萬人報名,還有已經報完名的都已經進潛龍院去了,後面還有源源不斷的人前來。這凌霄劍宗不愧是三品大宗門,果然不是清乾劍宗這種五品宗門可以比擬的。

像在清乾城的時候,自己找住宿,一切都要自己搞定。人家凌霄劍宗這才是大手筆,可笑自己當初還覺得清乾劍宗的場面就已經很大了,跟這裡比起來,小巫見大巫啊!

難怪當初王浩然會說湊合湊合,估計天魔聖宗的招收弟子的場面,比這裡還要龐大十倍以上吧。

看到唐宋吃驚的表情,錢志合介紹道:「凌霄劍宗作為我們靈州兩大三品宗門之一,就連四大帝國都得仰望的存在,每年都有無數的少年天才來這裡參加考核,希望能夠進入凌霄劍宗。也只有凌霄劍宗這樣的三品宗門,才能夠有這樣的大手筆。每年來這裡參加考核的少年天才,最起碼都有十幾萬,吃住開支加起來就是一筆天文數字。」

鐵牛嗡聲道:「錢志合,你不愧是姓錢的,三句話不離本姓。」

錢志合道:「老大,我只是說實話而已,你想像一下,這十幾萬人吃住得多少錢一天,還有,這獸車專門接送,一天下來這妖獸得消耗多少食料,要是換成我們錢家,那就已經破產了。不愧是凌霄劍宗啊,我一定要進入凌霄劍宗!」

說到激情之處,錢志合忍不住高聲發誓道。


「白痴!」不少人都投以異樣的目光,然後撇了撇嘴,那目光中蘊含的意思就是白痴二字。

錢志合也察覺到了異樣,訕訕的放下了揮舞著的手臂,道:「老大,唐兄弟,我們趕過去排隊準備報名吧?」

眾人一起過去排隊,鐵牛排在最前面,指了指潛龍院大門口。那裡石階之上,站著一個看起三十多歲的武者,唐宋一眼看去,知道是武王級別的強者。鐵牛介紹道:「唐兄弟, 極品神燈系統 ,叫李思賢。」

「李思賢?」唐宋恍然道:「真是好名字啊,難怪凌霄劍宗的人會讓他來負責招收新弟子了。」

鐵牛不解的撓撓頭,道:「怎麼了?」

唐宋解釋道:「思賢思賢,你不覺得這個名字孤寓意很好嗎?這是求賢若渴的意思啊!」

錢志合這時候插話道:「唐兄弟你說的太對了,所說執事大人的名字就是這個意思,凌霄劍宗就是覺得他這個名字好,所以讓他負責招收新弟子,讓大家都看到凌霄劍宗的誠意。」

唐宋皺了皺眉,道:「鐵牛大哥,據說所知但凡大宗門招收新弟子,都有一些限制,為凌霄劍宗沒有呢?」在他看來,越是高品級的宗門,招收彈子的門檻應該越高才對。連清乾劍宗這樣的五品宗門,對新弟子都有諸多要求。凌霄劍宗作為三品大宗門,怎麼可能不設門檻呢?

鐵牛還沒開口,錢志合就搶著說道:「唐兄弟,你這就不知道了,我聽說這個規矩是凌霄劍宗的開山祖師定下來的。他老人家對招收新弟子就定了一條規矩,不論出身,不論實力,只要你願意來參加考核,都可以給機會,當然能不能過,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唐宋皺眉道:「這是為何?」

錢志合不愧是八卦之王,見唐宋居然連這個都有興趣,開口就滔滔不絕了,「傳說凌霄劍宗的開山祖師凌浩東當年出身卑微,直到十八歲都還沒有開始,後來去宗門參加考核的時候,對方一見他這麼大年紀還沒有開始修鍊自然就不收他了,甚至連測試的機會都沒給就把他趕走了。後來凌浩東憤而離開,最後因為無意中得到了一本修鍊功法,沒成想他居然是珍上天賦卓絕的修鍊天才。憑那本功法提升實力,然後闖蕩秘境,奇遇連連,最後修鍊到了武聖之境,開創了凌霄劍宗一脈,至今已經數萬年了。」

唐宋聽得目瞪口呆,這個是不是太傳奇了一些。不過想想自己的際遇,唐宋心裡又釋然了,或許當年凌浩東不但得到了修鍊功法,還得到了其他了不得的寶物。不過不得不說,這個世界的秘境,確實是一種非常神奇的存在。 就在鐵牛介紹著李思賢的時候,李思賢也注意到了鐵牛這邊,唐宋很清楚的看到李思賢在發現鐵牛之後,眼前一亮,然後就走了過來。

李思賢走了過來,鐵牛趕緊道:「執事大人!」


錢志合也行禮道:「執事大人!」

李思賢擺了擺手,示意他們不必客氣,道:「鐵牛,我剛剛就在想,你今年會不會來參加考核,沒想到馬上就看到你了。」

鐵牛憨厚的撓了撓頭,臉紅道:「執事大人,給你添麻煩了。」

李思賢搖頭道:「添什麼麻煩,我修鍊數十載,你是我見過的武道意志最堅韌的年輕人,可惜的是你無法鍊氣,如若有一天你能夠踏上修鍊之路,他日成就必然無可限量。」

鐵牛不好意思的道:「執事大人說笑了,像我這樣連鍊氣都不能的,還談什麼修鍊?」

李思賢道:「那你為什麼每年都要來呢?」

鐵牛目光有些迷離,道:「我也不知道,心裡有一股執著的念頭,讓我每年都會來一趟凌霄劍宗。」

李思賢點了點頭,道:「鐵牛,天才我見過很多,但是真正能夠有所成就的天才不多,大多數的天才都在修鍊的道路之上淪落了。如果他們有你這樣堅定的意志,也不至於中途淪落,說起來老天就是這麼不公平。」

錢志合見李思賢似乎已經忘了他了,趕緊出聲道:「執事大人還有我呢!」

李思賢笑了,道:「錢志合,你又來幹什麼?簡直是浪費我們的資源,胡鬧!」他當然知道錢志合的身份了,錢家每年大部頭上貢,他可是都有參與的。況且錢家大少爺也算是凌霄城的名人了。

錢志合頓時臉蹋了下來,道:「執事大人,你這區別對待也太明顯了吧?你對鐵老大那麼好,又是讚美又是誇獎的,可是到了我這裡,怎麼就成了浪費資源和胡鬧呢?」

李思賢大罵道:「人家鐵牛是真心想要考入凌霄劍宗,成為一名武者,你呢?你自己摸著自己的心問問自己,你到底是來幹什麼的?你真的想成為一名武者嗎?」

說到後面,李思賢已經是厲聲喝斥了,很顯然,這位對鐵牛一臉和藹的執事大人,脾氣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好。他之所以對鐵牛好,完全是個人原因,跟他的脾氣沒有半點關係。

畢竟在他看來,不但有一顆堅定的武道之心,更可貴的是他心思單純,性子憨厚。這樣的人要麼平庸一輩子,要麼一飛衝天。不管鐵牛日後是平庸還是一習衝天,李思賢都願意與鐵牛結一個善緣。

可是錢志合就不一樣了,在他看來,錢志合就是一個滿身銅臭味的傢伙。他每年來參加考核,說的好聽是為了武道之路,意志堅定,與鐵牛一樣。可是真正的原因不過是想多結交幾個少年天才,拉好關係,日後好用。

用這種廣撒網的形式,錢志合已經拉攏了不少的人了。 乞丐皇後,超凶噠! ,畢竟都還沒有成長起來。可是再過十幾二十年你再看,這就是一股了不得的力量。所以對於錢志合這個別有用心的傢伙,李思賢是極為不滿的。

只是看在錢家的面子上,所以不得不給錢志合幾分面子,畢竟錢家與凌霄劍宗高層關係還是很不錯的。

一番訓斥之後,錢志合不敢再抗議了,一臉委屈的模樣。

李思賢也沒有多停留,叮囑了鐵牛一番便離開了。

他一離開,剛剛還跟鵪鶉一樣的錢志合又恢復了活力,擦了把汗,道:「這個執事大人,實在是太偏心了,我說老大,你是不是跟執事大人有什麼親戚關係啊?」

鐵牛嗡聲道:「我要是跟執事大人有親戚關係,那我還用得著每年來參加考核嗎?倒是你,執事大人不說我還忘了,以你們錢家的地位,你還用得著考嗎?」

錢志合訕訕的不出聲了,他來考凌霄劍宗的弟子,不過是來偵查目標的,可不是真的要進入凌霄劍宗。因為進入凌霄劍宗之後,要從外門弟子做起,然後只有修為提升,才能夠一步步的提升到內門弟子,他可受不了那份罪。

唐宋對這些不了解,所以沒有開口,只是心裡決定,等會分配到了住宿地之後,再向鐵牛請教一下。這凌霄劍宗的情況很明顯跟清乾劍宗不一樣,品級相差兩個等級,其實力跟勢力都是天差地遠。管理方式肯定也不一樣,如果不提前了解一些信息,這心裡還真的沒有底。

不過現在唐宋的真元已經開始恢復了,所以唐宋倒也沒有太多擔心。

很快就輪到鐵牛報名,負責記錄的凌霄劍宗弟子聽到鐵牛的名字,果然很是吃驚,盯著鐵牛看了半晌,才開口道:「你叫鐵牛?」

這位記錄弟子剛剛只顧著記錄,並沒有看到唐宋與李思賢的對話,要不然的話,他肯定不會問出這樣的話了。

鐵牛老實的頭道:「是的。」

記錄弟子又問了一句,「哪個鐵牛?」

鐵牛鬱悶的道:「應該是你想像的那個鐵牛。」鐵牛確實很鬱悶,不過這種情況他也不是第一次碰到了。


唐宋跟在後面感慨不已,這就是名人效應啊!這要是擱在地球上,這記錄弟子估計就得拿出紙筆找鐵牛簽名了。

當然,唐宋也聽到了,旁邊的幾個隊伍之中,有人聽到鐵牛的名字之後,一聲冷哼,很顯然很看不起鐵牛這樣的人。

這一路行來,唐宋一直都在默默的觀察著,鐵牛這樣的性格,確實容易交到朋友,也容易招人記恨。所以唐宋覺得自己應該幫鐵牛做點什麼。

唐宋了解過了,鐵牛之所以不能鍊氣,是因為經脈淤結,無法行氣。這個唐宋沒有辦法,除非有大能者降臨,打通鐵牛全身經脈,這個工程太大,一不小心就會傷及鐵牛的性命。

而之所以不能煉體,是因為身體無屬性,鐵牛雖然天生神力,但是卻肉身沒有屬性,這樣一來,修鍊任何的煉體功法,效果都不大。

唐宋就想著,是不是可以改造一下鐵牛的肉身。 唐宋這樣想不是沒有理由的,不管是大力莽牛還是金獅犼,在他的雷霆之力的改造之下,身體都產生了巨大的變化。不僅血脈之力更加的精純,而且肉身之中還蘊含著一絲雷霆屬性。現在大力莽牛對雷霆之力,已經有了不小的抵抗之力。

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

既然連妖獸都可以改變體質,那麼人類是不是也可以呢?

很快,負責記錄的弟子便遞給鐵牛一個牌子,上面有門牌號碼,背面是地址。

鐵牛接過來一看,眉頭一皺,對記錄弟子道:「這位師兄,你是不是拿錯了號牌?」

記錄弟子笑著道:「沒有,這是執事大人特意吩咐的,你們趕緊去安排好吧。」

鐵牛聽他這麼說,也就沒有多說,站過一邊,讓唐宋過去報名,然後才一起進入了潛龍院的大門。

錢志合聽說鐵牛分配到獨立的天才居,頓時兩眼放光,腆著臉的央求著鐵牛一定要讓他住進去。唐宋不解的道:「錢二哥,你們錢家不是有的是錢嗎?什麼樣的院子沒住過,有必要這樣嗎?」

「什麼叫有必要嗎?簡直是太有必要了!」錢志合為唐宋的不懂珍惜而憤怒,「你知道在潛龍院裡面住一個單獨的院子有多難嗎?那可都是頂級天才才有的待遇,真是想不到,執事大人居然如此的照顧,居然連天才居的獨立院落都給老大安排好了。」

錢志合說不出的羨慕,不過他也確實佩服鐵牛,就因為他的純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