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尾獸摘下一顆果子低頭一咬,發出了一聲脆響,就在這時,步雲天的幻影身法全力施展,無聲無息掠向長尾獸,幾百米的距離對於步雲天來說不過一個眨眼的功夫,身後卻是留下無數殘影,他並沒有使出幻影身法中的幻化萬千,那些殘影只是速度過快而留下的,很快便消散了。

長尾獸發現步雲天的時候,步雲天已經出現在它眼前,一瞬間被嚇的毛豎如刺蝟,不等他反應,步雲天的崩天指勁已經無聲無息的激射而出。

步雲天這招是朝著長尾獸的腦袋打去的,但是危急關頭長尾獸的速度也猛然爆發,硬生生的躲過了要害,只是被擦破了一層皮。

長尾獸受此一擊轉身便想逃,可是它快步雲天更快,身形一閃,便堵住了它去路,同時崩天指再次點向長尾獸,恐怖的指勁瞬間洞穿了長尾獸,直接秒殺了。

即是偶然也是必然,步雲天的神識太過隱秘,長尾獸根本就發現不了他的觀察,再加上那一門上古流傳下來的不知名的斂息術,步雲天靠近了長尾獸也發現不了,而且他的速度已經不下於長尾獸,自然輕而易舉的得手了。

步雲天小心的把長尾獸的尾巴取了下來,那條尾巴足足有兩米多長,而且奇妙的是上面沒什麼肉感,幾乎全是毛茸茸的絨毛,收拾好長尾獸之後步雲天才回頭與盧漢勝等人會合。

盧漢勝看到步雲天回來便急沖沖的問道:「小天,怎麼樣,搞定那頭長尾獸了沒,應該沒出什麼意外吧?」

「廢話,這還用問,天哥出馬肯定是馬到功成了,我說的對不對啊,天哥?」林傑笑嘻嘻道,顯然之前步雲天戲弄他的事情已經被他拋在腦後了。

「恩,小傑說的沒錯,那頭長尾獸已經被我獵殺了,那條尾巴也已經被我取下來,你們看看。」步雲天說完便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長尾獸那條毛茸茸的尾巴。

「沒錯,應該就是這種尾巴了,那我們開始準備下一個任務吧,這裡剛剛好天階初期妖獸的活動範圍,我們就在這裡獲取天階初期妖獸的血液好了。」韓文點點頭開口道。

「嗯,不過我先把這個任務交了吧,省的被其他人搶先了。」步雲天點點頭道,然後便直接使用自己身份玉牌的傳送功能,在韓文等人目瞪口呆中,直接提交了任務,因為之前大家都已經共享了任務,所以韓文等人也接到了任務完成的提示。

「這就一萬功德點進賬了?」林傑有些難以置信的道。

「不對啊,小天你的玉牌怎麼會有傳送功能?」回過神來的韓文卻是驚奇的問道。

「呵呵,這個功能是我姐姐幫我開啟的。」步雲天微微一笑道,腦海之中不由自主的浮現海青璇那充滿誘惑力的身影。

「原來如此,小天你真是太幸福了,才剛來學校,就得到了這種女神級別的美女青睞,好羨慕啊。」韓文有些酸溜溜的道。

「好了,不說這個了,我們還是準備進行下一個任務吧。」步雲天微微一笑,轉移話題道。

「喂喂,別不停地任務好不好,反正也不急,現在是不是先弄些吃的,我聽說長尾獸的肉可是非常好吃的,難道你們就不想吃嗎?」林傑突然嚷嚷道。

「那就準備吃的吧,反正天色也快黑了,夜間妖獸太過活躍,我們還是等明天再行動吧。」

「太好了,終於可以吃到長尾獸的肉了。」林傑小聲的歡呼著,興奮的心情洋溢於表,簡直比之前那一萬功德點進賬還要高興。

眾人不一會兒便找了一個地方落腳,步雲天從儲物戒指里取出長尾獸的屍體,然後把它解剖乾淨,清洗過後,沒多久烤肉便做好了,烤肉當然也不止一頭長尾獸,還有一頭不知名的妖獸加在一起烤了,否則肯定不夠這幫飯桶吃的。

烤肉一熟,眾人便是一陣爭搶,實力越強搶到的就越多,當然步雲天只是搶夠吃而已,並沒有多搶,不過他搶到的大部分都是長尾獸的嫩肉。

當然,吃最多的還是嘯月,步雲天不搶的前提下,誰也搶不過它,所以大部分的烤肉都入了它的肚子。

「嘯月,你真是太厲害了,居然搶了這麼多,太了不起了,分一點給我吧,不用太多,給我一小塊就夠了。」林傑湊到嘯月面前滿臉笑嘻嘻道。

「拿去吧,別妨礙我吃東西。」嘯月隨手撕了一小塊扔給林傑,把他打發掉了。

「嘿嘿,多謝了。」林傑笑嘻嘻的接過嘯月扔過來的烤肉,雖然不是很滿意,太小了些,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

林傑的實力最低,所以他搶到的烤肉是最少的,打完了嘯月的主意,他又把目標放到了盧漢勝身上,不過這回態度就沒有這麼好了,直接忿忿不平道:「老盧,你太過分了,一個人怎麼可以搶這麼多,快給我交一些出來,否則我跟你沒完。」

「死小雞,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負啊,沒完就沒完,誰怕誰啊。」盧漢勝無所謂道,還順便給林傑取了個花名。

「好啊,居然敢給我起花名,你以為我就不會是吧,聽好了,小驢驢。」林傑忿忿不平道。

步雲天和韓文好笑的看著兩人打鬧,享受著生活的樂趣,這樣的日子不正是他們所期待的嗎?可惜快樂的日子是需要實力來守護的,沒有強大的實力就註定要被人欺負,快樂也就不存在了。

世道就是這樣,實力才是一切的根本,擁有實力,你才能掌控自己,否則就算是活著,也不過是別人的棋子而已。(未完待續。。) 第二天一大早,步雲天等人再次出發,準備尋找一頭水屬性的天階初期妖獸來獵殺,獲取對方的血液來完成任務,其實認真說起來,根本就沒必要這樣做,他的定海神珠空間裡面就有天階水屬性妖獸,只不過他想鍛煉一下盧漢勝等人而已。

早晨的森林非常危險,出來獵食的妖獸很多,沒過多久,步雲天等人便聽到了打鬥聲,他用神識一觀,發覺是一小隊人馬在戰一頭天階初級妖獸,此時雙方勢均力敵。

「大家小心點,前面有人在打鬥,我們悄悄的過去看看。」步雲天小聲道。

「太好了,終於碰到點有趣的事情了,趕緊過去。」林傑興奮道。

「嗯,趕緊,順便看看有沒有美女。」盧漢勝也是點點頭道。

「嘿嘿,老盧也變成一頭色驢了。」林傑奸笑道。

「死小雞,你不說話沒人當你啞巴,小心我揍你。」盧漢勝沒好氣道。

「走吧,別廢話了。」

步雲天等人才一靠近便可聽到陣陣嬌喝聲。

「天哥,好多美女啊,個個都是絕色佳人啊。」林傑雙眼冒光,緊緊的盯著前方的五個美女,嘴角不自覺的流下幾滴液體。

此時步雲天等人躲在一棵上百米高的大樹之上,小心的欣賞著前面打鬥的場景,一個個狂暴的法術從這些嬌滴滴的美女手中發出,還不時響起一聲嬌喝。真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啊。

「這些女人恐怕不是那麼好招惹的,一看就知道是家底豐厚的大勢力傳人,你們看看她們手裡的法寶。最低的都是中階寶器級別,如果不是那頭妖獸比較強悍的話,恐怕已經被她們搞定了。」韓文搖搖頭道,不是他想打擊林傑,這種女人確實不是那麼好泡的,她們後面的追求者恐怕湊成一個門派都夠了。

「韓文說的沒錯,這群女人確實沒有一個是簡單的。我們還是先看看情況吧,不過如果有機會結交的話,你們也不用自卑。一個男人如果連一點自信心都沒有的話,也是不會有女人喜歡的,像這種女人,巴結她們的人實在是太多了。所以你們就是有機會也不要刻意去巴結。否則註定到頭一場空。」步雲天淡淡道。

「哇,天哥果然厲害,難怪幾下就把嫂子搞定了,果然不愧是泡妞老手啊,我真是太崇拜你了,你簡直就是我的偶像啊,這泡妞手段真是沒話說啊。」林傑雙眼放光的盯著步雲天,彷彿只要跟著步雲天。美女就大把大把的抓似的。

「我看他們兩個都是泡妞的老手,都快左摟右抱了。只有我和小傑還是孤家寡人,看來是要跟你們學兩手才行。」盧漢勝也是點點頭道。

「就是,看來不是我們運氣不好,而是我們缺少這泡妞的經驗啊,現在聽天哥一席話,簡直是美女隨便泡啊,如果天哥以後能夠從旁指導的話,肯定戰無不勝攻無不克啊,到時還怕沒妞嗎?」林傑一臉嚮往道。

「你們兩個就不要做白日夢了,到底行不行還要看你們的行動,知道是一回事,做到又是一回事,泡妞不是那麼簡單的,慢慢學吧。」步雲天一開口便潑兩人的冷水,兩人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美女要是那麼好泡就不是美女了。

林傑和盧漢勝的臉色一僵,他們想的確實是簡單了些,不過很快便恢復了過來,反正泡到泡不到都沒什麼損失不是嗎?反正那美女本來就不是屬於他們的。

「算了,還是不想這麼多了,順其自然吧,我就不信泡不到一個滿意的女孩子。」盧漢勝首先恢復了過來。

「好了,還是不說了,看外面的戰場吧,說不定你們還有個機會來個英雄救美呢?」步雲天淡淡的笑著道。

步雲天的話音一落,盧漢勝和林傑又興奮起來了,畢竟這樣的機會可不多,雖然不一定能夠成功,但是至少增加了成功率不是嗎?要是萬一成了,那就是抱得美人歸了。

當眾人的眼睛再次瞄向打鬥的地方時,戰鬥的勝負卻是已經逐漸明顯了,天階初期頂峰的妖獸可不簡單,智力絲毫不下於人類,而且還是個名副其實的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妖怪,戰鬥起來自然是狡詐非同一般。

妖獸的實力本來就比同修為的人類要強一些,畢竟人類的肉身和妖獸比起來相差太遠了,同樣的攻擊落在同修為的妖獸和人類身上,受傷最重的肯定是人類,不過人類也有人類的厲害之處,那就是法寶和丹藥。

「五妹小心,快閃開。」其中一名美女看到妖獸居然突襲修為最弱的五妹,不由的發出了一聲驚呼,看來她們還是小看這頭妖獸了。

這頭妖獸從戰鬥一開始就沒有使出過遠程攻擊,為的正是這一下的偷襲,怎麼可能讓對方這麼輕易的閃過,所以那個五妹中招了,一道恐怖的恐怖的能量光柱狠狠的轟擊在她法寶的防禦罩上面,雖然防禦罩擋下了大部分的攻擊,可是防禦罩也因此而碎掉,剩餘的能量不等她做出反應便已經打在了她身上。

那名叫五妹的女子頓時被轟的飛出很遠,只此一下,那名五妹便失去了再戰之力,可惜妖獸雖然智力更勝人類,但是卻對人類的一樣東西缺乏認知,那就是人類的情感,那名五妹的受傷,使得剩下的四名女子全力爆發,一個個全都拼起命來。

這幾名女子最低都有地階巔峰的修為,而且戰鬥力比一般的天階初期都絲毫不差,全力爆發的威力可想而知,在不顧自身的安危之下,一連串猛烈的攻擊打的那頭妖獸閃避連連。

眼看雙方就要來個兩敗俱傷了,還好此時盧漢勝等人也已經看不下去,因為如果再耽誤一下的話,那名五妹就真的有生命危險了。

步雲天的等人一現身,妖獸便再也不打直接逃跑了,那妖獸本來看到幾人拚命就有了逃跑的想法,畢竟受傷的妖獸是很難在這種充滿爭鬥的地方生存的,所以在看到步雲天等人之後便直接想也不想便逃跑了。

「大姐,妖獸要逃了。」一名女子憤怒的驚呼道,可惜卻已經遲了,妖獸自知毫無勝算之後,便乘她們沒反應之前直接全力逃跑了。

其實如果步雲天出手的話,那頭妖獸是不可能逃的掉的,可是他卻是不想出手,因為他不想太出風頭,所以他便沒有出手,從而放任那妖獸逃跑。

「來不及了,還是先救五妹要緊。」那名看上去冷傲異常的大姐卻是不得不作出選擇,雖然她很想追擊那頭妖獸,但是相比起來,還是救治自己的五妹重要。

「這位師姐說的不錯,還是救人要緊。」盧漢勝沉聲開口道,這幾名女子一看就知道是高級學生,而他又不知道對方的名諱,只好呼為師姐了。

步雲天等人卻是跟著盧漢勝後面並沒有說話,神色如常,那幾名女子只是感激的看了盧漢勝等人一眼,也不在說什麼,然後便奔向躺在不遠處的五妹了。

此時那名五妹已經氣若如絲,除非有逆天級的靈丹妙藥,否則是不可能救回來的,而這靈丹妙藥步雲天卻是恰好就有,而在出來之前,步雲天便把一粒極品的療傷聖葯交到了盧漢勝的手裡,準備讓他出手相救。

這種丹藥非常厲害,號稱無論是內外傷,只要還有一口氣在,保你恢復如初,端是了不得的東西,誰拿在手裡就相當於多了一條命,放到外界也是無數人爭搶的東西。

這些丹藥都是步雲天在風峽遺迹的洞府之中得到的,這丹藥步雲天的手裡還有不少,暫時還能揮霍一段時間,如果想要不缺,那就只有他將煉丹術修鍊好了,畢竟滋補類的藥酒雖然容易炮製,但是療傷用的話還是丹藥好。

「怎麼辦,怎麼辦,大姐你快想想辦法啊,五妹快不行了。」一名女子焦急的哭泣道,看到五妹傷成這個樣子,她恨不得受傷的是自己。

「三妹你不要急,大姐不是正在想辦法嗎?」其中一名女子不得不開口道,雖然她也很急,但是她的控制力明顯比較好,表現的並不像那名三妹那名明顯。

可惜那位大姐給受傷的五妹餵了好幾顆丹藥也不見絲毫起色。(未完待續。。) 在黃世成的瘋狂飆車下,車子不過二十分鐘便趕到了醫院。

這個時候,整個醫院最好的醫生已經站在急診門口。早在還在山上的時候,黃世成就已經打電話給了劉佳佳的父親。他能想象到,如果真要有什麼意外。劉佳佳的父親和爺爺,那兩個男人將會是如何的暴怒,到時候整個SH都會被他們掀翻。

車子到醫院的時候,劉佳佳整個已經開始陷入昏迷了,在將劉佳佳交到醫生手上的那一瞬間,姜天威整個人也是陷入了昏迷…

等到姜天威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天之後了。只是,這三天之中,整個SH也是大變。

首先就是徐世軍,直接被劉佳佳那暴怒的爺爺親自槍斃。然後整個血炎在一天之內灰飛煙滅,成員幾乎全部被抓了進去,有著以前的黑底,估計不要再想著出來了。

然後就是整個SH開展為期一個月的掃黑,就是杜大天和田行健兩個人都被弄進去脫了一層皮才出來。


當然,這還是基於劉佳佳在第二天醒來的緣故。只是,當劉佳佳第二天醒來,發現自己並沒有死去的時候,想起那時候自己抱著必死的決心和姜天威說的話,卻是讓她羞愧難當。這讓她以後怎麼面對姜天威,面對王愛媛?

不過,現在不是她想這些的時候,醒來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自己的爺爺。這讓劉佳佳有種想哭的衝動,經歷了這番生死波折,劉佳佳彷彿一夜之間長大了。

「爺爺,」聽到劉佳佳的喊聲,坐在病床邊上一個看起來七十來歲的老者頓時激動了起來。


「醒了,醒了,醒了就好。」老者有些激動的語無倫次。聽到老爺子的聲音,外面守衛著的警衛和醫生連忙趕了進來。

醫生進來后,給劉佳佳做了一番檢查,然後一臉恭敬的對老爺子說道:「劉老,病人恢復的不錯,已經過了危險期。」

劉老爺子點了點頭,然後讓這些醫生和警衛都出去了,這時候,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中年美婦走了進來。

看到劉佳佳已經醒了,也連忙來到病床前驚喜的說道:「醒了醒了,佳佳,你終於醒了。」

看著眼前眼眶紅紅的美婦,劉佳佳虛弱的笑了笑喊了聲:「媽。」

「你這孩子,真是要嚇死我們啊。好好的,怎麼碰會到這種事情。看來這SH的治安要好好整改一下了。」聽這美婦的口氣,顯然有種一個久居高位的氣勢。

聽著美婦的嘮叨,劉老爺子不耐煩了:「好了,潘玉鳳,別叨叨了,佳佳剛醒,讓她好好休息一下!」

聽到老爺子說話,潘玉鳳,也就是劉佳佳她媽,便不再說話。只是坐在病床旁邊看著劉佳佳。

劉老爺子又說道:「聽說你是為了救人才擋的那一槍?」老爺子一過來,便找到黃世成,先是一頓痛批,然後將事情的前後了解了一下。

只是黃世成對姜天威也不是太了解,所以說的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有一點說清楚了,姜天威有了女朋友,而從劉佳佳的表現看,很明顯是喜歡上了這個姜天威。

這讓老爺子大為惱怒,想他劉震雄英雄一世,沒想到他的孫女居然淪落到和別人搶男人的地步,這要是穿出去,還不得被其他幾個老傢伙笑死。

所以,在劉佳佳剛剛醒來,劉老爺子就忍不住提了出來,若非劉佳佳現在才剛剛醒來,劉老爺子已經拍桌子罵上了。

聽到爺爺的話,劉佳佳卻是一片坦然。那些話本來是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只是不想心中留有遺憾才說出口。


只是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后,劉佳佳卻出奇的看的開,為了他,連死都不怕,還怕什麼?

所以只是微一猶豫,便點了點頭。

看到劉佳佳點頭,劉老爺子是怒哼一聲,繼續問道:「那你是喜歡他咯?」

看到爺爺生氣,不過劉佳佳依舊說道:「喜歡。」

聽到這裡,尚不清楚事情真相的劉佳佳的媽媽潘玉鳳有些驚喜的說道:「原來我們媛媛有心上人了,什麼時候也帶來給媽媽瞧瞧。」

聽了潘玉鳳的話,劉老爺子再也忍不住怒聲道:「你知道什麼?你知道女兒喜歡的是個什麼人么?」

潘玉鳳奇怪的說道:「什麼人?什麼人我們佳佳配不上?我們佳佳看上他,是他上輩子修來的福分。」

劉老爺子怒哼一聲繼續說道:「可是人家已經有女朋友了,這說出去,你讓我們老劉家這老臉往哪擱?」

聽到這,潘玉鳳也是驚呆了,似乎沒有從剛剛那驚人的消息中反應過來。又似乎有些不相信,看著劉佳佳。

劉佳佳點了點頭,有些羞澀又有些堅定的說道:「我喜歡他!」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