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

龍傲天爆喝一聲,衆人停止了吵鬧。

不過很快有人有叫了起來……

“老傲天,你算什麼東西?雖然你當初創立了御鬼盟,但是這些年御鬼盟都是靠我們打拼的!”

“說的沒錯,我們纔是御鬼盟的主人,你最多算是一個過氣的御鬼師而已,而且有誰可以確定你就是當年的龍傲天呢?”

“郝仁是個白癡,他兒子是白癡,怎麼配擁有龍骨,還有他的兒媳怎麼配得上天眼,那應該都是我們大家的!”

…….

咒罵聲越來越大,所有人面紅耳赤,互相爭執。

龍傲天黑着臉看着眼前的一切,並不說話,郝大寶皺着眉頭,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

一旁的歐陽琪琪顫抖着身體,蜷縮在郝大寶的身後,口中來回唸叨着“死了,完蛋了”之類的話語。

“彼岸花啊彼岸花,映照世界最醜陋、最真實的一面,讓人墮入慾望的輪迴之中!迷失自我,直至死亡啊!”郝仁幽幽的嘆息道。

郝大寶眉頭皺的更緊,隱隱察覺到這一切很有可能和眼前的彼岸花有關係。

然而還沒等他明白其中的緣由,身後的歐陽琪琪尖叫一聲,驚恐的看着遠方。

郝大寶順着歐陽琪琪的視線望去,看到之前跑向花海的熊家長老臉上的皮肉開始慢慢腐爛,融化,然後開始脫落,露出臉頰上森森的白骨。

而他的狀態也變得越來越瘋狂,不僅大聲的狂笑着,並且用自己的手爪插入自己的肚子,將腸子和內臟從中掏出,在空中來回甩動着。

腐爛也在同時進行,不一會兒便蔓延到了他的全身,最後他身上的血肉完全脫落,只剩下了一個白森森的骨架停在花海之中。

一陣輕風撫過,花海浮動,紅色帶着熒光的花粉落在骨架上面,骨架晃動,化爲粉末消散在空中。

看到了熊家長老消失的過程,郝大寶身上不由驚出了一聲冷汗,再看向其他御鬼師時,卻發現他們卻彷彿並沒有看到眼前的一切,反而爭吵的更厲害了。

“哈,真是可笑,誰說這鬼城中的寶物是你的了?那明明就是我的!”

“胡說八道,明明是我們家族的!你們不過是炮灰而已!我們家族纔是最厲害的。”

“你敢推我?去死吧!”

愛在黎明破曉前&愛在日落黃昏時 “要死的人是你!”

爭吵升級,御鬼師們裸露的皮膚上沾上了紅色的熒光花粉,氣喘如牛,相互間大打出手,掏出各自的鬼器攻向對方。

龍傲天等御鬼盟的高層則臉色漲紅,眉宇間露出痛苦的神色,似乎在忍受着某種痛苦。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家這都是怎麼了?”

郝大寶震驚地叫道,再次看向自己的父親,卻發現郝仁和其他幾名御鬼師如同剛纔的熊家長老一般,向着花海中竄去。

郝大寶大驚,那花海有多麼的詭異,剛纔熊家長老就是前車之鑑,他自然不能讓父親步了後塵。

郝大寶腳下一蹬,立刻竄了出去,擋在了郝仁面前。

“吼吼,逆子讓開,寶物就在眼前,關係到我們家族的存亡,萬不能讓輪迴者得到!”

郝仁臉色赤紅,眼中血絲密佈,衝着郝大寶大聲吼道。

郝大寶看到郝仁的模樣,嚇了一跳,並且瞬間判斷出郝仁是受到了彼岸花的影響,當下不再猶豫,龍骨發動,身上的龍紋蠕動起來。

“吟~”

一聲龍吟,黑色巨龍顯現,將郝仁攔腰纏繞起來。

而說也奇怪,當巨龍纏繞上郝仁時,原本狂暴的郝仁立刻一頓,隨即平靜下來,然後臉上佈滿了迷茫的神色。

郝大寶常舒一口氣,又看了看其餘的幾名御鬼師,正想營救他們。

激情,老公要扶正 不過這時一道黑影從他的身旁掠過,然後向着歐陽琪琪奔去。

“死人妖,你敢!”

郝大寶看到黑影,瞬間怒吼道。

巨龍感受到了郝大寶的憤怒,大吼一聲,裹着神智不清的郝仁,向着歐陽琪琪飛去。

……

“我聞到了死亡的氣息!”

柯雲泣看着四周的光柱,微微皺眉,看向旁邊黑暗議會的大長老和教會的教皇,淡淡地說道。

迴應着他的只有兩者喉嚨間如同野獸發出的“嗬嗬”的吼叫聲。

此刻的大長老和教皇雙眼赤紅,身上衣衫襤褸,光着的皮膚呈現出一種鉛灰色,仔細望去,那些淺灰色其實是一縷縷黑氣在皮膚下面來回的流動着。

同時皮膚表面青筋暴起,口吐白沫,鬼氣逼人,看起來十分的可怕。

婚不可測 柯雲泣輕笑一聲,道:“沒想到大長老和教皇竟然也會有今天?這可真是山不轉,水轉啊!就是不知道世界知道了你們的模樣是怎麼樣的一番情景!”

說到這裏,柯雲泣又是一聲輕笑,隨即眼中寒光一閃,從懷中掏出一根細長的針筒,狠狠地朝着自己的脖頸扎去。 盯著du桌上的左輪手槍,亞爾維斯臉上沒有絲毫笑意,甚至感到有些窒息。

du命!

雖然自己未必會輸,可萬一輸了,這可能就是自己最後一次du了。

「秦會長,你,你確定要玩俄羅斯輪盤du嗎?」

亞爾維斯氣虛說道。

秦穆然翹著二郎腿,將手中的煙頭掐滅,神情從容,面對生死,他彷彿滿不在乎。

作為夏國的東皇,冥王殿的殿主,刀口添血的日子早已司空見慣了。

更何況,他既然敢玩兒,就必然有著十足的把握。

「亞爾維斯先生,剛才可是親口說的,玩什麼任我選,你該不會是後悔了吧?」

秦穆然笑道。

du桌上,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亞爾維斯有口難辯。

秦穆然嘴角掛著催促的笑意,彷彿是死神催命一般,讓亞爾維斯內心愈發緊張。

現在,擺在亞爾維斯面前只有兩條路。

要麼陪秦穆然玩下去,鹿死誰手,拭目以待。

要麼現在服軟認輸,那麼桌上的十億du資,他一分錢也別想拿走。

「秦會長,這個遊戲可是要死人的,你是瘋了嗎?」

亞爾維斯聲音低沉道。

「哈哈……我知道啊!」

「剛才是誰裝13說,玩什麼任我選,還說要奉陪到底,現在怎麼連一把都不敢玩兒了呢?」

秦穆然語氣之中,充滿了戲謔和嘲諷的意思。

亞爾維斯臉色一沉,瞬間難堪起來,自己身為西方世界的小du王,還從來沒有再du桌上怕過誰,今天居然被一個東方人如此冷嘲熱諷,這簡直是在赤裸裸地鄙視自己。

「好,玩就玩,還怕你不成嗎?」

亞爾維斯拳頭拍桌,發出一聲巨響。

四周圍觀的客人,都擺出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架勢,個個看的津津有味,議論紛紛。

「哇靠,今晚可有看頭兒了,俄羅斯輪盤du,你們猜誰能活下來?」

一人低聲言道。

「鬼知道!」

「這玩意兒,沒有絲毫技術可言,完全是靠運氣。」

另一人回道。

「我還是更相信亞爾維斯贏的概率大一些,他畢竟是西方世界的小du王,這種場面,應該見過不少。」

在一片議論聲中,上官雷闕和李伯臉上,也都露出擔心的神情。

「秦會長,你真要陪這傢伙玩命嗎?」

李伯擔心說道。

「開弓沒有回頭箭,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玩兒了,哈哈……」

秦穆然笑道。

李伯等人也不禁苦笑一聲,內心對秦穆然的心態表示佩服,在生死面前,居然還有心思能開玩笑?

秦穆然起身,拿起du桌上的左輪手槍,打開彈盤,露出六個黑漆漆的彈位。

「大家看好了,這把槍,可沒有任何貓膩,如果有不放心的,可以檢查一下。」

秦穆然笑道。

四周圍觀的客人,紛紛踮起腳尖,望了一眼。

左輪手槍,結構簡單,這種遊戲,也不可能有什麼貓膩。

秦穆然將一顆子彈,塞進彈膛,快速一滑,彈盤高速旋轉幾秒后,只聽「咔」的一聲,彈盤被秦穆然快速推了進去。

六個彈位,一發子彈。

兩人輪流朝自己開槍,直到那發子彈射出,遊戲才算結束。

秦穆然將槍放在du桌上,嘴角揚起一絲笑意。

「亞爾維斯先生,咱們兩個誰先來?」

秦穆然笑道。

亞爾維斯額頭,淌著一層密密的汗珠,整張臉上都掛著几絲慘淡。

「你,當然你先來……」

亞爾維斯說道。

「好,我先就我先。」

秦穆然笑道。

話音落下,秦穆然絲毫沒有猶豫,右手一甩,快速從桌上掏起槍,朝自己扣下扳機。

四周無數目光,聚焦在秦穆然身上,甚至有些膽小的人,已經雙手捂住了耳朵。

八零甜妻乖一點 咔嚓!

一聲空響后,華僑會的人終於舒了口氣。

秦穆然微微一笑,將手槍放在du桌上,輕輕一甩,那把槍被推到了亞爾維斯面前。

「現在,輪到你了。」

秦穆然笑道。

亞爾維斯喉嚨一緊,咽下一口唾沫,西裝的衣角,甚至都在滴水。

他顫抖的雙手,微微拿起面前的左輪手槍,感覺這把槍,異常的沉重。

看著亞爾維斯貪生怕死的樣子,秦穆然不禁冷冷一笑。

「小du王先生,我提議的這個遊戲,刺激嗎?」

秦穆然笑道。

亞爾維斯擺出一張苦瓜臉,幾乎都要哭了出來,他即便du術再厲害,可面對玩命這種遊戲,心裡還是有些放心不下。

「亞爾維斯先生,你可是du王,做事怎麼磨磨蹭蹭跟個娘們兒一樣?」

秦穆然譏笑言道。

此刻,四周圍觀的客人,也都等的有些不大耐煩,紛紛催促。

終於,亞爾維斯拿起手槍,雙眼緊閉,下了很大的決心后,一咬牙,朝之腦袋扣下了扳機。

咔嚓!

又是一聲空響。

亞爾維斯睜開驚恐的雙眼,發現自己還活著后,臉上立刻露出了驚喜的大笑。

「哈哈,我還活著,該你了……」

亞爾維斯興奮說道。

「啊呦,亞爾維斯先生,這個遊戲讓你這麼嗨皮的嗎?」

秦穆然笑道。

「少廢話,該你了,現在裡面只有三個空彈位了!」

亞爾維斯興奮說道。

秦穆然拿起手槍,華僑會的人,全部都將心提到了嗓子眼兒。

在他們看來,秦穆然彷彿已經站在了死亡的邊緣,生命隨時都會隨著這場遊戲的終止而結束。

「秦會長,你不是喜歡刺激點兒遊戲嗎?」

「哈哈……」

亞爾維斯得意笑道。

秦穆然微微一笑,拿起左輪手槍,朝自己頭上,再次扣下了扳機。

咔嚓!

伴隨著一聲空響后,亞爾維斯臉上的笑容,逐漸僵化。

秦穆然神情不改。

「小du王先生,我看你既然玩兒的這麼嗨,那我再給這場遊戲加點兒樂趣吧!」

秦穆然言道。

眾人一片詫異,秦穆然還想怎麼樣?

話音落下,秦穆然再次快速扣下扳機。

咔嚓!

咔嚓!

哇靠!

亞爾維斯心態幾乎崩潰了,秦穆然居然一把開了三槍,還全部沒有響。

這也就意味著,槍里唯一剩下的子彈,是留個亞爾維斯的。

秦穆然將槍輕輕推在亞爾維斯面前,嘴角掛著冰冷的笑意。

「亞爾維斯先生,現在輪到你了。」 “恩?這個感覺是…….輪迴者?”

正當針筒要扎入柯雲泣的脖頸時,柯雲泣忽然微微一頓,看向不遠處的發光的山體,自言自語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