閣內顯得空空蕩蕩,今天來這裡修鍊的人很少,就連步知秋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李浩然抬眼掃視了一周之後,這才盤坐在地,汲取起了地面上文字內蘊含的力量:「真是暢快啊!原來做自己一直想做而不敢做的事情,是這麼的美妙……」

思考之間,李浩然右手接觸的那一個字正漸漸的模糊,失去了原本該有的神韻,變得普通無比。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李浩然一步又一步的移動著,在他待過的地方,那方磚的字跡神韻盡失,變得模糊異常。

也幸而,院落中的書生都專註於自己身前的字,要不然恐怕要引起一場風波了。


大約一炷香過後,李浩然在院落的角落裡面緩緩站了起來,他看了眼還剩下的十餘塊方磚前的書生,帶著一抹惋惜的轉身走向了試煉閣。

來到閣內,李浩然如其他的書生一般,焚香禱告:「顏師,你可不要怪弟子啊!我也不想這樣做,可弟子有了難處,你也該出手幫幫不是?再說,您胸懷天下,恩澤萬族,也不會怪罪我的……」

說著,李浩然從第一層神像一側的方桌上,拿出了一塊清潔抹布,來到了供奉著的神像身後。

他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在為神像清理灰塵,實際上卻是在運轉筆墨華氣書,汲取神像之內的精神力量。

「好渾厚的力量……」

李浩然本以為神像內的力量不會有多少,可這一試,卻發現顏少華的神像內蘊含的精神力量磅礴無比,足足是他方才汲取力量總和的三十倍。

這一次李浩然激動了起來,有了神像內的這些力量,李浩然便還剩下了二十倍的力量,這讓他對於修鍊成力量之源有了極大的信心。

又是一個時辰之後,李浩然從神像后的神台上一躍而下,看了眼神像背後的裂紋,悄然的走上了二樓。

二樓為任務殿,此刻正有二十多人在內中遞交任務,還有十多人在任務書架之上,挑選著適合自己的任務。

李浩然快步走去,在向任務殿的任務博士索要了任務令牌之後,這才來到了任務書架前。

「還差二十倍的力量!希望這一層的任務書卷,足夠我用了!」

李浩然喃喃說著,抬手將書架上的一卷任務書卷拿了起來。

正在李浩然在看任務書卷的時候,試煉閣院落內忽然來了幾個書生,他們本是要研究地面方磚上的文字,可在走到自己經常待的地方之後,這才發現,方磚上的文字竟然十分模糊。

「……字跡沒錯,可是這也太模糊了……」

「難道是被人破壞了!」

「可是誰又會對這方磚上的字下手呢?那樣也太無聊了吧……」

「莫非是自己變得?不可能啊,要說單個的字模糊也就算了,可這滿院子的字怎麼都會模糊呢?」

書生們震驚的看著地面上的字,一塊方磚一塊方磚的巡視著,他們的討論也驚醒了周圍練劍和書寫的書生。

眾人獃獃的看著地面上模糊的字跡,不由雙拳緊握,眉頭皺起:「太可氣了!竟然破壞了所有的字,是誰做的?快,快去找試煉博士,一定要找到兇手……」 第六十八章力量之源

「還不夠!看來只能去藏經殿了……」

任務殿內,李浩然站在最後一排書架之前,輕輕將手中的那一卷任務書卷放下,眼中泛起了一抹凝重。

此刻,他距離百倍力量,還剩下三倍,卻不想就此前功盡棄,可藏經殿的書生他看不懂,又擔心會被阻止。

「管不了那麼多了!今日我一定要將力量之源搭建成功!」

李浩然眼中閃過了一道決然,毅然轉身朝著第三層的樓梯上走去。

啪嗒!啪嗒!

走到第三層門口,李浩然一步踏出,卻愕然發現,這一層的管理書生竟然沒在,當下心頭一片竊喜,激動地走入到了內中。

「武技!武技!哈哈,我若將那些武技都吸收了……」

李浩然想也沒有想,徑直朝著前方那一排放著武技的書架前走去。

書架上光芒籠罩,隱隱散發出了一絲絲金色的光芒,顯然這些書架上的武技,被人施展了力量保護了起來。

「難不住我!」

李浩然將手放在金色的光芒之上,只覺得這金色的光芒內充滿了一種令他心動的精神力量,當下心頭一動,便要施展筆墨華氣書,將這金色的光芒一併吸收。


「武技都是先賢遺留下的珍品,你最好不要去動!」

正待李浩然鼓足了氣力,要去吸收金色光芒的時候,他的耳中忽然傳出了一個聲音,讓他激動的心情,跌落到了極點,不由猛然轉身看去。


四處巡視,李浩然並未發現任何的人,可方才的那個聲音卻真實的存在,令他不由露出了一抹詫異的神情:「難道有人在幫我?……不好,我先前的作為,一定是被人看穿了……」

想到這裡,李浩然面色凝重,正思量之間,只覺得封竅內忽然傳來了一股難以忍受的痛苦,好似封竅即將要爆炸了一般。

「管不了那麼多了……」

李浩然心頭一冷,頓時知道這是因為自己沒有持續供應元氣精神,導致內中的力量出現了一絲紊亂,將要衝破他的封竅爆發出來之前的警兆。

他也不多想,大步朝著內中走去,但見那一排放著傳世經典的書架上並未被力量保護,當下也不遲疑,抬手放在了經書之上。

嗡!

緊接著,筆墨華氣書全力運轉開來,源源不斷的將汲取到的墨元氣送入到了封竅之內。

出現紊亂的力量之源,慢慢的平靜下來,且呈現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安靜,似乎那用元氣和精神力量構建的源泉之眼,就要化作真實的一般,看起來格外的耀眼。

且不知道為何,自從李浩然凝聚力量之源開始,那一個被他吸收的封字,便始終紮根在了源泉的泉眼之內,看起來怪異無比。

呼!

正當李浩然完成力量之源要求的百倍力量的時候,一股風忽然出現,環繞在了他的身體周圍。

「力量還不夠?」

此刻,李浩然正要收手,卻發現他搭建的力量之源還缺少一些力量,頓時一愣,接著又將手放在了其他的傳世經典之上。

轟隆隆!

於此同時,天柱峰的上空忽然飄來了一片黑雲,黑雲內中電光閃爍,隱隱有雷聲傳遞出來。

緊接著一股清涼的風,吹入了橫都山,讓在山內行動的人和動物,還有其他的生靈,不由抬頭看向了逐漸灰暗下來的天空。

在試煉閣最頂層的一個閣樓裡面,五位分別穿著赤、橙、黃、青、藍五色長袍的老者,正盤坐在蒲團之上等待著什麼。

「雷終於又來了!咱們再此百年光影,終於可以將這一枚雷靈珠蓄滿了!」


穿著赤色長袍的步知秋,看了眼周圍的眾人,帶著一抹激動的說著。

周圍的眾老者紛紛點頭,面容上卻是露出了一抹喜悅。

閣樓的門口,一書生正手持書卷認真的看著書,在他聽了步知秋的話后,微微一笑,扭頭說道:「你們五個老傢伙,終於完成了任務!可憐我丹丘生,這百年光陰已過,仍舊沒有寫出一本書來!」

「丹丘生,非是你寫不出書來,而是你根本不願意寫!你的才能,我們可是清楚的很那!」

一穿著藍色長袍的老者一笑,心情雀躍的說了起來。

砰!砰!砰!

正在這個時候,門外忽然傳來了一通敲門聲,讓房間內的眾人不由眉頭皺起。

「我去看看,你們且安心收取雷電!」

丹丘生一笑,眼中閃過了一絲睿智的光芒,對著房間內的五位老者一拱手,轉身推門而出。

步知秋看著丹丘生離去的背影,不由眉頭一皺,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今日自從坐在這裡之後,他的心裏面便生出了一絲不安,好似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一般。

轟隆隆!

天空之中,又一聲沉悶的雷聲響起,緊接著一道電光劃過天空,準確的落在了天柱峰上方的引雷柱上。

「算了!可能是我多想了!……」

感受到雷電落下的步知秋,不敢在胡思亂想,趕忙凝練精神,將精神和其他五位老者的精神連接在一起,化作了一張精神之網,將一枚雪白色內中還閃爍著絲絲電光的寶珠托起,透過閣樓上方的通風口,送到了外面。

……

「你們這些學子,不好好的去學習修鍊,到這裡來幹什麼?」

丹丘生離開閣樓,在門外敲門侍者的帶領下,從試煉閣的另外一個樓梯走到了下面,看著正堵在門口吵嚷的三十餘位書生,沉聲問道。

眾人被這一問頓時安靜了下來,其中站在最前面的一個上了年紀的書生拱手一抱:「老師,咱們試煉閣院中的大儒筆跡,被人破壞了!僅有十餘字還保存完好!」

「老師!咱們任務殿的任務捲軸也被人破壞了,還請您出面召集大家,找出兇手!」

書生說完,另外一人又拱手說道。


這個人是來自第二層的任務殿,他在領取任務的時候,發現任務書卷變得模糊不堪,頓時便詢問了任務博士。

任務博士讓他換一個任務,他接連選了十幾個任務,卻發現這些任務書卷都是一個樣子。

而後,任務博士召集殿內的書生,一同查看任務,這才發現任務殿的任務書卷都模糊的不成了樣子,必須要重新書寫登記任務,才能夠再一次開展任務。

丹丘生一動,若有若無的看了眼試煉閣,臉色一沉:「有這等事情?你們先帶我去看看,我自會向試煉博士稟明這些的!」

「請老師這邊走!」

眾書生一聽,頓時一喜,趕忙帶著丹丘生朝著院落之中行去。

此刻,正在三樓吸收傳世經典的李浩然並不知曉這些,他的心思全部融入到了凝聚力量之源上。

他封竅內的力量之源已經成型,只差最後一點點力量,便可以大功告成。

可就是這最後的一點力量,卻猶如一個無底洞般,讓李浩然不得不繼續吸收傳世經典之中的墨元氣。

也幸虧傳世經典乃是大儒親筆所為,內中蘊含的力量頗為浩瀚,才足以支撐李浩然繼續運轉力量之源的凝練之法。

現在李浩然已經是進退兩難,他停又不敢停,繼續下去的話,又不知道眼前的這些傳世經典,到底夠不夠他用。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李浩然仍舊在緊張的維繫著。

正當他來到最後一部傳世經典前的時候,位於他封竅內的力量之源忽然一動,緊接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從李浩然的身上散發出來。

李浩然忽然停止了運轉筆墨華氣書,他從封竅之內聽到了一聲猶如蛋殼碎裂般的聲音,接著封竅內的那一口力量之源忽然一震,眨眼間化作了道道光芒,似要衝破封竅一般。

狂暴的力量在封竅內捲動,讓李浩然胸口好似點燃了一團極致之火般,令他痛不欲生,他有一種要撕裂胸口,搗毀封竅的衝動。

「啊……發生了什麼?難道我失敗了么?……」

李浩然已經無法支撐下去,他跪在地上,雙手支撐著地面,額頭上滴滴汗珠如雨水般的落下,將地面打濕。

這已經超出了李浩然的掌控,並不符合力量之源成功時的表現,這反倒像是修鍊失敗之後,力量失控,欲要炸裂封竅的現象。

嗡!

正待失控的力量,越來越暴動的時候,封竅內那始終安靜的封字,忽然一動,散發出了一股溫和的氣息,緊接著那失控的力量瞬間安靜了下來。

李浩然感受到的疼痛消失了,正待他欲要查看封竅之內的情況時,他的身體一軟,嚴重透支了力量的李浩然竟直接暈倒在了地上。

而李浩然周身的氣息並未馬上消散,反倒是越來越濃烈,隱約之間在他的胸口前,一道虛幻的源泉慢慢浮現。

此刻,李浩然的封竅內,點點光芒閃爍,磅礴的力量化作的無數光芒,重新凝聚,化作了一口將封竅完全佔據的泉眼。

泉眼出現的瞬間,李浩然胸前的虛幻一動,忽然一閃,消失在了空氣之中,那方才散發出來未曾散去的氣息,也緊跟著消失的無影無蹤。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