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羅王笑了笑說道:“這些對普通人都足夠算撕心裂肺的傷痛,在我所經歷的傷害中不過不值一提,難道說這第一關你都忍受不了了嗎?”

唐塵微微皺眉放開那鞭子,他現在不能被情緒所控制,因爲他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殺了這個女人會是什麼後果,又是一鞭子打在他身上,讓他的神經像是被激活了一般。

那女人的嘴一直在說着一些咒罵的話讓唐塵甚至想把自己的兩隻手放進她的嘴裏然後把她的嘴給撕爛,這時候那女人的額頭上突然出現了一個帶着血的黑洞,那洞裏開始不斷的往下流着鮮血,唐塵閉着眼聽着那那女人的聲音慢慢的減小然後慢慢的消失。

他睜開眼的時候發現整個空間又一次的發生了變化,這一次不知道在這裏還會發生什麼,但是他卻感覺到了一種寒冷的絕望,他能感覺到這個幻境一直在根據自己的內心在不斷的增強。

那近乎瘋狂的聲音一直在他的耳邊說着什麼話,讓他感覺到一陣陣的心煩:“你爲什麼不殺了她,你是在努力的想要扮演我的角色嗎?放心你永遠都不會成爲閻羅王的,因爲你體會不到我所體會過的痛苦,你只能做一個小小的道士,一輩子都只能做一個小小的道士!哈哈哈哈……”


唐塵盤腿坐了下來,周圍開始變的異常的安靜他現在不想聽到任何人任何話他相信自己的判斷,更相信自己一定會從這個地方走出去。

這些各種跟他對話的人對於他而言都是阻礙他想法的東西,這些東西巴不得他死在這裏呢,什麼幻象之類東西全部都來吧,我倒是要看看還能有什麼東西可以控制自己的思緒。

當一個人的信心變的足夠強大的時候總會有一些更強大的東西出現在自己面前來磨鍊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裏的空氣開始變的有些不對勁,唐塵睜開眼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裏的光線竟然開始消失變得如此的黑暗。

一陣喧鬧的聲音傳出來,幾個男人敲鑼打鼓的站在一個坑的旁邊,邊上放着的是一口上好的紅木棺材。

一個和唐塵年紀相當的人走過來,在唐塵的耳邊小聲的說道:“這件事情做完了以後錢咱們兩個對半分,然後你就可以走出這個村子了。”

這時候關於這個人的印象在唐塵的腦子裏表現出來,他是閻羅王之前最好的朋友,也是傷害他最狠的人。

看唐塵還是坐在那那裏一動不動他有些着急了說道:“你怎麼了?趕緊幫他把這個屍體處理好,咱們兩個就可以拿着錢走人了,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的外邊的世界嗎?那世界要比現在好的多,咱們出去以後就再也不用在這裏受欺負了,而且還有大美女嘞!”

唐塵站起來往那邊走過去他的臉上纔出現一些高興的表情,說道:“員外你看我兄弟今天也累了一天了,是不是可以漲漲錢啊。”

那老員外兩撇小鬍子生的個肥頭大耳,一臉算計的樣子看着他說道:“咱們不是說好了二十兩銀子嗎?你現在跟我坐地起價?我跟你說如果你做不了我馬上把你跟我說的事都告訴那怪物,讓那怪物殺了你!”

他連忙做了一個擺手的動作然後看向唐塵這邊,確定他沒有聽到才繼續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現在天色已經太晚了,你看那屍體現在還是不消停,實在是有些不好搞啊。”

那員外往那棺材那看了一眼擺了擺手臉上有些妥協說道:“也怪我怎麼就看上了這麼個晦氣玩意,趕緊下土吧我給你多加十兩銀子。”

“好嘞!”那人一臉的小人相說道:“員外咱們還是和之前一樣先說好了這些事請你可不能讓他知道了。”

“快去吧!再煩我,一個子都不會給你!”

那人來到唐塵的面前,對唐塵說道:“好兄弟剛剛我已經跟他談好了,把這件事情處理好了以後他能多給我一兩銀子,到時候咱們兩個一人一半!” 唐塵冷笑一聲往那屍體邊上進去,在這個年代裏所有的人死了以後靈魂都會在世界上飄蕩因爲這個地方是沒有地府的,但是有一些人卻完全不一樣,他們的靈魂會繼續待在身體裏,這樣的人就是傳說中橫死的人,他們死了以後身上的怨氣控制着靈魂繼續待在身體之中,除非怨氣消散,要不然就會起屍!

棺材裏的屍體被繩子綁着,唐塵走過去,那些人圍上來想要看着唐塵做什麼,沒想到的是唐塵居然把那繩子直接解開了。

那人也不知道唐塵想要做什麼只是在邊上解釋的說道:“這是他治這些屍體的方法,大家都不用害怕啊,離遠一點看着就可以了。”

唐塵看其他人都離開了這裏對那人說道:“你不怕嗎?”

“怕什麼,我肯定是最相信你的啊!”

唐塵冷笑了一聲說道:“是嗎?”

這一問頓時讓他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那人看着唐塵臉上的表情有些不對勁說道:“你今天是怎麼了,是不舒服嗎?要不然就回去休息一下!”

唐塵苦笑了一下,放開屍體上的繩子說道:“好,我身體現在很不舒服,我想回去休息一下這裏的事情明天再來吧!”

看着唐塵往遠處走,如果他真的就這麼走了那,這筆賬那員外一定會全部都記在自己身上的,到時候可就麻煩了,他趕緊上去攔住唐塵說道:“唐塵能不能做完這一單然後你再休息,人家員外現在都已經給漲了錢了咱們這麼走了是不是不太合適!”

“那就誰都不要走了!”唐塵的眼睛中帶着冰冷的殺意看向那男人,男人盯着唐塵的眼睛頓時覺得渾身一陣陣的寒冷,這時候唐塵把自己的手指咬破,走到那屍體的旁邊,一滴血滴在那屍體的眉心處頓時那棺材裏發出一陣的黑氣。

那閻羅王的聲音傳出來說道:“原來親情都不是最可以打動你的,最可以打動你的是友情,你做的很好,控制這個屍體殺了他!”

那人頓時愣在了原地,員外衝過來抓着他的領子問道:“這是怎麼回事!告訴我他想要做什麼!”

那屍體身上穿着花布的外衣,身上全都是鮮血,向着那老員外走了過去,這時候那人掙脫了員外的束縛走向唐塵這邊說指着他說道:“唐塵你到底要做什麼,你知不知道我多久纔可以弄到一個這樣的單子,現在已經全部都被你給攪黃了!”

“所有的單子最後不都是我完成的嗎?”

他的話頓時讓那男人愣了一下,沒想到唐塵繼續說出來的話更讓他感覺到一陣的觸目驚心:“單子都是我完成的,但是所有的錢你都拿去了,給我的恐怕還沒有百分之一吧。”

說着他一把抓住那男人從男人的身上拿出來一個像是錐子一樣的東西,那東西上邊塗抹着劇毒,還有一些陰氣,唐塵笑道:“這應該就是你用來想要殺了我的東西對吧。這東西刺進我的心臟裏我就死了你就可以得到我身上的力量不是嗎?”

“沒有!我沒有!”他不知道爲什麼唐塵居然知道自己所有的計劃,唐塵把那東西遞給他說道:“來吧!”

那男人拿着那錐子看着唐塵搖着頭說道:“唐塵你聽我說,我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了要殺了你真的從來沒有我向你保證。”

那閻羅王對唐塵現在的舉動也有些不解問道:“你爲什麼不殺了他,爲什麼不直接殺了他!那東西會要了你的命!”

唐塵沒有回答只是用眼睛盯着眼前的男人說道:“你現在不是很想要得到我身上的能力嗎?這是你最後一次機會,如果這次你不珍惜很有可能就是我殺了你!”

他捏着那錐子看着唐塵嚥了一口唾沫這是他想了很久的事情,這些年他靠着這個怪物賺了不少錢,他身上的能力是自己一直都想要得到的,因爲只有得到了他身上的能力才能真正意義上的得到他想要的財富!

他似乎頓時有了決心刺向唐塵嘴裏喊着:“你給我去死吧!”

那冰冷的錐子刺入唐塵的心臟,唐塵瞬間倒了下去,與此同時那屍體也倒了下去,有些驚魂不定的男人看着唐塵的心臟處噴出鮮血,眼淚掉了下來,嘴上卻是笑着的,他看向後邊的人說道:“唐塵已經被那惡鬼給附身來,來一起把這個傢伙還有那惡鬼一塊擡進棺材去!”

唐塵現在意識非常的清醒,但是身體卻感覺是一陣昏昏沉沉的被幾個人擡着放進了棺材,隨着一些號子聲,棺材的蓋子被封上了。

身邊傳來閻王的聲音說道:“你爲什麼要這麼做,你應該殺了他不是嗎?”

唐塵這時候身體開始逐漸的恢復過來說道:“殺了他能改變什麼嘛?你在其他人的眼裏還是一個妖怪,死了又怎樣,在他們眼裏是一件高興的事情,這個世界上的一個妖怪已經消失了不是嗎?”

“我閻羅王怎麼可能消失,我永遠都不會消失的!”

唐塵捏着那令牌,棺材裏邊亮了起來,那屍體躺在自己下邊,他往上邊一推頓時那棺材蓋子飛了起來砸在地上發出一陣響動,唐塵從那棺材裏一邊跨出去一邊說道:“你閻羅王如果真的不會消失就不會以這樣的一個令牌的身份跟我說話了!”

“都是那道士的詛咒纔會讓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如果我可以出去的話我一定會殺了你!”

唐塵站在山腳上看着山下的那個村子和往日裏一樣,萬家燈火似乎一切都非常的平常,唐塵看着那村莊說道:“你在這裏的事情還有別人知道嗎?”

“沒有就只有這個村子的人。”


唐塵嘴角上帶着一抹邪惡的笑容看着那村子裏傳來第一個聲音:“着火了!着火了!大家快來救火!”

隨後唐塵一揮袖子,頓時一陣風颳過去,那火着了起來,在一瞬間就變成了一片火海,在那火海之中他似乎可以聽到很多人求救的聲音,但是如今卻是爲時已晚,唐塵看着那火越來越大,直到控制不住的一種地步。 整個村莊都逐漸的消失在了這一片火海之中,那閻王笑了說道:“你這傢伙比我還要殘忍啊!”

唐塵苦笑了一下,在他看來這好像並不是一種什麼褒獎:“我沒有你殘忍,但是這是我在我的記憶中看到的東西,想必你也和我做了一樣的選擇不是嗎?我現在是幻境之中我知道我這樣做什麼後果都沒有,而你不一樣,你讓這裏的所有人都死在了火海之中,也讓這一方土地生靈塗炭!”


“你懂什麼!”他非常的憤怒看着山下的火光對唐塵說道:“我問你如果是你,如果這是在現實中你會做什麼!”

唐塵嘆了口氣說道:“不知道,如果我遇到這種事我也不知道我會怎麼做,但是我知道誰跟這件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我也不應該把火撒在誰的身上!”

“你真的是太天真了,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全世界沒有一個人是無辜的,地府就是爲他們而設立的,這就是我創在地府的規則,我要讓那些人的靈魂死了以後還要在地府受罪!”

唐塵皺了皺眉頭,之前在他的眼裏地府一直都是一種非常積極的形象可以度化人的生死,可是沒有想到居然是如此黑暗的一個組織,閻羅王發出一陣笑聲說道:“哈哈哈哈你沒有想到吧,你看看你馬上要建立的馬上要接管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很快你就可以體驗到和我一樣的痛苦了!”

唐塵對他的話根本是不以爲然說道:“然後呢,接下來是什麼?告訴我,我還要趕緊從這裏出去!”

“接下來,接下來的東西我怕你承受不起!”

說完周圍一陣風吹過來,那風中帶着沙石,打在唐塵的臉上,唐塵手中的陰兵令頓時消失重新出現在他的腰間,這時候他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那山上的地面之上,周圍陰氣瀰漫,而現在子涵正躺在周圍的地面上,周勳正在她的旁邊。

周勳看到唐塵以後臉上似乎有一些不適應,眼睛裏全是殺意的衝向唐塵,唐塵閃開讓他撲了個空問道:“你想做什麼!”

周勳看着唐塵,臉上全是憤怒他說道:“你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嗎?我現在就是要殺了你!殺了你!”

唐塵看着他再一次的衝上來一把抓住他的領子把他拎起來,說道:“你給我清醒一點現在幻境已經消失了!”

這時候空虛道士從旁邊走出來看着他們說道:“看來你們都看到了一些很厲害的幻境!”

他直接走到子涵身邊,然後在子涵的身上貼上了幾張符紙,子涵醒過來看着周圍說道:“我爹呢,告訴他不要殺了唐塵!”

這句話讓唐塵頓時心裏一陣明瞭,看來他們兩個所中的幻境都跟自己有關係,周勳揉了揉眼睛看着自己眼前的唐塵,他不知道爲什麼在幻境中會看到唐塵想要殺了自己,他從來都沒有過類似任何這樣的想法,更是一直把唐塵都當成自己的好朋友,怎麼會這樣!

這一下三個人之間的某種信任感在一瞬間崩塌,唐塵看到在這裏站着的空虛道士竟然分不清楚是自己從裏邊逃出來的還是被眼前的這個空虛道士給救出來的。

“你怎麼來了?”子涵看着空虛道士說道:“你不是已經下山去了嗎?”

“上邊打電話過來說讓我幫你解決掉這個鬼穴!”

“你?”

子涵帶着一些不信任的表情看着他,而那個空虛道士則是擺了擺手看向唐塵說道:“看來你們地府也有失手的時候啊。”

他扔出去一張黑色的符紙,那符紙上閃爍着黑色的光,可以看出來那符紙之上吸附着異常強大的鬼氣,唐塵微微皺眉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空虛道長不知道是從哪裏來的信息看着唐塵說道:“這個是可以幫你清除鬼穴的東西!”

這東西一出周圍的氣溫頓時降低了好幾度,這時候那些林子裏的惡鬼一併衝出來,奔着那黑色的符紙去了,那符紙上邊的黑氣似乎是可以擋住那些厲鬼產生的煞氣一般,一瞬間把那些不管是幾級的惡鬼全部清了一個乾淨。

這時候那林子裏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擋我者死!”

驟然間一股黑氣從天而降,那趙洋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袍子身上不知道附着着多少惡鬼的邪氣,看着那天上的符紙,符紙立即發動攻擊,而那趙洋竟然敵不過那張符紙。

難道說這個符紙要比一個六級的惡鬼還要強大?他不得不懷疑這個東西是什麼來歷,趁着那趙洋不注意唐塵一錘打下去,那空虛道長喊道:“留下活路!”

唐塵那裏能想那麼多,廟丞服頓時把他們召在一個很大的空間之中,此時的趙洋已經被那符紙給傷的夠嗆了,看着唐塵說道:“你想殺了我,還有人比你更想殺了我,今天你如果願意放我走我會幫你解決掉他,相信我他是你以後最大的威脅!”

唐塵冷哼一聲看着那趙洋,他此時的殺戮值竟然已經破了七千,如果到了一萬他將會成爲七級鬼將,那時候唐塵就拿他徹底沒有辦法了,看唐塵一點都沒有鬆動還是那副想要殺了自己的表情,那趙洋呵呵一笑說道:“你不相信我嗎?你想想爲什麼那道士會突然出現在這裏,那張符紙爲什麼這麼強,因爲那上邊附着上了鬼物,今天你殺了我,明天被殺的就一定是你。”

唐塵懶的跟他囉嗦了,手上的錘子頓時發出黑氣,那黑氣中間帶着雷電,那種強大的威嚴讓趙洋擡不起頭來,唐塵說道:“趙洋你殺人無數,今天我怎麼可能放你從這裏離開,你去死吧!”

唐塵一錘子下去,那趙洋往邊上一滾,惡狠狠的說道:“唐塵你覺得你真的能殺了我嗎?既然我們不能合作,那我現在也可以殊死一搏!”

唐塵手裏拎着那錘子看着他說道:“你覺得你現在還有什麼資本要跟我鬥嗎?趕緊束手就擒吧!”

頓時在唐塵的周圍出現了三個趙洋,加上那個本體一共四個他們做着同樣的動作發出令人恐懼的笑聲:“輪迴幻境是我給你的第一個禮物,現在我要給你的是第二個!你收好了!” 頓時間那三個趙洋一起向着唐塵發動進攻,周圍瞬間被一股股黑煙所包圍,唐塵手中的驚雷錘散發出來的力量雖然可以抵擋那黑氣一陣卻始終無法將那些黑氣完全解除。

趙洋的本體在這時候消失只剩下了三個他製作出來的幻象一步步的向着他走過來,唐塵自己知道現在已經是在幻境之中了,他更應該要冷靜一些。

周圍出現了除了趙洋以外的第二種力量,那種力量比趙洋的還要更加強大現在已經把這個幻境突破,開始想要給唐塵製造更高級的幻境。

唐塵不知道在這種時候想要置自己於死地的人是誰,他只能屏住自己的呼吸,這個時候最忌諱的就是胡思亂想一旦他的情緒出現了鬆動,大腦中出現空隙另外的一個幻境就會接踵而至。

那三個趙洋分別站在三個位置盯着唐塵,唐塵突然擡起自己手中的錘子指着他們說道:“既然是幻境那就來吧,這裏的人今天一個都別想出去!”

唐塵呵呵一笑,如同是瘋了一般,一股風吹動他的頭髮,在一瞬間周圍便發生了改變整個幻境全部破碎,正看到那趙洋召集鬼物準備擴大鬼穴。

周勳已經倒在了地上看樣子一時半會是站不起來了,而子涵被空虛道士帶着倒是沒有什麼大問題,空虛剛準備拉着子涵走卻被唐塵叫住說道:“還走的了嗎?”

“你什麼意思!”

既然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那就好好的出一口氣吧,剛纔在輪迴幻境中受到的那些幻境的攻擊實在是讓他壓抑了很久了。

那趙洋滿臉驚訝的表情看着唐塵,根本不相信他能從自己所設置的幻境之中出來。

他神情一變看着唐塵,臉上陪笑着說道:“這位兄弟你說你搞成現在這個樣子何必呢?我都說了我可以跟你合作。但是……”

唐塵懶得跟他廢話,驚雷錘扔出去以後頓時把地上砸出來一個坑,那趙洋也不是好惹的剛準備閃身去製造另外一個幻境的時候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近百米的地方已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包圍住了,而且這種強大的力量是隻能進不能出。

唐塵的眼睛中全是殺意,看着那些向他衝過來的低級惡鬼,一拳一個瞬間把他們打的魂飛魄散,子涵想要過去幫唐塵的忙空虛拉住她說道:“不要過去,他會傷害到你的!”

子涵掙脫了空虛道士的束縛,引得那空虛道士不得不上去幫忙,那趙洋站在一棵樹上看着唐塵如此強大的能力,這豈能是一個凡人身上可以發出來的,只在片刻之中他手下的惡鬼就被唐塵殺去了一半,他自己衝上去跟唐塵交手了幾次,卻發現在這一刻自己好像已經根本不是唐塵的對手了。

五虎上將集結,清掃那些惡鬼,唐塵衝到趙洋前邊又是一個結界把趙洋和自己困在裏邊,趙洋這一下頓時慌了,他盯着唐塵一步步的走過來說道:“你今天殺了我也沒有用的,有人想要害你,你今天殺了我明天他們還是會找上你的……”

唐塵嘴裏出現一個字:“誰!”

趙洋似乎把這個人的名字當成了自己最後的賭注說道:“只要你放我走我就把他的名字告訴你!”

“呵呵,你認爲我現在有必要跟你做這樣的交易嗎?”

“有,你必須要跟我做這個交易,要不然你真的會死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