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君有些奇怪的問道:“你就不擔心這個小子是在利用你的名氣來炒作嗎,”

林天無所謂的搖搖頭:“這種事,隨便啊,而且我不覺得這小子有這種心機,”目標編號014 “哦,你的意思是說這個點點比較傻,”

“是比較直,”

“一個意思吧,”

“好像差很多吧,”

林天笑了笑,??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下巴:“君姐,如果可能的話,這個點點也沒有機會來我們俱樂部看看,我覺得會好很多,”

哪知阮君像看着怪物一樣看着他,後者苦笑一聲:“怎麼,我說錯什麼了嗎,”

“你不知道外界都傳點點和你有矛盾嗎,”

“是嗎,我都不知道,”

“點點背後肯定是有經紀人的,即使要選擇的話,會選擇與有矛盾的你所在的GOD戰隊嗎,這不是剛好證實了他們之前的炒作嘛,”

“我說了沒有矛盾嗎,”

“網友們信就行了,”

林天感慨道:“哎,羣衆的輿論真是要人命啊,”

阮君笑了笑:“嘿嘿,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不過我還是希望他能來我們俱樂部看看,”

阮君沒好氣的說:“你呀,就是心軟,還是惜才,看不出來,”

林天笑了笑:“就當做是爲我們戰隊儲備人才吧,”

說完林天就撤了:“明天下午就出發了,早點休息哈,”

阮君愣了愣,也是一笑,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去跟主教練喬木說了一聲,

與其他人相比,喬木是一個唯才論的教練,只要你有實力,不管你的人品如何,都可以,

喬木當即大手一揮,可以啊,給這個點點發試訓邀請,總決賽之後再做頂多,

阮君苦笑着說估計沒用啊,聯盟裏給這個點點發邀請的沒有十家也有八家了,不過好像都沒有消息,

喬木聳聳肩:“哦,對職業沒興趣啊,那就愛莫能助了,”

“發一下吧,來不來,是他自己的事,”阮君說着,

這事就這麼定了,於是阮君以GOD電子競技俱樂部的名義給點點所在的直播平臺發過去了一封官方電子郵件,

阮君也只是試一下,並沒有覺得點點會邀請,

而且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當天下午,GOD戰隊坐上了前往杭州的動車,

距離不遠,也就一個小時的動車路程,

林天這是第一次來到杭州,大家坐在動車車廂裏,幾個教練領隊們也難得的有了些空閒,看着窗外的風景,有說有笑,

林天正準備睡一覺,電話響起,一看是大貓的,

大貓說正好猴子在杭州呢,可以一起聚一下啊,

“你們跑杭州去幹什麼,”林天笑着問,

“嗨,我這不是猴子跟班嘛,這個狗日的富二代,非要去裝逼談一筆生意,你說他那個吊樣子談什麼生意啊,還不是靠他老爸撐着,談個屁的生意,要不是我來扛着……”

“說重點,”林天扶額,

“嘿嘿,我們在這邊來談生意,完了瀟灑一下,”

林天無語,笑着說道:“你們玩吧,我可沒有時間出去啊,”

“哎哎哎,別啊,我知道要比賽嘛,沒事,等比賽之後再說啊,最起碼我們哥幾個要哈皮一下,”

林天笑着掛斷電話,猴子還是名義上的GOD戰隊老闆之一呢,

只是這個老闆怎麼覺得有些不負責人,大貓看樣子是打定注意幫猴子他們家打理生意了,聽猴子說大貓能力不錯,那人際關係把握的爐火純青,完全就是老江湖嘛,

猴子說他老爸對大貓十分看好,對他簡直是對親兒子一樣,把他這個正兒八經的兒子反而不當回事了,

爲這事,兩人打過不少架,

林天笑了笑,這兩個兄弟,一個比一個是活寶,

沒過多久,動車到站了,

林天一行人坐上了早就準備好的大巴,去往了酒店,

入住之後,沒有任何通知,大家自覺地來到了臨時訓練室,

這裏的訓練條件還不錯,杭州的電競環境一點也不差,熱愛電競的年輕人非常的多,

距離LPL春季賽總決賽還有四天的時間,杭州各大網咖都在賣力的宣傳着,大街小巷,公交站廣告牌都貼上了關於總決賽的宣傳,

熱鬧的氛圍烘托着杭州,這座充滿朝氣的城市,

林天坐在窗邊,響起了網上的一個笑話,

說是一個賊專門搭車來到杭州搶錢,攔到一個路人就讓他們交出現金,

結果忙活了好幾天,TMD現金才搶到了一百多元,TNND全部是用支付寶了,誰還帶現金,

那些個賊也是很無語,這件事被爆料之後網友們都是大笑不已,

申稱:“刺不刺激,驚不驚喜,”

“哈哈,來支付寶的老祖宗根據地來搶現金,腦子進水了吧,”

想起這個笑話,林天笑了笑,在酒店的公共餐廳點了一份簡餐,很快就上來了,坐在窗戶邊,

這是臨近西湖的一家酒店,LPL的選手們,工作人員都會在總決賽期間住在這家酒店裏,

再過三天,他們就要去杭州市?龍體育館決出春季賽的冠軍,

聽說從這裏可以看到美麗的西湖風景,不過這大晚上的,林天看不出來哪裏好看了,

想起那句詩句: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妝濃抹總相宜,如果比賽結束之後,去那裏看一看,應該也不錯吧,

簡餐很快吃完,林天覺得意猶未盡,於是要了一份咖啡,在坐等的時候,忽然看到一個深褐色的女孩拿着餐盤緩緩的走着,與旁邊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並肩而行,

林天一愣,身材高挑的女子他認識,是LPL大名鼎鼎的解說橘子姐,

至於旁邊那位深褐色秀髮的女孩,已經很明顯了,

林天有些尷尬啊,不敢直視,

雖然不知道爲什麼,其實也沒必要這麼躲躲藏藏的,但是一看到小欣之後,林天就有種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的感覺,

於是林天就只好當鴕鳥心態了,只不過……

該來的總是要來,

橘子姐微微一笑,輕輕推了推面前的小欣,然後端着餐盤來到旁邊桌子,與LPL的工作人員愉快的暢談起來,

重新歸來,在解說事業上蒸蒸日上的小欣面對再複雜的時候都能夠不動聲色的處理,但是此時面對這個朝思暮想的男子,卻在糾結該邁哪隻腳,

何等的滑稽啊,

背對着她的林天此時心裏也是焦急不安,他有些後悔爲什麼要點咖啡,吃完飯早點走不就行了,

多此一舉啊,如此不痛快啊,

不過……

林天還是微微一笑,轉過身,表現出剛剛看到小欣的樣子,欣喜的道:“小欣,,”

言語中有些欣喜,的確,應該還是欣喜的,

小欣端着餐盤,心情激動,雙手微微有些顫抖,

那烏? 豪門圈套:愛妻無雙 總裁壞壞,晚晚愛 錯遇小甜心 的大眼睛有些動人的神色,俏臉閃現出一抹紅暈,

動人無比,

“嗨,”

她輕輕的笑了笑,臉色微紅,坐在了林天的對面,

兩人目光對視一眼,隨即移開,

皆是有些不好意思,一年沒見,

兩人都有些變化,一個更加內斂,更加穩重,一個更加成熟,更加動人,

“你,還好嗎,”

不約而同的聲音響起,

兩人目光尷尬的對視着,隨後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草,林天心裏一萬頭草泥馬在狂奔,

狗血啊,狗血啊,這真的是尼瑪的狗血,

隨後就不再說話了,反倒是小欣笑了笑,“好久不見啊,”

“是啊,”林天看着她,“聽說你去年去韓國學習深造去了,”

小欣目光有些幽怨的說:“是啊,好多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

“噗嗤,”

林天差點被咖啡給嗆住了,隨後有些尷尬的說:“咳咳,我,我這不是,平時比賽比較多,所以就……”

“我知道,”小欣微微一笑,那抹動人的風情引的周圍人紛紛側目,

當他們看到與小欣對坐着的是一個陽光帥氣的男子時,感慨到好一個男才女貌啊,

不過許多LPL的工作人員看到之後,先是一驚,隨後與好友們偷偷的討論着,

林天和小欣在酒店餐廳相談甚歡,這個消息很快就在各大戰隊,解說圈,主持圈傳開了,

大家也就笑了笑,感慨一下有情人終成眷屬之類的話語,

尤其是與小欣關係比較好的橘子姐,被大家纏着問兩人到底是什麼情況,

橘子姐神乎其神的說着那就得從三年前的一個晚上說起了……

大家聽橘子姐說的像是聽說書一樣,有些不信,不過看到小欣和林天如此相談甚歡,卻也是一件高興的事情,

聯盟並沒有規定選手們和解說不能發展私人感情,其實曾經國內頂尖的ADC教父高子成幾年前也與一位LPL美女解說發展了一段戀情,

當時的高子成還只是LT戰隊的一個練習生,這位女孩還只是一位傳媒大學的學生,

當時兩人就相戀,後來高子成名氣越來越大,實力越來越強,成爲了國內首屈一指的明星選手,那位傳媒大學的學生也終於通過自己的努力進入了LPL的解說圈,

一個是頂尖大神選手,一個是新晉美女解說,

職業圈,一時之間傳爲佳話,

不過好景不長,兩人相處了兩年時光,最終和平分手,

高子成曾經笑着說他與她在一起,似乎不太像情侶,更多的是像哥們,像朋友,

兩人商量最終和平分手,如今這位女孩暫時告別解說圈,而高子成也退役了,令人扼腕嘆息,目標編號014 沒有所謂的其他,就是感覺對了在一起,感覺不對了就分手了,

高子成與那位美女解說沒有轟轟烈烈的愛情,但是很平淡,很真實,

後來許多網友們也不是沒有希望高子成和那個女孩複合的,最終都是無功而返,

別人的愛情,外人插手什麼呢,

當天,林天和小欣在酒店公共餐廳的靠窗座位,聊的很開心,

有時候就是這樣,沒見面之前,兩人覺得有些尷尬,

畢竟三年的流言蜚語都這樣過來,要說沒有一點往心裏去那是假的,

不過呢,如今真的見了面,一起聊天,倒不顯得那麼尷尬了,一切都順其自然,

直到小欣和橘子姐她們一起回去的時候,林天面前的一杯咖啡還是沒有喝完,

他端着早就已經涼透的咖啡,微微一笑,原來現在才知道小欣原名叫高興,後來她嫌棄自己的名字,自作主張將“興”字改爲了“欣”字,所以她叫高欣,

恩,很好聽的名字,

林天微微一笑,他喝完咖啡,去了GOD戰隊臨時基地,

三日的訓練一晃而過,

到了現在這個階段,基本上不會再每天高強度的去訓練什麼,該訓練的都是在平時完成了,

現在臨時抱佛腳,用處不大,

所以根據教練組的安排,大家完成當天的訓練賽之後就各自訓練,RANK來保持手感,開個自定義練習來針對某個將會在賽場上用到的英雄,

頭一天晚上,GOD戰隊就已經交上去了在總決賽上的首發陣容,上野組合是孫策加孤狼,中下不變,

應該來說這套陣容是GOD戰隊春季賽的常規陣容,朝陽他們並沒有說什麼,

第二天,上午起來後,阮君帶着大家檢查了下各自佩戴的各項物品,設備什麼的早就在一個星期前就交給聯盟檢測了,會在比賽當天發給大家,

杭州黃龍體育中心,阮君輕車熟路的帶領着大家來到了GOD戰隊休息室,

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大概兩個小時,就有觀衆們陸續進場了,喬木和周毅還在商量着最後的一些BANPICK問題,

餘冉到是顯得很有信心,將戰術板往那兒一放,一臉的自信,

劉子光在打電話,看起來是在跟大老闆傅濤通電話,不過那無比的自信心是什麼鬼啊,

幾名隊員像李自豪,孤狼他們這樣的老鳥自然是不緊張,但是像魏來卻有些緊張了,

甚至不知道兩隻手該放在那兒,這是魏來第一次代表GOD戰隊參加決賽,

也是一個新人一次參加決賽,緊張是必然的,

林天笑了笑,這種情況下不適合說太多,說多了反而會不好,徒增緊張感覺,

林天環視一週,感覺大部分都有自信,但是其實……大家心裏都很清楚,這是GOD戰隊距離冠軍最近的一次,

去年的春季賽,雖然說也闖進了決賽,但是大家都覺得運氣成分很多,所以在夏季賽就直接顯露出來了,直接爆炸,

現在相當於是GOD戰隊的一次重生,能夠闖成什麼樣子,就看今天了,

如果能夠奪冠的話,GOD戰隊將再次登頂,

這是令人何等激動的事情,

每個人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來減壓,或者說有些人就天生沒有什麼壓力,

比如李自豪這個小胖子,心寬體胖,很自然,

賽場上,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場館已經座無虛席了,

這座場館恢弘大氣,可以容納幾萬人同時觀看,佈置的充滿現代化電子競技信息的場景此刻猶如那璀璨的花朵一一盛開,

伴隨着開幕式令人振奮的音樂激盪開來,整座場館頓時就沸騰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