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薩問她:"對了,你上午去幹嘛了,我看發布會結束,你跟歐陽辰就走了!"

水天芸抿唇,眸子閃了閃,有些心不在焉:"去接了歐陽辰一個朋友,然後一起吃了飯!"

阿薩有些吃驚:"朋友?不會是女的吧!"

水天芸猛地抬頭看她:"這你都能猜出來?"

阿薩無奈的搖搖頭:"你這小丫頭,臉上都寫著呢!"

"寫著什麼啊?"水天芸一點都沒察覺,自己的臉上可以看到那麼多的情緒。

阿薩開口道:"你還是很介意歐陽辰那個朋友的,對不對,她跟歐陽辰什麼關係啊?你現在……是不是對歐陽辰有好感了,所以才這麼煩躁!"

水天芸看著阿薩,她本來不想說的,可是,想到阿薩比自己大,應該能給自己一點有效的意見。

她就點了點頭:"前段時間,察覺我對他的感情,可能有點不一樣,今天看到歐陽辰那個朋友的時候,心裡很難受,他們……算是朋友關係吧,可是,歐陽辰是喜歡她的,我知道,他還讓我幫忙出謀劃策,追求過那個女孩,其實今天吃飯的時候,我表現的很淡定,可真的當歐陽辰和那個女孩離開之後,我感覺心就像是空了一塊一樣,很難受的感覺。"

阿薩有些心疼的看著她:"你可真是個傻丫頭,既然歐陽辰有喜歡的女孩子,那你聽姐姐的,別跟他有感情上的糾纏了,這些事情,越陷越深,你趁著還沒有情深入骨,趕緊撤人,我給你介紹個男孩子,你轉移一下視線,怎麼樣?這樣有時候也挺管用的!"

水天芸有些吃驚:"你說的辦法真的管用嗎?我怎麼感覺,有點不靠譜!"

阿薩笑了起來:"就是……試一試用別人來轉移你的視線,不要讓你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一個人身上,不然,你的感情得不到回應,會很痛苦的,至於我給你介紹的人嘛,你就看情況,覺得有好感就處處,沒好感還可以做朋友嗎?多做點別的事情,少想點歐陽辰的事情,慢慢就淡了,可千萬別介入他跟別人的感情,那樣你會更痛苦的!"

水天芸神色有些暗淡,但是,她還是認真的點點頭:"你不用說了,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不會介入他的感情的!"

她的驕傲不允許,自從她猜到艾莉就是歐陽辰喜歡的女孩子之後,她雖然難受的要命,可是,已經在不斷的在行為上避嫌了!

阿薩看水天芸雖然說得清楚,可是,她的神色到底不怎麼好看,想必心裡肯定很難受。

想到這裡,她站起來:"先別想那麼多了,我們去逛街吧!"

水天芸點點頭,跟著阿薩一起離開。

當天下午,水天芸跟著阿薩買買買,逛逛逛,心情的確好了不少。

可是,晚上回到家裡,接到歐陽辰電話,水天芸心情就不怎麼美妙了。

歐陽辰聲音有些擔心:"芸芸,你回家了嗎?"

水天芸有些無奈:"回了,你打電話有事嗎?"

鑒於艾莉已經回國了,水天芸告訴自己,不能再用之前的態度對歐陽辰了,她要避嫌,不能讓艾莉誤會,耽誤了歐陽辰的姻緣,那豈不是她的不是了。

歐陽辰聽到水天芸的聲音,神經才放鬆下來。

他跟艾莉本就沒什麼,可是,當他去了公司,發現水天芸不在公司后,他這心裡,突然就不踏實了。

他等了一下午,看時間差不多了,這才給水天芸打電話,卻沒想到,水天芸的語氣這麼冷淡。

他開口道:"我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嗎?"

水天芸皺眉:"我沒那樣說!"

歐陽辰聲音有些冷硬:"可你剛才就是那樣問我的!"

"這只是一句客套的話,希望你不要多想!"水天芸情緒也不怎麼好了,她總覺得,歐陽辰既然有喜歡的女孩子,那就要跟她保持距離,這樣親近,真的會讓人誤會,更會讓她……放不下。

歐陽辰知道水天芸的性子,吃軟不吃硬,自己如果用壞情緒面對她,她只會用更激烈的情緒跟自己吵起來。

想到這裡,他的情緒就像是被戳破的氣球一般,一下子沒了。

他沉默了幾秒,開口道:"芸芸,我只是下午去公司,發現你不在了,有點擔心你而已,所以特地打電話過來問問,你要是不想說的話,我可以不問,真的!"

水天芸抿唇:"是嗎?那我謝謝你的關心,只不過,以後你還是注意點吧,畢竟,艾莉已經回國了!"

歐陽辰皺眉:"這跟艾莉有什麼關係!"

水天芸臉色變了變:"什麼關係,你自己不清楚嗎?歐陽辰,我把你當朋友,是因為我覺得你人還不錯,但是,如果你朝三暮四,品格有問題的話,我會考慮把你從我的朋友名單中除掉!"

水天芸說完,不想再跟歐陽辰扯太多,直接掛了電話。

歐陽辰整個人都是懵的,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居然讓水天芸不想把自己當朋友了。

更重要的是,她說自己朝三暮四,她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指他跟艾莉有什麼不清楚的關係嗎?

歐陽辰徹底糊塗了,他仔細想了半天,也沒想出自己做出了什麼讓水天芸誤會的舉動。

第二天一早,歐陽辰照例來水天芸家這邊接她。

水天芸昨天從商場開車回來的,她開車一出門,就看見歐陽辰的車子停在路邊。

看到她的車出去,歐陽辰的車裡面開過來,跟她的車子並排。

水天芸降下車窗:"歐陽辰,你不用接送我了,我自己開車去上班,挺方便的!"

歐陽辰皺眉:"我之前不是一直接送你上班,都好好的嘛,你為什麼不讓我接送了,是因為艾莉嗎?"

歐陽辰覺得,自己一定要跟水天芸解釋清楚這件事。

水天芸卻不怎麼想聽:"這是你的事情,跟我沒關係,我只是想自己開車上班,僅此而已,我先走了1"

水天芸說了自己的意思,直接升上車窗,開車離開。

歐陽辰整個人都是懵逼的,從昨晚到今天,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居然會被水天芸一再的排斥。

他一路鬱悶的跟著水天芸到了公司。

這邊,水天芸一邊開車,一邊跟阿薩打電話:"阿薩,你昨天不是說,要給我介紹男朋友嗎?我答應你的提議了,你那邊有人選嗎?我今天下午下班去見!"

阿薩笑了笑:"這麼著急啊!"

水天芸抿唇:"也不是著急,只是……跟你說的一樣,我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想在一個人身上耗著,更不想影響別人的姻緣,而且,多認識幾個人也沒事啊,說不定就看對眼了呢!"

阿薩輕笑了起來:"你這話說的倒是沒錯,萬一看對眼了,也是不錯的,你等著,我馬上就給你聯繫,等晚上的時候,肯定給你找一枚優質帥哥,跟你吃飯!"

水天芸點了點頭:"好,那我就等你的消息了!"

水天芸說完,便掛了電話,整個人都鬆了口氣,她想,就這樣吧,這才是對自己和歐陽辰最好的結局。

水天芸到了公司,就開始投入工作中。

而歐陽辰一整天都在思考,水天芸為什麼突然變成這樣。

他覺得,自己很有必要,跟水天芸好好談談,下午下班前,歐陽辰給水天芸發消息。

歐陽辰:下班後有空嗎?我請你吃飯!

水天芸:我今天下午約了別人,你跟艾莉去吃飯吧,她剛回國,你怎麼好意思讓人家一個人呢,歐陽辰,你這樣可是追不到女孩子的!

歐陽辰沒想到,水天芸會回他這麼一條消息,他盯著手機看了半天,也無法確定,水天芸是因為忙,所以才不跟自己吃飯,還是因為艾莉回國了,不想三個人一起吃飯。

歐陽辰琢磨了半天,才給她發消息。

歐陽辰:就我們倆一起吃飯,我有話跟你說!

他總覺得,水天芸肯定誤會什麼了,不然,她不至於對自己這麼冷淡,他必須問清楚,然後對症下藥。

歐陽辰心裡想的簡單,卻沒想到,水天芸依舊拒絕他。

水天芸:你有什麼話,就發消息說罷,我下午真的有事!

歐陽辰沒想到,水天芸一再強調有事,他眉頭皺的厲害。

歐陽辰:你有什麼事,我陪你一起去!

水天芸:我約了別人一起吃飯,不適合帶朋友過去,以後有機會一起吃飯吧,今天下午就算了!

水天芸的態度,異常的堅決,這讓歐陽辰的心慢慢的冷下來。

到底是誰,這麼重要,讓水天芸一再推拒跟自己吃飯。

歐陽辰想了半天,決定不考慮這個問題了,自己還是跟過去看看。

想到這裡,歐陽辰立馬回復消息。 在紀澌鈞目光掃視餐桌上的人時,在紀澌鈞看來之前,南老太太已經率先垂下腦袋。

「之前,門禁一事,處理的不妥當,我這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放下筷子的紀澌鈞,瞥了眼門口的姜軼洋,「你進來。」

隨著紀澌鈞把人叫進來,餐廳里的氣氛,在不知不覺中多了幾分嚴謹。

塗靜好的目光,更是緊鎖在姜軼洋身上,皺著眉時,又瞥了眼紀澌鈞。

紀澌鈞遞了眼給來到自己身邊停住腳步的姜軼洋。

收到紀澌鈞暗示的姜軼洋,抬眸望著在座的人,「我為昨天晚上的事情,跟在座的各位道歉,特別是紀董,我不該擅自阻撓你進紀家。」說完后,姜軼洋沖著在座的所有人鞠躬道歉。

紀心雨逮住機會想滅滅紀澌鈞的威風,話還沒出口就對上夏明義沖著她搖頭的暗示,紀心雨沒有理會夏明義的提醒,正要張嘴一道菜就放在她面前的碗里,坐在她旁邊的木兮,笑著說道。「吃菜吧。」

看來不止是夏明義,就連木兮都怕她趁著這個機會落了紀澌鈞的面子,那就看在曾經木兮幫過她的份上,暫時饒紀澌鈞一回。

江別辭正好看到夏明義跟木兮輪流制止紀心雨這一幕,只要紀心雨不搗亂,基本上不會太難看,這事他最好也別發言,反正被擋住的也沒有他。

既然這件事,是紀澌鈞吩咐的,那紀澤深心裡就沒什麼可不滿的,「你這麼做,也是為了這個家的安全,能理解。」

坐在紀澤深旁邊的梁淺也忙說道,「是啊,不用道歉,真的不用道歉。」

「姜助理,你太客氣了,我們都能理解你的苦衷和用意,該是我們跟你說謝謝才對。」駱知秋也跟著接了句。

而看懂什麼的老夫人,則是因為不想引起木小寶對自己的不滿,就直接裝沒聽到這句話,低頭吃著自己手裡的東西。

最沒有存在感,最不敢說話的南老太太,一直低著頭,試圖讓大家忘記自己。

湯老太太則是一臉無所謂,聳聳肩,「跟我沒關係。」

他奶奶這輩子,若是沒有他爺爺護著,哪能在景城那麼橫,早就被人用掃把打出去了。雖說,這件事跟他是沒有什麼關係,但是姜軼洋是紀澌鈞身邊的人,不管什麼場合,都得跟姜軼洋打好關係,「姜助理,道歉就嚴重了,紀總出事以後,你一個人忙裡忙外,我們都看在眼裡,多虧有你。」

「這一個人明明做了好事,還摁著他腦袋給人道歉,這就不對了,幸虧大家心裡有明鏡。」她才說什麼來著,紀澌鈞馬上就把姜軼洋推出來給所有人道歉了,她對紀澌鈞這種舉動,在能理解的同時,也帶著不屑跟唾棄,根本就沒有考慮到姜軼洋的感受,或者說,紀澌鈞跟姜軼洋關係不好了,紀澌鈞這麼做,是在犧牲姜軼洋。

就算沒有老馮那件事,她現在可是木兮的娘家人,怎麼能讓塗靜好欺負她們,簡語之立即出聲替紀澌鈞說話,「紀總也沒有針對誰,只是說了……」

「我們說話,你一個小孩插什麼嘴?」塗靜好瞪了眼這個什麼都不知道就跳出來護著誰的簡語之。

「啪——」

木小寶的手拍在桌上,頓時吸引住周圍人的目光,也把低著頭默默吃飯的人嚇了一跳。

「塗阿姨,你怎麼能用這種口氣跟我姨婆說話,她是這個飯桌上,除了兩位祖母外,身份最老的長輩。老師說,要尊老愛幼,你這樣不尊重長輩,是要教壞大家的。」

姨婆?對,她差點就忘記一些事情了,「不好意思,我這個人性子直,向來有這句話說這句。」要她道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塗靜好端起桌上的碗繼續吃飯。

沒想到,木小寶會給自己出頭,這一下就成長輩了,簡語之還有點不習慣,沖著木小寶點頭致謝。

姜軼洋退到紀澌鈞身後,目光挪到喬隱遲遲沒有碰的餐具上。

隨著她的安靜,餐廳的氣氛也逐漸恢復平靜,塗靜好正要盛湯,手還沒碰到勺子,轉盤就被人轉動了,就在她想看看是誰那麼沒教養時,就對上木小寶,張大嘴巴在咬雞腿故意挑釁她的誇張表情。

這個木小寶,一定是故意的!

她塗靜好要是跟這個小鬼計較,傳出去有失身份。

見塗靜好沒有上當,木小寶也沒有再理會塗靜好,先給挨著自己的岳昭夾菜,再給白一近夾菜。

坐在紀澌鈞旁邊的喬隱,拿起筷子時,他感覺到有一道目光好像一直都在自己身上,抬眸望去時,正好對上姜軼洋挪開的視線。

這個姜軼洋,為何一直看著他?

應該不是以為這件事是他挑唆的吧?可能是他多想了,姜軼洋一直以來都對他有意見,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一直在暗中留意喬隱的姜軼洋,看到紀澌鈞用自己的碟子率先給喬隱遞了一小碟菜,而喬隱也一直沒動筷子,他還以為紀澌鈞是不是知道他這個計劃了,所以才把自己的碟子遞給喬隱,而喬隱也一直沒動碗筷。可紀澌鈞,不該知道他這個計劃,他做的滴水不漏,除了故意留給人看的一面外,其他人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

拿起筷子,面對這琳琅滿目的菜色,沒有什麼胃口的喬隱,也得為了捧場多吃幾塊,今天的飯菜可都是紀澤深夫婦跟江別辭他們親手做的。

實在是不知道該往哪兒下手,喬隱只能吃紀澌鈞給自己夾的那幾塊,嘗了一塊后,見氣氛一直壓抑著,喬隱便率先出口說道,「深哥,你做的菜真好吃。」稱讚完紀澤深,喬隱將目光投遞到對面,「沒想到,深嫂子的廚藝也如此了得。」

見喬隱動筷,而紀澌鈞也沒有阻止,姜軼洋才鬆了口氣,看來紀澌鈞並不知道這個計劃。

「哎呀……」差點被誇的都忘記自己的身份了,揮著手有點粗魯的梁淺立即端正坐姿,「都是阿深跟江律師親自掌勺,我跟岳副總就是在旁邊幫著打打下手。」

很快氣氛,就在聊天之中,緩和了不少。

左右兩邊都在聊天,唯獨南老太太一個人冷冷清清,就在她準備去夾菜時,看見轉動的托盤突然定住在自己面前,不經意間的眸光,望見了對面將手從轉盤收回的木兮,在她望去時,木兮便收回了眼神低頭吃著飯。

雖說只是短暫的眼神交流,卻讓她心裡倍感欣慰也看見了關係修復的希望。

本來白一近想去夾鹵肘子的,他筷子過去的時候,轉盤正好轉動了,隨著轉盤挪動的方向而挪動的視線正好看見坐在紀澌鈞旁邊,跟紀澌鈞紀澤深有說有笑的喬隱。

這個喬小人,還真是夠高興的。

原以為,喬小人對他處處忍耐,在外面也是這副性格,沒想到,在餐桌上居然讓他看見了不一樣的地方,這個喬小人,似乎很受自己的兄長照顧,自己面前那套碗具,基本上都沒怎麼用,吃的菜,是紀澌鈞夾的,喝的湯也是紀澌鈞遞的。

不爽的白一近咬著手裡的筷子,「除了筷子跟湯勺,其他的東西都用不上,還擺出來幹什麼?」

吃完了雞腿,伸手去拿鹵肘子的木小寶,半個身子壓在桌上,兩隻手使勁轉著轉盤。還是裝個機械化的好,動手就是費勁。

坐在木小寶旁邊的岳昭,笑著問道,「你要吃什麼?」

「鹵肘子。」

「我幫你。」他跟江別辭,今天可就成了一聲不吭飯桌上的保姆了,江別辭坐在湯嘿嘿旁邊,他就坐在木小寶旁邊,笑了笑的岳昭,將鹵肘子轉到這邊,拿起公筷給木小寶夾了一個鹵肘子。

一個筷子也在其後伸了過來,不過夾的不是一整隻的肘子,而是切片的。

木小寶雙手抓住肘子就啃,瞥了眼旁邊吃相斯文的白一近,「吃這個,就得大口大口的啃才香。」

他可不比木小寶,得時刻注意自己的形象,他要是像木小寶那麼痛快的吃法,恐怕回去就得減肥了。

一手抓一頭的木小寶,吃著東西時湊到白一近旁邊,「你看見我爹地喝的是什麼湯了嗎?」很好喝?看老紀跟別人分享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世界上沒有的稀罕東西。

「我近視。」喝什麼湯關他什麼事。

「好像好香的樣子,那麼好吃的東西,就我家老紀才有嗎?」

木小寶正要回頭去叫費亦行,讓紀澌鈞給他留幾口就聽到白一近酸溜溜的話。

「不止你爹地,他弟弟也有。」

「弟弟,是我叔叔嗎?」還說近視,近視的話,還能看見這個,看來是四叔口中的選擇性近視。他不在那邊,媽咪就安安靜靜在吃飯,不時還會跟旁邊抱著小孩的紀心雨聊幾句不知道什麼話,乾爹大伯在照顧老紀,而老紀呢,就在照顧自己的弟弟,這一幕,多和諧。

「哎,也不知道老紀要給我叔叔找個什麼樣的女孩子做老婆。」從塗靜好的事情來看,果然找錯老婆,兄弟會不和睦。

「女孩子?」聽到這話的白一近,眼神嫌棄回了句,「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多的女孩子。」

老紀怎麼可能只把關,一定還會給叔叔找老婆的啊,「我家老紀都說了要親自出馬,一定會給我叔叔找一個跟我媽咪一樣好的女人。你呢,你要找一個怎麼樣的老婆?」

紀澌鈞要親自出馬?已經開始給喬隱找對象了?

瞥了眼旁邊這個牙口好,嚼嫩骨嚼的嘩嘩響的木小寶,又看了眼喬隱,以及左右兩邊的人,喬隱這個年齡,也是該結婚了。紀澌鈞給喬隱找,那肯定會給喬隱找個門當戶對的吧。而且以喬隱的條件,只要結婚,那女人還不是排著隊來讓喬隱選。

早結婚也好,省的把腦筋放在他身上。

怎麼都不說話了?「你不高興嗎?」

莫名其妙的一句話,讓疑惑的白一近找不到答案,「我為什麼不高興?」

「我叔叔要結婚了,以後不能跟你一起住,照顧你了呀。」四叔說,如果媽咪不讓四叔來家裡住,那他一定會因為跟老紀分開要瘋掉了,雖然四叔這個人說話總是很誇張,但是從乾爹大伯身上就看得出來這句話的可信度。

大概是因為,在這個圈子裡,但凡是男的跟男的,女的跟女的走的太近,特別是住在同一個屋檐下,總會讓人誤以為是有其他關係,習慣性想解釋澄清什麼的白一近,話還沒出口,就聽到木小寶接了句。

「我乾爹大伯說,我家老紀結婚生孩子以後,不住在家裡,他不能照顧我家老紀,就很擔心我家老紀,擔心到,晚上都睡不著,也吃不好飯。乾爹大伯說,這是作為兄長真心疼愛自己弟弟的本能反應,他希望能跟我家老紀可以一起住到老,可是又不能住在一起,雖然距離很近,可是他心裡是很苦惱的,有時候也會不高興。」

是那些遭遇,讓他內心陰影太重,總會把一些正常的話,聯想到別的事情上。「我不會不高興。因為你家老紀是你乾爹大伯的弟弟,而我跟你叔叔,只是合作關係。」 林楠的突然歸來,其他人都不知道,以他的實力,再加上人皇的特殊之處,其他人根本察覺不到。

當然,老猿以及西部小城某地發傻發愣的黃有才幾人除外…

自家別墅小院里,林長河夫妻在準備林楠愛吃的小菜,院子里林楠和周穎三女坐在一起,說不出的幸福和滿足,家的味道確實讓人覺得異常的舒坦,享受。

聊了一會,周穎還是問了出來。

「俊凱他們怎麼樣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