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你找到一些厲害的道士或者修煉之人,否則,你們都會死!”

張小凡心中一沉,沒想到事情會這般嚴重,隨後來到寺廟,這寺廟有些破敗,如今這社會,信這的人越來越少了。

張小凡進入之後,只有一個小和尚守着,張小凡和他胡謅說家裏有人去世,想讓他幫忙念一段超度經,說完之後,遞出兩百塊香油錢。

這兩百塊還是之前送蘇倩倩回宿舍的時候,他跑到自己宿舍拿的,一下子兩百塊拿出,把他夠心疼的。

小和尚接過香油錢,隨即唸了起來,小鬼朝張小凡招招手,說道:“學校後山我以前看的一個道士抓鬼,你要是想學的話,多去看看,也許能夠遇到她,另外,你身上真的有精神力的味道,我能夠聞得出來,惡鬼就喜歡精神力的味道,以後小心,我走了,謝謝……” ?作者有話要說:真是要給這大晉江跪了,修改章節的時候,網頁丟失是個什麼鬼? 蜜制新妻 剛碼好的字啊就這樣一個都不剩了,真是夠了,又浪費了一個晚上。

第二百三十六章:

葉洛辰看到師父走遠,這才在陣法前站定,看著閃爍的光罩舉棋不定,最後還是從容的邁進了陣法之中,在沒有見到蕭楠安好之前,實在是放心不下。

剛一進入陣法,就看見蕭楠再曾經的八位化神尊者之間來回穿梭,身上的衣物全都是他人或者是自己身上的血跡染紅,幾乎已經看不清楚原本的顏色,葉洛辰看到這一幕,顧不得身體內不自覺流失的靈力,執著龍化劍就是一招「死寂」,紫黑色的閃電從龍華劍中奔騰而出,向著嚴明尊者擊去,把八人圍好的陣型衝散,自己則是闖到陣法中間的蕭楠身邊,兩人背靠著背警惕著四周再次圍上來的修士。

蕭楠皺著眉頭,不贊同的看了眼葉洛辰,道:「你怎麽來了?」在這個吸靈陣里,出了布置陣法的蕭楠身體內修鍊的的是混沌之氣不受影響以外,就是如同在場的化神期尊者一般,經過幾個時辰的時間,加上動手的緣故,現在的修為已經降落到了元嬰期,更何況本身修為只有元嬰期的葉洛辰。

蕭楠在水藍幽海曾經試驗過,在這個陣法里,除非蕭楠在他身上覆蓋一層混沌之氣遮擋,否則的話也難逃被吸取靈力的下場,如果要是蕭楠出手了的話,那麽身上被混沌之氣包裹,就不能再動手了,不然就會把本就只有淡淡的一層的混沌之氣衝散。

葉洛辰臉上的表情一僵,任誰巴巴的不顧自身安危,一心前來幫忙的人,得不到感激也就罷了,還被人嫌棄了,心裡都不會舒服,但是誰讓自己喜歡上這個皺著眉有的女子呢,明白她是因為擔憂自己的修為有所折損,也就不再計較了,道:「我還不是擔心你嗎?明知道你現在可能遇到危險,我在外邊哪裡能呆得住。」

傲妻難寵 蕭楠也有許多女人一樣的缺點,那就是口是心非,嘴上嫌棄著葉洛辰不管不顧的冒入險地,聽到葉洛辰的回答,心裡確定是吃了蜜一樣,就算是現在的渾身傷痕,也覺得不再疼了。

能和我蕭楠並肩站在一起的男人,怎能是弱者。

反之,兩人剛剛確定關係,正是甜蜜的難捨難分的時候,如果蕭楠知道了葉洛辰在知道了蕭楠被十幾位化神尊者給盯上了,在明知道進入陣法以後,就算是精通陣法,憑藉陣法生存下去的幾率低的可憐,葉洛辰不入的話,蕭楠不會覺得葉洛辰如何,畢竟這裡是殘酷的修真界,而葉洛辰是個土生土長的原住民,可是現在明知道生死難料,還義無反顧的追隨在一起,那種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態度,讓這個即使在這個修界生活了幾十年,始終沒有徹底融入這個社會的蕭楠,始終把自己排斥在外邊,看到這裡,那種無人可依的心境圓滿了起來,當下就有突破的衝動。

明明沒有言語,卻在對方的眼睛里讀懂了心裡的依戀,蕭楠伸出滿是血污的手,葉洛辰心疼的緊緊握在手心裡,像是這樣就能減輕對方的傷痛,滿是心疼的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蕭楠始終沒有說話,臉上的笑容卻像是升起的太陽,那樣燦爛奪目,眼睛里的水霧剛剛升起,有被蕭楠逼了回去,心裡有許多話想要向對方傾訴,卻一時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最終化為心間滿滿的幸福,「你若不離,我便不棄。」

「既然來了,那就死在這裡,為我而陪葬吧!」宋延尊者或許現在應該稱呼為宋延真君,先前被蕭楠的空間鎖鏈制住,就在那把白劍偷襲的時候,被嚴明真君擋了一下,隨後宋延真君就從那種悎滯中掙脫了出來,就算是如此,還是被蕭楠斷去了一臂,成為了「廢人」,現在看到蕭楠受了重傷,眼看著就要被他們留下來,怎能看著她獲救。

短時間內,一名站在這個世界頂端,有望飛升仙界的尊者,幾個時辰就經歷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經歷不算,連這個飛升的最後一根稻草也被折斷,原本穩固的道心也在右臂被砍斷的時候,蹦得一塌糊塗了,現在哪裡還有理智可言,只想著要把眼前毀了他一生的女子拽入地獄,神擋殺人,佛當殺佛。

宋延真君的話音一落,身上的靈光頓時大勝,這是要自爆的節奏啊!一名元嬰真君的自爆,相當於是枚□□爆炸的威力了,眾人慌忙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原來已經向著蕭楠和葉洛辰二人所在的地方飛去,本來應該是一致的動作,蕭楠就見原本站在他身邊的一名相貌普通,很容易就被人忽略掉的元嬰真君像是早有預料似得,已經遠遠的躲開了,到顯得這個人可疑。

來不及多想,蕭楠在宋延尊者就要碰到兩人之前,蕭楠拽著葉洛辰直接就踏入了虛空,消失在了原地,兩人的身子一消失,隨後宋延真君的身子就在兩人先前站力的地方炸成了一飄灑落下的肉泥,徹底消散在著天地之間。

眾人不關心宋延尊者的結局,也不關心蕭楠和葉洛辰二人是否被宋延尊者的自爆重傷,而是全都把目光放在了半空中的光罩上,巨大的爆炸只是讓光罩搖擺了一下,隨後就穩定了下來,光罩上面的靈光大盛,耀眼的光芒把幾人的眼睛都刺的酸痛起來,當然也不排斥是眾人看到宋延尊者就是自爆,都沒有把這個陣法給破掉后的絕望。

宋延尊者的自爆好似開啟了一個魔咒,其他尊者又有三人接連自爆,或者是因為修為的不同,三人自保的間隙只相差一息的時間,作為三人想要攻擊的目標,蕭楠和葉洛辰二人因為周圍的空間不穩定,這次接連瞬移都做不到,最後還是蕭楠拼盡全力,在兩人的周身布置了一層混沌之氣防禦,就是如此,還是被自爆的氣浪震得五臟移位,主要攻擊目標的蕭楠更是被逼著吐出了一口精血。

葉洛辰看著又一個衝過來的修士,拉起蕭楠的手臂向後劃去,剛滑行了二十多米,就見那人砰的一聲,化為漫天血雨飄灑落下,葉洛辰看到這裡不由心急,現在還有四人還活著,要說他們統統選擇自爆的話,就是陣法沒有事,他們也躲不過被波及的命運,更何況現在的蕭楠已經受了內傷?

「師叔,我沒事,先把我放下來,我們分頭行動,待會看我的動作行事。」蕭楠雖說不好受,也同樣想到了葉洛辰擔心的事情,不過不到最後一刻,蕭楠決不允許自己認輸,更何況他們全盛時期的時候,蕭楠都沒把這些個人放在眼裡,更何況現在不過是存了死志的幾個修士而已。

「自己小心。」葉洛辰只是一眼就看明白了蕭楠心中所想,確實兩個人在一起的目標太大,分開了的話,他們兩個人中的任何一個,論戰鬥力都不輸場上的那些曾經的化神尊者,如今的元嬰修士。

葉洛辰和蕭楠分別向兩個方向飛去,葉洛辰本想著怎麼樣也能引開一兩個人吧!哪裡知道這四人的至親被蕭楠所殺,現在的修為又都折損在蕭楠手上,現在對她是恨之入骨,就算現在心尋死志,也想著在最後的關頭把罪魁禍首蕭楠也拉入地獄,至於葉洛辰,在他們的眼裡,只不過也是個可憐蟲罷了,知道了蕭楠身懷混沌之氣的秘密,哪裡還能讓他活著離開,因此這些人就全體把葉洛辰給忽略了。

葉洛辰見所有人的攻擊都攻向了蕭楠,龍華劍連連揮動,攔住了兩個人的攻擊,同時把他們帶離蕭楠的身邊,減輕了蕭楠的負擔,龍華劍上依附著葉洛辰領悟的輪迴劍意中的死氣,一招下那死氣來自地府的九幽黃泉,世俗界的人沾染上一點,就會被這死氣吞噬得一點不剩,連魂魄都會被這死氣給同化,修士的身體經過靈力的淬鍊,比世俗界沒有連練過的凡人強的不知道多少倍,就是這樣,要是被死氣傷到的話,那麽沾染了死氣的傷口,除非服用靈丹妙藥把死氣壓制住,再把死氣一點一點的逼出體外,否則,傷口雖不至於不能癒合,但是要它自然癒合的話,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這也是輪迴劍意的恐怖之處,當然,輪迴劍意既然包含著生死之氣,死氣的剋星生氣也是厲害非常,包含著巨大的生機在裡面,可以說得上是生白骨活死人也不為過,只要有一口氣在,就沒有生氣救不會來的人、治不好的傷。

葉洛辰傷了一人後又乘勝追擊,直把那人逼得不得不放棄對付蕭楠,自保的同時向葉洛辰出手,而被葉洛辰攔住的另一人湖鎮尊者,也對葉洛辰出了手。

嚴明尊者和另外一人在看到周圍的空間因為自爆引得動蕩不一,蕭楠現在連瞬移都施展不來,御劍飛行的速度就慢了許多,畢竟蕭楠本身的修為只有金丹後期頂峰,和他們這幾個修為即使下落的厲害的元嬰真君根本就不能比,現在不出手,更待何時,於是出手更加狠辣,幾乎可以算得上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以命換命的打法了,不過這效果也是很好的,沒多久,蕭楠身上又增加了許多傷口,儘管沒有傷到要害處,但是蕭楠出手的速度又慢下來不少,這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這一天里的第一個好消息。

蕭楠苦笑著看了看身上幾乎沒有好地方了,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傷口,這次真是託大了,又太過心急,仗著有吸靈陣護身,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自大的結果就是,險些被他們堵在陣法裡面,靠著豐富的尊戰經驗和一人一兩手的壓箱底手段,活活的耗死在這陣法里,要不是後來師叔趕來,再加上修為被蕭楠耗的又下降一階,心生了死志,這次就真的交代在這裡了。

不過重來一次的話,蕭楠也不會後悔今日的決定,雖說吸靈陣能把陣法覆蓋下的靈力吸干一空,但是卻耗費的時間太長,眼下這裡經過盧陸兩家的爭鬥,又牽扯出葯宗失蹤了萬年的《藥典》,此處現在的高階修士不知凡幾,萬一被人發現了這裡的事情,有著混沌之氣這麼可吸引人的東西存在,那麽從此以後,就真的像陰暗裡的老鼠,在也見不得亮光了。

先前從師叔葉洛辰的嘴裡得知,那暗中窺視的人正是師祖華雲尊者和雲賢尊者,好在這兩人聽葉洛辰說,都不是貪婪之人,不說他們本身不熟悉陣法,可能猜不出來蕭楠布置得陣法是何名字和作用,就是知道了也不會起貪婪之心,從而對蕭楠不利,可是現在這兩人被葉洛辰給指使走了,卻不能保證再拖下去,會不會有其他人發現這裡,因此蕭楠比起他們更加著急。

蕭楠邊戰邊退,直到離葉落塵的距離越來越近,這才大喝一聲:「師叔,就是現在。」話音未落就把用空間鎖鏈定在了半空之中,兩人長時間相處,此刻已經非常了解對方,蕭楠此刻沒有多說,只是一句話的事,葉洛辰就放棄了現在正壓著打的湖鎮尊者,轉而攻向另一人,幾乎在那人被定住的瞬間,就用龍華劍上的死氣穿透了對方的丹田,又一名化神期尊者隕落在這陣法之中。

蕭楠再一次躲開嚴明尊者的攻擊,用空間鎖鏈鎖住了另一名修士,就在葉洛辰想向他出手的時候,嚴明尊者抱著必死的決心,不想著就被困住的同伴,反而急速像蕭楠所在的地方疾馳,選擇了與敵人同歸於盡的自爆。

蕭楠在看到嚴明尊者過來時,就悄悄的在周身覆蓋了一層防禦,看到嚴明尊者接下來的動作時,急速後退的同時,在身前凝結了一面太極防禦,就是如此,還是被嚴明尊者自爆的靈力風暴掀飛了出去,至於先前被蕭楠空間鎖鏈鎖住的那名修士,則是在嚴明尊者自爆的時候給炸成了灰燼。

葉洛辰看到蕭楠飛了出去,趕緊扔下對手,疾馳著趕了過去,最後還是晚了一步,沒有接住蕭楠下落的身體,讓她落在了地上,掀起一片塵土。葉洛辰趕緊上前把人扶了起來,緊接著就往蕭楠身體內輸入一道生氣,察覺到蕭楠沒有性命之危,這才起身攻向陣法里的最後一個敵人。

一個是受了重傷,被打擊的不想活的修士,另一個是一心想殺了眼前之人為蕭楠報仇,同等修為的情況之下,兩人對上的結果可想而知,葉洛辰用了數百招才一劍結果了那人的性命。

葉洛辰心疼的扶起已經醒來的蕭楠,確定她現在已經無事,只需好好的修行幾天就可恢復到全盛時期,這才有時間開口,責備的道:「你也太大膽了吧!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你既然都隱瞞住不說,你可想想得到,萬一這次不是我恰好趕過來了,你會發生什麼?」一想到自己險些就失去了眼前的這個女子,葉洛辰就是一陣心悸,好在自己這次趕來了。

「對不起啊師叔,我當時沒有想那麼多。」蕭楠說這話的時候一陣心虛,害怕葉洛辰會怪自己隱瞞混沌之氣的事情,雖然蕭楠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但是面對人家早就心裡清楚,只是自己沒主動開口說,就裝作不清楚,並且一直都藏在身後,默默的收拾爛攤子,總有種做了壞事被抓包的錯覺。

葉洛辰看著蕭楠傷得這麼重,早就心疼的不得了了,見她已經意識到自己做錯了,哪裡還能狠得下心來教訓,更何況現在還受著重傷,嘆了一口氣,道:「下次遇到事情的時候,別再這麼魯莽了,萬一傷著我會心疼的。就是為了我們的未來,也不要再發生像今天的事情了,好不好?」心中想著:看來以後還得好好的努力修行才行,不然說不上哪天就護不住她了。

蕭楠看不清楚葉洛辰此刻的想法,只好轉移話題道:「師叔,我保證以後不會發生今天的事情了,我們先從這裡出去吧!你的靈力還流失著呢。」

蕭楠不說葉洛辰還真沒意識到,完全把心神都放在蕭楠身上了,現在感覺到身體的靈力正在急速流失,現在已經到了元嬰中期的臨界點,再呆上一會的話,恐怕修為就會降到元嬰初期了,得趕緊出去才行。

葉洛辰沒有言語,彎身一下子就把沒有準備的蕭楠抱了起來,嚇得她驚呼一聲,趕緊抱緊了葉洛辰的脖子穩住,葉洛辰看著依偎在胸前的蕭楠,嘴角慢慢勾起,大步的向陣法外邊走去。

重生之意隨心動 作者有話要說:真是要給這大晉江跪了,修改章節的時候,網頁丟失是個什麼鬼?剛碼好的字啊就這樣一個都不剩了,真是夠了,又浪費了一個晚上。

第二百三十六章:

葉洛辰看到師父走遠,這才在陣法前站定,看著閃爍的光罩舉棋不定,最後還是從容的邁進了陣法之中,在沒有見到蕭楠安好之前,實在是放心不下。

剛一進入陣法,就看見蕭楠再曾經的八位化神尊者之間來回穿梭,身上的衣物全都是他人或者是自己身上的血跡染紅,幾乎已經看不清楚原本的顏色,葉洛辰看到這一幕,顧不得身體內不自覺流失的靈力,執著龍化劍就是一招「死寂」,紫黑色的閃電從龍華劍中奔騰而出,向著嚴明尊者擊去,把八人圍好的陣型衝散,自己則是闖到陣法中間的蕭楠身邊,兩人背靠著背警惕著四周再次圍上來的修士。

蕭楠皺著眉頭,不贊同的看了眼葉洛辰,道:「你怎麽來了?」在這個吸靈陣里,出了布置陣法的蕭楠身體內修鍊的的是混沌之氣不受影響以外,就是如同在場的化神期尊者一般,經過幾個時辰的時間,加上動手的緣故,現在的修為已經降落到了元嬰期,更何況本身修為只有元嬰期的葉洛辰。

蕭楠在水藍幽海曾經試驗過,在這個陣法里,除非蕭楠在他身上覆蓋一層混沌之氣遮擋,否則的話也難逃被吸取靈力的下場,如果要是蕭楠出手了的話,那麽身上被混沌之氣包裹,就不能再動手了,不然就會把本就只有淡淡的一層的混沌之氣衝散。

葉洛辰臉上的表情一僵,任誰巴巴的不顧自身安危,一心前來幫忙的人,得不到感激也就罷了,還被人嫌棄了,心裡都不會舒服,但是誰讓自己喜歡上這個皺著眉有的女子呢,明白她是因為擔憂自己的修為有所折損,也就不再計較了,道:「我還不是擔心你嗎?明知道你現在可能遇到危險,我在外邊哪裡能呆得住。」

蕭楠也有許多女人一樣的缺點,那就是口是心非,嘴上嫌棄著葉洛辰不管不顧的冒入險地,聽到葉洛辰的回答,心裡確定是吃了蜜一樣,就算是現在的渾身傷痕,也覺得不再疼了。

能和我蕭楠並肩站在一起的男人,怎能是弱者。

反之,兩人剛剛確定關係,正是甜蜜的難捨難分的時候,如果蕭楠知道了葉洛辰在知道了蕭楠被十幾位化神尊者給盯上了,在明知道進入陣法以後,就算是精通陣法,憑藉陣法生存下去的幾率低的可憐,葉洛辰不入的話,蕭楠不會覺得葉洛辰如何,畢竟這裡是殘酷的修真界,而葉洛辰是個土生土長的原住民,可是現在明知道生死難料,還義無反顧的追隨在一起,那種把生死置之度外的態度,讓這個即使在這個修界生活了幾十年,始終沒有徹底融入這個社會的蕭楠,始終把自己排斥在外邊,看到這裡,那種無人可依的心境圓滿了起來,當下就有突破的衝動。

明明沒有言語,卻在對方的眼睛里讀懂了心裡的依戀,蕭楠伸出滿是血污的手,葉洛辰心疼的緊緊握在手心裡,像是這樣就能減輕對方的傷痛,滿是心疼的道:「對不起,我來晚了。」

蕭楠始終沒有說話,臉上的笑容卻像是升起的太陽,那樣燦爛奪目,眼睛里的水霧剛剛升起,有被蕭楠逼了回去,心裡有許多話想要向對方傾訴,卻一時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最終化為心間滿滿的幸福,「你若不離,我便不棄。」

「既然來了,那就死在這裡,為我而陪葬吧!」宋延尊者或許現在應該稱呼為宋延真君,先前被蕭楠的空間鎖鏈制住,就在那把白劍偷襲的時候,被嚴明真君擋了一下,隨後宋延真君就從那種悎滯中掙脫了出來,就算是如此,還是被蕭楠斷去了一臂,成為了「廢人」,現在看到蕭楠受了重傷,眼看著就要被他們留下來,怎能看著她獲救。

短時間內,一名站在這個世界頂端,有望飛升仙界的尊者,幾個時辰就經歷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經歷不算,連這個飛升的最後一根稻草也被折斷,原本穩固的道心也在右臂被砍斷的時候,蹦得一塌糊塗了,現在哪裡還有理智可言,只想著要把眼前毀了他一生的女子拽入地獄,神擋殺人,佛當殺佛。

宋延真君的話音一落,身上的靈光頓時大勝,這是要自爆的節奏啊!一名元嬰真君的自爆,相當於是枚□□爆炸的威力了,眾人慌忙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離開這裡,原來已經向著蕭楠和葉洛辰二人所在的地方飛去,本來應該是一致的動作,蕭楠就見原本站在他身邊的一名相貌普通,很容易就被人忽略掉的元嬰真君像是早有預料似得,已經遠遠的躲開了,到顯得這個人可疑。

養鬼專家 來不及多想,蕭楠在宋延尊者就要碰到兩人之前,蕭楠拽著葉洛辰直接就踏入了虛空,消失在了原地,兩人的身子一消失,隨後宋延真君的身子就在兩人先前站力的地方炸成了一飄灑落下的肉泥,徹底消散在著天地之間。

眾人不關心宋延尊者的結局,也不關心蕭楠和葉洛辰二人是否被宋延尊者的自爆重傷,而是全都把目光放在了半空中的光罩上,巨大的爆炸只是讓光罩搖擺了一下,隨後就穩定了下來,光罩上面的靈光大盛,耀眼的光芒把幾人的眼睛都刺的酸痛起來,當然也不排斥是眾人看到宋延尊者就是自爆,都沒有把這個陣法給破掉后的絕望。

宋延尊者的自爆好似開啟了一個魔咒,其他尊者又有三人接連自爆,或者是因為修為的不同,三人自保的間隙只相差一息的時間,作為三人想要攻擊的目標,蕭楠和葉洛辰二人因為周圍的空間不穩定,這次接連瞬移都做不到,最後還是蕭楠拼盡全力,在兩人的周身布置了一層混沌之氣防禦,就是如此,還是被自爆的氣浪震得五臟移位,主要攻擊目標的蕭楠更是被逼著吐出了一口精血。

葉洛辰看著又一個衝過來的修士,拉起蕭楠的手臂向後劃去,剛滑行了二十多米,就見那人砰的一聲,化為漫天血雨飄灑落下,葉洛辰看到這裡不由心急,現在還有四人還活著,要說他們統統選擇自爆的話,就是陣法沒有事,他們也躲不過被波及的命運,更何況現在的蕭楠已經受了內傷?

「師叔,我沒事,先把我放下來,我們分頭行動,待會看我的動作行事。」蕭楠雖說不好受,也同樣想到了葉洛辰擔心的事情,不過不到最後一刻,蕭楠決不允許自己認輸,更何況他們全盛時期的時候,蕭楠都沒把這些個人放在眼裡,更何況現在不過是存了死志的幾個修士而已。

「自己小心。」葉洛辰只是一眼就看明白了蕭楠心中所想,確實兩個人在一起的目標太大,分開了的話,他們兩個人中的任何一個,論戰鬥力都不輸場上的那些曾經的化神尊者,如今的元嬰修士。

葉洛辰和蕭楠分別向兩個方向飛去,葉洛辰本想著怎麼樣也能引開一兩個人吧!哪裡知道這四人的至親被蕭楠所殺,現在的修為又都折損在蕭楠手上,現在對她是恨之入骨,就算現在心尋死志,也想著在最後的關頭把罪魁禍首蕭楠也拉入地獄,至於葉洛辰,在他們的眼裡,只不過也是個可憐蟲罷了,知道了蕭楠身懷混沌之氣的秘密,哪裡還能讓他活著離開,因此這些人就全體把葉洛辰給忽略了。

葉洛辰見所有人的攻擊都攻向了蕭楠,龍華劍連連揮動,攔住了兩個人的攻擊,同時把他們帶離蕭楠的身邊,減輕了蕭楠的負擔,龍華劍上依附著葉洛辰領悟的輪迴劍意中的死氣,一招下那死氣來自地府的九幽黃泉,世俗界的人沾染上一點,就會被這死氣吞噬得一點不剩,連魂魄都會被這死氣給同化,修士的身體經過靈力的淬鍊,比世俗界沒有連練過的凡人強的不知道多少倍,就是這樣,要是被死氣傷到的話,那麽沾染了死氣的傷口,除非服用靈丹妙藥把死氣壓制住,再把死氣一點一點的逼出體外,否則,傷口雖不至於不能癒合,但是要它自然癒合的話,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這也是輪迴劍意的恐怖之處,當然,輪迴劍意既然包含著生死之氣,死氣的剋星生氣也是厲害非常,包含著巨大的生機在裡面,可以說得上是生白骨活死人也不為過,只要有一口氣在,就沒有生氣救不會來的人、治不好的傷。

葉洛辰傷了一人後又乘勝追擊,直把那人逼得不得不放棄對付蕭楠,自保的同時向葉洛辰出手,而被葉洛辰攔住的另一人湖鎮尊者,也對葉洛辰出了手。

嚴明尊者和另外一人在看到周圍的空間因為自爆引得動蕩不一,蕭楠現在連瞬移都施展不來,御劍飛行的速度就慢了許多,畢竟蕭楠本身的修為只有金丹後期頂峰,和他們這幾個修為即使下落的厲害的元嬰真君根本就不能比,現在不出手,更待何時,於是出手更加狠辣,幾乎可以算得上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以命換命的打法了,不過這效果也是很好的,沒多久,蕭楠身上又增加了許多傷口,儘管沒有傷到要害處,但是蕭楠出手的速度又慢下來不少,這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這一天里的第一個好消息。

蕭楠苦笑著看了看身上幾乎沒有好地方了,全都是大大小小的傷口,這次真是託大了,又太過心急,仗著有吸靈陣護身,根本就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自大的結果就是,險些被他們堵在陣法裡面,靠著豐富的尊戰經驗和一人一兩手的壓箱底手段,活活的耗死在這陣法里,要不是後來師叔趕來,再加上修為被蕭楠耗的又下降一階,心生了死志,這次就真的交代在這裡了。

不過重來一次的話,蕭楠也不會後悔今日的決定,雖說吸靈陣能把陣法覆蓋下的靈力吸干一空,但是卻耗費的時間太長,眼下這裡經過盧陸兩家的爭鬥,又牽扯出葯宗失蹤了萬年的《藥典》,此處現在的高階修士不知凡幾,萬一被人發現了這裡的事情,有著混沌之氣這麼可吸引人的東西存在,那麽從此以後,就真的像陰暗裡的老鼠,在也見不得亮光了。

先前從師叔葉洛辰的嘴裡得知,那暗中窺視的人正是師祖華雲尊者和雲賢尊者,好在這兩人聽葉洛辰說,都不是貪婪之人,不說他們本身不熟悉陣法,可能猜不出來蕭楠布置得陣法是何名字和作用,就是知道了也不會起貪婪之心,從而對蕭楠不利,可是現在這兩人被葉洛辰給指使走了,卻不能保證再拖下去,會不會有其他人發現這裡,因此蕭楠比起他們更加著急。

蕭楠邊戰邊退,直到離葉落塵的距離越來越近,這才大喝一聲:「師叔,就是現在。」話音未落就把用空間鎖鏈定在了半空之中,兩人長時間相處,此刻已經非常了解對方,蕭楠此刻沒有多說,只是一句話的事,葉洛辰就放棄了現在正壓著打的湖鎮尊者,轉而攻向另一人,幾乎在那人被定住的瞬間,就用龍華劍上的死氣穿透了對方的丹田,又一名化神期尊者隕落在這陣法之中。

蕭楠再一次躲開嚴明尊者的攻擊,用空間鎖鏈鎖住了另一名修士,就在葉洛辰想向他出手的時候,嚴明尊者抱著必死的決心,不想著就被困住的同伴,反而急速像蕭楠所在的地方疾馳,選擇了與敵人同歸於盡的自爆。

蕭楠在看到嚴明尊者過來時,就悄悄的在周身覆蓋了一層防禦,看到嚴明尊者接下來的動作時,急速後退的同時,在身前凝結了一面太極防禦,就是如此,還是被嚴明尊者自爆的靈力風暴掀飛了出去,至於先前被蕭楠空間鎖鏈鎖住的那名修士,則是在嚴明尊者自爆的時候給炸成了灰燼。

葉洛辰看到蕭楠飛了出去,趕緊扔下對手,疾馳著趕了過去,最後還是晚了一步,沒有接住蕭楠下落的身體,讓她落在了地上,掀起一片塵土。葉洛辰趕緊上前把人扶了起來,緊接著就往蕭楠身體內輸入一道生氣,察覺到蕭楠沒有性命之危,這才起身攻向陣法里的最後一個敵人。

一個是受了重傷,被打擊的不想活的修士,另一個是一心想殺了眼前之人為蕭楠報仇,同等修為的情況之下,兩人對上的結果可想而知,葉洛辰用了數百招才一劍結果了那人的性命。

葉洛辰心疼的扶起已經醒來的蕭楠,確定她現在已經無事,只需好好的修行幾天就可恢復到全盛時期,這才有時間開口,責備的道:「你也太大膽了吧!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你既然都隱瞞住不說,你可想想得到,萬一這次不是我恰好趕過來了,你會發生什麼?」一想到自己險些就失去了眼前的這個女子,葉洛辰就是一陣心悸,好在自己這次趕來了。

「對不起啊師叔,我當時沒有想那麼多。」蕭楠說這話的時候一陣心虛,害怕葉洛辰會怪自己隱瞞混沌之氣的事情,雖然蕭楠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但是面對人家早就心裡清楚,只是自己沒主動開口說,就裝作不清楚,並且一直都藏在身後,默默的收拾爛攤子,總有種做了壞事被抓包的錯覺。

葉洛辰看著蕭楠傷得這麼重,早就心疼的不得了了,見她已經意識到自己做錯了,哪裡還能狠得下心來教訓,更何況現在還受著重傷,嘆了一口氣,道:「下次遇到事情的時候,別再這麼魯莽了,萬一傷著我會心疼的。就是為了我們的未來,也不要再發生像今天的事情了,好不好?」心中想著:看來以後還得好好的努力修行才行,不然說不上哪天就護不住她了。

蕭楠看不清楚葉洛辰此刻的想法,只好轉移話題道:「師叔,我保證以後不會發生今天的事情了,我們先從這裡出去吧!你的靈力還流失著呢。」

蕭楠不說葉洛辰還真沒意識到,完全把心神都放在蕭楠身上了,現在感覺到身體的靈力正在急速流失,現在已經到了元嬰中期的臨界點,再呆上一會的話,恐怕修為就會降到元嬰初期了,得趕緊出去才行。

葉洛辰沒有言語,彎身一下子就把沒有準備的蕭楠抱了起來,嚇得她驚呼一聲,趕緊抱緊了葉洛辰的脖子穩住,葉洛辰看著依偎在胸前的蕭楠,嘴角慢慢勾起,大步的向陣法外邊走去。 和舍友吃了早飯之後,一行人都是悶悶不樂的,因爲他們知道,到了教室之後,迎接他們的還是那種恐怖的紅包遊戲。

“不知道今天搶紅包之後,包蕾會讓我們玩什麼遊戲?”到了學校,胡小天皺眉說。

“反正不管玩什麼,我們都要小心一點,絕對不能衝動,我們仔細尋找的話,這些遊戲還是有漏洞的。”

張小凡輕聲的說着。

這時候,門口騷動起來,只見張花摟着周立平走了進來,這模樣很有喜感,就好像是這兩個性別換了一下,周立平是女生,張花反而是男生。

周立平眼圈都是紅的,看來是哭過,被張花摟着進來連反抗都不敢。

張花摟着周立平來到講臺,霸氣喊:“以後周立平是我的男人,誰再敢欺負他,我揍死他。”

班級裏除了有錢的宋風,慕容風和同樣是混混的王虎不怕張花,其餘人還是都挺忌憚張花的,因此大家都給面子。

隨後張花耀武揚威的摟着周立平回到座位,看周立平腳步虛浮的模樣,顯然昨天周立平沒少被張花幹!

班主任徐秀麗沒一會過來上課,她今天打扮的挺好看,穿着小裙子,走起路來屁股一扭一扭,她在同學們中間有個外號,叫大奶牛。

她開始講課,連續經過數次死亡遊戲的同學們現在哪有空學習,就連學習成績很好的蘇倩倩,此時也是無精打采,左顧右盼。

“你們到底怎麼回事?不知道你們現在是高二嗎?再這樣下去,小心畢不了業。”徐秀麗惡狠狠的訓斥了幾聲,隨後下課之後,她直接走了。

而隨着她一走,同學們手機紛紛響起。

張小凡拿起手機,果然,孫楊又發紅包了。

他搶了紅包,是22塊。

包蕾:爲了懲罰張小凡,蔣介偉和蘇倩倩昨晚擾亂有些秩序,今天給予警告。

請蘇倩倩選擇張小凡,蔣介偉任何一人,在全班同學面前,表演***十分鐘,完不成任務者,死!

“譁……”

同學們頓時竊竊私語起來。

“靠,張小凡,你們昨晚幹什麼去了?”

“是啊,爲什麼包蕾說你們擾亂遊戲秩序?”

“昨晚我們找有關於鬼的線索,看到包蕾了。”蔣介偉無力的說。

“什麼,她不是死了,你們真的見鬼了?”有女生尖叫道。

張小凡和蔣介偉無力點頭。

沈峯幸作爲班級裏最大的官,副班長,他站了起來,說道:“如今這個遊戲故意懲罰你們三個的,蘇倩倩,你……”

說完,他臉色古怪起來,主要是蘇倩倩是所有男生的女神,幾乎每個優秀或者有點實力的男子都想追求她,現在讓她和張小凡或者蔣介偉這兩個叼絲當中的戰鬥機***還特麼在全班同學面前,這讓他有些不得勁。

蘇倩倩臉紅的滴出血,一動不動。

張小凡朝蘇倩倩看去,有些不好意思,這狗日的包蕾居然讓他們這樣,這是有意讓他和蔣介偉成爲全班男人的公敵。

蔣介偉倒是一臉興奮,喊道:“蘇倩倩,我願意,我願意……”

周圍一羣人鄙視看他。

“蘇倩倩,這種事影響你的聲譽,還是不要做了。”不經常開口的慕容風說話了。

他是學校裏校草級別的人物,不太說話,人有些冷傲,但是入學以來,無數女生都暗中喜歡他,沒辦法,他家裏有錢,人又帥,自然吸引很多異性的目光。

不過所有人都知道,他似乎只對蘇倩倩感興趣,要是讓蘇倩倩和其他男人***他當然不樂意。

“倩倩你放心,你不願意,我們不會讓那兩個煞筆碰你。”宋風朝張小凡冷冷一笑。

張小凡此刻的心,幾乎都要懸了起來,昨晚他雖然和蘇倩倩的關係近了一步,可是這一次是當着這麼多人面前***這讓一直是乖乖女的蘇倩如何能接受?

張小凡不敢看蘇倩倩,因爲他怕拒絕,他怕蘇倩倩朝他投來歉意的目光,然後說對不起。

沒想到這時候,蘇倩倩快步走到張小凡面前,毫不猶豫的吻了下去。

頓時,一股甜津津的**瀰漫開來,張小凡瞬間爽上了天。

周圍同學們一片震驚,蘇倩倩竟然這麼主動。

宋風冷哼一聲,隨即想着:這個蘇倩倩被張小凡吻了,以慕容風的性格,嘿嘿,以後肯定找張小凡麻煩,而這個蘇倩倩也不再可能和慕容風在一起,既然如此,蘇倩倩,失去了慕容風的庇護,以後你將是我的。

王虎笑了一下,這下好玩了,在慕容風面前居然這樣,以後蘇倩倩和慕容風沒可能了,但我可不介意,蘇倩倩,你遲早是我的玩物。

慕容風臉色陰沉,冷哼一聲,朝窗外開去。

至於周圍的男同學,則是一臉豔羨之色,暗道這包蕾怎麼不把好事留給他們,這可是和蘇倩倩**啊,少活兩年也願意。

良久之後,蘇倩倩推開張小凡,臉紅彤彤的回到自己座位。

叮!

包蕾:完成懲罰任務。

包蕾:現在公佈搶紅包懲罰規則,搶到紅包尾數爲八的同學,互相發生肉體關係,限時24小時,未完成任務者,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