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墨道:「我不想在這裡工作。」

張凝雪道:「只要你能贏,我可以答應你離職,也不會再為難武芸和武冰冰。」

「真的?」

「我這人素來說誠信,希望你也能做到這點。」

「巧了,我做人也以誠信為本。」陳墨笑了笑,只是眼眸里卻有些凝重。

他嘴上說得輕巧,可心裡卻沒有小覷張凝雪。

畢竟這女人看起來很有自信,而且本來她的修為就比他要強,這一次比試,誰勝誰負還真不好說。

不過陳墨是不管這麼多了。

反正要是沒有這個打賭,他也得在這邊工作。

何況現在有個機會擺在面前,不管能不能贏,都是要搏一搏的。

「用高速跑,誰先堅持不住,就算輸。」張凝雪分別打開了兩架並列的跑步機。

登時,一陣馬達嗡嗡聲不絕於耳。

陳墨有些愕然。

這跑步機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而且,這跑步機一打開,連個緩衝也沒有,直接就是超高速,怎麼上去跑?

「這是專門鍛煉武者體魄的定製跑步機,你無需驚訝,更不要將這跑步機和普通的跑步機混為一談。」

張凝雪挑釁般的看向陳墨,紅唇輕啟道:「現在放棄還來得及。等上了跑步機,輸了可就不好看了。」

陳墨都不用考慮的,直接道:「誰輸誰贏還不一定,你別高興地太早了,來吧!」

「好!」張凝雪道。

「我脫掉鞋子沒關係吧?」陳墨現在穿的鞋子可是衛安靜買給他的名牌鞋,據說要幾百上千塊,要是磨壞了他可是會心疼的。

而且光腳的話反而沒有負擔,可以跑得更快。

「沒關係。」張凝雪腳下穿的是運動鞋,倒沒覺得有什麼所謂。

等陳墨準備好之後,張凝雪道:「我數一二三,一起上跑步機。一,二,三!」

兩人同時跳上了各自的跑步機。

張凝雪很快就調整了狀態,雖然雙腿飛奔跑出了殘影,但上半身卻是巍然不動,臉上的表情也沒有太多變化。

陳墨還是第一次做這種訓練,差點沒有把控好節奏,從跑步機上摔下來。

好在他的體魄強悍,加上身體本能反應極強,很快就適應了過來,開始逐漸掌握了竅門。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陳墨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臉色發紅,額頭上也布滿了汗珠。

超高速的奔跑,體力消耗極快。

而且在登上跑步機之前,他根本沒有做過任何的熱身訓練,以至於現在身體已經逐漸感覺到吃不消了。

張凝雪的情況也不比陳墨好多少。

原本她以為,沒有經過這種類型訓練的陳墨能支撐兩分鐘就算不錯了。

可現在足足過了五分鐘,陳墨竟然還能夠撐得住。

這種情況,大大的出乎了張凝雪的預料。

要知道,這超級跑步機的訓練,她做過上千遍。

現在再做,可謂是輕車熟路。

再加上她體內真力凝練,氣息悠長,修為比陳墨要高許久。

沒想到,在經驗與實力雙重佔據優勢下,竟然還不能夠強勢碾壓他。

這傢伙,體魄未免太過強悍了吧!

張凝雪暗自咋舌。

不過,她當然也沒有認輸的念頭。

這還不是她的極限呢!

又是五分鐘過去。

陳墨的臉色已經由紅轉白,身上全是汗水。

砰!

陳墨一個踉蹌,直接從跑步機上摔了下來。

他實在撐不住了。

在陳墨摔下之後,張凝雪也關掉了自己的跑步機。

「你沒事吧?」張凝雪喘著粗氣問道。

「我輸了。」陳墨躺在地上,胸口劇烈地起伏著。

「以後好好工作吧!休息一小時,等會兒正式開始訓練。」張凝雪說罷,就走進了訓練場旁邊的辦公室。

剛進辦公室,關上門,張凝雪就整個人虛脫地倒在了地上,只感覺連動一根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傢伙,實在太恐怖了。」

張凝雪一邊調息,一邊在心裡暗暗驚訝。

她剛剛調的是超級跑步機的最高速度。

一般經過訓練的內勁武者,能夠在超級跑步機的最高速度上堅持一分鐘,就已經是佼佼者了。

鮮少有內勁武者能夠在最高速度上堅持超過兩分鐘。

張凝雪所知道的,僅有兩人突破了兩分鐘的記錄。

一個,是當初還只是內勁武者的她自己。

另一個,就是陳墨了。

即便是現在成為了崩勁武者,張凝雪的最高記錄,也不過是十一分鐘。

而陳墨目前只是內勁武者,體魄竟然跟她這個崩勁武者有得一拼……這簡直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可以說,今天這場比試,張凝雪是拼盡了全力,才勉強拿到了勝利。

要是陳墨再堅持個一分鐘。

那張凝雪還真有可能支撐不住,輸掉了比試。

到那個時候,到手的精英人才可就飛走了,而且她的難言之隱,也沒法根治。

「幸虧贏了。」張凝雪閉上了眼睛,一邊調息,一邊休息。

一小時后。

陳墨從地上爬起來。

經過調息,他倒是恢復地差不多了,就是雙腿有些發酸。

沒辦法,經過這麼高強度的運動,雙腿沒有廢掉,都算是他厲害了。

陳墨剛穿好鞋子和衣服,張凝雪就過來了。

她已經穿上了外套,整個人看起來嚴肅而又冷酷。

「陳墨,你的第一個訓練,就是體力和耐力的訓練。」

張凝雪頓了頓,又接著道:「訓練目標,在超級跑步機最高速度下,堅持二十分鐘。」

她本來是想說十五分鐘的,可話到嘴邊,她卻忽然覺得這目標貌似有點低。

畢竟陳墨第一次訓練,都能夠跑個十分鐘。

誰知道後面他可以跑出什麼成績呢!

所以,張凝雪直接給出了二十分鐘的標準。

一方面,她是為了磨練陳墨。

另一方面,她也是想看看,陳墨到底還有多大的潛力。

「二十分鐘!你開玩笑吧?」陳墨表情誇張的道。

他堅持十分鐘都覺得快死了,二十分鐘,那不是要他的命么!

「我從不開玩笑。」

張凝雪板著臉,一臉正色道:「另外告訴你一件事,只有通過了所有的訓練,才算是正式員工,否則充其量只是個實習生罷了。實習生是沒有工資和福利的。」

「那後面還有多少項訓練?」陳墨問道。

「唔……一百多項吧!」張凝雪道。

「老子不幹了。」陳墨直接道。

「這就是你說的誠信為本?」張凝雪發出一聲冷笑,配合著她那冷酷的眼神,嘲諷值飆升十倍。

「我……」陳墨語噎。

「專心訓練吧!」

張凝雪說道:「就算你不為了組織,也要為了武芸和武冰冰吧!她們招惹的仇家,遠比你想象中的要可怕。」

陳墨道:「你們不也是她們的仇家嗎!」

張凝雪道:「我們要是她們的仇家,會這麼輕易地放了她們嗎?」

「那你說的是誰?櫻花社嗎?」

「櫻花社想要的人,是武冰冰。」

「他們為什麼要抓冰兒?」陳墨皺著眉頭問道。

「一般情況下,超能者都是在成年之後才覺醒的,而武冰冰剛生下來,就能夠施展超能,而且還是極其珍稀的治療能力。」

張凝雪清亮的眸子看著陳墨,輕聲道:「據說,武冰冰這個能力若是發揮到極致,可以讓人返老還童,長生不死!」

長生不死……

陳墨滿臉愕然,「冰兒的能力,真的可以讓人長生不死?」

「只是傳說。」

張凝雪撫了一下耳邊的髮絲,接著道:「可是,到底是真是假,不試過,又怎麼會知道呢?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櫻花社的人要抓武冰冰了吧!」

陳墨點點頭,算是明白了。

雖然說返老還童,長生不死什麼的,聽起來有些假。

可正如張凝雪說的那樣,不試一試的話,又怎麼會知道呢!

所以那些大勢力,才會想盡了手段,要來抓武冰冰。

「等等,你剛說武芸她們招惹了可怕的仇家。那些仇家也是沖著冰兒來的?」陳墨忙問道。

「武家有一份寶藏地圖,還擁有開啟寶藏的鑰匙。」張凝雪說到這裡,就止住了話題,「剩下的,就是你暫時不能知道的機密了。總之,你只需要知道那寶藏很誘人,而寶藏地圖和鑰匙都在武芸手裡就行。」

「那你們之所以把武芸和武冰冰囚禁起來,就是想從她嘴裡知道關於寶藏地圖和鑰匙的消息?」陳墨道。

「沒錯。」張凝雪點了點頭。

「那你們跟那些大勢力有什麼兩樣!」陳墨生氣地說道。 「我們會在合理合法的範圍內審問。」

張凝雪淡然地說道:「若是武芸被其他勢力給抓去,就算不被剝皮抽筋,也肯定會被嚴刑拷打,極盡羞辱。這就是我們跟其他人不一樣的地方。」

確實。

別的不說,要是武芸落在五毒門或者櫻花社的手裡,怕是不可能這麼輕易得救。

而落在張凝雪這邊,武芸和武冰冰除了被限制人身自由之外,倒也沒有受過多少虧待。

這點,陳墨還是比較認同張凝雪的說法的。

「好了,你想知道的我差不多都告訴你了,現在好好訓練吧!」

張凝雪撇了他一眼,又道:「如果你想保護武芸和武冰冰,那僅有現在的能力是不夠的。只有變得更強,才能守護自己的親人和朋友。」

「只有變得更強,才能守護自己的親人和朋友!」

陳墨默念了一句,只覺得鬥志昂揚,渾身熱血彷彿都沸騰了起來。

……

接下來的日子,陳墨變得忙碌了起來。

他不僅要給簡詩琳,冷清和蘇薇等人做治療,還得陪著明雨卿下上班。

下了班之後,他便直接跑到基地,開始高強度訓練,直到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才回來。

好在每天陪著明雨卿上班期間可以眯眼休息一下,否則陳墨還真的扛不住。

這樣過了一個月。

蘇薇體內的毒素被徹底清空,完全恢復了過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