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選根本不想聽他說。

砰的一聲。

一字型到刀疤臉的手,直接被陳天選捏碎。

他倒在地上,瘋狂的吼道。

「啊啊啊啊!」

「我的手!!」

「媽的!!!你在做什麼!!!」

一字型刀疤臉狠狠的吼道。

陳天選揉揉頭。

很多事,他還想不起。

記住網址et

剛才的所有動作,全都是靠他意識里,自己動的。

他只是冷冷的說道:「現在是我記憶不太好,只能靠直覺對你動手。按照我正常的樣子,應該不是這樣。」

刀疤臉躺在地上哀嚎,吼道:「媽的,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就知道使用蠻力!別用記憶不好來搪塞,老子不會放過你!」

陳天選依舊沒當一回事,輕哼一聲。

「我是說,如果我正常的時候,你應該連臉上留刀疤的機會,都沒有!」

「今天,算是憐憫你!」

「滾!」

那氣場,全場震撼。

特別是岳珊珊!

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在沙灘上。

撿了一個這種玩意?

他的眼神,他的一舉一動!

如同神明!

但刀疤臉不信邪!

他更不可能輸!

他捂著自己的手,猛退兩步。

隨後大吼道:「都,給老子上!!一個,不要給老子留!!這兩個,都給我弄死!」

在酒店下面,至少有數十人。其他人,全都被刀疤臉用去追那對母女。

刀疤臉一聲令下,那些人全都衝上去。

人群如泥流,吞噬一切。

他們瘋了!

所有人靠近的瞬間。

突兀的。

陳天選,再次睜開眼。

一個身影閃過,醫神不在。

殺神已至。

一分鐘不到。

數十個呼吸內。

那些人,全倒。

現場,哀嚎遍野!

陳天選萬花叢中過,雨露均不沾。

泰山少百丈,依舊傲視五嶽。

岳珊珊真的看傻眼了,她第一次見到這麼恐怖的男人。

「你,你……身手這麼好?」

「你,到底是是誰啊?」

陳天選沒解釋,他自己也想不起來。

剛才的一切,都是他條件反射做出來的。

刀疤臉看到陳天選的屠戮現場,真的懵逼了。

他第一次看到這種場面。

臨海市,乃至整個東海。

有這樣的人?

難道,他是從外地來,追查那對母女下落的?

十億啊!

絕對不能落入別人的手裡。

刀疤臉扭頭就跑。

他要回去。

要把這件事,告訴東海市地下世界。

刀疤忍著劇痛,朝另外一個方向跑去,越跑越快。

岳珊珊見狀,忙問陳天選:「別這樣讓他跑了!」

陳天選絲毫不在乎。

一隻螻蟻,他都不用看。

他只是看著岳珊珊的身上,兩處中彈。

「你受傷了,我幫你。」

岳珊珊一臉嫌棄,說:「你幫我什麼你幫我?」

陳天選看著彈孔,看著血跡。

似乎想起什麼。

「我,應該是個醫生!而且,是個神醫。」 轟!

一個巨大無比的六芒星陣衝天而起,直接破了段牧天的黑氣領域,直上雲霄。

遠遠看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倚帝山在山巔開啟了一個小型傳送陣。

陣中,幾人此時受到了難以想象的限制,那六芒星陣彷彿是一個沒有底線的重力吸盤,將幾人死死吸附在了地面,動彈不得。

徐越滿腔憤恨,先是一腳將唐標踹得半死,又一拳打得麒麟子咳血不已,再一掌打爆了段牧天,隨後挺起鳳血槍,向著宗擎的眉心直刺而去!

方才就是他,傷了蕭護和那藍色短髮女子!

「開!」

宗擎一聲怒喝,渾身金髮如同狂蛇亂舞,像一條條靈活的手臂,擋在了面門前,在槍尖即將刺穿眉心的時候,堪堪擋住了這一擊。

唰!

身後又有風聲響起,徐越這才在感知中發現,魔姽已經消失在原地了。

但無礙,他的後背,如今已經有了戰友。

啪的一聲,魔姽剛剛出手的小魔短匕就被一隻大掌拍飛,隨後她看著不知什麼時候來到身旁的褐色短髮,額綁頭巾的男子,紫色瞳孔有些驚訝。

「還想以多打少呢?」

齊緣冷笑,一把抓住魔姽的藕臂,往自己一拉的同時,一拳狂暴轟出!

砰!

然而,雖有宏大的打擊聲響起,齊緣卻微微皺眉,因為他清楚的感覺到,自己一拳打空了。

果然,前方魔姽的身軀漸漸化為一團魔氣消散,又在不遠處重新凝聚,黑色短裙飄舞,消失在陰影之中。

前方,段牧天也第一個掙脫了六芒星陣的束縛,黑龍劍揮舞,竟直接將六芒星斬落了一角,強橫的離譜!

雖然在下一刻,六芒星陣重新補全,但幾人的實力已經讓剛剛趕到現場的齊緣非常詫異了。

「老大!」齊緣凝重,縱身向幾人攻去,同時轉頭看了眼徐越。

「嗯。」

徐越點頭,兩人默契無比,就算百年不見,也根本不用說太多,瞬間明白了對方的心思。

二人一前一後,齊緣迎向了陣中數人,以一敵眾,徐越則飛速後退,先是一記天堂之拳解救了玄火馬,隨後又閃身到了蕭護身邊,用手在他鼻尖試探了一下,大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死。

「喂!你都不先來管我!」一旁突然有委屈的聲音傳來。

徐越轉頭,便看到藍如煙鼓著氣,像個包子一樣看著自己。

「抱歉。」

徐越心中微動,一邊扛起蕭護,隨後來到藍如煙身邊,另一手將她扶了起來。

「嘻嘻。」

耳邊傳來得逞的笑聲,徐越一愣,還沒轉頭看去,只覺得一陣微風吹過,眼角藍光一閃,一隻如蔥般的玉指就突然出現在嘴前,趁他還沒注意,直接將一粒冰涼的藍色丹藥塞進了他嘴裡,親手餵了下去。

「快吃下去。」

徐越轉頭,就看到女孩眨著美眸,對著自己笑,眉毛細長如柳葉,彎彎的眼睛像月牙,如同春風甘泉,甜潤了他的心。

那模樣,還真有點像小時候的藍如煙,這麼可愛,不愧是她妹妹!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