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子翔一驚道:「王將軍,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不是剛剛才打了勝仗嗎?現在怎麼好好的要突圍?外面可全都是鬼子啊,我們從哪裡突圍可都會遇到鬼子的啊!」

王明宇道:「這個請陳科長放心,一切我都安排好了,我就問陳科長是不是願意突圍?」

陳子翔猶豫了一下道:「可是上峰的命令…」

王明宇很爽快的說道:「這個我幫你們兜著…」

陳子翔弱弱的問道:「寶山要失守了?」

王明宇毫不避諱道:「現在是沒有,但是不代表以後沒有,最多還能堅持一到兩個星期。到時候想突圍的話,也得聽天由命了。」

陳子翔道:「可是外面…」

王明宇臉色一沉道:「身為黨國軍人,難道這麼怕死嗎?」

陳子翔臉色頓時很難看,畢竟怕死是真的,但是說出來就沒意思了,陳子翔強裝笑容道:「王旅長哪裡話,我只是為了保證那些記者的安全…」

王明宇冷哼一聲道:「你們隨時準備突圍,東西都給我收拾好!到時候不要丟三落四的就行了。」

陳子翔恩了一聲沒有再說話,畢竟他還是很有城府的。不過這個仇算是記下了,有些人就因為一兩句得罪了他,可能會記恨一輩子,恰巧陳子翔就是這種人,而且陳子翔的的背景還是可以的,雖然大風大浪做不起來,小風小浪還是可以搞一搞的。

王明宇忙完了這些事情之後,就開始回去睡覺了畢竟已經差不多兩天沒有合眼了,而且今天又經過了一場惡戰,身心俱疲,必須好好的休息一下啊,現在日軍的參謀長正好在這,日軍要是不想談判被的更加被動的話,應該不會貿然發動進攻的。

而與此同時的日軍師團指揮部內。

杜偉對著背著身的男子點頭哈腰道:「師團長閣下,我真的沒有騙您,我們杜家早就和皇軍開始合作,一直都是本著誠信的原則。」

寶宗武中將轉身道:「318旅真的是請片村參謀長討論問題的?而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杜偉狠狠心道:「師團長閣下,我可以拿性命擔保,何況那個王旅長也說了,要是他想殺片村參謀長也不需要如此的大費周章!只需要…」

寶宗武露出微笑點點頭道:「你,很好!」

杜偉諂笑道:「一切都是皇軍栽培的好!」

寶宗武道:「那支那軍那邊有沒有什麼意向?比如說同意或者有什麼其他想法?」

杜偉道:「師團長這個我還真不知道,不過318旅的旅長說再談,這個事情他們內部也需要商量著來,我估摸著怎麼也得談個兩三天才有結果吧。這個你知道…」

寶宗武點點頭道:「恩,你們中國的官場文化還是很深的。這個我完全可以理解,這樣吧,這次你再去的話,給我帶話給片村參謀長,只要支那軍同意撤軍,我們不惜一切代價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滿足他們!」

杜偉道:「啊,嗨!太君!」

杜偉帶著寶宗武的命令又離開了日軍的駐地,現在他可是滿懷信心而去,不惜一切代價,沒有比這更好的條件了吧?不過杜偉還是有點觸王明宇,畢竟這傢伙的女人被他哥搶走了,現在自己…又是敵軍的翻譯官。這個要是被發現自己還有這麼一層關係在這裡面,會不會扒皮點天燈都實在是不好說啊。

一切都是那麼平靜的發生著,但是令寶宗武沒有想到的是,居然還有一支小股部隊潛伏在寶山縣城周圍,等待著夜幕的降臨。

PS:今天小封推,雖然俺有點感冒,咱也不能丟份,繼續一萬二!給朵花花吧,阿門! 入夜,寶山縣城已經被濃濃的夜色環繞,遠遠看去只有零星的火光支撐著整個寶山縣城,否則整個寶山都會向一座死城一般。不過寶山內部可不是這麼的漆黑一片,整個內部在一段區域內都安排了一些火把什麼的,以供一些特殊情況的需要。

野上滄狼這回是駕輕就熟了,得知西城門的今天經過了一場慘烈的大戰,野上滄狼心中想到西城門那邊肯定是防守相對薄弱的地方。而且現在估計支那軍肯定也防止自己偷襲他們。不過即便是這樣,野上滄狼也不大看得起這些非專業出生的支那軍特種小隊。

野上滄狼可是柏林軍事學院的高材生,特種作戰可以說是最早接觸的一批人也不為過。這樣的情況下,自然對自己信心十足。上次行動簡直是如入無人之境,更是讓野上滄狼對於318旅直屬隊有了一種主觀意識上的認知,那就是太弱。

在寶山縣城的行動中,居然損失了一個小隊的兵力,讓野上滄狼心中不僅有點鬱悶,畢竟培養暗夜小隊的代價非常的高。野上滄狼覺得自己非常的倒霉,為什麼什麼事情都能被自己給遇到。可以說帶去的第二支暗夜小隊的覆滅絕對是無妄之災。怎麼就這麼相信第十一師團的那些人呢?居然連師團軍火庫都能被支那軍給炸了,他們還有什麼做不到的事情嗎?如果說現在他們集體投河自殺,野上滄狼也絲毫不會在懷疑了。

這次野上滄狼可是帶了三個小隊,九十名暗夜大隊成員。這種陣容配置可以說相當的強大了。而且有了上次指揮經驗的野上滄狼根本就不需要在引起雙方交火,就帶著一眾人馬悄悄的潛入了寶山縣城的內部。西城門的守軍雖然也很嚴,但是和野上滄狼小隊的人馬顯然不是一個檔次的。野上滄狼他們成功的避開了城門守軍之後,他覺得自己已經成功了一半了。

由野上滄狼帶路,這近百人的規模也著實有點大了。野上滄狼把這些人分成了三部分。第一小隊和第二小隊負責和他尋找敵軍指揮部,留下一撥人準備接應。

野上滄狼自以為自己做得是神不知鬼不覺,只是他不知道,在旅部周圍已經有著大量的直屬隊隊員在暗中保護著旅部的安全。可以說是一公里範圍之內所有的危險都必須排除。不過此時的野上滄狼還沒有進入直屬隊的視線範圍之內,因此他才感覺一切都很順利。

野上滄狼以及跟著他的暗夜小隊成員是左顧右盼,很希望下一刻他們的眼中就出現支那軍的指揮部或者他們的軍火庫,那這功勞就立的太大了。以前他們還不知道這個318旅是如何如何的厲害,不過現在野上滄狼知道,即使特種作戰318旅比之自己的暗夜小隊弱,但是大規模作戰中,318旅的戰鬥力竟然絲毫不亞於大日本帝國的常設師團,這實在是太讓人驚訝了。這樣的事情在整個大東亞也只有這一個特例。 高冷BOSS限時逼婚:纏吻99次 現在誰看見大日本帝國的常設師團不跑的?也就這個318旅能已少量的人數和常設師團抗衡。

如果能夠消滅這支目前唯一對戰帝國士兵戰果輝煌的部隊指揮官的話,那麼帝國的勳章肯定是有了。如果能夠炸掉他們的軍火庫的話,那麼帝國的勳章也會有。反正只要你敢立功,帝國就敢給你勳章。而且以後的待遇只會越來越好,說不定還能提前進入將軍生涯。野上滄狼心中不僅又開始興奮起來,一切的一切就看今晚的了。

「第一小隊、第二小隊,這次我們的任務很重,大家到時候要細心謹慎,一旦遇到什麼危險,立刻先退回去。」雖然野上滄狼心中立功心切,但是至少還沒有被理智沖昏了頭腦。

暗夜的人集體做了個好的手勢,然後開始深入寶山縣城內部,繼續尋找他們的目標。他們此刻把整個寶山縣城當成一個狩獵場,而他們覺得自己就是獵人的角色。

殊不知,當他們深入寶山內部的時候,他們已經變成了獵物。林文看著遠處一群人在黑暗中不斷的摸索前進,立刻提醒道:「全體注意警戒。」,一個又一個的手勢開始傳遞了起來。

眾位直屬隊隊員的精神一振,暗道:「有情況,嘿!」

果然不出眾人所料,一群小股日軍正在往旅部的方向走去。

林文讓眾人示意,保護好旅部,讓日軍小隊深入進來,然後一舉殲滅之。

野上滄狼哪裡知道現在他們已經被盯上了?不過野上滄狼等人還是很小心的,一般都是路過有掩體或者民房的地方,即便被發現了,也是有一定的抵抗能力。

不過當野上滄狼看見上回他們被炸毀的旅部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的時候,整個人都恍惚了一下。野上滄狼指了指318旅的旅部,愣是半天也沒有說出話來。這個地方他太熟悉了,這是他們第一次行動立功的地方。怎麼現在會變成這個樣?怎麼會?怎麼可能還好好的出現在自己的眼裡?野上滄狼的眼神中充滿了不信。

就在野上滄狼質疑的時候,槍聲卻是想了。野上滄狼的暗夜一瞬間就損失了9名隊員。

「不好,中埋伏了,快撤退!」野上滄狼一聽到槍聲的第一反應就是一個驢打滾往旁邊的掩體一躲,然後大聲的對著自己的暗夜叫道一個暗夜小隊的隊員剛想先探路撤退,可是剛站起來之後卻被子彈打了個稀巴爛。恩,就是稀巴爛,因為他的臉上和身上至少有十餘處彈孔。野上滄狼看著這個在自己旁邊倒下去的暗夜小隊成員冷汗直流,對著其他暗夜小隊的成員道:「勇士們,我們被包圍了,現在我們跟他們較量一下,看看他們到底有多少貨?」

於是野上滄狼身先士卒,開始利用他的所學和直屬隊的成員開始了一番較量。

但是想法歸想法,真正靠的還是實力,原以為自己把別人當獵物,而現在卻是變成了別人把自己當獵物,這種心理落差一時半會還是很難反應過來的。

野上滄狼身手很是不賴,他很快的就判斷出一些射擊的方位,現在他必須給這些被包圍的暗夜小隊的人建立一點信心,所以野上滄狼拿著狙擊步槍,很快的就準備出動,他十分自信自己的實力。

過了大約一分鐘左右,野上滄狼終於等來了他盼望已久的機會,他的方向是旅部內一個拿著槍的人,這是他剛剛一眼掃描掃過去的人,印象特別的深刻。

這人其實不是直屬隊的成員,而是軍統上海站派來保護孫雪等人的郭仁傑,郭仁傑原本是來旅部有點事,但是突然聽見槍聲,他就直直的拿著槍往野上滄狼這邊射擊。

野上滄狼看著那個被打的稀巴爛的暗夜小隊成員,看著子彈的殺傷力已經判斷出很有可能是支那軍的特種部隊,所以這次他想看看支那軍的特種部隊是什麼實力。

野上滄狼一氣呵成的動作,讓直屬隊的隊員們也感嘆,這小鬼子的實力還是很不錯的啊,野上滄狼從瞄準到射擊僅僅用了一秒鐘的時間,槍聲一響,野上滄狼立刻隱蔽換了個位置。如果是白天眾多狙擊手瞄準的話,野上滄狼剛才那一下就能要了他的命。但是黑夜帶來的困擾就是人的反應速度也隨之下降。

野上滄狼剛剛趴下,他的周圍就想起了一串子彈的生意。而對面想起了一聲嚎叫聲,顯然是有人中彈卻是沒有死去。

郭仁傑中彈的位置在心臟部位,可是郭仁傑天生心臟就與別人長得相反,因此強大的穿透力,使得他現在躺在地上,卻是沒有立刻死去。

直屬隊隊員觀察了一陣之後,也是暗自偷笑,這是軍統站的人,死了也是白死。誰讓他這麼倒霉呢?時間飛快的過著,日軍的暗夜小隊開始有效的組織起了反擊。

日軍想著按照道理來講的話,如果支那軍的特種作戰大隊就是剛才那個水準的話,他們的實力完全可以壓倒性的勝利。不過日軍著急的是一旦支那軍的援軍到來,他們將如何撤退。

其實王明宇早就下過命令,日軍小股部隊過來的話,直屬隊負責消滅,其他軍隊該幹嘛幹嘛,這些人對付直屬隊傷亡肯定很大,但是他們屠殺普通士兵的能力,王明宇也知道。至少他們消滅一兩百肯定沒有問題。所以何必要搭上這一兩百兄弟呢?

當然日軍肯定不會知道,他們根本沒有被包圍。現在野上滄狼知道,被發現之後無論什麼計劃都不可能實施了。現在他希望的就是他的小隊能竟可能多得帶回去人。

野上滄狼剛才一槍打死一個,現在信心也是滿滿的。畢竟支那軍特種部隊如果不堪一擊的話,那麼對於他們的突圍肯定是很有幫助的。

PS:先發一章,今天至少三更,或許有更多! 可是野上滄狼自己都覺得心裡有點矛盾,剛才那個想探路的士兵,剛站起來一下就被打成了篩子,而自己開槍之後,僅僅不到半秒的時間,周圍全是子彈射過。這樣的槍法已經想當不錯了。為什麼自己一槍就結果了對面的那個支那軍特戰隊員呢?想不通的野上滄狼心中也是鬱悶不已,畢竟這關係到自己小隊的存活問題,所以只能再次打響了戰鬥。

野上滄狼沒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小隊在和支那軍小隊交手的時候,已經損失了近二十名隊員。野上滄狼心中那個疼啊。這些都是他認為的精英啊,這才是他們第一次的戰鬥,損失就如此的慘重。

野上滄狼心中只想著給自己的隊員報仇了,現在的他猶如暴怒的猛虎,心中充滿了憤懣,野上滄狼端著狙擊步槍,小心的尋找著機會。

但是他剛剛想露頭,一聲槍響,一顆子彈撞擊石頭的聲音就在他的旁邊想起,野上滄狼又急又怒,現在他才知道,剛才那個被打死的,可能是自己運氣也很好,那人根本沒有防備。

一個暗夜的隊員對著野上滄狼道:「隊長,支那軍的槍法太准了。」

野上滄狼無奈指了指對面的巷子道:「我們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衝到那個巷子裡面,現在不清楚外面的支那軍有多少,火力配置怎麼樣?」

這個時候外面聽到了喊聲,而且用得是純正的日語:「裡面的日本兵聽著,你們已經無路可逃了,現在命令你們繳械投降,否者定當將你們殺個乾乾淨淨!」

野上滄狼冷哼一聲道:「帝國的勇士們,別聽他們嚇唬,咱們暗夜也不是被嚇大的。他們的實力與之我們可能還略有不及,只不過他們的人數眾人而已。現在我想我們掩護撤退。這樣,第一小組機槍掩護,第二小組撤退,然後交替掩護撤退。聽明白沒有?」

暗夜所有的人都做了個OK的手勢,然後日軍那邊的輕機槍就開始掃射,日軍開始掩護撤退。還真別說,日軍這樣的撤退方式是有效果的,只不過他們不知道埋伏在四周的直屬隊隊員有多少,日軍剛剛退入到這個巷子裡面的時候,直屬隊的槍聲就想起,瞬間又有幾個暗夜的隊員倒下,現在暗夜的人根本不清楚外面的情況,支那軍的火力配置、人數、極其藏匿地點都是一無所知。

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只能被動挨打。野上滄狼雖然心中焦急但是也不慌不忙道:「迅速撤離,不要管死去的人。」

說完,野上滄狼又如鬼魅般的開始他的逃亡命運。眾人看到自己的隊長都已經跑了,現在不跑更待何時?而此時野上滄狼雖然逃著,但是心中也是很焦急,因為他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就隱藏著支那軍的人,所以現在他只能聽天由命。

畢竟是受過正規訓練的,野上滄狼等人的逃跑方向就是西城門,但是他們逃跑的方式讓直屬隊的隊員們很難瞄準,他們都訓練過躲避狙擊手的訓練。

現在的野上滄狼身邊已經不足二十名暗夜的人員了。這些能夠存活下來的,自然是暗夜的精英中得精英了。他們能夠在正面戰場上對敵直屬隊,已經屬於很不錯的。

野上滄狼深知,這樣逃下去自己根本沒有可能跑出支那軍的包圍圈,於是說道:「你、你、你帶著其餘人先跑,我帶著剩下的十個人先抵擋一下支那軍的進攻,記住,一旦到了西城門立刻撤退。」

一個暗夜的小隊長道:「隊長,還是你先撤退吧,暗夜沒有誰都可以,就是不能沒有隊長您?我們的一身本領都是隊長教給我們的,現在我們是到了還給隊長,為天皇陛下盡忠的時刻了!」

野上滄狼剛想開口,其餘的幾名暗夜隊員已經拉著他開始走了,而留下的暗夜成員並不僅僅是十名,而是十六名。只有四個暗夜隊員拉著野上滄狼開始往西城門方向撤退了。

暗夜的一個小隊長開始了他們的反擊,直屬隊隊員沒有想到跑著跑著日軍竟然停了下來,這寶山縣城的彎彎繞實在是太多,使得原本已經處於包圍圈的日軍,竟然逃了幾個人。

不過唐風等人已經帶人去追了,而林文等人還是跟著日軍暗夜小隊在對峙著,畢竟都是經過特種訓練的,雖然有差距,但是這些差距也不是沒有彌補的可能性的。這不是武林高手過招,你強就是強,這是熱兵器時代,就算你再強,被子彈打中一樣要掛的。

暗夜小隊的殊死一搏,確實收到了效果,他們的人已經開始有序的組織了反擊。而此時暗夜的成員已經穩定下了心神,開始發揮了他們真實的實力來了。

一個暗夜小隊的隊員瞄準著前方,尋找著戰機。終於在他的等待的視線中出現了一條身影,「砰」的一聲槍響,那條身影一滯,但是很快又沒入了夜色中。這名暗夜的隊員心中喟嘆,直叫可惜。他感覺到他已經打中了,但是想不通那人怎麼還能夠行動如此的迅速。

這個暗夜小隊的人打中了沒有?確實打中了,只是高速行徑當中,他無意中打中了直屬隊隊員的胳膊,那名直屬隊隊員忍著劇痛,躲到了一座房子的後面。

這名暗夜小隊正在搖頭的時候卻是沒有發現,另一端一個槍口正在森然的對準著他。

這名暗夜小隊的成員最終倒在了另一名直屬隊隊員的槍口之下。

在經過了長達半個小時的對峙之後,最後的日軍暗夜小隊只剩下那個小隊長一個人,這個小隊長看著周圍的戰友全部被殲滅,心中不僅有點黯然,索性就把槍往頭上一舉,然後做了個投降狀走了出來。

真的是投降嗎?肯定不是,自從他們加入暗夜的第一天起,野上滄狼的教導中絕對沒有投降這兩個字。這名暗夜小隊的隊長只是好奇自己的對手,想目睹一下對手的樣子。

林文等人看著這名已經繳械的暗夜小隊成員,也是慢慢的從黑夜之中走了出來,一併走出來的還有近三十名直屬隊隊員,這次直屬隊隊員的的戰績是輝煌的,他們僅僅有一人受傷。那個被打死的郭仁傑卻不是他們直屬隊的。

暗夜小隊長平靜的問道:「你們誰是最高指揮官?」

林文站出來道:「我,318旅警衛營營長!」

暗夜小隊小隊長驚訝道:「閣下還真是年輕!這次行動失敗,我最後只想見見我們是敗在了誰的手裡?」

林文反問道:「報上你們的組織或者番號!」

暗夜小隊小隊長點點頭道:「大日本帝國暗夜大隊第六小隊隊長!」

林文嘖嘖道:「沒有想到你們小鬼子居然還有這麼支部隊。」

暗夜小隊長也是同樣搖搖頭道:「我也沒有想到在支那,竟然能有如此強悍的你們存在。看來我們的隊長輕敵了。」

林文笑著道:「閣下現在是準備投降了?」

暗夜小隊長道:「雖然在槍法上面你們勝了我,但是我同樣想領教一下閣下的武力。閣下敢不敢與我徒手生死一戰?」

旁邊一名直屬隊隊員道:「你還能在不要臉點嘛?」

這個暗夜小隊長驚嘆這直屬隊說的日語居然這麼溜,心中微微感嘆一下然後道:「我知道這個請求很過分,但是我作為一個要求。答應不答應自然不再我的考慮範圍之內。如果你們不答應,儘管一槍解決我好了,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林文一笑道:「有點意思啊,這小鬼子還知道用激將法。不過,不管你激將不激將法,我都給你這次機會。」

一個直屬隊隊員道:「隊長,我來!」

林文看了看道:「恩,小心點!」

林文轉身又對著暗夜小隊長道:「先搜一下身,沒有意見吧?」

暗夜小隊長無所謂的搖搖頭道:「沒有意見。」,接著在這個暗夜小隊的小隊長身上搜出了七七八八的東西大概有十來樣。

暗夜小隊看了看道:「現在可以開始了吧?」

林文點點頭。暗夜小隊長就開始和這名直屬隊隊員開始了交鋒。暗夜小隊長上來先是一個側踢,緊接著又接一個直踹,被直屬隊的隊員防守下來之後。又是一連套的動作,看來這個小隊長要比武也是對自己有著強大的自信。

但是直屬隊的隊員幾乎都學過最簡單最實用的擒拿格鬥,這個直屬隊的隊員是在等待機會。果然進攻了一會的暗夜小隊的小隊長心中憤憤不平,攻擊了這麼多下居然一點傷害都沒有出現。一個愣神的功夫,他的手腕就被直屬隊的隊員給按住,緊接著直屬隊的那名隊員一個側拉,接一個背摔。只聽到嘎嘣一聲,緊接著轟的一下,這個暗夜小隊的小隊長右胳膊就脫臼,重重的被摔在了地上。不斷的低聲哀嚎著。

林文等人拍了拍這個直屬隊隊員的肩膀道:「沒給咱丟人啊,呵呵!」

在這名暗夜的小隊長的自殺下,旅部周圍的日軍暗夜小隊全部清除成功。共殲敵五十六人!繳獲物資無數。 野上滄狼卻始是在唐風等人趕到之前就離開了寶山縣城,這次行動徹底的已失敗而告終,但是這件事情卻是遠遠沒有結束。

日軍師團指揮部內,寶宗武中將剛剛熟睡,卻聽到了一陣槍聲。在這黑夜之中這槍聲是那麼的刺耳,也是寶宗武現在最不希望聽到的一樣東西,畢竟現在正在他計劃的關鍵時刻,怎麼可能允許別人肆意破壞呢?

但是寶宗武現在不明白情況,也只能起來悶聲詢問是什麼情況,可是現在哪裡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寶宗武以為是東南北三個城門開火,但是沒有得到自己命令的情況下也不可能這樣。何況如果真正的兩軍交戰也不是這麼個規模,這個規模顯得又有點小了。

寶宗武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到是誰?開始他想到了野上滄狼,但是想想又給否定了,畢竟野上滄狼昨天才去的司令部,今天都沒有看到他,他哪裡來的兵?寶宗武想想又覺得很氣惱,如果這件事情讓支那軍本來搖擺不定的情況下改變主意的話,那麼他一定活剮了這人。

野上滄狼心情沉重的走到了寶宗武中將的指揮部內,寶宗武一看一愣,然後道:「野上君?你這是?」,同時寶宗武心中也突然想到這一種可能性了。

野上滄狼道:「剛剛我們偷襲支那軍未果,損失慘重!近兩個小隊的暗夜被支那軍消滅了!」

寶宗武氣極反笑道:「自己無能還在這垂頭喪氣的給誰看?難不成你想我安慰你嗎?哼」

野上滄狼沒有想到寶宗武會是這麼一個態度,於是道:「師團長閣下難道因為我有什麼不妥之處嗎?」

寶宗武狂笑道:「不妥之處?這整個寶山縣城的總指揮是誰?是你野上滄狼嗎?你充其量不過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旗子罷了,成功了固然好,沒成功也影響不了大局。」

野上滄狼本來就受到失敗的打擊,在加上寶宗武的刺激竟然啞口無言,野上滄狼感覺到一股腥味正從他的嗓子眼要噴出來,野上滄狼握緊了拳頭,努力的把這口氣咽下去道:「師團長既然失敗,我無話可說!」

寶宗武冷然道:「無話可說?一句無話可說就完了嗎?你事前問我嗎?你知道你的行為會讓我的整個計劃泡湯嗎?你知道參謀長片村四十八大佐正在和支那軍談判嗎?你什麼都知道!你只想著表現,你只想著立功。你只為了你自己的那一點榮耀!混蛋、白痴!給我滾」

野上滄狼一愣,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不過野上滄狼也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傢伙,開口道:「我的命令是直接請示的松井石根大將。好像他才是整個淞滬戰場上的最高指揮官吧?」

寶宗武被野上滄狼氣的說不出話來,支支吾吾了半天道:「你…你…給我滾!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你不是很能耐嗎?不是看不起支那軍嗎?怎麼灰頭土臉的回來了?帝國花那麼多錢就養了你們這一群廢物。」

野上滄狼現在知道寶宗武因為什麼而生氣,最重要的就是沒有和寶宗武事先通氣,如果在平時也就沒什麼了,可是現在寶宗武正在進行著一個什麼計劃,野上滄狼誤打誤撞正好破壞了寶宗武的計劃,寶宗武如何能夠平靜的面對而不生氣呢?正因為如此,寶宗武才會如此的失態。寶宗武也是因為第十一師團遭受了巨大的打擊,心中的怒火無處發泄,眼看他新的計劃又要開始實施,這個時候被人破壞,可想而知心情十分的不爽。

野上滄狼直愣愣的看著寶宗武,畢竟寶宗武作為帝國的師團長,地位還是相當高的。何況野上滄狼這次失敗了,如果成功了的話,就算破壞了寶宗武的計劃也無所謂。因為他的軍功早就在手了,也不需要在看寶宗武的臉色,可是現在…寶宗武也知道野上滄狼說的請示了松井石根大將肯定不會撒謊的,所以現在更是有力氣沒出發。這個時候只能找來杜偉。杜偉準備明天早上直接去寶山縣城的,但是由於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所以寶宗武只能連夜把他叫過來,最好是能連夜過去解釋一番。

杜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被寶宗武連夜召見,心中自然想法多多,見到寶宗武一臉陰沉,杜偉心中咯噔一下,但還是很客氣的說道:「師團長找我有什麼吩咐?」

寶宗武開口道:「杜翻譯官請坐。」

杜偉一聽鬆了一口氣道:「師團長我站著就成。」

寶宗武也沒有跟他客氣,把來龍去脈稍微講了一下之後道:「杜翻譯官,這次片村參謀長很有可能深陷險地,這次我希望你能連夜趕過去幫我說明一下情況,至少要讓318旅的人穩定住情緒,希望他們的傷亡不要太大吧,否則這次的談判很有可能就會破裂。混蛋的野上滄狼。嗎的!」,寶宗武想起這件事情又忍不住爆了粗口。

杜偉一聽這他娘的好好的怎麼又生出這個事情來,當即氣憤道:「野上君的做法是在太讓人失望了!這樣不是把我們的好容易建立的關係給破壞了嗎?」,杜偉義憤填膺的主要原因就是他又一次要深入絕境了。剛剛有點自得的心裡瞬間又跌入了低谷。

要是平時杜偉這樣說一個日軍軍官的話,寶宗武至少也要開口訓斥兩句,但是此時寶宗武有點感覺杜偉是知音的意思了,於是開口道:「杜君你看的的確很透徹啊,這個野上滄狼實在是…哎,算了,現在只能再次麻煩杜君了。」

杜偉心中頗為無奈,畢竟無論怎樣自己都必須的去,反正都是個去,不如表現的積極一點,杜偉開口道:「為師團長閣下效力,是杜偉的榮幸。」

寶宗武看著一臉真誠的杜偉,讚歎的說道:「如果支那人都能像杜君這樣深明大義的話,我們之間還需要戰爭?還需要死亡嗎?呵呵」

杜偉點頭哈腰的道:「是,是,是,太君英明!」

「這次你讓片村參謀長一定要努力平息支那軍的怒火,這次如果能兵不血刃的收拾掉318旅那才是最重要的。只可惜現在橫生枝節,我看即使支那軍答應,我們的談判也是陷入被動,最後能不能成功的消滅318旅也只能聽天由命了。」寶宗武嘆了口氣道,本來寶宗武覺得消滅318旅那是穩穩的。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