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志凡瞥了一旁大鄉衛門一眼,嘴角暗暗撇了撇。就這貨還稍微好一點?大鄉武夫這是看在他也是姓大鄉的面子上,給他留了臉面啊。

輕輕搖了一下頭,陳志凡看着暗紅色的小珠子說道:“要想解決這個問題,最簡單的方法有兩種,一個是將八人的實力提升至相同程度,另一個是用一實力更爲強大之人的精血爲主,統御八滴精血爲輔。”

說到這裏,他感覺有點鬱悶的繼續說道:“第一種辦法不說投入有點大,時間上也根本就來不及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那就只能用第二種辦法了,用我的精血。誒,原先還想着能省一點的,結果還是免不了要出點血。”

嘆了一口氣,他看着大鄉武夫接着說道:“這赤龍算是我爲你幼龍社煉的,八人中以你實力爲尊,所以這赤龍成就之後,也當爲你掌控。但若是加了我的精血,赤龍可就只能聽我的了。”

“主人,就用第二種辦法。” 快穿攻略:大佬,求放過! 大鄉武夫躬身一禮,“幼龍社,乃至於我大鄉家,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都將以主人您爲尊。 總裁的私有情人 所以這神物由主人您掌控,與屬下我掌控,都是一樣的。”

秋山原和藤田直樹兩人彼此互望了一眼後,齊齊躬身說道:“我秋山原(藤田直樹)當以大人您爲尊,若有違背,人神共棄!”松下三人彼此互換了一下眼色後,均躬身說道:“我松下一朗(井田鶴川)(美澤裏惠子)”

剩下大鄉平川兩父子,在面面相覷了一會兒後,卻也心甘情願的跟着躬身說道:“我大鄉平川(大鄉衛門)當以大人您爲尊,若有違背,人神共棄!”

看着以大鄉武夫爲首的幼龍社八人,齊齊歸心於自己,陳志凡眼裏一點神光乍現,脣角一抹莫名笑意一閃即逝。

隨即,他揮手扶起衆人,頷首說道:“也罷,說再多倒是顯得我矯情了。總之一句話,我們大家一切只看將來。”

樓頂一側,望着被八人宣誓效忠的陳志凡,晴子雙眼異彩漣漣。立於她身側的筒新秀則是一臉不屑的冷哼道:“切,小人得志!只是收了八個手下嘛,就得意到沒邊了!”

晴子妙目橫了她一眼,嘴裏嗔怒說道:“阿秀你再這樣的話,我就不理你了!” 帝玄胤倒抽一口氣,旋即臉色稍稍好看了一些,將她抱起來,敲了敲她的小腦袋,嗓音沙啞道,「再蹭下去,發生什麼,我可不負責。」

夜冰依老臉一紅,急忙從他的身上下來。

噗……她當然知道,讓他看著她和別的男子相親,是什麼樣的感受。

心中莫名有些好笑,還有,一絲期待。

突然,門外傳來一陣響動聲。

夜冰依急忙鬆開帝玄胤的手。規規矩矩的坐到凳子上。

帝玄胤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那一眼……

很快,門外便走過來了一個白衣公子。

白衣公子看上去舉止文雅,身上一抹貴氣,但和百里流觴這種文雅之人作比,還是差遠了,更比不上帝玄胤的霸道邪魅。

那人一看到夜冰依,眼前一亮。

隨後有禮貌的打了個招呼,「這位就是金蛇靈島的大小姐吧,在下王偉光。」

夜冰依點點頭稱是,然後又柔柔一笑,「王公子有禮。」

兩人客套完畢,王公子似乎才發現屋裡還有一個人存在,下意識的問,「大小姐,這位是?」

「哼。」帝玄胤淡淡的冷哼了一聲,彷彿很是不屑的口吻。

呃……王公子的臉色頓時閃過一抹尷尬,夜冰依卻是嘴角一抽,清咳一聲,介紹道,「這個……是本小姐的朋友。」

她敢說這傢伙是她的奴才么?有比主子還要牛氣的奴才?

聞言,王公子臉色有些不好看,哪裡他們兩個見面,她還要帶個朋友來的?

但是面上依然保持微笑。

「原來如此,不知道,這位仁兄該如何稱呼?」

「你還不配知道。」傲嬌的帝尊大人下巴一抬,直接越過他,坐到了凳子上。

「咳咳咳……」夜冰依汗顏,看著那王公子瞬間漲紅的臉,忙解釋道,「這,這個……王公子,我這個朋友,他自小天天讀書,讀書讀的腦子都快傻了,說話有些那個,那個,所以還請王公子,不要介意。」

她都給他了一個台階下,王公子只能咽下這口氣,否則就是在自找難堪,不過他有些疑惑的眼神在夜冰依和帝玄胤兩人身上打量,暗道他們兩個應該只是正當的普通關係,否則他又怎麼能看著夜冰依來和他相親呢?

這麼一想,他覺得帝玄胤和夜冰依兩個一定是關係很好的朋友。

再加上,他本來也驚艷於夜冰依的美貌,對她很是滿意,所以也不再多想。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王公子越看夜冰依的眼神,越發充滿了驚艷。

他詢問道,「不知道大小姐一般都有什麼喜好?」當時玉夫人給他介紹的說,大小姐可是詩詞歌賦樣樣精通,他最喜歡有才華的女子了,呵呵……

夜冰依搖了搖頭,謙虛道,「我倒是沒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不過,聽說王公子倒是作得一手好詩,畫得一手好畫呢。」兩人互相吹捧。

王公子也謙虛一笑,看著眼前女子纖細的身影,和一雙清亮的美眸,他的眼中不由閃過一抹火熱,這樣通情達理的女子,不正是他所心儀的嗎? 「呵呵,正如大小姐所說,王某平日里最喜歡作詩,我看小姐也定當是文雅之人,與,與我很是登對,在下想首詩送給大小姐,大小姐不介意吧?」

夜冰依佯裝興奮又不好意思的說,「不,不介意。」

王公子一笑,看著她開始說道:

佳辰改宿昔,

人愁影屢移。

有愛歲寒人,

約鬟鸞鏡里。

夜冰依淡淡的挑了挑眉,這不正是藏頭詩,佳人有約么?這王公子倒是個有才華的,妹子就喜歡這樣的,不過,她除外。

而且她也發現了,她家那位額角的青筋直跳,好像一副隱忍怒氣的樣子,夜冰依咽了咽口水,不動聲色的挪了挪,來到他的身旁,輕輕的捏了捏他的手。

周身的寒意頓時消退了不少。

夜冰依對王公子隨便誇讚了一番,王公子又說道,「大小姐也來贈一首詩給王某任何?我們來對對。」

夜冰依搖頭道,「本小姐文采自然不及公子,在公子面前搬文弄墨,怕是要了丟人現眼,不過我倒是可以說幾個更好玩的!」說這話的時候,她的眼睛都亮了起來,似乎想到了真的很好玩的事情一樣。

這也大大的勾起了王公子的興趣,更是被夜冰依這番不是小女兒家的嬌羞,卻英姿颯爽的姿態,給迷倒了。

他真是越來越喜歡她了。

情不自禁的道,「那不知大小姐,有什麼好玩的呢?」

「咔嚓——」某人手中的杯子被捏成了幾瓣。

夜冰依腦門立即掛著一滴巨汗,悄悄地抹了把淚,不敢回頭看帝玄胤的臉色,然後開始說道,「嘿嘿,請問王公子,你有沒有狗跑得快?」

「呃……啥,什麼?」王公子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我問你有沒有狗跑得快?」夜冰依又重複一遍。

「呃……」王公子更加懵逼了,一時間回不過神來,大小姐怎麼會……她這麼斯文的大家閨秀,怎麼會說出這種問題呢?

但是不等他的腦袋思索完畢,他的嘴就下意識的回答,「有。」他總不能說沒有狗跑的快吧?

夜冰依驚訝道,「王公子,你竟然比狗還厲害啊。」

我再也不要愛你 王公子腳下狠狠一個趔趄,飛快的改口,「沒有!」

夜冰依眨了眨眼道,「哦,沒有,原來王公子,你連狗都不如。」

「我,我我我……」王公子簡直目瞪口呆,嘴角狠狠抽了錯,好半天才終於找到自己的聲音,「大小姐,你這是什麼問題?」他終於忍無可忍的問出了聲。

夜冰依一臉無辜的眨了眨眼,反問道,「王公子,難道,我說的有問題嗎?」她這一臉無辜的表情,都讓王公子誤以為都是自己的不對了。

於是王公子想了想,又道,「一樣快!」這個答案應該沒錯吧?

「哈哈哈,王公子原來和你跟狗一樣……」夜冰依笑得花枝亂顫。

王公子:「……」

雖然感覺自己被坑了,但是能看到佳人一笑,也是值得,王公子這樣安慰自己。

夜冰依卻不放過他,繼續說道,「王公子,這一題,你可要聽好了。」 小人得志?

聽到筒新秀竟敢這樣嘲諷實力高深莫測的陳志凡,細川佐衛搖頭暗自忖道:我甲賀年輕一輩若都是這種眼光的話,家族的未來堪憂啊!

看在大家同是甲賀一脈的份上,他覺得還是提醒一下的好。不管之前小泉先生說的那些是不是真的,可畢竟甲賀部已經算是得罪了他一半,若是晴子這邊再發生點什麼意外的話,甲賀三家前景絕對的不妙!

抱着防患於未然的想法,細川佐衛移到筒新川身邊,湊到他耳邊輕聲說道:“川長老,貴孫女的有些言行還是要收斂一些。小泉先生他大人有大量,不會計較,但若是惹惱了那幾位的話……”

“細川上忍,無妨。”筒新川揮手打斷了細川佐衛的說話,“幼龍社大鄉家嘛,家族底蘊是有一些的,但是在我甲賀部三大家看來,終究是差了幾籌。小泉先生嘛,雖然他是一名實力強大的精神念師,但是我甲賀卻也不弱,若僅僅是落英神劍所化的赤龍,我三大家絲毫不怵。”

其實老傢伙心裏算盤打得賊精:你說你是晴子的男人,那真是再好不過的事情,只要自己這邊不做出一些太出格的事情,看在晴子的面子上,你也不好翻臉不是。言語上的些許冒犯,大家一笑而過就好了。

筒新川的這種想法若是被死得不能再死的藤田秀吉知道的話,他一定會破口大罵老傢伙很傻很天真。還言語上的些許冒犯一笑而過就好?尼瑪真要是那樣的話,自己就不會連全屍都沒有了。

可惜以目前陳志凡的實力,他還不能探知到人類腦子裏的想法,否則要是讓他知道老傢伙仗着和晴子關係深厚,而決心倚老賣老的話,他一定會好好讓某些人嚐嚐自己的手段,以便知道些好歹來。

不過不管怎麼說,以陳志凡耳聰目明到變態的五感,哪怕兩人說話聲音都很輕,但他依舊聽了個一清二楚。

聽完之後,他心裏冷笑不已,估計那筒新川以爲剛纔自己說六角正雄那批人都死了個精光是騙他的。也罷,事實勝於雄辯,等他得到消息後,就知道自己所言非虛了。

而且好笑的是,居然還瞧不起幼龍社的底蘊,哼,簡直是一葉障目不見泰山。以現在幼龍社的實力,不說輕輕鬆鬆滅了甲賀部,但只要找準機會、擺好陣勢,重創個七八成,完全是十指捏螺螄,十拿九穩的。

至於說對於自己的身份認定,依舊是那所謂的精神念師?某青年聳肩表示不甚在意。戰機呼嘯草原上空,卻被一羣鬣狗認爲是一隻雄獅在草地上咆哮,戰機火力沒開還無所謂,但若是槍火齊出的話,鬣狗就會意識到恐懼是怎麼一回事了。

看到筒新川不聽勸,細川佐衛無奈的輕輕嘆了一口氣,只衷心的希望晴子在小泉先生的心目中,一直都會有一個很重要的位置。

不說曾經自恃實力高強敢跟陳志凡動刀子的細川上忍,如今卻是擔心筒新川這兩爺孫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惹怒他,進而給甲賀部帶來滅頂之災的憂心忡忡模樣。單說陳志凡在看到圓珠子有了一絲崩潰的跡象後,手一揮,一滴散發出強大氣息的本命精血就逸出了體外。

揮手一拂,精血化作一團赤色煙雲,飄飄嫋嫋着,飛到了空中。圓珠子好似見了魚腥的貓,飛旋一轉來到煙雲近前,鯨吞般就吸了所有的赤色煙雲,很快就又通體變作了一顆晶瑩剔透的紅色寶珠。

紅色寶珠一出,那條原本在一旁兀自轉圈的赤龍,就好似受到了一種莫名吸引般,長長的龍尾一擺,爪下雲霧翻滾着,就輕飄飄飛到了寶珠跟前。

看到赤龍的反應,陳志凡心裏有了譜。兩者皆有幼龍社八人的氣息,冥冥中自有幾分莫大的聯繫,而這種聯繫,正是赤龍能否成靈的關鍵。

仰天接連吞吐了幾口清冷月華後,他環顧了八人一圈,沉聲說道:“接下來是最爲關鍵的時刻,你們最好都坐下來。記住了,一定要寧心靜神,收攝雜念,腦子裏只需要有一個畫面,那就是飄在你們眼前的這條赤龍。”

大鄉武夫八人依言或盤坐、或跌坐,總之是怎麼方便怎麼坐,然後齊齊仰頭,望着在半空中靜靜圍繞着紅色寶珠一動不動飄着的赤龍,眼睛是片刻都不得眨一下。

神海虛空內點點神光仿若天上繁星般有序閃爍的陳志凡,眉心一片透亮的環顧了八人一番後開口說道:“準備好了就點頭。”少頃,以大鄉武夫爲首,幾人均面色安寧的逐一點了點頭。

神海虛空內,神光驟起,紫金卷軸悄然浮現,紫金光芒大放中,“煉”字橫呈卷軸之上,無數紫金光斑好似離巢的羣鳥般,散向了四面八方。

眼瞳內精芒爆閃的陳志凡,長吸一口氣後,雙手掐訣,殘影連連,無形波動,倏然而出,徑直投往赤紅寶珠而去。頃刻間,寶珠表面騰起氤氳寶光,其內一點靈芒,來回不停閃爍跳躍。

原本安靜飄在半空的赤龍,忽地整個身軀微微一抖,一對漆黑如墨的龍睛裏,驟然閃過了一道玄光。陳志凡手上印訣大成,渾身氣息升騰中,手印外放後的瞬間,絲絲玄玄之力隔空注入到赤龍兩眼之內。龍睛大亮的赤龍,龍尾一擺,龍軀一扭,龍口一張,內蘊一點先天靈光的赤紅寶珠即被它吞進了肚。

當是時,樓頂上月華之輝大盛,視之仿若白晝。緊接着,一道刺目紅光躍然而起,陣陣狂風呼嘯着席捲四方。

月華、紅光交相輝映下,站在一旁觀看的晴子幾人,無不兩眼半眯、呼吸急促。就好似直面着天地神威,頓感自身渺小仿若微塵,不敢動彈絲毫,生怕驚擾了天地,降下偉力滅自身如螻蟻。

在這其中,小稻表現最爲明顯。她小臉一片蒼白,渾身瑟瑟發抖,將自己的螓首深深的埋進了晴子的懷裏。

忽然,光色十分耀眼的樓頂之上,一道蒼涼、悠遠的吼聲,好似直接響徹在了衆人的腦海深處,直欲讓人魂魄顫慄、心神顫抖。

無不心臟咚咚咚跳得飛快的衆人,紛紛睜開雙眼,循着那道直透人心的聲音望了過去。

天邊,隨着層層烏雲的飛快涌出,明月消失,天地一片暗淡。樓頂之上,卻是一片赤光閃爍,其源頭,是那一條鱗片赤紅、四爪騰雲、眼睛充斥着無比靈動之光的丈長神龍。

赤龍神駿異常,龍尾一擺,即祥風陣陣;四爪一劃,即騰雲駕霧直上九天;龍睛開合間,一股睥睨天地萬物的氣勢即躍然而出。 王公子點點頭,「大小姐請說。」

夜冰依又開始說道,「從前有個人長得很白,所以他的名字叫我好白。

還有一個人長得很黑,所以他的名字叫我好黑。

還有一個人長得很醜,所以他的名字叫我好醜。

還有一個人長得很美,所以他的名字叫我好美。

還有一個人他長得好像一把劍,所以他的名字叫什麼?」

話落,王公子想都沒有想怎麼會有人長得像劍?便率先出口說道:「我好劍!」

「你……王公子,你怎麼可以,說自己好賤呢……」夜冰依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看著他。

王公子半天才反應過來,臉色瞬間一陣青一陣白,看到夜冰依無辜的模樣,他硬生生將那句,你確定你不是故意的?給忍了下去。

但到底還是沒忍住道,「大小姐,你確定不是在故意整我?」他不傻,但是,他更想不明白夜冰依為什麼會這麼對待他。

夜冰依蹙眉,「王公子,你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我怎麼是故意整你,我明明就是整你。

不再給他說話的機會,夜冰依又快速說道,「問題來了!王公子,請問有三隻狗,它們的名字分別叫你,我,他,有一次,小黃雞拉的屎不見了,你和他都沒偷吃,那麼偷吃的是誰?

「是我!」王公子很快就給出了答案。

「王公子,你居然吃……屎?」夜冰依驚訝道。

王公子:「……」為什麼好想哭。

「噗!」背後傳來一道嗤笑聲,只見帝玄胤忍笑,忍得面色通紅,一口茶水狠狠噴了出來。他家的小女人,真是……可愛!

夜冰依接著飛快的又說道,「請問王公子,你平時,是用右手寫字嗎?」

王公子擦了把汗狠狠的咽下一口氣,點了點頭,心中想著這下應該不會再錯吧,「是!」畢竟大家不都是用右手寫字嗎?左撇子才是問題。

「那你是用右手吃飯嗎?」夜冰依又問。

「是!」王公子點頭。

夜冰依又道,「那你上茅房,是用右手嗎?」

呃……王公子嘴角一抽,還是點頭,「是!」

夜冰依目瞪口呆,「王,王公子……我們上茅房都用紙,你你你,你竟然用手!」

帳篷中靜謐了片刻,旋即再次傳來一道爽朗的大笑聲。

帝玄胤毫無顧忌的哈哈大笑出聲。

而王公子卻是滿臉脹紅,反應過來,才發現,他好像又被羞辱了一番,可偏偏他貌似又不能反駁,有苦說不出。

然後他越想越覺得自己被套路了。

臉色變得通紅,感覺好丟臉,尤其是在夜冰依面前丟人也就算了,偏偏這裡還坐著另一個陌生男子,他真是丟人丟盡了,隨即頭也不回的直接走了出去,連聲招呼也不打一聲。

夜冰依在後面叫道,「王公子,我們還沒說完呢,你怎麼走啦?」

王公子腳下一個趔趄,差點一頭栽倒在地。

「哈哈哈……」帝玄胤放聲大笑,笑得直打跌,滿眼趣味的盯著夜冰依,對她招了招手,「依依,沒想到你的口才如此了得。」 同時他心中的那點不快也逐漸消散。

他忽然覺得看她忽悠人,貌似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夜冰依揚眉走到他的身邊,直接在他的懷裡坐了下來。

帝玄胤亦是張開雙臂,將她按進懷中。

然後這次不用他先主動,夜冰依便張嘴咬住了他的唇,真的是咬,她好像在吃一顆糖似的,覺得很Q很軟,本來是想堵住他的嘴,以防他責罵自己,但是沒想到這一咬,她就上癮,停不下來了。

帝玄胤眯眼看了她一會兒,覺得他這個小女人最近膽子真是越來越大了,不過……他就喜歡這樣的。

但他作為一個男人,怎麼能輸給她呢。

很快他便化被動為主動,捧起她的小臉,深深的吻了下去……

唇舌被佔滿侵略,夜冰依才倏然驚醒,想要退出,但帝玄胤卻拖住她的腰,讓兩人更加貼近了幾分。

對不起,我愛你 於是夜冰依很識相的繳械投降,身子軟綿綿的趴在他的身上,任他為所欲為。

這邊的情況被玉夫人很快得知。

她派了丫鬟來安慰夜冰依,說別讓她傷心,剩下的還有,慢慢挑選,下一個是張公子要來這裡。

夜冰依臉色一黑,看來今天不給她塞個男人,玉夫人真是不善罷甘休了。

不過誰怕誰?她就偏偏不如她的意。

反正她平時在家裡呆著也無聊,沒事耍人也挺好玩的。

聽說接下來的這位是張公子,家境如下:

這張公子白手起家,未成名之前只是一個苦逼小廝,如今混到家底豐厚,還是一位尊老愛幼的大孝子。

要找的媳婦,也必然是孝順,有愛心,溫柔賢淑的女子。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