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柏霖可是著名的相馬師,由他挑選的戰馬都是戰鬥力十足的,軍營中現在使用的戰馬大部分都是出自陳柏霖和他新收的幾個徒弟的手。經過了他們的篩選之後的戰馬才能夠使用在戰場上。因此華夏國的騎兵在速度上就勝過了其他對手一大截。如果真的有山賊土匪敢到城中挑釁,估計派一隊人馬,能直接把山賊土匪追的屁滾尿流的。

但是顯然現在有虞部落的騎兵的戰鬥力太弱了,這才導致就是這些嘯聚山林的山賊都敢調戲有虞城中所謂的正規軍。一個部落的軍隊混到了這個程度,真是夠悲哀的。

思考了片刻,孟落日心中做了盤算,然後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明天我出一趟城,然後只要土匪再敢來有虞城,我就有辦法找到他們的老巢,不過,你不要和任何人說,等到找到了他們的老巢的時候,直接帶兵殺去就是了,”

“真的?”

曹晃吃驚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孟落日,有虞城已經讓這些土匪弄的苦不堪言了,可是都沒有任何的辦法,沒想到孟落日竟然能夠如此輕鬆的就說出來可以找到土匪藏身的地方。

“真的,不過事先你不要和任何人聲張。”

“好,如果你真的能夠找到這些傢伙藏身的地方,我這個新兵營首領的位置拱手相送!”

大概這也是曹晃能夠給孟落日最高的獎勵和承諾了,不過對於這個新兵首領的位置孟落日可是絲毫的興趣也沒有。自己堂堂的華夏國三大巨頭之一,還能夠將這個新兵頭領放在眼中麼?何況,有虞部落的這些新兵的戰鬥力實在是不敢恭維。拉出有虞部落的一個百人隊,一點也不誇張的說,就是在華夏國隨便挑出一個十人隊,都可以把他們輕鬆的一個不落的全部幹掉!

……

(本章完) 有虞城一如既往的蕭條,並沒有因爲孟落日的到來而有任何的改變。女王妹喜過的是怎樣的***的生活和孟落日沒有關係,甚至孟落日希望妹喜能夠一直就這樣的沉淪下去,作爲競爭對手,有虞部落越是腐敗的無藥可救,他就會越有機會輕鬆的將有虞部落納入自己的版圖。

但是孟落日留在了曹晃的軍營中,曹晃對他非常的信任。孟落日希望能夠在異國他鄉能夠有一支信服自己的軍隊。

雖然在操練士兵上,孟羅日沒有土豪金那麼的專業,不過簡單的讓這些新兵蛋子快一點兒的成長起來他還是可以做到的。日子在百無聊賴中渡過了幾天的光景。那些新兵營的士兵依舊對曹晃怨聲載道的,不過對於孟落日這個傢伙,沒有人說三道四,反而這些士卒和孟落日的關係非常融洽。原因很簡單,孟落日平易近人,而且有本事。

無論是老兵還是新兵,對於有本事的人都是信服的。

在孟落日的建議下,曹晃管理的新兵營操練更加的瘋狂和刻苦了,每次當有士兵發出怨言的時候,孟落日都會丟給他們一句話:

“想流血還是想流汗?”

那些士卒立刻就沒有了反對的聲音。平時操練到了真正的本事,也讓他們多了在戰場上生存下來的資本,對於這個道理,所有人都明白。

明白是一個問題,但是能不能接受又是另外的一個問題。於是在大強度的操練了幾天之後,曹晃管理的新兵營開始了一次大清洗。一些不適合當兵的人被排除在外,畢竟沒有戰鬥力的軍隊即使人數再多,也不過是虛有其表而已。孟落日走的完全是一條精兵的路線。對於孟落日的這個選擇,曹晃深表贊同。

曹晃畢竟是有着豐富作戰經驗的將領,一個隊伍的戰鬥力,有的時候真的和人數的多少沒有太大的關係,一千隻綿羊終究還是綿羊,永遠無法戰勝十隻獅

子。曹晃的新兵營表面上看上去是控制在曹晃的手中,實際上真正有話語權的是孟落日。

其他新兵營爲了能夠招募到更多的軍隊,得到上面的褒獎和賞賜,都在拼命的四處抓丁,只有曹晃的新兵營不但人數沒有增加,反而減少了將近一半兒,這讓新兵營對曹晃冷嘲熱諷。本來曹晃是個暴脾氣,幾次都想拉出自己的隊伍和那些嘲笑他的傢伙較量一下,不過都被孟落日製止了。

新兵營中還有另外一個人引起了孟落日的注意,那個新兵只有二十多歲,叫做雨巷。原來只是一個客棧的夥計。因爲客棧的生意實在不好,他才主動當兵來的。在新兵營中主動來當兵的還真的不多。雨巷人非常的機靈,而且在訓練中也特別的玩命兒,讓孟落日和曹晃都感嘆不已,儼然已經把雨巷作爲一個未來的將領進行培養了。閒暇的時候,孟落日也會把自己從土豪金那裏聽到了一知半解的軍事知識講給曹晃和雨巷聽。

很平靜的日子持續了幾天,這些天中那些山賊也好像消失了一樣,沒有來騷擾有虞城。可是卻等來了部落中一位高官的到來,尚衛秦鍾。尚衛是夏國各個部落中的一種官職,官位的大小僅次於真實歷史中的兵部尚書。當部落的軍衛——相當於全軍總司令——領兵出征的時候,尚衛就是一個部落中的最高軍事長官。

秦鍾將幾個新兵營的統領召集在了一起,並觀看了各個新兵營的情況,接着當着所有人的面兒,把曹晃狠狠的訓斥了一頓,原因無他,曹晃的新兵營只有幾百人了,比原來的數千人少了不只是一半。孟落日穿着普通士兵的衣服站在人羣中都清晰的聽到曹晃的拳頭捏得不停的作響,隨時都會爆發出來,他不斷的用眼睛示意曹晃,讓他忍住。就憑着現在曹晃的兵力,和秦鍾做對,簡直就是自尋死路。其他新兵營的統領一個個都咧着嘴看着曹晃,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秦鐘口水橫飛,那種手握大權的感覺讓他非常的享受,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聽到在城門外傳來了一聲唿哨響。

“不好,山賊來了!”

一個士兵一聲大喊,打斷了秦鐘的訓斥。士卒們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訓練,多多少少已經具備了一些戰術素養,紛紛做好了戰鬥準備,尚衛秦鍾還真不愧是軍營中的二號人物,聽到山賊又來了,動作比一般士兵的速度快很多,噌的一下跳上了護衛拉過來的戰馬,在馬背上衝着那些新兵統領喊了一聲:

“馬上給我迎敵!”

之後頭也不回的打馬就走,只不過他逃走的方向是王宮。當有了戰爭的時候,這個尚衛第一個溜了。那些士卒看着這個尚衛幾乎是逃跑一樣離去的背影,一個個目瞪口呆。站在孟落日身邊的雨巷嘴裏發出了一聲輕笑,低聲的說道:

“跑的真快。”

不要以爲這些山賊只是挑釁一樣的攻城不會造成什麼傷亡。這些山賊佯攻的時候也是亂箭齊發,被流箭傷到或者送命的人大有人在。

不管尚衛跑的多快,這些士兵守衛有虞城的職責還是要做的,紛紛奔赴了各自的位置,弓箭破空的聲音在城外響起,不時有羽箭飛到有虞城中來。城牆上的士兵也同樣用弓箭進行還擊。

曹晃所帶領的兵營因爲訓練時日尚短,因此並沒有成爲主力,只是在城牆的後面等候補充前面受傷的士卒。

那些山賊也真是囂張的可以,在城門外好像知道城中的士卒對他們無可奈何一樣。射了一會兒箭,罵了一陣子,帶着他們在有虞城外洗劫的戰利品揚長而去。等到城門外面的馬蹄聲徹底消失了,有虞城周圍重新恢復了安靜。

在戰鬥結束之後,孟落日和曹晃等人走上了城牆上,孟落日看着遠去的那些山賊的背影,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本章完) 第3197章

就好像地球上,有很多的國家的人長的都差不多,文化等等也十分相近類似是一個道理,在自己穿過之前的那一世,所在的神界,不過是一個跟真正的神界類似的地方,說是偽神界,那是因為比起真正的神界,那裡的實力太弱了!

不管怎麼說,這裡都是強者為尊的世界,因此弱的界面,哪怕再像似,也只能算的上是偽的!

所以,之前所在的那些所謂的神界,九重天,不過是曾經有一些真正的神隕落在各地,然後用自己的最後的未能,開闢出來的天地而已!

至於冥界和鬼界,確實跟之前自己遇到的冥風等人說的一樣,只是冥界的邊界之地而已!

紫夜用了一整晚的時間,把自己所在的世界大概和墨九狸說了一遍!

墨九狸也知道了天空之上確實是仙界,想要成神,必先成仙!

不過紫夜說仙界很大,仙界附近就是妖界,仙界,人間和妖界交界處就是冥界和魔界的入口,而神界則在四界之上,如果自己運氣好,或許能很快從仙界前往神界,畢竟她的實力現在雖然沒有飛升,但是她的底子卻比任何人都深厚!

魔界和冥界的入口,一直都是封閉的,所以基本不會打開,但是除了人界之外,仙界和妖界,都是存在魔族和鬼族的!

不過,紫夜也說了,他所知的這些都是很久以前了,現在到底如何,只能自己去了才知道!

墨九狸讓紫夜看過自己從珍寶閣買到的仙獸蛋,紫夜只是說了句一般,墨九狸就知道對方可能在這裡是寶貝,真的到了上界,估計也就一般!

墨九狸消化了紫夜說的事情,這才神識退出空間,安老等人看到她閉眼假寐,也就沒打擾她,紛紛在看著拍賣會,大家都有看好的東西,也都拍到了,就連安老也拍了一塊蘊含能量的石頭,打算拿回去研究一下!

拍賣會此刻已經進行的尾聲了,墨九狸的丹藥也拍賣出了很高的價格,聽安老他們說自己的丹藥,就把拍賣會推上了一個小高潮,對此墨九狸倒是不太意外!

只剩下兩件寶貝還沒拍賣了!

「主子,下一件就是倒數第二件寶貝了,然後就是壓軸的寶貝了,你看看有沒有喜歡的!」風離墨看到墨九狸醒來說道。

「好,那就看看……」墨九狸笑了笑說道。

很快,倒數第二件寶貝被送了上來,隨著藍夢掀開紅綢,露出裡面的寶貝樣貌,竟然是一塊紫玉,通體深紫色,上面散發著淡淡的紫色光芒,再不識貨的人也能看出著紫玉是寶貝啊!

「九狸,拍下那塊紫玉!」墨九狸在好奇的看著時,就聽到紫夜的聲音傳來道。

「紫夜,你想那塊玉?」墨九狸詫異的在心裡問道。

她還是第一次見紫夜有看上的東西!

曇花初開月方明 「我不需要,是你需要,煉化那塊紫玉對你有好處……」紫夜淡淡的說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直接答應道。 那些土匪就好像是來到有虞城的外圍趕集來的,興高采烈的跑過來,然後輕輕鬆鬆的回家去。守衛有虞城的士兵大概已經對這種情況習以爲常了,眼睜睜的看着這些傢伙輕鬆離開,連出門追一下的意思都沒有。

孟落日對於這些士卒的表現沒有絲毫的意外,經常看到一羣人呼嘯來,呼嘯去的,早就已經形成了審美疲勞了。孟落日也和這些傢伙一樣,隨着曹晃新兵營中的士兵,晃晃悠悠的走回到了他們的駐地。

曹晃看到孟落日低着頭就要回自己的房間,連忙把他拉住了:

“呃,我說兄弟,你不是說只要這些山賊來了,你就可以知道他們的老窩了麼?”

“是啊,那你也要等到那些傢伙回到了他們的老窩才行嘛,稍安勿躁。”

聽到了孟落日的話,曹晃依舊是半信半疑,但是跟在曹晃身後的雨巷臉色非常的凝重,絲毫沒有剛剛將山賊趕走的那種輕鬆。

時間過去的飛快,那些山賊來的時候還是在大清早,轉眼間就到了中午了。孟落日和曹晃打了一聲招呼,晃晃悠悠的走出了有虞城。

孟落日想要知道那些山賊藏身的地方其實很簡單,和他一起離開華夏國的時候表面上是孤身一人,實際上影子和阿青還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後。只不過在孟落日進入到了有虞城之後,她們兩個並沒有隨着孟落日一起進去,而是在外面尋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小客棧住下了。

之前孟落日已經出過城,和影子打過招呼了,兩個人都是女子,隱藏在城市的外圍也不是特別容易被人發現。 我能看到準確率 那些山賊們更不會認爲兩個女子能夠有多麼神祕的背景。在山賊退走之後,影子緊緊的跟在這些傢伙的身後。按照影子的身法,這些傢伙想要發現他還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已經習慣了這種嘲諷有虞城守將的事情,這些山賊的防範意識也弱了弱了很多,回到了他們的老窩還興

高采烈的忙着瓜分自己的戰利品呢,根本沒有注意到有一雙眼睛正在暗中偷偷的看着他們,然後臉上帶着得意的笑容離開。

當孟落日重從城外回到了新兵營的時候,已經到了傍晚時分,軍營將士們都打算要吃晚飯了,孟落日找到了曹晃,讓他安排兄弟們快點吃飯,然後準備去圍剿山賊。

曹晃吃驚的張大了嘴巴,眼睛中綻放出興奮的光芒。他是一個有着很高的戰鬥素養的老兵,山賊的這種騷擾並沒有將他的鬥志完全磨滅掉,看着那些旁若無人,根本沒有將有虞部落放在眼裏的山賊,早就已經快要按捺不住了:

“真的?好,我去和上面彙報一下,然後告訴其他的軍營做好準備。”

“用不着請示,你請示他們做什麼。更不用和其他的新兵營說,就我們一個新兵營足夠了。如果更多人都知道了,估計我們這次依舊會撲空,就是和新兵營中的兄弟們都不要提起我們這次出門是做什麼,就說到城外去訓練吧。”

“如果不和上面說,私自把兵拉出去,恐怕……”

曹晃眼中閃現出了一抹疑惑。畢竟他是有虞部落的將領,遵守軍規這是每個士兵都知道的最基本的東西,何況他這個做將領的呢。孟落日的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你是想要保住你現在的位置,還是想要將山賊消滅掉?你自己選擇吧。不過,我可以提醒你,如果你告訴了上面這次行動的目的,我們最後的結果很有可能依舊是失敗。等回來了,可能你也會受到處罰和嘲笑。”

孟落日說完,笑呵呵的領到了自己的晚餐,吃飯去了。

曹晃站在原地,愣愣的想了半天。最後還是點了點頭,本來還以爲孟落日依舊站在自己的身邊呢,可是當他擡頭看去,人家晚飯都快吃完了。只好搖頭苦笑。

一行士兵浩浩蕩蕩的走出了有虞城,士兵們也都是一頭霧水,之前的那些日子中

,無論操練還是休息,都是在禹皇城中,偶爾出去到城外訓練,也是圍着城牆的周圍轉轉,做做樣子而已,可是這一次,衆人都感到明顯不是這樣,在曹晃的臉上明顯帶着凝重。

再擡起頭,看看在隊伍的最前面帶路的孟落日,一邊前行還一邊時不時的看看手中的地圖,看他現在的樣子分明是有目的的在前行根本不是之前那種完全是應付差事的訓練。一些知情人聯想到孟落日之前說的,有辦法找到山賊的老巢的話,那些士兵的眼中莫名的出現了一股興奮而緊張的光芒。

雨巷就跟在曹晃的身後,隨着雨巷的能力展現出來,他現在儼然已經成爲了這個新兵營中除了曹晃的第二號人物。至於孟落日,所有人都說不清楚,雖然他也是軍營中的人,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衆人總是感到和他有着一種說不出來的隔閡。好像孟落日就是天上無所不知的神,只能夠接受衆人的瞻仰和膜拜,但是永遠沒有人能夠達到他的那個高度。孟落日身上縈繞着的那種神祕的光環,始終把他自己隱藏在薄霧中,看不清楚,就如同他在軍營中讓大家稱呼他的名字一樣——大夢。

“統領,別告訴我這次真的只是一次訓練,是不是去圍剿……”

後面的話他沒有說出來,但是任何人都聽得明白了,靠近兩個人身邊的幾個小兵也都豎起了耳朵,眼神中露出了關切。曹晃連忙制止住了雨巷後面的話:

“禁言,什麼都不要問,按照命令做事就可以了。”

看着曹晃小心翼翼而又緊張兮兮的樣子,其實已經明確的告訴了旁邊的幾個人,這裏面有貓膩了。聽到了曹晃的話,雨巷明顯愣了一下,隨即臉上的表情變得非常的緊張和激動:

“統領,我們可就一個新兵營出來,如果真的是……你,這不是讓大傢伙去送死麼,那些傢伙的本領你不是不知道的!”

雨巷立刻臉紅脖子粗的吼道……

(本章完) 第3198章

既然自己覺得是下面的紫玉對自己有用,墨九狸雖然看不出什麼,但是卻確信那紫玉是對自有用的,畢竟這麼多年來,紫夜從未說過空話!

「我要這塊紫玉,拍下吧!」墨九狸淡淡的開口道。

「好的,主子,看我的吧!」風離墨聞言立即說道。

然後,直接加入了紫玉的叫價中!

紫夜在空間裡面看到那顆紫玉,眼神微微一動,嘴角微微上揚,轉身坐在揮手拿出一壺茶,自斟自飲起來!

「看起來,這一世九狸的運氣確實好了很多!」紫夜淡淡的說道。

他剛才跟九狸說的事情,都是真的,只是有很多事情他沒有直接告訴九狸罷了!

不是他故意隱瞞九狸,而是因為他不想影響了九狸的修鍊和心境,這一世他從最初開始守護著九狸,一路到現在,所以他清楚知道,雖然這是九狸的最後一世了。

但是這一世的九狸,卻跟從前大不相同,當初的悲劇,絕對不會重演,哪怕九狸最後還會深陷其中,這一世他也絕對會阻止的!

至於那些人,現在九狸沒有出現,他們也不會察覺到,等到九狸飛升上去,大不了在九狸沒變強大之前,自己損耗實力幫她遮掩就是了!

只是,忽然想到什麼,紫夜的眉頭緊蹙了起來,心裡隱隱有些不安,卻很好的沒有表現出來!

很快,風離墨一路豪氣喊價,直接拍到了紫玉,珍寶閣的人把紫玉送上來,墨九狸劃了卡,把紫玉從錦盒中拿出來,那塊紫玉剛到墨九狸的手裡,紫光猛烈一閃,接著在眾人詫異的視線內,直接鑽入了墨九狸的手心,消失不見了!

最後墨九狸的手心內,留下一道紫色的閃電印跡!

「小師父,這紫玉難道本來就是你的?」安老回神看著墨九狸問道。

墨九狸看到眾人疑惑的視線,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不過,安老的話倒是提醒了她,這枚紫玉在放在手心的瞬間,她心裡卻是湧上一股熟悉的酸楚感覺,還沒等到察覺到是怎麼回事,就看到一陣強烈的紫光,然後紫玉就進入她體內了!

「我不記得,但確實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墨九狸想了想給出一個解釋道。

「那就應該是小師父你的了,這紫玉一看就是等級不低的靈寶,如果不是遇到自己的主人,絕對不會這樣輕易認主小師父的!」安老十分開心的說道。

風離墨等人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是安老的解釋他們還是聽懂了,原來紫玉本來就是主子的,可能被主子不小心遺失了,才會落到珍寶閣的人手裡,今晚被拿出拍賣了!

雖然主子可能不記得了,但是紫玉出現的時候,墨九狸開口說拍下,不就是最好的證明嘛!

墨九狸並不知道眾人腦補的情況,就是知道了墨九狸也不會解釋的!

下面拍賣最後的壓軸寶貝時,墨九狸則是把心神沉入自己體內,尋找剛才那塊紫玉的蹤跡, 孟落日正在隊伍的前面慢慢向前走,手上拿着影子給他繪製的有關山賊老巢的地圖。地圖繪製的非常專業,讓孟落日看的非常的清楚明白。忽然聽到了在身後傳來的雨巷的喊聲,連忙停住了胯下戰馬的腳步:

“怎麼了?”

曹晃還要阻止雨巷,但是雨巷催馬向前,快步的來到了孟落日的旁邊:

“你是不是要帶着新兵營的兄弟們去找那些山賊,你覺得就憑着我們一個新兵營就能夠將那些山賊幹掉麼,你不和大家說明白,這不死讓大家去送死麼?”

孟落日疑惑的看着雨巷,沒有想到這傢伙竟然會這樣的激動。將手中的地圖放在懷裏,然後掃視了一下其他的士卒。雖然所有人的眼神中都有着疑惑,但是比起激動的程度,還是這個雨巷太突出了。

“各位兄弟,我們這裏大約有八百人,那些山賊只有二百人不到,你嗎覺得,讓你們四個人打他們一個人,你們能不能打得過?”

“能!”

新兵營中的那些士兵大聲的喊出來,孟落日對衆人的表現非常的滿意,一個戰隊,如果連戰鬥的慾望和信心都沒有了,那永遠不可能成爲真正的戰隊,是不過是由一些行屍走肉組成的集合體而已。隨即他的視線放在了雨巷的身上:

“雨巷,你怎麼這麼確定我能夠找到那些山賊的老巢,不是打算帶領大家出來做一次類似於實戰性質的訓練?”

雨巷愣了一下,隨即輕聲的說道:

“因爲,因爲從你之前沒有食言過,所以比較相信你。”

“既然你能夠相信我可以找到山賊的老窩,爲什麼不相信我說的只要我們一個新兵營就可以將山賊打敗呢?”

雨巷一時語塞,竟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好了,孟落日的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要不雨巷兄弟你幫助我鑑定一下,我走的這條通往山賊老巢的路到底對不對?”

“我,我怎麼知道!”

雨巷的臉色更加的着急了,曹晃愣了一下,連忙快馬跟上來,但是在他還沒有來到孟落日的跟前的時候,孟落日已經大聲的喊道:

“兄弟們,出發!我們就是去剿滅山賊的!”

說完也不理會雨巷,而是縱馬向前走去。雨巷呆愣愣的站在了原地,看着孟落日遠去的背影,眉頭緊緊皺起。耳邊忽然傳來了一個低沉的冷哼聲,曹晃面色陰沉的從他的身邊走過,沒有和他說話。但是在曹晃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殺氣,讓雨巷不由得渾身一顫。

穿過了兩個隘口,還有一條彎彎曲曲的羊腸小道,一個山谷忽然出現在衆人的面前,看着兩旁的山林,曹晃暗自點頭,這裏地勢險要,而且人跡罕至,如果山賊真的躲藏在這裏,一直沒有被人發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在來到了山谷口的時候,已經到了半夜,樹林中的大鳥被衆人的走步聲驚醒,吐嚕嚕的飛到了天上去,如果是一個人走在這樣的山林中,還真是會感到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好在現在是幾百人一同前行彼此之間都可以壯膽。

就在這時候,忽然前面傳來了一聲大喊:

“什麼人?”

孟落日知道他們已經進入到了山賊藏身之地的邊緣了。因爲地點的隱蔽,加上這些山賊們生活在這裏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而且在有虞部落中到處都有他們的眼線。所以防守並不是非常的嚴密,在有人看到孟落日一行人的時候,已經是快要到他們的老巢了。孟落日也不再隱瞞,大聲的喊道:

“衝!”

曹晃可是經驗豐富的老兵,自從進入到了山林的地段的時候就加強了警戒,聽到了孟落日的喊聲,他也將手中的長槍猛的揮動了一下,大喊了一聲:

“殺!”

原本安靜的山谷中,立刻被喊殺聲所淹沒。本來按照曹晃的想法是如果發現了山賊的老巢,要好好的計劃一下,最好

利用他們在人數上的優勢將這些山賊一網打盡。可是孟落日纔不會這樣考慮呢,如果將山賊消滅乾淨了,以後誰還會騷擾有虞城?孟落日需要的不是一個安定的有虞城,而是一個動亂的有虞城,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他大展拳腳,纔有更多的機會在有虞部落中做文章。

不管之前研究的多好,反正之前的那些研究現在都沒有任何意義了,當孟落日喊出了那個“衝”字之後,就意味着新兵營和山賊已經正面撞上了,想要包圍?曹晃對這裏的地形可不熟悉,根本圍攏不上。

孟落日一馬當先,第一個衝了上去。雨巷就在孟落日的身後,幾乎是腳前腳後躍過了柵欄。

已經進入到了熟睡中的山賊被忽然衝進來的士卒的喊殺聲驚醒,立刻像被捅了馬蜂窩一樣,都炸開了。慌忙中摸起了各自的兵刃反擊,但是這種慌亂中的反擊顯得非常的武力,和那些早就已經有所準備的士兵比較起來,根本無法形成有效的攻擊。

孟落日把手中的長槍翻轉過來,用槍纘將兩個攔在自己面前的山賊砸翻,看樣子是不想更多的殺生,只是向讓阻擋自己的山賊沒有戰鬥力而已。

猛然間,孟落日忽然感到在身後一陣的惡風響動,好像有什麼東西重重的向自己的後腦海砸過來,孟落日連忙側頭,一個堅硬的木棍狠狠的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哎呦的大叫一聲,翻身從馬背上栽了下來,兩個山賊衝過來,揮動手中刀就要砍,忽然聽到雨巷一聲大喊:

“住手,抓活的,快撤!”

那幾個山賊愣了一下,隨即把昏倒在地上的孟落日用繩子捆起來,扔在了馬背上,迅速的撤退。

雨巷縱馬狂奔,他的身份已經引起了曹晃的懷疑,估計想要重新回到新兵營中以in給很難了,只能輕聲的嘆了口氣。不過在他的心中也有一個疑問在縈繞,自己剛纔好像是砸到了孟落日的肩膀上,這傢伙怎麼也昏倒了呢?

……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