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鈔票心中發怒,但也顧不得那麼多。

終於廢了九牛二虎之力,陳鈔票跑到了操場,不出他所料,那幫色狼都下樓了。

“幫我攔住她們!”陳鈔票對着陸翔等人說道,隨後便指向了身後,說話間氣喘吁吁,累得不行。

陸翔等人轉頭看去,頓時陳媛媛等四女直接出現在了她們的視線中,所有人頓時目光一亮……

“嘿嘿,我喜歡……”除卻有女朋友得蘇飛幾人除外,陸翔,小袋等人心中都出現了這個聲音。

“幫我攔下來,改天等她們氣消了,我幫你們介紹!她們都是我妹妹!”陳鈔票直接拋出了甜頭,想讓蘇飛等人幫他。

“那個帥哥,幫我把陳鈔票攔住!”陳媛媛直接對着陸翔說道。 “好啊!”陸翔點點頭。

尼瑪!

完了……

陳鈔票心中悲嘆,隨後他直接被一羣猥瑣男給綁住了。

之後的事情就悲劇了,四女拿着包包對着陳鈔票就是一頓狂砸。

片刻後,陳鈔票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對着陸翔等人怒吼道:“一羣不仗義的傢伙!”

“仗義?什麼玩意兒?沒聽說過……”陸翔搖了搖頭。

陸翔微微一笑,走到陳媛媛身前問道:“妹子,有男朋友嗎?”


陳媛媛搖了搖頭,道:“沒有,怎麼?想約我?”

“是那麼回事兒!”陸翔點點頭。

我草,那麼快就發動進攻了?

陳鈔票看着兩人心中驚呼,這尼瑪進展也太快了吧。

陳媛媛想了想,隨後嘻嘻一笑,道:“那爲了表現你想約我的誠意,你先去幫我把飛機上的行李搬上來吧!可以嗎?”說着便對陸翔眨了眨大眼睛。

陸翔點點頭,整個人好像打了雞血一樣,直接衝了出去……

我草……

愛情的力量果真偉大。

陳鈔票感嘆。

這時候剛剛上樓的陳玘看着樓下得一羣猥瑣男,眼珠一轉,微微一笑,道:”哪位帥哥有空?能去和我搬下行李嗎?”

有了陳媛媛這個開頭,陳玘等人紛紛效仿,反正有這麼一幫勞力在這兒,何必自己動手。

譚樂春反應最快,轉頭一看,看着陳玘頓時一愣,說實話,他一直都不太喜歡蘿莉,只喜歡御姐,而陳玘剛剛就對上了。

並沒有胡亂表態,有些則是害羞,有些則是不來電。

雖說男人都喜歡漂亮的女人,但是也得看有沒有感覺。

之前也是這樣,跑上去的都是第一感覺到位的,比如陸翔這個在陳鈔票心中重色輕友的傢伙。

感情今天晚上是相親會啊。

陳鈔票看着一幕說道,隨後陳鈔票也皺了皺眉,小袋拍了拍小五的肩膀說道:“沒有咱喜歡的哪一款!”


“是啊……鈔票,就不能在多幾個妹妹?”小五搖了搖頭,旋即兩人失落而去。

陳鈔票心中不禁有些擔憂,害怕出現了那種兩個人喜歡一個女人這種三角戀,惡俗的三角戀一旦發生,處理得不好,勢必會對兄弟間的感情發生影像,這是極爲不利的。

小五和小袋走了,之後譚智方和蘇飛,還有宋遠航也走了,聶遠也轉身離開,因爲他們都是已經有目標的人。

豐騷搖了搖頭,這些女人他早就見過的,如果要來電,早就來電了,轉身離開。

所有人都好像發現了氣氛出現了變化,沒興趣的都走了。

最後這裏只剩下了周軍,以及譚樂春,還有周飛,當然陳鈔票和陳支票還在這兒。

“哎,鈔票,看來你老姐魅力不夠啊,帥哥們對我都沒興趣了,是不是我老了……你們這些小傢伙都不喜歡了!”陳玘苦着臉說道,她堂堂一個大美女,這裏這麼多血氣方剛的年輕小夥兒,居然就沒有人看上她,願意幫她搬行李,可想她心底的酸楚。

“不是老姐魅力不夠!是咱都是好小夥兒!都是老實人!沒感覺,就是沒感覺唄!況且這兒還不是留了三個嗎?”陳鈔票看向譚樂春等人說去。

“是啊,老姐,你沒見某某人看着你發呆嗎?”陳支票看着譚樂春調侃道。

“春哥,上吧!”陳鈔票嘻嘻笑道,同時他心中也出了一口氣,惡俗的三角戀並沒有發生,而且貌似還都是一見鍾情,當然不是互相一見鍾情,不少是單戀的,比如陸翔和陳媛媛。

“信春哥,得永生,上吧!春哥!”陳支票也跟着起了哄。

譚樂春一愣,隨後回過了神,擡頭看着陳玘道:“我去……”旋即轉身便向停機場跑去。

陳玘微微一笑,隨後走下樓。

“有感覺木?姐?”陳支票問道。

“長得還不錯,就是不知道那方面行不行……”陳玘撇了撇嘴道。

“姐,你也太那個了吧……”陳支票說道。

“沒聽出來姐得意思嗎?都延伸到那方面了,肯定是有感覺咯!”陳鈔票笑道。

“死胖子,去給我搬行李!”這時候陳姝婭對着周軍說道。

“我……我嗎?”周軍呆呆說道。

“這裏除了你是胖子還有誰?”陳姝婭說道。

“呃……”隨後周軍屁顛屁顛兒便跑下去了。

隨後陳支票靠在陳鈔票肩膀上,看着周飛和陳小七道:“二哥,你說這倆會是什麼情況呢?”

“不知道……”陳鈔票搖了搖頭道。

“飛飛,你小子就不能爽快點兒?”樓上蘇飛盯着周飛說道。

“是啊,周飛你孃的還是不是個男人,你不去,我可去了啊!”小袋說道。

“小七,騷哥哥幫你搬行李好不好啊!”豐騷對着遠處的陳小七說道。

“操蛋,小七老子的,誰也不能給我搶!”周飛轉身就是一聲霸氣的怒吼,隨後邁開步子就向下跑去。

“我怎麼覺得這有些不合邏輯啊,有些不符合劇情發展啊!”陳支票坐在地上說道。

“倆基友,接着!”這時樓上蘇飛說道,隨後便把兩瓶可樂丟了下來。

陳鈔票兩人伸手接住,陳鈔票點開可樂,喝了一口點點頭,說道:“的確有點兒不合邏輯!居然都尼瑪對眼兒了!而且好像還挺狗血!”

“搞得跟尼瑪都市小白文一樣了,沒看頭!”陳支票喝了一大口說道。

“看來情節質量要提高啊,不然沒讀者了!”陳鈔票感嘆道。

“你倆這是在討論寫小說嗎?”宋遠航站在二樓陽臺上看着樓下的兩人說道。

“嗯,如此惡俗的無質量情節沒有一點兒看點,如果我寫,百分之百不會那麼寫!”陳支票說道。

“那要怎麼寫?”陳鈔票疑惑道。

“比如打架泡妞,狂踩高富帥,富二代,統一黑道神馬的,霸氣側漏,驚翻全場,要這種類容纔有看頭!”陳支票道。

“嗯,值得深思!”陳鈔票點點頭。

“倆智商不對路的基友……”蘇飛搖了搖頭,隨後便轉身走進了房間。

之後陸翔便幫着陳媛媛把行李搬上來了。 “這個可以有!”陳鈔票又點了點頭說道。

“這個當然得有,不然沒看點了!”

“呃……”陳鈔票一陣無語。

隨後衆人便回去睡了。

次日訓練再度展開……

不知不覺,一個星期過去了,這幾天陳鈔票等人都是體能訓練。

陳美琪幾人天天訓練完都找着劉月琪哭訴……

但劉月琪卻是理都沒理。

一個星期之後,開始肉搏訓練,一切都有條不紊的進行。

肉搏戰,而是陳鈔票等人互相對戰,你打我,我打你,每天都在打,而且不準留手。

其中有幾次,周軍等人都被打昏倒地。

當然是女人和女人打,男人和男人打。


如果他們願意男女肉搏那也是沒關係的。

當然每次李琳,唐森,唐琳等人都在旁邊,並且帶了護具這些東西,受的傷都不致命,上場的時候都是火力全開,和小孩子打架沒區別。

當然也只是肉搏而已,不可能說生死相搏。

場上火氣大,場下勾肩搭背,上場之後,他們便是打架的機器人,下場之後他們便是兄弟。

這一切之前變說好了,打鬥之時,抽離個人感情,只把對方看做對手。

開始幾天還鬧了一下矛盾,可是之後都很稀鬆平常,所有人都平靜的對待。

從早打到晚,休息一晚,明天繼續打,半個月以來都是如此。

每天董夢伊和劉月琪都忙碌到晚上,不斷有人受傷,陳鈔票估計花掉的療傷藥劑,價值都在一千多萬左右了。

由於如此瘋狂的訓練,周軍等人的進步也是非常快的。

沒有教任何拳法招式,直接就是赤果果的搏鬥,自主吸取經驗。

半個月過去之後,衆人便沒有繼續肉搏,而是觀看視頻,讓衆人直接看解說,期間唐森與唐琳兩兄妹進行了一場施展,李琳在一旁解說,順便傳輸經驗。

之後又讓蘇飛等人自行對戰。

又是半個月過去,這半個蘇飛等人都是在互相搏鬥,外加接收唐森等人傳輸的經驗。

不知不覺,陳鈔票等人已經來到了血影基地一個月零七天。

此時,蘇飛等人的實力直接達到了E級武者的標準。

這不光是訓練的因素,陳鈔票等人吃的東西里也添加了一些特別的東西,那些東西都是食用藥劑,每天蘇飛等人的身體都在發生着改變,力量,速度都在提升,加上唐森等人的教導,實力提升之快,令人咋舌。

陳鈔票的實力就提升得比較慢了,現在他也只是B級中階水準。

此時陳鈔票等人穿着迷彩服,站在操場裏,隊列整理,整裝待發,每個人的眼神,外加氣質都發生了改變,眼神堅毅,氣勢強大了不少,身上也沒有以前那股頹樣。

“今天的訓練,不是體能,也不是搏殺技巧!而是槍械,暗器,毒,地形等等各項理論知識!三天後,你們會進行實戰演習,類似於軍隊演習的那種,你們會分成兩組!以全殲對方一組爲目的!”唐森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