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驍,我知道你是騙我的,對不對?你一定只是因爲不想要讓我纏着你,所以才這麼騙我的,

如果你真的不想讓我纏着你,大可以直說,爲什麼要用這種話傷害我呢?我對你明明還是有感情的!”

“我真的結婚了。”我面不改色的說道,

“所以你沒有必要繼續纏着我,我想,以你現在的手段想要調查我到底是不是結婚了應該很容易,所以不需要在這裏繼續糾纏我,我的妻子要下來了,希望你趕緊離開吧。”

“你的妻子?”

葉倩倩的嘴皮子動彈了一下,隨後就看向了周氏集團的大門,好像隱隱約約懂得了什麼。

“你的妻子是不是周舒?”

“是。”

我並沒有想着否認。

葉倩倩既然已經與肖一山在一起,我又有什麼好隱瞞的。

再說了,周舒的確是個善良的女孩,如果這一輩子都跟周舒在一起,其實想想也沒有那麼糟糕。

“你們背叛我!”

葉倩倩忽然瞪大了眼睛,眼神裏面的震驚,就好像是我真的背叛了她。

就在這個時候,周舒走了出來。

她一走出來就習慣性的坐上我的副駕駛,這一次也沒有仔細觀察,就直接打開車門,但是正要坐起來的時候才發現呢,坐在裏面的葉倩倩。

“倩倩,你……”

“你這個賤人!”

葉倩倩大吼了一聲,隨後就站了起來,高高的舉起了手掌,一巴掌就要扇到周舒臉上的時候,我抓住了她。

我擋在了周舒的面前,不讓葉倩倩傷害到她。

但是葉倩倩卻恍若背叛一樣的指着我們兩個人大聲的罵着,

“周舒,你明明知道陳驍一直以來的喜歡的人都是我,爲什麼你要在這個時候趁虛而入,你怎麼能夠跟他在一起?

難道你忘了之前你說我們兩個人是好姐妹的嗎?這就是你當好姐妹的做法是嗎?”

我還真不知道葉倩倩到底是哪來的底氣。

但是,周舒一向善良。

所以聽到葉倩倩的指責,瞬間就有些愧疚的低下了頭,一時之間居然說不出來反駁的話。

“周舒,你怎麼能這麼對不起我,你怎麼能搶走陳驍?!”

葉倩倩的大吼聲,把公司裏面其他的人都給引了過來,周氏集團的人指着我們三個人不停的議論着。

“這是怎麼回事?咱們的大小姐怎麼會被人指着鼻子罵小三?”

“不知道啊,看起來這個女人氣質也不錯,不過這個男的長得姿色平平,沒什麼出奇的啊,怎麼咱們大小姐還需要當第三者?”

“你們不知道吧,之前咱們的集團差點倒閉,但是到最後也不知道爲什麼,突然有了七千萬的資產,

我估計啊,就是咱們的大小姐去當了小三才有了這一筆資產,不然這個女人爲什麼會在這裏當場覺得咱們的大小姐就罵?”

“咱們的大小姐不是這樣的人,你們可不要胡說,不然一會董事長聽到了,你們可就沒辦法在公司裏面繼續幹下去了。”

這話一出,其他人的嘴巴紛紛的閉了起來,但是葉倩倩就好像是故意挑起疑問似的指着周舒道,

“周舒,當初是你要把我們兩個人穿梭在一起的,現在又是你橫在中間當我們的小三想要把我們兩個人都給拆散了,你怎麼對得起我?”

周舒被說得面色發紅,就連眼眶裏面都已經喊起了淚水。

可是,她一句辯駁的話都說不出來。

“葉倩倩,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情”


我皺起了眉頭。

我一直在念着以前的舊情,所以一直在給葉倩倩面子,就算是被葉倩倩指着鼻子罵,我也未曾辯駁。


可是葉倩倩忘了人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陳驍,難道到了現在你還要爲這個女人說話嗎?!周舒肯定是故意想要把我們兩個人拆散的!你不要相信她啊!”

葉倩倩說着就抓住了我的手。

下一秒我就把葉倩倩的手給甩開了。

我退後了一步,面無表情的道,

“葉倩倩,一開始我的確是喜歡你的,但是你忘了,是你先投入肖一山的懷抱,並不是我背叛了你。” “不,不是這樣的,不是的。”

葉倩倩眼裏的淚水不停流出。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很心疼。

但是現在,我只是覺得有些可笑。

葉倩倩做出這副樣子,無非就是想要跟我在一起,但是卻不是喜歡,她只是想要藉助我的身份而已。

此時被葉倩倩糾纏的我,也根本沒有看見,勞斯萊斯後方亮起了一陣白光。

一個人鬼鬼祟祟的偷拍完葉倩倩糾纏我的場景後,轉身離開,脣邊帶着得逞的笑容。

“葉倩倩,不要再糾纏我,你選擇的路就算是跪着,你也沒有反悔的餘地。”

我看了葉倩倩一眼,落下最後一句話,開車離開。

我已經仁至義盡了。

從車子的後視鏡裏,我可以看見葉倩倩正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那模樣像極了做錯事情的人是我。

坐在副駕駛的周舒滿含淚眼的看着我,咬緊脣瓣道,

“陳驍,你要是想回去找葉倩倩,那你就去吧。”

“我跟葉倩倩之間早就已經結束了。”我語氣平淡,但是心裏其實還是難過的。

再怎麼說葉倩倩都是承載了我一個青春的女神,我又怎麼可能會完全釋然?

但是,我不會再次回頭。

“你真的捨得嗎?現在周氏集團,已經慢慢的恢復運轉了,如果你現在想離婚,想跟葉倩倩在一起,那我可以成全你,我不想用婚姻綁住你。”

周舒移開了眼神。

但是我可以感覺得到,周舒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難過氣息。

我沒有說話。

我壓根就沒想過離婚這件事。

周舒現在與我的身份,可以很大程度上阻止其他女人朝我身上撲來。

雖然那些女人的目的,都是因爲錢。

但是我這個人一向討厭麻煩,想必不用太久,我的身份就會在各大媒體上登報。

齊周繼承人這個身份,會牢牢鎖在我的身上。

“陳驍,我們之間的婚姻,只是當初我利用你而已,現在周氏集團已經解除危機了,你想要什麼補償都可以提,如果我能滿足你的,一定會盡量滿足你。”

周舒似乎覺得我在生氣,着急的拽住了我的手臂。

“不用了。”

我面色平淡的搖了搖頭。

我本來就沒想要什麼補償。

“那我們明天就去離婚吧,耽擱了你這麼長時間,對不起。”

周舒把姿態壓得很低。

但是我心裏卻漾起了一股不適的感覺。

我並不喜歡一向開心又大大咧咧的周舒,變成現在這個模樣。

恍惚之間,我發現了自己身上的變化。

如果說一開始我只是把周舒當成了兄弟,那現在的我好像就已經開始在意她的感受了。

我沒有答應,但是也沒有拒絕。

可是在周舒的眼裏好像就成了我在默認。

第二天,我去接周舒的時候,她把戶口本和結婚證放在了副駕駛,用決然的語氣跟我說,

“陳驍,現在民政局應該已經上班了,咱們兩個現在去離婚吧!”

我沒有說話。

銳利的眼神只是微微眯起,盯緊了周舒。

周舒的眼圈下面有些烏黑,就連眼皮都是紅腫的,看起來昨晚好像大哭一場了。

“你昨晚哭了?”


我伸出手,指尖在周舒烏黑眼圈下撫了一圈。

“沒,沒有。”

周舒驚慌的退後一步。

“你確定要跟我離婚?”

如果周舒真的想跟我離婚,我不會強求。

不過,既然昨晚周舒哭過一場,那就說明,周舒對這段婚姻還是捨不得的。

我有些分不清對周舒到底是男女感情居多,還是兄弟感情居多了。

“我,我……”

周舒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把結婚證和戶口本收起來吧。”

我啓動了車,隨口說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