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博雅說道:“技術代差,我們和他們相差的技術代差,他們在宇宙中走的路程太多了,做過我們沒有做過的物理實驗,所以在技術手段上始終超越我們一個時代。”

任迪說道:“是啊,一個時代的差距。我們的技術疆界,已經限定在太陽系中可以發生的現象。沒有現象來觀察總結,技術不可能突破。”

陸博雅突然明白了從任迪的話中聽到了什麼。開始看着投影上的小行星帶,這一顆顆人造小行星佈置在太陽系各個角落。

任迪笑了笑說道:“水星被吞沒,我們不可能製造戴森環,依靠大能量,進行實驗的道路已經沒有了。而三顆岩石大行星被吞沒,我們不可能製造星環那樣超級星際母艦,去銀河系那些奇異區域去觀察。但是我們至少還有塔克人,不是嗎。”

陸博雅的胸部起伏着,雖然全身已經高度無機化,但是生理結構依然是按照人類身體結構佈置運轉的。陸博雅說道:“你何時這麼想的。爲什麼不和我說呢。”

任迪笑了笑說道:“和你說,然後讓你來做。第一我不放心你,我這個人啊,很有缺陷,看着別人做事情,總是喜歡就這別人做事犯下的失誤嘆息。好像自己在同樣的環境就能彌補錯誤一樣。所以,爲了不讓我後悔,我想出來,必然是我來做。至於你,後面排隊。第二……”

任迪看了看陸博雅面帶微笑地說道:“你是英雄。原本就難以接近,讓你先一步,豈不是更高不可攀了。”

投影下的虛空環境到達了星環,任迪指着星環內圈,正在不斷消逝的金星殘骸,帶着無比從容的姿態說道:“我已經湊齊了所有的硬指標科技條件,同時也花費了足夠長的時間,調節好了形態準備。對這裏(任迪手指指向星環正在噬星的內環)的環境。我很好奇。這是太陽系沒有的環境。我將在以地球爲學費,從塔克人提供的試驗場地上好好地學習一番。”

任迪指着小行星帶說道:“而地球文明,做好信息接受準備,我會在地球上完成信息釋放。一個個小行星點,將爲地球製造全放方位信息接收點,來自地球消逝所散發的信息。

當然若是不懂的話,你們也可以向我提問,通過艦隊到達地球和星環附近,發射信息。在這個過程中,我會一直在的。你們,土星共同體的人,阿瓦隆的人只要詢問,需要我完成物理實驗。從戰艦上發送信息。我必然會回答。”

陸博雅呆呆的看了看這片星空,然而投影結束,周圍的水幕消逝。任迪面龐在陽光之下。陸博雅看了看任迪宛如隔世。任迪避開了陸博雅的眼神說道:“從這個世界中自己仰望的人羣中接過理想,不惜一切代價而努力,將世界交到了所想交的人手裏。將理想交給不會辜負自己的人來傳遞。在這個世界,我在爲理想而戰。我爲了這個目的準備了五十多年。現在遠比你有資格有條件,留在地球上做這件事情。而你。”

任迪頓了頓,說道:“你如果還認爲與我有交情的話,那就帶着我的希望離開地球吧。”

陸博雅說道:“這就是你認爲你能說服我的理由。”

任迪沒有出聲,但是神態上已經默認了。陸博雅自嘲的笑了笑:“你比這個世界所有敢死的人都聰明。”

同時咬牙切齒地說道:“比所有敢於死亡的英雄都要自私。爲了做第一個邁出這一步的人。你守口如瓶的能力讓人驚歎。”

陸博雅擡頭看着任迪,眼中閃過一絲怒色:“你是一個超級混蛋。”最後轉身離去,如果可以哭的話,陸博雅在轉身的時候,會有淚水。看着陸博雅登上了飛行器,朝着遠方離去的痕跡。

愣愣的看着陸博雅背影的任迪自語道:“這背影,很熟悉。難道我一直在錯過什麼嗎。”這一刻任迪思緒飄到曾經的海宋任務。

隨後任迪帶着幾分無奈的笑了笑說道:“演變軍官這一重身份下,是永遠不可能完全袒露全部的。我能看到的,我害怕的,我所擔心的,感覺自己要做的,是隨着視角要增加的。是永遠只能自己承擔的,是永遠不忍和心傾的人一起分擔的。”

沉默了數秒後。任迪:“是我負了人。哎,演變軍官絕非良配。”

說完這一切,任迪轉身踏入海洋。這時候出乎任迪意料的,一號出聲說道:“你現在不是演變軍官。”

任迪頓了頓看了一號的光幕說道:“我也沒有違揹你的任務不是嗎?太陽系人類的兩大文明依然將在基礎科技上並立。只要文明沒合二爲一,交流和衝突是不可能拒絕的。”

一號:“我不是演變空間。”

任迪笑了笑說道:“那我就不管了,在我沒完成這個任務之前,你不可投放其他人。嗯。等我做完這個任務後,你在派別人來改吧。”說到這句的時候,任迪是無比信心。因爲這個位面,偉大即將種下。 從這個位面一開始,巨大的科技代差,就似乎預示着這是一個必敗的任務,科技代差下,將是大量的屍骨積累。如何填補這麼巨大的科技代差,任迪已經準備好了屍骨,當然這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但是最終,任迪決定了用實際行動作出“我來跨越”。地球被吞噬這個過程不可避免。 全球影帝 但是人類必將在這個過程中得到在太陽系中得不到的信息。

正如任迪所說的,一切條件都準備好了。在這個世界被塔克人毫無希望的碾壓了一百年,這時候總是從塔克人身上掏出點什麼。

雖然代價極大,整個過程中,都需要智慧個體來參與這個過程。

雖然沒有艦隊戰鬥那麼輝煌。整個過程,會不斷的出賣地球的物質。

但是對於兩個文明來說,鴻溝將會被拉平。這是將是一錘定音的改變,在此之前再多的艦隊戰,都無法制造這個結局。人類將瞭解塔克人所製造的物理現象,然後對該物理現象進行研究瞭解。

執行這個過程關鍵的要素。就是地球被吞噬的時候,控制地球工業文明的個體要有持續運轉的能力,而運轉這個工業個體的智慧要對現象進行思考,利用工業運轉的力量,插手這個現象,看看自己在這個現象中製造的現象會發什麼什麼變化。

工業運轉不能在這個過程中停止,正常工業體系中一旦大部分工業人口死亡,整個工業就會停滯緩慢。一戰二戰中當工業國大量青壯年男子被軍隊吸納,然後戰死。國家的工業運轉會顯而易見的消逝。

而現在地球要執行這個過程,最脆弱的環節不能這麼脆弱,每一個工業崗位上的存在在遭到打擊後,一定要立刻有替代者補上去。每一個崗位上執行運轉的人類都不能害怕。然而這是對於整個社會控制的工業文明來說不可能的。絕對會有人先一步放棄,而只要有一個人放棄,那麼他所控制的工業部分,就失去了背後變動的意志。所以,一個人,這個過程中一個人來控制全部纔是最完美的。

這個迎接地球末日工業體系不需要相互依賴,因爲他人隨時可能先你一步而走,他人走後,那個人留下的工作缺口將成爲致命矛盾。所以需要絕對控制,留守地球的人類越少越好。這個工業體系中創意不再是最重要的,因爲物理學紅線內,所有科技創意均已經走到了盡頭。要有絕對的意志來邁出紅線來觀察新物理現象,總結新物理現象。

現在人類和塔克人相比並不欠缺優異的人才。並不欠缺文明前進的動力,而塔克人也並不比地球人聰明,比地球人天生更具有創意。地球人類僅僅是欠缺實驗。需要補全的就是太陽系中不能做的實驗。地球文明湊齊了所有晉級高等文明的條件。而任迪接過了人類文明的所有條件。並且爲了結果人類文明的所有條件,在物理學時間上準備了五十年,在個人感知的時間裏準備的時間則是超過了數十萬年。

而在未來塔克人將吞噬地球也要花費五十年的時間,而地球物質進入塔克人引力場的過程將會被瞭解,任迪將有足夠的時間來做。

而在五十年的準備過程中宋幕看到了任迪的目的,他是大行者,太陽系上的佈置,以及地球上各個工業體系佈置,以及任迪主動關注的一些重要科技。總攬全局的人能夠看到。

陸博雅僅僅是看到了任迪將要付出代價,任迪的自身細胞的大量增殖,意味着任迪個體在地球上的體積越來越龐大。高階蛻變者身上的納米細胞就不僅僅是人類身軀大小了。羽化者的本體重達到十幾噸。

而任迪現在在地球上的身軀早在第二次量子化後就發展到了數百噸納米細胞。而隨後任迪的納米細胞重量越來越龐大,超出了宇宙飛船可以運走的能力。只能留在地球上。

如果任迪想要走,那就必須清空大量思維記憶,將自我意識的信息量高度精簡。以便於三百噸納米細胞的硬件可以容納的程度。不過這個過程的本質和涅盤是一樣的,涅盤也是放棄大量沉重挫折的記憶,遺忘掉大部分記憶,選擇那些自己想記住的記憶,然後形成新的個體。

任迪沒有走這條路,陸博雅看到了任迪這麼做,則是認爲任迪已經做好了和地球共存亡的決心。而實際上,並不單純的是和地球共存亡而已。對於任迪來說,是需要有人來接過理想,而不是讓人來殉葬的。現在已經不需要犧牲了。任迪認爲不需要了。

在金星戰役的時候,人類的每一次犧牲都是對任迪執行計劃的敦促,每一個偉大人類的離去,留給任迪都是必須活下去理由,活在一秒數年漫長時間下的理由。金星戰役看起來並沒有用處,但是任迪明白,金星戰役抵抗下的文明纔是自己想要給予未來的文明。一次次用犧牲,讓任迪無理由拒絕放棄的文明。

任迪絕不是什麼聖人,非常確定自己凡人屬性的一個人。在這種一秒數年,數十年的狀態下,任迪想要放棄的次數,比沙灘上的砂礫還多。只是沒有理由罷了。如果人類文明是星環人類那個樣子。任迪早就不幹了。那樣的混吃等死的人類羣體,任迪只有奴役他們完成自己所想的事物的慾望,根本不會有奉獻完成理想的願望。

而這一點宋幕也就早就知道了。宋幕知道了,但是內心並不好受,因爲他看到了一個文明標準,文明標準這一邊是金星戰役人類殊死戰鬥的理由,而殊死戰鬥所闡述標準,讓任迪無法迴避的完成着這個過程。爲文明對文明奉獻終極結局,而奉獻的過程。無論是金星戰役的傷亡闡述了什麼叫做英雄的種族,而任迪則是闡述着文明最偉大的對抗。而在這樣崇高表達,讓居於大行者的宋幕對自己無法這麼奉獻,甚至捫心自己,發現自己不敢這麼奉獻,而自慚形穢。

“你可以坦然面對犧牲。”宋幕對任迪說過這句話。因爲英雄是可以坦然面對英雄的犧牲的。而任迪對宋幕的迴應則是:“只要完成歷史階段的使命,完成應劫而生的文明需要,作爲個體就做的足夠了。而我很相信你。”

在最後的這幾年裏,宋幕沒有和任迪通任何話,任迪明白這也是下定決心,開始坦然的表現。

而現在對於任迪來說,犧牲已經足夠了,對於任迪來說,這個文明已經足夠證明偉大了,任迪自己也用不着犧牲來督促了。現在任迪所需要後繼者。在自己爲這個偉大文明添一筆偉大後的後繼者。沒有無緣無故突然冒出來的偉大,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救贖。神不存在,但是巨人是可以在文明詮釋本質過程中長成的。

在地球上整個海洋布滿了納米顆粒輔助的細胞(簡稱納米細胞),在太空中,一團團納米細胞送入太空中和戰艦結合控制戰艦,大量的艦隊集羣,不斷的相互傳達的信息,並且通過量子訊號和地球保持大信息的交流。任迪在太空中的手已經形成。

任迪自己的思維記憶模式在這些艦隊中,而控制這些艦隊。是由這些記憶思維來進行具體指揮,而指揮後的記憶通過信息傳輸反饋到地球上。所以任迪空之太空戰艦,就像騎自行車過程中,腳很自然的踩着踏板保持平衡。無需時時刻刻保持注意力,很自然的控制一樣。

地球外部的武裝已經由任迪接管,一艘艘戰艦在太空中漂浮,將衛星防禦體系推送到合適的位置,整個太空是大量鈦結構機械漂浮的海洋。

而現在一隻三十艘塔克人標準戰艦到達地球外太空,所有的戰艦是醒目的白色,這種強有力的反射一切可見光,是在太空中放棄隱蔽。也意味着友好無害的顏色。

塔克人的使節來了,光旋看着人類艦隊緩緩靠近,在靠近己方艦隊後,大量的液態納米體系涌入了戰艦,將整個戰艦的反應爐,控制中心檢查的透徹後,示意使節艦隊飛向地球的指示區域。在穿過地球外太空層層防禦體系的時候,光旋仔細的看着地球外太空佈滿飛行物場景。這已經到達了行星文明在晉級控星文明工業星的指標。

躺在意識倉中的光旋控制着艙外的納米細胞構成了,人類女孩的樣子。這在宇宙中是很正常的並不是特殊的,其實如果水晶星人的飛船結構良好的話,和人類對話的時候也是卡通蘿莉的形象。因爲以這樣的形象面對人類,人類多數會保持平和的姿態面對。說到底還是人類文明歷史太少了,如果和太空文明多接觸的話,就會發現如果太空文明願意保持善意願意合作,多數會採取人類習慣的美麗形象來會談。

這就像動物學家,在研究狼羣,猩猩這些羣居動物的時候,會舔食生肉,咬樹枝。做出符合羣體的動作,讓動物們以爲自己是他們的同類。從而接近這些動物,方便研究。 巨大的飛碟,懸浮在地球大氣層上,然後緩緩降落在地面上,磁力的臺階從飛碟上流淌下來,宛如公主一樣的人類化身從飛行器上款款走下來。

降落的地點是在海洋上,沒有任何波濤,非常平,猶如絕對的鏡面一樣。當光旋化身的赤足踏上鏡面的時候會踏出一片片漣漪的波紋。然後很快平靜下來。這個猶如鏡面一樣的海洋表面非常寬廣,至少覆蓋了方圓數十公里。而踏上這片土地的一刻,鏡面地面上立刻凸起了一個屏幕上面播放這一公里外正在安靜等待交談者。

“歡迎你降臨地球,在訪問期間我會竭誠爲你服務,在任何地點,只需敲擊地面三下,我將會從地面出現。”這個懸浮在鏡面上的屏幕用塔克人的音調簡介着。

光旋問道:“我想看一下我方的人員。”

屏幕上立刻播放了畫面在透明的海面下,數公里處,一位位提醒龐大的塔克人正在一個個巨型水泡中,看起來他們都睜大了眼睛似乎在看着什麼。並且在水泡中手舞足蹈,這是出於全息虛擬空間中的狀態。在他們的眼中,是在全息投影演示的世界中交流。而在外界看來,則是在海洋的空泡中懸浮中手舞足蹈。

光旋點了點頭交付了此次戰鬥中被俘虜的人類資料,說道:“帶路吧。”這時候光旋腳踏的平面快速的移動着,沒有波濤,但是五十米範圍的平面在這個數公里的大平面上帶着光旋移動着。兩位在本位面戰略對抗了百年的演變軍官見面了。

光旋走下碟形飛行器的時候,任迪就知道塔克人的使者是以人類少女模樣。所以在見面的時候並沒有什麼驚訝,而光旋在看到鏡面一樣的地面上站立的任迪。則心裏有點小失望。

在光旋的演變光幕上——現在的任迪並非演變軍官。一時間光旋有些興意闌珊。然而交談很快開始進入了正軌。

任迪:“第一批塔克人近準備,隨時可以進入太空軌道。”

光旋:“在本次戰役中所有幸存的人類俘虜將在十天後全部到達。”

任迪:“很好,十天後我方也將釋放全部的俘虜。看來這次會談,我們就最主要的問題達成了一致。”

光旋說道:“貴方,還有別想法想說嗎?”

光旋(化身)帶着溫柔的笑容,對任迪問道。這笑容讓人如沐春風。然而意外的是,任迪搖了搖頭說道:“沒有別的想法了,本次見面也就是關乎於俘虜的問題。做好這一件事就夠了,別的方面,應該沒有了。”

被任迪這麼回答,光旋膈應了一下,然後說道:“只要你我在俘虜交換上都沒有什麼詭異,這件事一定會完成的相當圓滿。我想問的是地球,貴方依舊是準備佔據地球抵抗嗎。”

任迪笑了笑說道:“抵抗?現在應該不用這麼說了。”

光旋臉上露出詫異,說道:“那你方準備在何時撤離地球。”

任迪:“該撤離的已經全部撤離完畢了。等到你們釋放完人類全部俘虜,地球將保持這個狀態來迎接你們。”

任迪看了看光旋笑着說道:“我將在地球上,請問你們的黑洞準備好了嗎。”

聽到這,光旋深深地看了看任迪,然後說道:“若是留在地球上,你和你的同伴絕無任何存活可能,地球註定是要被吞噬的。”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是的,沒錯,地球是會被吞噬的,這個過程自你們到達太陽系以來,就絕無逆轉的可能。自然界能量守恆,就算人類的工業化控制了整個地球的物質,也無法將地球挪移。地球人在挪移星辰的工具領域上,是弱於你們的。”(注:控制不代表可以隨意移動。五百斤的胖子全身的肥肉都是他的。但是他走不了。)

光旋,說道:“既然,你明白這個過程不可以抵擋,那麼你們爲什麼還要選擇這種錯誤的方式。”

任迪笑了笑說道:“地球被星環吞噬是人類不可阻擋的過程,但是不代表人類選擇就是錯誤。這個宇宙中,任何能量都是以自然物質爲載體來演繹的。而任何自然物質上都有着能量的演繹,能量演繹的過程中,沒有絕對控制,沒有哪一種能量過程在物質中是絕對的,大能量過程,必然有小能量過程擾動。小能量過程也必然有更小的能量過程擾動。無窮無盡。所以每一個物質演繹的未來,不可推測,再小的能量擾動過程,都會隨着時間軸延伸從而造就獨特的未來。”

看着面前這個有些懵的少女,任迪笑了笑說道:“你們的過程不可更改,但是我加上一筆過程。你們也無法杜絕。”

任迪指了指這片海洋說道:“我杜絕了這片海洋所有的波濤涌動,平靜猶如鏡面。但是分子顫動由在。陽光照射能量傳遞到每個分子上,分子運動現象並沒有隨着我制止海洋波浪,而停止。”

光旋說道:“地球人,你們到底想做什麼?”

任迪笑了笑說道:“在你們吞噬地球的時候,輕輕的撥動一下,看一看地球到底是怎樣你方引力作用下分解的,如果我在你方引力釋放過程中,用別的能量和物質試探一下會會發生什麼?”

任迪指了指腳下說道:“有關學費,我已經準備好了。我對即將到來的試驗場所非常期待。”事情到了現在已經無需隱瞞,塔克人吞噬地球的過程不可逆,而任迪自我預備邁過科技紅線追逐過程同樣不可逆。

聽到任迪這麼闡述,光旋迅速拉開了太陽系空間圖,在圖上一個個人類活動存在的天體以紅點出現在地球上。光旋看了半晌說道:“上次是月球,這次是地球。必須承認人類文明真的很令人驚訝。本來以爲你們對地球充滿了感性,將地球放到了無比神聖的區域,從而戰鬥。沒想到爲了族羣的利益,終於決定給地球開出了一個價。”

任迪:“如果你們沒有到達太陽系,愛護地球,儘可能不讓人類活動破壞地球的靜態環境,將是道德上的正確,不過你們來了。現在比我們更有資格,在億年前,就存在於這個星球上的你們,如果按照我們的舊道德,你們應該比我們更愛護地球,然而你們插手下人類歷史演變證明了,那些地球環境絕對至上的道德是錯誤的。這個錯誤是你們指出來的。而你現在又何必用我們已經承認錯誤的理念來諷刺我們當下的行爲呢。”

光旋聽到這眯了眯眼睛,她明白單純從心靈上是無法動搖眼前這位存在。其實光旋不知道,任迪的時間概念,如果要是明白任迪在漫長的時間中猶豫了無數次,就不會動用心理戰的手段了。任迪思維中的邏輯概念,在無數次猶豫衝突中造就,理清了順序。

而光旋更無法從眼下這場三言兩語的對話中瞭解,任迪現在在思維程度上到底意味着什麼。

光旋看了看任迪說道:“既然汝等以星球和自我生命爲代價,星環將如汝等所願,讓汝等仰望到逐光文明的積累。”

任迪:“謝謝,我自然會相當珍惜。”

場景切換到太空,過程已經無法更改,無論是星環還是地球都是質量極爲龐大的存在。變動軌道都需要大量的能量,星環在現在不可能變動軌道了,因爲一旦變動軌道就沒有能量到遠離太陽系,到達木星的位置。地球註定是塔克人要吞下星球。

小行星帶,最後一批人類到達小行星帶。這最後一批羽化者,都曾想過,留在地球最後一刻。然而真正到了這個時候,卻被任迪告知沒有資格這麼做。必須帶着希望活着。這些羽化者被任迪用無法反駁理由說服。必須要活着,因爲要傳承希望。

穀神星上,宋幕看了看這批羽化者。表情非常平靜。宋幕說道:“各行其職吧,現在,我們無資格落筆給這場對抗畫下句號。有人給我的文明續了大量空白的頁面,我們還要繼續寫下去。”

下面的人類非常沉默,羽化者白毅說道:“大行者,地球上的他。”

宋幕朝着白毅看去。白毅說道:“在數據記錄中,他的身份記錄依然是意圖涅盤的待觀察者。我們現在應該爲其正名。”

宋幕說道:“現在我以大行者名義,下令,所有小行星軌道開始挪動。”說到這大廳中投影空間圖上,諸多原本軌道平穩的小行星軌道開始變動。原本在一個平面上的橢圓運轉軌道,開始以各種角度傾斜。

這些小行星將會在推力作用下以非常混亂各種橢圓形軌道在太陽系中穿插。整個太陽系的秩序將混亂。各種小行星將以不同的角度。出現在地球各處。在未來這些小行星將接二連三的取得好的視角,對地球進行通訊。

下達這個命令後,宋幕扭頭看了看白毅說道:“現在給他正名,這不是我們迴應他的方式。在曾經的過去他是否想過涅盤在? 文學少女的異界繪卷 無需我們贅述。和泰一起闡述這個時代。” 兩顆巨大的星體進行接觸所需要的能量十分巨大。星環和地球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地球被吞噬已經不可避免。人類已經承認。而塔克人想要離開太陽系,也必須需要地球作爲太陽引力場的借力點。所以就算地球人展露了一些小企圖,塔克人也是要將地球吞下去的。

當然地球人的小企圖讓塔克人非常不爽,在星環靠近地球的最後三個月倒計時,從地球上朝着太空上看,星環已經猶如月球的三分之一大,星環中央赤紅的金星殘骸非常耀眼。也正是由於星環這座超級太空要塞抵達地球戰場,塔克人的艦隊攻擊地球不再是遠征,大量的艦隊從星環上出發,走個兩三天就到達了地球引力場主控區域。

而戰鬥開始了,四百萬艘艦隊幾乎是以泰山壓頂的氣勢朝着地球發動了發起了進攻。

而在這個距離上,人類的太空艦隊已經沒有足夠的空間發起高速衝鋒。所以最後的太空絞殺出現了。人類一方的艦隊上每一艘艦隊都是由一個同源思維體控制,這些思維體硬件大腦,是任迪碳基細胞和納米顆粒構成的。這支環繞地球的人類艦隊艦隊數量不多隻有兩百萬艘戰艦。每一艘戰艦,每一艘戰艦都是有半獨立思維的。

所謂的半獨立,就是隻能獨立思考數分鐘,數分鐘後該段時間所有的記憶思維將通過信息傳輸反饋到地球上,是一道強烈的光束的方式,從戰艦身上一個凹陷的圓坑中放射,跨越數光秒的空間到達地球,而地球如鏡面的海面上,也會凹陷出七公里左右的巨大凹面,來接受控制戰艦的思維體,傳輸這幾十秒的記憶。

人類的戰艦集羣一邊迎擊敵人,而尾部的一面每隔幾十秒就放射一條條射線,而地球上一個個數公里的大鍋在海洋上,也不斷的放射射線,在太空中這種信息交錯,由於神經元一樣相互連接。

幾十秒的物理時間,任迪會在戰艦上度過兩百萬次(人類戰艦隨時在保持兩百多萬艘),在太空中繼站上度過七千萬次。而在地球上將會度過六十八億次。這就是現在的任迪,在一段時間內,對世界的感覺。

其實,任迪這種狀態是和一種狀態相似的。那就是演變軍官和徵召兵的關係,當徵召兵死亡後,臨死的那幾秒鐘的記憶,將反饋給演變軍官,當然演變軍官可以選擇接受反饋的時間段。如果任務結束後,死亡的徵召兵反饋記憶還沒有反饋完,會在返回過程,完成。

而現在任迪這種狀態則是強化版本,每一個單體思維的記憶,每隔幾十秒就對地球執行一次反饋。接受一次地球上任迪自己思維的判斷。將戰艦上任迪的個體羣的判斷也交給地球上的自己。

任迪現在這麼搞,如果沒有絕對的目標,絕對會精神錯亂。

在演變軍官初次進入演變空間,在演變戰場上接受徵召兵死亡記憶的時候,都非常不喜歡接受這種修羅殺戮的記憶。在尉官階段,大量的演變軍官對江山美人風花雪月的享受是受用的,但是對於這些被殺死的記憶,往往是拖到返回階段。有的尉官甚至喜歡招募廉價的徵召兵,因爲廉價的徵召兵傻,反饋的記憶少。

而現在,任迪的每一個思維單體在度過單位時間,都已經無畏於死亡,死亡已經毫無意義,在迎接塔克人到來的時候,已經等了好久好久了。每一個思維單體雖然是單體,但是每個思維單體中最高的目標已經用了物理時間上五十年,個體感應時間上百萬年的時間來確認。

現在任迪完完全全可以自稱說“我即使蟲羣”沒有刀鋒女皇的霸道,氣勢逼人,有的只是自我過程不可逆轉的絕然。

太空交戰地球的艦隊就是這樣迎擊塔克人,當塔克人的艦隊跨越太空到達地球的時候,爲這場戰爭而特別設計的量產艦隊,在地球大氣表面原本處於打水漂狀態。在隨着塔克人艦隊入侵的警告訊息到達,大批的戰艦從大氣層表面突然彈起。

以輕裝上陣姿態迎接,沒有多餘的電推體系,僅僅攜帶了多重特殊的鱗片裝甲,以及二十多枚用於推進的核彈。電推什麼的。用不着帶,反正是塔克人的艦隊過來走了大半的路程。只要相互交錯前幾十秒時間內有足夠的時間轉向加速就行了。

雙方在太空中交戰的主戰場是地球引力場範圍內,所以雙方的艦隊要在這個太空中運動,運動軌跡必然是被地球引力彎曲的。雙方的相對速度在二十公里左右。而人類的戰艦在這場戰鬥中始終是兩百萬艘。

現在的太空戰場上,由於相對速度較小,塔克人的戰艦集羣有了足夠的空間和時間對人類的太空艦隊進行集火。

一束束燦爛的煙火將人類的太空艦隊炸的紅羽滿天飛。大功率質子炮這時候終於展現威力,太空艦炮對戰的場面終於在地球最後一刻出現,而在這個位面的一位位演變中將們也終於看到了他們幾分熟悉的場景。

但是也是隻有幾分熟悉而已,這裏是地球,和星環的性質一樣,地球也是要塞。地球平靜如同鏡子的海面上一個個漆黑的洞口出現,然後洞口中強磁力約束下,強大的質子流噴射而出,在大氣層中掀起了的從天而上的火焰光柱,朝着太空以次發射。塔克人的艦隊陣列也在不斷躲避來自地球火力攪局。地球要塞的火力造成了塔克人在開火的時候同樣要保持速度,用速度來規避地球火力的鎖定。在太空中只要物體保持一定的速度,那麼就一定會產生延遲。而塔克人的艦隊加速,自然是迎着人類艦隊加速。

是的塔克人的戰艦遠征至地球引力場範圍,戰場被選擇在地球上,人類的艦隊可以拋棄累贅的遠航系統節省大量的納米顆粒材料多裝備裝甲。所以人類戰艦儘管被一束束淡藍的質子火炮擊毀,但是還是阻止不了,艦隊交錯的戰爭。人類艦隊集羣在前方艦隊變成一場場殘骸中,不斷與塔克人的艦隊靠近,最終貧鈾穿甲彈對決場面了。

中國古代將領交戰回合,就是騎着馬互相沖鋒,手持長兵器相互對磕。現在的場面是一樣的,不過雙方交戰只有一個交錯。線條控制的穿甲彈,相互鎖定雙方的戰艦。

雙方的軍團在太空中相遇了,而任迪終於清晰的瞭解了這種太空戰爭,第一排,人類艦隊的第一排和塔克人艦隊的第一排在交錯的瞬間,幾乎是同時毀滅,雙方的戰艦依舊在動能作用下斜歪着身軀向前翻滾前進,而雙方戰艦都出現了火花,猶如被重錘瞬間砸歪了航向。

然後就是第二排,在交錯的過程中一道道激光不斷朝着彈頭激射。因爲有些戰艦主體已經擊毀,而一枚枚線導穿甲彈還在按照自導程序前進,這時候就要用激光完成清場。

碰撞的火光,一條條激光的在艦隊之間製造炸裂的強光。在遠方多個視角看,這就像衆多神兵利器組成集羣在虛空中交錯衝撞。最終人類的艦隊在第一場交錯中被全部消滅。龐大的太空塔克人的艦隊倖存了下來,殘骸在塔克人的艦隊集羣中翻滾着,然而這些殘骸很快脫離了勝利的艦隊集羣。

人類戰艦的殘骸由於原本的速度方向就是和塔克人交錯的,所以被塔克人的戰艦甩到了後面,然而塔克人的戰艦殘骸則是在地球的牽引下,離開了塔克人的艦隊集羣。最終這些翻滾的殘骸會在地球大氣上翻滾爆炸,製造出一片片強光。大量的殘骸將直接墜落到地面上。

而塔克人的殘餘艦隊,將依舊在地球引力範圍內以較爲彎曲的軌道進行運動,而事情並沒有終結,塔克人的艦隊稍微在太空重新組成隊列,第二批人類艦隊到來了。

人類的這第二批加入戰場的戰艦,形狀猶如大鍋凸起的前端的槍頭,戰艦的前方就是這些菱形的槍頭,而戰艦的後方每隔數秒的一次核爆,在人類流線戰艦尾部猶如裙子的大鍋內爆炸。核爆的瞬間能量釋放在鍋內形成推力,將戰艦的速度一再提高。衝鋒再一次開始了。

塔克人的戰艦集羣將引來第二場對衝,塔克人的戰艦再次展開了質子炮。一束束質子炮直接朝着人類戰艦尾部的大鍋射擊,因爲那東西顯眼,而且和菱形戰艦非常近,火炮在擊中大鍋的剎那,人類菱形的戰艦和推進作用的大鍋徹底脫離。這些槍頭模樣的戰艦。早已經完成了加速。一束束干擾性質的質子炮開始對着塔克人的艦隊集羣進行還擊。

接下來的劇情就是和第一批戰艦衝擊塔克人戰艦集羣的場景相同了。人類戰艦對塔克人戰艦一共執行了三次衝鋒,在三次衝鋒結束後,塔克人進入地球引力場的戰艦集羣已經無法成爲隊列。

在整個大戰役過程中塔克人的四百萬艦隊並不是一次性涌入地球的。而是分爲多批次進入地球引力場範圍。每一批少則十幾萬,多則四十萬。因爲地球引力場範圍無法容納更多的艦隊了。而且戰艦集羣也需要足夠的空間來甩掉一次交戰的殘骸。否則前方戰艦被擊毀,留下的殘骸會給後方隊列造成嚴重的干擾。

而在地球引力場範圍內,每一次進入則遭到了人類戰艦的迎頭阻擊。或許說是截擊。

在人類核武時代初期,有一個戰鬥機種類叫做截擊機,特點就是速度快。蘇聯人的三馬赫不鏽鋼戰機就是這種東西。米格25。

而現在人類的艦隊現在就是截擊艦隊。航程短,從大氣層邊緣被人類完全體戰艦加速,然後用火箭助推器脫離,最後在太空中用幾十枚核彈完成最後的變速。要什麼電推?要什麼熱核動力?要什麼航程?要什麼持續高效加速?甚至這就一次性戰鬥的東西要什麼高質量高品質?直接一塊高能電池爲核心。攜帶足夠多的彈藥裝甲,納米顆粒材料能省就省。

在太空中大量的金屬粉末在太空冶煉廠中經過激光作用熔融,3D打印成一個個標準鈦合金零件。然後零件在太空中組裝,安裝在人類標準戰艦的前端,多個裝甲拼接截擊戰艦。這是一種變形金剛的風格,而人類的標準太空戰艦則是大量軟材料,披着鱗片,看起來猶如史前生物。

佈滿鱗片的怪獸前面對接了一個高達,畫風有着巨大差異。然而眼睛可以看到棱角分明零件組裝的戰艦,技術含量要比標準戰艦要低多了。金屬粉末在太空零重力環境下3D打印,遠比雕刻統一標準的納米零件要容易的多。地球現在的科技,製造納米顆粒纔是費時間的,而製造大型標準金屬零件就和捏泥巴一樣。

可以說一艘完整的標準戰艦用到的納米顆粒,可以製造三十艘截擊戰艦。這就是外太空人類艦隊始終保持兩百萬艘的原因。零重力下人類。

而就是這一批批量產的廉價貨色,讓塔克人試圖用艦隊清洗地球的打算落空了。星環上,光旋看着一份份前方戰艦進入地球引力場的戰艦損耗,臉上露出了猶豫。

而一旁的變空靜靜地看着投影上演繹的一場太空戰動畫,深沉說道:“損失太大了。”塔克人現在的戰艦集羣中是有人的。

感覺到了變空的語氣變化,光旋看着變空說道:“真的要用將這樣的地球拉入星環內圈陣位嗎?”

變空說道:“地球引力場周圍的空間有限,無法進入太多的艦隊,而現在,我們的艦隊在接下來的時間根本無法擊垮地球上保衛艦隊,只能這樣吞噬了。”(一百公里的高速度,根本在地球周圍留不下來,刺溜一下就從地球周圍飛過去了。而派遣艦隊到地球周圍就是要掌握地球的制太空權) 地球最終進入了星環內圈,巨大的金星核心,被地球引力俘獲,開始圍繞着地球旋轉,金星核心外圍大量的隕石羣組成的面(該面與星環面一致)猶如過濾紙一樣掃過地球外太空空間。地球外太空的太空城被這一層隕石羣撞擊成金屬碎片。而這個隕石羣在接觸地球大氣層後,立刻變成拉成了一個白色的雲塊,這個雲塊猶如木頭纖維一樣一條一條的。這些纖維條的雲帶是無數隕石在大氣中滑落的。

這些從金星上脫離的殘骸最終,大部分被地球的引力捕獲,墜落在地球上,整個地球表面瞬間被大量塵埃覆蓋。橘紅的金星核心,高懸於地球上方,地球外圍大量的氣流涌上金星,這些大氣混雜這大量塵埃,這時候附着在金星殘骸附近,猶如給金星增添了一份塵埃。星環再一次套上了地球。

星環不同於上次的半身不遂,而此時的地球運轉的工業也經歷了一次戰爭洗禮。

海水,大量的海水在強大的慣性下涌上陸地,但是此時的陸地上人爲製造了一個個斜切的口子,海水浪潮在進入這些斜切的口子後,猶如刀子一樣切入了地殼中。在進入星環之前,大量的截擊艦隊對塔克人在外太空攔截,是爲了保護這一層海水層不被劇烈消耗,而現在這些海水層將藉助天體力量,隱蔽於大地之下。

強大的潮汐作用並不僅僅只作用於海洋,還作用於陸地,原本在地球重力下堅實的大地開始波動起來,在納米顆粒作用下已經電磁化的大海猶如蠕蟲一樣不斷的朝着地殼和地幔之間的縫隙鑽進去。這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星體的影響實在是太大了,如果地表大海沒有納米團塊控制,涌動的水流足以刮平一切凸起的山峯。

而現在龐大柔體的水流,在金星星體的巨力牽引支持,以及磁化大海的涌動下,朝着地殼和地幔縫隙鑽入。地殼開始隆起。隨着大量的水聚集在地殼下,水潮汐力量分離地殼地幔的速度更快了,更多的水隨着海水在地殼下方的涌動。就像刀片剝離動物的皮和肉一樣。地球海洋原本是柔性的不如地殼剛性,但是在磁化後,比地球板塊強那麼一點。

所以在潮汐力量的作用下。開始切入地球板塊。這不是海洋本來的能量,地球上的核聚變能源僅僅是將海洋強度增強,而分離地殼和地幔的力量天體引力。是金星和星環與地球之間的引力,製造了剝離的力量,而借力的海水僅僅是一把刀。

地球表面的海洋開始乾枯。而地球地殼部分開始龜裂。在兩個月後,隨着金星第一次以高速掠過地球近地點的時候,一塊塊方圓上百公里的地球板塊猶如懸浮大陸一樣飄起,然後在五百公里的高空上徹底碎裂成最大不超過一公里的碎片,大塊的碎片墜落,大塊的碎片墜落下來,而無數板塊碎裂石頭和粉塵,隨着金星殘骸的引力,被帶入太空。

光旋看着這樣的地球深吸了一口氣,響起了和任迪見面時候的那一句話。“過程不可逆轉,但是可以增添一筆。”眼下的情況解釋了任迪所說。如果按照正常過程,應該是地球的海洋先蒸發,然而現在地球海洋被能量增強,切入了地殼。先飛上天空的是地球板塊。

海洋在地表物質的重壓下依舊存在。這時候變空的光影出現了,在看到光旋後的詢問道:“光旋,四年前你到達地球,是不是自始至終都只見到了一個人類面貌的個體?”

光旋說道:“見面非常短。我只見到一個個體。”

看着變空,光旋疑惑地問道:“很重要。”

變空說道:“地球上現在有地球人,到底是多少個地球人在地球上。這很重要。”

光旋問道:“人多和人少,有什麼區別嗎?”

變空看了看光旋說道:“你應該知道,種族文明分爲多獨立個體智慧文明和單個體智慧文明。”

光旋愣了愣,然後點了點頭。在多場任務中,她遭遇過這兩種文明。多個體文明很簡單,就是一個個能相互交換遺傳物質的個體。每一個個體都是獨立自主的。而單個體文明,這就是類似於蜂羣蟻羣的種族,只有一個意識在思考,其他的個體被動接受主體意識的指揮。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