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季延的怒氣又多了一些,不想再和他們多說什麼,蹲下,給了梁銘思一巴掌,嘴角又有鮮血流出,而這時的梁銘思心如死灰,已經絕望至極,因此絲毫沒有反抗的意思。

一旁的顧可君看到自己的苦肉計並不能打動陸季延,又看到陸季延對梁銘思下手那麼狠,心裡害怕,趁著陸季延收拾梁銘思的時候,偷偷溜出了房間。

陸季延也懶得追她,一個小人而已,再說她的好日子也沒有幾天了,陸季延看到地上的梁銘思,他動彈不得,自己也不想再多費功夫。

他轉頭看向躺椅上的顧可彧,一改剛才的無情,溫柔的說道:「你沒事兒吧?要不要去醫院?」看著臉上有淤青的顧可彧,他臉上滿是疼惜。

顧可彧看著陸季延滿臉的著急和心疼,很是感動,於是定了定心神,說道:「沒事兒的,剛才有點兒暈,現在好多了,就是跑出去的時候,把腳扭了一下。」

陸季延聽顧可彧如此說,趕忙抬起她的腳,細細打量,動作輕柔,生怕弄疼了她。

這麼看著腳腕似乎沒有什麼大礙,陸季延當即準備脫下鞋子檢查一下,動作依舊十分小心。

還從來沒有男子這樣在乎過自己的安危,顧可彧心裡湧起一陣暖意,剛才的所有恐懼都煙消雲散了,不知道為何,看到陸季延,就覺得心安。

陸季延又慢慢的將顧可彧的襪子脫了下來,這時顧可彧的臉上多了一抹羞澀的緋紅。

襪子脫掉后,她的腳腕肉眼可見的紅腫了好大的一片,陸季延輕輕碰了碰,滿是心疼的說道:「這腳都傷成這樣了,還覺得沒事,得趕快去醫院了,別傷到骨頭了。」

說完,沒等顧可彧回話,就將她抱在了懷裡送去了醫院,又過了很久,才從醫院裡出來,陸季延生怕她有事,大大小小的檢查,都做了一遍。

醫生將顧可彧的腳處理好了,只是還是會有些疼,臉上的傷也處理了,只不過還是有些火辣辣的。

陸季延看著懷中抱著的顧可彧,說道:「我送你回酒店吧。」

顧可彧沒有看陸季延,她有些害羞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想回去,還是去看看唐黎佳吧。」

陸季延的臉上多了些無可奈何,沉默了許久,才開口:「不是和你說過了嗎,離唐黎佳遠一點兒,今天都惹火上身了,怎麼就是不聽呢。」

雖然陸季延的話中有些指責的意思,但是卻沒有違拗顧可彧的心意,抱著她,去找唐黎佳了。

顧可彧不想陸季延生氣,解釋道:「唐黎佳心思純良,而且我們的關係也不錯,她不會傷害我的。」

說著話,臉上還笑意盈盈的看著陸季延,好讓他放心,看著顧可彧可愛的樣子,陸季延的嘴臉微微上揚,忍不住的喜悅。

這個笑容太不易察覺了,可顧可彧在他懷裡恰巧看到這個笑容,心裡滿滿的安全感。

其實顧可彧心裡一直都很害怕,但是因為要復仇,一直都裝的很強大,但是和陸季延在一起的時候,她覺得自己還是可以依靠一個人的,所以在陸季延身邊,她是最有安全感,也最能變成一個弱女子的時候。

到了唐黎佳的病房,陸季延小心的把顧可彧放在靠椅上,就退出了房間,畢竟她們之間的小心事,陸季延不想知道,也不好一直在病房之中,讓大家都尷尬。

看著陸季延輕輕關上了門,這時顧可彧才鬆了口氣,在陸季延的懷裡,真的要害羞死了,都不敢大力喘氣,她緩了緩,看著唐黎佳。

唐黎佳的氣色這幾天好了許多,沒有了蒼白之色,臉色紅潤多了,整個人也精神起來。

她看到顧可彧臉上的淤青,詢問著:「這是怎麼了,臉上是被誰打的啊?怎麼被陸季延抱進來,是腳受傷了嗎?」

唐黎佳驚訝的等待著顧可彧的回答,可顧可彧沒發現,她說完這些話,露出了一抹壞笑。

「不會是在我面前故意秀恩愛吧,臉上的傷是今天拍戲弄得嗎?不用這麼賣力吧。」

說完了,意味深長的看著顧可彧,顧可彧還以為唐黎佳是在開玩笑,看著她的神情,就覺得好笑。

「是啊,我在片場都累的要死了,你可好,躺在這裡休息,這幾天吃好吃的了吧,小臉可是圓潤了不少呢。」

顧可彧沒在的這幾天,少東家一定細緻照顧了,這才有了唐黎佳現在的好氣色。

唐黎佳這時想到了這幾天的情形,一時間,臉色微紅。

顧可彧看到唐黎佳一臉的幸福,也為她高興,一直不食人間煙火的小仙女,如今也對愛情如此嬌羞,還真是難得,這也讓顧可彧有些疑惑。

畢竟之前在劇組因為演技精湛被表揚,也沒有任何錶情,好像一切事情都不足以牽動她分毫。

前不久還說擔憂和少東家的感情,想必這幾日是有了新的想法,和少東家和好如初了吧。

這時唐黎佳看到顧可彧盯著自己,一直沉默也不是回事兒,想了想,說道:「你這傷,到底是怎麼弄得,是不是劇組有人刁難你啊?還是和我一樣,在場景里受了傷?」

唐黎佳擔憂的問顧可彧道,語氣一本正經,言辭之中滿是關心。 王強這個傢伙的嗓門比較大,周圍的人又願意看熱鬧,尤其是關係到小區的俏寡婦,曲老師在小區芳名在外,雖然曲老師已經很低調了,但無奈自己的身材和容顏比較棒,所以小區很多人都在關注她。

原本曲老師對任何人都不假以顏色,所以大家都是一樣的,那就沒什麼好說的,沒想到今天真的領來了個小白臉兒,他們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也跟王強一樣,覺得心裡有些不舒服,也想要讓王強過去揍他一頓,看看這個小白臉兒等會兒是個什麼樣子?人就是有這種心理,要麼大家都得不到,要是我得不到你能得到的話,那就盼望你出點事兒。

「我們上樓吧,不要理這個醉鬼。」看到周圍的人越來越多,曲老師又有些害怕,自從丈夫死了之後,曲老師就有這種習慣,當別人圍著自己指指點點的時候,曲老師就會感覺到心慌,好像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一樣,現在這種感覺又來了,就算知道是王強不對,曲老師也懶得理這個事情,就想拉著李天逃離這裡。

「小子啊,想要離開這裡可沒那麼容易,今兒你要是從爺爺的褲襠里鑽過去,這件事情我就當沒有發生過,趕緊的給我滾蛋,要是不行的話,今天我把你屎都打出來…」這傢伙囂張的橫在了過道里,小區的過道本來就不寬敞,這傢伙站在那裡,其他人都沒法走了。

「你再不躲開,我可要報警了…」曲老師拿出了手機,但很明顯,這個傢伙不怎麼害怕。

李天的手一直都被曲老師拉著,真是入手微聊呀,要不是被拉著的話,李天早一腳把這個傢伙給廢了。

「沒關係,你隨便報警就是了,這小區的人誰不知道,我表姐夫就是咱們這區的片兒警,就算把我抓進去又能怎麼樣,回頭我就出來了,看你以後咋過日子…」這傢伙無賴的說道,同時眼睛在曲老師身上四處亂逛。

「我說你個小白臉兒,你是不是一直要躲在女人的後面,是不是個帶把兒的呀,要是這樣的話,你還真是夠沒種的…」王強看到李天在後面一臉享受的樣子,氣就不打一出來,再看看兩個人靠的那麼近,這更不爽了。

李天這邊正享受手上的感覺呢,這會兒你自己找上門來了,李天有些戀戀不捨的放開了曲老師的手,這就準備活動一下筋骨,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門口刷刷刷的停下了三輛黑色轎車。

這幫小子來得實在是太晚了,要是你們早點來的話,老子就沒那麼多的事情,李天無語的看了一眼孫瑞和自己的小弟,這種事情自己就不能動手,帶著你們就得讓你們動手,好歹咱也是主神轉世,怎麼能跟這樣的人動手呢?這樣的人有資格讓人動手嗎?說句實在話,連自己的手下都不願意動手,這傢伙實在是太弱了。

本來一臉高興的王強也傻眼了,怎麼突然間來了那麼多道上的兄弟呢?看這個裝扮可不是一般人呀,而且能開得起豪華轎車,這應該是大社團呢,在肥桃縣最大的社團就是斧頭幫,他們的車也是這一種,再看看車牌子,這都是肥桃縣的車牌子,除了斧頭幫之外,其他的社團應該沒有這種氣勢。

本來周圍還有很多看熱鬧的人呢,看到這些社團份子之後,趕緊的溜回家了,只敢在窗戶里看,別等會兒打起來濺自己一身血,他們都以為這些人是王強叫來的,畢竟平時的時候王強就不是好人。

「你給我把手機放下,你想找死呀,你沒聽王強說嗎?報警的話就是他表姐夫那裡的,到時候就能查出咱們的手機號碼,沒準把咱們一塊兒給拉出去了,你還是小心點兒吧…」在曲老師不遠處的窗戶里,有個女的害怕出事,想要報警,被她老公一把給奪下來了,普通老百姓誰也不想沾上這種事兒。

王強當然也不會想到這些人是來幫這個小白臉兒的,但自己絕對不認識這些人,看他們的樣子也不是來找自己的,咱就是一個街面上的小混混兒,平時嚇唬嚇唬普通老百姓還行,在這些真正的社團分子面前,咱他媽比一張白紙還白呢。

看著這些人朝著李天走過去,王強的心裡樂呵了,原來是來找這小子了,難道還有更高層次的人看上去老師了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自己剛才的舉動沒準要招災惹禍的,看來以後還是別惹曲老師的比較好。

這也難怪了,如此漂亮的一個妹子,不是自己這種人能夠染指的,王強心裡雖然有些惋惜,但也想看看接下來的情況,這些社團份子不得把這個小白臉給揍死咋。

「李爺…」十幾個黑衣壯漢齊齊彎腰給李天施禮,讓所有的人大跌眼鏡,這小子竟然是什麼爺?

在道上混的,一般來說都叫什麼哥,稍微厲害一點的可以叫做什麼叔,至於說稱呼為爺的,這都是某些幫派的老大。

周圍的鄰居也傻眼了,本來以為這傢伙就是個普通學生的,現在看來可不是一般人呀,竟然是社團老大,他們看曲老師的眼神也有些不對了,以後絕不能夠惹到這個女人呀,要不然隨時都有可能被裝麻袋。

李天的臉上有些尷尬,本來想著讓這些人過來處理了王強呢,誰知道這些傢伙這麼高調的上場,這也給曲老師帶來了一些不良影響,都以為曲老師有社團背景的,不過對於曲老師來說這樣也好,平時自己一個女人帶著孩子,周圍想要佔便宜的人多了,有了這一層背景之後,這是鄰居以後辦事總得掂量一下吧。

「大…大…阿不…李爺…」當李天的眼神掃向王強的時候,這個傢伙開始變得結巴,雖然喝了很多的酒,但這一刻所有的酒精都出來了,渾身上下都感覺到無比的清爽,就是讓你腦子最靈活的時候才能面對懲罰呀。 「你說人家孤兒寡母的在這裡住著,身為一個鄰居,你倒是個帶把兒的,平時多給人家幫幫忙呀,竟然經常欺負人家,剛才說什麼來著?讓我在你褲襠里鑽過去,這件事情就算了?我現在跟你說,你從我褲襠里鑽過去,我都嫌你臟。」對於在社會上混的,李天並沒有什麼有色眼鏡。

就好像現在李天收編斧頭幫一樣,只要是能夠正確的引導,樹立他們有一個良好的三觀,這些人不見得對社會有害,但是王強這樣的就不一樣了,這傢伙根本就沒有改造的可能屬於那種壞到心眼兒里的,所以必須得給他一定的懲罰,但這件事情罪不至死。

「你們把這傢伙帶下去,教教他怎麼做人,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上並不是他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李天懶得跟這樣的貨色多說話,而且最主要的是現在肚子餓了,剛才幻想了一路的紅燒排骨,沒想到被這個傢伙耽誤了那麼長時間。

「大爺饒命呀,大爺我錯了,求大爺饒命呀…」王強這個時候算是傻眼了,被這些人給拉下去,那還能有好嗎?就希望李天能夠網開一面,但很可惜,這些人動作太快,當他說出這幾句話的時候,直接就被塞到後備箱里去了。

「我知道你們都在周圍聽著呢,誰也別吃飽了撐的胡思亂想,我是什麼人你們也知道,這就是我的老師,以後做人做事多掂量一下,如果以後誰敢欺負我的老師,王強就是你們的下場,誰的骨頭要是夠硬的話,那就出來試吧試吧。」雖然周圍已經沒人了,但李天知道這些傢伙都在窗戶邊上聽著呢,所以就出言威脅,這也不算是威脅了,這些人平時並不怎麼看重曲老師,有些事情就經常佔便宜,所以給他們打個預防針是必須的。

雖然剛才李天有些跋扈,但這一刻真的是溫暖到了曲老師,徐老師的心裡真的是非常高興,都多長時間了,沒有一個男的為自己說過一句話,自從丈夫去世之後,原本以為平時那些還不錯的男人,比如說丈夫的朋友什麼的,不求他們多給自己什麼幫助,就求他們能跟以前一樣就行了,誰知道那些人都是居心叵測的,要麼要來占自己的便宜,要麼就是對自己的身體有想法,反正都沒有一個正經人。

看著李天那個囂張的樣子,曲老師一點也沒有覺得可惡,反而是覺得很可愛,或許自己以後的生活會因為這個學生而改變。

「兒子不在家嗎?」李天知道曲老師有一個兒子,但是家裡卻並沒有人,而且看這裡也不像是有孩子的樣子。

「兒子跟著他爺爺奶奶,我只有周末接回來,雖然丈夫去世了,但老兩口所有的心都在孫子身上,他們跟我商量過了,只要上學的時候就給我送回來,其他的時候還是在他們那裡生活,也讓老兩口有一個活下去的希望,白髮人送黑髮人,對於任何人來說,打擊都很大。」說起自己的兒子,曲老師也是非常想念的,只不過為了能夠讓老兩口有活下去的信念,自己這邊只能是忍痛割愛了。

對於這樣的選擇,李天也是十分佩服的,曲老師如果有個孩子跟著,平時的生活也不至於如此的寂寞,但現在為了讓公公婆婆好好生活,毅然而然的把孩子送到了鄉下。

「你坐一會兒,我去做飯,一會兒就好了。」徐老師已經在廚房忙活開了,這樣的感覺很久都沒有了,以前的時候,曲老師都是自己隨便對付一口,要麼在外面吃一口,要不要回來吃個速食麵,很長時間都沒有在家裡做那麼多的菜了,而且也沒有在家裡招待過客人。

本來李天想要進去幫忙呢,結果剛弄了沒兩下就被趕出來了,一看就是不怎麼進廚房的主,這要是叫李天進去幫忙的話,估計這頓飯就吃不上了。

李天在屋裡一邊溜達,一邊等著吃飯,只是這是一個單身女人的屋子,所以不可避免的就有一些各種東西,比如說人家的內內什麼的李天,看到陽台上和房間里都有這個,很自然的就聯想到正在做飯的那位美女,為了壓住自己的火,還是老老實實的回到餐桌上玩手機吧。

雖然這個年代的手機並不是跟後世一樣那麼好,但對於李天這種有錢人來說,蘋果四代也是非常不錯的,也有很多不錯的遊戲,玩兒著玩兒著,飯菜也就端上來了。

曲老師也換了一身衣服,下身穿著白色的短褲,上身是白色的T恤,胸前有一朵小紅花。

頭髮用手絹給紮起來了,兩個人現在看上去,如果讓別人來說的話,根本就不像是師生,好像是在一塊生活的小夫妻一樣。

「不好意思呀,平常我也不喝酒,所以家裡只有這箱啤酒,應該還沒有過期。」徐老師從儲藏室當中拿出了一箱24罐的啤酒,這還差兩個月就過期了。

「趕快坐下吃飯吧,當老師的給當學生得做飯,這本身就是我有點大不敬了…」李天嘴上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手卻沒停著,一直往自己的嘴裡扒拉東西,曲老師的心裡也很高興,看來是自己做的比較好吃,要不然的話李天也不會吃的那麼高興。

都說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吃自己的飯,就是女人最大的幸福了,原來的時候曲老師都不相信這個,現在也真是相信了,看著李天吃的滿口都是油,徐老師抽了一張紙巾給李天去擦嘴,可沒想到手沒有拿穩,竟然是手指直接擦在了李天的嘴上,而且一不小心還把手指放進了李天的嘴裡。

「啊…」李天正吃著東西呢,猛然間進來一個柔軟的東西,自然是用舌頭去舔了一下,曲老師猛的抽出來,叫了一聲,別提臉多紅了,怎麼吃個飯還能吃出這麼尷尬的事情呢?那邊李天竟然還咂了一下嘴。 看著唐黎佳這麼憂慮,顧可彧也不好再開玩笑了,看著自己的腳腕,又看了看唐黎佳,覺得還是應該和她說實話的,說道:「我這傷,和拍戲沒有關係。」

這讓唐黎佳沒有想到,好奇的有些急躁,趕忙問道:「不是拍戲傷的,那是怎麼弄的,這麼不小心?」

看著顧可彧沒說清楚原因,唐黎佳有些著急了,眼神里滿是關切。

顧可彧想了想,說道:「是上午被梁銘思追趕的時候,扭到的,臉上的傷也是他打的。」

顧可彧本來準備把事情的經過都告訴唐黎佳的,可想了想,自己手裡現在都沒有證據,還是不應該說的,萬一,唐黎佳不相信自己的話,還起了疑心就不好了。

聽完顧可彧的話,唐黎佳大吃一驚,十分疑惑的盯著顧可彧,問道:「什麼,你是被梁銘思打的,和他還有關係?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顧可彧知道瞞著她也不是辦法,於是嚴肅起來,對唐黎佳說道:「黎佳,我要是把今天的事情告訴你,你會不會懷疑我?」顧可彧是想加深唐黎佳對自己的信任,畢竟無憑無據,這件事不知該從何說起。

唐黎佳聽到顧可彧這麼說,就知道一定有隱情,於是說道:「可彧,我們是朋友啊,我一定是相信你的。」唐黎佳的語氣中帶著信任,但也有些迫切。

顧可彧看到唐黎佳這麼想知道真相,也不好瞞著她,對她說道:「黎佳,你那天出意外,不是意外,而是人為,而且動手腳的人,已經承認了。」

唐黎佳先是疑惑,接著臉色蒼白,寫滿了痛苦,而最後卻是不為人察覺的恨意!

看著唐黎佳的表情,顧可彧就知道她相信了自己,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她還可以相信自己,顧可彧還是很感動的。

但是在唐黎佳心中,顧可彧所說的真相,相當於把已經癒合的傷口血淋淋的撕開,然後還撒上了鹽。

本來唐黎佳覺得自己在場景中出事兒,是意外,可沒想到還真是有人害她,這讓她在受傷害的同時,又增加了恐懼。

但她明白,此時的這些情緒不能被顧可彧察覺,於是她緩了緩,對顧可彧說道:「那我出意外的事,和你受傷有什麼聯繫呢?」

唐黎佳說話聲音都有些顫抖,這件事的確讓她覺得驚恐。

顧可彧看出了唐黎佳的害怕,但這時她有些猶豫了,不知道這件事告訴唐黎佳后,會對她有什麼影響。

一番思慮過後,她才說道:「今天早上到劇組的時候,路上就聽人們議論說你的這件事是有人故意為之,而且幕後黑手已經浮出水面,然後就看到了梁銘思,他手裡面拿著一個手鏈盒子,那盒子我見過,就是顧可君的。」

「手鏈是她費盡心機得來的,所以十分珍惜,之前還給我炫耀過,我印象深刻,他說那是他在調查的時候在場景裡面發現的,我就知道這件事和顧可君脫不了干係。」

「為了避免梁銘思知道那是顧可君的東西包庇她,我準備把手鏈盒子拿在自己手中,拍戲前把它放在了梳妝匣中,可拍完戲回來,就發現梁銘思已經把東西拿給了顧可君。他們怕事情敗露,所以扇了我耳光,拍了羞辱我時的視頻,威脅我。」

「我好不容易跑出來,被梁銘思追的時候,不小心崴了腳,結果也沒跑掉,最後是陸季延闖進化妝間把我救出來的。」

顧可彧說完,深呼吸了一下,畢竟剛才發生的事情讓她覺得很可怕。而現在給唐黎佳講的時候,還是心有餘悸。

唐黎佳聽到,十分生氣,看著自己的雙腿,咒罵道:「兩個賤人,我一定要讓他們付出代價。」

而這時唐黎佳又十分疑惑,問道:「梁銘思怎麼會去調查這件事呢?」

顧可彧想了想,對唐黎佳說道:「少東家一直就不覺得這是意外,你一出事,他就派梁銘思去調查了。」

唐黎佳聽完,拉起顧可彧的手:「都怪我,是我把你害成這樣的。」

顧可彧的手放在唐黎佳的手上,拍了拍,說道:「這怎麼能怪你呢,你也是受害者啊,只是那兩個人太壞了,罪人是他們,只是我沒拿到證據,還是不能幫到你。」顧可彧略帶歉疚的說道。

「怎麼能怪你呢,聽到我的事情,你的第一反應就是想要保護我吧。要不是為了拿到證據,你也不至於受傷害啊,而且我們雖然沒有證據,但是憑我對顧可君的了解,這件事一定是她做的。」唐黎佳堅定又關心的說道。

顧可彧知道唐黎佳相信自己后,十分感動,對唐黎佳說道:「黎佳,我一直都知道你是在乎我的,但是我們還是沒有證據,把這件事兒說出去,只怕沒有人相信我們吧?」

醫生不好當 顧可彧現在覺得最重要的就是證據,若是沒有證據,一切都是白搭,而且有了證據才能將那兩個人繩之以法啊。

唐黎佳看著顧可彧憂慮的表情,有拍了拍她的手,說道:「這件事情已經解決了,少東家相信我,我又相信你,這就是啦。」

唐黎佳的表情很堅定,好讓顧可彧放心。顧可彧知道少東家對唐黎佳的情意,看著唐黎佳自信的神情,就知道這件事兒成功了大半了,心也就沒剛才那麼慌張了,這樣想想,自己的那些屈辱算是沒有白受。

唐黎佳知道事情真相,也十分惱火,直接給少東家打去了電話,大致將一些重要信息一說,不一會兒,少東家就來到了病房中。

看到顧可彧也在,點頭示意了一下,就坐在了唐黎佳床邊,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放心吧,他們兩個一會兒就來,我問問清楚。」

安慰完唐黎佳,再看少東家,一臉的嚴肅和冷漠,想必這時的他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唐黎佳的判斷是對的,少東家果然沒有懷疑她,馬上就將顧可君和梁銘思叫到了病房中,這種直截了當的信任,讓顧可彧也有些感動。 「吃這個,年輕人多吃點肉,正好是長身體的時候。」曲老師為了緩解場面的尷尬,趕緊的給李天叨了一筷子排骨。

「嘿嘿…」李天把排骨放到了自己嘴裡,而且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讓曲老師感覺到更加的臉紅,這孩子怎麼這樣呢?

因為有了剛才那件事情,兩個人都有點不好意思,尤其是曲老師這邊,剛才那種感覺讓自己渾身觸電一樣,這種感覺很早都沒有遇到過了。

「平時鄰居們對你都不怎麼友好嗎?」李天想到了剛才的事情。

「也不是不怎麼友好,你也知道的,我一個人居住在這裡,想要打你主意的人很多,而且連帶著他們的夫人對我也不友好了。」曲老師無奈的說道,平時自己真是不知道該怎麼辦,對那些人稍微好一點兒呢,一個個的都要蹬鼻子上眼,對他們不好呢,自然關係也就不好了。

「那我剛才的舉動可能給你帶來了不良影響,估計以後這些人更沒有辦法跟你保持好的鄰里關係了。」李天想到剛才自己的當眾宣布,很有可能會把曲老師推向孤立。

「你剛才是幫了我,平時的時候,我跟他們的關係也不怎麼好,要是沒有人來打攪我,這才是我最好的生活。」曲老師自嘲的說道,平時曲老師就對那些人很討厭,反正也沒有什麼良好的關係,以後不來打攪自己更好,自己一個人過日子早就習慣了。

李天是一個老爺們兒,很難體會到一個女孩兒的獨居生活,但是現在基本上也知道了,暗暗下定了決心,以後自己沒事兒的時候就多陪陪曲老師,當然了,李天可沒有把男女關係摻和進來,純粹是師生關係。

就在兩人吃飯的時候,樓下傳出了一聲嚎叫,李天聽的出來就是王強的,看來是被打完了送回來了。

開局簽到一個首富姐姐 「這不會出什麼事情吧?」曲老師有些擔心的說道,李天在這裡自然是不害怕的,可如果李天走了的話,這個人會不會報復呢?

「當然不會有事情了,如果有事情的話,你覺得咱們還能好好的吃這頓飯嗎?我給你保證就是了,打死這個傢伙也不會對你有什麼報復的,除非他自己嫌命長了。」李天笑著說道。

曲老師聽了這個話也安心了,王強家裡還有個狠婆娘,如果無緣無故被人打了,早就會鬧上門了,現在門口靜悄悄的,就說明他們也明白,惹到了惹不起的人,自己吞下苦果是最好的,如果要是敢繼續找事兒的話,沒準真的是全家遭殃。

果然就跟李天說的那樣,雖然樓棟當中傳出的嚎叫很小,但沒有一個人過來敲門,曲老師心裡也算是安定了,跟李天樂呵呵的吃完了這頓飯,好久都沒有這樣開心過了,吃完飯後也小資了一把,給兩個人都泡了一杯咖啡,雖然李天喝不慣這酷酷的玩意兒,但至少曲老師高興,咱就陪著吧。

李天只喝了兩瓶啤酒,所以也沒有醉的感覺,但是看到此刻曲老師喝咖啡的慵懶樣子,真的是有些醉了,果然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呀。

就在李天想說什麼的時候,手機又響了。

「你說什麼?竟然有人那麼大的膽子,難道你們公安局的人就不管嗎?」曲老師在旁邊看著,什麼話也沒說,怎麼李天一個學生還能牽連到公安局呢?

電話是王倩打過來的,說他們搜集的證據全部都找不到了,在檔案房那邊還暈了一個看守的警察,不過傷得並不是很重,這件事情很明顯就是有針對性的,別的東西都沒有丟,唯獨徐東和周國臣的那些證據兒丟了。

公安局並沒有拿到一手的證據,只是從周圍幾輛車的行車記錄儀上提取了一些證據,只能夠證明那兩輛車在當地發生過交通事故,並不能夠證明,開車的是徐東和周國臣。

連這樣的普通證據都不想存在,看來這倆傢伙的確是很重要,而且出手的應該不是他們背後的官僚家族,山泰市那邊的情況李天一清二楚,如果這兩個官僚家族想要動手的話,李天肯定會第一時間收到線報,現在什麼都沒有收到,絕逼是背後的武者世家出手了。

李天簡單的跟曲老師告了個別,自己這邊還有其他的事情,曲老師也沒有挽留,只是囑咐李天小心。

靠著公安局那邊去查,估計什麼樣的消息都查不到,而且李天懷疑公安局內部應該是有內鬼的,要不然那些人怎麼能那麼快的就找到那幾份證據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