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方嘴角微微的勾起,眸子中閃過了一縷冰冷:「你們的確很囂張,所以接下來我會叫你們知道厲害。」

陸方的念頭,就這樣的一閃而過。

只見下一刻,異變突起,白玲瓏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這三個外門弟子修為並不強,只不過是仗著白天的修為不夠,所以任意的欺辱。

他們又怎麼會想到白天所說的妹妹,修為居然如此強盛,一時間眾人閃避不及,都是挨了一巴掌直接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

白玲瓏的眼眸之中帶著一些鄙夷之色:「就你們這樣的廢物也敢來欺辱我?真當自己是什麼東西了嗎?」

這幾個種種摔在地面上的人眼眸之中露出了不敢置信,在他們的想象之中,白玲瓏肯定也是一個廢物,應該也才剛剛入門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有這樣的實力。

「你怎麼會這麼強?」這幾個外門弟子,臉上有著重重的紅色巴掌印,一看就知道被人打了。

這幾人的眼眸之中散發著一些怒氣,似乎想要報復回去。

「那是因為,我被化龍長老收為弟子,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和你們是不一樣的嗎?」

白玲瓏冷了一聲說出了自己的身份,這讓面前的這幾個弟子斂眸之中露出了一些不安。

他們怎麼都想不到,自己居然會得罪化龍長老。

「白天,我們可告訴你偽裝成長老的弟子,這可是大罪行。」這幾個人顫顫抖抖的說著。

「哈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張長老已經看不下去了。

「你們這幾個廢物,難道還要我們長老出手嗎?所以你們才會認知自己的實力之差,人品垃圾?」

張長老從這陸方的身旁走了出來,看著面前的這幾個人說道。

只見這幾人渾身就是一顫,似乎是沒有想到張長老居然會在這個地方出現,他們自然也是見過他。

知道他的實力超絕,一時間這些人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

其中一個人開口說道,張長老:「這裡面肯定是有什麼誤會,其實我們對他們並沒有什麼破害,只是我們之間在開玩笑而已。」

這幾個人之前只盯住了白天,而忽略了其他人。

在他們看來白天也不可能交往什麼高手,可是沒有想到,這一個跳出來一個比一個厲害。

特別是張長老居然還為白天說話了,還有另外一個沒有說話的人,隨著這幾個弟子看著他,都是露出了一些不安。

突然有一個人似乎是認出了陸方:「我知道他是誰了。」

只見這個弟子一拍自己的大腿,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不安:「他不就是之前,我們門派之中晉陞最快的陸方嗎?要知道他今天可是戰勝了林霸天林師兄,排名大幅度提升。」

只見這弟子應該也聽到了周圍的討論聲,就在這一瞬間猛的想了起來,盯住陸方大聲的喊道。

這幾個人都是看向了陸方,一下子驚恐了。

得罪一般的人也無所謂,甚至是得罪張長老也不是什麼大事,張長老性格溫和,往往不會對弟子下手。

可是如果得罪了內門弟子,那麼很可能就會有麻煩。

這些內門弟子雖然表面上不會說什麼,總會有撞上的時候,以後麻煩可就大了。這幾個人連忙跪在地上:「;陸師兄,我們都錯了,以後我們絕對不敢再欺辱白天了。」

「是的,陸師兄,我們一定和白天做好朋友。」又一個人說道,臉上帶著慌張和心虛。

聽著面前這些人的話,陸方並沒有說話。

只見他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精光,從面前的這幾個人身上掃過,只見這幾個人渾身都是流下來的汗水,有一些顫顫抖抖。

他們似乎沒有想到,陸方實力居然如此的可怕,隨著陸方的目光灑在他們的身上,他們渾身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可以,要是再有下一次,後果你們知道的。」陸方淡淡的說著。

這幾個人頓時如釋重負,看著面前這幾個人,陸方一揮手:「都給我滾吧,以後不要再讓我看見你們欺辱其他人。」

「是是是…」

這幾個人匆忙的就是逃走了,白天就站在一旁,低下了自己的頭顱,帶著一些心虛。

陸方開口說道:「你受到了欺辱就應該過來,畢竟你的妹妹還在這裡。」聽到了這番話,白天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我又何嘗不想過來,只是我一個做哥哥的,好歹也要一點面子的。」

白天自尊心十分強,因此並沒有隨便的來找陸方和白玲瓏。

「哥哥,現在有妹妹在,如果碰見的事情,你完全可以跟我說。」白玲瓏走了上來,對著面前的白天說道。

「好的,我知道了。」白天一張臉脹紅。

原本是想要告訴自己妹妹,自己在外門過得非常的好,可是卻沒有想到讓自己的妹妹看到了這樣的一幕。

「走吧,一起吃個飯。」 異度荒村 陸方開口說道。

一群人這才是離開。

……

不知道師傅找我來有何事,陸方看著面前的師傅,眼眸之中帶著些詫異之色問道。

只見面前的化龍長老抬手一揮:「找你來自然是有大事要跟你商議。」只見他的一雙目光閃爍對著陸方說道。

「即使你的修為已經抵達了一個程度,想要爭奪第1名還是差了一點火候,原本我想用這個辦法把你留在這裡,可是沒想到你的修為居然提升得這麼快,這是驚世天才。」

化龍長老得知陸方擊敗了林霸天,也是驚異無比。

陸方的實力居然已經提升了這麼多,讓他也不由得驚嘆。

「你這小子以後前途無量。」化龍長老說道。

「這次來其實是有一個名額,可以給你提升修為,但是卻有大風險,你願不願意去參與?」

化龍長老看著面前的陸方說道,一雙眼眸之中帶著一些期待。

「哦?」

陸方聽到這裡,耳朵更是微微一動,能夠讓面前的化龍長老都稱為好機會的,絕對不是普通的事情。

「有這樣的大好事?」陸方的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詫異。

化龍長老點了點頭:「要是其他人我還不會說,因為對於他們來說風險太大,沒有任何的必要,而你的實力剛好可以接受這種風險,正好可以用來突破修為。」

化龍長老說完之後,咳嗽了一聲:「其實我的手中就有這樣的寶物。」

「不過我還是需要看一下這次的任務到底是什麼,才好作出決定。」陸方開口說道。

「好,這就是這次的任務。」化龍長老開口說道,手中取出了一個玉佩,扔了過去。

陸方抬手一抓,就將這個玉佩抓在自己的手中,放在額頭上面開始看了起來。

「原來是這樣。」

陸方就在這片刻之間已經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原來是有一個門派內新出現的陰風洞,按照以往的結果,只要探索這個山洞,就能夠獲得極大的好處。

這些長老們都會有自己的名額,陸方就得到了化龍長老的提名。

只要能夠進入這山洞之中,就能夠獲得極大的好處,陸方也自然能夠有著極大的獲益。

而進去也會有風險,不過這風險卻是來自於其他進去的人。

要知道這並不是一個真空的地方,而是一個有著許多門派弟子進入的地方,這裡面會有許多的黑幕。

當然只要實力足夠強大,那麼自然也能夠在其中獲得足夠多的寶物。

陰風洞裡面有著許多陰性的藥材,拿出來之後,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用來兌換。

可以說這是門派之中對弟子們的眷顧,但是同樣這裡面也會有可能出現危險,那就是在山洞裡面很可能會出現出現了許多陰風獸。

隨著這裡面的資料全部都被他記住,陸方開口說道:「好,既然是這樣,那我倒是準備去裡面試一試。」

又跟化龍長老溝通了一些有關的細節,陸方這才拿著玉佩前往陰風洞。

陰風洞的門口,有著一個長老坐在這洞口之外,只見這長老的臉色十分的冷漠,對待任何人都是不假以顏色。

看到陸方走過來的時候,只見這長老冷哼了一聲:「我就跟你說一說這進去之後的門規,進去之後不能夠同門相殺,同時尋找到寶物,第1個尋找的就是他的,當然你們各自有另外的分配那就隨你們。」

「還有,擊殺陰風獸和收穫陰性的藥材都可以拿來兌換。」只見長老開口說道。

這長老雖然臉色有些不大好,但是卻把所有的細節都說得一清二楚。

「自然如此。」

陸方領了一個玉牌,這才進入了這山洞之中。 才剛剛靠近,陸方就能夠感覺到這山洞之中蘊含著的陰氣,吹在他的身上,讓他渾身就是一顫抖。

「果不其然,這裡面果然就有陰氣森森。」陸方開口說道。

走進這陰風洞之中,陸方就感覺到一股寒意,還有著一股陰氣在時刻的侵蝕著他的身體。

似乎這些東西想要進入到陸方的身體之中,不過卻被他身體內的元力全部都屏蔽在外面,他一邊走著一邊觀察著周圍的情況,這是一個石洞,周圍都是密密麻麻的石頭。

這些石頭也顯得十分古怪,上面有一些寒霜,將裡面的這溫度暴露無遺。

除此之外,陸方還發現這地面上更古怪,因為這地面的溫度居然不是很低,腳踩在上面感覺不到寒意。

也就是說,這地面是特殊的。

陰風吹在這山洞之中,帶來了一些奇特的迴響,就好像是有著一隻野獸,在嗚嗚的叫著。

用神識感應著周圍,陸方能夠感覺到這裡陰氣之中,似乎是隱含著什麼。

陸方一路向著山洞裡面走去,很快就已經走得非常的深,周圍都是密密麻麻的寒冰,從上往下吊著。

越往裡面走,這股陰風越重,寒氣也是越重。

又經過了好幾個洞口,陸方終於發覺自己來到了一處大的地下,這是一個巨大的空洞。

足足有著數里寬,就好像是一個小小的地坑,在這裡面長著不少的植物,但是這些植物卻沒有太多的元力,陸方走過去檢查了一番,發這些東西陰氣也不足,配合自己的玉佩,進行了一番查驗。

原來這只是普通的陰草,沒有什麼特殊的價值,而且在這陰風洞之中十分的常見。

「是特殊的東西,價格越是珍貴嗎?」陸方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強大。

像這麼大的地坑,或許會有一些有趣的東西。

就在陸方在這裡面搜索著的時候,突然聽到了一聲巨大的咆哮之聲,咆哮之聲非常的想動,他能夠感覺到這整個地坑都在搖動著。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有什麼可怕的陰風獸?」陸方就在這一瞬間,一雙眼眸微微的一手,開始向著四周觀察了起來。

原本就用了隱匿氣息的斂息訣,這時更是披上了道袍,陸方此時就消失在了空氣之中一般。

這咆哮之聲還在迴響著,根本沒有任何的停止。

「難道是有人碰到了陰風獸,不是說越是深入,才能夠找到這些強大的陰風獸嗎?」

陸方想到這裡,眼眸之中帶著一縷驚喜。

「我倒是要看一看,能不能夠讓我找到這些東西。」他想到這裡,整個人都向著前面而去。

陸方的速度非常的快,只不過是片刻之間,已經開始靠近這聲音的傳來之處。

陸方在這隱隱約約之間,就已經感受到了一些奇特的變化。

「咦,那就是有這股威脅,難道這裡有什麼恐怖的東西?」陸方的眼眸變得驚喜了起來。

他取出龍鱗劍握在了手,整個人都是警惕的觀察周圍,隨時就準備開始出手。

只是靠近了之後,陸方卻有些目瞪口呆。

就在一座小小的石洞之中,居然有這一隻青蛙在這裡面叫著,這隻青蛙先吸氣,然後再大叫著。

當陸方出現在這是青蛙面前的時候,只見它鼓大了自己的眼睛,盯住了面前的他。

兩個人對視在一起,陸方發現面前這是青蛙的實力並不是很強,反而有一點弱。

「咦!這隻小青蛙怎麼這麼弱?但是聲音怎麼這麼大?」陸方的臉上帶著疑惑說道。

這隻青蛙轉身就想要跳走,不過卻被陸方一把抓在了自己的手中。

然後掏出了玉簡,開始查看了起來。

經過一番查看之後,陸方才發現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原來這是一隻陰蛙,是屬於陰獸,但是實力十分弱小,就跟陰草一般,有著預測危機,膽子非常的小,容易被嚇死。

所以遇見陰蛙一般都不會傷害,反而會讓他留在原地。

一旦這種青蛙在不斷的叫著,那麼代表的就是安全,一旦這隻青蛙不再叫了,那不就代表著巨大危險即將降臨。

「真是奇葩。」

陸方把這隻青蛙扔回了原來的洞裡面,這才轉身離開。

這是青蛙的演出中帶著一些疑惑,看了一眼離開的陸方,又重新開始鼓叫了起來。

繼續深入,陸方沒有看見任何的人,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去哪裡了,不由得覺得有些頭疼。

就等他繼續深入的時候,他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凝重。

就在前方不遠處,他發現了一些黑色的東西就這樣鋪在地面上,看上去就有些破敗。

「這些黑色的東西是什麼?」陸方心裏面閃過了這樣的念頭,然後走了過去。

只是走過去的時候,他就察覺有些不對勁。

「這是屍體?」陸方一雙眼眸之中帶著凝重,這分明就是一具屍體殘骸,這屍體上面還有這一些灰塵,黑不溜秋的,一看就知道是被人給殺了。

「哼!」

陸方冷笑了一聲,看來這裡也有些不太平,就在這個時候,陸方突然聞到了一股芳香。

「這是怎麼回事?」陸方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驚喜,他進入這裡就是為了尋找寶物的,下一刻他往前面走了過去。

只是抬走過去的時候,就發現他的身旁出現了一道身影,這道身影非常的快,看見陸方,就發出了一聲譏諷。

「小子,你最好不要往前面去,否則的話,我就要叫你知道厲害。」這一道身影擋在他面前說道。

一路上都沒有碰見其他的人,陸方還以為只不過是是進來了幾個人,可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碰見其他人。

「哈哈!」陸方頓時大笑了起來,聲音就在這山洞之中迴響。

這裡面到處都是寒冰,同時有著一股陰風吹出,吹在人的身上就感覺到毛骨悚然。

陸方嘴角勾了起來,彷彿是看見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

「你算什麼東西?」陸方諷刺著說道。

就在面前這道人影還沒有說出其他話的時候,陸方抬手就是一劍,劍花飛舞,密密麻麻的劍光就在這片刻之間浮現而出,好像是一朵朵的花,瀰漫在這山洞之中。

這道黑影臉色頓時大變,似乎是沒有想到陸方居然能夠施展出如此可怕的攻擊。

「你是誰?」這山洞深處的陰風已經十分的濃郁,交手之間其實十分的艱難。

可是沒有想到雙方交手的時刻,居然出現了這樣的結果。

特別是面前的這道黑影,看著陸方居然這麼不好對付,轉身就走,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陸方輕哼了一聲,也追殺了上去。

「咦,這裡是怎麼回事?怎麼有這麼多的陰氣?」就在陸方一路追殺上去的時候,突然就有這一個聲音在陸方的耳旁響起。

「天老,你醒了?」陸方笑著問道。

就在之前的時候,天老一直都沒有出現,自從上一次的事情之後,天老就時不時陷入沉睡之中,因此陸方倒也不覺得有什麼古怪,只道天老又再一次沉睡了。

「是這樣的,化龍長老給了我一個機會,到這陰風洞之中來探險,磨練自己的劍術。」

陸方解釋著說道,天老聽到這裡,一雙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差異。

「這裡面陰氣十足,恐怕會誕生出許多的充滿充陰氣之物,這些東西都對神魂有著極大的好處,你要是得到了,的確能夠補充自己的神魂,在接下來的過程中變得更強,對你的劍道領悟也會有極大的好處。」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