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逸天?竟然是陸逸天,你們看到沒有?陸逸天竟然來咱們班級了!”

“陸逸天來咱們班級幹什麼?實在是太帥了,太有型了!”

一個個聲音從旁邊傳出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門口,臉上盡是驚喜之色。

陸逸天可是學校裏面出名的富二代,關鍵是,陸逸天不僅僅是富二代,還是一個典型的成功富二代,沒有李雲樂那樣的囂張跋扈,也沒有那些富二代一樣的花心風流,簡直就是好男人的典範,神祕的富二代之王!

這樣的人物更加吸引學生的注意,自然學生們對陸逸天的關注更加的多!

“蘇逸。”陸逸天站在門口,對着裏面輕輕喊了一聲。

蘇逸正和唐婉心聊天呢,聽到門口的聲音,不由轉頭看向了門口。

看到陸逸天,蘇逸也不由挑了挑眉毛,心中一動,已經知道陸逸天的目的,慢悠悠的站起身來,擡步向着外面走去。

陸逸天站在門口,看到蘇逸走出來,也不由轉身走到了走廊裏面。

“陸逸天,我之前不是已經和你說過,對你的所謂合作我沒有什麼興趣,你還來找我幹什麼?我很忙的!”蘇逸站在窗戶旁邊,鬱悶的看着陸逸天,和唐婉心正打情罵俏的開心呢,被人打擾多鬧心。

陸逸天歪頭看了蘇逸一眼,也不由笑了笑:“蘇逸,我知道錢峯的事情一定和你有關係,能夠將錢峯端掉,而且不費吹灰之力,你確實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出乎你的意料之外,和我有什麼關係?”蘇逸眨巴兩下眼睛,好奇的看着陸逸天:“大哥,你有事說事,沒事拉倒,沒看到我正在忙嗎?”

陸逸天皺了皺眉頭,蘇逸這樣的態度以前陸逸天在天海大學從來沒有遇見過,天海大學的學生,誰看見陸逸天不是畢恭畢敬的,什麼時候敢和陸逸天這樣說過話。

現在蘇逸這樣說話,確實讓陸逸天心中不爽,卻又無可奈何。

畢竟,是陸逸天過來找蘇逸的,可不是蘇逸上杆子求他的,這概念可完全不同。

陸逸天點了點頭,深深看了蘇逸一眼,轉身向着外面走去:“你放心,我保證,遲早有一天你會來找我,你幹掉了彪狼和錢峯,你以爲事情就能這樣簡單結束?” 陸逸天說完這句話,故意放滿了腳步,按照蘇逸的聰明勁,肯定能想到陸逸天話中有話,會過來問個究竟也說不定。

可是等了半天,陸逸天也沒有等到蘇逸的迴應,轉過身看了一眼,眼睛卻不由睜大。

走廊裏面哪裏還有蘇逸的腳步,這傢伙早就跑到裏面找唐婉心去了。

陸逸天徹底絕望了,這個傢伙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陸逸天是真的看不透蘇逸到底是什麼人,這傢伙也實在是太奇葩了。

別說是陸逸天,就連周圍的學生都傻眼了。

陸逸天是什麼人?在學校裏面可是呼風喚雨的存在,除了陸青能夠和陸逸天抗衡之外,就連死去的錢峯看見陸逸天都要畢恭畢敬的,根本不敢造次。

要是能在大學裏面結識這樣的人,那以後在大學裏面都不用再有任何擔憂,甚至是以後到了社會上,憑藉陸逸天的實力,想要混個工作,一輩子一勞永逸都非常簡單。

這麼好的事情多少學生都撅着屁股等着陸逸天臨幸呢,蘇逸卻完全不鳥陸逸天。

不鳥也就算了,蘇逸竟然還完全無視陸逸天,就這個態度,足夠讓在場的人徹底震驚,蘇逸這個傢伙也實在是太狠了。

“婉心,週末我們去遊樂場好不好?我聽說遊樂場有不少好玩的,我們還從看來沒去過呢!”蘇逸笑眯眯的湊到唐婉心身邊,伸手拉起唐婉心的小手道。

唐婉心臉色一紅,急忙掙開蘇逸的手:“蘇逸,我週末,週末有時間,你先回去上課吧,一會兒老師來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這才美滋滋的回到了椅子上。

“錢峯的事情是不是你幹得?”一道冰冷的聲音從蘇逸後面傳出來,嚇得蘇逸差點從椅子上禿嚕下去。


回過神,蘇逸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自己身後的藍靈兒,這才鬆了一口氣:“大姐,你想嚇死我是不是?”

藍靈兒臉色平靜,淡然的看着蘇逸:“錢峯的事情一定和你有關,不然的話,彪狼和錢峯怎麼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來?在學校裏面大庭廣衆之下互相殘殺,彪狼應該不會那麼傻吧?”

蘇逸笑眯眯的咧開嘴,伸手拍了拍旁邊的林凡:“沒有辦法,錢峯禍害我的兄弟,我肯定不會放過他,彪狼呢,則是禍害學生,在學校裏面銷售違禁品,身爲一個帥哥,我一定要做出表率來才行,不然我怎麼能對得起大家對我的讚賞呢!”

林凡膽戰心驚的道:“老大,這件事情真的和你有關係啊,我還以爲……”

“蘇逸!”突然,一道嫵媚的聲音從外面傳出來,幾乎所有學生的目光又都看向了教室門口。

“我,我是不是看錯了?今天,今天是什麼情況?大二的雙王竟然都來了!?”

“陸青,我的媽啊,長得比照片上好看多了,我的媽呀,這一對大傢伙,我的媽,不行啊,我暈奶!”

一道道驚呼聲從教室裏面傳出來,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陸青。

確實,陸青實在是太勾人了,本來身材就非常的好,偏偏還喜歡穿襯托身材的衣服,那一對豐滿的碩大被衣服包裹的好像要爆出來一樣,隨便站在那裏,那一對豐滿還在微微晃動,看得人眼花繚亂。

蘇逸看見門口站着的陸青,第一時間看向了唐婉心。

今天上午蘇逸還打算解釋和陸青的事情呢,沒有想到現在陸青就來了,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蘇逸不在,出去玩去了,你明天再來!”蘇逸揮了揮手,直截了當的說道。

陸青輕笑一聲,看着蘇逸的樣子,擡步走進了教室裏面。

瞬間,所有教室的男生都安靜下來,一個個歪頭看着陸青,哈喇子差點流出來。

“怎麼?還要我親自來請你來呀?”陸青伸手勾住蘇逸的脖子,身體直接貼在了蘇逸的身上。

要說大,蘇逸現在算是體會到了,陸青的大絕對是無與倫比的大。

雖然說藍靈兒的也非常的大,但是和陸青相比,還是差了兩個尺寸,就現在看來,陸青的尺寸至少已經達到了E,一隻手根本就抓不住。

蘇逸感受着臉上傳來的陣陣柔軟的彈性,也忍不住微微張開嘴,這種時候完全沒有辦法保持鎮定。

不過很快,蘇逸就反應過來,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在教室裏面,陸青竟然就這麼大膽。

大膽也就算了,關鍵是,唐婉心還在教室裏面呢,這畫面被唐婉心看到,蘇逸之前所有的解釋不是都白費了。

“對不起,請你把手拿開。”突然,一道清脆的聲音從旁邊傳出來,蘇逸猛地睜開雙眼,一眼就看到站在一旁的唐婉心。

唐婉心臉色平靜,不過眼神卻非常堅定,伸手拉住蘇逸的大手:“蘇逸是我的男朋友,請你放尊重點。”

全班的學生都沸騰了,我勒個去,什麼情況,三英戰呂布嗎。

藍靈兒,唐婉心,陸青,三個性格迥異的女人,現在竟然爲了一個蘇逸在爭風吃醋。

這樣也就算了,最主要的是,她們三個似乎沒有一個要走的意思,反而是大有一股**點燃,隨時都會爆發的狀態。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蘇逸,在這個關鍵的時候,他們倒是想看看蘇逸到底是什麼想法,究竟應該怎麼做才行。

“呵呵,小妹妹,你是不是誤會了?我和蘇逸可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你千萬不要以爲我是過來和你搶男朋友的!”陸青站在一旁,手也沒有放開蘇逸的意思,笑眯眯的說道。

蘇逸心中狠狠鬆了一口氣,幸好,幸好陸青沒有胡說八道,不然都不知道該怎麼和唐婉心解釋。

“我只是過來找我的情人的,怎麼?你該不會什麼事情都要管吧?我和我的情人說話,和你也沒有什麼關係吧?”陸青小手兒的力度突然加大,蘇逸只感覺自己眼前一片柔軟,一股濃烈的香味鑽到自己的鼻子之中,整個頭都和旁邊的一對豐滿來一個無縫銜接。 突如其來的情況讓蘇逸也沒有想到,陸青這一對豐滿緊緊貼在蘇逸臉上,蘇逸感覺自己的鼻子都要被堵住,聞到的全是慢慢的香味。

尤其是那兩團柔軟,幾乎要將蘇逸完全包裹其中,要說舒服有多舒服。

唐婉心的臉色瞬間大變,這可是在教室裏面,所有的學生都看着呢,大家誰不知道蘇逸和唐婉心之間的關係。

現在陸青突然出現橫叉一槓子,而且還弄出這樣誇張的事情來,如果唐婉心就在這裏看着的話,以後在這個班級,唐婉心還怎麼能待得下去?

深吸一口氣,唐婉心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上前一步,伸手抓住蘇逸的手,接着將蘇逸的身體硬生生的往自己的旁邊拽了拽,伸手將蘇逸的頭也拽了過去。

蘇逸還沒等明白是怎麼回事兒呢,自己的頭又往左邊歪去,直接落在了另外一團柔軟之中。

這團柔軟和剛纔的柔軟完全不同,比起剛纔的柔軟,這一團柔軟明顯更加的充滿彈性,蘇逸也爽的差點叫出聲來。

“我說過,蘇逸是我的男朋友,希望你自重,你如果再過分的話,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唐婉心不滿的看着陸青,堅定說道。

不管是誰,也不能搶走蘇逸,這是唐婉心的底線,這是她的男朋友,誰也不好使。

陸青也挑了挑眉毛,詫異的看了唐婉心一眼,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唐婉心,我知道你是唐家的大小姐,確實不好惹,但是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知道,賀老是你爺爺是不是?你真以爲我不知道你的背景?你以爲只有你們陸家都調查別人,我就不能嗎?”唐婉心堅定的擡起頭,完全不理會陸青的威脅。


陸青雙眼一亮,低頭看着蘇逸,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來。

蘇逸靠在唐婉心的身上,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想法,兩個女人之間的對壘就算是蘇逸想插嘴也插不上,這個時候最好的就是好好享受柔軟再說!

這感覺,實在是太好了!

周圍的學生都已經看傻了,尤其是那羣男生,一個個都吞嚥着口水,尼瑪的,蘇逸也太幸福了,這麼多女人圍着他也就算了,而且還這麼過癮,剛纔蘇逸的頭也在兩個女人的胸前來回遊走。

最主要的是,這兩個女人隨便拿出來一個都是學校裏面出名的大美女,就算是能夠碰到一個,都足夠晚上笑醒了。

蘇逸可倒好,一下子竟然有兩個人搶。

唐婉心還沒等開口,突然一隻手從後面伸出來,直接將唐婉心的手打開,快速的將蘇逸的頭抓到了後面。

“砰!”的一聲悶響,蘇逸的腦袋直接躺在了一團更加巨大的柔軟上,那滿是彈性的感覺讓蘇逸終於忍不住微微張開嘴,心中暗呼:“實在是太爽了!”

“你們兩個爭吵和我無關,但是你們不要傷害蘇逸,不然的話,不要怪我不客氣。”藍靈兒淡淡的說了一聲,完全無視面前的唐婉心和陸青。

這一下,就連旁邊的林凡都坐不住了。

我尼瑪,實在是太欺負人了,蘇逸在幹什麼,三個女人竟然輪流搶着要抱。

虐狗,也虐的差不多了吧,蘇逸這樣實在是讓人沒有辦法接受。

蘇逸倒是不在乎面前的人,就現在的情況而言,蘇逸是全身在感受着身後的柔軟,藍靈兒的巨大,蘇逸之前就已經見識過,現在好不容易又能碰到,蘇逸可不願意就這樣挪開。


三個女人竟然在爭搶一個女人,全班的男生都坐不住了,實在是太過分了,蘇逸這享受的有點太……過癮了。

不理會周圍的人,蘇逸笑眯眯的靠在椅子上,閉着眼睛舒舒服服的聽着三個女人吵,心中也開始YY起來。

如果這三個女人都能收入到自己的胯下……不是,身邊的話,那以後不是太幸福了,每天就看着三個女人爭風吃醋都是一種享受。

“真是沒想到,蘇逸竟然這麼搶手,竟然還有這麼一個美女對蘇逸有意思呢?唐婉心,你也不行啊,你們班級的女生你都看不住,還想要看着我?”陸青輕笑一聲,一雙含春的雙眼緊盯着唐婉心。

唐婉心咬了咬下脣,其實剛纔藍靈兒的舉動讓唐婉心也有些鬱悶,藍靈兒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幫助她一起對付陸青的嗎,怎麼現在還反過來對自己的盟友下手了。

對於唐婉心的想法,藍靈兒根本就不知道,她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絕對不能讓蘇逸收到傷害。

剛纔藍靈兒看得清清楚楚,蘇逸明明已經被憋得快喘不過氣來了,要是不抓緊時間救他的話,萬一憋死了怎麼辦。

可是事實上,藍靈兒根本誤會了,蘇逸哪裏是什麼被憋得喘不過氣來?明明蘇逸是舒服的臉色漲紅,身體某偶地方已經開始有反應了,絕對是正常的生理現象。

要是藍靈兒知道蘇逸的想法的話,估計藍靈兒死都不會碰觸蘇逸一下。

“這個不用你管,藍靈兒是蘇逸的妹妹,他們兩個有什麼舉動都是正常的,我爲什麼要對付她?”唐婉心不甘心的回敬了一句。

“哦?是嘛?”陸青挑了挑眉毛,歪頭看了藍靈兒一眼,眼珠轉了轉:“一個姓蘇,一個姓藍,兩個人是兄妹,唐婉心,看來你還是太天真啊!”

說完,陸青轉身向着外面走去,就現在的情況看,陸青想要蘇逸出來是不太現實的事情了。

既然是這樣的話,陸青又何必要苦苦堅持,還不如直接現在離開,反正陸青現在也已經摸清蘇逸周邊的情況了。

只是經過這一次事情,陸青的心中卻已經將蘇逸放在了心中,就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蘇逸已經牢牢的鑽進她的心中,就算是陸青想要甩都甩不掉了!

藍靈兒看着陸青離開,這才低頭看了蘇逸一眼,卻發現蘇逸的臉色更加的紅,閉着眼睛一臉的享受,哪有一點痛苦的樣子。

眨巴兩下眼睛,藍靈兒才注意到蘇逸的腦袋放的位置,當即伸手推開蘇逸,轉身向着座位走去。 “哎,這怎麼就走了?”蘇逸突然感覺自己後面的柔軟消失,也不由轉頭喊了一聲。

唐婉心看了蘇逸一眼,也轉過身向着自己的座位走去。

蘇逸吧唧兩下嘴,什麼情況,剛纔不是還很快樂嗎,怎麼現在就都走了。

鬱悶的搖了搖頭,蘇逸回想着剛纔柔軟的感覺,也忍不住咧開嘴,這就是良好的開端,只要培養出前期來,後面的事情不是好辦多了。

正所謂萬事開頭難,現在蘇逸把開頭都已經搞定了,以後再創造這樣的局面,絕對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了。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