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波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猙獰的笑容「哈哈,我是誰?我叫陽波,是黑山鄉的鄉長!陽剛是我的侄子!」

「你就是陽波!」

林洛眼中閃過一絲凌厲之色,此人絕對可算害他父親的罪魁禍首,身為鄉長卻以手上的權力來逼迫農民低價賣出烏木,不同意就採取極端手段,生生搶走的烏木,還將對方打成重傷,這樣的行為,比流氓還要流氓,而且沒有他的支持,陽剛也不可能那麼囂張,所以此人一出現,林洛就決定無論如何不能放過他。

「林洛,我也不給你廢話,總之,你打傷了我的侄子,就要付出代價,你打斷了他的兩隻手臂和一條腿,我就打斷你的雙手和雙腿!」

說著,陽波就從身邊的好人手中拿過一隻警棍,臉上儘是嘲弄與猙獰的神色,緩緩向林洛走去。

「鄉長小心,他很危險!」劉奎連忙提醒道。

「沒事,他雙手被拷,我還不信,他有多大的能耐!」

眼看勸說無用,劉奎只好拔出了手槍,跟著陽波的身後,警惕的指著林洛。

看著提著警棍走到自己身前的陽波,林洛嘴角卻帶著一絲淡淡的不屑。

「小子,你得罪了我,你就死定了,不但你要遭殃,我還要讓你的一家人都一起遭殃!」陽波冷冷一笑,手中的警棍就狠狠的砸向林洛的腦袋而來。

「砰!」

林洛目光一沉,一腳踢出,頓時,陽波的身體就應聲而飛。

「不要動!不要動!」

劉奎心中一緊大聲喊道,不過他握槍的雙手卻有點顫抖,眼前的年輕人實在太過厲害。

林洛淡淡的看了一眼劉奎,根本不理會,看向正被扶起的陽波,嘴角的表情更加的不屑。

劉奎漸漸退到了陽波的身邊,關心的問道「鄉長,您沒事吧!」

小腹正一陣陣的抽疼,陽波赤紅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林洛,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劉奎身上的槍上「把槍給我!」

「鄉長,這不符合規矩吧!」

「給我!」陽波的語氣中帶著一絲不耐煩。

「好吧!」

林洛的目光一縮,眼中閃過一絲殺機,他雙手猛的一掙,就聽到咔嚓一聲,手中的手銬就斷裂了開來,並且身影一閃就來到了劉奎的身邊。

猝不及防下,劉奎只感覺手中一輕,手中的手槍就已經不見,下一刻,他就驚駭的發現,槍口正對在陽波的額頭上,一時間,他只感覺全身冷汗直流「林洛,你,你不要亂來,他是鄉長,快點放下槍!」

浦江東 林洛臉上浮現出一絲嘲諷的笑容「鄉長?我看不像吧?是流氓頭子還差不多!」

陽波被槍指著腦袋,心中十分的緊張,汗水滲透了他的內衣「林洛,你放下槍吧,這件事我就不追究了!」

林洛搖搖頭,嘴角上浮現出了一絲輕蔑的微笑「這次不是你追究不追究的問題,而是我願不願意放過你!」

「林洛,你知道你現在的行為是什麼行為嗎?快點放下槍,不然誰也救不了你!」劉奎小心翼翼的說道。

「呵呵,是嗎?」說著林洛從兜里掏出了電話,然後再次撥通了劉棟升的電話「你好,劉局,我是林洛!」

「啊,林先生,你沒事吧,我和郝書記已經在趕來黑山鄉的路上!」電話中傳來劉棟升焦急的聲音。

「我沒事!」

「沒事就好!林先生,郝書記要和你通話!」

「林先生我是郝建明,你沒事就好,你放心,這次的事情我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很快我們就到黑山鄉了!」聽到電話中已經轉變成了郝建明的聲音,林洛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微笑。

「郝書記,謝謝關心!我就等著你的到來哦!再見!」說完林洛就掛掉了電話。

林洛調的是免提,所以,電話中的劉棟升,郝建明的聲音陽波和劉奎都聽得十分清楚,一時間,他們的臉色都有點變幻莫測。

在整個城陽縣,一提到郝書記,恐怕就只有那位一哥,雖然不是經常和郝書記見面,但是陽波對郝書記的聲音還是非常熟悉的。

「林,林先生,請問你電話中的郝書記和劉局長是什麼人?」陽波的話語有點顫抖。

惡魔總裁的復仇工具 林洛臉上閃過一絲笑意,放下了手中的槍,並且遞給了劉奎「郝書記叫做郝建明,劉局長叫做劉棟升!」

雖然明知道應該是這個結果,但是從林洛的口中說出,依然充滿了震撼性,陽波與劉奎的雙眼就不自主的獃滯起來,看向林洛的眼神已經帶著一絲深深的畏懼。

電話中郝書記與劉局長對林洛的語氣十分的奇怪,甚至說帶著一種恐慌和尊敬,這讓他十分的不解,為什麼堂堂的縣委書記為什麼會對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如此的尊敬?

「林先生,我為剛才的一切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陽鄉長,你不是要打斷我的四肢嗎?怎麼又向我道歉來了?我可是承受不起啊!」林洛陰陽怪氣的說道。

陽波連哭的心思都有了,雖然他心裡恨不得將林洛殺了,但是對方卻有縣委書記撐腰,他不得不卑躬屈膝取得對方原諒,不然後果無法設想

「林先生,我們真的知錯了!不知林先生是否願意進一步說話!」

「不用了,還是等郝書記和劉局長來了再說吧!」林洛淡淡的回答道。

陽波臉上寫滿了無奈,他對著身後的幾名幹警都揮揮手,很快幾名幹警就退了出去。

「噗通!

陽波忽然跪在了林洛的面前「林先生是我不對,我冒犯了您,求求你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我吧,這張卡里有三十萬,算是我對您的補償!」能夠將整個黑山鄉經營得水泄不通的陽波,絕對能屈能伸。

林洛看了眼陽波手中的銀行卡,然後伸手接了過來,見到林洛肯收下,陽波心中一喜,並且繼續說道「林先生,先前都是我的不對,我保證以後再也沒有人會去騷擾您和您的家人,還有,那賣烏木的錢,我也會儘快還給你,不管你有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您!」

看著低聲下氣的陽波,林洛的腦海中卻出現了父親那凄慘的樣子「陽鄉長起來吧,還是等郝書記劉局長來了再說!」

「你!」陽波看到對方收了錢居然還是不肯鬆口,心中的怒氣又升了上來,不過情勢比人強,他卻不能發火,只能低聲下氣的再次求饒。

不過在接下來林洛卻懶得理會對方,乾脆站在原地閉目養神起來。

而陽波去劉奎只能無奈的站在旁邊,臉上的神色陰晴不定。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林洛的電話響了,卻是郝建明與劉棟升到了,林洛告訴了他們自己所在的位置,不到兩分鐘,郝建明那肥胖的身體就闖了進來,身後跟著劉棟升一大群人。 一看到來人真是郝建明,陽波與劉奎心中都是一陣絕望,他們臉上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喊道「郝書記,劉局長你們來了?」

郝建明瞪了一眼陽波一眼,然後臉上出現了燦爛的笑容「林先生我來晚了,讓您受委屈了!你放心,那些敢胡亂做事的人,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

陽波與劉奎身體同時一顫,用哀求的目光看向林洛。

「劉奎你這是什麼意思,還不將槍收起來!」劉棟升也大步走了進來,並且在訓斥了劉奎后就笑著對林洛說道「林先生,劉某人來晚了,讓你您受苦了!」

「郝書記,劉局長,你們來的不晚!我並沒有吃什麼苦!」林洛微笑道,對方既然這麼跟面子,一起來到了向政府,他也自然不會表現得很高傲。

「郝書記,劉局長,林先生,這裡不是方便說話的地方,不如到我辦公室去吧!」陽波躬身向眾人說道。

「我看不必了,這件事就在這裡說清楚就好!」林洛忽然插話道。

陽波頓時臉色一白,眼中儘是怨恨的神色,林洛伸手拿出一張銀行卡說道「這是先前陽鄉長給我的,說是裡面有三十萬!看來鄉長的工資很高嘛!」

接過銀行卡的郝建明冷冷的盯了一眼陽波,然後對身後的秘書說道「小張,馬上給老薑打電話,讓他也來一趟黑山鄉!」

陽波一聽差點暈倒,因為郝建明口中的老薑乃是城陽縣的縣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凡是當官的最怕的就是紀委的,因為紀委一上門准沒有好事。

「林先生請吧,這裡不是久留之地!」郝建明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

「好!」

林洛點點頭,他的目的已經達到,也沒有必要留在這個冷冰冰的房間之中。

看著林洛與郝建明並肩離開,陽波整個人都軟倒了在地上,在黑山鄉他是當之無愧的土霸王,但是那也只是黑山鄉,離開了黑山鄉他啥也不是。

旁邊的劉奎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

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林洛會那麼有恃無恐,因為他的關係很硬,是他去將他抓來的,而且他還用槍指過他,更何況他還是陽波鐵杆手下,傾巢之下焉有完卵?

「鄉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劉奎擔心的問道,現在他將希望都寄托在了陽波身上。

「怎麼辦?該怎麼辦?」陽波的神情有點癲狂,他的靠山在縣裡不過是一個副縣長,但是現在縣委書記都來了,對方還能救他么?

一個副縣長和縣委書記作對?開什麼玩笑,陽波還沒有自信到,自己可以讓對方不顧一切的來救他。

不過這畢竟是一點希望,他還是撥通了對方的電話。

「喂,老陽,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來電話?」電話中傳來了魏副縣長的聲音,對方叫做魏志德和陽波是高中同學,聽到對方的稱呼,陽波心中稍安。

「老同學,你要救我啊!我要完了!」這是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所以陽波什麼也顧不了,直接喊救命。

「老陽是怎麼回事?」

魏志德的聲音一沉,能夠坐上副縣長的位置沒有幾分頭腦,幾分修養怎麼行,一聽陽波的聲音,他就知道陽波可能闖了什麼大禍。

陽波也不敢隱瞞,從頭到尾將從林國兵那裡去買烏木開始到現在都講了一遍,差不多花了十多分鐘,當他講完后,對方的聲音沉默了,而這一刻,陽波心中卻猶如十五隻吊水桶—七上八下,他屏氣凝神等待對方說話。

大約三十秒后,電話才傳來魏志德沉重的聲音「老陽啊,你身為政府官員,怎麼能夠做出如此糊塗的事情!」

「老魏啊,我也是一時糊塗,你一定要救我!如果你都不救我,那我這輩子就真的完了!」他做的這些事,在平時的確不算什麼?但是上面要整你,就算一件小事都足以讓你玩完,更何況這還不是一件小事。

「老陽不要急,我問你,郝書記和劉局長是不是對那名年輕人很恭敬?」

聽到魏志德問話,陽波精神一震,回憶了一下郝建明到來的過程,發現他與劉棟升對林洛都有一種莫名的尊敬「不錯,他們的神態間對那林洛有一定的忌諱!」

「這就不對啦!按你的說法,那林洛不過是一個普通農民的兒子,又沒有背景,怎麼會讓郝書記對他如此尊敬?或者是他背後還站著什麼樣的大人物?」魏志德的聲音中帶著一層深深的疑問。

「老魏,他們林家的祖宗三代我都查過了,絕對沒有大的靠山,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陽波肯定的說道,他在黑山鄉是土皇帝,但是他每次做事都做的極為穩妥,這也是為什麼他做了七八年的鄉長,也沒有出過事的原因。

「既然他家沒有後台,為什麼郝書記會這樣對他,如果不是他有靠山,以郝書記的性格也不會大半夜的跑到黑山鄉去,肯定還有你沒有查到事情!」魏志德不愧是副縣長很快就做出了肯定。

「啊,那,那我該怎麼辦?」陽波不由急了。

「不要急老陽,我們是老同學,我只能說,我會盡最大的努力,這次你鄉長的位置估計是保不住了,我會向市裡的周市長打電話,郝建明雖然是縣委書記,不過周市長的話他還是不敢不聽的!」

聽到魏志德那沉穩的聲音,陽波心中一陣感動,他雖然知道魏志德在市裡有關係,但是不知道是誰?現在知道了,他口中的周市長應該就是常務副市長周曉斌,在大華市,最牛的不是市委書記,而是市長李大剛,而周曉斌卻是李大剛的得力助手,如果對方能夠開口幫他說情,那麼甚至保住鄉長的位置也不能什麼難事?一時,他的心中又一次火熱了起來,臉上也恢復了一絲神采。

縣委書記與公安局長駕到,鄉政府早就鬧翻了天,自有辦事員將他們迎到了會議室,而鄉里的黨委書記徐偉也連夜趕了來,他雖然是黑山鄉的一把手,但是他的話卻不管用,因為鄉里的大大小小的部門幾乎都是陽波的親信。

與其說是一把手,還不如說是傀儡,不過現在卻有一個機會擺在了面前,他強忍著內心的喜悅,親自為領導們端茶送水,絲毫沒有覺得這樣做沒有一點不妥。

在辦公室坐定后,林洛就簡單的將發生在自己父親身上的事情講述了一遍,聽話的過程中,郝建明拍了好幾次桌子表示自己的憤怒,這使得旁邊的徐偉看的暗自高興,郝書記越是生氣,那麼陽波就會越慘。

話音一落,郝建明就忍不住表態道「林先生,這件事你放心,既然那烏木是你父親挖到的,就是你們家的,那陽波身為政府官員,居然做出欺男霸女的事情,他已經適合做黑山鄉的鄉長,我會向縣委建議,去掉他的職務,至於,其他的問題,縣紀委和公安局都會迅速的介入!」

聽郝建明這樣說,林洛雖然知道有討好之嫌,其實按照國家的法律,那烏木還真不能算林家的,不過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陽波讓人直接沒收了烏木連半分補償都不給這絕對是過份的,甚至最後還將他父親打成重傷。

林洛生氣憤怒的不是烏木被搶走了,他生氣的是為他們這種霸道的行為,還有父親的傷勢,所以聽到郝建明要將烏木所賣的錢給他,他就連連擺手「郝書記,烏木的確是屬於國家的,所以這個錢我不能給,不過給些補償費那事應該,這個我倒是可以替父親接受!」

「好!林先生不為錢財動心,真是高尚啊!」郝建明拍著手讚賞道。

「是啊,林先生果然是高風亮節啊!」劉棟升見有一個拍馬屁的機會,當然不會放過。

至於站在旁邊摻茶的徐偉早就聽得心驚不已,他心中太好奇了,這個看起來貌不驚人,穿著也不怎麼樣的青年到底是什麼?縣委書記也要按照他的意願來辦事!

忽然,一道身影走入了會議室,正是黑山鄉的鄉長陽波和黑山派出所的所長劉奎,不過此時對方的臉上倒是顯得比較鎮定,看的徐偉暗自冷笑,故作鎮定。

如果陽波被撤了,那麼他將會成為黑山鄉當之無愧的第一人,想到這裡他心中的怨氣不由化解了不少,於是,他臉上露出了笑容「陽鄉長,劉所長來了!」

當世窮富 「老徐你也來了!」

陽波臉上勉強擠出一絲微笑,知道對方早就巴不得自己下台,現在也是幸災樂禍。

「徐書記好!」劉奎倒是規規矩矩的問好。

「郝書記,劉局長!林先生!」接下來陽波向會議室的幾人依依打過招呼,就站到了一邊不再說話。

現在郝建明等人在等,等紀委的到來。

忽然,郝建明的秘書臉色微微一變,然後將電話送到了他的身邊,郝建明一見來點顯示,也微微變色,連忙站了起來,摁下了接聽鍵「周市長您好,我是郝建明!」

「建明同志你好!」

郝建明的肥胖的身子不由一直「周市長您好,請問您有什麼要吩咐?」

「是這樣的,聽說你大半夜的跑到了黑山鄉?」

周市長平穩的聲音傳來卻讓郝建明眉頭不自覺的一皺,倒是不遠處的陽波劉奎兩人聽到郝建明口中喊道周市長讓他們眼睛一亮。

周市長打電話來了,就算再慘,也總比先前要好過不少,想到這裡,他不由目光打量起安穩坐在會議室中的林洛「這一切都是這小子引起的,真是該死啊!」

「不錯,黑山鄉發生了一件特殊的事情!」

「哦!」

「是這樣的,周市長!」花了幾分鐘,郝建明將事情的起因講述了一遍。

「原來是這樣,這七八年來,陽波同志在黑山鄉的工作還是值得肯定的,只是這次犯了一個小錯誤,俗話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我看此事就從輕從小處理吧,鬧大了不好!」

「周市長,可是林洛他!」

「建明同志啊,你可是政府官員啊,要經得住外界壓力啊!至於事情該怎麼做,還是你決定,我只是隨口問問,好了,就這樣,我先掛了!」

聽著電話中那嘟嘟嘟的聲音,郝建明差點破口大罵,對方也太無恥了點,想要做好人,又不想與自己扯上關係,想要讓自己去得罪林洛。 林洛是什麼人,連李市長都要緊張的人,他能得罪嗎?他可是還想往上升的!

「對了,李市長?」

郝建明雙眼一亮,快步走出了會議室,來到了鄉政府一個隱秘的角落,撥通了李大剛李市長的電話。

「您好李市長,我是城陽縣的郝建明,我有一個事情要向您彙報!」

「哦,是建明同志啊,這麼晚了,是不是有什麼急事?」李大剛的語氣十分的溫和,上次郝建明辦事不錯,賀書記很滿意,所以他對郝建明也對了一分好感。

「是這樣的!」郝建明再次將事情講述了一遍,最後提到周市長打電話來保陽波,他明顯感覺電話中李市長的呼吸沉重了不少。

「建明同志,你做的很好!堅守陣線不必理會其他,其他方面由我去,總之一句話,讓林洛滿意!」

「知道了!」掛掉了電話后,郝建明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周市長啊,周市長,你會用這招,難道我就不會用嗎?」

大華市,一座政府別墅中,周曉斌正在書房中欣賞一幅「猛虎下山圖」,圖中的斑斕巨虎栩栩如生,好似要從畫中飛騰出來一般。

周曉斌42歲,中等身材,臉上掛著一副金絲眼鏡,為他增添了幾分儒雅之氣,看著那圖中的猛虎,他嘴角不自覺的浮現出微笑「心如猛虎!」

42歲能夠坐上地級市的常務副市長也算得上「年輕有為」了,在很早他就明白了一個道理,想要在官場上走的更遠,最重要的不是政績,而是站隊。

站隊這是一個很深奧的詞語,站對了,可能以後就平步青雲步步高升,站錯了,好者,原地踏步,壞者,就被逐出官場。

而今,他已經勉強算得上一方大員,感受著被的官員在他面前那種唯唯諾諾的樣子,他感覺十分的舒服,十分的有成就感。

忽然,隨著一陣震動之聲,他身旁的電話響起,他拿起一看,臉上出現一絲疑惑之色,因為電話居然是市長打來的。

他臉色自得的表情消失不見,變得謙恭起來「你好市長!」

「曉斌同志還沒有休息嗎?」電話中傳來了李大剛特有的雄渾聲音。

「還沒有!」

「郝建明同志向我彙報了黑山鄉的事情,我覺得處理得不錯,對於那種黨內的蛀蟲,我們都應該堅持一個態度,清理再清理!」

周曉斌臉色猛的一變,他想不到為什麼小小一個黑山鄉連李大剛也會去關注,而且他語氣中對他參與到了其中表示十分的不滿。

在大華市,他是屬於李大剛一派的,據說李大剛後台很強,最近似乎又與蓉城市的市委書記賀為民搭上了關係,而賀為民則是有望在換屆之時,登上西南省的二把手的熱門人物。

想到這裡,他身子不由微微一顫,連忙說道「市長同志,此事是我唐突了,主要是我被下面的一些同志蒙蔽了雙眼,我保證下次再也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李大剛聽到周曉斌如此低聲小氣的道歉,滿意的點點頭「嗯,曉斌同志的覺悟還是很高的,我相信你!就這樣吧,改天一起坐坐!」

「好!謝謝市長!謝謝!」

聽到李大剛似乎已經放過了自己,周曉斌心中深深的鬆了一口氣,得罪了李大剛除非他找到別的靠山,否則這輩子就別想再升上去了,如果他年齡大了還無所謂,但是現在他才42歲,上升空間還很大。

想到這裡,他就對打電話來的魏志德心中十分的不滿,不過魏志德乃是投靠他的一個官員,雖然不滿但是也不能讓人家寒心了,所以他撥通了他的電話說了句「魏志德同志,黑山鄉的事情李市長親自過問了,恕我不能幫忙了!」

接起電話的魏志德聽到一句冷冰冰的話語后,接著電話中就是一片盲音,他臉上不由出現了一絲惱怒的神色「陽波啊,你可是害慘我了!」

郝建明龍行虎步的走入了會議室,臉上的神情淡然,使得想要從他臉上看出一點什麼的陽波,只能悻悻的收回眼神。

忽然,陽波感覺褲兜里的手機發出了震動,他連忙告罪走出了會議室,等他走回會議室已經臉色慘白若死灰,見到陽波的樣子,劉奎也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忽然,他的目光落在了會議室上安然而坐的林洛身上,眼中儘是濃濃的猶豫之色。

思慮半晌后,他決定有必要一搏,如果不抓住這個機會,恐怕等紀委的人來了,他就會和陽波一樣徹底玩完。

他還年輕,還不容易才坐上所長的位置,如果他丟掉了這個位置,恐怕什麼都不是了,還會有人為了巴結他送這樣送那樣嗎?他已經習慣了當官的日子,所以他不想失去,不想!

「林先生,郝書記,劉局長我要檢舉揭發!你們能不能放我一馬,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聽從陽波的命令,林先生你能饒了我嗎?」劉奎幾步就來到了林洛幾人面前,然後猛的跪了下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