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也不再多說什麼,架起大鍋,點上火焰,往裡注水,開始燒水。

「你該不會是要煮了他吧?」小兔子眼睛睜的很大,非常吃驚,畢竟這個舉動,怎麼看怎麼向自己當日被煮的情形。

「自然,不過我只是讓他嘗嘗苦頭,順便幫他褪下毛,你沒發現他都長了好幾根嗎?」童毅反問,而後還特意將三禿子那幾根好不容易長出的羽毛給拔了。

「啊,我稀若聖葯的漂亮翎羽!」三禿子尖叫,心疼無比,畢竟這麼多天,就長了四根,結果被童毅硬生生的拔了,他都氣的要暴走,氣鼓鼓的瞪著童毅,似乎想要拚命。

「瞅啥瞅,你看你這幾根長的吧,黑不溜秋,一點靈性沒有,絕對是雜毛,我幫你拔了,是為了讓你更好的生長!」童毅一副為你好的樣子,道:「我現在就把他焚燒了,免得你以後還按照這個長。」

說著,他的手掌燃燒起一縷森白色火焰,眨眼間,那四根翎羽便被焚燒殆盡。

「這是什麼火,怎麼感覺渾身冷颼颼的呢?」三禿子瞪著大眼,沒想到自己的翎羽居然能被火焰眨眼焚燒,實在是讓他吃驚,最主要的是,這分明是火焰,竟不是炙熱無比,而是冰冷刺骨。

「哦,這是從遠古鱷龍那裡提煉的骨火,你要嘗嘗嗎?」童毅掃了他一眼,把玩手中拿一簇森白火焰,將其演化為一個小人,開始跳舞。

「嗖——」

骨火猛然突擊,童毅對準三禿子就是射了過去,來到其近前後,只聽嘩啦一聲,這一簇森白火焰竟然瞬間擴大,形成一道包圍圈,將三禿子圍繞,開始熊熊燃燒。

「你這是要幹嘛?」三禿子警惕的看著童毅,他雞皮疙瘩瞬間就起來了,感覺渾身異常冰涼,打起了寒顫。

「看到那是什麼了?」童毅指著不遠處。

「一口鍋。」三禿子答道。

童毅接著,道:「仔細看看,鍋裡面有什麼。」

「一灘紅水,怎麼了?」三禿子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那是辣椒水,現在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你是選擇被骨火燒成灰燼,還是選擇跳入哪裡遭罪?」童毅問道。

「打死不跳進去!」三禿子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他知道,童毅不會真正要自己命,最多就是嚇唬自己,畢竟他還是有些用處的。

「你確定?」童毅惱了,瞬間催動骨火,極速收攏,僅僅一瞬間,三禿子便知道什麼叫做冰火兩重天。

「快,讓我進鍋里!」三禿子嗷嗷大叫,他的心裡開始真的發慌,因為他發現,童毅這次來的是真的。

「給你三數的時間!」瞬間,童毅催動骨火,開闢出一條安全的路,而他也是直接喝道:「三!」

「哼,果然這樣,我已經進鍋了。」三禿子得意洋洋,靠在大鍋內,一副泡澡的樣子。

在骨火剛開闢出一條道路的一剎那,他便使盡吃肉的力氣,直接跳入了大鍋內。

「算你走運,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童毅冷哼,那簇骨火瞬間飛去,他將火候把握的很好,沒有燒毀大鍋,但卻令鍋內的令辣椒水瞬間沸騰,炙熱無比,三禿子也是當即慘叫出聲,想要跳出,不過童毅一句話,他瞬間老實了。

因為,童毅威脅他,道:「消停泡半個時辰,最多遭遭罪,蛻一層次皮,沒有什麼生命危險,但是你若敢出來,我絕對放火燒你!」


「蒼天啊,大地啊,快救救我吧!」聞言,三禿子都快哭了,仰天哀嚎。 「在這裡,我就是天,你就算喊破喉嚨也沒有誰會救你!」

末了,童毅又小聲補充一句,道:「你兔姐也被我下過鍋,險些被我吃掉,不過她因為吃了狴犴寶肉,化為人形,所以逃過一劫。」

「還敢說,嘗嘗我的神兔飛腳!」銀髮小姑娘又是暴走,滿頭銀髮飛飄,腳底流動銀光,瞬間向著童毅飛踢而去。

「咔嚓——」


童毅對此很有經驗,輕易躲過,不過他身後的那株古木瞬間被蹬折,這其實就是兔子蹬腿,只不過這個小兔子臉皮很厚,總以神兔自居,一些招數也是被她改名。

「乖哈,別淘氣,都說你平胸,你看看你這個樣子,就不能好好反省下?」

童毅非常從容的在小兔子的胸脯上佔了下便宜,而後瞥瞥嘴,道:「真是夠平,這麼久了一點變化都沒有。」

「色胚,我跟你拼了!」銀髮小姑娘大叫。

她直接向著童毅撲殺而去,滿頭銀色長發隨風飄動,淡紅色大眼,清澈靈動,只不過此時在噴火,因為他實在是氣壞了。

「給你一株五千年多年的紫靈參消消氣。」童毅掌心一閃,出現一根紫色大靈參,直接遞向小兔子。

「算你聰明,是五千年的紫靈參!」小兔子瞪了他一眼,一把將靈參捧過,也不在拚命,直接塞進嘴裡,開始品嘗。

「吭哧——」

小兔子門牙磨動,這株有紫霞縈繞的靈參就如同白菜一般被她極速啃食,不過片刻功夫,便全都進入腹中。

「下次不能給了,太敗家了。」童毅搖頭嘆息,感覺小兔子吃就是在糟蹋,心裡很痛,如同割肉。

「你還好意思說我敗家,小王八那一堆稀有靈藥都是三千年以上,結果你幾口就吃掉一株,甚至都不嘗嘗味道如此,更不煉化,你才是真的敗家,我跟你一比,簡直就是小敗見大敗!」小兔子不服氣,氣鼓鼓的反駁他。

「你是小敗家,我是大敗家行了吧。」

童毅白了她一眼,道:「走,準備迎接即將凱旋的金毛,咱們的蠻狨王的寶體也要送來了。」

說完,童毅一揮手,在前帶路,讓小兔子也跟上。


「可是,我不吃葷,只吃素啊!」小兔子猶豫。

她沒動一步,眨著紅寶石般的清澈大眼,看起來清雅脫俗,

童毅自然知道,小兔子的想法,直接開口,道:「那是聖葯,不是葷肉!」

「是啊,我要吃的是聖葯,不是葷肉!」小兔子非常贊成的點點頭,而後趕忙跟去,眨眼躥到童毅前面,還催促道:「快點,我要吃肉……呃,不對是聖葯!」

「嗯,你吃的是聖葯,不是肉!」童毅也陪著她自我催眠。

「要吃蠻狨王的寶肉就吃唄,還不敢承認,真虛偽!」童毅小聲咕噥,開始帶路。

小兔子耳朵何等敏銳,雖然心中氣憤,但不好表露,就當沒聽見,但心裡記下來這筆賬,準備以後讓他還會來。

時間飛逝,半個時辰,眨眼渡過。

「時間終於到了,都快燉熟了!」大鍋內,三禿子興奮大叫,拍打翅膀,衝天而起,足有六十餘米高。

「娘的,渾身都是辣味。」

三禿子用鼻子嗅了嗅自己的肉翅,因長時間浸泡於大鍋內,以至於通體都呈現淡紅色,這是被辣椒水所泡的。

「真磕磣,趕緊去洗洗澡,祛祛味,一會要吃蠻狨王的寶肉,你這樣,很影響我的食慾。」童毅也是看到三禿子出來了,一臉嫌棄,頓時驅趕,讓他去洗澡。

沒過多久,童毅眺望遠方,一臉興奮,道:「看,那是金毛,他帶蠻狨王的寶體回來了!」

遠處,正在踏空而行的狻猊王,聽見這話,當即一個趔趄,險些栽倒。

「小兔子,你在這裡等著,我去幫金毛一把,他體力不支,居然扛不動蠻狨王的寶體,險些栽倒。」童毅跟小兔子這麼說道,而後猛然躍起,沖向遠方。

於此同時,在其背後有奧義閃爍,雷電交織,最終這些藍色雷霆,演化為藍色神翅,極速扇動,藍色閃電,噼啪作響,不斷劈打。

「行了金毛,你也經過一番血戰,想必也是累了,既然已經將蠻狨王的寶體取回,你也就可以離去了。」童毅很不客氣,一把搶過蠻狨王的寶體,單臂扛起,直接驅逐。

「哼。」

對於這個孩崽子,狻猊王是要多厭惡有多厭惡,轉身就去,毫不停留。

不過他也是有些差異,畢竟那可是蠻狨王的寶體,足有二十餘萬斤,居然被這麼一個孩崽子給單臂舉起,而後毫不費勁,人形神獸也不過如此吧。

「三禿子,四銀子,收拾下,準備去吃參加宴會,大吃特吃!」

花果山脈,因神猴稱皇,已經恢復平往日靜,再度恢復成凈土。

血戰所留下的血液已經全部被這裡的靈藥、樹、草所吸釋,看不到絲毫痕迹。

深處,桃樹成片,盛開粉色花朵,有的老樹,異常粗大,宛若虯龍,老乾蒼勁,上面結有淡粉色的晶瑩桃果,被淡淡粉霞所縈繞。

這些都是老樹,每一株都已經存活數萬年之久,可謂是頂級靈樹,若非因為仙桃聖樹的壓制,他們早已化為聖樹。

此外,它們結出的桃果不僅可以增加壽元,更有脫胎換骨般的神效,對修士有莫大好處,可以改變根骨,非常不可思議。

也正因為此,這裡的靈猴們也都天賦非凡,實力強大,肉身更是恐怖,有的靈猴頭領更是已經比肩純血凶獸。

「老大,看來你身份不簡單啊,沒想到居然能得到神猴皇前輩的如此待遇,實在是不可思議啊。」三禿子盤坐地面,輕抿了一口桃酒,而後放回玉石桌上,望著童毅,面帶喜悅。

「吃你的肉吧!」童毅說完,又繼續大塊吃肉,大口喝酒,吃的滿嘴油漬。

「是啊,這可是蠻狨王的寶肉,吃了絕對大補,說不定的能讓我長出更多的漂亮翎羽。」三禿子一口將桃酒盡數下肚,搓著肉翅,盯著前方,雙眼發光,直接抓去。

在玉石桌上,蠻狨王的軀體,已經被釋解,雖然已經烤熟,但通體仍舊散發赤紅色,散發令人的肉香,看的小兔子是哈喇子直流。

「這是聖葯,不是葷肉,我可以吃!」小兔子瞪著散發赤紅秀剛,肉香撲鼻的蠻狨王寶肉,使勁咽著口水,不斷催眠。

「兔姐快吃吧,這是聖葯,真不是葷肉!」三禿子吃的滿嘴油漬,嘴裡還咬著,對著小兔子大聲說道。

「是啊,這是聖葯,不是葷肉。」童毅亦是如此,跟著揶揄。

「啊!」終於,小兔子忍無可忍,瞬間撲了上去,閉著眼睛,對著赤紅如炎的寶肉就是大口啃食。

「一群混蛋,也不怕噎死啊!」神石剛被童毅放出,便怒斥他們,因為這三個傢伙,吃肉,自己看著看著。

「哼,我也吃,這可是足有萬年的神料。」神石對著一塊比起自己還要大一圈的石塊就是咔哧咔哧的咬了起來,而他也是通體發光,不斷煉化。

「猴哥,你不吃嗎?」吃了半天,童毅發現神猴皇居然都沒有進餐,不禁問道。

「不了,你們吃就好。」神猴皇和善的搖了搖頭。

「對了,猴哥,您能不能幫我把我剩下的夥伴們都弄來啊,畢竟這等盛會,應該一起分享嘛!」童毅小心的問道,有些不好意思。

「這有何難,你先簡單說下,他們外貌特徵只要是方圓五百萬里,都可輕易找到。」神猴皇笑道,身為皇者的他,在其統治區域內,誰都無法逃出他的神識差距。

「謝謝猴哥了。」童毅連忙感謝,而後將劉嘉鳴、蘇櫻、大紅的外貌特徵等特有信息都簡單的說了下。

「好,若是他們在我統治的區域內的話,馬上就會出現在你的面前。」語罷,神猴皇便閉上眸子,探出神識,開始搜索,尋找童毅口中的三者。

「唰——」

僅僅一瞬間,神猴王的神識搜索便瞬間籠罩方圓五百萬里,無數生靈都清晰的感受到,一股令人心神顫抖的威壓籠罩心頭。

三個不同地點,發出三道驚慌大呼,而後就感覺眼前一黑,下一刻,他們便徹底消失。

等他們睜開眼睛后,全都驚異的望著彼此,有些不可思議。

「你們怎麼也來到這裡了?」他們同時開口道。

童毅從不遠處趕來,望著他們露出了久違的笑意,道:「哈哈,當然是因為我讓猴哥尋得你們,來參加盛宴啊!」

「老大,我找你的你好苦啊,還以為你拋棄我了呢!」大紅變得更加神武,外貌大變,非常神俊,像極了朱雀,此外氣息強大了不少,顯然在這裡也是得到了一定機遇。

他看到童毅無比激動,瞬間熱淚盈眶,張開赤紅色的巨大翅膀,就是撲向童毅,開始嗷嗷大哭,說童毅不在的日子裡,他都寢食難安,日夜思念,那就一個肉麻。


「行了,別肉麻了,還不趕緊過來行使大禮?」三禿子有些看不下去了,沖著大紅嚷嚷道,有些不滿。 「找打!」

大紅大怒,下手很猛,扇動赤色巨大羽翅,以童毅將他的方法,對準三禿子腦瓜蓋就是拍了過去,斥道:「渾身禿了吧唧,屁大定點,也敢跟我囂張,快賠禮認錯,要不然日後有你好果子吃!」

「你一個神火雀,居然但敢以下犯上來打我?」三禿子用光禿禿的肉翅摸了摸腦瓜蓋當即疼嗷嗷大叫,這傢伙的手法跟童毅一樣一樣的。


最讓他難以置信的是,自己居然被一個神火雀打了,身為皇族血統的他,實在是無法想象,根本接受不了這個事實。

「你居然以下犯上膽敢打我,信不信我找我娘親滅你九代,而後再將你鎮壓茅坑一萬年!」三禿子氣的跳腳。

大紅何等脾氣,原本就很暴躁,最受不得威脅,再加上童毅的熏陶,當即將他的古鼎祭了出來,對準三禿子腦瓜子就是拍了過去,這還不算,最後直接壓身下,哐哐暴打。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