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開業慶典在九點正式開始,活動請的嘉賓並不多,總共也就二十多個人三十個人不到,因為店裡面場地是有限的,但是,這幾十個嘉賓無一不是重量級的人物。

慶典活動在店裡的大廳裡面舉行,當初設計的時候就留下了一個巨大的大廳,為的就是為舉行這些活動準備的,同時也是為了顯得高大上。

所有的粉絲和人群依舊站在外面,他們在外面可以通過玻璃牆看到內部的一些情況,更多的是可以通過放置在外面的兩塊大屏幕看到裡面的直播情況。

而所有的媒體記者都被邀請到了大廳裡面,後來,一些在網路上面有著高人氣的直播主播自己找到了蘇婉琪,想要求進去進行網路直播,蘇婉琪在審查了他們的人流量之後,也允許了他們,但是被要求一定要多提一下店的品牌。

慶典活動在九點正式開始,主持人是蘇婉琪花了不菲的價格請的東海市電視台的一個美女主持人,一開始這個美女主持人是不願意來參加這種小的活動的,覺得有點掉自己的身價,但是看在錢的份上答應了,不過,在看到了郭鈺、張麗莎到場之後,心裡就平衡多了,而昨天晚上蘇婉琪再次找到她,給她看了所有明顯陣容之後,她一下子就專註認真多了,今天也格外的注重,提前就來這裡候場準備了。

專業的主持人就是專業的主持人,說的就是好聽,說的就是讓人心情愉悅。

首先就是代表主辦方感謝到場嘉賓,然後就是介紹整個品牌的情況,這個介紹是蘇婉琪經過精心製作的,也是公司主打的東西,介紹了主創人設計師王旭東祖傳手工做鞋的歷史,介紹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情況,也介紹了王旭東做的鞋,最後說了王旭東做的鞋由張麗莎穿著在國際舞台上大放光彩的情況。接著介紹了這家新店的宣傳片,拍攝的是整個新店的情況,更多的是拍攝在工作間一群手工大師在純手工做鞋的情況。

接著,就是展出店裡的鞋了,這次展出的鞋是一批一批出來的,展出的鞋都是要上市出手的全部十幾款鞋,王旭東的給店裡所有的鞋都是制定了款式和型號的,比如價格定位在低端的是梅花系列和荷花系列,中端的是芙蓉系列,高端的是牡丹系列等等。

鞋子都是一個系列一個系列展出,然後再在同一個系列裡面一款一款進行展出,每一個系列到每一款,都有店裡專業的導購員上台進行講解,講解鞋子的設計理念和特別之處,每一雙鞋子最後都會請一位明星上台來進行走秀展示供現場媒體進行拍照,然後由明星親自把手裡的鞋子放置到大廳里每雙鞋子特定的展位上。

現場的燈光、氛圍、加上漂亮明星的襯托,最重要的是鞋子本身就特別而且非常好看,所以每一款鞋子展出都會驚艷所有人。

而最後出場的一雙鞋就是店裡的尊貴款的鞋子,是當家最高的,售價三十二萬的尊貴款國花系列鞋子,這雙鞋就是當初張麗莎穿著走上國際舞台並且廣受好評引起熱議的那雙左牡丹右梅花的鞋子。

這雙鞋子王旭東當初是專門為張麗莎設計的,在那之後很多顧客都有問過想做同款但是王旭東都沒同意,而這次為了新店,他把這款鞋再次拿了出來,打造成了尊貴款的國花系列,因為有張麗莎的大明星流量加持和已經廣泛的關注度,這款鞋自然有著自己獨特的地位。

這款鞋的模特展示者正是張麗莎本人,而負責講解這雙鞋的也是她,她是這個世界上唯一穿過這款鞋的人,所以由她來講解最為合適,當然,她的說辭其實都是蘇婉琪之前寫好了的,張麗莎只不過是照著念。

這雙鞋的出現讓所有人都看直了眼睛。有兩個前來參加的貴婦當初就叫過服務員表示自己要買,只不過被告知等到結束之後再談。 當所有人以為結束的時候,主持人卻開始故作神秘的賣關子了。

「接下來就是我們最為神秘的環節,這個神秘環節我們將迎來我們最為神秘的重量級嘉賓。」主持人神秘兮兮地說著,賺足了所有人的目光吊足了胃口。

就在主持人說完之後,由兩個服務員推著一個推車出來,推車上面是用紅布蓋著的,誰也不知道裡面到底是什麼。但是當這個推車推出來了之後,所有人的目光就都集中在了這個推車之上。

「這個推車上面放著的就是我們今天東琪鞋業最為神秘的重量級嘉賓,大家想不想看?」主持人再次笑著,隨後,主持人經過了足夠的熱場之後,開始說道:「下面有請我們東琪鞋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同時也是我們東琪鞋業創始人、東琪鞋業首席設計師、東海市非物質文化手工皮鞋傳承人王旭東先生上台來,為我們揭曉這最後的神秘大嘉賓,有請王總。」主持人熱情地說著。

王旭東也是無奈,他是不希望有這最後一環的,當初蘇婉琪跟他商量這最後一個環節的時候他就極力反對,他不願意上台,他的意思就是讓蘇婉琪代替他上台,但是蘇婉琪堅持要他上台,因為他身份不一樣,他是公司的總經理同時又是公司的創始人,最重要的是,他是公司的設計師,這裡所有的鞋子都源之於他的設計,蘇婉琪認為他上台才最有震撼力和說服力,王旭東沒有辦法,只能妥協,而且蘇婉琪還強迫他把稿子給背了。

王旭東穿的西裝筆挺地走上了台,這個時候,蘇婉琪和秦可欣都站在了台下笑著看著他,今天的他的確很帥。

「大家好,我是王旭東,非常感謝今天各位能夠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參加我們東琪鞋業的開業慶典活動,我和我們公司全體員工感到非常的榮幸,再次感謝大家。」王旭東上台後鞠躬,這是蘇婉琪設計的台詞。

「王總,據我所知,您是咱們東海市非物質文化手工皮鞋項目的傳承人,同時也是我們東琪鞋業的創始人、總經理,更重要的是,您是我們東琪鞋業的首席設計師,據說,剛剛咱們展出的所有鞋子都源自於您的親手設計,是嗎?」主持人根據手中卡片上的詞提問著。

「比起設計師這個詞,我更加喜歡鞋匠這個稱呼。我家世代做鞋,從我爺爺那代開始,就開始做皮鞋,我爸爸也是,到我這是第三代。我從記事起,我就是在我父親的鞋店裡面長大的,這裡面有很多朋友是我之前工作室的老顧客,都有去過我之前的工作室,那個工作室就是我們家的老門面,我父親當年就是那開了一輩子的皮鞋店,很多東海市的老一輩人可能都去那做過鞋。」

「對於別人來說,鞋匠這個名詞可能有些貶低的意思,但是我認為我就是個鞋匠,徹頭徹尾的鞋匠。為什麼叫鞋匠?做鞋的工匠,而工匠要有工匠精神,工匠精神是我們家的祖訓,同時也是我們東琪鞋業的格言。」

「而什麼叫工匠精神?大家可以去搜一搜,工匠精神包括了四個方面,敬業、精益、專註、創新。而這四點就是我們東琪鞋業的追求,也是我們的堅持。大家可以去看我們的鞋,我們的鞋每一雙每一處針線都有我們工匠精神在。所以,作為一個做鞋的人來說,鞋匠這個詞才是最高的榮譽。」

王旭東微微笑著說著,這一段不是原本設計的台詞,這是他臨時加的。

「說的太好了,我們王總實在是說的太好了,工匠精神,是啊,工匠精神是一種職業精神,它是職業道德、職業能力、職業品質的體現,是從業者的一種職業價值取向和行為表現……」主持人開始進行著串詞。

「那麼王總,關於這個神秘的嘉賓,在你揭曉之前你有沒有什麼要介紹的?」主持人繼續道。

「在揭曉之前我想先說幾句吧,大家看過我設計的所有的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我設計的所有的系列所有的款式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中國風民族風。我做鞋的理念就是堅持中國風,而這個理念也讓我取得了成功。這款國花系列今年年初是張麗莎小姐請我幫我設計的,她當時是需要出席一個國際活動,需要站在世界的舞台展示咱們中國女人的美和智慧,所以我為張麗莎小姐設計了這麼一款鞋,左邊是牡丹,右邊是梅花。」

「其實說國花這個詞不準確,因為沒有官方機構作出國花這個定義,但是,從古至今,人們熱衷於將分佈在黃河流域的牡丹作為國花,也將分佈在長江流域的梅花作為國花。唐代劉禹錫有詩曰: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蕖凈少情。唯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體現了牡丹的美牡丹的高貴氣質和內涵。而梅花與松、竹並稱為歲寒三友,更有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之苦寒來的絕句,體現了梅花的高潔、堅強、謙虛的品格。」

「而我這個作品當中的左腳牡丹右腳梅花想要體現的就是我們中國女人不僅有著傾國傾城的容貌、也有著堅強內斂的氣質。我做的鞋只有咱們中國的女人才能穿出這種意境來。」

「我說這些想說明什麼?我想說的其實就是告訴大家,我設計的理念來自我們中國上下五千年的文化,我做鞋的堅持就是想要告訴全世界,在皮鞋這個領域,不是西方才是最好的,不是西式的才是最洋氣最好看的,在這個領域,我們中國人也一樣可以做出好看質量也很好的皮鞋,一樣可以做出一個世界性的品牌出來,因為,我們有著五千年的文化,而他們沒有。謝謝。」王旭東道。

王旭東說完,所有人都鼓掌。

「接下來我來介紹這個所謂的神秘嘉賓。這個神秘的嘉賓其實是我親自設計親自製作的一個系列,同樣的,設計理念來自於我們平常的生活,也來自於我們源遠流長的民族文化,這個作品從設計到製作完成我花了八年時間。」王旭東說到這笑了,因為這個八年是蘇婉琪要求的,其實他只花了半年時間,而蘇婉琪覺得半年時間太短,不震撼人,便硬要王旭東說成八年。 「最關鍵的是,這個作品是無可複製的,與那些作品不同,這個系列的鞋我認為,它是有生命的,即使是我自己,我也不可能保證我能夠再做出同一款一樣的鞋出來,所以,他們每一雙都是獨一無二的。」王旭東慢慢地說著,然後走過來,從服務員手裡接過紅布的布帶一拉,紅布便從推車上面掀開了。

紅布掀開的那一剎那,就有幾束絢麗的聚光燈照在了上面,同時,推車上面的一個巨大的透明的水晶展台閃閃發光。而在水晶展台裡面放置著四雙高跟鞋,這四雙高跟鞋在燈光的照耀之下就猶如四位仙女一樣幽靜從容典雅地站在那,而且四雙給人完全不一樣的感覺,有的高冷、有的溫柔、有的典雅、有的乖巧,就像王旭東所介紹的那樣,它們每一雙都像是自己有生命一樣。

從紅布掀開的那一剎那,全場一下子就安靜了,所有人都被這四雙鞋給驚呆了,包括見多識廣的郭鈺也忍不住的一下子站了起來,獃獃地看著展台上面的四雙鞋,所有人都忘了說話了。同時最震驚的莫過於站在台上的主持人,她是最近距離接觸的,她完全被這四雙鞋給震撼到了。

「我覺得,咱們服務員把推車推到下面讓我們的嘉賓和攝影師面前去,讓他們好好看看,我站在邊上我深有體會,大家站的太遠,根本沒辦法完全盡覽它的美。」主持人回過神來之後,激動地鼓著掌說道。

服務員於是便推著推車把四雙鞋就像是國寶一樣推了下去,所有明星就像是老百姓一樣不顧矜持的圍攏過去看著。

服務員在下面停留了幾分鐘,然後再把鞋給推了上來。

這時,王旭東已經下去了,換成了蘇婉琪上台。

「這個系列的作品叫做四季,大家肯定也發現了,這四雙鞋的設計理念源自於一年四季,分別是春夏秋冬,每雙鞋都是一個季節。春暖花開、夏日雨露、秋光瀲灧以及冬雪漫天。」

「這個系列的作品我們王總從設計到製作一共花了八年時間,光設計就用了五年,製作這些鞋花了三年時間,每一針一線都是他親手製作。」

「另外,大家看到這上面的圖案沒有?這不是印上去的,這是畫上去的,畫是請了著名畫家國畫大師慕白老師親筆畫的,是慕白老師一筆一筆畫上去的。這上面鑲嵌的有紅寶、藍寶等等等等,大家都是行家,看一眼就知道了。」

「最關鍵的是,這四雙鞋,春夏秋冬是獨一無二的,剛剛我們王總也說了,即使是他自己也不可能再製作的出來同樣的款式,所以,這是絕版。其珍貴程度可想而知……」蘇婉琪開始慢慢地介紹著。

「如果不是因為我們這個開業典禮不是正好開了公司,王總他是絕對不會捨得把他這一套寶貝拿出來的,在這之前,我也從未見過。」蘇婉琪笑了笑說著。

「今天,這春夏秋冬四雙鞋,我們東琪鞋業將拿出其中一雙秋在現場進行拍賣,拍賣所得將完全捐獻給我們的東海市慈善總會,進行定點幫扶我們邊緣山區的孩子們興建希望小學,今天我們慈善總會的領導也到了現場,參加拍賣的人僅限於今天邀請來的嘉賓,等下由我們主持人主持一下這個拍賣,大家如果喜歡秋這款鞋的話可以參與一下。」

「因為現在是秋天,所以把秋這款鞋拿了出來,至於冬、春、夏三款,按照王總的意思,在合適的時機再拿出來進行拍賣。這也算是我們我們東琪鞋業回饋我們的嘉賓,回饋我們社會的一點心意吧,感謝大家。」蘇婉琪說著離開了舞台。

然後由工作人品把展台裡面秋這款鞋拿了出來,放在水晶架子上,上面鑲嵌的黃寶石與秋的意境完美結合。

「說實話,我自己心動了,我想問問蘇總,你剛剛說了,嘉賓才有資格參加拍賣,我這個主持人算嘉賓嗎?因為我也想參加拍賣,我是說認真的,不開玩笑。我太喜歡這雙鞋了,而且,它是獨一無二的,世界就只有這一款,再無同樣的鞋,先不提這雙鞋多麼尊貴,就像王總前面說的那樣,這是一雙有生命的鞋,我也覺得它是一雙有生命的鞋。」

「作為一個女人,我覺得為了這麼一雙鞋付出多少代價我都願意。如果在場各位嘉賓同意,我們蘇總也沒意見的話,我想我破個例,作為主持人也作為嘉賓參與這個拍賣,不過我保證,一定公平公證進行拍賣,行不行?」主持人忽然提出了一個奇怪的要求,讓所有人都笑了。

「沒問題,透露一下吧,這個系列的四雙鞋是王總畢生的心血,是他的寶貝,他是不願意拿出來拍賣的,是我求了很久,目的嘛我直言不諱,是為了公司,是為了這次開業慶典的聲勢,王總被我磨了很久最後才答應,但是也只願意拿出其中秋這一款出來進行拍賣。」

「王總的意思是,第一,讓這雙鞋盡一下社會的義務,支援幫助一下邊區的孩子們,第二,讓最喜歡它最欣賞也最懂它的人去擁有它,所以,我也破例,答應主持人的這個要求。」蘇婉琪站在台下拿過話筒笑著說著。

然後拍賣開始了。

「這雙鞋,獨一無二的也是迄今為止覺得最讓我心動的一雙鞋,起拍價五十萬,每次加價兩萬,價高者得。我作為主持人,佔個便宜,我第一個,我出五十二萬。」主持人介紹完規則之後直接站在台上舉起了手開始喊價。

「五十四萬。」

「五十六萬。」

「……」

「一百萬。」張麗莎忽然站了起來直接說著。

張麗莎一喊完這一百萬所有人都驚呆,因為在這之前,大家只喊到了六十多萬,她這一開口直接就是一百萬。

「一百萬……」連主持人自己都有些倒吸氣,一百萬買一雙鞋,即使是她非常喜歡這雙鞋也只能無奈的嘆息,心裡雖然很失望有些難過,但是還是很敬業地喊著:「張麗莎小姐出到了一百萬,一百萬第一次,一百萬第二次……」 「五百萬。」忽然,有個聲音非常平淡地喊了出來,所有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目光全部往著平淡的聲音處望去。

只見與王旭東一起坐在了嘉賓席最旁邊的郭鈺忽然舉了下手平靜地說著,說完了之後就放下了手,說出五百萬的時候就像是在對老闆娘說來碗面一樣的平靜。

王旭東也震驚了,因為剛剛郭鈺一直都在與他兩個人悄悄地聊天,聊著聊著郭鈺忽然就舉起手說了個五百萬。

「你……開什麼玩笑?」王旭東連忙對郭鈺問著,郭鈺只是笑了笑,不說話。

郭鈺這五百萬一出口,所有人都看著她,大部分人都被嚇傻了,這裡面坐著的人雖然都是非富即貴,五百萬,坐在這裡的人,除了王旭東和蘇婉琪兩個人拿不出來,其餘的誰都拿得出來,但是拿得出五百萬不代表願意花五百萬去買一雙鞋。

主持人也被郭鈺的五百萬給嚇傻了,停頓了好一下才回過神來,然後連忙說道:「郭總五百萬,第一次,第二次,還有沒有願意加價?沒有的話那這雙鞋就以五百萬的價格歸郭總了,好了,五百萬第三次,來,恭喜郭總,有請郭總上台。」

郭鈺笑了笑,站了起來,然後緩緩地走上了舞台,上台之前路過鞋邊還看了一眼。

「郭總您好,我相信今天在場的應該沒有不認識郭總的人吧?郭總,其實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您,不僅僅是我想問,包括現場很多人都想問,我剛剛也聽到他們私底下聊了很多了,那就是華海集團是不是與我們東琪鞋業之間有什麼聯繫?」主持人問著郭鈺。

郭鈺微微笑了笑,說道:「主持人問的比較的含蓄,其實主持人想問的問題就是我為什麼今天會來到這裡,我為什麼會來出席一個這種小公司的開業慶典,是的,在場很多人可能都有這種疑惑。其實這個事情沒什麼好疑惑的,今天我來這裡不代表華海集團,我只代表我自己,我今天是以私人身份來的。我來這也沒什麼特別的目的,我與今天到場的一些嘉賓一樣,都是因為我是之前的老客戶,所以東琪鞋業給我打電話,邀請我來參加開業慶典,邀請我來當嘉賓。」

「大家看到沒有,我今天腳上面穿的這雙鞋就是之前從王旭東的工作室里購買的,也是王旭東親自給我做的,我非常喜歡,不僅僅是喜歡這雙鞋,也喜歡王旭東這個人,他做人就像是他做的鞋一樣,踏踏實實、一針一線都不含糊,說一不二,沒有絲毫虛假的地方。 一胎兩寶:蕭少的逃跑嬌妻 而他做的鞋也像他這個人一樣,不禁外表長的好看,而且很有內涵。」

「我今天到這裡來,就是以一個忠實的手工皮鞋愛好者的身份來的,所以大家不用覺得有什麼好奇怪的,我也是個普通人,我也有喜歡的東西,比如一雙鞋子。大家可能也還會覺得奇怪,為什麼我會花五百萬來競拍這雙鞋,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因為我喜歡這雙鞋,在我的心裡,他就該值這個價,低於這個價就是對它的褻瀆,就像剛剛主持人說的那樣,這雙鞋是有生命的,在我看來,也是。這雙秋,是我見過最美的鞋子,我相信也是在場的各位見過的最美的鞋子。」

「也沒什麼多的好說的,我也沒想過為東琪鞋業打什麼廣告,但是我是發自內心的喜歡這裡的鞋,不僅僅只是好看,更重要的是它合腳,而且這裡的鞋是有內涵有文化的。 文體之路 好了,說到這吧,我去交錢,錢是直接給慈善總會還是先給你們公司?」郭鈺站在台上問著站在下面的蘇婉琪,然後蘇婉琪領著郭鈺走到一邊去交錢去了。

「今天活動到這就已經基本結束了,在最後,我們東琪鞋業邀請我們所有的嘉賓朋友們移步到旁邊的天湖華里大酒店用餐,另外,今天到場的所有嘉賓將會獲得一張我們東琪鞋業手工定製門店的尊貴VIP卡一張。」

「大家可不要小瞧了這一張尊貴的VIP卡,這張VIP會員卡擁有很多特權,第一,每個季度推出的一款尊貴款只對會員開放,也就是說剛剛我們展示的那一款張麗莎小姐之前穿過的國花款就只有我們的會員才有資格定製,而非會員哪怕是你願意出再高的錢也買不到。第二,量身設計款型只對我們的會員開放。第三,會員將會在我們店裡留下你的全部個人信息,包括你腳的尺寸,訂購鞋不需要再到店量腳選購,一個電話就可以完成定製,我們送貨上門……」主持繼續介紹著。

隨後,在場到場的每位嘉賓擁有一張價值五萬元的VIP會員卡,為什麼是價值五萬呢?因為辦理一張VIP會員卡需要五萬元的辦卡費用。

然後在場的每個人都收到了一份東琪鞋業準備的禮物,這份禮物也不便宜,價值五千塊,足見東琪鞋業的大氣。而這也是蘇婉琪想要打造的一種氛圍,想要讓他們這個品牌給人的感覺,那就是高端大氣,因為他們做的本身就是奢侈品牌,而且是本土的奢侈品,要做奢侈品,不僅要有過硬的實力,同時也需要想配套的炒作,要把品牌價值給炒到這個地位,所以,無論是定價、產品奢華的包裝以及今天現場的豪華程度都是為了這個目的服務的,哪怕是特意規定了價值五萬元一張的會員卡卡費制度也是為了達到這個目的。

而今天到現場的郭鈺以及秦可欣錦上添花請來的十幾位明星加上外面猶如演唱會般的人山人海就更加為這種尊貴打造了人氣,而最讓蘇婉琪欣喜的是郭鈺的那一聲五百萬喊價以及上台說的那段話說她是這個品牌的愛好者,郭鈺的這個舉動等於一下子就把東琪鞋業這個品牌拉到了鞋的皇位上坐下,要知道,郭鈺的身份以及她出手的那五百萬買下的這雙鞋就足以讓所有人從心底里把這個品牌放到尊貴奢侈的位置上了。

今天慶典的效果已經完全超出了她的預期。王旭東只知道今天的慶典辦的熱鬧,他體會不到這裡面巨大的商業價值,而蘇婉琪卻知道,今天這個活動舉辦的價值絕不低於五千萬,雖然郭鈺個人就出了五百萬為他們造勢。蘇婉琪已經從這個慶典活動看到了公司金燦燦的未來,她是專業人士,明白這裡面蘊含的巨大的商業價值。 就在慶典活動進行到最後的時候,店裡的服務員就全部忙活了起來,開始給每位到場的嘉賓發放VIP卡,然後登記VIP卡信息,並且用非常專業的儀器為每位VIP會員量腳,把腳的信息全部錄到會員卡裡面輸入到電腦裡面。

慶典活動結束之後,給了半個小時給所有的嘉賓參觀整個公司,參觀的主要場所就兩個,一個是展廳,一個是工作室。展廳裡面擺放了所有的成品展出鞋,也有顯示屏滾動播放公司的深厚文化底蘊和有關於設計師王旭東的一些資料,而剛剛被郭鈺拍走剩下的春夏冬三雙鞋就展出在展廳最主位置,供人參觀。

而工作室裡面,四位師傅和十位學徒正在裡面做著鞋,他們現場做鞋,開放給所有嘉賓看,讓所有嘉賓現場體驗一下手工做鞋是怎樣完全手工一點一點慢工出細活給做出來的。

而在整個參觀的過程當中,秦可欣親自給她的那群明星朋友當起了領隊,給他們詳細介紹手工做鞋的全部過程以及需要注意的地方,更多的是向他們講解手工鞋比機器製鞋好在哪些地方。

而讓蘇婉琪始料不及的是,就在整個參觀活動結束之後,現場就有八位嘉賓當場下了訂單,而且,全部是中檔和高檔的,今天請來的人全部都是不缺錢的。

在慶典結束之後,由專車直接帶著嘉賓去了不遠的大酒店裡用餐,只不過郭鈺提前向王旭東告別,她沒有去參加酒宴,直接離開了。

酒宴依舊是蘇婉琪在主持,因為大部分是明星,是秦可欣請來的明星,所以秦可欣也在現場招待,反倒是王旭東,與員工坐在一桌,在那吃的很開心,

吃完飯之後,一個個還要離開,還要招待,蘇婉琪代表著主辦方,秦可欣則是因為人家都是沖著她的面子來的,她得在現場。

於是乎王旭東一個人與店裡員工在吃完之後一起回了公司。

今天是公司開業第一天,也是正式營業的第一天。

「現在咱們手裡一共幾個單?」王旭東走回店裡問著其中一個導購服務員,這個服務員王旭東記得她叫小麗,具體什麼王旭東沒問過,他是最早跟著王旭東的那個服務員,王旭東一直都叫她小麗,王旭東忘了她叫張麗還是張莉了,反正一直都叫她小麗。根據蘇婉琪的安排,她是公司前台主管,她們這前台的導購啊前台啊什麼的都由她負責。

「一共有十一個單,之前工作室那邊接了三個單存在這,今天又接了八個單,一共是十一個單。」小麗在前台的電腦上面點了點后道。

「單子都發到工作間的電腦上去了嗎?」

「嗯,之前的三個單昨天就已經發過去了,今天的八個單也已經發過去了,這邊是自動的,只要前台這邊系統生成了這個單,這個單的信息就自動發到工作間去了。」小麗說著。

「好,公司暫時沒安排保潔,你們幾個現在沒事把公司的衛生打掃一下,不管在什麼時候,都一定要保證我們公司的檔次。我到工作間去一下,等下蘇總通知我一聲。」王旭東說完就直接走進了公司裡面面積最大的工作間。

工作間分成了一個大的公共工作間和五個小的工作間,四個師傅,每人一個工作間,一個師傅分配了兩個學徒,剩下的兩個學徒是打雜的。

根據王旭東的要求,師傅和徒弟的獎金是由兩個部分來進行考核的,一部分是業績質量考核,另外一部分就是師傅帶徒質量考核,每個月對徒弟都會有一次考核,徒弟學的水平高,徒弟和師傅獎金就高,反之,考核不過的,不僅獎金沒有,還有受罰,他必須通過這種手段讓學徒快速成長起來,他需要更多成熟的鞋匠師傅。

王旭東在工作間裡面實行的部隊裡面的狼性文化,能就上,不能的就下,沒有任何人情可講,只有這樣才能讓每個人都用出最大的能量來。

而整個工作間王旭東是交給了蔣偉在管理,第五個工作間就是蔣偉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有一台電腦,工作間的控制間就在他這裡。

王旭東直接就走進了蔣偉的辦公室,蔣偉正在電腦上面點著上面,看到王旭東進來連忙站了起來,喊著:「王總。」

名門小妻 「一共十一個單,昨天三個,今天八個,單你收到了嗎?」王旭東問道。

「嗯,已經收到了,我已經把單分配下去了。」

「怎麼分配的?」

「按照當初你制定的規則,四個師傅,每個人負責一個系列的鞋,我這邊也已經按照他們四個實際水平的高低從高到低給分配了,但是,現在有個情況,這十一個單,沒有低檔系列的,所有的訂單都集中在了高檔,連中檔的都只有兩個訂單,我個人認為按照之前制定的方式是不正確的。所以,我這邊做出了改變,因為我們給顧客的承諾是七天後拿鞋,所以我覺得我們優先要考慮的就是時間。」

「所有的訂單,我們優先按照時間先後順序來排單,四個師傅,誰手裡有空缺就優先把單派給他,而不管是哪個系列的單。在同時間來的單,假如兩個單同時到,而正巧也有兩個師傅同時手裡有空,那麼再按照誰負責的系列來進行分配,總之,我現在排單的原則是首先要保證訂單交付的時間。」蔣偉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一個筆記本,這是他的工作筆記。

王旭東點點頭,認為蔣偉說的很有道理,這些事情他之前是沒想到過的,蔣偉能在實際過程當中靈活應變這就讓王旭東非常的滿意了。

「其次,王總,我想提個意見。」

重生嫡女無憂 「你說。」

「我覺得有個問題我們之前是沒有考慮過的,就是訂單量與訂單交付時間之間存在的問題,我們一直都只是承諾顧客七天準時交付,也沒說過對訂單量進行限制,就拿今天來說,今天開業,昨天下過來三個單,今天一下子八個單,從前台轉過來的數據來看,都是七天交付,也就是說,這是十一個訂單都是七天交付,平均分配到每個師傅頭上,那就是有三個師傅要在七天之內完成三雙,一個師傅完成兩雙。」

「能完成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批量製作,這兩雙三雙鞋都是同時製作,同類型的鞋我也是盡量分配給同一個師傅,這樣方便他們批量分步製作,只是,畢竟是手工,不是機械,這樣同時製作幾雙鞋的工作有點大,最關鍵的是,我怕影響質量。所以,我還是希望王總能夠在前台那邊可以根據訂單量的多少,適當的把交付時間往後控制一下。」蔣偉繼續道。 「你說的很有道理,這個道理我是懂的。正常的話,保證最好的條件當然是一雙鞋一雙鞋的做,這樣最能一心一意保證質量,其次,一次性製作兩雙鞋雖然會分心一點,但是問題不大,我以前也經常這麼干,但是一個人同時製作三雙鞋,即使有學徒在旁邊幫忙也是堅決不允許的,對於我們來說,質量就是生命。」

「以後這樣吧,這個系統會進行自動控制,七天一個周期,每個師傅手裡最多兩個單,訂單多了就自動順延到下一個交付期吧,這個我與前台那邊說一下。但是這次的單已經接下來了,那麼就必須按照七天的交付時間來進行交付。」

「但是,一個師傅同時做三雙鞋也是大忌,堅決不允許。這樣吧,把剩下的那個閑置的工作間整理一下,把兩個打雜的學徒安排給我,每個師傅安排兩雙鞋,剩下的三雙鞋我親自來做。」王旭東想了想道。

「這……好。」蔣偉連忙點頭。

「我今天來找你就是要找你強調一下質量的問題,我之前就跟你說過很多遍了,你也知道,我們走的是高端奢侈品,我們賣的這麼貴有兩個重要的原因,第一個是我們的設計,這個不歸你負責,第二個是我們的質量,而這個是由你負責的,可以這麼說,質量就是我們公司的生命,所以,如果一雙鞋滿分是一百分的話,那麼我就要要求我們做出來的每一雙鞋都要是一百分,九十九分那都是不及格那都是次品要丟掉,所以,必須牢牢的控制每一雙鞋的質量。」王旭東對蔣偉強調著。

「我這裡有大致的想法,質量控制的幾點要求。第一點,每一雙鞋的製作者都輸入進電腦後台存著,只要是這雙鞋以後出了任何問題,都由製作這雙鞋的師傅負責,必須實行追責制。做出去的鞋一旦出了問題,不僅罰款,重罰,嚴重的,直接開除。」

「第二點,嚴格檢查制度,這個我早就跟你說過了,怎麼判斷檢驗一雙鞋的好壞我已經教了你一個多月了,你也應該很清楚了,所以,每位師傅每完成一雙鞋的一個步驟都必須把樣品交給你檢查,由你檢查這個步驟沒有問題通過了才能進行到下一個步驟。」

「這個我們的後台系統我特意讓軟體師傅做了一個軟體,每一雙鞋都有一個製作過程的監督系統,其實也是一個追責的追溯系統,每一雙鞋每一個過程都有一個打卡的過程,這個打卡就是你的檢驗過程,每個步驟的樣品你檢查通過之後,在電腦前面拍照,然後由你簽字,在電腦留底,這就說明打卡通過,師傅才能進行下一個步驟。」

「所有步驟完成,也就是一雙鞋完成了,你再進行打卡,你這邊完全打卡通過了,把鞋送到我那去,由我再親自檢驗一雙鞋合不合格,如果合格,那麼這雙鞋就可以結單了。在這個過程當中,如果你發現遞給你檢驗的每個分步的樣品有質量問題,扣師傅獎金。給我看的鞋,如果存在質量問題,我扣你的獎金,這個嚴格執行,沒有任何條件可講,明白我的意思嗎?」王旭東說著。

「明白,這個之前您就已經說過了,也寫到章程裡面去了,每個師傅都清楚的。」蔣偉點頭。

「第三點,這個是章程裡面沒有的,是我臨時加進來想要做的。以後,每個工作間將會安裝一個攝像頭,每位師傅每雙鞋的製作過程都會進行錄像,錄像會進行保存,保存兩個月。一旦鞋子出了問題,錄像會還原一切,這也是嚴格規範我們的師傅在製作過程是不是嚴格按照我們的製作工藝和規章制度製作的辦法之一,這個你可以加進你們的生產制度裡面去,明天將會安排工人過來安裝。」王旭東最後說著。

王旭東對這些師傅做鞋的水平完全不懷疑,這些人都是他親自跑了一個月跑了全國這麼多地方選出來的,水平都是非常高的,他這麼做就是為了讓他們細心有責任心。就像王旭東說的那樣,質量是一家店的生命。

「好,等下晚上下班我跟他們宣布一下。」蔣偉點頭。

「總之一句話,公司所有生產上的事全部由你負責,不管是訂單交付時間問題還是產品質量問題這都是你的工作也是你的責任。怎麼管理他們怎麼解決問題我不管,我只找你我也只看最後的結果。」

「你若干的好,公司和我不會虧待你,公司的績效獎金制度擺在那,你做的越好獎金越多。相反的,如果你做不好,不管是你態度問題還是能力問題,只要是你這一塊出了問題,不管你跟我關係多麼的好你立馬給我走人,這不是獎不獎金的問題,而是你能不能呆在這的問題。」王旭東最後對蔣偉說著。

再之後,王旭東就直接去了第五個工作間,每個工作間裡面都有全套的生產設備和器械,然後進來兩個學徒給王旭東打下手,然後蔣偉把分配給王旭東的三個單拿了過來,王旭東又開始製作起來。

王旭東正做著鞋,他自己也不知道做了多久,然後就見到了前台的小麗走進了工作間來。

而跟在小麗身後一起進來的是張曉芸。

「王總,張小姐找您。」小麗對王旭東道。

王旭東一回頭就看到了張曉芸。

「以後叫她張警官吧,突然有人叫她小姐我聽得很不適應。」王旭東看了眼張曉芸后笑呵呵地說著。

「啊……不好意思,張警官。」

「沒事,開玩笑的,你先出去吧。」王旭東對小麗說著,然後讓學徒給張曉芸搬了張椅子。

「你怎麼來了?」王旭東一邊做鞋一邊與張曉芸說這話。

「你今天開張,為什麼不通知我?」張曉芸再次問著。

「哎呀,又說這個問題了,又不是多大的事,我通知你幹嘛?」王旭東說著,然後說道:「就是開了個店開張而已,難不成我硬要你請一天假過來啊?又沒多大的事。」

「事還不大?今天上午那排場……都快趕上舉行演唱會了,好幾十個明星,還有郭鈺,你這事還不大?」 「那是兩回事好不好?那是商業行為,實話實說,叫你過來可能連個招呼你的人都沒有。你怎麼知道的?」

「我今天上午來了呀,在車子上給你拉了個花籃,結果就沒擠進來,看看場合我估計我也進不來就回去了,吃完中飯才過來的,花籃給你放門口了,好歹我也意思一下,比起郭鈺出手五百萬買你一雙鞋的豪氣,我能做的就只能給你送個花籃了,你這店裡的鞋我來的時候問了問剛剛那美女,我一雙鞋都買不起,而且我也不穿高跟鞋,所以……就算了吧。」張曉芸大大方方地說著。

「我可以給你打折的。」王旭東笑了笑說著。

「你覺得你打折了我就買的起嗎?我看了看,最便宜的那雙都要好六七萬塊吧?你這賣的是什麼鞋?憑什麼這麼貴?腐敗的資本主義。」張曉芸罵著。

兩人聊著聊著,張曉芸對王旭東道:「那個秦浩今天一審宣判了。」

「哦……多少年?」

「無期。」

「這麼嚴重?也是,他要置我於死地,弄出這麼多毒品來,結果……害人不成終害己,當初弄毒品的時候想盡千方百計要弄多一點,想把我弄死,結果沒想到,最後弄死的是自己。」王旭東笑了笑說著,接著在手裡做著鞋。

「那兩個交警,五年。」張曉芸接著說道。

「相比起來,我覺得這兩個交警更加可惡,知法犯法,算了,再說下去我就是個憤青了。秦浩他老子呢?」

「這個不是同一個案子,這個案子是紀委在辦,拔出蘿蔔帶出泥,一直都隱秘進行,而且也不由我們管,所以我也不知道。」張曉芸說著。

「也是。」

「你是不是與那個龍哥很熟?」

「哪個龍哥?」王旭東愣了愣。

「你說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