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手將死神哈迪斯留下的亡靈之戒戴在左手食指上,蕭凡準備以後有時間,準備連同招妖譜,太始玉虛道卷,都天魔幡一起研究下,陡然之間,整個摩天崖突然劇烈的晃動起來,漆黑色的百丈墓碑肉眼可見的一點點向地面塌陷下去,不過片刻之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從白起和狼王的臉上,蕭凡只看到了一片的平靜,似乎根本沒有絲毫的驚訝,唯有聽到白起似乎是自言自語般的開口道:“這裏的一切都結束了,我也該去貪狼殺星潛修,希望早日能夠完全的掌控殺戮法則,成就巔峯修爲。”

一旁的狼王點了點頭,道:“我也要去找個安靜的地方消化一下血月之能,等一切都準備好之後,這片天地將會再次掀起一場血雨腥風,一場最後的決戰!”

兩人之間的談話,讓蕭凡聽的糊里糊塗的,找不到一點的頭緒,兩人話音剛落,狼王的身影便直接騰空而起,片刻間消失在茫茫蒼空,此時驕陽高掛,漸至響午,時間果真還是歲月匆匆。

站在摩天之巔,遙望茫茫羣山的白起緩緩轉身,隨手將一點血芒打入蕭凡眉心後,道:“殺戮了不少的生靈,你的身上也聚集了微薄的殺戮之氣,給你一篇心訣,有時間,將你身上的殺戮之氣凝聚而成一件特殊的兵器,殺戮之道,並不適合於你。”

一語言罷,一襲血色戰鎧的殺神緩緩踏空而起,不過多時便走入雲端,大概是去往了虛空上的貪狼殺星去了。

人皇墓碑的消失,白起和狼王的離去,讓蕭凡這一刻突然感覺到長長舒了一口氣,心口壓着的一塊石頭,終於悄然落下,細細品味着殺神白起留給自己的一段口訣,蕭凡面露喜色的直接盤膝而坐在摩天之巔修煉起來….. 蒼山如海,殘陽如血…

暮色黃昏,蕭凡踏空而立在茫茫羣山上空,不知爲何心底會有這般的滄桑感慨。

殺戮之氣經由功訣的轉化,已經在丹田中凝聚成了一柄血色的小刀,殺戮之氣凝聚而成的這柄血刀,蕭凡完全有自信憑藉它滅殺掉任何一位踏空巔峯境界的強者。而且,伴隨着以後日子中的殺戮,這柄血刀,也會隨着自己修爲的提升而變強!

即使是人皇的墓碑消失之後,這片摩天山脈的特殊禁制,依然還是存在着,迫切想要突破皇極境界的蕭凡,準備離開這個廝殺了整整十數天的地方了。

離開摩天山脈的方向,蕭凡不是向東,而是繼續向西。他不是傻子,他能夠完全肯定,在摩天山脈西邊的青城中,此時一定聚集了各大勢力的強者,自己一旦出去,一定會招到圍攻。

從摩天山脈一直向西,出了摩天山脈便是西極之地的茫茫大雪山,蕭凡要趕在各大勢力的強者想到這一點之前,穿越過大雪山,在橫渡無盡滄海前往西方大陸。只要自己隱瞞身份,那些根本就不認識自己的各大勢力修者,想要找到自己,幾乎不可能,如此這般,自己纔能有更多的時間,來提升自己的實力。

自八月十五血月之夜過後,青城聚集的衆多九天境界強者同時有感覺到這場殺劫已經悄然無聲的過去了。然而,他們整整等待了三日之久,最後唯有一個叫做王廣的巫族活着走出,屬於巫族一方的勢力,頓時將王廣保護起來。

迫於其他各大勢力的壓力,從王廣口中傳出一則消息,瞬間傳遍了整片蒼浮神州。

王廣說,各大勢力的修者進入摩天山脈之後,便進行了一場聲勢浩大的洗牌,而後五道修者聯合在一起成立了聯盟,但是到了最後,都被蕭凡一一算計而死,至於王廣自己,則是在聖火巫祖分身降臨之時,被強大的能量衝擊震暈了過去,才勉強逃了一命。

從王廣的言辭之中,各大勢力可以確定的是,他們派出去的年輕一代的弟子,都已經死了!包括巫妖兩族的祝凡和落花塵也死了。最後連聖火巫祖的分身都被召喚了出來,蕭凡到底是死還是沒死,大家也無法確定。

最後,各大勢力的衆多高手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等人犯了一個最大的錯誤。

茫茫摩天羣山如此廣袤,又不僅僅只有東方青城這麼一個出口,如若蕭凡沒死,想必一定從其他的地方離開了摩天山脈了。這麼一個猜測,頓時又將一則消息傳的沸沸揚揚,據崑崙山玉虛宮的消息所說,一個叫做蕭凡的年輕人帶着龍吟劍和潛龍訣後續離開了摩天山脈。

當然,崑崙山玉虛宮還傳出了蕭凡的畫像。

一則一則的消息,不知到底是真是假,然而兮若那顆懸着的心,卻始終都難以放下,記得蕭凡大哥曾經跟自己說過,讓自己在這裏等他,然而很明顯,這麼久還沒出現,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便是蕭凡大哥已經死了,另一種可能便是蕭凡大哥從另外的其他方向離開了摩天山脈。

青城除開留下駐守的各大勢力修者之外,大部分的修者則是被調離四方,整個蒼浮神州都掀起了一場尋找蕭凡的狂潮!更確切的說,是尋找龍吟劍和潛龍訣後續纔對。

然而,各大勢力的衆多高手還是算錯了。蕭凡雖然已經離開了摩天山脈是沒錯,但是蕭凡卻並沒有選擇留在蒼浮神州,而是想要穿越茫茫雪山和無盡滄海前往西方大陸。以蕭凡的想法,只有如此這般,才能避開此時的風口浪尖。

摩天崖一行,蕭凡得到了潛龍訣後續和亡靈之戒,以及擊殺修者聯盟和巫妖兩族得到的上古法寶和修煉功訣,可謂是收穫頗豐。但是蕭凡並不滿足,因爲,很多蕭凡真正想要明白的上古辛祕,以及心中的疑惑,卻是一點都沒有解開,依舊沒有答案。

一襲孤傲的紫袍,懷抱着小龍的蕭凡挺立在大雪紛飛的雪山之巔,蕭凡回首望了一眼身後的茫茫山林,在這茫茫的雪山,蕭凡準備尋找一個僻靜的地方先將修爲提升到皇極境界之後,再橫渡無盡滄海。

自古以來,滄海都是一處神祕的所在,摩天山脈之中,有着無數的上古兇獸,若不是血月殺戮之劫,恐怕也不會覺醒過來,但是在無盡滄海之中,卻是有着很多自古便存在的上古洪荒海獸,即使是九天境界的強者,也不敢說輕易的踏足這片禁地。

安全的航線,唯有當初已經在雷鳴中湮滅的驚濤城那一條,但是此時的情形,蕭凡已經無可選擇。蒼浮神州,衆多九天強者虎視眈眈,除非蕭凡能夠在短時間內達到九天境界,否則的話,便唯有前往西方大陸隱瞞身份一途,至於短時間內達到九天境界,無異於癡人說夢。

雪山之巔雖冷,但是蕭凡卻並沒有絲毫的在意,蕭凡也沒有刻意去運起元力阻隔寒氣侵入體內,如此這般,蕭凡卻是想要藉此淬鍊自己的肉身,修行一途,雖說境界爲尊,但是肉身卻是爲本,境界達,肉身不至,終究還是不可能踏入更高的層次的。

修爲雖然不高,但是博覽各道功訣的蕭凡對於修爲的理解和領悟,卻是不凡。

摩天崖十數日的殺戮之間,蕭凡已經產生了對同等境界修者的藐視,無意之間,心境已經蛻變至皇極境界。踏空之後,修行一途,所要面對的便是皇極和帝狂兩大特殊的境界層次。兩大境界,極端的心境,也是修行一道最難跨越的心魔,成則不滅與天地,不成則永生困在心魔的枷鎖之中難以解脫。

神龍一族,更是龍皇涅槃而生的小龍,自然不會懼怕雪山的嚴寒,與蕭凡心神相連,不知不覺間,時間不知流逝了到底多久,盤膝而坐在雪山之巔抱着小龍的蕭凡,已經完全被大雪覆蓋,此時的蕭凡,全身沒有丁點的生機,心臟也停止了跳動,這便是進入死境的閉關。

死境閉關,蕭凡全身的氣息都完全的隱匿,即使是靈魂的波動,也停止下來,無數次從雪山之上騰空而過的各大勢力的高手,都沒有發現到在雪山之巔閉關的蕭凡。

已經完全封閉的靈魂識海深處,憑藉着混沌精氣的玄妙,蕭凡將五道功訣想要進一步的融合,僅僅只有築基巔峯境界的武道修爲,也在擁有了潛龍訣後續的前提下飛速的跨越一道道境界的鴻溝,達到了同樣巔峯的踏空境界。

元力的屬性之中,五道功訣,也就只有有潛龍訣和風系魔法,以及天罡地煞訣。排除作爲輔助的大自在心訣和狂化祕技之後,蕭凡也並非真正意義上的五道齊修。

意念的驅使下,太始玉虛道卷的開篇心法顯現在識海之中,在蕭凡的丹田之中,一點青芒緩緩凝聚而起,直到生出了一個新的第四魂被和那團紫色的混沌精氣吞噬,蕭凡的混沌屬性元力之中,頓時又更多了一分玄妙。

招妖譜中,有着一篇妖族的功訣:《萬妖寶鑑》。但是蕭凡並沒有修煉,因爲蕭凡感覺,修煉成精而幻化成人型的妖族一脈,不過只是借鑑了道修一脈的功訣罷了,所謂上古妖族和道修其實都是同屬於一脈。

都天魔幡中的《聖火巫訣》,不具備巫族血脈的蕭凡,根本無法修煉。

如此衆多頂級的玄妙功訣擺在蕭凡的眼前,也讓蕭凡在死境的閉關潛修中,進行着又一次的蛻變!五道,並非五道,戰道鬥氣修煉,出自於武道。蕭凡稱之爲人道。

元素魔法一脈,凝聚神格,成就神位,是爲神道。

妖族,佛修同出道修一脈,天人合一,領悟天地規則,是爲天道。

傳說中,九幽之下有十八層地獄鬼冥,西方死神亡靈空間,此之一道,稱之爲鬼道。

巫族十二巫祖,各有千秋,十二合一,是爲混沌都天,此爲巫道。

天地之間,浩然正氣永存,邪靈魔煞共存,人有人性,神有神性,魔亦有魔性,故而該有魔道。

這些,便是蕭凡在這一次的死境潛修中,所總結而出的所謂六道…. 在柯志聲音落下之時,童川等人便行動了,紛紛沖向山洞,有著近戰能力的童川自然是沖在最前方,而剛才分開的那幾位少年少女都沒有行動。

進入山洞之後,童川的速度驟然降低,視線不斷掃過周圍,提防著意外發生,同時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山洞略顯cháo濕,石壁上還長有青苔,石壁沒有雕刻痕迹,想必是天然形成,而隨著不斷行進,童川等人也感覺到山洞內撲面而來的熱浪。

卻並未發現一位盜賊,讓童川等人心中更加疑惑,在略微沉思之後,在童川的帶領下,都加快了一絲速度,但是也不敢大意。

「有古怪!」晏紫沉聲道,緊跟在童川身後,一雙玉手上全被元氣包裹。


晏紫的話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剛才還傳出肆無忌憚的笑聲,然而現在卻如此寂靜,定然這些盜賊也得知了有人攻山的消息,按照盜賊的xìng格,早就囂張的喊打喊殺的衝出了,但是現在卻是相反。

如此反常,如何不讓童川等人感到疑惑,在疑惑的同時,心中也提高jǐng惕,緩緩向山洞內部行去。



當童川等人來到山洞盡頭的時候,都被所見驚呆,在山洞之內,地面上有著無數財寶,閃爍著刺眼的光芒,什麼金銀首飾就是幾箱,還有珍珠瑪瑙無數,這山洞之內完全就是一個金庫。

然而讓童川等人驚呆的卻並未是這些財寶,而是地面還有火堆,但是盜賊卻不見一人。

「有密道!」

在瞬間之後,童川等人便想到了一個可能,當下十餘人都在山洞內石壁上仔細尋找,既然這些盜賊能夠無聲無息的消失,定然是這山洞之內有著秘密通道。

「這裡!」一位少女喊道,瞬間,童川等人便來到少女身旁,打量這石壁。

石壁上有著一條裂縫,而且也沒有如同其他石壁那般cháo濕,上面的青苔上還有手印,這樣明顯的痕迹,很明顯這便是山洞秘密通道所在。

「咚咚……」


冷少掠愛:霸上小女人 ,輕敲,傳來空響之聲,甚至還能夠模糊聽到回聲。

「就是這裡!」

童川退後對其他人點了點頭,見此,柯志冷哼一聲,雙手掐動,雙手上湧現元氣,帶有火紅之sè,童川仔細關注,這還是他第一次近距離觀察修仙者施展法術。

雖然童川也是修仙者,但是卻並未學習過任何法術,雖然心中有些看不起這些低級法術,但是他還是認真觀看。

只見柯志幾人雙手掐動,還有兩位少年口中叨念著什麼東西,如同咒語一般隱晦難懂,但是在聲音落下之時,數個火球shè向石壁,連同其他人施展的法術,看上去也頗為絢麗。

轟!

風刃火球等低級法術轟擊在石壁之上,在一道震耳的轟然響聲之下,所有的法術都化為元氣消散,然而石壁卻沒有絲毫痕迹。

嘶!

柯志等人倒吸一口涼氣,這石壁既然有回聲傳來,很明顯是另有乾坤,在十餘位修仙者的攻擊之下,竟然沒有絲毫反應,這也太讓人難以相信了。

就算是一面實心的石壁,面對這般攻擊,也會出現一個大坑,更何況空心?但是眼前這卻是真實存在,令柯志等人不得不相信。

童川沉凝,雖然他不認為柯志等人施展的法術有多強,但是也不是這般垃圾,其中定然有著某種原因,而所有的問題都出在石壁上。

來帶石壁前,童川附耳,手指在石壁上輕敲,傳來清脆的聲響,感覺是敲在了金屬上一般。

「不是金剛石,有些像花崗石,但是即便是花崗石也沒有這硬度啊!」童川心中疑惑,無法辨別這石壁是何。

退後三步,童川低頭沉凝,但是思考良久之後還是無法辨別石壁的材質,最後失望搖頭,單手一翻,光華閃過,一柄長劍出現在手中。

「我倒要看看有不有我的劍硬!」

見柯志十餘人聯手都無法將石壁轟開,也激起了童川心中的鬥勝心,心中冷哼一聲,雙手抱劍,猛然劈下。

三道劍影出現,先後落在石壁上,一串串火花閃動,讓童川面sè微變,下一刻便化為冷哼之聲,雙臂上青筋暴起,手腕猛然用力。


轟!

三道劍影消散的那一刻,一柄暗淡無光的長劍落在石壁之上,其後還有三道劍芒,這正是童川當rì悟出的招式。

柯志眼神微變,當初他曾認為童川能夠施展出強悍的攻擊手段,想必是運氣使然,而這一次再見童川再度施展而出,原本心中的不相信也逐漸變化。

三道劍影連成一串, 余甘很苦你超甜 ,便消散開來,然而石壁卻出現了極大的變化,原本堅硬的石壁上出現三道劍痕,足有寸余深。

當長劍落在石壁上的時候,柯志等人都忍不住堵住了耳朵,做好了防範的準備,畢竟靠三道劍影就將石壁破壞,很顯然,這長劍上的力量足以毀壞石壁。

噗!

長劍切入石壁之中,那感覺猶如切豆腐一般輕鬆,就算是早有準備,柯志等人也為之一愣,下意識的懷疑自身力量是否太弱,十餘人聯手都無法破壞絲毫的石壁,在童川手中就這般不堪一擊。

「光是修仙者的近身能力就如此恐怖,那麼修神者…….」一位少年暗咽一口唾沫,不敢再繼續想下去了。

柯志第一個回過神來,雖然此時童川還並未將這面石壁完全摧毀,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摧毀這面石壁沒有太大困難,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但是他也明白該怎麼做了。

「你立即通知外面的師兄弟等人進來,然後你們在這裡將這些財寶收入空間內。」柯志對一位少年吩咐道。

聞言,立即有一位少年向山洞之外奔去,而童川低喝一聲,抽出長劍,縱身俯劈而下,三道劍影再次出現,而且還有劍芒劃破空,對著石壁激shè而去。

轟!

一陣爆炸聲響起,石塊橫飛,煙霧瀰漫,但是童川等人卻身形閃動,沖入被開闢的石洞之中,其內果然另有乾坤,竟然是一條密道。

「如此堅硬的石壁,這山洞不可能是盜匪開闢的!」伊香身形順著山洞行去,童川等人跟在其後。

柯志點頭同意,雖然這山洞在童川手中沒有多少堅硬度,但是他卻明白其硬度到底有多強,在數位鍊氣和不惑的聯手攻擊下,居然沒有絲毫反應,唯一的解釋便是這石壁的不凡。

而這伙盜匪之中最強的也不過三兩位不惑實力修仙者而已,根本沒有實力開闢出這個山洞,至於其中的緣由,柯志等人也想不出,至於童川,此時卻想另一個問題。

在接到這個任務的時候,童川心中就十分怪異,雖然不知道這修仙者的數量,但是很明顯在大陸上凡人占多數,甚至上萬人之內才有一個修仙者,此點也說明修仙者的稀少,既然如此稀少,身份地位也應該不低,那麼修仙者為何要淪為盜賊?

這個問題一直困惑著童川,即便是現在,也沒有想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難道是為了錢財?」童川心中疑惑,最為唯有無奈搖頭,將此事拋在腦後。

順著山洞前進,光線昏暗,因此,童川等人也不敢太過迅速,心神保持jǐng惕,雖然這伙盜匪之中的修仙者不過數位而已,但是誰也不知道有什麼手段,在這能夠影響到視力的山洞之中,還是保持jǐng惕為好。

「地面上的腳印極為有規律,並不雜亂,這是為何?」柯志突然開口道。

聞言,都停下腳步,望向身前地面上的腳印,果然如此,這些腳印雖然不少,但是卻看不出雜亂慌亂的痕迹,這不符合常理。

「小心!」

就在此時,童川突然面sè一變,身形一閃便出現在伊香身前,毫不猶豫的一劍劈下。 一道黑影突然襲來,速度之快在山洞之中呼嘯而過,竟還有破風之聲,然而眼看這道黑影就要落在伊香身上的時候,童川突然手握長劍擋在前方,猛然劈下。

砰!

長劍將黑影切成兩半,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看清,這黑影竟然是一塊巨石,和周圍石壁的材質一樣,極為堅硬,但是在童川的面前,就顯得有些不堪一擊了。

「是誰?」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