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夜殺話語的落下,百十號天煞殺手,身體之上頓時爆發出各色武道真氣,所有人蜂擁的擋在了蕭逸的身前。

看到這個狀況,蕭逸的眼中浮現出一絲感動,一道血色真元以蕭逸身體爲中心向四周迅速擴散,一抹血色罡元瞬間化成一道龐大的護罩,把衆多殺手全部籠罩在內。

“噠噠噠!”只看無數子彈瞬間激射在蕭逸的真元護罩之上,無數的殘彈鐵片不斷四射開來,而被血色護罩籠罩的衆人卻毫髮無傷!

只看整個軍區大院外,大量的硝煙不斷升起,一股濃濃的**味充斥在軍區大院之外,劇烈的開火,過了一會徹底結束,濃重的硝煙遮擋住萬人軍隊的眼睛。

這時場面徹底平靜下來,只有漫天硝煙在四處瀰漫,整個場面顯的有些詭異的寂靜,萬人軍隊更是屏住了呼吸,雙眼緊緊盯着蕭逸等人所在的方向!

硝煙漸漸散去,一道有些玄幻的畫面呈現在萬人軍隊的眼中,只看一抹耀眼的血色光罩籠罩在蕭逸等人的身上,所有子彈的碎片密集的躺在地上,而蕭逸等人卻渾身無傷,靜靜的看着不遠處的軍隊!

少將級的軍官看到這個場景,心底不由發寒,看向蕭逸的眼光也不由大變,“火箭炮準備!”看着蕭逸等人安然無事,少將級軍官的眼中浮現出一絲狠戾。

聽到這名軍官的話語,蕭逸整個身子頓時動了起來,一把血色的劍光隨着蕭逸的身體瞬間來到這名少將軍官的身前.

"噗嗤!"一聲,只看一抹血紅的色彩閃現在少將級軍官的眼中,再看少將級軍官的雙眼散發着一股極度恐懼的光芒,咽喉之上不斷噴薄出大量的鮮血。

“撲通!”一聲,只看少將級軍官雙手死死捂着自己的咽喉,整個人無力跌倒在地,驚恐的眼神中散發出一種死亡般的覺悟!

“首長!”

“首長被他殺了!”

看到少將級軍官就這麼背蕭逸一劍殺害,萬人軍隊頓時驚呼出聲,所有槍口也隨之對準蕭逸,“砰!”一聲槍響彷彿是根***般,只看十數枚***就朝蕭逸激射而來。 十數枚***帶着火紅色的尾巴朝蕭逸飛射而來,看到這個畫面,蕭逸直接做出一個驚人的舉動。

蕭逸不退反進,整個身體朝十數枚***迎了上去,只看蕭逸雙手之間泛起兩道血色光暈,兩隻手掌以極快的速度幻化成無數道手影就朝這些***抓去。

震驚全場的畫面出現了,隨着蕭逸這個有些瘋狂的舉動,只看十數枚***瞬間被蕭逸無數道掌影抓在手中,看着對面的軍隊,一絲無奈神色從蕭逸的臉上浮現。

“嗖!”只看蕭逸雙手發力,血色光暈包裹着十數枚***,就被蕭逸往天空扔去。


“轟!”隨着蕭逸這一扔,只看天空上十數枚***,瞬間相撞在一起,巨大的爆炸聲直震的人耳根發麻,強烈的勁氣不斷在天空四處擴散,直把周圍的林木吹的四散搖動!

“噝!”看到這個畫面,所有軍官士兵都不經倒吸一口涼氣,看向蕭逸的眼神,充滿了不敢置信的光芒。

“各位將士!王文青爲了對付我,枉顧國法的存在,濫用職權捉拿我的家人,蕭逸希望你們能置身事外,不要阻我去路!”看着對面軍隊衆人的面頰,蕭逸緩聲的說道。

聽到蕭逸的話語,軍隊內的衆將士頓時議論紛紛,顯然蕭逸的手段和說辭把衆人震驚在當場。

“蕭先生!”只看一名軍官從萬人軍隊中緩步走出,看到這個人的出現,所有士兵都不經噤聲不語。

“蕭先生手下留情,我代衆將士感謝您不殺之恩!”只看這名軍官說完此話,彎腰一禮向蕭逸鞠躬。

隨着這名軍官對蕭逸彎腰一禮,軍官身後的衆將士也明白了過來,既然剛纔蕭逸能徒手擒拿十數發***扔到了天上,也就說明了,剛纔蕭逸也能把那些***扔向軍隊衆人,如果蕭逸剛纔真如此做了,只怕自己這些人大半都會被當場炸死。

想到這個後果,軍隊衆人的額頭上不經浮現出一絲冷汗,一股後怕在衆人心底不斷滋生。

看着前方軍官對蕭逸這一禮,身後衆將士也隨之向蕭逸行了一禮,“多謝蕭先生手下留情!”萬人的感謝聲頓時響徹這片天空。

“首長,讓蕭先生過去吧!”

“是啊!首長,讓蕭先生過去吧。”

隨着衆將士這一禮過後,只看軍隊之中,不斷有人出聲向前方的軍官說道。

聽到身後衆將士的聲音,和蕭逸對面而立的軍官眉頭一皺,隨後一股怒氣勃然而發,轉身大喝道:“我問你們,軍人的天職是什麼?”

聽到前方軍官的話語,衆將士頓時站直自己的身體,目光堅定的看向前方的軍官,“服從命令!”

“王軍委下達的命令是什麼?”聽到衆將士的回答,這名軍官繼續喝問。

“阻止蕭逸進入軍區大院,如有反抗,就地格殺!”隨着衆將士齊聲大吼,這一小片天地充滿了肅殺之氣。

“好,這纔是軍人,就算死,也要堅決執行首長下達的命令!”看着手下衆士兵,這名軍官的臉上,閃現出軍人特有的剛正。

迅速轉身,只看這名軍官身體挺直站好,對蕭逸敬了一個軍禮,“蕭先生,感謝您的不殺之恩,但我們是軍人,軍人的天職就是服從命令,您今天想過去,只能從我們的屍體上踏過去!”

看着這名軍官和他身後的衆將士,蕭逸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無奈的神色,“蕭逸無心殺伐,既然這樣,蕭逸只有對不起了!”

只看蕭逸說完此話,隨手把手中的血色長劍斜插在地,整個人直接朝萬名軍官射去。

“狙擊手掩護,機槍手射擊!”看着蕭逸動了起來,這名軍官飛速的下達嘴中的命令。

隨着這道命令的下達,只看衆軍官再次扣動手中的扳機,大量的子彈飛速朝蕭逸激射而去。

而此時的蕭逸,整個身子化作一道流光,左手化作半圓,血色的光暈不斷在蕭逸左掌之間流轉,所有飛射而來的子彈,全部被蕭逸攬在左手之間,彷彿蕭逸的左手有一股強絕的吸力一般。

“真武七指第一式——指碎山河!”只聽一聲低沉的話語從蕭逸的嘴中吐出,只看蕭逸身子略彎,右手中指輕微一彈,一道血色的指芒瞬間從蕭逸的手中暴射而出。

隨着蕭逸這一指彈出,這股血色光芒瞬間射向軍隊衆人,一股崩碎諸天般的恐怖威壓,從這道指芒間散發而出 。

看着蕭逸這恐怖絕倫的一擊,一股解脫般的神情出現在衆將士的臉上,軍人也是人,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但蕭逸剛纔的不殺之恩,讓衆將士銘記在心,再次對蕭逸動手,只是一股軍人的信念,看着迅速接近的恐怖血光,衆人知道自己等人必死,也不在掙扎,也算是還了蕭逸剛纔的恩情!

“轟!”正當衆將士以爲自己必死的時候,異變發生,只看這道恐怖的血光頓時爆炸,一道道血絲從這團血光中分解而出,而後瞬間射入衆人身體之中。

“撲通!”隨着一道道血絲射進衆將士的體內,只看衆將士的身體全部跌倒在地,所有人只感覺自己渾身無力,連站起來的力氣都使不出來。

看着自己造成的局面,一絲疲憊的神色呈現在蕭逸的臉上,剛纔那一指,可以說是蕭逸煞費苦心的傑作,真武七指第一式,被蕭逸強行打出了究極境界。

蕭逸初練真武七指,只不過依靠體內的紅色物質練到了大成的境界,這究極境界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根據玉簡上的介紹,指碎山河的施放方法就是能量在體內壓縮,隨後瞬間爆發而出,造成強大的破壞力。

而究極境界也是把能量在體內壓縮,一瞬間爆發而出,唯一不同的是,這股恐怖能量被打出後,會隨着施放者的心意瞬間爆炸,化成無數股細小能量破壞敵人的的身體,而蕭逸只是靠着身體內紅色生命物質作爲根基,才把真武七指修煉到大成的境界,至於這究極境界,蕭逸也只不過是初窺門徑而已,能打出這道究極境界的指碎山河,蕭逸完全是取了巧,靠着腦中的強大的意識才得以辦到。 看着萬名官兵栽倒在地,蕭逸低沉的話語落入衆人的耳中,“放心,你們只不過軟麻穴被點,三個時辰之後就會自動解開!”

蕭逸說完此話,隨手拔出斜插在地的血色長劍,整個人大步直行的朝前方軍區大院走去,而夜殺和衆多殺手也緊隨蕭逸的步伐跟了上去。

“謝謝您,蕭先生!”看着蕭逸的背影,那名越衆而出的軍官不經低聲的說道。

雖然軍官的話語很低,但以蕭逸超越凡人的聽力,還是清晰的聽到了軍官的話語,“軍人的天職是服從命令,那是戰爭時期的準則,但現在不是戰爭年代,軍人的天職應該是保家衛國,不是一味的愚忠!希望你們能仔細想想!”隨着蕭逸漸漸走入軍區大院,一聲低沉的話語從蕭逸的嘴中吐出。

隨着蕭逸話語的落下,萬名軍官的神色不經一呆,一直以來軍人的信念隨着蕭逸的這句話頓時動搖起來,想了想蕭逸所說的話,衆人不經開始深思,縱然蕭逸犯下彌天大罪,可跟蕭逸的家人有何關係?王軍委爲了對付蕭逸,派遣自己等人駐紮此地,滅殺蕭逸,難道這就是報效國家?想到這的衆人,有些久久回不過神來。

而此時的蕭逸已經帶領着一干天煞殺手,走進軍區大院內,隨着蕭逸走進軍區大院之內,只看軍區大院內,數十個散發強大氣勢的武者盤坐在地,看到蕭逸等人走進軍區大院,數十名武者連動都沒動。

看着盤坐在地的武者,蕭逸的臉上閃現出一片不屑之色,“裝神弄鬼,一幫跳樑小醜!”

“嗯?”聽到蕭逸的話語,盤坐在地的武者頓時大怒,自己等人雖然被王軍委招攬到麾下,但以前在古武界的威名還是響噹噹的,沒想到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竟然在自己等人面前大放厥詞。

“臭小子,你可認得我弄潮道人?”只看一位身着華麗道袍的中年道士站起身來,眼中陰光大放的向蕭逸呵斥道。

“弄潮道人?”聽到道士自報名號,蕭逸不由一愣,隨後臉上泛起一絲玩味的笑意。

“主人,這弄潮道人修煉一身春閨迷魂大法,在古武界縱橫一時,不少良家婦女都被此人吸盡一身元陰而死,此後數年一直被古武界衆人追殺,沒想到他竟然沒死,原來投在了王文青的麾下!”一旁的夜殺來到蕭逸身旁,隨後開口解疑道。

聽到夜殺竟然認識自己,弄潮道人臉上的神色不經得意一笑,隨後大聲向蕭逸呵斥道:“無知小兒,既然知道是弄潮道爺,還不速速退去,別等道爺我發怒,把你斃命在掌下。”

看着弄潮道人的那得意的神色,一道冷光從蕭逸的眼中閃過,“原來是個淫道!”一聲不屑的話語,從蕭逸的嘴中吐出。

“大膽!竟敢羞辱老夫,我看你是找死!”只看弄潮道人聽到蕭逸的話語不經大怒,整個人隨之散發出一種陰邪的氣息就朝蕭逸激射而來。

“跳樑小醜,容你多活兩息還不自知?給我死!”只看蕭逸暴喝出聲,手中的血色光芒大亮,只看蕭逸隨手一甩,一道恐怖的血光,鋪天蓋地就朝弄潮道人擊去。

看着蕭逸隨手甩出的這道攻擊,弄潮道人不經大駭,知道自己自大過了頭,運起全身的真元護住全身,準備抵擋蕭逸這道可怕的攻擊。

看着弄潮道人防守的架勢,一絲不屑的冷笑從蕭逸的嘴角浮現而出。

“轟!”隨着蕭逸這道恐怖的血光轟擊在弄潮道人的身上,一道巨大的爆炸聲從弄潮道人的身體上發出,只看弄潮道人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整個人瞬間爆碎成一片血霧,在天空中揮灑而下。

空間之歸園田居

“蹬蹬蹬!”幾十名先天境界的武者,渾身沾滿着弄潮道人身上的鮮血不斷倒退,看着前方的蕭逸,衆人全部露出驚恐的神色。

看着數十名先天武者的倒退,蕭逸手提血色長劍,漫步的朝前方衆人走去。

“大家不要怕,他就算在厲害,也只不過是一個人,他身後的那些手下連一個先天都沒有,咱們這麼多先天高手殺他如砍菜切瓜!”只看一名矮小男子大聲說出此話,想要鼓舞起衆人的士氣。

矮小男子本以爲自己說出此話後,衆人能一擁而上,一起圍攻蕭逸,自己都做好了進攻的準備,可讓矮小男子苦逼的事情發生了!

只看矮小男子說完此話,數十名武者非但沒上前圍攻蕭逸,反而急速的後退開來,把矮小男子一人留在了原地。

“你…你們?”看着數十名同伴的動作,這名矮小男子不經怔立在原地。

聽到矮小男子的話語,衆人彷彿看白癡一樣的看着矮小男子,數十名武者心中不經想到,你真當我白癡?弄潮老道在這羣人裏都屬於比較厲害的幾個,他都被人隨意一擊給乾死,我自己上前那不是找死!

而此時蕭逸高大的身影已經來到了矮小男子的身前,看着蕭逸居高臨下的目光,矮小男子不經大駭,哪還有了剛纔那喊打喊殺的表情。

“就是你要殺我如砍菜切瓜一般?”一道森冷的話語從蕭逸的嘴中吐出,隨着蕭逸這道話語的落下,只看一道血色劍光如電似芒般朝矮小男子斬去。


一股恐怖的殺機瞬間鎖定在矮小男子的身上,感受到這股凌厲的殺機,矮小男子不經大懼,一股土黃色的真元浮現其腳下,只看這矮小男子竟然瞬間在蕭逸眼前消失。

“嗯?”看到這一幕,蕭逸神情一愣,感受到周圍並無矮小男子的波動,蕭逸的神情顯的有些古怪。

“給我死!”只看蕭逸隨手一劍朝一塊地域斬去,恐怖的血色真元自劍尖激射而出,隨後迅速的沒入地下。

“轟!”衆人只感覺大地彷彿搖動了起來,再看蕭逸所劈的地面,頓時顯露出一個巨大的坑洞。

一道矮小的身影也隨着炸碎的坑洞浮現而出,只看矮小的男子渾身佈滿了可怕的劍痕,大量的鮮血不斷從身體各處滲出,咽喉之上一道觸目驚心的巨大傷口呈現在衆人的眼前,大量的鮮血不斷自咽喉中噴射而出,顯然矮小男子死的不能在死! “噝!”看到矮小男子慘死當場,數十位先天高手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看向蕭逸的眼神,充滿了無比的忌憚。

“不想死的都給我滾開!”只看蕭逸一聲大喝,手中的血色長劍綻放出大片的紅光,再看蕭逸身上血煞之氣不斷翻騰,整個人充斥着強大的殺意。


隨着蕭逸一步步朝數十名先天武者走去,只看這些先天武者不斷倒退着,“一幫廢物!”一道有些蒼老的話語驀然間浮現在所有人的耳中,只看王文青和王鍾漫步的從屋內走了出來。

“鍾兒,我就說這些古武者靠不住,你非執意養着他們,看看他們這廢物樣子!”只聽王文清一邊對身旁的兒子說着此話,一邊朝蕭逸走來。


聽到王文青的話語,衆多先天高手臉上不由一紅,隨後神色顯的有些憤怒,但看着王文青走了出來,衆多武者的心中還是鬆了口氣,不是這些先天高手不想擊殺了蕭逸,實在是蕭逸的實力太逆天了,這些先天武者就算羣起而攻之,只怕也是無絲毫作用!

“主人,這老者就是王文清,身居軍委副主席,他旁邊的是他唯一的兒子王鍾,現在是國防部副部長!”蕭逸身旁的葉蕭緩緩的對蕭逸說出此話。

聽到夜殺的話語,蕭逸的眼神不經一凝,隨後死死的盯住王文清父子二人。

“呵呵,你就是蕭逸吧?果然英雄出少年,年紀輕輕就有這麼大的本事!”來到蕭逸的對面,王文清笑道。

“我父母在什麼地方?我勸你最好趕快給我放了,不然今天你全家都得死絕。”有些散寒的殺意從蕭逸的身體發出,血煞之氣不斷環繞在蕭逸身體周圍。

看着蕭逸身上的異狀,再聽到蕭逸毫不客氣的話語,王文清不怒反笑道:“蕭逸,我知道你的本事,你現在想殺我可以說是輕而易舉,但你可要知道,老夫這一死,你的家人也會給老夫一起陪葬,你自己好好考慮考慮!”

“你想怎麼樣?”聽到王文清的話語,蕭逸強自忍着心中暴虐的殺意,沉聲的向王文青問道。

“蕭逸,你是個人才,可惜你對於政治太不瞭解,你以爲陳歌他們那幾個老傢伙爲什麼輕易的就告訴你,是我抓走了你的家人?”

聽到王文青的話語,蕭逸的神情爲之一怔,隨後臉色顯的有些難看。

看到蕭逸這個神色,王文青不由放聲大笑道:“看來你也想明白了,他們只不過是借你的手來剷除我們這些對手,年輕人,你被人利用了。”

聽到王文青的話語,蕭逸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猙獰,一股暴虐的情緒不斷那在蕭逸的心間迴盪,王文清的話語徹底讓蕭逸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蕭逸,你是個人才,也是個聰明人,我把承諾放在這,只要你歸順於我,不僅你的家人馬上釋放,而且我立馬給你提到少將級軍銜,等你歲數在大一大,政治資本積累夠了,這國家最頂層的領導位置,絕對有你一席之地。”看着蕭逸猙獰的面容,王文青的話語緩緩的從嘴中吐出。

聽到王文青的話語,蕭逸猙獰的臉上不斷變換,隨後一陣狂笑聲從蕭逸的嘴中吐出,“王軍委,你好大的手筆,不錯!我蕭逸是被人利用,但無可爭議的事實,就是你抓走了我的家人,我無心插手你們之間的矛盾,現在只要你放了我的家人,我蕭逸從此帶着家人歸隱山林,絕不踏足燕京一步。”看着不遠處的王文清,蕭逸緩緩的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呵呵,蕭逸你太天真了,你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你還怎麼退出?兩個選擇,一,你今天歸順於我,你的家人我立馬釋放,從此以後你將平步青雲。”只看王文青大聲說出此話,眼中犀利的光芒死死盯着蕭逸,彷彿像獵人狩獵自己的獵物一般。

看着蕭逸並不答話,王文青的臉色逐漸顯的陰沉,“二,就是你今天自裁於此,你的家人隨之恢復自由!”只聽王文青說完此話,雙眼緊緊盯着蕭逸,等待蕭逸的答覆。

聽着王文清說出的兩條選擇,蕭逸的臉色慢慢平靜下來,血色的雙眸不斷閃現出一絲血色,顯然王文青的話語,讓蕭逸進退兩難。

“主人,我們直接挾持了他,逼問出您家人的下落,如果他不說,我就讓他嚐嚐我的手段.”看着蕭逸平靜的面色,隱殺低聲在蕭逸身旁說道。

聽到夜殺的話語,蕭逸緩緩的搖了搖頭,“他父子二人既然敢單獨出現在我面前,肯定留有後手,只怕我這一動手,我父母和藍夢她們就會遭遇毒手。”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