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上面打著補丁,但是還算乾淨。

道童帶來的午餐也還算豐富。

兩菜一湯,外加一個雞蛋。

「終於可以吃飯了。」

王生累了一上午,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一個惡狗撲食,大快朵頤起來。

蕭然也拿起筷子,吃起了午飯。

豆角炒肉、土豆絲、紫菜蛋湯……都是一些家常菜。

道童開口道:「每天的菜色都會略有變化,能保證的是,每頓都可以吃點肉。」

「有勞了。」蕭然表示感謝。

「嗯,那我就先走了,食盒我晚上過來收。」道童稽首告退。

接下來兩天時間。

蕭然則是一邊幫劉嬸劈柴,一邊背誦三本道書。

王生則每天上後山劈柴,然後回來抱怨一通。

期間。

蕭然又觸發了六七次選項。

獎勵基本都是屬性點和技能點。

經過多次加點。

蕭然的煉丹技能,已經算是達到了天才的水準。

可惜他暫時還沒辦法進行實操。

至於屬性點。

力和敏,也達到了八點,快接近常人的水準了。

……

三天後。

真武殿內。

蕭然盤膝坐在一塊蒲團之上,默默念誦著經文。

「爾時,飛天神王,及諸天仙眾,說是誦畢,稽首天尊,奉辭而退。」

「道長,我已背誦完畢。」

觀主雲清子微微點頭,開口道:「很不錯,你的悟性比我想象中的要好不少。」

話音剛落。

蕭然的眼前便彈出兩行選項。

【一、向雲清子隱瞞養神木,獎勵千年桃木一顆(四星)】

【二、告知雲清子自己有養神木,獎勵屬性點+1】

蕭然看了眼選項,毫不猶豫的選擇了『二』。

以觀主的修為,不可能發現不了他手腕處的養神木的。

隱瞞只會弄巧成拙。

蕭然開口道:「晚輩之所以記得這麼快,是晚輩早年無意中得到了一塊木頭,這木頭似乎可以清凈精神,加深弟子的記憶。」

說著。

他亮了亮戴在手腕處的養神木。

雲清子看了眼,並沒有任何訝色:「此乃養神木,可以滋養魂魄,壯大精神,確實是難得一見的神木,你能得此東西足以證明你有機緣,機緣這東西,說不清道不明,對我們修道者卻又異常重要,你還得好好珍惜才是,不過,以後這般東西,切莫再示於人前,以免引來殺身之禍。」

蕭然心中一悚。

就一塊小小的養神木,就會引來殺身之禍。

看來,這修道界,也沒有自己想象中的安全啊。

「晚輩知曉了。」蕭然恭敬道。

雲清子揮了揮手,一本書籍飛到了蕭然的面前。

封面上寫著一行文字:《先天氣功築基要訣》。

「你先回去,沐浴焚香,再熟讀上面的口訣,明日卯時,來落霞峰,我會親自傳授你救命之法!」

「謝道長!」蕭然神色一喜,稽首道。江浩也是忍不住咧嘴一笑,第一次發現神魂之力強大還有這個好處,可以直接當着對方的面,將那法寶奪走,而對方卻毫無辦法。

「滴血認主?看我把你的印記全給抹除了。」江浩自語,他大手撫過手中的黑箭,快速銘刻出一個個符文,匯聚成一個小型的符文法陣。

符文法陣不過半米大,通體呈現出一

《元始古尊》第二百二十九章輕鬆敗敵 她倒不是怕別的,也覺得見到凌軒應該過去打個招呼的,可是這個男人打扮的也有點太招搖過市了吧,如果被學校的那些同學們看見,以後指不定要怎麼說三道四呢!

大學里雖然不如社會那樣複雜,可是有人的地方就會有一些閑言碎語。

尤其是有女人的地方,就一定會有八卦。

像凌軒這種知名度高長得又帥的男人,不知道是多少女孩子夢中的白馬王子。

如果貿然跟她單獨說話,也許會遭到其他女孩子的嫉妒,甚至是恨意。

到時候說不定會造謠,她跟凌軒有一腿,甚至她被包養了。

這話要是傳到導師的耳朵里去,對她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影響的。

畢竟以後是要從事新聞行業的,這個行業裡面也在乎一些名聲,尤其她還是學霸,當初入學的時候,她是本系新生的狀元。

整個新聞學院的人,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所以有的時候還是低調一點的好。

可是身邊偏偏有一個不知死活的於小婉。

「你要過去就過去吧,反正我不去,他又不是我偶像,我在南校區食堂等你吧!」

於小婉覺得有些掃興,「別這樣嘛,陪我一起過去唄,要不我可是很容易害羞的,畢竟凌軒長得那麼帥,我怕過電啊!」

凌軒抽完一支煙,把煙蒂丟進了旁邊的垃圾桶里,一轉頭便看見了正在跟於小婉拉拉扯扯的路棉心。

他笑著走了過去,「小鹿妹妹。」

路棉心一抬頭凌軒已經站在了她的旁邊。

現在想逃已經來不及了,既然面對面,不打招呼也說不過去了。

她臉上扯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凌軒哥,你怎麼來了?」

凌軒被她臉上這種假的不能再假的笑容給逗笑了,打從認識她還沒見過她這個表情的,這小丫頭果然有點意思,難怪楚恆這麼喜歡她。

「我來找你啊,不過看樣子你很不想見到我呀!」

她表現的有這麼明顯嗎?

臉上立刻扯出了一抹尷尬的笑容,「沒有不想見到你啊!」

於小婉看了看兩人,心裡不知道有多激動,感覺心臟撲通撲通的都快要從喉嚨里跳出來了。

「棉棉,你也有點太不夠意思了吧,你竟然跟凌學長認識也不告訴我?剛才還騙我說他不是你偶像,你到底什麼意思啊?是不是不想讓學長給我簽名啊?」

路棉心狠狠的瞪了一眼,這個二貨不是她偶像這種事情,可以當著凌軒的面說嗎?

凌軒發現他這個朋友也挺有意思的,現在的小朋友不都是很成熟的嗎?怎麼他遇到的都這麼可愛?

「你是棉棉的朋友?」

於小婉情緒那個激動啊,完全沒有想到凌軒竟然會主動跟她說話,她感覺現在腿都要軟了,如果不是扶著路棉心,說不定他都會給他跪下。

別看於小晚這個人大大咧咧的,好像平時敢作敢為,但是真的遇到兒還是有些羞怯的。

大概也就只有在這一刻的時候,才能體現出她是個女孩子,而不是個女漢子。

「對……對……對……」

於小婉感覺自己的舌頭竟然打結了,狠狠的抽了自己的嘴一下。

她打的特別響,把旁邊的凌軒都給看呆了。

於小婉恨不得咬舌自盡了,竟然在偶像的面前結巴上了,也太丟人了吧?

紫筆文學。 天機尊者的話傳出去后,修行界一片嘩然。

雖然天機尊者說這些話的場合不是特別正經,但畢竟身份實力擺在那裡了,沒人認為天尊境的強者會說假話胡話。

更是因為,一個困擾修行界多年的疑團因此有了合理的解釋。

為何自五行宗老宗主晉陞天尊境后,一千多年來再未有新的天尊境誕生,原來是因為功法缺失的緣故啊!

可一個疑團解開了,另一個新的疑團出現了。

為何天機尊者能夠晉陞天尊境?

他掌握了缺失的功法?亦或者…他發現了新的遺迹!

修行界不缺心思機敏之輩,結合遺迹現世和前七位天尊境強者晉陞的時間,不難得出晉陞天尊境與遺迹有關的結論。

於是,天機尊者疑似發現並獨佔了一處遺迹的傳言不脛而走,並愈傳愈烈。

沈軒外出遊歷的時候,也是聽到過這個傳言的。對此甚是嗤之以鼻。

自信些好嗎,把疑似去掉,老不修就是發現並獨佔了一處小型遺迹。

自己就是在遺迹內玩大的,對遺迹里的危險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天機一脈佔據的只是一處小型遺迹,老不修花了二十多年的時間,才將遺迹探索了不到一半。而後便因晉陞劍仙境不能進入了。

之後的數十年時間內,大弟子沈順之、二弟子沈守缺和後來的關門弟子沈軒,都在遺迹里探索過,可惜老不修都無法探索的區域,他們三個小不點也同樣不行。

如今已經現世的三處遺迹,仍有大半區域未曾被人踏足。

也曾有人提議,合幾大天尊之力將遺迹外面的陣法摧毀,這樣一來沒有境界的限制,憑修行界如今的實力,將遺迹翻個個還是很輕鬆的事。

可此提議卻是直接被所有天尊否決了,法陣與遺迹實為一體,法陣被毀,遺迹亦是不能倖免。

誰知道遺迹裡面未曾被探索的區域,是否還埋藏著什麼好東西,沒準就有缺失的功法呢!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