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丹道心得能拍出二百萬靈石,是因為其特殊性,但其他的估計也能拍出接近百萬一本。

全部出售成功,最少他都能進賬六七千萬的下品靈石。

六七千萬下品靈石,是什麼概念,換算成兌換點,最少也有上百萬!

上百萬兌換點,簡直是一筆巨款。

有了上百萬兌換點,等他晉陞妖將,想兌換什麼就兌換什麼,到時同階誰還會是他對手。

用錢都能砸死對手!

「哈哈哈!」楚天望著瘋狂爭搶的場面,真想縱聲長笑。

右手不老實的在身旁女子身上狠狠摸了一把,楚天嘴都快咧的合不攏了。

期間,楚天自然不介意有事沒事就哄抬一下價格,玩的不亦樂乎。

當開始拍賣到一本築靈境靈海境後期劍道心得時,楚天耳邊傳來一道熟悉的聲音。

「這劍道心得我要了,一百萬靈石!」出聲的是落星宗弟子劉景元。

劉景元的聲音楚天自然熟悉無比,聞言便是神色一動。

「我就不賣給你,氣死你丫的。」楚天雖然喜歡靈石,但更想噁心一下劉景元。 「一百萬一千靈石。」楚天悠哉游哉的享受著身邊美女的服侍,語氣平淡開口道。

「哼!」一間貴賓室內,劉景元聞言,目光朝著楚天這邊望著,充滿著不忿。

「一百一十萬靈石!」

「一百一十萬一千靈石。」楚天繼續開口,仍然是一副氣死人的平淡語氣。

「一百二十萬靈石!」

劉景元說完,雖然心中惱怒,但還是面無表情的傳音過來:「在下落星宗劉景元,這劍道心得我勢在必得,還請兄台賣我一份薄面。」

築靈境武者,密語傳音自然輕而易舉,楚天並不覺得奇怪。

「原來是落星宗的弟子,那好說。」楚天同樣傳音回去。

劉景元神色剛一輕,楚天聲音卻又再次響起。

「一百二十萬一千靈石!」

「你……」劉景元氣的面色青白交雜,真想衝出去大戰三百回合。

其他人也是一臉怪異的望著傳出聲音的二間貴賓室,心思各異。

楚天一次就加價一千,分明是一副捉弄人的口氣,雖然不知道原因,但其他人也自然高興坐看好戲。

「一百三十萬靈石!」

「一百三十萬一千靈石。」

「一百四十萬靈石!」

「一百四十萬一千靈石。」

無論劉景元加多少,楚天就是只加一千,一副無賴模樣,完全沒有身為高人的所謂氣度。

劉景元臉色難看無比,先是打錯人吃了個悶虧,現在連拍賣個物品,也有人噁心他。

劉景元半晌沒有再出聲,對方明擺著噁心他,他再加價,只會自取其辱。

這本劍道心得,自然又回到了楚天手中。

接下來,一本本的心得經驗被拍出,拍賣會終於到了尾聲,完美結束。

楚天愜意地品嘗了一會功夫茶,房間門被打開,走進來一行三人。

其中一人是那面容剽悍的中年男子羅武,另外一人正是那老者姜立陽,兩人臉上笑意根本藏不住。

除此之外,二人身後,還跟著那名身形極其高挑的異族少女,目光閃爍,充滿著驚懼之色。

見姜立陽再次出現,三名女子知趣的倩身一禮,轉身離開。

姜立陽吩咐道:「羅武,將這位大人的東西拿出來吧。」

「是,大長老。」說著,羅武將手上提著的二件物品提了出來,正是一個玉匣和一個青銅寶箱。

「大人,還請過目。」羅武神情恭敬,將玉匣和寶箱放上檀桌,。

楚天頷首,手指尖一道暗青真氣出現,將玉匣和寶箱打開,一一查看起來。

玉匣內,正靜靜躺著那九瓶血靈丹,和好幾瓶地生靈乳,而那寶箱內是那具擁有殘缺妖丹的妖蟒屍體。

片刻之後,確定無虞,楚天收回真氣,點了點頭。

隨後,楚天取出那塊五色聚寶靈牌,和拍賣的物品一一對比,最後得出一個龐大的數目。

一共七千六百五十六萬五千下品靈石。

就算扣除他眼下拍賣的這幾件物品,和噁心劉景元拍下的劍道心得,加上聚寶閣百分之五的手續費,仍然還有七千多萬!

這麼多的數目,哪怕對於三品以下的宗門,都是一個驚人的數字,就是對於四品宗門,也要好好掂量一番。

而這些,都是楚天一人所有!

「楚兄,這七千多萬下品靈石,數目太多,不知道你是選擇換算成中品靈石,還是以我聚寶閣的靈卡代替?」雖然這數目驚人,但姜立陽身為此處聚寶閣負責人,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並沒有多少異樣。

「換算成中品靈石吧。」楚天當然知道聚寶閣有相應的靈卡可以儲存靈石,可以在任何一個聚寶閣分會存取,十分方便。

但他需要將這些靈石換算成兌換點,還是選擇成中品靈石為好。

中品靈石和下品靈石的比例大約是一百比一,這樣七千多萬下品靈石,可以換成七十萬中品靈石。

「那行,羅武,你持我令牌和傳音密令,去秘庫取七十萬中品靈石出來。」姜立陽說著,取出一枚古樸鐵青令牌遞給羅武,渡進一道靈氣傳音。

羅武應喏一聲,恭身離去。

至於羅武會不會生出其他心思,姜立陽並不擔心。

一入聚寶閣,終身便是聚寶閣之人,每個人都會被種下一道特殊的禁制,哪怕是他也一樣。

這也是為什麼,聚寶閣經營這麼多年,幾乎沒有什麼信譽糾紛,拍賣者也從不擔心會出什麼問題。

二人閑聊著,一旁的古高族少女不時偷眼打量著楚天,這個她未來的主人。

楚天的目光突然望了過來,少女眼神一驚,連忙低頭。

楚天笑了笑,揮手道:「你過來。」

少女愣了片刻,躊躇不願上前。

「哼!」姜立陽冷哼一聲,凌厲的目光掃了過來,一道無形的精神力竄出,沒入少女腦海。

少女臉色一白,腦中禁制發作,陣陣作痛,痛的眼淚都要流出來,只好驚恐的走了上來。

「楚兄,這異族女子非我族類,所以為了控制她,這才在她腦海中種下一道禁制。當然,現在這女子已經是楚兄之物,這禁制當然要交由你。」

說罷,姜立陽手中出現一道靈力包裹的禁制,裡面赫然是一個縮小無數倍的少女虛影,正在無力掙扎。

姜立陽手一拂,將其中的精神力量抹去。

楚天翻手將這道禁制本源收走,隨後對少女笑道:「你不必害怕,我又不會吃了你。」

雖然楚天一臉和煦笑意,異族少女聞言,仍然嚇的縮了縮身子,不敢直視。

見狀,楚天搖了搖頭,顯然這異族少女在她原來的主人手中吃過不少苦頭,留下了揮之不去的陰影。

不一會,羅武去而復返,行了一禮后,取出一枚乾坤戒。

這乾坤戒卻和一般的乾坤戒不同,顏色呈現黑白二色,造型更加精緻。

楚天接過,心神一掃,發現這枚儲物戒裡面空間極大,足有方圓數里,遠非下品儲物戒能比,應該是上品儲物戒。

乾坤戒內,一個個造型整齊的青銅箱排行成幾十行,堆積成小山,靈光耀眼,佔據了儲物戒一角空間。 系統隨意一掃,便將具體數目顯現出來。

一共七十一個寶箱,每個一萬中品靈石。

確定無虞,楚天收回真氣,點了點頭,將其他物品收入上品儲物戒,一起收下。

楚天知道這上品儲物戒算是對方一個小小的善意,也心照不宣的沒有多言。

「楚道友,這是我的特殊腰牌,以後有什麼需要,可以憑這腰牌直接找我,還請不要推辭。」見楚天將儲物戒收走後,姜立陽笑著取出一枚古樸泛青的青銅腰牌來。

「多謝姜老一番心意,既然如此,我自不會推辭。」楚天接過腰牌,一併收入空間戒指中。

交易完成,姜立陽親自起身要送楚天離開,不過在楚天的推辭下,只好帶著羅武先行離開,去招待其他的武者。

二人離開,房間里只剩下了楚天和那名楚楚可憐的異族少女。

楚天望著眼前少女,突然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少女囁嚅一會,才怯生生的開口:「我沒有名字。」

楚天眉頭皺了一下,這才說道:「你害怕我?」

「大人,小女子不敢。」少女見楚天眉頭皺起,嚇的身軀一抖,臉上的藍色火焰花顫動不止。

「算了,你先出去,將那名叫凝兒的女子叫進來。」楚天思忖片刻,吩咐道。

「是……」少女聞言,走了出去,隨後將那叫凝兒的異域女子叫了進來。

「大人,請問有何吩咐。」那名異域女子走了進來,倩身一禮。

……

片刻之後,異域女子低著頭離開,漸漸消失不見。

半晌之後,楚天也從此間貴賓室離開,但奇怪的是,那名異族少女卻沒有緊跟著出現。

「我倒要看看,是哪一位高人。」劉景元被楚天落了顏面,拍賣會一結束,便悄然出現在院內,精神力緊緊鎖定著楚天所在的貴賓室。

不但如此,暗處更隱隱有數道不善的目光,投向此處。

楚天的靈力分身邁步而出,當下便感覺到有數道若有若無的意念探測了過來。

「哼,果然防人之心不可無。」楚天冷哼一聲,卻恍如未覺,穿過院子,朝著聚寶閣走去。

按理說聚寶閣不會泄露客戶的相關信息,但事無絕對,楚天不可能將自身的安危完全寄於他人之上。

而且此行出現的築靈境修士眾多,其中不乏心思深沉之輩。

拍賣會開始之時,卻突然延後,加上拍賣會最後出現的一應心得經驗之物,兩相聯繫,自然會引起某些有心人的注意。

雖然大多數人都不會相信這些東西出自一人之手,但總會有人生出其他心思,不惜一試。

出了聚寶閣,楚天腳步一頓,抬起頭顱,意味深長的朝身後望了一眼,嘴角上揚,旋即沒入人群,快速消失。

「哎,恐怕有不少人都盯上了這位道友了。」聚寶閣高處,姜立陽負手望著漸漸消失在眼中的楚天,長嘆一聲。

候立一側的紫蔓,聞言臉色微微一變。

「不知道這位大人,能否躲過此劫呢。」

「誰又可知,懷壁其罪,出了聚寶閣,這些修士之間的事,我們也不能橫加干涉,恐怕只能聽天由命了。」

「不過爺爺你說連你都看不透這位大人的實力,又有這般大手筆,應該也不是凡俗之輩吧。」

「難說,數名築靈境武者,就是我,也不敢說穩操勝券,何況這裡面還有一位,和我一樣同為築靈境真元境初期的老傢伙呢。」

這下,就是紫蔓也搖了搖頭,為楚天的下場感到不妙。

「對了,蔓兒,這人還是持著你的請柬來參加拍賣會的,你難道不認識他?」 道觀有隻美男妖 姜立陽收回目光,突然問道。

「我的請柬?」紫蔓一愣,她的記憶中可沒有這麼一個築靈境的中年男子。

「爺爺,這位大人叫什麼?」

「楚天。」

紫蔓美眸一驚,腦海中不由浮現出那位叫楚天的少年來。

「難道是他?」但旋即,紫蔓又搖了搖頭,雖然名字一樣,但二者面目實在是相差太遠,而且實力更是天差地別。

「算了,小蔓,走吧,還有大量工作,需要我們去辦。經過這一次,你也應該有足夠的資歷進入主城了。」

「嗯。」紫蔓乖巧的點了點頭,在她的爺爺面前,卸下平時清冷的一面,露出天真爛漫的模樣。

姜立陽雖然也希望與楚天建立良好的交易關係,但他要坐鎮此地,加上此次來的都是築靈境修士,甚至還有一名同境強者,也不可能平白出手招惹。

一切,只能聽天由命,看各人造化了。

……

不一會,楚天便出了城,隨後勻速離開,並沒有凌空飛行,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

「哼,不知死活。」劉景元見眼前男子並沒有全力疾行,冷笑一聲,悄然追躡上去。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