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貨平時坑人,但這話想來不是假的。

雜七雜八想着想着,我便呼呼地進入了夢鄉。

一覺睡得踏實,正是聽秦楚齊的話,勞逸結合,睡醒之後,頭清目明。

去廁所排毒,簡單洗漱,我就走了出來。在靜室微微活動一番,我重新坐下,眼觀鼻,鼻觀心。

正在這時,電話突然來了一條短信。

嗯?

思路被打斷,我睜開眼睛,取來電話。

昨晚睡着了,居然忘記關閉手機。

這是皮大仙發來的信息,他說,瓦沙克帶着巴爾已經逃離伊奧尼亞海了,正繞道趕往法蘭西來。

“這麼快!”我呢喃道,“看來瓦沙克已經開始誆騙巴爾了。我這閉關怕是要泡湯了。”

對付巴爾,除卻那個平時在機關城裏待不住的撒旦之外,我還真想不出其他人來。

要硬挑選,那便是雅努斯,老貓,以及在地獄烏江畔的西楚霸王。

至於大牙,皮大仙,天人魯班,艾魚容,冉閔,韓千千,阿卡迪亞等,我都不敢讓他們出手。

剩下的就更不用說了。

正思忖時,秦楚齊又發來一條信息。

昨晚不是剛聯繫嗎,我忽然意識到,秦楚齊的這條信息或許不是平常的問候。

於是連忙點開看下去。

“老公,魯大師叫我告訴你,瓦沙克已經派來一位信使臨近機關城外的海域,目前正在鮫靈兒的監視之下。”

瓦沙克的速度還真是快啊!

我連忙回覆,“媳婦,讓鮫靈兒放行!魯班帶我接見。”

秦楚齊敲了一個“嗯”字就暫時沒了動靜。

我乾脆也不靜心了,盯着手機看,又開始雜七雜八想起來。

大約二十分鐘以後,秦楚齊又編好信息發過來。

“老公,魯大師見了那個瓦沙克的信使,那個魔神個子很矮,自稱叫巴巴託斯——”

我心道:居然是那個矮子。

回道:“那矮子怎麼說?”

秦楚齊:“它說瓦沙克已經誆騙巴爾,一步步進入埋伏圈,希望你即日啓程,趕去法蘭西。”

我放下手機,推開靜室的門。

大五行勘鬼術看來只能以後再研究了,殺巴爾要緊。

等我來到上層接待室時,那個矮子魔神巴巴託斯已經離開。

魯班和秦楚齊,雅努斯,婆雅幾個在。

“老大!”

“冥王!”

穿回來後偏執大佬他黑化了 魯班和雅努斯起身,對我拜了拜。

秦楚齊卻是直接撲上來,婆雅身子晃動了一下,卻沒有過來。

“魯大師,信呢?”

魯班早就把信拿在手裏,聞言遞給我。 法蘭西地勢,東南高,西北低,北部更甚,那裏叫作parisbasin。工業革命時期,這裏是整個歐羅巴四大煤礦產區。

如今,這裏連同大巴黎地區,全部被木乃伊破壞的千瘡百孔。

瓦沙克佈置的地點就在這parisbasin的一個地下煤窯之中。

至於爲何要選擇這裏作爲擊殺巴爾的地方,瓦沙克給出的解釋是,天時地利人和。

我瞥了眼書信中,這一句被寫得歪歪扭扭的華夏語,隨即銷燬。

魯班湊過來,問道:“老大,私下裏,我聽納貝里士他們談及,這個瓦沙克在神廟之中,便一直充當巴爾的智囊,他相邀你去伏殺巴爾,會不會真的有詐?”

我和瓦沙克合作的事,在機關城裏已經不是祕密。但就這件事而言,見仁見智,大家心裏未必都認可。

魯班年紀大,雖然跟隨我,卻受我尊敬,所以敢站出來重提。

雅努斯畢竟跟我時間不算長,雖然忠心,卻不敢妄言。

至於秦楚齊和婆雅,她們會無條件支持我的選擇,但卻不免擔憂牽掛。

“魯大師,說實在話,我也不敢完全相信一個狡猾的魔神的話,當初答應瓦瞎子,的確有很大一部分緩兵的心思在裏面。”

魯班道:“那此刻就更應該慎重啊!咱們在這機關城內,韜光養晦,不是更穩妥嗎?”

我搖頭道:“魯大師,可惜那瓦沙克,還有巴爾,甚至於海戰勝利的教皇一方,根本就不會放過我們!如今歐羅巴的幾個古老組織,只剩下他們兩家,新興的勢力只剩下咱們機關城。看似三足鼎立,卻並不牢靠。神廟失敗,便會由地上轉入地下,被一個膽敢與教皇叫板,又覬覦撒旦地獄之主位置的魔神頭子日夜惦記,還不如走一步險着,主動出擊!”

我又對衆人妖鬼說道:“好了,大家放寬心吧,如果他們真想殺我,就算我躲在機關城裏,也一定會千方百計把我引出去的。”

“可是——”魯班還不死心。

我擺手,笑道:“好了,魯大師你的好心我明白,你若還不放心,我帶雅努斯他們過去。”

魯班看向雅努斯,無奈地點頭。

雅努斯卻道:“願意爲冥王效勞!”

“嗯,事不宜遲,我們一個小時後出發!”我說道。

“是!”

轉回小院,我沖洗一番,換上乾淨衣服。

秦楚齊給我準備好衣服食物,我全部收在千機袋裏,就一起乘坐升降機來到最高層。

皮大仙夫婦,魯班,張遼,婆雅,雅努斯,阿卡迪亞,納貝里士,老蝠頭,簡都在等我。

多傑揹着小初九也過來相送。

小初九身體已無大礙,但雙腿還有些不利索,秦楚齊說,還要鍼灸一段時間。

我摩挲一下小初九的小光頭,笑道:“小初九,留在機關城好好配合你嫂子的治療,等我回來,咱們還要去搞翻聖教的教皇!”

小初九歡快應下。

老貓帶着喬在閉關。冉閔和韓千千在我的千機袋中休養。撒旦那黑小子又不知道跑去哪兒了。

皮大仙走過來,說道:“老闆,剛剛得到消息,瓦沙克引着一個神祕的黑袍男人正向parisbasin移動。身邊還跟着一個駝背的傢伙。 空間之大佬的農家妻 遠一些,還有七八個隨從。”

我微微點頭,說道:“皮大仙,機關城這邊就有勞你們了。”

“老闆,我們夫婦倆也跟你去!”

我連忙搖頭,皮大仙夫婦倆的白狐化身很強,但機關城裏盡是我在意的人,我必須留下他們保護這裏。

正要拒絕時,突然那頂玻璃門開啓,竟是撒旦那黑小子飛了進來。

“我和你去!”

我還要推辭,卻聽他說:“殺巴爾我是一定要去的!你要是不同意,我就自己去!”

魯班湊過來,“老大,你就讓大魔王跟你一起去吧。”

秦楚齊也眼巴巴望着我。

我這才同意。

離開機關城,我和撒旦,雅努斯一塊上了納貝里士所化的黑鶴背上,一路向東南,飛躍大西洋,直奔法蘭西parisbasin而去。

納貝里士一路狂扇翅膀,騰雲駕霧一般。

“嗯?”突然,撒旦疑惑地哼了一聲。

“咋了?”我問。

“有不長眼的爬蟲過來了。”撒旦話雖這麼說,眉毛卻微微皺在一起。

我和雅努斯順着撒旦的目光望過去,隱約有兩道身影朝這邊飛來。

皺眉之間,那兩道飛影已經到了身前,抱着手臂懸立在黑鶴魔神面前。

“找死!”

撒旦發怒,一指點出去。

轟然之間,巨大的黑洞出現。

其中一個頭生一對尖銳的羊角,赤膊上身的金髮男人冷笑道:“撒旦的重生之體,就敢在我們面前逞威風,自不量力!”

說話之間,只見這傢伙雙手結印,一道同樣黑色的屏障出現在兩人面前。

砰地一聲,撒旦的大魔王毀滅指,雖然擊碎那道屏障,卻同樣煙消霧散。

這一手較量下來,在場衆人不由吃驚。

撒旦雙眉緊皺,問道:“你們是誰?”

我說道:“蛋蛋,不用問了,他們應該是聖教王國的牧靈!”

“牧靈?”撒旦也一頭霧水,看着那兩個人。

另一個傢伙,一頭紅色長髮,結了一個蠍子尾的辮子,是個娘娘腔。

那頂着一對羊角的男人勾起嘴角,帶出一絲邪氣的笑,“冥王說得不錯,我們兄弟便是教皇大人的牧靈!我叫羯男,他叫天蠍!”

仕女,蟹——羯男,天蠍——

尼瑪,這聖教王國的教皇莫非飼養了十二個以黃道十二宮命名的傢伙?

“原來是教皇的走狗,你們莫非不想活了?”撒旦再度劍指二牧靈,冷喝一聲。

“撒旦的重生體,你賴以成名的大魔王毀滅指,也馬馬虎虎,想殺我們兄弟,還是亮出你的權杖來吧,不過,我聽說,你全力以赴,也只能揮動三次——哈哈哈!”

擦,撒旦大怒,竟真的召喚出大魔王權杖來!

“雜碎,本大魔王只用一招,便足夠碾滅了你們!”

————————

感謝朋友的月票支持!

推薦兩本朋友的武俠書,武俠大神《無上大宗師》,武俠新銳《武俠之超級打臉系統》!喜歡的朋友快去看看吧! 我連忙拉住撒旦。

那撒旦兩眼通紅地盯着我,問道:“你要幹什麼?”

我無奈搖頭,說道:“你有把握幹掉一個沒有?”

撒旦眼神之中戾氣少減,哼道:“沒有問題!”

“那你選一個,剩下的交給我!”我說道。

“什麼?我沒聽錯吧——”撒旦壓低聲音,說道,“你腦子沒毛病吧,那傢伙能輕描淡寫地破去我的毀滅指,就連我都要使出看家的本事,你還是和雅努斯一起吧,別忘了,咱們倆可是共用一條命!”

雅努斯也勸道:“冥王大人,我和你一起吧!”

我勾起嘴角,笑道:“沒事,門神你就給我瞭陣就好!”

說完,我看向撒旦,“蛋蛋,你選好沒有!”

撒旦哼笑一聲,率先衝向那個頭上一對羊角,黃色頭髮的赤膊男人。

剩下那個留着蠍子辮的娘娘腔丟給了我。

那邊,撒旦已經把羯男挑出去,這個叫作天蠍的傢伙獰笑道:“冥王,你倒黴了。”

我嘿嘿一樂,“誰倒黴還未必吧。”

“哦?有意思,我得到的資料中,還真未提及你有說大話的缺點!”天蠍的眼神之中滿是嘲諷。

現在笑是吧,等一會兒,小爺叫你哭都來不及!

呲了一下牙,我也跳離了黑鶴魔神,撲向這娘娘腔。

“來得好!”天蠍牧靈大叫一聲,那彷彿蠍子尾的長髮突然倒捲起來,一時間,就好像真的鉤子一樣。

“冥王,你能接下我這一招,再來說大話吧!”

“小菜一碟!”

我突然大喝一聲,突然憑空出現一道黑風,附着在我的身上。

“黑哥,要殺人了!”

眨眼之間,我已經變了模樣。異變爲一隻高大的黑色猛虎。

“吼!”

我怒吼一聲,風雷之音突起。

砰地一聲,那天蠍牧靈的蠍尾辮兒隔空被我的一聲吼衝散了。

嗯?

娘娘腔當即愣在原地,眼神疑惑,“怎麼,怎麼可能?”

怎麼就不可能,你也太把自己當盤菜了,可惜誰拿你下酒!

我暗罵一聲,一拳轟出去。

拳動處,風雷劈空。

天蠍牧靈的臉色兒一變,彷彿收割生命的鐮刀一般的風雷頓時把這娘娘腔逼退好幾步,不堪重壓,這傢伙一下子爆出原形。

竟然是一隻長着四對蜻蜓翅膀的火紅的巨大蠍子。

嗯?

“我曰,大傢伙,原來你是個雜交品種啊!”我哈哈大笑,虎拳繼續往下轟。

小爺要擰碎你這蠍子殼!

轟轟轟轟!

無數風雷轟擊在這隻怪異的大蠍子背上。

疼得這傢伙發出吱吱的怪叫,那條佔據身長一半還多的巨大蠍子尾巴,朝我這邊亂扎。

我心中暗笑,嗓子眼兒一癢,張開大口,斥怒一聲。

轟咔!

一道霹靂劈中蠍尾。

嗚嗚!

大蠍子慘叫一聲,整條尾巴觸電似的想要往後收,可惜,晚了!

噗呲一聲,一道老血飈出來,那條大尾巴直接被霹靂斷成兩截!

Category:

Share:

Join the discussionSHARE YOUR THOUGHTS